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医院

上一章:四 狗屋 下一章:六 见证人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1

一名护士正在照料内德·博蒙特脸上的伤。

“这是哪里?”他问。

“圣路加医院。”她个子娇小,一双榛子色的眼睛大而明亮,压低的声音好像喘不过气来似的,还有一股含羞草的臭味。

“今天星期几?”

“星期一?”

“哪年哪月?”他问。看到她皱起眉头,他说:“喔,算了,我在这里有多久了?”

“今天是第三天。”

“电话在哪儿?”他想坐起来。

“别动,”她说,“你不能打电话,而且绝对不能太激动。”

“那你帮我打。接哈特福六一六一,告诉麦维格先生我要马上见他。”

“麦维格先生每天下午都会来,”她说,“但我不认为泰特医生会准你跟任何人谈话。事实上,你现在已经讲太多话了。”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早上还下午?”

“早上。”

“我等不了那么久,”他说,“你现在就叫他来。”

“泰特医生稍后就会过来。”

“我才不要找什么泰特医生,”他急躁地说,“我要找保罗·麦维格。”

“你乖乖听话,”她回答,“安静躺在这里,等泰特医生来。”

他气呼呼地瞪着她。“好厉害的护士。有人告诉过你,和病人争论是不好的吗?”

她没搭理。

他说:“而且,你害我下巴好痛。”

她说:“如果你别动下巴,就不会痛了。”

他安静了一会儿。然后问:“我怎么了?或者你没高明到知道我怎么了?”

“大概是喝醉酒打架,”她告诉他,可是脸没朝他看。她笑着说:“不过说真的,你不该讲那么多话,而且除非医生答应,否则你不能见任何人。”

2

保罗·麦维格下午很早就到了。“老天,真高兴看到你又活过来了!”他说,双手抓着博蒙特那只受伤缠着绷带的左手。

内德·博蒙特说:“我没事。不过有件事得办:带沃特·伊凡斯去布瑞伍找卖枪的人指认,他——”

“你全都告诉过我,”麦维格说,“已经办好了。”

内德·博蒙特皱起眉头。“我告诉过你?”

“是啊——就在你被发现的那天早上。他们送你到急诊室,可是你坚持要先见到我再治疗,我一赶到,你就把伊凡斯和布瑞伍的事情告诉我,接着就晕过去了。”

“我完全记不得,”内德·博蒙特说,“你逮到他们了吗?”

“我们逮到伊凡斯了,没问题,沃特·伊凡斯在布瑞伍被指认后招了,大陪审团起诉了杰夫·贾德纳和另外两个张三李四,不过还没法治沙德,贾德纳是负责跟伊凡斯接头的,大家知道他做什么都一定是沙德下令,不过要证明这点,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杰夫就是那个长得像猴子的,对吧?他被捕了吗?”

“没有。我猜你离开后,沙德就把他给藏了起来。他们把你抓起来了,对吧?”

“嗯,就在狗屋楼上。我本来是打算去那儿给奥罗里设陷阱,结果反而中了他的圈套。”他气得皱起眉头。“我还记得是跟威士忌·瓦索斯去那儿的,结果被一只狗咬了,又被杰夫和一个金发小子揍得很惨。然后还有火灾什么的——差不多就这样。谁发现我的?在哪儿?”

“有个警察清晨三点发现你手脚并用在科曼街正中央爬,身后还拖着一条血迹。”

“我想做些好玩的事情。”内德·博蒙特说。

3

那个大眼睛的小护士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头探进来。

内德·博蒙特用一种厌倦的声音朝她嚷道:“好吧——躲猫猫!不过你不觉得你玩这个有点嫌太老了吗?”

护士把门打开一些,站在门框下,一手扶着门的边缘。“难怪你会挨揍,”她说,“我想看看你醒了没,麦维格先生和——”她声音里面那种喘不过气来的特质更明显,眼睛也瞪得更大——“一位小姐来找你。”

内德·博蒙特好奇地看着她,语带嘲弄。“什么小姐?”

