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个故事 野蔷薇 第三章

上一章:第四个故事 野蔷薇 第二章 下一章:第四个故事 野蔷薇 第四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又一波急雨打了下来,刚才已经渐渐减弱了的雨势,转眼间被加了道湍急的奏鸣。

窗户上沉闷的撞击声消失了,每一滴雨就像粒小小的石子,狠狠砸在窗玻璃上,几乎可以掩盖掉外头汽车驶过时发动机的轰鸣。

伴着那阵轰鸣,两团橙色的光从窗口扫过。

稍纵即逝的明亮,而就在这同时玻璃上突然又发出了那种单调而沉闷的声音:

“嘭……嘭膨……”

我松了口气。

刚才一亮的瞬间我看清了,原来“拍”窗的手,是一块被风吹得松脱了的木架子。就在窗玻璃上方往下倾斜着,风大点的话就会把它刮到玻璃上,然后发出那种类似拍打门窗的声音。

我朝那扇窗走了过去。

这种天有那么块东西在玻璃窗外横着是很危险的,也许什么时候一阵猛风刮过,没准让它一下子就把这窗给砸破了。

刚把窗拉开条缝,一边肩膀就已经被雨淋了个透。

好大的雨,虽然窗上装着道窗檐,还是抵挡不住这种铺垫盖地的攻势。我迅速钻出去抓住那根木条往下扯,木条原先是做为晾衣架子钉在上头的,时间久了松了一头,少许加点力,它整个儿就挂了下来,在墙上晃来荡去,之后风再大,它也只能在那堵墙上砸了。

看看没什么问题,我又用最快的速度钻回办公室。

用力合上窗,原本嘈杂的空间一下子安静了,那些凌乱的风声和雨声。只留下一道道冰冷的水珠贴着我的手臂往下滑,简直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我吐了口气坐到一边的椅子上,抹了把脸,手撞到边上的百叶窗帘,咔啦一阵轻响。

我伸手去把它拉拢,刚扯了一半,眼前什么东西白蒙蒙一闪。

“嘭!”

一声闷响,我的心惊跳了一下。

循着声音抬起头,窗玻璃上青白色一张脸,湿淋淋贴在玻璃上,在我定睛朝它看去的时候,正由上往下看着我。

目不转睛。

“谁!”我几乎是从椅子上直跳起来的。

尖叫着连着倒退几步,差点被身后的东西绊个趔趄,及至站稳了看清楚那张脸是谁,原先紧绷得几乎要爆炸的心脏这才略微定了定:“小张?!”

小张,还是应该叫她ADA?管她呢……

在我神魂不定地盯着她看的时候,小张依旧站在那里看着我。一头碎卷的长发散乱不堪披在脑后,身上的裙子被雨水浇透了,烂菜叶似的粘在她身上,看上去有点眼熟。

对了,四天前她突然不见时所穿的,就是这条裙子……

雨水一个劲地砸在她身上,然后从她额头,她的眼角鼻尖一个劲往下滑,而她似乎对此毫无知觉。脸贴着玻璃一眨不眨看着我,一双有点失血的嘴唇微微开合着,不知道她在说着些什么。

然后忽然抬起手,朝着玻璃上重重一拍:“嘭!嘭嘭!”

我的心脏随着这声音突地猛跳了几下。

回过神急急忙忙朝窗门口奔了过去:“等等,我就来!我就来!”

大概是听到我的话,她不动了,一只手依旧贴在窗玻璃上,不知道是不是种错觉,在我靠近她的一瞬间,她两只一眨不眨盯着我看的眼睛,里头似乎有着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来不及多想什么,我手朝窗把手伸了过去。

刚搭住把手准备用力往边上拉,冷不防肩膀一沉,突然间被股力量轻轻压了一压。

“你在做什么,PEARL?”

随之而来一道声音从我背后响起,我不由自主一个激灵。

声音很熟悉,也是这地方唯一的男人的声音。即便是这样,我仍是被出其不意地吓了一跳。

回过头,朝那条声音的主人看了一眼:“MICHAEL……”

不知道MICHAEL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一手拿着把不停滴着水的雨伞,一手按着我的肩膀,他在我身后那片背光的阴影里看着我,目光带着丝询问。

“小张在外头,快让她……”话说到一半,突然卡在喉咙里,因为当我目光再次转到窗玻璃时,那张紧贴着窗始终看着我的脸不见了。

无声无息间的消失,就像她出现时那样。

怎么回事……

踮起脚透过窗和窗外那片密集的雨丝,我朝天井里仔细看了一圈。但除了不停晃动着的蔷薇丛和那张横在大理石路面上的白色凉椅,整个天井里空荡荡的,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PEARL,”身后又响起MICHAEL的话音,他的手指扣在我的肩膀上,把我扳向他:“怎么了?”

