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上一章:06 下一章:08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装病?哦……”

白井主编眯缝起眼睛,用手抚摸着长下巴。他刚刚听完从医院回到编辑部的崎野龙夫和典子的汇报。

“这仅仅是我的推测,不一定正确。因为是谢绝探视,只能听医生介绍。听着听着,我就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龙夫在主编的面前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那家医院是私人医院吧?”

“是啊。而且肯定不是一流的。所以只要肯出钱,即便病情没那么严重也能住院。”

“是吗?原来如此。”

村谷阿沙子假冒神经衰弱的理由主编也是刚刚才听龙夫说起。

“以极度的神经衰弱甚至发疯来体面地结束创作活动,这样的例子古今东西不胜枚举。阿沙子女士如果也想用这一手来装出自己主动放弃作家生涯的姿态,应该说她确实找到了一条绝妙的脱身之计。这样,她那段不光彩的作家生活就不会公诸于世了。”白井说道。他的眼神似乎紧盯着某一点。

“主编您也这么想吗?”龙夫向前欠了欠身,说道。

“虽不能完全断定,但有这种感觉。因为那位女士的虚荣心是很强的。再说她那副胖乎乎的样子配上什么神经衰弱,也叫人没感觉啊。”

主编说到“没感觉”时,典子差点笑了出来。

“这么说来……”龙夫说道,“我是说有人代笔的事。阿沙子女士的创作进行不下去,是因为真正的作者不写了?”

“可以这样考虑吧。不,应该说就是这么回事儿。阿沙子不可能因为自责才停止这种双簧般的游戏,因为她是个很倔的女人。”

“那么,真正的作者又为什么不写呢?”龙夫在询问主编的意见。

“有三种情况:首先,不写的原因细分一下的话,又有因自发性原因不写和因为与阿沙子女士在感情或例如报酬太低等利益上的分歧而不写的原因;第二种情况,不是不写,是写不下去了,也就是真正的作者才思枯竭了;第三种情况,是真正的作者不在了。譬如说,死了,或者去了什么地方,找不到了。”

典子听了主编的话,一下子就想到了田仓和亮吾。

田仓义三死了。村谷亮吾失踪了。他们两人不都符合主编所说的情况吗?如果这两个人是阿沙子女士的枪手,那她就只好折笔了。

龙夫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主编,您曾说过代笔的不可能是亮吾,对吧?”

“嗯,出于我的直觉。”白井点了点头。

“那么,就是田仓了?如今田仓已死,完全符合您所说的那种情况。”

白井主编听了并没有马上回答。他划着一根火柴点起了香烟,随即又像是受了烟熏似的皱起了眉头。

“这样的推理未免太一厢情愿了吧。”停顿了一下,他又说道,“田仓还有那样的文才吗?”

这虽是一句问句,但他并没有期待龙夫和典子的回答,倒像是在问他自己。

“我了解田仓年轻时的情况。那时他还在日本国内,确实有写小说的才能。至少有一阵子,我相信他是有的。那家伙在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前突然跑到国外殖民地【27】去了,再回到日本,已是战后过了一阵子后的事了。他也变成了一个与年轻时截然不同的阴险狡诈之徒,令人十分讨厌。他后来虽然在杂志社里做编辑,但总是静不下心来,一个地方屁股还没有坐热就又换了地方了。最后成了专写爆料文章的黑笔杆。”

主编淡淡地说来,口气中竟略带几分黯然神伤的味道。

“说起来他以前写的那些报道还是很不错的。如果他能兢兢业业地做下去,现在肯定也是家相当规模的杂志编辑部的主编了吧。他的文章是很拿得出手的。但就凭这一点,说他替村谷女士当枪手代写小说,我觉得还不大靠谱啊。”

白井说着,侧过脑袋用手指“笃笃笃”地轻轻地敲着桌子。

“要不,他年轻时的文才又复活了?”说完,白井马上又摇了摇头,“不对,不对。村谷女士的那些小说,绝不是田仓的风格!”

如果村谷女士所发表的那些作品是由他人代写的话,那么真正的作者又是谁呢?白井主编把亮吾和田仓都给否定了。典子也猜了一下其他的人,结果毫无头绪。如果代笔的是她所不认识的第三者,她当然是不可能知道的。

典子突然捅了捅一声不吭的龙夫。

“崎野,田仓是被人用什么方法杀死的,这事你跟总编说了吗?”

