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个故事 阴亲 第五章

上一章:第三个故事 阴亲 第四章 下一章:第三个故事 阴亲 第六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我从沙发上直站了起来。

迅速转身朝身后楼梯间方向看,借着外头路灯透进来的光亮,除了地板的反光和楼梯凹凸不平的轮廓,我没看到任何异常的东西。

“咔嗒嗒……”墙角边突然一阵悉琐的声音,我不由自主朝后退了一步,脚底一绊重新跌坐进沙发,一屁股压在遥控器上。

“晶晶亮,透心凉,我要雪碧!”电视骤然响起的声音,突兀得几乎让人魂飞魄散。一瞬而来的亮光几乎刺得我睁不开眼,刚伸手挡住眼睛,眼前蓦地再次一黑。

不知道是不是我又碰到了遥控器的开关,电视关上了,最后一点光从漆黑的屏幕上消失,房间里突然静得只能听到雨声和我心脏跳动的声音。

而就是这静得让人心脏都能绷紧的当口,头顶上兀然一阵爪子拉爬似的轻响,嘁呖呖在天花板上挠过……片刻,楼梯口这里突然咔啦一声轻响。

然后一条细细的声音:“相公……我就来了……”

我的心咯噔一下。

声音离得很近,像是在头顶正上方,又像是就在耳朵边。可是被刚才突如其来的强光一刺激,我这会儿两只眼睛什么也看不见。隐隐感觉身边的人动了动,我抬起头压低嗓音:“刘逸,它在哪里……”

刘逸没有回答。

“刘逸!”忍不住提高声音又叫了一声,后面的话到了嘴边,又给我吞了回去。

刚被刺激得暂时失明的眼睛缓过劲来了,借着窗外路灯透进来的光,我看到刘逸蜷着腿坐在沙发角落里,眼睛直愣愣对着地面,青白着一张脸一言不发。

踌躇片刻,我伸手推了推他,但他似乎根本没有感觉到。只是那么静静坐着,看着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房间里依旧和刚才没有任何两样,路灯在厅里照出淡淡一层模糊的光,所有家具在这层光里只剩下了黑和灰的轮廓,很清晰,清晰到容不下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那么发出那声音的到底是什么,而它又在什么地方……

思忖着,刘逸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径自朝房门口走去:“我该走了。”

“喂!你……”我真不感相信他居然在这种时候要丢下我自个儿离开。条件反射地开口试图叫住他,话音未落,耳旁一阵夜猫子叫似的低笑划过:“咯咯……”

刘逸的脚步一滞。

而我几乎是同时从沙发上直弹起来,连滚带爬跑到他的身边,手刚碰到他的衣角,他身子突然一缩,闷哼一声朝地上跪了下去。

“怎么了?!”我被他这举动吓了一跳,蹲下身看着他,半晌才看清楚他两只眼睛一眨不眨盯着我身后,好似看到了什么极可怕的东西。

我想回头,可是没有勇气。只是抓住他衣服凑近他耳边急急地道:“刘逸,我们出去,快!”

“她来了……”片刻,他道。

“谁来了?”

“她来了……”没有回答我的问话,他又道。而就在这时,那道细细的话音再次响起,

“相公……我在这里……”

后脑勺麻嗖嗖地一凉,我猛回头。

可是身后空荡荡的,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见鬼……它到底是什么?!

来不及多想,我站起身用力抓着刘逸的肩膀试图把他从地上拖起来:“我们走,快!”

