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个故事 野蔷薇 第六章

上一章:第四个故事 野蔷薇 第五章 下一章:第四个故事 野蔷薇 第七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一声惊叫卡死在喉咙里,因为我很快辨认出那张脸。

虽然屋子里一团漆黑,可是那张死灰色的脸在整片黑暗里苍白得触目惊心,和那天晚上在我床角边突然出现时一样的触目惊心。

罗小敏……

高悬在墙壁顶角线上朝下斜垂着,她的一只眼睛透过脸上湿嗒嗒的头发望着我。眼里没有光泽,和她那张灰败的脸色一样,只一张嘴一开一合,朝我发出种类似呜咽般的声音:“?……?……”

空荡荡的声音,回荡在被黑暗融合成空荡荡一片的办公室里。脊梁骨上有什么东西蛇似的冷冷滑过,我贴着房门,一时僵立着连自己的呼吸都感觉不到。

她怎么会在这里……而她现在到底是什么……

从下往上看,她整只头从墙壁里贯穿而出,脖子以下一团模糊,隐隐一些黑色雾气样的东西包裹着那具身体,随着她发出的声音一起一伏慢慢蠕动。

我不知道那究竟是些什么,也不想知道。

可就在我大气不敢喘地死瞪着她看的时候,她的脖子突然一扭,蓦地从墙壁里钻出半只肩膀!

‘哗!’墙壁陡地豁开一道口子,我猛转身朝门把手上抓去。

“?……”身后一阵冰冷的风,我感觉背后有什么东西朝我靠近了点。但是我不敢回头,只是僵着条脖子,用力抓住门把一阵急转。

可是门把纹丝不动。

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卡住了,无论我怎么用力,在这当口始终没办法让那个把手朝外转动一分。手心顷刻间透湿,滑腻腻贴在门把上抓也抓不牢,我急了,死命地拉,死命地转,可那只把手锈住了似的,除了不停发出些尖锐的吱嘎声响,一动也不动。

“咔啷!咔啷啷啷!”

那声音刺得我心脏发疼。

“?……”又是一声空荡的呜咽,我肩膀上突然冰冷地一沉。

手狠狠哆嗦了一下,心脏猛地缩紧,我两只眼睛条件反射地一闭。

就在这同时呜咽声突然消失了,还有周围那种冰冷空荡的感觉。

片刻感觉到眼前黄澄澄一片模糊的东西,我压着急鼓似的心跳小心翼翼睁开眼睛。

随即被眼前一片光刺得不得不再次把眼睛闭上,然后感到背后软软的,手朝下摸,摸到了沙发那张柔软的皮革。

原来是梦……

真实得差点把我心脏吓裂的梦。可是一身的冷汗不是假的,肩膀上的沉重感也是。

肩膀……

反应过来,脑子骤然一个激灵。

一弹起身睁开眼,眼前那张突然闯进我视线的脸卒不及防间把我心脏惊得再次一阵紧缩。

“谁?!”我尖叫。

那人似乎也被我的叫声惊到了,头朝后一仰,抓着我肩膀的手把我朝沙发上用力一推:“闭嘴!”

我被迫重新躺回到沙发上,同时看清楚那张脸,竟然是几天前的晚上闯到公司把我文章都删光的那个男孩:“是你?”

刚开口,嘴巴被他一把捂住:“给我闭嘴!”这句话是从他喉咙里挤压出来的,声音很轻,可是他本来挺清秀的一张脸看上去有点狰狞。

我瞪着他,没再出声,因为看到他手里一把明晃晃的刀子。

“他去哪儿了,我看到他和你一起进来的。”半晌,不知道是因为我看上去很合作,还是他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他松开了对我的钳制,一手抓着刀,走到边上把办公室的柜子一只一只拉开,然后低头在里面一顿翻找。

“不知道。”我回答,一边坐起身,一边偷眼扫着周围任何我可以拿到手里当武器用的东西。

“你活腻了是吧。”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眼睛正好瞥到茶几上那只陶瓷做的灯座,听了一惊,以为他感觉到了什么,而他却正背对着我,在翻看MICHAEL办公桌上的东西。

我悄悄松了口气。嘴上道:“你又来干什么,还想删除什么!”

