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个故事 影蜃 第三章

上一章:第二个故事 影蜃 第二章 下一章:第二个故事 影蜃 第四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狸宝专卖’恢复营业后,生意倒也火了好些天,特别是中午和晚上六七点的时候。所以连着两堂课我都不得不放弃掉,因为得帮狐狸站柜台。

不要误会,‘狸宝专卖’不是卖衣服的,它是狐狸给我家这个经过改装,把冷饮和点心供应合为一体的小店新起的名字。原来的店名叫 ‘向阳点心店’,狐狸说现在什么都兴创造自己的特色品牌,点心店也一样,‘向阳点心店’成不了那种样子的品牌,而且像他那样美丽又时尚的狐狸,每天顶着‘向阳’站柜台,会严重影响到他的生产激情和工作情绪。

不过生意能这么的火,铘的存在倒也功不可没,他只是那么一动不动坐在我边上,生意就来了,他的那张脸就是我的活广告。而这也正是让狐狸耿耿于怀的,同为活广告,狐狸整天忙得一到没人的地方就原形毕露,满屋子都是他压力太大掉的毛。

“我还参与股份的呢,可是我的人权在哪里?!”这是最近狐狸经常挂在口头上的一句。

而每到这个时候,虽然深表同情,我还是不得不提醒它一下:“狐狸,人权是建立在维护’人’的权利的基础上的。”你只有狐权……

又一天忙碌地过去。

九点之后,店里的人已经只剩下角落里的一两个,一杯冰茶一碟小点心,有一搭没一搭坐在那儿侃着山海经。狐狸回到厨房开始准备点心,我闲着没事,坐在收银台里开始清点一天的进帐。说实话这活儿是我站柜台一天里唯一的乐趣,平均两三个小时我就要点一趟,生意好的时候,数钱真是种好到没法形容的享受。

数到一半,门上铃铛一响,又有客人进门,我垂着头继续数着钞票没有理会。桌子上放着菜单,想吃什么客人可以随便看,而通常,没有个把分钟客人是决定不了要吃啥的。

数着数着,忽然觉得有种被人看着的感觉,想无视,但点钱的情绪已经被干扰了,当下我抬起头朝那个视线过来的方向看了一眼。

“魏青?”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一言不发看着我,那个新进来的客人,原来是我夜校里的同学魏青。这倒是我始料未及的,当下忙把钱锁进抽屉,站起身笑嘻嘻走了过去:“下课啦?”

她点点头:“路过,看你这里还在营业,所以进来吃点东西。”

“想吃啥,我请客。”

“谢谢。”轻轻搓着胳膊,她看上去好象有点冷。

“奶茶和蟹黄糕好不,厨房里还有些新鲜的。”边问着,我一边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店里的灯是明媚的橙色,可她的脸色看上去依旧像在教室白炽灯下一样的苍白,病恹恹的样子,偏穿了身特别挑剔肤色的水红色裙子。那样张扬在她的身上,让她整个人非但没有因为这颜色显得精神,反让人觉得死气沉沉。

“好的,谢谢。”她回答。

没再多说什么,我转身走向厨房。

刚走几步,她忽然再次开口:“宝珠,奶茶烫一点好吗。”

我回头看了她一眼。

店里的灯不是最亮,隔着这段距离,她眼圈似乎比平时深了很多,苍白的额头下黑漆漆两团,而两只眼睛暗沉沉陷在这样的眼窝里,几乎看不清她的眸子。

可是说来也怪,最近这段时间隐约在她身上感觉到的某些东西,这会儿又似乎完全不存在。

琢磨着,我点点头。

端着茶和点心出来,原先那两个客人已经离开了,店里就剩下魏青一人在窗边坐着,头靠着玻璃,对着外头那条安静的马路发呆。

“这两天我没去上课,胡子杨说了啥没。”把吃的放到她面前,我在她边上拖了张凳子坐了下来。胡子杨是我们班主任,因脸上一大把很艺术的胡子而著称,平时对出勤率控制得相当严格。

她笑笑:“没有。”

“但愿手下留情,我可没多少够他扣的了。”