“走?”细细的话音,传自我的身下。

我一惊。

低头看去,刘逸的头慢慢抬起,始终盯着我身后的视线不知什么时候转向了我,一双眼半敛着,嘴角上扬,似笑非笑:“去哪里……”

声音很尖,像个女人,连表情也是……在他夜色里苍白得泛青的一张脸上。

我的手不由自主一松。

下意识朝后退开,他头一沉,肩膀朝前倾了倾,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一双眼睛始终盯着我,直到完全站起,忽然朝上微微翻起。

“相公……你在哪里……”嘴唇轻轻地动,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朝前走。而头不知为什么始终往前微微倾斜着,很怪异的一个姿势,像是头上压着什么让他无法负荷的东西。

我突然有点喘不上气来了。想出声叫住他,猛地想起了以前狐狸说过的话,我喉咙一卡。

窗外雨点依旧一拨又一拨急急敲打在玻璃上,那些单调而鼓噪的声音,这会儿就像是一只手,轻轻抓着我的心脏,在我看着刘逸用那种声音和姿势在我眼前一步步走过的时候,再一点一点悄然收紧……

忽然他停下脚步。

回头轻扫了我一眼,半开半合的眼帘,里头眼珠朝我方向划来的瞬间,我一个箭步冲到房门口,抓着把手一阵乱扭弄开门,头也不回朝着外头直冲出去。

“相公……你在哪里……”

身后的话音在客厅里幽幽回荡着,明明被我抛得很远,可是听上去总是近在耳畔。我摸索着去找店里灯的开关,在墙上胡乱抓了几把,可以往一伸手就可以够到的按钮,这会儿绕是我一身冷汗,始终摸不到那一点突出的部分。

眼前白影一闪,刘逸原本在客厅里慢慢打转的身影突然在房门口出现了。

我一惊。

连着退了几步,就看到他微倾着头,一双半开半合的眼睛贴着门朝我的方向看着。片刻肩膀一斜,他朝我这边迈步走了过来。

我不自禁又朝后退了一步,却看到他忽地停住了动作。

抬头看看门框,又朝我这里看了一眼,半晌,嘴里忽然发出一阵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呜咽声来:“宝珠……开开门……”

声音很尖,很细,我的头皮一阵发麻。连着又朝后退了几步,而他在这当口眼睛再次朝上翻起,看着门框顶上,手在门框间空旷的地方慢慢摸索。似乎那扇门是关着的,关得很牢,就像是安了道无形的墙,而他的两只手在这堵看不见的墙壁上轻轻地拍:“宝珠……开门啊……宝珠……”

每叫一声,我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从那个已经不堪符合的胸腔里头迸裂出来了。急促的跳动,急得让胸口微微发疼。突然觉得鼻子很酸,酸到发痛,眼看着他用这么古怪的样子和声音说着之前在店门外所企求着的那些话语,我不知道这感觉应该叫恐惧还是悲伤……

刘逸……刘逸……到底为什么……

“宝珠……”忽然听见他再次开口,声音不再尖细,似乎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我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

他看着我,样子有点茫然:“你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

我没回答,只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望着他。

“你在那里做什么?”他又问。见我依旧不回答,片刻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目光里闪过一丝阴郁:“你看到了什么是不是。”

我已经没回答,也没动。

他垂下头:“对不起……其实我……”

话说到这里,我突然一个寒战。

刘逸身后好象出现了什么东西。片刻近了,暗红色一道影子,朝着他的方向一点一点移动过来,无声无息。而他还站在那里看着我,全然没有意识到身后的动静。

我死盯着他,试图用自己的眼神去让他会意,可他全然没有任何意识。

忽然那身影又近了,鲜红色一身的是老式的新娘的装扮,在身后一片浑浊的黑暗里,突兀得有点刺眼。上头一张脸,苍白,在那片艳红里显出一层淡淡的灰,像没有生命的陶片。

她看着刘逸的背影,半睁着的眼里一双眼珠子微微朝上吊着,似笑非笑。

然后朝他伸出一只手,我看到她的嘴轻轻动了动。

“刘逸!”再没有任何犹豫,我冲到他跟前朝他发出一声惊叫。

刘逸抬起头。

近距离,突然发觉他一双眼睛依旧是半敛着的,嘴角勾起,他低头看向我:“其实我……”