他没理我,只是趴在桌子上,一心低头翻着前面抽屉里的东西。

这时门外忽然响起嚓啷一声轻响,我看到他头猛一抬。目光迅速转向房门似乎准备跳起来,而我哪儿会给他这个机会。一把抓起茶几上的灯座猛冲过去,在他听到声音把头急转向我的瞬间,我一把将它用力砸向了他的头!

他一声闷哼。

眼睛翻白身子连晃了几下。我以为他会摔倒,可是没有。就在我得手想要后退的同时他一下子从桌子上跳了起来,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又用最快的速度把我一把推到身后的墙壁上:“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动你!”

话音落,一刀子扎下,快得让我眼睛都没来得及眨。

回过神脸旁边凉飕飕一片,那把刀就贴着我的头发斜插在几公分远的墙壁上,我感觉自己的脚在发抖,呼吸也是。可是很快发现,他近在我脸旁的呼吸抖得比我更加厉害。

感觉到他抓着我手腕的两只手不知怎的松了松,我肩膀用力一挣。出乎意料,他并没有阻止我,任由我顶开了他的手,他朝后退了两步。

我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然后吃了一惊。

那男孩两只眼睛一眨不眨盯着我头顶上面。

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东西,一张嘴微微张着,那表情像是被什么东西给骇到了。

我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虽然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可是整片头皮因着他这种突然而来的表情而微微发麻。循着他的视线不由自主想往上看,可是还没抬头,头顶突然噗的几声闷响。

没等我反应过来,一大片石灰劈头盖脸朝着我头上身上一股脑直泻了下来。

直到最后一片灰在我头上碎成一滩粉尘,我感到有什么东西从背后的墙壁落到了我肩膀上。挺重的一下,伴着声咯嚓脆响。

本能地低下头,随即看到一只脚斜在我的肩膀上。一只干得只剩下一层皮的脚,颜色就像融化了的巧克力。

人的脚。

我的腿一软,那只脚咯嚓一声脆响,断了。一半从我肩膀上垂下来,另一半一点皮还和腿骨粘连着,在我肩膀上摇来晃去。

嘴巴一张。

一声尖叫没来得及从喉咙里冲出,对面那男孩猛冲到我面前一把捂住我的嘴。

“别出声!”他朝我低喝。那个瞬间我感到自己的牙齿咬到了他的手指,于是惊魂不定地点点头。

他把我肩膀上的骨头拉掉,然后把我朝后拉开了一点。

直到离那堵墙有几步远了,他才松开了钳制着我肩膀的手。另一只手仍然捂在我的嘴上,他的呼吸声粗得让我感到全身紧绷。

片刻他的手松了松。

趁他一不留神,我在好奇心战胜恐惧心的瞬间甩开他的手,朝后面迅速看了一眼。

然后感到浑身一片冰凉。

身后那片墙有将近四分之一的块面裂开了,从那把刀插入的部位,一直延伸到天花板。裂开的部位豁出一个巨大的洞,洞表面是用砖头粗略砌成的,以至承受不了那把刀一气扎入时的冲力而四分五裂。

让我看得手脚发冷的是洞里那样东西。

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就是现在我也不能肯定那东西的学名到底应该叫什么,姑且叫它茧,因为它层层叠叠由蜘蛛丝一样雪白的东西交织出来的那个纺锤似的东西,看上去就是一只巨大的茧。

茧破了一大半,破掉的边缘有一部分像是被什么给咬过了,凹凸不平,而更多损坏的原因恐怕是那些砖头的剥落而导致了它外皮的脱落,以至它里面包裹着的东西也一起被损坏了。

里面包裹着的东西……

确切的说,那应该是个人。一个已经干得只剩下巧克力色皮肤,和粘在皮肤里头的发黄的骨头。但还算完整,被茧整个婴儿似的包裹着竖嵌在墙壁里头,头几乎顶到天花板,又因为失去了肌肉骨骼的依托,它朝下斜垂着,乍一看,就像是站在墙壁上头用它一双黑洞似的眼睛安静望着我。

