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上一章:01 下一章:03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典子在骏丽阁吃了晚饭。

照料她用餐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侍。

“小姐,您单身一人出来旅游不觉得寂寞吗?”女侍问道。

“我不是来旅游的,是为了工作。”

“哦,是这样啊。”

女侍口中敷衍着,她似乎也看不出对方是做什么工作的。但她还是附和地说道:“那多没意思啊。您结婚的时候,当做蜜月旅行一定要再来一次哦。”

典子淡淡一笑。新婚旅行的景象浮现在她的眼前,但马上就消失了。这对她来说,还是遥远的将来。

“来这里度蜜月的客人多吗?”

“多啊。在旺季的时候真是多得不得了啊,有时每天要接待好几对呢。虽说我们都已经习惯了,但马不停蹄的,还是会把人忙得晕头转向。”

典子笑了,说了一声“多谢款待”,表示晚饭已经吃好了。女侍鞠了一躬,收拾起桌上的碗筷。

“不管怎么说,结婚总是女人一生中最风光的时候啊。不过,夫妻生活在一起久了也会有种种矛盾的。哦,对了,就说最近吧……”女侍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住在‘枫之间’耳房里的那对夫妇,吵得可厉害了。先是先生入住的,随后夫人就追来了,闹了个天翻地覆。”

“哦,那男的带了别的女人来了吗?”

典子好歹也是杂志社的编辑,觉得这事或许对自己的工作有什么参考意义。

“不是的,他是一个人来的。”

“那又有什么问题呢?”

“嗨,您是不知道啊。那位夫人凶得很呢。我是赶紧逃出来的,只听得三两句,好像是做妻子的担心丈夫在外面拈花惹草,才赶到箱根来查探的。”

“还有这样的事啊。”

“他们已经是中年夫妇了。男的一声不吭地生着闷气,女的有些歇斯底里,真是够呛啊。看到他们这种样子,谁还想结婚啊?肯定是那个做丈夫的在外面拈花惹草,结合我的经历,我是非常理解妻子的心情的。”

“啊?”

“我也为那口子受够了罪啊。最后还是离了。”

典子对女侍不幸的婚姻经历没兴趣,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女侍知趣地退下去了。

典子看手表还有另一层含义。时间将近八点了。主编说过,要每隔三小时问一下村谷阿沙子写稿的进展情况。从现在起过三小时的话,就是十一点,到那时必须打电话了。可再过三小时就凌晨两点钟了,在那个钟点打电话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还是在十一点的时候打过就算了吧。并不是不理解主编的心情,可仔细想想,作家也不容易啊。典子有那么一点点同情村谷阿沙子了。

典子泡完温泉回来一看,见床已经铺好。在十一点之前无事可做,于是,她就躺下来看书,没看满三页便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白天忙了一天,毕竟是很累人的。

没过多久,典子醒了,她本能地看了看手表:十点半。她放心了。

但是,自己怎么会醒的呢?典子觉得自己不是自然睡醒的,而是受到了某种外部的刺激才惊醒的。由于睡前她正在看书,所以台灯还一直亮着。看看周围,见拉门还是关得紧紧的,四下里也没什么异常现象。

不过,很快她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在她重新开始看书后没过十分钟,就听到“叮、叮、叮”的三声铃声。随后又听到了微弱的缆车开动的声音。

典子觉得这“叮、叮、叮”的铃声刚才好像也听到过。对了,肯定听到过。虽说是在梦中听到的,但那声音却是从现实世界中传来的。典子这才明白,自己正是被铃声惊醒的。

“叮、叮、叮”的三声铃声,是缆车上升时的信号。对此,典子问过旅馆里的人。这么说来,在十分钟之前,也就是将她惊醒的时候,缆车已经上升过一次。然后,这次又上升了。在这之间,缆车应该下降过一次,但没有响起两声铃声,看来是没有乘客。因为在没有乘客时,缆车升降都不敲铃。

典子心想:这么晚了,还真有客人出去啊。到底是回去的客人还是出去的客人就不得而知了,反正间隔十分钟,缆车两次载客上升过。

典子看看手表,现在是十点四十多分。虽说离十一点还早,但也没必要掐准了钟点打电话啊。再说了,晚打不如早打,对阿沙子也没坏处。想到此,典子拿起了桌上的电话听筒。

到了这么晚的时候,旅馆的总台也不会马上应答了,大约过了三分钟才有人接听。

“对不起,请接一下对溪庄。”

“知道了。”

对溪庄那边也没人接听,又过了三分钟左右,听筒里才传来昏昏欲睡的声音。

“喂,这里是对溪庄。”

“我叫椎原典子,麻烦接一下村谷老师的房间。”

“知道了。”

过了五秒左右,同一个声音答复道:“村谷老师现在不在房间里,她外出了。”

听到“外出”两字,典子顿时大吃一惊。这么晚了还会出去散步吗?对溪庄的缆车铃声,在这儿是听不到的,所以那边有客人出去,这边也无从得知。

“是什么时候出去的?”