话音未落,他身后那道红色的影子突然间消失,而同时他肩膀朝我这里倾了过来,咧开嘴,朝着我咯咯一笑。

我呆住了。

傻站着看着他一手朝前慢慢伸出,再肩膀,再头……不到片刻,半个身体已经越过门框。

门外闪电惊蛰般一道刺过,照得他那张脸一片青白,我一个激灵。回过神急急倒退几步转身想跑,冷不防一声炸雷在头顶裂开,震得我眼睛忍不住闭了一下。

再睁开,忍不住一声尖叫。

刘逸他竟然就站在我面前了,头微微朝前倾着,两只眼半开半合,对着我的方向。

近在咫尺的距离。

“宝珠……”他说,头朝我贴了过来。

我一把推开他。

用力过大,身子连着倒退数步,突然间后背撞在什么东西上,我一个激灵。刚想回头,手臂上忽然冷冷地一冰。

一只手从我背后伸出,撞在了我的手背上,随之而来几道发丝从眼前一划而过,银白色的,在外头路灯隐隐的照射下,泛着层冰冷的蓝。

“铘!”突然意识到这会儿我不是一个人,我一个转身迅速退到铘的身后,一边暗地期望这只麒麟会突然间醒了,就像那时候在饿鬼道里突然间出现的那种状况。虽然狐狸说过,从封印里完全恢复过来的麒麟比什么都危险。

可失望的是,铘的身子随着我的动作动了动后,就那样停下了,依旧像具最完美的模特,站在我的前面,一动不动。

刘逸在他面前看着我。

眼睛没有半开半合,嘴角也不再带着那种奇特的笑。只是一张脸依旧是青白色的,他的眼神纷乱复杂。

片刻目光慢慢转到我身后,眼里突然闪过一丝惊惶:“宝珠!”

我几乎是不由自主地循着他的视线看向身后。

然后看到一只头。

苍白色的脸,贴了陶片似的,两只细细的眼睛半睁着,近在我的脸侧看着我,樱桃似红艳的嘴一小点,微微扬起,似笑非笑。

“相公……我在这里……”她说。

一身红衣胜血,大团大团明黄色的绣花,在那样红的衣服上显得格外的刺眼。

每朵花,是一个寿字。

“跟我走……”她又道。

我想尖叫,可是喉咙像被什么堵住了,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眼看着她慢慢靠近,咫尺间的距离,一丝泥土的酸腐味无可避免地冲进了我的鼻尖。

突然我面前那个身体微微一阵抖动。

猛回过神,触电般弹起想逃,却一头撞在前面铘的肩膀上,而他依旧一动不动,浑然没有任何知觉。

脚突然间就软了。

“刘逸!”抓着铘的肩膀,我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一声尖叫:“快来帮我!”

可他看着我,眼睛张得很大,一步步朝后倒退。

我发急了:“做点什么!刘逸!你本来就是鬼!为什么还要怕鬼!”

话一出口,他眼里一片震惊。

“咔啷!”就在这时门铃忽然一声轻响。

店门随之被推开,一阵风带着股冰冷的湿气迅速卷入,与此同时铘静立不动的身影一个回转,探手,手指根根没入我边上那新娘的咽喉。而就在这瞬间我的身子朝着门口直冲了过去,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给牵着,那极强一股气流。一时间眼前什么都看不清了,只听见身后一阵凄厉的尖叫,伴着股极浓的酸腐味,片刻,消散得无影无踪。

直到撞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我不停朝前冲着的身形才顿住,回过神几片湿漉漉的东西从半空掉到了我的脸上,冰凉,带着股淡淡檀香的味道。

我的脚一软。

瘫坐下去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了我,抬头朝上看了一眼,随即望见离家一周的狐狸那张被雨水浇得透湿的脸。一手抓着我的肩,一手提着那把在门口躺了一整天的香水百合,他站在门口两只眼睛朝店里上上下下一圈打量,半晌咂咂嘴:“哦呀,宝珠,你开纸扎店了?怎么弄得到处都是纸花。”

我触电般弹起想逃,却一头撞在前面铘的肩膀上,而他依旧一动不动,浑然没有任何知觉。

“刘逸!”抓着铘的肩膀,我一声尖叫:“快来帮我!”

