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见证人

上一章:五 医院 下一章:七 班底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1

麦维格太太打开前门。“内德!”她喊道,“你疯了啊?这种天气还到处跑,而且你才刚出院。”

“叫不到出租车,”他说,但笑得有气无力,“保罗在吗?”

“不到半小时前出去了,我想是去俱乐部。进来进来。”

“奥帕尔在家吗?”他关上门随着她走进门厅时问。

“不在,她上午就出去了。”

内德·博蒙特在客厅口停步。“我不能留下来,”他说,“我要去俱乐部找保罗。”他的声音不太稳。

老太太很快转过身来看着他。“不可以,”她斥责道,“看看你,快着凉了。你就在壁炉边坐下,我给你弄点热的喝。”

“不行,妈,”他告诉她,“我还得去好几个地方。”

她不见老的蓝色眼珠变得明亮而锐利。“你什么时候离开医院的?”她问。

“刚离开。”

她紧紧抿住嘴唇,然后稍稍张开,责备地说:“你偷跑出来的。”一抹阴影搅乱了她眼中清澈的蓝。她走近内德·博蒙特,脸凑上去,他们几乎一样高。她声音变得粗哑,好像喉咙发干似的。“是有关保罗的事情吗?”她眼中的阴影此刻看得出是因恐惧而生,“还有奥帕尔?”

他的声音几乎听不见。“是一些我得去照顾的事情。”

她瘦骨嶙峋的手指怯怯地碰了他的脸颊。“内德,你是个好孩子。”她说。

他伸出一只手揽着她。“别担心,妈,没那么糟。只不过——如果奥帕尔回来,别让她再出去——如果你做得到的话。”

“你能告诉我什么吗,内德?”她问。

“现在还不能,另外,最好别让他们两个知道你在担心。”

2

内德·博蒙特在雨中走了五个街区,来到一家药房。他在那儿打电话,第一通电话先叫了一辆出租车,然后打两通电话找马修斯先生,结果没找到。

他又打了个电话,说找朗森先生。过了一会儿,他说:“喂,杰克,我是内德·博蒙特。在忙吗?……很好。事情是这样的。我想知道我们提到过的那个女孩,今天是不是去找过《观察家报》的马修斯先生,还有她之后做了些什么,她是不是……对,哈尔·马修斯。我打过电话去报社和他家,可是都没找到他……嗯,设法不要声张,可是尽快去办……你……不,我离开医院了。我会在家里等。你知道我的电话号码……对,杰克。很好,谢了,随时跟我保持联络……再见。”

他走出去,出租车正在等,他上了车,告诉司机地址,可是走了六个街区后,他敲敲前方的玻璃窗,给司机另一个地址。

没多久,出租车停在一栋低矮的灰色房子前,房子坐落于一块陡斜的平滑草坪正中央。“等着。”他下车时告诉司机。

他按铃,灰房子的前门由一个红发女仆打开。

“法尔先生在吗?”他问。

“我去看看。请教大名?”

“博蒙特。”

检察官伸出双手走进客厅。他红润好斗的脸堆满笑容。“看看是谁,博蒙特,真是太荣幸了,”他说着迎向访客,“来,把你的大衣和帽子给我。”

内德·博蒙特微笑摇头。“我不能留下,”他说,“我只是出院回家的路上,顺道来一下而已。”

“你完全复元了吗?太好了!”

“感觉还不错,”内德·博蒙特说,“有新闻吗?”

“没什么太重要的。虐待你的那群鸟厮还没抓到——躲起来了——不过我们会逮到他们的。”

内德·博蒙特不屑地撇撇嘴。“我又没死,他们也没打算杀我:你只能用攻击罪逮他们。”他有点发愣地看着法尔。“有没有再收到那种三个问句的信?”

检察官清清喉咙。“唔——有,我想想,又收到了一两封。”

“几封?”内德·博蒙特问。听起来客客气气的。嘴角扬起,拉出一个呆滞的微笑。他眼里闪着消遣的意味,但盯着法尔的双眼不放。

检察官清清喉咙。“三封。”他不情愿地说,然后眼睛一亮,“你听说过我们开的那个很棒的会——”

内德·博蒙特打断他。“都还是老台词?”他问。

“嗯——差不多。”检察官舔舔嘴唇,眼里出现恳求的神色。

“差多少?”