不语,她两手抱着奶茶送到嘴里轻轻呷了一口。奶茶很烫,一口下去,她本来没多少血色的嘴唇看上去鲜艳了些,片刻似乎想起了什么,她放下杯子,从包里拿出样东西放到桌子上,轻轻一点,推到我的面前:“这个,我想我用不到,还给你。”

明黄的色泽,镶嵌着橙色的边和图案,小小一只三角形的纸符,是我之前送给她的驱邪符。

我没有接。抬眼看了看她,近距离看她的皮肤很好,透明似的白,没有一点细纹,也没有一颗雀斑。却也因此显得两个眼圈黑得厉害,像是一团淤血在它们下面不停凝聚着,浓郁得散之不去。

“哈哈,”半晌,我干笑了两声:“不用还啦,一个小玩意而已。”

她看着我脸上的笑,手指绕着符轻轻转动。

“挂在包包上装饰用的,我有好多,不喜欢的话换个颜色给你,要看看不?”说着想站起身,她忽然拉住我的手:“宝珠,你也信那个的吧。”

我愣了愣:“信什么。”

脸凑近,她看着我的眼睛:“鬼怪,神仙。”

身子没来由地一寒,我牙齿抖了一下。魏青的手指很凉,但是一手心的汗,又粘又湿。被这样一只手握着,感觉很奇怪。我轻轻把手从她手指里抽出:“呵呵,是啊,我很喜欢看鬼怪小说。”

“宝珠你给我的这个是驱邪用的符咒吧,很老旧的方法,你哪儿学的。”依旧看着我的眼睛,而我也不得不被迫同她对视着。店里的温度似乎有点过低了,我觉得有点冷。

“其实……我是看你最近脸色不太好,所以……”

“你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打断我的解释,她将视线转向窗外,这个角度让她眼睛周围的黑眼圈看上去没那么明显,脸色似乎也好了些。

我笑笑,低头抓起那个符塞进衣兜:“不都说,这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你相信它们真实存在不。”

“这个,不知道。没亲眼见过。”

她将目光重新转向我,我把视线从她脸上移开。

就在她身后不远处,那个很久没有出现了的无头帅哥阿丁从门外一点点穿了进来,无声无息从那些桌椅间走过,然后消失在墙壁。

“我哥哥不久前去世了。”没有留意到我的局促,魏青捧起杯子又喝了一口,而突然地在这时候说起这个,让我不由自主微微一怔。

“我……听说过一些关于你哥哥的……”

“车祸。”话语再次被打断,看样子似乎并不期待我的回应,所以我也就干脆闭了嘴,安静听她继续往下说。

“就像几年前我爸爸被同样的方式从我身边带走,我以为相同的遭遇,一人一生中一次就够。可是错了。”

“他还那么年轻,也是我见到过的最漂亮的男人。”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接受不了他已经不在了的事实。”

“冰箱里有他放进去的点心,水池里有他还没洗的碗,房间里有他的味道,电话里有他加班时的留言……”

“你说人死后会变成什么,宝珠,”

“鬼还是天使。”

“……这个,我不清楚……”似乎总算轮到我开口了,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说实在的,她的话和她这会儿脸上的表情,让我觉得有些无措了,这样一种既不像悲哀,却从骨子里透出股死气来的声音和表情,而她却又似乎对此浑然不觉。因为她深陷在眼眶里的眸子看上去非常平静。

“我想他应该是天使。”继续道。而不知什么时候阿丁又从墙壁里钻了出来,远远坐在了她身后的角落里。

“我留着他的衣服,他的烟,他的所有东西……”手捂在冉冉冒着热气的杯子上,吸取着那上头的暖意:“很多人都认为我悲伤过头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在最初失去他的那段日子所带给我的悲痛过后,我变得很平静。没有原因,我总觉得他会回来的,像以前任何一次出远门一样。”

“后来有一天,他真的回来了。”说到这里,她停下来看了我一眼。

我被她这一眼看得莫名地有些不安。

“有时候在客厅,有时候在房间里,”再次开口,眼神再次迷离起来,就像刚才回忆着他哥哥死去时那段一点一滴的内心:“我可以听到他的声音,有时候是脚步声,有时候是呼吸的声音……”