一头枯草似的长发从干瘦的脸颊边垂落下来,微微卷起的样子,似乎还依稀残留着当初波浪似张扬美丽的风韵。

也因此虽然早被腐蚀得面目全非,我还是辨别出了这具尸体是谁。

而我也终于明白了梦里的她只能不停发出‘?……?……’声的原因。

一圈又一圈那种白色蜘蛛丝一样的东西缠住了她大半个脸,深陷在她干裂的皮肤里,隐隐几点白光从那些丝里闪出,那是她嘴唇腐烂光后露出来的牙齿。

这就是她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这就是她被家人和警方遍寻不到的归宿。

罗小敏……

“咯嚓……”

一片静寂间,门外忽然又响起了一阵细碎的声响。直觉感到边上的他回头朝我看了一眼,我刚把视线移想他,头顶灯光忽地一闪,突然间灭了。

黑暗里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腕,在我对着周围突然而来的漆黑发着呆的时候,把我用力推到了一堵冰冷的墙上。

“别出声。”站稳脚步我听到那个男孩的声音,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声音轻而急促,微微有点发抖。

我贴着墙壁用力咽了口唾沫。

其实他根本用不着这样警告我,因为我的喉咙这会儿僵硬得除了喘气的声音,别的什么都不发出来。空气里因此而安静得可怕,门外那阵细碎的声响消失了,隐隐一线光从门缝里渗透进来,在眼睛适应了周围的黑暗之后,房间里倒也不再暗得让人伸手不见五指。

依稀可以辨别那个男孩模糊的身影,就站在我前面不远处,紧贴着墙壁一动不动。我轻轻朝前挪了一步,凑近他耳边压低嗓音急急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先是一阵沉默。

似乎是在辨别外头的动静。半晌没有再次听到任何声音,他回过头,用同样压低了的嗓子冷声道:“你傻吗,到现在还搞不清楚这里的状况。”

我没吭声。

失踪了很久的罗小敏的尸体,MICHAEL 的办公室,我的梦,这孩子的出现……一切的一切,有联系吗?而这一切又存在着什么必然的关系。所以我现在的处境……我的确搞不清楚,我的头脑很乱,而且我现在除了害怕和紧张什么都感觉不到。

“我要你来告诉我。”半晌,我说。

借着房间模糊的光线我感觉他回头看了我一眼。片刻,他蹲下身朝那扇隐约透出点光的门移了过去,无声无息间把门的锁轻轻按上:“今晚之后如果你我都没变成她那个样子,我会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你,不是现在。”

这句话让我一怔。

那个她,显然指的应该是罗小敏。想起她尸体的样子,我不由自主一阵恶寒。

虽然我不是什么法医或者医生,但有些东西电视看多了或多或少还是知道点的。罗小敏,先不论她是怎么死的死于确切的什么时候,光是她的尸体,那就绝对不正常。能够在半年时间里脱水脱成这样,她的尸体到底经历过什么事情。而她的死和尸体的木乃伊化,都和MICHAEL有关吗,和野蔷薇有关吗,和这个公司里所有的人都有关吗……

这男孩说今晚之后我和他都没变成她那个样子,他才会把他知道的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讲,他到底什么意思。

闪念间,我学着他的样子蹲下身,跟着他的动作朝门那里移:“今晚会怎么样。”

“谁知道,也许……该死!”说到一半突然低低咒骂了一声,他把伸进钥匙孔里挖着什么的刀尖慢慢抽出,放在那一点从孔洞里钻出来的豆大光点里照了照:“这他妈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凑近过去看了一眼。

刀尖上一小团白色的东西。像是几根丝絮状的东西,粘缠在一起,虽然被从门的钥匙孔里抠出,其中的一两根还和那个小孔连接着,看上去就像刚才包裹在那具尸体周围的东西。

“丝吗?”忍不住问。

而话音未落,他突然朝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与此同时我听到外面‘嗒’的一声轻响。像是什么东西被拖拉着从门外地板上经过,停了停,又一阵拖拉声响起:‘嗒……’然后是种很奇怪的声音,在门外幽幽然滑过:“呜……嗯……”