可他看着我,眼睛张得很大,一步步朝后倒退。

我发急了:“做点什么!刘逸!你本来就是鬼!为什么还要怕鬼!”

一口气把话说出,他眼里一片震惊。

而就在这当口店门突然被推开,一阵风带着股冰冷的湿气迅速卷入,浑身淋得透湿的狐狸拎着只包站在门口。一手提着那把在门口躺了一整天的香水百合,两只眼睛朝店里上下一圈打量,半晌咂咂嘴:“哦呀,宝珠,你开纸扎店了?怎么弄得到处都是纸花。”

淡蓝色的纸花,折成百合的形状,有的粘在墙壁上,有的散落在地上,和周围那些散乱的桌椅一样像刚经历了场劫后余生,空气里充斥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

这就是刘逸送我的香水百合。纸扎店里两毛钱一朵,烧给死人用的。而他每次来消费时很大方的出手,那些不需要我找零的百元大钞,也是假的,冥币。拿在手里时是‘中国人民银行’,丢到放零钱的盒子里,就成‘冥通银行,地府专用’了。所以,不是我贪他那几个钱,实在是我不想做更高级别的冤大头而已。

狐狸拿着那把被雨冲得皱巴巴的百合在我头上敲了敲,细细的眼睛微微弯起,似笑非笑。我知道他想说什么,所以我别过头故意忽略他的视线。他也不再理会我,把花丢到一边,踢踢踏踏走进店里,肩膀一抖,将背后那只巨大的登山包卸到地上。就丢在铘的脚边,地板沉甸甸一颤,而铘的两只眼睛一眨不眨。依旧和之前一样垂着手站着,根本看不出他刚刚轻而易举地“吃”了一只鬼。

自从饿鬼道事件之后,“吃”这个词已经在我心里头根深蒂固了。

“欢迎关注非常娱乐,我是阿涛,我是杨婕……”客厅里的电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打开了,一闪一闪的光从门里折了出来,映得狐狸一头长发丝似的划出一层蓝光,他径自走到刘逸面前,看了看他,抬手朝我一点:“你喜欢她?”

我一愣。

刘逸也是。看着狐狸,他嘴唇动了动,一张脸是死灰的,紧紧盯着狐狸的脸,那表情有点怪异。说不清是恐惧还是惊诧,好象面对着他的不是狐狸那张美得妖娆的脸,而是白骨精被打回原形的头。

狐狸似乎没有留意到他的表情,等不到他回答,兀自笑了笑,搔了搔自己的下巴:“喜欢她为什么还缠着她。”

刘逸沉默。

惊诧从他眼里逐渐消失,他移开视线。

“你差点就要了这只小白的命了呢,刘逸,”突然起手拈住他的下颚,狐狸凑近了他的脸:“知道你老婆是什么东西。”

刘逸迅速看了他一眼。

狐狸又笑,笑得嫣然:“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对男人没兴趣。”

他再次移开视线。

狐狸不以为意。看着他的眼睛,端详着,半晌松开手:“怨?”手指对着他轻轻一点,他后退半步:“怨谁,别怨我。”

“要怨就怨你家那个太自以为是的老祖宗。”

“有钱,有钱就什么都能买了是不是。”

“人都死了还要结什么婚。”

“以为随便找个来拜堂成亲这心结就算了了么。”

“回头托梦告诉他们一声,不是什么死人都能招惹得起的,不是哪家闺女死了都能花钱娶来当老婆的,动了那种坟以为那些破符就有用?当初看到那棺材是什么样,就该掂量掂量自个儿到底几斤几两重。”

“告诉那老道士,多修炼几年再到这市面上来现,没得惹来冤孽缠身折了自己的道行,他还嫩着。”