“没什么,大概是眼花了,刚才好象看到外头有什么东西。”不知道为什么,没对他说实话,而他对我的话并没有产生怀疑。

“所以那么大的雨你就这样跑出去了?”说这话时,放下雨伞,他从衣袋里掏出块手帕贴在我脸上。

手帕散发着种淡淡的青草似的气息,他的动作很温和,温和的突然。

我的脸不由自主一红,幸而灯没开,想来他什么都没看见:“不是,刚才跑出去把那根木条取下来了。”

“木条?”愣了愣,随即笑:“原来是这样,谢谢你了。对了,这么晚怎么还没回去。”

“……因为雨太大了,我没带伞。”

“早点说,我就让LISA顺便送你回去了。”

这话让我别过头,因为心虚。

而他随即弯腰拿起伞:“走吧,我送你。”

坐在MICHAEL的车里,手心紧张得有点冒汗,虽然他的衣服和表情看上去都很随意。

可能是因为他的身份,还有他那长漂亮得无可挑剔的脸吧。我琢磨。

很多漂亮的人,接近了会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如果不巧这个漂亮的人还具有一定的身份,那么压力会成倍加剧。虽然这个定论后来在碰到狐狸时被我一举推翻,至少在那个时候,我还是那么单纯地坚信着的。

“在看什么。”不知不觉目光在他脸上停得久了点,他回头看了我一眼。右耳的耳钉随着他的动作在黑暗的车厢里闪过一丝幽光,星星似的一点。

我有点尴尬地轻轻咳了一声:“MICHAEL……你知不知道张梅。”开出口,没想到会是这一句,我和他因此而都愣了愣。

这是个在心里头憋了很久的问题,公司里的人给我的答案让我难以接受,而虽然一直都很想听听作为公司的老板,他会给我什么样的答案,但原本我是根本没打算就这样直接去问他的。因为那会显得很冒失,对于我这么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小新人来说。

“知道,那个做美工的。”干脆的回答,肯定得倒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她最近几天都没来上班……”

“她辞职了。”

“辞职?”

“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不知道的是怎样把他的话同公司同事说的话拼接到一块儿。

沉默了一会,忽然想起又一个困扰了我很久的问题,我再次开口:“……那你有没有感觉……ADA和张梅长得很像?”

“很像?”再次回头看了我一眼,他似乎笑了笑:“是么,张梅长什么样,其实我也记得不是很清楚,她好象比你早来没多久。”

“哦……”我点点头。不再多问,他的回答听着合情合理。一时不知道还应该说些什么,我沉默着看着窗外那些一道道从玻璃上划过的雨丝。

只是脑子里依旧困挠。

困扰着两个问题。一个是同事为什么要说小张失踪了,一个是明明在天井里出现的小张,为什么一转眼的工夫在我眼皮子底下消失得干干净净。而MICHAEL的话,看上去似乎明确了不少东西,可是根本上又没有解决掉我任何一个问题。

琢磨着,脑袋沉甸甸的有点发涨。我这人比较笨,是经不得几根线的问题同时推敲的,一推敲脑子就会糊涂,一糊涂就会犯困。所以眼皮子不知不觉就沉了下来,我别过头对着窗偷偷打了个哈欠。

“困了?”视线仍对着车窗外的路面,MICHAEL问。

我没言语。

“LISA说你经常会在公司加班,为什么,工作做忙不过来?”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支吾了两声。

车子转弯,碰上红灯,他停下车:“听说你姥姥刚刚去世。”

没想到他会突然提到这个,我抬头看了他一眼。

“现在一个人住?”他又道。

踌躇了一下,我点头。

“所以不想回去,”绿灯亮,一踩油门,车轻轻滑了出去:“是不是。”

又一个转弯,有点突然,我头撞在了他的肩膀上。他肩膀上有着他头发香波残留的味道,淡淡的,很好闻。

我听见自己开口:“在家感觉很陌生。”

“为什么。”

我没回答。

自从姥姥过世之后,会有意无意地晚回家,似乎成了我的一种习惯,很多时候是没有目的性的,在找到工作之前。那时候其实也没什么地方好去,就在热得蒸笼似的街上逛着,看着一辆辆车一个个人从边上走过,听他们发出的声音,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听这些乱七八糟的声音。