像是野猫子叫春,又像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女人在哭。

我的身体不由自主一个激灵。

这种诡异的声音,即使是在平时听见都会让人极不舒服,何况是这种时候。头皮随之一紧,我下意识伸手抓住了面前这个男孩的衣服。而他蹲在原地迟疑了一下,片刻抬头,把一只眼睛对上了门把手下那个刚被他剔干净的小小的钥匙孔眼。

一束细细的光穿过钥匙空打在他的眼睛上,我看到他眼睛眨了一下。

“是什么……”矮下身子靠近他,我忍不住问。

他没回答。

屋外头那些奇怪的声音又消失了,随之而来那种只有我们两个急促呼吸声的寂静,让人心脏无法控制的紧绷。

而他的肩膀绷得比我的心脏还要紧。

我不知道他到底透过钥匙孔看到了什么,但是他那种越来越想压抑,却因此变得更加急促浑浊的呼吸声,让我直觉地意识到绝不是什么可以光用危险就去形容的东西。光线下他的眼睛看上去很可怕,死死盯着那个小孔,几乎要从眼眶里鼓出来了。

我很怕,因为他这种样子让我觉得自己很孤立,一种被这空间的死寂,门外的诡异,和他失控的忘我隔离开来的孤立。

忍不住把手搭在他肩膀上,我稍用力摇了摇:“喂……”

后面的话还来不及说出口,钥匙孔里透出来的光似乎被某个一灌而入的东西堵了一下,倏地消失了,而那男孩的头就在这同时猛地朝后一仰,喉咙里似乎发出了点什么模糊的声音,然后沉沉朝地板上栽了下去。

“咚!”头撞在地板上,声音突兀得让我惊跳了一下。我不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在这瞬间,我发觉我再听不到他的呼吸。

周围是一片深渊般的黑暗。

失去了唯一的光源,我感觉自己像是被那些浓烈得化不开的黑凝固了,不敢呼吸,也不敢轻易地做出任何举动。直到一道光再次从那只钥匙空里钻出,斜斜打在我面前的地板上,我看到那男孩一动不动躺在那里。

用力捂住嘴,我死命克制住那一声差点要从喉咙里迸发出来的惊叫。

那男孩正对着我的脸上一只眼睛模糊成了一团黑色的洞,隐隐有着什么深色的东西从那只眼眶里潺潺而出,在光线下闪烁着一些油亮亮的光。我不能确定那到底是些什么,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不论是什么人,眼睛被破出这么深一道口子,就算活着,他也已经无异于死人。虽然我不知道把他眼睛弄成那样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突然意识到整个地方只剩下了我一个还在呼吸着的人,那种铺天盖地压下来的恐惧,压得我全身血液凝固了似的冰冷。最终连自己的呼吸声也辨别不出了,整个黑暗的空间,我只能听到自己心跳得像随时会从胸腔里蹦出来的声音。

‘当!’又是一声轻响,我的眼皮子冷不丁一阵急跳。低头看清楚原来是那把一直被他紧抓在手里的小刀脱手掉在了地板上,我迅速爬过去,把它用力握进手心里。

就在这时钥匙洞穿过来的光线暗了一下,似乎外面有什么东西从门口移了过去,我不由自主朝钥匙孔上看了一眼。

一种强烈的冲动,我想透过那个钥匙孔去看看外面到底存在着什么东西,那个在瞬间把这孩子弄成这样的东西。

可是最终没有那个勇气。

只是一点一点朝后退着,因为外面那种拖拉似的脚步声再次响了起来,很慢,很沉,伴着那阵断断续续几乎无法用语言去形容的呻吟:“呜……嗯……”

手突然碰到身后冰冷的墙,我知道我退到尽头了,就在这时门把手咔的一声轻响,在我因此而惊得从地上直跳起来的瞬间,那扇门被轻轻推开。

“呜……”走道里的灯光随之从外头泻了进来,光里一道阴影,随着光的走势,一路蔓延到我的脚下。

热门小说宝珠鬼话之锁麒麟,本站提供宝珠鬼话之锁麒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宝珠鬼话之锁麒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四个故事 野蔷薇 第五章 下一章:第四个故事 野蔷薇 第七章
热门: 恶狼之夜 六爻 异位 紫极舞 我在末世有套房 意外的时间机器 天王 重生之俗人一枚 魔法学徒 寝台特急1-60秒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