【第壹夜】 窄袖 [1]之手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贰夜】 文车妖妃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1

杉浦隆夫打算将衣柜里妻子的衣物全部处理掉。

妻子想必不会回来了,而这些和服也难以修改成其他衣服,原本没有必要犹豫。

但他害怕的是打开衣柜这件事。在开启衣柜的那一瞬间,杉浦竟然因过于恐惧而手指无力,手中的金属把手在颤抖下咔嗒作响。

咔嗒咔嗒的声音,更加深了杉浦的恐惧感。

——真是愚蠢。

杉浦觉得自己真是愚蠢,他使劲地拉出抽屉。

整齐折叠好的和服外头包上厚纸,折角干净利落,收藏得非常细心。

如今回想起来,妻子是个极度一丝不苟的人,杉浦完全忘记这件事了。

总之——

多亏妻子的细心,和服并没有直接暴露在杉浦的眼前,杉浦毫无来由的恐惧此刻才总算稍微减轻。

他轻轻掀开厚纸。

见到从缝隙中露出熟悉的和服花纹,内心隐隐作痛。

妻子的衣服并不多,杉浦却有种错觉,仿佛能从这一件件衣物之中嗅闻到过去时间的残存气息。

——记得这是……

当时妻子经常穿的——

好令人怀念,杉浦追寻着幽微的记忆。

那时候——

杉浦隐隐思考着“那时候”,却完全回想不起所谓的“那时候”究竟是何时发生的事情。

当然,他确定妻子穿过这件和服,但其余却十分暧昧不明。杉浦连这件衣服到底是春装还是夏装也不知道。杉浦一点也不懂妇人衣物的款式,从来就分不清楚什么是铭仙,什么是大岛 [2]。杉浦喜欢看着妻子做事的背影。但他其实什么也没看到,从来就不懂妻子的心情。

纵然如此,他对妻子依旧十分眷恋。

是故,现在手上拿着妻子残留的衣物,心中自然涌现许多惆怅。

话虽如此,杉浦倒也不见得对每一件衣物都有着无限感伤,毕竟他与妻子实际相处的时间并不长。所以说,杉浦无法确定现在胸口隐隐刺痛的感觉究竟是对妻子的回忆所为,抑或是久未吸入的樟脑的刺鼻气味所致。说不定这股刺痛更近似于失落感。

这些衣物拿去当铺典当应该能值一些钱,而且似乎没遭到虫蛀,相信有许多人乐意收购。

但是杉浦并不怎么愿意将妻子的遗物拿去换钱。总觉得让别人穿上这些衣服有愧于妻子。

——穿上衣服。

这句话再次唤起了恐惧。

刚刚并没有出声说出口,也并非心中浮现了这句话。但冷不防地,纤白的手臂从和服袖口悄悄伸出的情景却鲜明地浮现在脑中。杉浦不由得发出惨叫,将衣服用力抛在榻榻米上。

急忙关上抽屉。

只留下榻榻米上的那件和服。

一时间,杉浦茫然自失,但很快又微微发笑。

因为冷静下来后,他发现自己一连串的行为实在毫无意义而且滑稽可笑。衣柜、衣物不过只是日常器物,实在没有理由害怕。杉浦完全理解。没错,他完全理解这点——

但是,杉浦还是决定把和服全数抛弃。

2

记得是“我已经厌烦了”?

抑或是“我已经受够了”?

杉浦回忆起妻子最后对他说的话。

距离妻子离家出走已有半年之久,而妻子对他说出的最后这句话则是离家几个月前,至于正常的对话恐怕得回溯到更久以前。

那时杉浦与妻子间的关系早已破裂。

虽说杉浦终究无法体会妻子选择离家出走的心情,但是理由并不难想像。

对于总是积极进取的妻子而言,想必难以忍受杉浦完全放弃身为社会一分子的义务,每天浑浑噩噩地过着废人般的消极生活吧。

杉浦在去年夏天前仍是一间小学的教师。

结婚同样是去年,春天的时候。所以说,杉浦有了家眷、以一名正当的社会人身份工作的时间仅有短短的一两个月。辞去教师职务之后,杉浦不听包括妻子在内的任何人劝,每天有如耍赖的孩子般坚决不做事,懒散度日。