“后来我发觉我可以看到他,”

“他坐在沙发上的样子,他低头看杂志的样子,他看我做饭的样子……”

“一开始很远,后来,越来越近……”

“直到有一天,他开口跟我说话了,我开始感觉这不是我的幻觉。”

“他问我过得好不好,他说他想念我,他说我太寂寞了,他看着很心疼……”

“宝珠,他真的回来了,”目光突然再次转向我,灼灼的,让我微吃了一惊:“你说,我需要你送我的这种东西么。”

“我……”犹豫了一下,正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她的目光忽然从我脸上转向我的身后。

“宝珠,”身后响起一道声音:“过来帮我一下。”

我回过头,狐狸站在厨房门口对我招了招手。随即似乎刚刚发现魏青的存在,他眼睛一眯,笑得灿若桃花:“呀,有美女。”

“狐狸,这是我同学。”知道某人本性又开始发作,我朝他使了个眼色。

而狐狸视若无睹:“哦呀,宝珠的同学个个都是美女呢。”

“留意下你的口水。”狠狠朝他瞪了一眼,身边的魏青站起身:“宝珠,我该走了。”

“美女不多坐会儿吗?”才听到人要走,刺溜一下,狐狸已经到人边上了,嘬着两颗大板牙,笑得让我很希望从来没认识过这个人。

魏青朝后退了一步,似乎被他这种过度的热情给吓着了,试图对他反馈出一点笑容,可是那笑笑得实在让人看着累:“不了,太晚了,我该回去了。”

“以后要多来呀。”

“……会的……再见宝珠。”

“我送你。”

“不用了。”一口拒绝了我的相送,转身,她匆匆朝店外跑去,几乎有点慌不择路的样子。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我回过头看向狐狸。

他正若无其事地收着桌子上的杯子。角落里的阿丁早已不见了,看来色鬼一向对女人的怒气比较敏感,但不包括这只狐狸。

“喂!”一把揪住他的衣服,我把他扯到我面前。

狐狸怔了怔:“干吗?”

“你刚才在干什么。”

“我?”挠挠头,然后快乐地一笑:“和美女打招呼啊。”

“你能不能在我同学面前表现得稍微正常那么一点点。”耐着性子,我朝那张灿烂的笑脸打了个手势。

“什么叫正常。”他眨眨眼。

“你这个笨蛋!”手一紧,我凑近了看着他的眼睛,而这只狐狸的眼睛里除了‘不知’和‘开心’外一无所有:“知不知道人家刚刚死了哥哥,你那种样子实在是……实在是太恶心了!”

“哦,这样啊,”挑挑眉,他拉开我的手,整整领子,转过身继续收拾桌子:“知道了。”

“哦?什么叫哦?”

“那你要我说什么呢宝珠。”

“你真是不可理喻!”

“那就不要理呗,”端着杯子从我边上走过,回头,冲我一咧嘴:“喂,宝珠,有那么淑女的同学,你咋就沾染不到一点淑女的味道。”

“你!”一股热流直冲上我的脸。

想抓把凳子朝他丢过去,最终只是在那把凳子上坐了下来。对狐狸,暴力是没有用的,世界上没有比这张狐狸皮更厚的东西:“算了,狐狸就是狐狸,把你当人看是我太小白。”

说完,以为他很快会像以前那样歪理十八条地丢过来反驳,低头等半天,倒也没听见一点动静。片刻听到一些走了调的歌,我抬起头。

原来狐狸正收银台背后的水槽里洗着杯子,一边洗,一边哼哼那些不知所云的歌,和平时一样。

那么刚才那些话,看样子是一个字都没让他听进去了。

叹了口气,我趴到桌子上,看着窗外。

“宝珠,”歌声停,狐狸叫了我一声。

我没理他。

“那个女人,以后尽量少和她接触。”

我抬起头。

而狐狸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人已经消失在厨房门背后。

“咔嗒……”外头风起,一只空饭盒被风掀着跌跌撞撞砸在面前的玻璃板上,刮出老长一条油渍,还粘着几片菜叶子,就在我眼皮子底下,一点点滴着上头色彩斑斓的汁液。

我不由得一阵恶心。

拿了块抹布站起身朝门口走去,转个身的工夫,对面马路上依稀什么东西在眼睛前一晃而过。我脚步不由得停了停,回头朝刚才视线扫过的地方看了一眼,几乎是在看清那东西的同时,连着倒退几步。