“呃,请稍等。”

停顿的这当儿,估计是去问当班的女侍了吧。不一会儿,声音又来了:“据说是在三十分钟之前出去的。”

“三十分钟之前?”

这么说来,在前一批客人出入骏丽阁,也就是惊醒典子的第一次铃声响起之前十分钟,村谷阿沙子就从对溪庄坐缆车上去了。

“喂,那就请村谷老师的先生接一下电话。”

先得知道她去了哪里啊。白井主编特意叮嘱过:她要是出去了就把她抓回来。

“她先生在她出去后不久也出门了。”

夫妇两人都出去了,典子顿时就慌了。稿子写好了没有呢?不会写好的吧。约好是明天早晨完成的,阿沙子又是笔头慢的作家,怎么会这么快就写好了呢?肯定是写了一半不耐烦了,扔下不管出去玩了。

“这可怎么办呢?”典子不由自主地嘟囔了一声。

这时,“叮、叮”地传来了两声铃声。看来是有客人下来了。

“那么,麻烦叫一下村谷家的女佣吧。”

典子心想,女佣总该知道主人的去向吧。不过,她又想错了。

“女佣也跟村谷老师的先生一起出去了。”

真是全家出动啊。典子不知所措。直觉告诉她,村谷一家回来时肯定很晚了。

“你们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吗?我真的有事要找他们啊。”

“稍等。”

女侍的口气有些不耐烦了。随即传来几句低低的询问声。

“很抱歉,他们出去时什么也没说,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是吗?”

“对不起了。”

对方把电话挂断了。

一筹莫展。典子的心头乱成了一锅粥。要是稿子完不成怎么办呢?耳边似乎就要响起白井主编的怒吼声了。

要是崎野在这里就好了。

典子想起了编辑部的同事崎野龙夫,真想向他求救了。平日里典子总是跟他没大没小地开玩笑,可到了这种时候第一个想到的还是他。虽说多少有点强人所难,但这种时候就得仰仗他的跑腿热情了。他要是在的话,肯定会立刻冲出去,跑遍整个箱根的山头去找人。尽管很懊恼,典子也知道,在这种时候缺乏行动能力正是女性的软弱之处。

既然已经黔驴技穷,也只好过三十分钟后再给对溪庄挂个电话问问情况了。如果还没回来,那就再等三十分钟。

这个女作家怎么这么烦人呢?以后再也不跟村谷打交道了。典子心中愤懑不平,但对眼前的危机却毫无办法,真让人坐立不安。

不过,用不着她等三十分钟了。

电话意想不到地响了起来,典子立刻扑了上去。

“喂,是椎原小姐吗?”听筒里传来的毫无疑问是阿沙子的声音。

“啊,村谷老师。”

“你打过电话来?”

或许是典子的心理作用,村谷阿沙子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尖,似乎很不高兴。

“嗯,是的。因为我担心稿子的事嘛。”典子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刚刚落地,立刻又惴惴不安起来了。

“稿子没问题啊。用不着老打电话来问,明天上午十点左右来拿就是了。”

“是。”

随即听筒中传来了对方挂断电话的“咔嚓”声。这声音十分刺耳,和阿沙子的强势语气倒是一脉相承。“发毛了。”典子想起男编辑们常说的这句话。

不管怎样,典子感到胸中已是风平浪静了。她情不自禁地吁了一口气。稿子总算来得及了,接下来,就是好好睡上一觉。

第二天早晨醒来时,已经过了八点。典子觉得外面有些乱哄哄的,走廊上也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还听得到人们的说话声,语调慌张急切。

典子洗完了脸,昨晚的那个女侍就端来了茶水。可她并不好好地道早安,开口便道:“不好了,小姐,出大事了。”

她的脸上露出异常兴奋的神情。

“今天早晨有人自杀了。有早晨出去散步的客人看到的,就在离这儿不远的河滩上,一个人脑袋撞在石头上,鲜血淋漓的。啊呀,都嚷嚷开了。”

怪不得一大早起来就觉得气氛怪怪的呢,典子皱起眉头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呢?”

“是从崖上摔下去的。”

“崖上?”

悬崖大约有四十米高,和缆车的落差高度一样。典子坐缆车时也探头朝下张望过,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感觉,她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我也去看了,可看了一眼死人就怕得不行,赶紧逃回来了。死人身上还穿着我们店里的薄单衣,看着就更怕人了。”

“是这里的客人?”

