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上一章:09 下一章:11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将近九点之时,龙夫和典子走出了这家和式茶馆。今天是星期六,因此商业街上的行人很多。剪票口、站台上,到处人头攒动,就连电车里也挤得满满的。

龙夫和典子回家的方向是相同的,都要乘坐中央线的电车。因此,他们一同上了车。虽然仅仅离开了一个晚上,典子望着车窗外流动的灯光,已经有点旧地重游的感觉了。

拍摄那张老照片的人和畑中善一的恋人如今依然是夫妻。

龙夫也是这样考虑的,这一点看来没错。将那人所在的范围限定在畑中善一在京都上大学时身边的人,也即宍户宽尔门生小组的成员,应该是合情合理的——典子还在考虑着刚才的话题。

但是,正像龙夫所说的那样,他们的现任妻子未必就是照片上的那姑娘。也可能是某人的亡妻,或者前妻。而要一个一个地去调查那些人的婚姻经历是不太可能的。

“虽说白井主编现在是单身……”

龙夫说过的这句话,使典子感到如鲠在喉,怎么也不能释怀。确实,白井良介也是宍户宽尔的门生,是畑中善一所在的文学小组的成员之一。

白井主编的名字会时不时地出现在龙夫的言语之中。对此,典子不以为然,丝毫也不受他的影响。那么,龙夫又是从什么时候起以那样的意识来考虑白井主编的呢?对了,在龙夫说起村谷阿沙子的代笔者是她丈夫亮吾时,白井主编曾斩钉截铁地说过“绝对不是”这样的话,理由是根据他的直觉。

起初,龙夫以为主编是基于二十多年的编辑经验才那么说的,对他还挺佩服。但后来龙夫就似乎不这样理解了。就是说,白井主编能够断言为阿沙子女士代笔的不是其丈夫亮吾,不是出于直觉的判断,而是因为他明确知道不是亮吾。因为他知道事实真相,所以才会说得那么肯定——龙夫就是这样理解的吧。

总之,龙夫认为白井主编是知道某些真相的。但是,虽然他明明知道却又假装一无所知,吩咐典子和龙夫去做各种调查。

这是典子对于龙夫唯一感到不满的地方。因为典子是十分尊敬白井主编的,不愿意用那种疑神疑鬼的目光来打量他。典子还是愿意相信,主编断言阿沙子女士的代笔者不是她丈夫亮吾,是基于他的编辑直觉。

不知不觉间,电车已经停靠在了新宿车站。车厢内的半数乘客都纷纷下车了,可座位刚刚空出来,马上又被新上车的乘客坐满了。

典子和龙夫座位前方的空位子也被一个冲进来的小伙子飞速占领了。只见他穿着脏兮兮的衬衫,土黄色的长裤,像是一个体力劳动者。年龄大概在二十一二岁,脸上稚气未褪,两眼滴溜溜乱转,看着车厢里悬挂着的招贴画,不一会儿,又从屁股后面的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得皱巴巴的体育报纸看了起来。

典子不经意地瞟了瞟这个低头读报的小伙子的脸,不料她的脑海中突然灵光闪现,差点“啊”的一声叫出来。

她不假思索地揪住了龙夫的胳膊。

“啊,崎野,我明白了。”

典子的声音很大,不过,这时列车正轰隆隆地开在钢筋高架桥上,因此其他乘客并没有听到。

龙夫将脸转向了典子。但是,与其说是因为听到了典子的这一嗓子,倒不如说是他自己也有事要对典子说才将脸转过来的。他脸上的表情显示着一种奇妙的兴奋。

“啊,明白了,明白了。”龙夫莫名其妙地说道。

“啊呀,你也明白了?”典子瞪大了眼睛。

“明白了,刚刚才明白的。估计你想到的也是同一件事吧?”龙夫盯着典子的眼睛说道。

“那么,你先说说看。”

“照片上那个男孩子,对吧?”

“对啊!”典子尖叫了起来。

“那么,你想起了谁了?”