一口气说完那些话,刘逸抿着唇始终不发一言。只是肩膀微微僵硬着,直到狐狸最后那句话结束,他望向狐狸:“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眉梢轻挑,狐狸转身走到铘身边,搭住他的肩膀回头望向刘逸:“那你由始至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知道。”

“哦呀,干脆。那么你说说这是什么。”点了点自己的头,狐狸问。

刘逸看了他一眼。随即忽然又看了看我,片刻,别过头不语。

“宝珠她能看到一些死人才能看到的东西,比如你现在看到的我。”

刘逸目光微闪。抬头迅速看了我一眼,我低下头。

耳朵边狐狸的话音依旧继续,不紧不慢:“我知道,有些东西对你来说可能会太残忍,这么多年,你终究是无害的,”

“狐狸!”突然意识到他想说些什么,我迅速站起身。可是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狐狸一抬手,朝我轻轻一摆。

话不由自主被我吞了回去。而他继续道:“可是知道么,虽然无害,可你却在残害你自己。”

“该清醒就清醒,贪恋这东西,对人或者对鬼,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虽然于我来说……”话音一顿,狐狸本对着我方向的脸忽然一侧,只留一浪发丝在我眼前轻划而过:“我也没资格对你讲这些。”

“听不懂。”

突然开口,刘逸的脸隐在黑暗中,看不到他此时的表情。只是话音冷冷的,没了以往平静的温和,听上去有点尖锐:“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说什么,什么人还是鬼,什么清醒和贪恋,你到底想说什么,你这只怪物。”

“你已经死了。”干脆,毫无遮掩。

我已不敢再去看刘逸黑暗中的表情。

“你再说一遍。”沉默半晌,他说。

狐狸笑:“你已经死了,刘逸。”

“笑话。”

话音未落,飞起一脚,狐狸突然把铘脚下那只包踢到他面前。

他一怔:“你干什么。”

狐狸没言语。几步走到他面前把那只包拉链拉开,朝下一翻,一只泥迹斑斑的陶罐从里头露了出来。

“这是什么。”问的人是我。

狐狸没有回答,手指在陶罐裱了漆的封盖上绕了一圈,轻轻拍了下,然后起指尖在那道被震出来的缝隙上用力一挑。

嘭的一声轻响,盖子开,带出一蓬细尘。本来好奇凑近了去看的我不自禁朝后退了一步,眼看着从罐子里显露出来的东西,我下意识误住自己的嘴。

狐狸抬头看向刘逸:“说说,这是什么。”

刘逸一声不吭看着那只罐子。电视闪烁的光映亮了他的脸。就在几小时前,那张脸上还有着十月阳光般的笑容,而这会儿,它苍白得让人心脏闷闷然一窒。

迟疑了很久,他忽尔看了我一眼,然后轻声道:“一个女人。”

我低下头。

耳朵边响起狐狸的话音:“宝珠,告诉他,这里头是什么。”

莫名一阵恼怒。

抬头愤然望向他:“狐狸,够……”

“说。”断然截住我的话,狐狸看着我,而我语窒。突然发觉,狐狸眼睛不鬼鬼地弯起来的时候,那目光是陌生的,一种无法说清的陌生。

回过神的时候,话已经脱口而出:“骨头。”

刘逸突然从我身边冲了出去。

“刘逸!”急转身试图叫住他,耳边赫然响起狐狸一声低喝:“宝珠!”

我站定脚步。

“今晚睡我房里。”

我一呆。

热门小说宝珠鬼话之锁麒麟,本站提供宝珠鬼话之锁麒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宝珠鬼话之锁麒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个故事 阴亲 第四章 下一章:第三个故事 阴亲 第六章
热门: 亚特兰蒂斯2:末日病毒 超凡黎明 禁忌魔术 福尔摩斯症候群 远野物语拾遗 心理罪·画像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纵横诸天的武者 七宗罪6:八棺尸场 八百万种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