“是珍妮特·亨利小姐,”她回答的口气带着一种意外的惊喜之感。

内德·博蒙特转过身侧躺着,脸不看那个护士,闭上眼睛,嘴角撇向一边,不过声音里面不带任何感情:“告诉他们我还在睡。”

“不行啦,”她说,“他们知道你没睡——就算他们没听到你讲话——不然我不可能在这里待这么久。”

他夸张地呻吟了一声,手肘撑起身子。“反正她没见到,下次还是会来,”他咕噜抱怨着,“到时候也是得过这关。”

那个护士轻蔑地看着他,挖苦道:“我们还得找警察来医院门口站岗,好阻止那些想见你的女人呢。”

“你当然说得轻松,”他说,“也许你印象中参议员的女儿老是出现在报纸社交版,不过你不曾像我这样被他们追着不放。告诉你,他们和他们的社交版让我活得很惨。参议员的女儿就是参议员的女儿,不会是众议员的女儿或部长的女儿或市议员的女儿或诸如此类——永远不会是其他的——难道你以为参议员比其他人会生孩子——”

“一点也不好笑,”护士说,“你只是在骂自己罢了。我去带他们进来。”然后她离开病房。

内德·博蒙特深吸了一口气,眼睛明亮,他润湿了嘴唇,然后紧闭着唇隐隐一笑,不过珍妮特·亨利进来时,他又换上了一副轻松有礼的面具。

她直走到他床边说:“喔,博蒙特先生,听说你恢复得很好,我实在太高兴了,非得来看看你不可。”她一只手放在他手上,低头朝他微笑。她的眼睛其实不是深棕色,但金发衬得双眼的颜色格外深。“所以如果你不高兴,别怪保罗。是我逼他带我来的。”

内德·博蒙特也对她报以微笑,说:“真高兴你来,你真是太好心了。”

跟在珍妮特·亨利后面进来的保罗·麦维格走到床的另一侧,深情地笑着看看她又看看内德·博蒙特道:“我知道你很高兴,内德。我告诉过她。你今天怎么样?”

“老样,找椅子坐吧。”

“我们不能待太久,”金发男子回答,“我得去大庭园跟麦罗林先生碰面。”

“可是我不必,”珍妮特·亨利说。她又把笑脸朝着内德·博蒙特。“也许我可以——多待一会儿?”

“荣幸之至,”内德·博蒙特对她说,同时麦维格绕过来,替她搬了张椅子,轮流给两人一个欣喜的笑容,然后说:“很好。”等到女孩坐在床边,黑大衣搭在椅背上,麦维格看看表低喃道:“我得走了。”他握了握内德·博蒙特的手,“需要我替你带什么吗?”

“不用。谢了,保罗。”

“好,那你好好休养。”金发男子转向珍妮特·亨利,停下来,又对内德·博蒙特说,“我这是第一次见麦罗林先生,你看我该跟他谈到什么地步?”

“随你,只要别把话讲太白,会吓坏他们的。不过你可以拐弯抹角雇他帮你杀人,比方:‘如果有个叫史密斯的住在某某地方,他病了还是什么的好不了,哪天你刚好来看我,恰巧有个信封寄过来,叫我转交给你,我怎会晓得里面会有五百元呢?’”

麦维格点点头。“我不想杀任何人,”他说,“不过我们的确需要铁路工人的票。”他皱皱眉。“内德,真希望你好起来。”

“这一两天就差不多了。你早上看《观察家报》了吗?”

“还没。”

内德·博蒙特看看房间四处。“有人拿走了。那篇鬼文章放在第一版中间方块的社论里头。‘本市的警察打算怎么办?’一个表是六周来的犯罪事件,表示近来犯罪突增,还有一个小得多的表是被捕犯人名单,显示警方没有能力好好处理。大部分的牢骚都是针对泰勒·亨利的谋杀案。”

听到弟弟的名字,珍妮特·亨利瑟缩了一下,嘴唇微张,无声地提了一口气。麦维格看了她一眼,赶快转向内德·博蒙特,头轻轻一动,做了个简短的警告姿势。

内德·博蒙特没管自己的话对他人所造成的效果,继续说:“他们真是太残忍了,指责警方一整个星期故意拖着不去办那桩谋杀案,好让高层政治圈的一个赌徒利用这个案子向另一个赌徒讨回一口气——就是指我追着德斯潘讨赌债那事情。还说不知亨利参议员对于他的新盟友利用他儿子的谋杀案作何感想。”

麦维格涨红了脸,笨拙的摸着手表,匆忙道:“我会找一份来看,现在我得——”

“还有,”内德·博蒙特平静地继续,“他们还指责警方在多年保护之后,最近忽然取缔那些酒吧——这些酒吧的老板不会付出大笔的政治献金。这是把你和奥罗里的战争给挑明了。他们还说要登出一份仍在经营的酒吧名单,证明这些酒吧的主人是因为给了政治献金。”