“怎么都要我说呢?不就是我们以前一起见过的人。你刚才看了坐在前面那个小伙子了,对吧?我也看了。你是看到了他那低头读报的脸才想起来的,是吧?我也是的。”

“好吧,那就由我来说吧。照片中的那个男孩子就是田仓妻子的弟弟。是他小时候照的。”

龙夫的眼中露出了笑意。

第二天是星期天。

典子正在做外出的准备工作时,她母亲来了。

“啊呀,你要出去吗?”她母亲的表情显得十分意外,“今天不休息吗?”

“休息啊。不过,我有事要出去一下。”

“是吗?你不是昨天晚上刚出差回来吗?今天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不好吗?”

典子的母亲目光流转,想要把女儿拦住。

但是典子今天跟龙夫约好了十一点在东京火车站见面的,所以只好辜负母亲的一番好意了。她看着手表径自出门去了。

龙夫已经在十二号线站台的小店处等着了。今天他穿着一身灰色的服装,显得跟平时大不一样,裤缝也烫得笔挺。

他们一上电车,列车就开动了。今天的天气很好,因此车厢内拖家带口外出旅游的乘客很多。

“没想到田仓的妻子就是二十年前畑中善一的恋人,真是令人大吃一惊啊。”

典子立刻就提起了这个话头。其实,昨天晚上她上了床,脑子里也一直在想这件事。既然明白了照片上的那个男孩子就是以前在藤泽居丧中的田仓家见到的青年,那么照片中男孩身边打着阳伞的畑中善一的恋人自然就是田仓义三的妻子了。

“想想也是,我们还从未见过田仓的老婆呢。”龙夫说道。

“是啊。”典子点了点头,她在脑海中根据那张照片想象着那位素未谋面的田仓夫人的风采。

“恐怕见到了也一样会吃惊的。不过,今天的主要任务不是确认这个人,而是要听她怎么说。”

“嗯,可是,她会说些什么吗?”

典子担心他们现在赶赴藤泽去拜访的这位田仓夫人的态度。

“多少会说一点吧。希望她和盘托出当然是不可能的。就看我们怎么问了,应该会有所收获的。”龙夫似乎比较乐观。

“可是,这么一来事情就有些奇怪了。和我们建立的假说有些背道而驰了。”

“你指什么?”

“我们不是设想拍照的人和畑中善一的恋人现在仍处在婚姻状态之中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田仓便成了拍照的人了。这样的话,拍照人弄死田仓的假设就站不住脚了。”

“嗯。”龙夫呻吟般地哼了一声,愁眉苦脸地说道,“确实如此。昨天夜里我就想到了这一矛盾之处。不过,推理本就和事实不是一回事,当然会出现种种漏洞。对照实际情况,发现了自己想法中的矛盾后再加以调整,在这样的过程中,真相就会慢慢地显露出来。反正以后的事情等我们这次去藤泽听了田仓老婆的说法后再分析吧。”

龙夫的这番话说得有些艰涩、苦楚,说完之后他就愣愣地看起正面窗外的风景了。

他们在藤泽下了车,走过上次经过的大道,来到熟悉的田仓家房屋前。不料屋子里出来的却是素不相识的人。

“田仓家搬走了。”一个背着小孩子的中年妇女说道,“我们是三天前才搬过来的。不知道他们搬哪里去了。”

“是回秋田的老家去了吗?”