这么一想——只要是正常人都无法忍受与如此堕落的男子共同生活,也难怪妻子感到厌烦了。最后会演变成这种事态反而理所当然,没什么好不可思议的。

杉浦望向庭院。

脑中响起妻子的话。

“我搞不懂你的想法。”

——也难怪她不懂。

纵使杉浦辞掉教师之职有其迫切性,但其理由既非私人因素,也不是丧失作为一名教育者之自信,或者是对于当今的教育制度绝望等夸张的、大义凛然的理由。

而是一种暧昧朦胧的、若有似无的理由。

那就是——

他突然有一天,变得害怕小孩了。

在这之前,杉浦虽不像神职人员满怀崇高理想,但至少也不是放弃职守的无赖教师。说白一点,他只是一名该做什么就做什么的职业教师。他从以前就认为既然靠此职业维生,就不得不做。他并不是特别喜欢小孩,等实际接触过后发现他们倒也蛮好相处的。因此对杉浦而言,做好这份工作并不困难。小孩子麻烦归麻烦,有时还蛮可爱的——习惯之后,他也逐渐喜欢上他们。

依杉浦的个性自然不可能成为严格的管理者,反而他积极与小朋友亲近玩耍,因此非常受学生的欢迎。

只不过,如今回想起来这仅是根植于优越感下的幻想罢了。

说穿了,只是一种逃避现实。

不消说,年幼的学生本来就比自己无知无能,能与他们融洽相处不过是充分了解自己处于绝对优势,才能从容应付,仅仅如此。即便自认处于绝对优势,杉浦从不去斥责学生。或许这暗示着他的从容其实也只是一种幻想——自己绝不是一名有资格斥责孩子的智者,说不定还是个连孩子也不如的废物——杉浦想必是由与学生的交流之中察觉到这个可能性的吧。

结果,事实证明正是如此。

名为“天真无邪”的凶器是如此毫不留情。

——那一天……

那一天,孩子们围绕着杉浦嬉闹。刺耳的喧闹欢声忽左忽右,此起彼落。视线所及,净是可爱的笑脸。

不知是哪个孩子突发奇想,忽然攀吊在杉浦脖子上。当然了,杉浦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而生气,依然像个蠢人般亲切地傻笑。

孩子们愈玩愈厉害。

一双双可爱的小手伸向杉浦的脖子,非常沉重,也很疼痛,但杉浦仍然呵呵傻笑。

孩子们更加得寸进尺了。

杉浦开始觉得痛苦,但是抓住脖子的小手愈抓愈紧,手指深陷于颈肉之中,但他依然不想采取高压态度命令孩子放手。不久,连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他轻轻抵抗,试图甩掉孩童。但处于兴奋状态的小孩子自然不可能理会半吊子的抵抗。“够了,住手!”但这可不应该是边笑边喊的台词。

当然,孩子们不懂。

——无法沟通。

杉浦发觉自己的感受无法传达给这些纠缠在身上的小生物。至此,杉浦突然情绪爆发,他粗暴地摇动身体,高声发出歇斯底里的吼叫,用力甩开孩童。

被甩飞的孩子惊呼出声。

——糟了。

——或许害他们受伤了。

那一刻,杉浦恢复了身为社会文明人的理性。若是对孩童发怒动粗甚而造成伤害的话,届时不管用什么借口也无法获得原谅——

但是他的担心也只有那么一瞬间。

因为孩子们更加兴奋地包围起杉浦,原来刚才的叫喊并非悲鸣,而是欢喜之声。这些幼小的异界之民满脸笑容,伸出枫叶般的小手再度缠住杉浦。

他感到毛骨悚然。

曾经一度决堤的恐怖感再次满溢而出。

对杉浦而言,这些小孩早已不像人类。他仿佛驱走鬼魅一般,奋不顾身地推开一一涌上的孩童。然而在天真孩童的眼里,杉浦有如滑稽舞蹈般有趣的动作只像是游戏的一部分。

不管从来不曾出言斥责的亲切教师反应多么异于平常,对于亢奋的孩子而言并不具备任何吓阻力。纵使杉浦早就真的发怒,纵使变得高亢的吼叫中潜藏着恐怖,依然没有任何人察觉到教师的细微变化。