麦维格不安地说,“好,好,”对珍妮特·亨利说,“希望你们聊得愉快。”又对内德·博蒙特说,“回头见,”然后出去了。

珍妮特·亨利坐着,身子前倾。“为什么你不喜欢我?”她问内德·博蒙特。

“说不定我喜欢你。”他说。

她摇摇头。“你不喜欢我,我知道。”

“你受不了我的态度,”他说,“我态度一向蛮坏的。”

“你不喜欢我,”她坚持,没有回应他的微笑,“可是我希望你喜欢我。”

他谦逊起来了。“为什么?”

“因为你是保罗最要好的朋友。”她回答。

“保罗,”他乜斜着她,“他朋友多得很:他是政客嘛。”

她不耐烦地摇摇头。“你是他最要好的朋友。”她停下来,然后补上一句,“他是这么觉得。”

“那你怎么觉得呢?”他半开玩笑地问道。

“我觉得没错,”她郑重地说,“否则你现在就不会在这里,你不必为他吃这么多苦。”

他牵动嘴角,微微一笑,什么都没说。

看他显然不打算再说话,她认真地说:“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你会喜欢我。”

他重复前面说过的话。“说不定我喜欢你。”

她摇头。“你才不喜欢我。”

他朝她笑了。那笑容非常年轻而迷人,他的眼神羞怯,开口时声音稚嫩而充满信赖:“亨利小姐,我来告诉你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因为——你看,一两年前,保罗可以说把我从贫民窟捡回来,所以跟你们这种属于另一个世界——那种社交圈和名人版——的人相处,我就尴尬又笨拙,但你把这种笨拙误解为敌意,其实完全不是这样的。”

她站了起来说:“你在嘲笑我,”语调中并无忿恨。

她走了之后,内德·博蒙特躺回枕头上,双眼发亮瞪着天花板,直到护士进来。

护士进来问他:“你刚刚在搞什么啊?”

内德·博蒙特抬起头怏怏地看着她,什么也没说。

那护士说:“她离开的时候忍着没哭,但几乎要哭出来了。”

内德·博蒙特又把头靠回枕上。“我一定是脑子坏了,”他说,“老是把参议员的女儿弄哭。”

4

一个中等身材、年轻又干净、长着一张光鲜深色帅脸的男子进来。

内德·博蒙特在床上坐了起来:“杰克,好。”

杰克说,“你看起来没我原先想的那么糟嘛。”然后走到床边。

“还没有断手断脚。自己抓张椅子坐吧。”

杰克坐了下来,掏出一包香烟。

内德·博蒙特说:“我又有工作给你了。”他手探进枕头下,取出一个信封。

杰克点燃了香烟,从内德·博蒙特手中接过。那是个全白色的信封,上头写着圣路加医院内德·博蒙特收,盖着的当地邮戳日期是两天前。里头是一张打字的信,杰克拿出来看。

关于沙德·奥罗里急着想打听保罗·麦维格的某些事情,你知道些什么?

跟泰勒·亨利的谋杀案有任何关连吗?

如果无关,为什么你要费那么大工夫守住这个秘密?

杰克重新折好信纸,放回信封,抬起头来问:“里头讲的有道理吗?”

“据我所知没有。我要你去查是谁写的。”

杰克点点头。“我可以把信留着吗?”

“可以。”

杰克把信封放进口袋。“你想得到可能是谁干的吗?”

“完全猜不到。”

杰克审视着燃烧的香烟末端。“我是就事论事,你知道。”杰克很快地说。

“我知道,”内德·博蒙特同意,“我只能说,过去一个星期,这个信有一大堆——或至少有好几封。这封是我收到的第三封,法尔至少收到一封,我不晓得还有谁也收到这种信。”

“其他几封我可以看看吗?”

内德·博蒙特说:“我只留着这一封。不过每一封都差不多——同样的纸张、同样的打字,都只有三句话,谈的主题都一样。”

杰克探究的眼睛看着内德·博蒙特。“不过问题不完全一样吗?”

“不完全一样,不过都谈到了同一个重点。”

杰克点头,抽着烟。

内德·博蒙特说:“你了解,可能的人选很有限。”

“当然。”杰克从嘴里抽出香烟,“你指的‘同一个重点’就是麦维格和那桩谋杀案的关连吗?”