空旷的街道对面站着条人影。

斜靠在一盏路灯下,灯光把夜色里所有东西划出各式各样的影子,惟独没有他的。可是那些不那么明亮的光却把他的轮廓照得很清晰,连左脸上一圈被车轮碾过后的痕迹,都勾勒得清清楚楚。一些细细的液体在那些痕迹里潺潺朝外涌动着,绕过苍白的皮肤和胸口斜刺而出的骨头,盘横在他脚底下油晃晃一滩。而他对此似乎浑然不觉,兀自站在那片月光似的灯下静静看着我,身上一层淋了漆似的光亮,一双眼睛深陷在那些光亮里头,深不见底。

直到辨认出那是谁,我抓着门把手,一时犹豫着是否还要出去。

却看到他远远对我招了招手。

似乎很快意识到了我的心态,他低头慢慢隐入身后一片没有被灯光打到的角落,而目光依旧在对着我看,虽然这会儿除了一团漆黑色的影子,我什么都辨别不出来。

“宝珠,”身后厨房里传出狐狸的声音:“你还在外面干吗?”

“玻璃脏了,我去擦一下。”推开门,我回答。

门外风很的大,气象预报说今晚会下阵雨,可眼下已经半夜,除了一股把人都能蒸馊了的闷热和一阵阵拍得屋檐直窜出怪声的风,到现在一滴水星子都没掉过。

我抬手压住自己被风吹得乱飞的头发。

看着对面那团隐隐约约的身影,想起之前狐狸说过的话,我没有言语。

许久,听到一点声音在耳朵旁随着风轻轻响起,有点模糊,但还算清晰:“我又吓到你了。”

我没点头,也没摇头。

“抱歉,我看到魏青她进了你的店,所以……”

见我依旧不语,他一声叹息:“魏青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隔着这样一段距离,他的声音带着点金属的回音,和那天在学校里听到的不太一样。我不由自主朝他多看了一眼。灯柱背后他的身影依旧的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楚:“刚开始,我只是想再看看她,你知道,从小到大,魏青她从没有离开过我的照顾,我放心不下。”

我继续保持沉默。

他也不以为意,继续用那种模糊的嗓音低低说着,像是在自言自语“后来渐渐意识到她能感觉出我的存在,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有时候她会整天整天足不出户,就那么待在家里,不做任何事,也不吃什么东西,比以前更加的闭塞。”

“这样下去于她于我都是很不利的,我发觉自己越来越离不开这个地方,就像被一根绳子捆住了,转来转去转不出这个地方,但我看不清楚那跟绳子到底在哪里,什么样子。”

“而她的状况,我想你也已经看到了,再这样下去她的生气就要被耗光了,最近有什么东西因此而缠上了她,对此,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只要想办法断了她的执念,”我终于忍不住开口。对面身影微微一闪,从灯柱后头露出半张原本隐在黑暗里的脸。

“用这个么。”他问。

手抖了一下,我不语。只是用最快的速度移开视线以尽量不让他看出我的情绪。

而他很快又把脸隐了回去:“可是我办不到,”

“为什么?”

他沉默了半晌,然后道:“她确实可以看见我的存在,但她似乎根本看不见我本体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

“不知道……”身影忽然散了,在说完这句话后。

原先站立的地方只留下一些被腥味吸引过来的小虫,在原地一通乱飞,很快让风吹得无影无踪。背后门卡啷一声轻向,狐狸探出头:“在看啥呢,擦完了没?”

我摇摇头。

天上飘下一层细细的水,下雨了。

热门小说宝珠鬼话之锁麒麟,本站提供宝珠鬼话之锁麒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宝珠鬼话之锁麒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个故事 影蜃 第二章 下一章:第二个故事 影蜃 第四章
热门: 娱乐圈刑警 神州传奇 我是幕后大佬 团宠不好当 续巷说百物语 东京警事 车神代言人 手术直播间 香初上舞·再上 暗影神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