结果——

身为社会一分子的克制心无法胜过个人的恐惧,杉浦粗鲁地推倒孩童,并动手揍了两三个孩子。

事态演变至此,这些幼小的异界之民才总算发觉教师的异状,不安的情绪迅速传染开来,一眨眼间——全体学童将杉浦视为敌人。

但是见到学生的眼中闪烁着敌意时,杉浦反而稍微松了口气。不管如何,至少自己的想法总算传达给这群孩子了。

但是安心感持续不了几秒。

细白的小手又再度伸向杉浦。杉浦以为这是孩子道歉或和解的表示。然而,正当他为了接受他们的道歉而蹲下时——

小手瞬间掐住了他的脖子。

那名孩子面带笑容。

杉浦喊不出声来。

小孩子的力气真是不能小看,被勒住脖子的杉浦马上感到脑部充血,意识逐渐蒙眬。其他原本哭泣、害怕的孩童很快发现情势已经逆转。杉浦再次受到无数小手攻击。只不过与一开始不同的是,这些攻击明确针对杉浦而来,而且还是处于压倒性优势下所作出的攻击。

他觉得自己死定了,于是使出吃奶力气将孩子们甩开,大声吼叫,粗暴地大闹一番,最后全力冲刺离开现场。

回想起来,杉浦的行动未免太缺乏常识了点。不论古今东西,从来没听说过学童在嬉闹的过程中因不知节制而勒死教师的事件,也不可能发生。不,当时的杉浦也知道这个道理。

——但这不是能理性解释的。

不是能轻易解释的。

在这之后杉浦也不记得自己都做了什么。

事后听说有三个孩子受到轻伤,原以为大闹一场会有更多人受伤,或许实际上没自己以为的那么粗暴吧。也可能因为即便成年男性大吵大闹一场,胡乱挥舞的拳头仍旧难以伤到敏捷的孩童。

杉浦对一切感到厌烦,在家昏睡了三天。

若被质问为何做出这些事情,杉浦恐怕没办法好好说明理由;若要他负起责任,他也不知该负什么责才好。最重要的是,他与学生之间原本的势力平衡恐怕再也无法修复了。

当然,孩子们应该很快就会不当一回事了吧,因为杉浦所做的原本就是十分幼稚的行为哪。也就是说,在孩子们的眼中看来,杉浦的行为并不难理解。但问题的症结在于杉浦自己身上。杉浦确信——一旦原本以为绝对优势的立场动摇后,就再也无法像过去一般,以大人的从容来面对学生了。

因此杉浦再也无法回到学校教书了。

妻子是个聪慧的妇人,即使碰上这种不测之祸也不会惊慌失措。她的行动冷静而沉着,对学校与学生家属的应对也十分得体。

后来听说,当时杉浦欠缺常识的行为之所以没有受到强烈抨击,全多亏了妻子的机敏应对。代替杉浦递出辞呈的是妻子,立刻向受伤学童家属低头道歉的也是妻子。不仅如此,即便惹出这么严重的事件,妻子对杉浦依然表现出无限的关爱。但是——

当时的杉浦却分毫不懂妻子的关爱之情。

妻子温柔地照顾杉浦,奋力激励杉浦,全心全意地为丈夫付出。

但是——

在当时的杉浦眼里,她的温柔像是轻蔑,她的激励有如斥责。

他觉得小孩子很可怕。

为何妻子就是不懂他的心情?