“是啊。我说,小姐。”女侍严肃的脸上略显苍白,“就是‘枫之间’的客人。昨晚我们不是还说起来着?就是夫妻吵架那家的男的。”

“啊!”典子不由得瞠目结舌。

“叫人难以置信,对吧?真是吓死人了。出了这样的事情,吓得我们一大早都干不了活了。”

“那位夫人呢?”

“警察正找她问话呢。尸体被从小田原开来的救护车送到医院里去了。”

尸体被送到医院?哦,是去解剖的吧。典子暗忖道。自杀者都会送到医院里去解剖吗?

“听说是在昨晚的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死的。今天早晨发现尸体时已经是六点了……还有啊,小姐,奇怪的情况不止这些呢。”女侍压低了声音说道,“昨晚他们夫妻不是大吵了一架么?后来居然又和好了,还叫人送了啤酒进去,两人开怀畅饮呢。我们见了还都偷偷地笑话他们。后来,那个男的就穿着薄单衣出了大门,坐缆车上去了。对了,那时应该是十点半左右。过了十来分钟,他老婆也像去追他似的坐缆车上去了。”

典子想起昨晚听到的两回缆车铃声。如果说是十点半的话,那在时间上就对得上号了。那是第一次的铃声,也就是将典子惊醒的铃声。第二次铃声是在正要给村谷阿沙子打电话时听到的。

“他老婆过了三十分钟就一个人回来了。但那个男的却一直没有回来。当班的女侍有些担心,还问过他老婆。他老婆说是遇上了熟人被叫去打麻将了,没事的,所以我们才放心的呀,可做梦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是啊,是挺可怕的。”

典子听到过自杀者所乘坐的缆车的铃声,仅凭这一点,事件的真切感就陡然提高了。

她强迫自己把这件事放到一边,集中心神想:村谷阿沙子的稿子到底写完了没有呢?看看手表,见九点已过,可以打电话了。典子已经吃过早饭。但因为心神不宁,毫无食欲。

“真是对不住您了,在您用餐前讲了这些事情。”

女侍露出了惶恐的神情。

典子想先打一个电话过去,可又想到自己还不是一样要过去的,结果并未打电话,只是整顿了一下身上的装束。她跟旅馆说了一声自己要出去后,就坐进了上升的缆车。

同车的还有四五个乘客,都在起劲地谈论着自杀者的事情。缆车不断地上升,从车窗里望着溪谷,有人说:“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还不摔成个肉饼么?”

典子也从窗口朝下望了望,看到下面有小小的人影在移动着,不禁打了个冷战。

到了上面后,还得坐对溪庄的专用缆车再下去。唉,两家旅馆靠得这么近,可要走动一下竟然这么麻烦。

来到对溪庄的大门口,总台上的人看到了典子立刻就跑了出来。

“您是椎原小姐吧?”

“是啊。是来拜访村谷老师的。”

“村谷老师已经在今天早晨,哦,对了,就是两个小时之前吧,出发去东京了。”

典子听了,脑袋里“嗡”的一声,顿时就呆若木鸡了。

“哦,村谷老师有东西要转交给您的。”

说着,那人去总台拿来一个大信封。是稿子!典子赶紧将稿子抽出来一看,见最后的页码为43,格子外边潦草地写着一行字:“页数少了点,多多包涵。”

约定是五十页,现在的页数自然是不够的,但典子还是感到全身忽然放松下来。

“多谢,多谢!”

典子恭恭敬敬地对总台上的人道了谢。按她现在的心情,要她向谁道谢都愿意。

可是,村谷阿沙子为什么一大早急急忙忙地赶到东京去呢?虽说是在八点左右出去的,但也够早的啊。或许是考虑到时间尚早才没给典子打电话吧,但典子还是觉得临走跟自己说一声不好吗?

算了,反正稿子拿到了何必计较那些小事呢。要说这稿子,还真是挺折磨人的东西。不过也正因为这样才显得来之不易。典子想到自己不辱使命,终于完成了任务,内心不禁翻腾起阵阵喜悦的波涛。

回到了骏丽阁以后,典子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动身了。

“小姐,您要回去了吗?真是招待不周啊。您新婚旅行时一定再来哦。”女侍说道。

可能是没了心事、心情轻松的缘故吧,典子竟“嗯”地应了一声。

“哦,对了。能带我看一下早晨有人自杀的现场吗?”