龙夫带着颇为为难的神情看了看典子。

“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拜托了。”

白井听到这儿,脸上骤然露出了十分感兴趣的神情:“哦,崎野君,给你发现了这个了?快说说。”他两眼放光地盯着龙夫问道。

“不,还没到这一步呢。目前还不清楚。”龙夫挠了挠头说道。

什么呀,在车上那么兴奋,还大卖关子的,现在怎么又蔫了呢?典子对龙夫感到非常失望。

可是在白井主编的面前怎么着也得充个面子吧?于是,典子替龙夫简要说明道:“崎野认为,田仓的头盖骨骨折不是坠崖造成的,是被人用钝器打出来的。”

“哦,这又是怎么回事啊?”主编瞟了龙夫一眼,却摆出了要听典子继续往下说的架势。

典子跟主编讲了他们在浜离宫海滩边讨论过的事。白井照例“嗯、嗯、嗯”地附和着。他双手抱胸,眯起眼睛,表明对此事十分感兴趣。

“嗯,说得不错。要猛击对方的头顶,当然得是那样的位置。”白井特别对田仓蹲着、凶手站在他面前这样的场景设想十分感兴趣。

“喂,你难道不觉得阿典的想法很有意思吗?”白井主编看着一声不吭的龙夫的脸说道,“田仓当时正低着头读着什么文稿,凶手就在他头顶上来了这么一家伙。如果真是这样的姿态,他是躲也没地方躲的。并且,如果他当时正在读的就是代笔的文稿,那就更有关系了。”

“可是……”龙夫这才开口说话,“这样的设想是很有意思。可是,要推理田仓到底在读什么文稿就很困难了。田仓正在读代笔的草稿,这样的想象是难以成立的。因为,似乎没有必要在那么黑的地方借助手电筒来读吧?并且,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成了凶手将代笔的草稿交给田仓,他为什么要交给田仓呢?又为什么一定要将田仓杀死呢?这方面推理就十分艰难了。”

“倒也是啊。”白井想了一会儿说道,“好像是有点麻烦啊。那么,我来问你,田仓之死是他杀,这一点你确信吗?”

“我确信。”龙夫回答得很干脆。

“村谷女士的小说有人代笔这事呢?”

“这一点我也确信。”

“好。既然确信这两点都是事实,接下来只要将所了解到的各种细节加以排列组合不就行了吗?例如,是谁将田仓引到了坠崖的现场,代写小说的枪手又是谁?如何将这些细节加以排列组合,应该就是解开此案谜团的关键所在。”

白井主编的话说得冠冕堂皇,也十分精辟。可是,典子望着白井主编心中暗想:如果能够轻而易举地进行所谓的“排列组合”,就没这么劳神费心的了。

白井主编上身后仰,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

“我说,人都来齐了吗?”他扫视了一圈办公室,“嗯,差不多都来了吧。既然人都来齐了,下面就开编辑会议了。”主编宣布道。

随后的编辑会议一直开到了傍晚才结束。

《新生文学》这个名称听起来好像是一本面向文学青年的纯文学杂志,其实是一本以年轻人为对象的刊登半通俗小说和一般读物的杂志。由于发行量远不如大杂志那么多,编辑部里也只有六名成员。

编辑会议总是跟着白井主编的思路走。也难怪,在这里他是最资深的编辑,出的主意也不坏,几乎没人对此有什么不满。典子也觉得,杂志的主编如果不稍稍独裁一点,杂志就没有个性了。因为,如果一定要集思广益,最后得出的结论肯定是一个不痛不痒的最大公约数,毫无精彩可言。

这天的编辑会议当然也不例外,几乎是根据白井一个人的意见确定的计划,然后就是给各个编辑分配任务。

白井主编一如既往地干劲满满,这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在这天的编辑会议上他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竟然做了好几套方案。龙夫和典子也被分配了不少任务,估计在截稿之前又得忙乎一阵子了。

会议结束后,主编单独将龙夫和典子留了下来。

“有关村谷女士的事,”白井说道,“因为非常有意思,还得继续下去。不过,我们这里的人手少,你们也不能光干这个。你们的工作量我已经砍掉了一些,你们就同时进行吧。调查的费用,尽量由编辑部来出。”

龙夫和典子对此都没有什么意见。

人手不够,主编说得有理。只是以后无法像前一阵那样随心所欲地满世界乱跑了。考虑到其他编辑的工作量,自己有些不自由也只能忍着了。

第二天,典子来编辑部上班,直到下午也没见龙夫的身影。

一开始,典子还认为他是因为工作上的事在外面跑呢,可总是有些放心不下,一问管内勤的人才知道,原来他打电话来请假了,说是吃坏了肚子,要休息一两天。

典子心想,龙夫是很少请病假的,因为他平常几乎不生病。

是不是前一阵跑了一些地方,累出病来了?要不因为贪吃,吃了什么变质的东西把肚子弄坏了?整整一天没看到龙夫的身影,典子总觉得心里有些不着不落的。

下班后,典子决定要绕道去龙夫的住所看个究竟。她知道龙夫是住在大久保附近单身公寓里的。

对方今天是第一天休息,自己马上赶去探望似乎显得过于急切了。但典子又想到个理由,那就是要总结一下前一阵子的调查工作。于是,她乘坐国铁【28】在大久保车站下了车。

典子并不知道龙夫住在哪间公寓里,根据地址一找,发现是一幢小巧雅致的三层房。

虽说是公司里的同事,可毕竟是单身一人前来探望,这对于典子来说还是需要相当大的勇气的。她的心里有些乱,想要转身回去,可又不忍心,只是犹豫不决地抬头看着楼房。一个像是公寓里的房客似的年轻人用毫不掩饰的眼神打量着典子,从她身边走过。