知道每次回家,看着静得只有你呼吸和脚步声的房子,还有那个一团漆黑,但到处留着那个你所爱亲人的痕迹的小店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我只是本能地抗拒着这样一种感觉。

“你在害怕是么,宝珠。”出神的时候,听到MICHAEL再次开口,而我微怔。

这是他第一次叫我的中文名,用那种带着卷舌音的奇怪口音。而之前,我一直以为这个来自香港的男人,除了英文名他记不住任何中文名,甚至包括他自己的。

那会儿头仍旧靠在他的肩膀上,不知道是忘了应该离开还是怎的。我看着窗玻璃上倒映着的他的脸,薄薄的嘴唇,尖挺的鼻梁,那双暗红色的眸子深陷在阴影下深邃的轮廓里,有种莫测的好看。

“我只是觉得慌。”有种想说些什么的冲动,我回答:“一个人坐在家里,有时候心会很慌。”

“就像今天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的感觉?”

“……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之前刚把你叫住的时候,我看到的你的眼神。”

“是么。”

“也因为我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感觉。”

“……是么。”

一辆车从边上驶过,离开瞬间车头的灯光让我们车厢里亮了亮,那一刹我看到他专注于路面的眼睛似乎在看着我,用一种有点闪烁的眼神。

然后周围一下子又暗了下来。

他的眼睛再度隐入黑暗的轮廓,而我这时才惊觉地离开了他的肩膀。

坐正身子的时候我看到他嘴角微微地扬起,似笑非笑,我尴尬得脸红。头不自禁转向窗外,他一只手突然伸出搭在了那扇车窗上,不偏不倚,盖住我倒映在车窗上那张郁闷得鸵鸟似的脸。

而目光依旧是对着他面前的道路,由始至终,没有看过我一眼。

那天晚上,我做了个奇特的梦。

梦里的我似睡非睡,眼睛似乎是睁着的,因为可以看见自己房间里的一切,包括那道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现,无声无息朝我走近的黑影。

黑影在靠近我床边的地方停了下来。那时候我的神志应该是清醒的,可是手脚沉甸甸的动不了。只一动不动看着他俯身看向我,几丝金色的长发随着他的动作垂落到我的耳边,有种清晰可辩的微痒。

“宝珠……”我听见他轻轻地叫。

而我也因此辨别出了他的声音还有他那双暗红色的眼睛。

是MICHAEL。

在我看清他的同时他突然压到了我的身上,很沉,我几乎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还有他的体温。无声中他用力吻住了我张开想要说话的嘴,然后撕开了我的衣服。

后面的记忆,很乱。

乱得只记得一些优雅的线条在我眼前起伏,还有我心脏惊蛰似的跳动,呼吸急促到疼痛的感觉。两条腿被他拉开的时候,那些起伏的线条粗暴了起来,全然没了之前的优雅,一种屠夫般的暴戾。包括他身上原本茶似清淡的味道,以及他水似安静的眼神。

水成了火,我混乱的记忆残存着的感应。

而优雅到粗暴的过程,只需要一秒钟时间的蜕变。

然后有什么东西坚持着从我涨得发疼的下体里钻了进去。

我恐慌,想要后退,可是身体因此而疼得更加厉害。视觉慢慢更模糊了起来,除了眼前一片凌乱的线条和金子般颤动的颜色,我渐渐什么都看不到、感觉不到了。

就像身上那会儿全部的知觉。

最后一点感觉,是他嘴唇滑到我下颚时的微痒。

我听见自己嘴里发出一声尖叫。

突兀的声音,尖锐得似乎把一切混沌都给撕破了。

我的神智,还有身上人近乎粗暴的动作。

什么都消失了,在那声尖叫从我嘴里发出的瞬间。脑子里空空荡荡,就像那会儿突然变轻的身体,还有眼前一片空洞的漆黑。

清醒过来,一房间的暗,我一身的汗。

而那身曾经以为被撕裂的睡衣,正好好地裹在我的身上,虽然因为我的睡相而看上去有点乱。周围很静,静得连我自己的呼吸声都听不到,不过可以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还有刚才MICHAEL手指在我身体上游走时那种粗糙而滚烫的感觉……