“啊呀,还是不看了吧。”女侍阻止道,“那地方可不是女孩子家该去的啊。那边的石头上估计现在还是鲜血淋漓的,看了多恶心。”

“没关系啊。”

典子一半是出于好奇心,一半是出于无论什么事都要探究探究的职业意识。女侍又阻止了一次,但还是拗不过典子。或许她内心也很想带人去参观吧,结果她反倒兴冲冲地跑到前面去了。

自杀现场离开骏丽阁的院子大约有三十米,正是早川溪谷的尽头,四十米高的悬崖下,到处都是大块的石头。

住店的客人加上旅馆里的雇工共有二十来人在现场围观。典子朝人圈子里面一看,见灰白色的水成岩【12】石块上飞溅着发了黑的血迹,星星点点的像一幅图案。

典子本以为跳崖自杀的现场肯定是满地鲜血,只敢心惊胆战地瞟一眼。可事实上根本没有一摊摊的鲜血,或许警察早就处理过了吧。

然而,看到石头上的血迹,典子还是惊得两眼溜圆,打了个冷战。

“到底是从哪里跳下来的呢?”

“说是从那儿跳的。”

有一个人用手向上指了指。典子抬头一看,见悬崖顶上树木茂盛,由于距离遥远,看起来很小。

“实际跳下的地方,还要往下一点呢。”女侍只对典子一个人说,“宫之下的大道是一直通到山顶上的,可那儿还有一条盘旋向下的村道。警察说了,自杀的人是从山顶下面的村道旁跳下来的。”

刚才说话的那个男人似乎是个好管闲事的人,听了这话就凑上来问道:“大姐,那人就是住在你们那里的客人吧?”

“嗯。”女侍扭扭捏捏地应了一声。好像不太愿意大肆张扬。

“是干什么职业的?”

“这个就不太清楚了。”

女侍捅了捅典子的胳膊,逃也似的离开了那里。

“恶心吧?”女侍边走边探视着典子的脸色。

“还好。”典子的眼底仍然留着那幅白底黑花的图案。

“那个客人的职业嘛,”女侍刚才没有回答那个男人,现在却告诉了典子,“登记薄上写着的是杂志记者。”

“啊?是杂志社的记者吗?”

典子的心脏“扑通”跳了一下,胸中顿时掀起了波涛。

“大概多大年龄?”

“嗯,记得是四十二岁吧。”

典子又是一惊。

“名字该不是写着田仓义三吧?”

“啊呀!”女侍瞪大了双眼,“您认识他吗?他是叫田仓啊。”

典子突然一阵头晕目眩,觉得四周的一切都在离她远去。

田仓义三死于非命!

昨天早晨在晨雾中看到的田仓义三和村谷阿沙子的身影立刻出现在典子的眼前。同时,条件反射似的,他们的身影又和阿沙子丈夫亮吾以及不认识的女人的身影排在了一起。还有今天早晨阿沙子的匆匆离去。

昨晚听到的缆车铃声又在典子的耳边响起来了——那几声在黑暗与疑惑中听到的铃声。

第二天十四日是终校日,忙了个不亦乐乎。由于阿沙子的稿子页数比预定的少,就得增添图片和广告来填补空缺了,为此典子不得不去各方面打招呼,马不停蹄地一通乱跑。阿沙子这次写的稿子,质量并不怎么样,不过事到如今也只能这么用了。

所谓杂志的编辑,其实干的就是每一期都像在走钢丝一样危险的工作。但奇怪的是,尽管这样,居然每期都能赶在发售日之前出版。总要将最后修定的校样送到印刷厂后,他们才能放心地喘上一口气。

典子那天一回到东京马上就给村谷阿沙子家打了电话,可她家里没人。她先回了东京,可说不定又跑到别的地方去了。典子心想,不管怎么样,稿子还是没耽误,应该跟人家道一声谢的。于是,在夜里加班校对的时候又挂了一个电话,这回是他们家女佣接的电话。听声音,就是和阿沙子一同去箱根的女佣,所以典子以为阿沙子也肯定在家了。谁知一问,对方说:“村谷老师还没有回来呢。她有事,上别处去了。”

“是吗?那么村谷老师回来的话,请转告她,谢谢她的稿子。”

说完了这点意思后,典子又重新开始了她的工作。可她心里还在纳闷:发现田仓义三深夜自杀尸体的早晨,村谷阿沙子为什么要匆忙地离开旅馆?然后仅让女佣回去,自己却并不回家?这样的行为实在蹊跷。

典子回来后跟大家报告了田仓义三的死讯,成了编辑部里一时热议的话题。最后大家竟达成一致的意见:那个家伙是不可能自杀的。

热门小说苍白的轨迹,本站提供苍白的轨迹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苍白的轨迹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01 下一章:03
热门: 我的钢铁战衣 破碎海岸 史上第一祖师爷 无罪的罪人 利文沃兹案 神赐的宴会 嫌疑人X的献身 完美无瑕 罗马帽子之谜 暗夜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