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个故事 阴亲 第三章

上一章:第三个故事 阴亲 第二章 下一章:第三个故事 阴亲 第四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一时无语。

面前那些菜轻易是不想再去多碰了,勉强又夹了筷他送到我碗里的鱼片塞进嘴里,我一边咽着唾沫,一边有一搭没一搭搅和着碗里那些菜。屋子里一下子变得很静,而我很不喜欢和别人单独在一起时这样沉闷的寂静。忽然有点后悔那么草率就答应了他的邀请,早知道会这样,还不如在家边吃批萨边看电视来得自在。

而他似乎也没什么话想和我说,只是低头吃着盘里的菜,一口一口,每一口细致得像是要把菜的全部滋味都咀嚼出来似的。

我一边看着,一边搅拌,一边牙酸。

片刻总算又想了个话题出来,我抬起头:“对了刘逸,你老家是哪里。”

他停下手里的筷子,看了我一眼:“西安,西安秦岭。”

“哎?这么巧,这里主人家也是那地方的。”

“是啊,”微笑,又夹了筷菜进我碗里:“老乡,所以借得便宜。”

“那你知道小易吧?”一下子觉得有了点可以聊的,我坐了坐直。

“小易?”

“罗小易啊,我们一直叫他小易小易的。”

他摇摇头:“虽然是老乡,我们之间并不熟。”

“这样啊……”

“小易是谁。”

“他是这家主人的小儿子。呵呵,皮得不得了,以前没出国的时候常上我这里蹭点心吃。”

“是么。”微微一笑:“小儿子,那他还有兄弟姐妹了?”

筷子在手里停了停,我下意识朝对面那扇紧闭着的门看了一眼:“他有个哥哥。”

“哦。”

“几年前过世了的。”

“是么,可惜。”

“对了刘逸,”犹豫了片刻,我伸筷子点点那扇门:“那个房间现在做什么用?”

“那个啊,”他朝门看了看:“我的房间。”

“咯……”几乎是同时一阵似笑非笑的声音突兀在头顶响起,我猛抬起头。

天花板很高,空荡荡爬着几根电线,一盏吊灯在上头吐着柔和的橘黄色光,除此,什么都没有。

我转头看向刘逸,刘逸却什么都没听到似的,端着只碗正不紧不慢朝里舀着汤。

抬眼再看了看天花板,想忍,没能忍住:“刘逸,你听到什么没有。”

他看了我一眼:“什么?”

我压低了点嗓音:“我刚才好象听到什么声音,你听到没。”

“什么声音?”

话音未落,像是存心要回答他,那声音再次响起,极短的一下,却清晰得近在耳畔:

“咯咯……”

我盯住他的眼睛:“就这声音,听,你听见没?!”

他放下碗:“什么声音。”

“猫叫的声音。”

“猫?”

“……事实上有点像笑声……”

“宝珠,”微微一笑,他把汤碗推到我的面前:“什么声音都没有啊。”

我看着他。

灯光下他那双眼睛安静而美丽,一眨不眨回望着我,干净得不加掩饰。可三四十男人眼神里的不加掩饰是可以演绎的,虽然他其实不过十八九岁。

一顿吃得让人越来越不自在的饭,我突然有种不想再继续下去的念头。

“你怎么了。”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放下手里的筷子,刘逸的目光游移在我的脸上:“菜很不对你胃口吧,我看你吃得很少。”

“没有,味道很好。”

“第一次请别人吃饭,我实在没什么经验。”

“已经很好了。”

“真的?”

“真的。”

厅里再度恢复沉默。

低头继续吃菜。空气里只剩下呼吸和杯箸碰撞而出的声响的时候,是沉闷得让人情绪烦躁的,我感觉一股隐隐的烦躁。半晌忍不住又朝刘逸瞥了几眼,忽然发现当他的目光不再停留在我这里的时候,或许他自己并没有感觉,他一双眼睛里闪烁着的东西是复杂的,复杂得我看不出来那些东西到底代表了些什么。

“真淡。”咽了口汤,他忽然自言自语了一句。

我低下头:“刘逸,我……”

踌躇着想要提出告辞,因为一种随着烦躁疯长出来的不安。

刚开口,没有任何预兆的,那道夜猫子叫似的声音再次响起,在这片因为我俩的沉默而异样寂静的空间里闪电似的划拉开一道口子:

“咯……呵呵……”

我看到他的眉梢轻轻一跳。

“刘逸,你听到的,是不是。”我问。

他不语。

目光转向面前那些菜,轻轻蹙眉,答非所问:“为什么那么淡呢,宝珠,我已经放了那么多料了,为什么那么淡。”

不再犹豫,我放下筷子站起身:“我该回家了。”

刚要转身,一只手被他轻轻拉住:“还有甜点呢,宝珠。”