一个梦,一个春梦。

想笑,可是嘴很干,干得嘴唇一扯就开裂了,一种很粘腻的感觉充斥着我的舌头和喉咙。定了定心后我想站起身去倒杯水,一只脚滑下床,不期然,脚尖被什么东西轻轻扎了一下。

毛里毛糙的感觉,像……

顺着床沿,我朝脚下看了过去。然后心脏猛地一缩。

一个女人团坐在我的床脚下。

抱着两只膝盖身子有节奏地一摇一晃,她两眼朝上盯着我的脚,一头卷发像是刚从水里捞起来的,湿辘辘粘嗒嗒披在脑后,海藻似的一大蓬。

然后眼睛慢慢转向我。

周围很黑,所以显得她一张脸很白,陶片似的死灰色的白。我听到一些吱吱嘎嘎的响声从她脖子这里传了出来,像只老鼠在对着木桩子磨牙发出来的声音。

然后脚踝上突然冰冷地一紧,我被她猛地抓住朝床底下直拖过去!

“啊?!”回过神,我闭上眼一声尖叫。可是发出来的时候那声音听上去小得可怜。我感觉一些冰冷的东西透过我的脚脖子在整条腿上慢慢渗了开来,也在这同时整个身体在不断往下沉。

我拼命想朝床上挣扎,可是脑子里很乱,我的动作灌了水似的迟钝。

直到鼻子尖慢慢闻到一股淡淡的味道,我感到有什么东西毛里毛糙地从我手臂上滑了过去,靠近我的脸。

一种微酸,腐烂似的味道。

我的眼睛不由自主猛地睁开。

突然不断下滑的身体停住了。我发觉自己仍仰头躺在自己的床上,那个原来的位置。眼前依旧一团漆黑,可是周围不再像刚才那样安静得连我自己的呼吸声也听不到。我看到窗外的雨还在劈劈啪啪敲打在玻璃上,一敲一道银亮的痕迹,一敲一点小石头砸似的声音。

原来雨一直在下……

眼睛顺着床沿往下看,床脚边并没有什么蜷缩着的身影,连一点痕迹也没有,可是回过神的时候我闻到空气里一丝淡淡的味道。

微酸,腐烂似的味道。

我从床上坐了起来,盘腿四下打量,眼角一带间,我忽然看到自己左脚脚踝上几道模糊的痕迹。

像是被炭从皮肤上划过,那几个痕迹是淤黑色的,手指样分布在脚踝这里不大的一块空间,而那个部位因此而微微肿起。

我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去。脚着地,左脚一阵蚂蚁啃噬似的胀痛。

那天晚上,我跑到姥姥供着观音像的小阁楼里,点了香在那张供桌下面坐到天亮。

第二天上班,见到MICHAEL同我打招呼,那种温文的话音和笑容,干净得让我忍不住感到尴尬。

因为那个春梦真实到让我心虚。

心是七上八下的,直到他对所有人招呼过后走进办公室,我还是尴尬到难以忍受。本以为一天的工作情绪会因此而低落,可没想坐进小间打开电脑后,面对文档,我突然有了种不可抑制的写作冲动。

我突然感觉自己能写点什么东西了,昨晚梦里那些声音,温度和动作,似乎完全不像平时那种梦一样做过就忘,而是随着一行行字从我屏幕上被敲打出来,而变得更加清晰起来,甚至比在梦里时所见、所感觉的更加清晰。那一瞬我似乎又处在梦境半睡半醒似的状态里,重复着梦里惊蛰的惊蛰,恐惧的恐惧,疯狂的疯狂,疼痛的疼痛……化成一行行漆黑色的字,在雪白色屏幕里快得超乎我想象地滚动闪现。

我投入得几乎忘了这是个人来人往的办公室。

而那天整整一个上午,没有任何人进来找我帮她们做事,包括一进门就直接进她办公室的行政主任ADA。于是不停不歇地整整打了大半天,直到丁小姐推门进来招呼我领午饭,我才停了停,而那个时候,也刚好是我一整个章节的完成。

门开瞬间,我看到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从她身后走过,径自走向MICHAEL的办公室。

“PEARL,吃完饭会议室。”目光还追着那两个警察的身影,我听见她说。

热门小说宝珠鬼话之锁麒麟,本站提供宝珠鬼话之锁麒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宝珠鬼话之锁麒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四个故事 野蔷薇 第二章 下一章:第四个故事 野蔷薇 第四章
热门: 超级锋暴 莽穿新世界 花叶死亡之日 大魔术师 银河之心·逐影追光 梦想进化 罪恶天使 巧克力游戏 卖马的女人 病秧子的冲喜男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