这样问了,对方一脸茫然道:“不知道啊。”

“请问,田仓夫人曾经回到过这个家里吗?”典子问道。

“不太清楚。要不要问一下房东啊?”中年妇女一边摇晃着背上的孩子一边说道。

但那位房东只是冷冰冰地说:“不,我也不知道。那个年轻人独自归置了家什搬了出去,把房子给腾了出来。可他没说要搬到哪里去。”

“听说那个年轻人是个司机,知道他在哪里上班吗?”龙夫问道。

“这个嘛,是品川站那边的矢口定期班车运输公司。不过,听说他已经把工作给辞掉了。”

房东所供的信息,仅此而已。

去藤泽的货运站一调查,发现五天前确有五个包装货物以田仓良子的名义发给了“秋田县南秋田郡五城目町XX 田仓良子”。龙夫将此地址在笔记本上记了下来。

“唉,事情麻烦了。”坐上了从藤泽回东京的电车后,龙夫垂头丧气地说道,“兴冲冲地赶到了藤泽,结果却扑了一个空。”

“田仓的妻子为什么要回老家去呢?”典子对此事也挺纳闷。

“简单来说,就是丈夫去世了,自己一个人待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于是就回老家了。问题是,为什么连弟弟都走了呢?她弟弟可是在这里有工作的啊。难道说他们觉得还是回老家当农民的好?”龙夫双手抱胸,闭着眼睛说道。

“这位夫人对于田仓之死是持自杀说的吧?”典子低声嘟囔道。

“是啊。还是一口咬定的呢。小田原警察署里有她的口供笔录。”龙夫依然闭着眼睛说道。

田仓的妻子强调自己的丈夫是自杀,其背后是不是有什么隐情?典子觉得龙夫肯定也这么想。她一边想一边心不在焉地眺望着窗外。与铁轨相平行的还有一条国道,国道上的汽车络绎不绝。这时,正好有一辆卡车像是要和电车比赛似的并排行驶着。一会儿超过电车车窗,一会儿又后退似的落到车窗后面。

典子突然想起了去寻访村谷家女佣的老家时,在丰桥市内所乘坐的出租车的那位司机。那人说他以前曾经是卡车司机。

那时,我是开长途货运卡车的。有一阵子专开东京到丰桥的车次。当年我可是深更半夜在东海道上驱车狂奔的。

他那愉快的话音又在典子的耳边响起来了。

“深夜的东海道。”

典子一惊。

“崎野,”她捅了捅龙夫的胳膊肘,“在东海道上开卡车时,从小田原始发的话,是沿海岸走真鹤、热海、沼津,还是翻越箱根的山脉?”

“这个嘛,不太清楚啊。”龙夫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崎野,这个很重要哦。”典子撅起了小嘴。

“怎么了?”龙夫将眼睛微微地睁开了一线。

“田仓的内弟不就是定期货运卡车的司机吗?从东京出发奔驰在深夜的东海道上,如果要翻越箱根山脉的话,就会经过宫之下哦。”

“你说什么?”龙夫不由自主地瞪大了眼睛,紧盯着典子的脸。刚才那种愁困的眼神一点都不见了,两眼放光,熠熠生辉。

“田仓在坊岛坠崖是在夜里十一点前后。通卡车的宫之下大道不是就在那儿附近吗?”

“阿典,”龙夫突然起身看了看四周,“现在我们到了哪里了?”

“刚过横滨啊。”

“在下一站下车吧。在品川下车,我们去矢口定期班车货运公司打听一下田仓内弟的情况。看看他在七月十二日晚上出没出车。”龙夫的嗓门有些发尖,“阿典,多亏你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好思路啊。”

“是吗?”

典子见龙夫以从未有过的激动表情称赞自己,反倒有些不好意思。

“是啊。真是绝妙透顶。说不定它暗示了一个能够快速解决本案的方向啊。”

龙夫简直有点坐立不安了。

位于品川车站附近的矢口定期班车货运公司是个相当大的公司。场地上停放着四五辆空卡车,卡车旁堆积着委托他们运送的货物。

除了写有公司名称的照片外,还有一些写有“东京—名古屋直达”或“东京—名古屋特快”等字样的大牌子。

龙夫和典子走到写着“营业部”三个字的总台前,一个年轻的事务员从桌子上抬起了头来。

“请问你们是哪里的?”

他以为这两人也是来委托运货的客户,所以还对他们鞠了一躬。

“不,我们只是想来打听一些情况。”龙夫规规矩矩地说道。

“哦,想打听什么呢?”

