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上一章:10 下一章:12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龙夫朝出口方向走去,一直走出了车站,来到了丸之内。这里不同于八重洲出口处,平日里就相当冷清,今天虽然是星期天,可到了夜晚也就不见人影了。

有事情要谈,自然可以去咖啡馆,但就今天的心情来说,似乎去那种地方不太合适。最好是在无人经过的小路上边走边谈。因为多少有些兴奋,龙夫和典子的脸上都有些发烧,所以他们都希望能够吹吹冷风。

道路的两旁高楼林立,但也全都陷入沉寂,没有哪扇窗户发出灯光,只是一排排黑色的块面而已。在大白天里看来,这些红砖砌成的建筑颇有些异国风情,而到了夜里,高高的屋顶将星空割裂开来,走在这些黑魆魆的建筑之间的路段上,仿佛穿行于山谷之中,让人产生置身于国外古老街市之中的错觉。路上人影绝迹,就连猫横穿路面时也是一闪而过。

“亮吾从小田原乘坐火车的事和卡车晚到一个半小时之间的关系……”典子直接引用龙夫刚才说过的话来挑起话头,“具体来说是怎么一回事呢?”

龙夫在典子的身旁慢慢地走着。他将两手插入上衣的口袋里,低头看着路面。如果被陌生人看到这番情状,准以为他们是一对故意在黑暗中漫步的恋人。就连他们的脚步声也十分协调,纹丝不乱。由于四周极其安静,脚步声显得格外清晰,像是紧贴在人的后背上似的。

“这个嘛,”龙夫平静地说道,“就是设想他们的卡车是在等亮吾下车。”

“下车?亮吾在哪里下火车?”

“那就要根据卡车的行驶速度来进行倒推了。”龙夫说道,“你想想,坂本浩三他们开往名古屋的深夜卡车到达宫之下时间是十点半到十一点左右。那么,从那儿到沼津所需的时间又是多少呢?”

“嗯,总要一个小时左右吧,因为先要开上箱根的山坡呀。”

典子说了一个大致的时间。

“说得好,一般来说是要个把小时。那就是说他们在十一点半到十二点左右经过沼津。而亮吾所坐的从小田原始发的下行线,可能是下列四班列车之一:二十三点四十分开往姬路的、二十三点四十八分开车的出云号快车、二十三点五十九分开车的终点站为沼津的、零点零五分开车的大和号快车。”龙夫取出笔记本翻到记录列车时刻表的那一页,用手电筒照着念道。

“从小田原到沼津,火车所需要的时间就算是五十分钟吧。因为距离这么短,快车普客的速度都差不多。这样的话,按照刚才所说的开车时间来说,各班列车到达沼津的时间就是:二十四点三十分,也就是零点三十分、零点三十八分、零点五十分和零点五十五分了。”龙夫边想边说道,“卡车是在十一点半,或零点左右到达沼津的,比哪一班列车都早。要比火车早到四十分钟或一个小时吧。”

“啊。”典子领会了龙夫的意图,“那就是说,卡车在沼津等待亮吾所乘坐的火车,一直等到他下车。这就是卡车晚到的原因,对吧?”

“可以这么理解。”龙夫点了点头。

“可是,这也够不上一个半小时啊。”

“你这就有点死脑筋了吧。”龙夫用提醒人的口吻说道,“卡车也并不是光等着亮吾啊。等来了亮吾或许还有什么行动嘛,所以才需要一个半小时。”

路前方,有乐町一带的灯光越来越近了,可话还没有说完。于是,他们两人兴犹未尽地又转进了一个黑暗的街角。汽车的前灯时不时照亮一下他们的身影。

“那么,坂本浩三为什么要等待亮吾呢?”

“为了让他坐卡车。”

“目的地又是哪里呢?”

“这就不知道了。”

“亮吾和坂本是事先商量好的吧?”

“估计是这样吧。”

“那就是说,亮吾从坊岛的旅馆坐了出租车赶到小田原车站,然后为了给人以去很远的地方的印象而坐上了火车,结果在沼津中途下车了?”

“是的。”

“他为什么要搞得这么复杂呢?”

“这个嘛,目前还不得而知。”

“亮吾上了正等着他的卡车,然后就到了某个地方。之后又怎么样呢?亮吾和两个年轻的卡车司机搞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事吧?”

“不清楚。”

“哼!”典子站定身躯,凝视着龙夫黑乎乎的身影说道,“不知道,不清楚,到头来不还是一无所知嘛?”