法尔的视线从内德·博蒙特的双眼往下溜到他的领带,然后朝旁边落在他的左肩。他微微动了嘴唇,可是没发出声音。

内德·博蒙特的笑容此刻带着明显的恶意。“都在说保罗杀了泰勒·亨利?”他用甜甜的声音问。

法尔跳了起来,一张脸褪成浅橘色,激动中再度直视着博蒙特的双眼。“基督啊,内德!”他喘气道。

内德·博蒙特笑了。“你太紧张了,法尔,”他说,声音依然甜甜的,“你最好小心一点,不然会崩溃掉。”他摆出严肃的表情。“保罗有跟你说过这方面的事吗?我是指你太紧张这件事。”

“没——没有。”

内德·博蒙特又笑了。“也许他没注意到——还没。”他抬起一手,看了眼腕上的表,然后看着法尔。“查出是谁写的吗?”他猛然问。

检察官结结巴巴地说:“你听我说,内德,我不——你知道——这不是——”他支吾着,停了下来。

内德·博蒙特问:“怎么?”

检察官猛咽一口,迫切地说:“我们查出一些东西了,内德,可是说什么都还太早。也许根本都没用。你也知道这种事情的。”

内德·博蒙特点点头。他现在一脸纯然的友善,声音平稳、冷静却不冷漠地说道:“你已经知道信在哪里写的,也发现了打字机,可是也只是到此为止。证据还没有多到能让你猜猜写信的人是谁。”

“没错,内德。”法尔随着一大口气吐出这句话。

内德·博蒙特握住法尔的手,诚挚地摇了摇。“就这样了,”他说,“好吧,我得走了。慢慢来不会出错的,先确定方向没错再追下去。听我的话准没错。”

检察官的脸和声音都充满暖意。“多谢,内德,多谢。”

3

当天晚上九点十分,内德·博蒙特客厅里的电话铃响了起来。他迅速接起来。“喂……是的,杰克……好……好……哪里?……好,很好……今天晚上就到此为止。谢了。”

他挂了电话站起身来,苍白的唇挂着微笑。眼睛闪亮而卤莽。手微微颤抖。

他才走了两步,电话铃又响了起来。他停了步,回头去接电话。“喂……喔,保罗,你好……是啊,我当病人当烦了……没什么事——只是经过,想去看看你……不了,恐怕不行。我觉得自己没有原先想的那么强壮,所以最好去睡觉……好,明天,没问题……再见。”

他穿上雨衣、戴了帽子下楼。打开朝街的门,风雨扑打过来,他走了半个街区到街角的修车厂,雨不断吹到他脸上。

修车厂的玻璃墙办公室里,一个高瘦的褐发男子穿着件原来是白色的工作服,斜靠在木椅里,脚搁电暖器上头的架子上,正在看报。当内德·博蒙特进去说“汤米,好”之时,他放下报纸。

汤米咧嘴笑了,脸上的污垢衬得上下两排牙齿特白,说道:“真是个大雨之夜啊。”

“是啊。有没有铁甲车,好载我踏遍今夜乡间小路?”

汤米说:“老天爷!真会挑日子,你的歹运搞不好还没走完。唔,我刚好有辆别克,随你怎么整都没关系。”

“有办法把我载去那里吗?”

“这车跟其他车一样好,”汤米说,“我指的是今天晚上能有的车。”

“好吧,帮我加满油。今晚这种天气,去懒人谷该走哪条路?”

“要进去多远?”

内德·博蒙特思索的看着修车厂男子,然后说:“差不多到过河那里。”

汤米点点头。“马修斯那儿吗?”他问。

内德·博蒙特什么都没说。

汤米说:“你去哪里都一样。”

“如果是呢?去马修斯家。”内德·博蒙特蹙眉道:“这是秘密,汤米。”

“你来找我,是因为你以为我会说出去,还是知道我不会说?”汤米争辩。

内德·博蒙特说:“我在赶时间。”

“那你就走新河路,一直走到巴顿家,然后在那儿转泥土路过河——如果你走得到那里的话——然后碰到第一个十字路口转东。这样一路走到山丘顶端,大概就到马修斯家的后面了。如果这种天气没法走泥土路,你就得沿着新河路继续直走,走到十字路口,然后转东,照刚刚讲的路走。”