“想打听一下贵公司最近辞职的卡车司机。”

“叫什么名字?”这位事务员似乎感觉到事情有些麻烦。

“名字嘛……”

名字不知道,只知道是田仓的内弟。

“名字不知道啊……”

听龙夫这么一说,事务员竟然当场愣住了。

“不过,我们知道他住在藤泽,年纪还轻,对了,大约二十六七岁吧,长得比较瘦。”

或许事务员有些不耐烦了吧,他用手指了指里面,说道:“你们去问他吧。他是管人事的。”

随即他就将视线重新转向了桌子上的账本。不过,在这之前他也并没忘记看典子一眼。

那个人事科的科员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却给人一种村公所职员的感觉,对人十分热心。

“啊,那不就是坂本嘛。”听明来意后,他爽快地说道。

“是姓坂本的吗?”

本该报了名字后再打听的,现在反倒先问起姓名来了。

“是啊。叫做坂本浩三。”

这么看来,田仓的妻子良子,她的旧姓就应该是坂本良子了。也就是说,畑中善一的恋人名叫坂本良子。

“你们找那位坂本浩三有什么事吗?”人事科科员分别看了龙夫和典子一眼后问道。

“嗯,是这样的……”

这时,既不能随口乱说,一下子又找不出什么借口。龙夫只好拿出了自己的名片。

“这是我的名片。”

中年科员接过名片后,将眼镜推到额头上,看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啊。这事会写成报道放到杂志上去吗?”

他这样问是出于好意。事实上出版社的名片也不是人人都待见的。见这位人事科科员露出了颇感兴趣的表情,龙夫觉得这是个容易对付的家伙,自己脸上的表情也立刻活跃起来了。

“会不会写成报道还不好说,但总能起到一些参考作用的吧。”龙夫模棱两可地回答过后,就开始提问了,“那么,您能告诉我们这位坂本浩三君在七月十二日是否出车吗?”

“请稍等。”人事科科员从文件柜上取下了一本账册,翻看了一下说道,“哦,出车的。”

他用手指轻轻地敲打了记录之处。

“是吗?”龙夫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看典子。他的眼里闪闪发光。

“他是什么时候上班的?”

“下午七点钟。”

“怎么这么晚呢?”

“我们是在夜间工作的嘛。”人事科员微笑了一下,接下去说道,“从东京到名古屋,每天傍晚都要发出好几拨呢。第一拨是十七点,也就是下午五点钟发车。第二拨是十八点,第三拨是十九点,就这样每隔一小时发出一拨。从坂本十二日的工作记录来看,他是属于第四拨的,也就是在二十点发车的。司机一般都要提前一小时上班,所以说他是在十九点钟上班的。”

“是这样啊,明白了。那么,从小田原出发开往名古屋走的是哪条线路呢?走箱根吗?还是沿着海岸线走热海方面?”

“当然是要翻越箱根山脉的。”人事科员随即又补充道,“从箱根的宫之下经过元箱根再下到三岛,然后是沼津、静冈这样一路开过去。”

典子站在龙夫的身后听着,不住地点头:果然是要经过宫之下的。

“哦,是这样啊。”龙夫也不住地点着头,表示自己十分理解对方的叙述,“那么,第四拨的卡车从品川出发后大概会在几点经过箱根的宫之下呢?”

“呃,这个嘛……到名古屋的话是需要十九个小时的。经过宫之下的时间嘛……哦,请稍等一下。我不太清楚,我去问一下到达的准确时间。”

这个有点像村公所职员的人事科员说完转身走开,不知去问谁了。

“真热心啊。”典子对龙夫低声说道。

“是啊,多亏了他了。”龙夫也有同感,“少了这样的人事情就不好办了。如果只说一些爱理不理的场面话,就一事无成了。”

“卡车果然是要经过宫之下的。崎野,这儿可是关键,你一定要问问清楚啊。”

“明白。”

龙夫的表情似乎在说:这还要你提醒吗?