从声音上可以听出,典子有些生气了。

“啊呀,阿典啊,可不能这么生气。”龙夫用充满笑意的声音说道,“我们必须考虑到各种可能性。将卡车的迟到和亮吾从小田原车站失踪这两件事联系起来考虑后,很偶然地出现了这样的念头。”

说着,龙夫朝亮灯较多的地方走去。

“是的,就目前而言,仅仅是一个念头。我也没有想透呢,只是跟你边说边想罢了。不过呢,从一个念头开始探讨也是一种方法啊。与根据事实的归纳不同,这是一种根据设想的演绎嘛。”对着灯光,龙夫看了看手表,然后说道,“太晚了,回去吧。明天又要被主编差得团团转了。”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典子来到出版社上班,见白井主编还没有到。随后其他同事陆续出现,却还是不见主编的影子。在往常,白井主编可总是来得比任何人都早的。

典子在整理桌子时,龙夫走了过来。

“有话要跟你说。”他先低声说了一句,然后又用正常的声调说道,“主编今天怎么还没来啊。”

“是啊,我也正这么想着呢。”

典子应道后,龙夫又低声说道:“你来一下。”

随即,他又使了个眼色。

之后,他们两人就各自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单独走进了出版社附近的咖啡店里。

“时间还早,我们还没准备好呢。”咖啡店里女招待皱着眉头对龙夫说道。

“没事,没事。我们只是借用一下地方而已。”

龙夫坐到一张还没有铺桌布的桌子前,女服务员则继续打扫卫生。

“你这不是给人添麻烦吗?”典子忿忿不平地说道。

“没事,我们马上就走。你先坐下来。”他指了指对面那张满是灰尘的椅子说道。龙夫这种不拘小节的做派,常常叫典子难以忍受。

“等了好长时间,五目城的回音终于来了。”

龙夫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起来的纸片。

“哦,是田仓的妻子那里来的吗?”

典子刚在椅子边上小心翼翼地坐下,听龙夫这么一说,两眼立刻放出了光芒。

“结果和我的预感一样,是以收报人不明的形式回复的。好像还转了好多地方。”

龙夫打开了纸片给典子看。果然,上面附着电报局的批注。

“人不在吗?真奇怪啊。”典子偏过了脑袋说道。

“也没什么可奇怪的。一大半不是已经预料到了吗?”

“搬到别的什么地方去了吗?”

“嗯,看来就是这么回事儿啊。终于连田仓的老婆也不见了。”龙夫露出眺望远方似的眼神说道。

“她出什么事了吗?她还有亲戚吗?”典子将手按到嘴唇上说道。

“遗憾的是那地方太远了。我们总不能跑到五目城去调查吧?即便我们去了也是白搭,恐怕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吧?”

对此,典子也有同感。

“这么一来,原本以为是由藤泽去投奔田仓妻子的坂本浩三,也一起失踪了吗?”

“他呀,谁知道有没有去五目城。我觉得他们姐弟好像分别在单独行动。”

龙夫的表情表明这里很有疑问。

典子心想:田仓的妻子,也就是畑中善一曾经的恋人坂本良子为什么要让自己从秋田消失呢?对于田仓的坠崖身亡,她可是明明白白地说是自杀的啊。

女服务员的扫帚已经快要扫到附近了,龙夫和典子赶紧从桌子旁站了起来。

“田仓老婆的事再慢慢考虑吧,现在也想不出个名堂来。主编这会儿该来了吧?再不回去可要说我们偷懒了。”

说着,龙夫就朝出版社的大门口走去。

然而,走进编辑部一看,只见正面的主编位子连个人影都没有。其他同事倒几乎全到齐了,都在忙着各自手头的活儿。典子和龙夫错开一点时间后分别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过了一会儿,典子就听到龙夫说:“主编怎么还不来啊?”

他身边的一个编辑答道:“啊呀,你还不知道?主编今天请假了。”

“什么?他请假了?”

“哦,对了,你刚才不在,没听到吧?”副主编芦田隔着桌子对龙夫说道,“昨天傍晚,白井主编打电话到我家里,说是有些个人的私事要办,需要请两天假。这不,我刚刚给大家传达过。”

典子听了不由得一惊,抬起脸来,和龙夫面面相觑,见龙夫也是一副屏气凝神的样子。

“是这样啊。”龙夫假装若无其事地应道。随即拿出一本大本子,摆出查找资料的阵势来。典子正在写一篇花边新闻,可是,注意力集中不起来,文章怎么也写不出来,一连扯掉了三张稿纸。

典子的脑海中就像布满了雾霭一般,一片模糊。她怎么也不能将白井主编因私事而请假当做一件普通的事情来看待,总觉得这事和田仓之死的案子有关。不知不觉间,脸上竟然开始发烫了。

典子想喝一杯冷水,就来到了茶水间。她刚将杯子凑到水龙头下,就见龙夫也进来了。

“阿典,听见了吧?”

龙夫站在典子的身边,从另一个水龙头里放水。

“嗯,是主编请假的事吧?”

“他可是很少为私事请假的,最近可真有点怪啊。”

龙夫因担心隔墙有耳,说话的声音很低,但他的语气十分认真。

“我也觉得有些奇怪啊。”

典子的嘴唇微微发白。她看看龙夫,发现他的表情有些僵硬。

“阿典,”龙夫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水,闭上眼睛问道,“你到箱根去取村谷阿沙子女士的稿子的那天,跟主编联系过吗?”