“谢了。”

内德·博蒙特进那辆别克时,汤米故作轻松地告诉他:“侧边插袋里头有另外一把枪。”

内德·博蒙特瞪着那个高瘦男子。“另外?”他茫然地问。

“旅途愉快。”汤米说。

内德·博蒙特关上门,把车开走了。

4

仪表板上的时钟显示着十点三十二分。内德·博蒙特关掉车灯,有点僵硬地下了那辆别克。风卷着雨不断地轰击着树、灌木丛、土地、人、车。透过雨和树叶,山下有不规则的小片黄色光微微发亮。内德·博蒙特颤抖着,试图把雨衣拉得更紧,开始穿过湿透的灌木丛,朝山下的小片光亮处踉跄而去。

背后的风雨推着他朝山下的光亮处走,到了山下,他逐渐不再僵硬,所以即使步伐踉跄又摇晃,且老被脚下的东西绊倒,不过他还是努力走稳,不断地往目标移动,虽然步履不定,但还算敏捷。

不久他脚下出现一条小径,他转上去,这会儿他完全没法仰赖视力,部分靠着脚下的黏稠,部分靠着两边扫过他脸上的树丛而保持方向。小径引他往左走了一小段路,然后转了一个大弯,带着他来到一个水声湍急的小峡谷边缘,在此又转了个弯,来到一栋建筑的前门,黄色的灯光亮着。

内德·博蒙特直接走向大门,敲了敲。

一个戴眼镜的灰发男子打开门。他发灰的脸神色和善,透过玳瑁框圈着的镜片望出去的不安眼睛是灰色的。身上的褐色西装很整洁,好料子,不过剪裁并不流行。颇硬挺的白色领子一侧,已经有四处被水滴浸出浮泡。他扶门让到一边说,“进来,先生,进来躲雨。”声音即使称不上不热心,也算友善。“这种夜里出门真辛苦啊。”

内德·博蒙特头低下不超过两英寸,一鞠躬踏进门。他置身于一个大房间,占据整栋建筑的一楼。屋子里稀少而简单的家具装潢,营造出一种无所矫饰而令人愉悦的原始气氛。里头有一个厨房、一个餐室,还有一个客厅。

奥帕尔·麦维格从壁炉一角的脚凳上起身,颀长的身子挺立着,丧气而敌意的双眼盯着内德·博蒙特。

他摘下帽子,开始解开雨衣纽扣。其他人此时才认出他。

开门的人说道,“怎么回事,这是博蒙特!”一副怀疑的语气,睁大眼睛看着沙德·奥罗里。

沙德·奥罗里坐在房间中央面对壁炉的一张木椅上。他恍惚地对着内德·博蒙特微笑,用微带爱尔兰腔的悦耳男中音说,“可不是吗?”接着又说,“你好吗,内德?”

杰夫·贾德纳咧嘴笑大了猿脸,露出美丽的假牙,红色小眼睛几乎挤得看不见。“耶稣在上,红毛仔!”他对着坐在身边凳子上那个阴沉的粉红脸颊小伙子道,“小橡皮球又弹回来了。我不跟你说吗,他就喜欢我们把他那样砸来砸去的。”

红毛仔对着内德·博蒙特皱皱眉头,低吼了几句房间那头听不清的话。

坐在奥帕尔·麦维格不远处那个穿红衣的瘦女孩看着内德·博蒙特,明亮的暗色双眼充满兴趣。

内德·博蒙特脱下大衣。他那张仍有杰夫和红毛仔拳头所留下痕迹的瘦脸很平静,只有双眼依然亮着鲁莽的光芒。他把大衣和帽子放在门边靠墙而立一张没上漆的长柜子上,对着认出他的那个男子有礼的微笑道:“我的车子经过时刚好抛锚。您愿意收留我,真是太好心了,马修斯先生。”

马修斯说,“没什么,乐意之至,”声音有点含糊。然后恐惧的眼睛再度恳求地看着奥罗里。

奥罗里修长苍白的手抚了一下平顺的白发,愉悦地对着内德·博蒙特一笑,可是半句话都没说。

内德·博蒙特走向壁炉。“丫头,好。”他对奥帕尔·麦维格说。

她没有回应他的招呼,光是站在那儿,丧气而敌意的眼睛望着他。

他对着那个红衣瘦女郎一笑。“这是马修斯太太,对吧?”