人事科员回来了,他那张皱纹很多的脸上带着微笑。

“搞清楚了。”他对龙夫和典子说道。

“真是太感谢您了。”

“第四拨卡车经过宫之下的时间,应该在二十二点三十分到二十三点之间。”

二十二点三十分到二十三点之间——七月十二日的下午十点半到十一点之间,不正好是田仓坠崖身亡的推断时间吗?

事情太过凑巧了,龙夫和典子听了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其他还有什么想了解的吗?”人事科员催促道。

“啊,真是对不起了。”龙夫调整心态后重新发问道,“嗯,有一件事很重要。那就是,坂本君为什么要辞去贵公司的工作呢?”

人事科员听了,表情显得比较复杂。

“这个,一定要说吗?”

“请务必赐教,”龙夫低头行礼道,“我们绝不写给你们带来麻烦的报道。并且,有关工作方面的机密也绝不会透露出去的。”

“好吧。我可相信你了。”人事科员说道,“其实,坂本君不是他自己辞职的,而是公司方面要他辞职的。”

“哎?是开除吗?”

“嗯,就算是吧。这可不能对别人说啊。他们本人也还年轻,还是很有前途的。”

“这是自然。所谓‘他们本人’,是指……?”龙夫追问道。

“一辆卡车有两个司机,十九个小时中他们是轮流驾驶的。”

“原来是这样啊。那么,将他们两人开除的理由又是什么呢?”

“出了事故了。”

“事故?什么样的事故?”

人事科员略显出为难的神色,但想到既然已经被人套话套到这个程度了,就干脆全说了吧。

“我刚才说过,到名古屋需要十九个小时,那么第四拨的卡车就应该在第二天的十五点,也就是在下午三点左右到达目的地。可坂本他们开的卡车却在十三日的下午四点半才到,迟到了一个半小时。”

“哦,就因为半路上出了事故了,对吧?”

“这事就有点蹊跷了。如果晚到三四十分钟还算是比较正常的,晚了一个半小时就说不过去了。所以名古屋办事处的人对坂本和木下……哦,木下就是当时跟坂本搭档的司机。”

“哦,对了,这人也要了解一下。他叫木下什么?”

“木下一夫。年龄和坂本一样。”

“这位木下君现在在哪里呢?”

“不知道。这是个稍有些行为不端的愣头青。原来有他的工作简历,他离开公司后就扔掉了。”

人事科员说起了自己的工作内容。

“那么,将他们开除的理由是……”龙夫把话头又拉了回来,“到底出了怎样的事故呢?”

“其实没有发生什么事故,只是他们为迟到找的借口而已。”

“这是怎么一回事?”

“好吧,我就全都告诉了你们吧。”人事科员开始叙述起来了,“他们说,迟到是因为汽车引擎的化油器发生了故障。说是在刚过三岛的时候发生的,修理时费了一些时间。我虽然对汽车不怎么精通,但听人说这样的故障有个四五十分钟也就能修好了。为了慎重起见,名古屋那边的车俩部主任亲自检查了他们那辆车的化油器,根本就看不到修过的痕迹。所以,这是他们的借口。事实上他们要么是在什么地方消磨时光,要么停车睡了一觉。名古屋方面的人就是这样训斥他们的。结果坂本和木下跟他们顶了起来,说就是发生了故障,这有什么办法?为什么不相信人?你们看着办吧。名古屋方面的人骂他们别乱使性子,说他们这样的人没法用了。那两个年轻人也不肯善罢甘休,结果一开始是吵架,后来差点动手打起来了。最后他们两人就被开除了。”

热门小说苍白的轨迹,本站提供苍白的轨迹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苍白的轨迹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09 下一章:11
热门: 球场狂徒 薛定谔之猫 超级训练大师 镜浦杀人事件 重生之都市仙尊 急电北方四岛的呼叫 鸽群中的猫 殉罪者:一切心理罪,都是人性罪! 假装是个boss 雪地上的女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