不对——杉浦打一开始就不曾努力让妻子了解他的心情。

聪慧的妻子或许认为只要肯沟通,一定能了解彼此心情。但是当时的杉浦却捂住耳朵,放弃沟通。随着次数愈来愈少的对话可笑地失去交集,对彼此的心意也一天天渐行渐远。

或许是对一直不愿回到社会的丈夫感到不耐烦,妻子原先的温柔也逐渐转变成真正的轻蔑。

但是……

妻子依然持续向杉浦伸出援手。

而杉浦则是不断将她的手推开。

最后,妻子经过半年拼命的努力,到头来在某个下雪的寒冷早晨,离家出走了。

——这也无可奈何。

杉浦心想。

3

杉浦注意到邻居的家庭状况大约是妻子离家后不久。

在此之前,他从不知道隔壁是否有人居住,也从来不曾留意住了怎样的人物。

或许这也是种幸福吧,直到发生了那种事情——杉浦一向无暇关心他人生活。但是在发生那种事情之后——别说是他人,世上的一切对杉浦而言也早已失去了意义。

一个人生活了一段时间后,他突然感到绝望。

理所当然,他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孤独感。

接着——

——理由并非如此。

总之,就在这段时期前后,他开始注意起邻居的情况。

隔壁家庭由三名成员所组成。

那时他们的访客尚少,也很少出门,有时甚至一整天都没人离开家里。

总之,虽然不知道他们靠什么过活,杉浦确定隔壁共住了三个人。

首先是一名与杉浦年纪约略相当的男子,穿着打扮总是土里土气,怎么看也不像有正当职业,专门负责外出采买。男丁只有他一人,但是看起来并不像一家之主。从外观看来,男子似乎更像一名佣人。

另外一名是瘦弱的年轻女性。不知为何,在杉浦眼里她看起来才像一家之主。这名年轻女子非常美丽,仿若天仙下凡。一点也没有在白日辛勤工作的氛围,也不像专过夜生活的风尘女子。

至于最后一名成员则是……

——柚木加菜子。

每当杉浦想起这个名字,总伴随着一种莫名的寂寞。这名少女如今应该已经不在人世;即使还活着,恐怕也无缘再见一面。

胸口有些郁闷,与刚才回想起妻子时的感觉类似,或许是从榻榻米上的那件和服所散发出来的轻微樟脑的气味所致。

加菜子是个中学生。

不可思议的女孩子。

杉浦回忆起加菜子……

不起眼的男子、年轻女性,以及中学生,丝毫不像亲子家庭,感觉十分诡异。两名女子的容貌非常相似,可能是姐妹,但总给人一种扭曲、不正常的感觉。当杉浦注意到这户人家时,他的好奇心也随之被勾起。只不过在意归在意,却没有任何方法能确认事实真相。

接下来的好几个月,杉浦只能将好奇埋在心里。

记得那是……

五月左右发生的事。

靠着存款过活的杉浦,什么事也没得做,什么事也不想做。他从不外出,整天窝在家里。但持续这种日子,有时难免感到郁闷,某一天,杉浦不经意地望向了庭院。

庭院里种了一棵形状丑恶的栗树。

杉浦很讨厌这棵树的形状。

这棵树弯曲丑陋的枝丫朝向邻居的庭院延伸而去,阴森的形状仿佛正在向人招手,就像图画中常见的幽灵的干枯手指。

——仿佛会招来不幸。

杉浦当时茫然地想着这些事情,看着栗树的枝丫。

杉浦家与邻居家以黑色矮墙分隔,栗树依偎着墙壁生长,幽灵手的部分几乎完全伸进邻居的庭院里。栗树到了秋天,枝丫上便会长满难以入口的累累果实。果实难吃,故从来也没人摘取,一向任其腐烂,掉落一地。

——啊,糟了。

也就是说,这些没人要的栗子不就全都掉落在邻居的庭院里了?