她说,“是。”声音温柔得近乎深情款款,一边伸出手来。

“奥帕尔跟我说,你和她以前是同学,”他握手时说,然后脸转向红毛仔和杰夫。“小伙子,你们好,”他小心地说:“我正盼着能很快见到你们呢。”

红毛仔没吭声。

杰夫开心咧嘴笑的脸成了一张丑陋的面具。“彼此彼此,”他热诚地说,“现在我的指节都痊愈啦。你猜我扁你,为什么会爽成这样?”

沙德·奥罗里轻声警告猿样男子,没转头看他:“杰夫,你那张大嘴巴说得太多了。否则你嘴里原来的牙应该还在。”

马修斯先生低声跟奥帕尔说了些话。奥帕尔摇摇头,又坐回壁炉边的凳子。

马修斯指指壁炉另一边的木椅,紧张地说:“坐吧,博蒙特先生,把脚烤干,还有——还有取取暖。”

“谢谢。”内德·博蒙特把那张椅子拖得更接近壁炉的火,然后坐下。

沙德·奥罗里正在点烟。点完把烟从双唇间拿出,问道:“你身体怎么样,内德?”

“好得很,沙德。”

“那就好。”奥罗里微微转头,向凳子上的两个男人说,“你们两个明天可以回城里了。”他又转回来面对着内德·博蒙特,和蔼地解释道:“除非确定你不会死,我们就还是小心一点的好,不过攻击这种小罪,我们倒是无所谓。”

内德·博蒙特点点头。“那还要我肯费事,出面为这事儿作证,不过别忘了,我们的朋友杰夫还因为韦斯特的命案被通缉。”他的声音很轻,但是定定看着壁炉里燃烧柴火的眼睛里,闪过一抹邪恶的光芒。他眼光往左看着马修斯时,眼中只剩下嘲弄。“不过我当然可以这么做,让马修斯惹上窝藏逃犯的麻烦。”

马修斯赶忙说:“我没有,博蒙特先生。一直到今天我过来,才晓得他们在这儿,我跟你一样吃惊——”他忽然停了下来,一脸恐慌,对着沙德·奥罗里哀号,“你知道我很欢迎你。你知道的,但我的意思是要——”他的脸被一个突来的开心笑容点亮了——“是要表示,我是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帮你,没做任何要负法律责任的事情。”

奥罗里温和地说道:“是,你帮我的时候是不知道的。”他出奇清澈的灰蓝色眼睛毫无兴趣地看着那位报纸发行人。

马修斯的笑容逐渐敛去,失去了原有的开心。他烦躁地用手指拨弄领带,躲着奥罗里的目光。

马修斯太太对内德·博蒙特甜甜地说道:“今天晚上大家都好无聊唷。你来之前,我们都无聊死了。”

他好奇地看着她。她的暗色眼珠明亮、温柔、诱人。在他的审视下,她卖弄风情地微微低下头,双唇抿紧了些。她的嘴唇薄薄的,被口红染得太暗,但唇形很美。他向她微笑,起身,走向她。

奥帕尔·麦维格盯着眼前的地板。马修斯、奥罗里和两个凳子上的小伙子则都盯着内德·博蒙特和马修斯太太。

他问,“什么事让他们如此无聊?”说着坐在她面前的地板上,双腿交叉,没有正对着她,他背对炉火,一只手撑靠在身后地板上,脸朝着她斜抬起来。

“我真的不知道,”她说着嘟起嘴。“哈尔问我要不要跟他和奥帕尔一起来这儿的时候,我还以为会很好玩呢。结果一来,看到这些——”她停顿一会儿,又说,“哈尔的朋友,”拙劣地遮掩着,又继续说:“大家就坐在这儿,拿他们彼此明白、我却完全不明了的秘密暗示来暗示去,蠢得受不了。奥帕尔跟其他人一样糟。她——”