我迅速瞥了他一眼。

端起酒杯,他侧头看着我,眼里微笑依旧。

我用力把手从他指间抽回。

他眼中的笑容在他眼底微微一凝。

“咯咯……”

又一阵笑声响起,空落落在耳边一个回旋。

“啪!”酒杯突然在他手里绽放似的粉碎。

飞溅而出的液体在灯光下闪烁着血似的光,红艳艳一片绚烂夺目。我脑子一个激灵。

他站了起来,手上湿漉漉的,爬满了那些暗红色液体,像血。他的胸膛急促起伏。

“刘逸……”试探着叫了他一声,他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呆呆地看着桌子上那些菜,半晌,突然抓起一只盘子砸到对面的墙上。

“有完没完……”嘴唇微微蠕动着,我听见他低低地道。声音一反常态的有些尖锐,他的视线从桌子移到墙上,又从墙上移到我的脸上:“有完没完?”

我惊退了一步。身后的椅子啪的一声被我踢倒在地上,随着那声突兀的脆响,一道奇特的神情在他眼里头蓦地划过。

我转身就往厅里头跑,几乎是惶乱的。

刚奔进走廊,眼前却突然一片漆黑。身后随之响起刘逸的声音:“宝珠,你去哪儿?”

我没有回答。

心跳快得厉害,我贴着墙壁的背一层冰冷的汗。

我错了,真不该来这里的。

即使面对的诱惑再大,即使他在邀请我的时候,那双眼睛里同年龄不符的那些东西看上去有多美。

其实都一样的……

不是么……

那些我明知道却没有放在心里头的东西……

而我不知道的是这房子里那些声音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刘逸明明是听见那些声音了,却要装作没有听到?

那声音究竟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

太多的疑问,无暇多想。贴着墙摸黑快步走进客厅,回头就看到刘逸白色的衣服隐隐在走廊里移动着,朝我的方向一步步靠近过来。

“宝珠?”他轻轻地叫,怕再次惊到了我似的温和。

我的神经却因此几乎扭成一团。

不等他接近,借着路灯投进来的光我迅速跑到门边上,抓住门把用力一拧。

咔啷一声轻响,门把纹丝不动。

我的头皮一麻。

“宝珠,”第二次将门把用力转动,一只冰冷的手突然按在了我的手上。

我一声尖叫:“放开我!”

冰冷的感觉消失了,可是门把依旧转不动,我脑子里突然一片混乱。

在看清眼角边那道无声靠近的阴影的瞬间,猛侧过身用肩膀朝大门狠狠撞去:“放我走!放我走!”

“宝珠……”

“放我走!”

“不要叫,宝珠……”

“开门!”

“宝珠!”

“救命啊!”

砰!一声闷响,我整个人跟着那股突然而来的惯性朝外直跌了出去。

天不亮起来开店门,肩膀上还酸痛得厉害。

拉开铁门的一瞬一束花从上头落了下来,粉蓝色百合,包着一张透明的包装纸,躺在地上散着一阵阵淡淡的檀香味。我抬头朝对门看了一眼,那扇门紧闭着,窗里头漆黑一团,什么都看不见。

没理会地上那捧花,我转身进了店。

这天生意出奇的好,大概是太阳被乌云给包密实了的关系,虽然天还是闷热得让人发慌,至少也都敢一个个往外头跑了。我一个人忙得有点晕头转向。抬头看看呆坐在柜台边的铘,忍不住又想起狐狸的好来,虽然他在的时候总是嫌他罗嗦又麻烦。

好在隔壁张大爷的孙子小勇为了赚点零花钱来我店里打工,磨冰沙做奶茶之类的机械活就由他来分担了。

“姐,你这边被蚊子咬还是怎么了。”经过他身边,小勇指着我的下颚戳了戳。

我没好气瞪了他一眼:“蚊子。”

其实那是昨天从刘逸家逃命似撞门出来时一下子跌在地上磕出来的,当时因为太紧张,所以也没太留意,后来到家洗澡时照了镜子才发现,这半边下颚肿了老大一块.之所以没感觉,那是都已经麻木了,用手指头戳一下的话真叫钻心的疼。

怨念……吃一顿饭吃出这么摊子事儿,也算是个血淋淋的教训了吧。只希望能在狐狸回来前消肿,否则万一被他那只尖鼻子闻出些什么来,我岂不是要被嘲笑一个夏天。

忙忙碌碌中一天时间很快就被消磨过去。

第一声闷雷响起的时候店里的人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了,四五点钟的时段,外头从近到远一半的天是泥浆色的,染得周围也是昏黄一片。厚厚一层云在头顶上压着,一抬手就能够到的高度,沉得让人看着都喘不上气。