虽然只是芝麻蒜皮的小事,杉浦可不想因此与邻居发生争执。

他不愿意因此遭人说闲话,更不喜欢事后再去低头道歉;就连对自己极其体贴的妻子,杉浦都无法充分沟通,更别说是不具善意的陌生人了。对现在的杉浦而言,光是与人沟通都有困难。

在麻烦之种发芽茁壮之前,预先铲除比较好。

于是,杉浦动作缓慢而迟钝地进到数个月不曾踏入的庭院,走向他所厌恶的栗树。

枝丫比想像的还低,但要全部砍除似乎很不容易。杉浦绕进树木与围墙之间,靠在墙壁上仔细观察阴森森的树枝。果然,靠近一看更觉难以清除干净。

当他准备绕到别处观察时,不经意地从围墙上层的间隙窥见隔壁庭院的情景。

杉浦维持不自然的姿态,拉回原本扫视而过的视线,定格。

一名少女坐在檐廊上。

少女脱下制服外套,将之随意抛在身旁,倚着纸门侧坐。房间内没有开灯。天色逐渐昏暗,少女雪白的脸庞与白衬衫宛如发光体,在黑暗中闪闪发亮。

杉浦直定定地盯着少女。

好漂亮的女孩子。

杉浦过去曾见过几次她上学或回家时开门进房的背影。在这几个月里,他如同间谍般偷偷观察过这女孩好几次,但是,像现在这样端详她的正面反倒是第一次。

雪白的脸庞。

即使有点距离,仍看得出少女的五官长得十分秀丽,但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表情看来似乎有些恍惚,也像感到疲惫,但绝不是面无表情,而是给人虚幻飘渺、稍纵即逝的印象。少女的年龄大约十二三岁。

或者更大一点也说不定。

不,推测她的年龄多大着实不具任何意义,因为杉浦对于这名坐在檐廊的少女别说恐怖感,连一丁点的厌恶感或抗拒感都没有。

——她并不是小孩子。

直觉如此告诉他。

不是小孩,也不是大人。

那么她是什么呢?

杉浦夹在栗树与围墙之间,屏气凝神地注视着这名不会拒绝自己的特异分子。

少女一动也不动,或许是杉浦透过墙上的边饰壁孔窥视的缘故,眼前的光景有如收藏于画框之中、色调昏黄的印象派绘画。

——所以才不觉得恐怖吧。

与欣赏绘画的感觉相同——他并不觉得所见光景实存于世,所以并不害怕。这样的分析或许没有错,因为杉浦此时不只对小孩,连其他陌生人都感到惧怕。

就在此时。

从绘画背景的那片黑暗之中,

一双苍白的手伸了出来。

那双手与少女的一样纤细,一样白皙,手腕以上没入黑暗之中,无法看清。

少女似乎没注意到手的存在。

那双手贴住少女纤细的颈子,仿佛原本就附着在颈子上。

接着,将颈子……

紧紧掐住。

少女眯起了眼。

那表情,究竟是感到痛苦,抑或——

感到陶醉?

喀沙喀沙作响的,究竟是少女挣扎的声音……

还是栗树枝受风摇动之声?

看得忘我的杉浦全身僵硬。

无法作声。

少女轻轻向后仰,倒向昏暗的客厅里,上半身融入黑暗之中,接着两腿悬空晃动了几下,仿佛被那双手拖入黑暗里,消失无踪。

已经什么也看不到了。

悄然无声。

整段过程仅有短短数分钟,不,说不定只有几秒钟。

杉浦全身冒冷汗。

他呆站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等到回过神来时,发觉自己灯也不开地坐在客厅里,汗水早已变得冰凉,全身感到一阵寒意。

明明已经快进入初夏了。

——刚才看到的情景是……

该不会是凶杀现场吧?——杉浦得到如此平凡的结论,已经是夜阑人静之时。

杉浦着实受到了惊吓,但并不是因为他目击少女遭到杀害,而是因为绘画竟然动了。对杉浦而言,围墙对面的事件是如此的不真实,不存在于世上的事实。

因此,当他想到该去探探状况或向警察通报时,又是更久之后的事。等到他想到这些时,已经半夜三更了。

就在他犹豫不决,不知该采取何种行动当中,天色渐白。

最后他既没去看看状况,也没向警察通报。他什么也没做。

但是没做反而是正确的。

热门小说百鬼夜行——阴,本站提供百鬼夜行——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百鬼夜行——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贰夜】 文车妖妃
热门: 漫漫诸天 冰之无限 花镜 六月飞霜 心理罪·城市之光 只差一个谎言 完美世界 玻璃密室 射雕英雄传 东京空港杀人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