她丈夫说,“够了,埃洛伊塞。”语气中的权威无啥大用,她抬眼迎上丈夫的眼睛,看到他眼中的羞愧多过权威。

“我才不管,”她暴躁地对他说,“这是事实,奥帕尔是跟你们一样糟。为什么你和她一开始根本不提要来这里商量什么。要不是风雨那么大,别以为我会窝在这里这么久。休想。”

奥帕尔·麦维格的脸红了,但是眼睛并没有抬起来。

埃洛伊塞·马修斯低头看着内德·博蒙特,脸上的暴躁一改为调皮。“你得改变一下气氛,”她向他保证,“而且我看到你会那么高兴,并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

他故作愤慨的皱眉看着她。

她也对着他皱眉,不过是真的。“你的车真的抛锚了吗?”她问,“或者你是为了那件害他们这么愚蠢的神秘兮兮的事情来找他们?没错。你跟他们是一国的。”

他笑了。问道:“如果我见到你之后改变心意,那原先的目的是什么,就无所谓了吧?”

“对——”她疑心着,“可是我必须非常确定你真的改变心意了。”

“总之,”他轻快地保证,“我不会神秘兮兮的。你难道真猜不到他们全这么失魂落魄是为了什么吗?”

“完全猜不到,”她恶意地回答,“但我确定一定其蠢无比,而且大概还跟政治有关。”

他伸出没撑在地板的那只手,拍拍她的手。“聪明,两点都说中了。”他转头看了奥罗里和马修斯一眼。等视线再度迎向她时,双眼闪着快活的光芒。“要我告诉你吗?”

“不要。”

“第一,”他说,“奥帕尔认为她父亲谋杀了泰勒·亨利。”

奥帕尔·麦维格喉咙里发出一声被勒住的恐怖声音,从脚凳上站起来。举起手背掩住嘴。她的双眼睁得奇大,大到空洞不安的眼珠外头一圈眼白都看得见。

红毛仔的双脚忽然向前动,脸气得涨红,不过杰夫使了个眼色,抓住小伙子的臂膀。“别理他,”他好脾气地吱嘎说着,“他没关系的。”小伙子站着想抽出被猿样男子捉着的臂膀,不过并不打算往前走。

埃洛伊塞·马修斯呆坐在椅子上,不解地看着奥帕尔。

马修斯颤抖着,仿佛一个缩小的灰脸病人,下唇和眼皮垂下来。

沙德·奥罗里在椅子上往前坐,线条美好的长脸苍白而严厉,眼睛有如灰蓝色的冰,双手抓住椅子的扶手,脚平放在地板上。

“第二,”内德·博蒙特说,他的沉着完全不受其他人的骚动所影响,“她——”

“内德,不要!”奥帕尔·麦维格喊道。

他从地板上扭过身来,朝上看着她。

她原先掩着嘴的手已经放下,双手放胸前扭绞在一起。苦恼的双眼、憔悴不堪的脸,都在哀求他的慈悲。

他郑重地研究了她一会儿。隔着窗户和墙,传来狂雨阵阵泼洒在建筑上的声音,风雨中还夹杂着附近河流的喧闹声。他冷静而慎重的眼睛审视着她。很快的,他用一种够仁慈却冷淡的声音对她说:“这不就是你在这里的原因吗?”

“拜托不要。”她嘶哑地说。

他嘴唇微微牵出一个浅笑,可是眼中却没有笑意,问道:“难道除了你和令尊的敌人,其他人都不许说吗?”

她双手握拳,垂在身侧,生气地抬起脸,声音响亮地说:“他确实杀了泰勒。”

内德·博蒙特再度手撑地板往后倾,往上看着埃洛伊塞·马修斯。“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他慢吞吞地说。“你想想,她看到你丈夫今天早上印的那些垃圾,就跑去找他。当然他不认为保罗杀了谁:他只是走投无路了——州中央公司有他的贷款抵押,那家公司属于沙德支持的参议员候选人——得听命行事。她——”

热门小说玻璃钥匙,本站提供玻璃钥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玻璃钥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五 医院 下一章:七 班底
热门: 史上第一密探云中鹤 魔天记 萍小姐的主意 荣耀王者 本阵杀人案 银色猎物 π的杀人魔法 禁忌魔术 双子杀手 网游之最强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