典子终于拿定了主意。她走进大门,敲响了位于走廊角落里管理人的房门。

一扇收发窗口打开,里面探出一张颧骨很高的中年男人的脸。

“崎野旅行去了,不在家。”管理人说道。典子听了心里“啊”地一惊,原来他不是生病啊。听说他去旅行,无疑又加重了吃惊的程度。

管理人看了看傻愣着的典子,问道:“你不会就是椎原小姐吧?”

“是的,我就是椎原。”

“哦,崎野有封信给你。”

管理人说着从抽屉里取出了一个信封。

“谢谢!”典子道过谢后就走出了大门。她来到一个没什么人的地方,打开了信封。她的手指微微有些发抖。

致椎原典子小姐:

生病是假的。我要出去三四天。主编那边你想办法对付一下。详细情况等我回来后面谈。

龙夫

崎野龙夫说是要外出旅行三四天,他突如其来地又到哪里去呢?典子当然也能够想象到,他所谓的旅行肯定和田仓之死的案子有关。从前一阵子起,他就对此事热情高涨,像是着了魔一样,并时不时地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说明他在独自进行推测。说不定这次所谓的旅行就是去做相关调查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直接跟主编讲明了不就得了嘛。不过,从他要装病请假的情形来看,他对自己的这次调查似乎缺乏信心。估计他是考虑到调查一无所获时的窘境才想出了这一招的吧。典子心想,平时看他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没想到其实还是挺心虚的。

可不管怎么说,这么做之前跟自己打一声招呼不好吗?典子对于龙夫这样的擅自行动颇有微词。说起来,刚开始时典子是主角,龙夫是配角,可后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和龙夫的角色调了个个儿了。现在倒好,龙夫跟她这个配角连个招呼都不打,竟然一个人跑出去调查了。

典子心里气鼓鼓的,可脑中又在想龙夫到底去了哪里。三四天的时间足以跑到很远的地方去。

典子心里毫无头绪,心想他迟早要回来的,现在也只有干等着了。

典子脑海中出现了龙夫挠着乱蓬蓬的头发满脸苦笑的样子,随即就像看到他站在自己跟前一样,她的嘴角边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意。

她心想,龙夫在外面肯定也是一副不修边幅的老样子:旅行箱里乱七八糟塞得满满的;住在旅馆里也不会想到叫女侍熨一熨裤子;衬衫衣领上满是污垢也照穿不误;还有那块黑乎乎脏兮兮的手绢,肯定还是若无其事地拿出来擦脸。

典子想象着龙夫正走在不知道是哪里的陌生市镇上的模样。

第二天,典子上班一看,还是没有龙夫的影子。想到今天才第二天,龙夫应该还要过两三天才会出现,心里就更觉得空空荡荡的了。

其他的编辑们都嘴上“早啊”“早啊”地打着招呼走进了办公室。编辑部的长桌子周围立刻显得生气勃勃。只有龙夫的座位,悄然空着。

不一会儿,白井主编提着一个黑色的皮包也进了办公室。他今天早晨来得比往常要稍迟一些。将黑皮包往正中间的桌上一放,他就边脱上衣边用眼睛瞟着龙夫的座位。

“崎野还没来吗?”他并没有特定地问哪个人。

“没来。”龙夫邻座的人答道。

“嗯,请假只请了昨天一天吧?榎本君。”

说着,他用长驴脸冲着负责总务的榎本点了一下头。

“对,是到今天为止的。”榎本回答道。

“他到底怎么了?平时很少请假的嘛。”

白井主编将目光落在了桌子上的读者来信上,口中这么嘟囔着。随后又突然扬起脸来看着典子,问道:“阿典,你知道吗?崎野的病情怎么样?”