“对,”内德·博蒙特回答,两眼平视那光鲜黝黑的年轻人,“其实根本无关。”

杰克黝黑脸上的表情莫测高深。“我看不出可能会有什么关系。”说着站了起来。

5

护士拿着一大篮水果进来。“好可爱不是吗?”她放下时说。

内德·博蒙特谨慎地点头。

护士从篮子里拿出一个硬壳小信封。“跟你赌,是她送的,”她说,把信封递给内德·博蒙特。

“赌什么?”

“都可以。”

内德·博蒙特点着头,似乎确定了心里某种模糊的猜疑。“你看过了。”他说。

“为什么,你——”他一笑,她就停住了,可是还一脸的愤慨。

他从信封里抽出珍妮特·亨利的卡片。上头只有简单的一个词:“求你!”他对着那张卡片皱起眉头,告诉护士,“你赢了。”然后用大拇指的指甲弹了弹卡片。“那些鬼东西你多拿走一些,自己动手,免得看起来我一点都没吃。”

那个下午稍晚,他写了一封信:

亲爱的亨利小姐:

你的友谊让我十分感动——先是来看我,接着又送水果。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但希望有朝一日我能更明白地表达谢意。

你诚挚的,

内德·博蒙特

写完以后,他看了一遍,撕掉,重新写在另一张信纸上,用的还是原来的字眼,可是重新排列过,把最后一句改成:“希望有朝一日能把我的谢意表达得更明白。”

6

这天早晨,奥帕尔·麦维格来访时,内德·博蒙特正身穿睡袍,脚趿拖鞋,坐在病房窗边的早餐桌上,边吃边看《观察家报》。他折起报纸,正面朝下放在餐盘旁边的桌上,站起来热诚地说:“丫头,好。”他的脸色苍白。

“你从纽约回来后,为什么没打电话给我?”她一副责备的语气。她的脸也是苍白的,使得她皮肤的质感特别稚嫩,却让她的脸看来显得老气。她的蓝色眼睛睁得大大的,因激动而显得特别暗,但无法轻易读透。她僵硬地直站着,好像仅是维持平衡而已,站得并不稳。她没理会他从墙边挪过来给她的椅子,只是重复之前的逼问:“为什么?”

他对着她微笑,温柔而宠爱地说:“我喜欢你穿这种棕色的衣服。”

“噢,内德,拜托——”

“这样比较好,”他说,“我本来要去你家的,可是——呃——我回来后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不在的时候也有很多事情等着解决,等到我都办完了,又碰到了沙德·奥罗里,结果就被送到这里来。”

她的姿势并不因为他轻快的语调而有所影响。

“他们会吊死这个德斯潘吗?”她直截了当地问。

他又笑了,说:“这样谈下去的话,不会有太多进展的。”

她皱起眉,但还是说:“内德,会吗?”姿态低了一些。

“我想不会吧,”他告诉她,微微摇摇头,“因为他好像根本没杀泰勒。”

她似乎不感意外。“你来找我要我——要我帮你弄证据——或是——或是栽赃的时候,知道人不是他杀的吗?”

他责备的微笑道。“丫头,当然不知道。你以为我是那种人吗?”

“你根本就知道,”她的声音冰冷而轻蔑,如同她的蓝色眼珠一般,“你只想讨回他欠你的钱,你还让我帮你利用泰勒的谋杀案,达成这个目的。”

“随你怎么想。”他满不在乎地回答。

她往他逼近一步。有那么一刹那,她的下巴微微一颤,然后年轻的脸庞又重新回复坚定与大胆。“你知道谁杀了他吗?”她问,探询着他的双眼。

他缓缓地摇头。

“是爸爸吗?”

他眨眨眼。“你是说,保罗知道谁杀了他吗?”

她的脚一跺。“我是说,是爸爸杀了他吗?”她喊着。

他一手掩住她的嘴。眼睛一扫望向关着的门。“闭嘴。”他低声说。

她往后避开他的手,同时伸出一只手,把他手推离自己的脸。“是他吗?”她不肯放松。

热门小说玻璃钥匙,本站提供玻璃钥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玻璃钥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四 狗屋 下一章:六 见证人
热门: 花千骨 绝世武魂 新东方快车谋杀案 圣洁之罪 重播 高手寂寞 佛本是道 红手指 网游之战御天下 召唤圣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