又一声闷雷响起,下意识抬头,我望见门玻璃外站着条人影。

瘦瘦高高,一头深棕色短发在风里头被蹂躏得凌乱不堪,倚着外头那根灯柱站着,手里一把粉蓝色的百合。百合外面一圈包装纸已经被风吹得皱了起来,里面花瓣挤压在一起,看上去随时都会被挤碎,在风里瑟瑟颤抖着,和着他身上那件白色的衬衣。

是刘逸……

意识到我的目光,他直起身,嘴角扬了扬似乎想对我笑,我没理他,低下头继续擦着面前的桌子,直到转身帮小勇去清理碎冰机,始终没再回头朝他看上一眼。

最后一个客人推门离开,门铃铃一响,卷进一股带着土腥味的风。

“小勇,今天早点回去吧,要下暴雨了。”边收拾桌子,我边对偷挖着冰柜里冰激凌吃的小勇道。

“好的。”匆忙盖好盖子,他抹抹嘴:“那我走了。”

“柜子里还有几只寿桃,你带回去给爷爷吧。”

“谢谢姐姐。”

乐呵呵把卖剩下的几只寿桃装进盒子,小勇吹着口哨走了。目送他离开,视线一滑,不经意再次落到门外那根灯柱前,我不自禁停下了手里的活儿。

刘逸还站在那儿。

阵风吹得边上的树抬不起头,他顶着风在那根灯柱下站着,头发紧贴着脸丝丝缕缕划过眼角,那双深棕色的眸子透过发丝看着我,一张脸在灯光下隐隐泛着铁青色的白。

从四点到七点,他一直站在那地方到底想干什么。

思忖着,我低下头,继续擦面前那张桌子。片刻眼角瞥见那身影一晃,几步走到门前。

我不由自主倒退一步。

刘逸见状在门前站定。透过玻璃看着我,一只手将那束已经被吹得七凌八落的百合贴在门背上:“昨天的事我很抱歉,宝珠。”

我的手顿了顿,片刻继续用力擦起桌子,没有理他。

“突然停电了,我没想到会吓着你。”

抬头,我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那是停电的问题?

“你还好吧。”目光从我视线里移开,转而看向我的下颚,他问。

我下意识摸了摸那块红肿的地方。

“我不知道你会紧张成那样。”

“本来想和你说那扇门的锁有些不灵便,平时开起来就不太灵活,”

“谁知道你……”

“刘逸,”出声打断他的话,我丢开抹布直起身:“我们要关门了,如果是买点心的话,明天吧。”

“我能不能进来坐会儿。”

我沉默。

“只是一会儿。”

“家里没别人,不太方便。”踌躇片刻,我道。

他朝门又贴近了些。看着我的眼睛,脸上带着一如既往那种淡淡温和的笑:“开开门,宝珠……”

“很抱歉,我……”

“这样的天气,我不想一个人待着……”笑容消失,眼里一丝黯然。

我不得不把视线移开:“快下雨了,你快回去吧。”

“求你,宝珠……”

“抱歉。”不再理会他,我转身进屋。

一声炸雷在头顶裂开,瓢泼大雨总算从那堆浓密的云层里倾倒了下来。

我关掉电视。

真是很吵闹的一部电视剧,实在搞不明白那只狐狸每天晚上怎么就能看得那么有滋有味,有时候还会咧着嘴傻笑几声,不过有狐狸的傻笑,总比一个人听着雨疯狂砸着玻璃的声音要好。

无聊地在沙发上靠了会儿,又一声惊雷,雨更大了,豆大的雨点砸在玻璃上狠狠拉出一道道银亮的线条,我朝窗外看了看,站起身走进厨房。

冰箱里还剩下不多的几根绿豆糕,再过一天狐狸还不回来,它就要卖空了。我抽了一根剥开外头的纸塞进嘴里。入口瞬间冰凉凉甜丝丝一阵,从舌头舒服进心里。

忽然想起一句话:没有我妈做的甜。

我看了看手里那半截糕,转身朝店里头走去。

闪电亮过,玻璃门外,那道身影仍然站在远地。

一手垂着,一手持着那把已经被雨水粘在一起了的百合花,头顶瓢泼的大雨断了线似的往下冲,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人……他到底想干什么……

“刘逸,”忍不住开口叫他。

他抬起头,眼睛一亮。

“你还不回去。”

他笑笑:“开开门,宝珠。”

雨水顺着发丝在他脸上恣意游走,他却笑得像是十月娇艳的阳光。

十八九岁的面容,三四十岁的眼神,不可抵挡的笑厣。

我打开门,站到一边,别过头:“进来。”

热门小说宝珠鬼话之锁麒麟,本站提供宝珠鬼话之锁麒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宝珠鬼话之锁麒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个故事 阴亲 第二章 下一章:第三个故事 阴亲 第四章
热门: Y的悲剧 史上最牛掌门系统 同学两亿岁 天使与魔鬼 未来的序曲·21世纪科幻小说杰作选 华音流韶:雪嫁衣 离任 逆天修真 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 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