典子心里“咯噔”一下。她觉得昨天回家时去探望崎野的事可能暴露了。然而,典子还是鼓起勇气回答道:“昨天回家时我顺路去看了一下。因为有工作上的事要跟他商量嘛。”

典子感觉到同事们的脸全都转向了自己,不由得脸上发起烧来。

“说是肚子吃坏了,人很虚弱的样子。看他那模样说不定还要再过一两天才能来上班。”

替人说谎也不容易啊。典子感到自己的心跳正加速。

主编边听着典子的说明边打量着她的脸。典子很想垂下眼睛,这时也拿出了很大的勇气,和主编对视着。

“是吗?他也有点累了吧。”

说着,白井拿起了一个信封,开始拆信了。典子松了一口气。她在内心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然而,白井主编眼睛看着手里的信件嘴里却又喊了起来:“阿典,你过来一下。”

典子心里又是“咯噔”一下。

“你今天去一下西村先生和小松先生那里吧。”白井边读着信件边对站在桌子跟前的典子说道。

“好的。”典子放心了。因为主编吩咐的是工作上的事。她决定今天无论给自己安排多么艰难的工作,也要尽力完成。

“西村先生那边我已经托他写下一期的稿子了,你去看一下他的进展情况。”

“嗯。”典子点了点头。她知道西村先生是一位小说家。

“小松先生那边呢,你去请他写一篇通俗易懂的时事评论。大概二十张稿纸左右吧。要他针对年轻一代的思想倾向来写。”

典子在本子上做了笔记。

西村先生住在中央线的荻漥,小松先生住在田园调布。典子决定先去拜访西村先生。

典子正想快些退下去时,白井主编又将目光从读者来信上转移到了她的脸上。

“怎么样了,田仓的那个案子?有什么好想法没有啊?”

主编是眼角带着笑意问的。他的神情跟平时没什么两样。

“没有。还是那个样子。”典子小声回答道。她还在为龙夫缺勤的借口而担心。

“是吗?我也有些自己的想法啊。”白井说道,“当然了,也不能尽揪着这事不放,杂志方面的工作也得抓紧。等明天崎野来上班后,再一起商量商量,毕竟那事儿也得继续下去,不能半途而废啊。”

“嗯,知道了。”典子低头行礼。想到白井是照顾到自己的心情才这样说,她觉得很对不住主编,竟然连目光也不敢和主编正面相对了。

只为了包庇龙夫,竟让自己在主编面前变得如此难堪。想到龙夫此刻却在轻松自在地旅行,典子心中气就不打一处来。那家伙,到底在哪儿溜达呢?

坐上了电车后,典子看着窗外移动着的景色,脑海中又浮现起将脸靠在列车车窗上的龙夫的模样。

西村先生的家位于离开荻漥车站十分钟步行路程的一片幽静之处。典子走进绿色杉树篱墙环绕着的院子,正好看到大门口摆放着三双客人的鞋子。西村先生是一位所谓的流行作家。

一个女佣出来说了声“请稍等”。典子踏进会客室,见一个青年男子坐在软垫上正在看杂志。他也是个在等西村先生稿子的编辑。

“您好。”典子跟这位先来的客人打了一声招呼。这人是别家杂志社的记者,典子去作者家里取稿时经常看到他,所以互相认识。

“哦,是你啊。”那位年轻的编辑对典子笑了笑。

为了解闷,他们很自然地聊了起来,话题则是他们共同关心的关于作家的传闻。

“听说村谷老师住院了,有这回事儿吗?”那个年轻的编辑提到了这个话题。

“嗯。”典子不太愿意多聊村谷女士的事。

“听说是神经衰弱啊。”

“是啊,真可怜。”典子不冷不热地答道。

“好像连探视都不允许啊。那不是病得很厉害了吗?”

“是呀,希望她能早点康复。”

“就算病治好了,短时间内也无法写作了吧?或许是之前就有了那种先兆了,最近一段时间她也没写出什么精彩的作品嘛。当然,话是不该这么说的。”

年轻编辑的话说得直言不讳。典子没有接他的话头,但心里也怀有同感。确实,村谷老师的作品中丧失了以前的精彩。典子想起了龙夫认为有人代写的说法,不过,现在当然是不能说的。

“村谷老师起初的作品中确实有一种闪光的东西,读完叫人眼前一亮啊。我那时对她日后的成就也充满了期待。”年轻的编辑评论道,“那会儿我还想,到底是名门才女,无可争辩啊。他父亲宍户宽尔是有名的法学家,同时,在大正时期的文坛上也占有一席之地,甚至还有门人弟子呢。”

年轻的编辑刚说到这里,有人来叫他,他也就站起身来进去了。对于这些事,典子早就知道了,可刚才的话又给她留下了新的印象。

热门小说苍白的轨迹,本站提供苍白的轨迹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苍白的轨迹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06 下一章:08
热门: 解罪师:菊祭 史上第一祖师爷 门后的女人 心理罪前传·第七个读者 纵横诸天的武者 明日未临 时光尽头 夺取 枪械主宰 天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