“是啊,联系过。”典子想了一下,回答道,“因为村谷阿沙子的稿子没写出来,我就在旅馆里打电话到出版社,主编接了电话后还命令我赶紧住进阿沙子女士隔壁的旅馆坐等她的稿子呢。”

“大概是在几点钟打的电话?”

“嗯,是在七月十二日中午一点不到吧。”

“也就是在田仓遇害那天的中午时分了?就打过这么一次电话吗?”

“嗯,哦,对了,后来我住进了村谷女士隔壁的旅馆后给她打电话时,村谷女士还说刚才白井主编打电话来鼓气来着呢。”

“嗯,这么说来,十二日的中午时分,主编人是在东京的。那天晚上没有再跟他联系吧?”龙夫确认道。

“嗯。”

“是这样啊。”

龙夫最后一句话的语气很强,随即,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迈开大步走出了茶水间。

典子见他坐到了副主编芦田身边的位子上,一个劲儿地问他些什么。芦田则在桌面上双手紧握着,叽叽咕咕地回答。

典子远远地望着他们,心里掠过了一丝不安。她感到似乎马上就要发生什么不详之事了。

龙夫从副主编芦田的身边站了起来。他的脸上神采奕奕,不动声色地和远远眺望着自己的典子交换了一个眼神。因为碍着其他同事,不方便马上交谈。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拉开抽屉,稀里哗啦地忙了起来。

芦田从空着的主编桌子上拿过“卷轴”并将其展开。

所谓“卷轴”是出版社的内部用语,其实是写有下一期杂志内容的预定表。因为是写在一张很长的纸上,不用的时候就将它卷起来,所以大家称它为“卷轴”。

“阿典。”芦田喊道。典子闻声站起。

“你今天去几个作者那里转转,看看他们都写得怎么样了。”

随即,芦田报了三个作家、随笔家的名字。这三人住得比较分散。

“再过四五天又要开始紧张了,现在不打他们的屁股,到时候就来不及了。”

“明白。”

典子在笔记本上记下了三个作者的名字,苦笑了一下。芦田总是爱讲粗话。龙夫的桌子在对面,这时,他“咣当”一声关上了抽屉。典子知道,他这是要引起自己的注意。一抬头,果然和龙夫四目相对了。

典子做好了外出准备,在大门口刚等了一会儿,龙夫就追了上来。

“你今天回来之前,我们在哪儿碰个头吧,有话要跟你说。你一圈跑下来大概要到几点了?”龙夫匆匆忙忙地问道。

“嗯,估计要到三点吧。三个地方比较分散,挺费时间的。”

“那就三点吧。我们还是在上次去过的那家东京站附近的茶室里碰头。”

“行啊。你对那种小老头氛围浓郁的地方还挺中意的嘛。”

“想问题的时候那里还是挺适合的。就这样了。”

说完,龙夫就赶紧转身离去,一眨眼的工夫就消失在大门后了。之前龙夫跟芦田打听了白井主编的事,估计是从中找到了值得思考的内容了吧。典子在拜访三位作者时,心里也老挂念着这事。

所幸最后一家I氏是住在大森的,从那里出来虽然已经是两点半了,但可以坐国铁直接到东京站。

当典子走上商业街中间那段不高的阶梯踏进茶室时,见龙夫已经坐在里面抽烟等着了。他的面前放着一个黑色的粗陶茶杯。

“久等了。”典子在那张桌子前坐了下来,“你来得真早啊。”

龙夫用手挠了挠乱蓬蓬的头发,将香烟从嘴上拿掉。

“从芦田那里打听到什么白井主编的情况了吧?要跟我商量的就是这事?”典子用略带调皮的眼神看着龙夫说道,但龙夫没接她的话茬,满脸严肃地说道:“白井在十二日傍晚六点左右对芦田说,他有事要先走了,下面的工作就拜托芦田了。说完他就走了。”

“下面的工作就拜托芦田了?”

“是的。十二日正是到印刷厂上门校对的关键时刻,大伙正忙得不亦乐乎啊。对了,就是你去箱根催村谷阿沙子的稿子、叫苦连天的时候嘛。我也在别的地方跑啊。在这种紧要关头,平时工作热情两倍于人的主帅却把摊子撂给别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白井主编因担心村谷阿沙子的稿子而给箱根的旅馆打电话是在中午时分,晚上他并没打过。典子当时以为主编跟平时一样,在出版社里挑灯夜战呢。

“你猜猜白井主编那天晚上到哪里去了?”

没等典子回答,龙夫提出了新的问题。

“这个嘛……”

典子想既然白井主编说有事要先走,当然不会回家去的,肯定是到别的什么地方去了。但到底去了哪里就不得而知了。

“从东京到箱根,坐‘小田急’的话一个半小时就能到了吧。”龙夫自言自语道。

“哎?”典子一惊,追问道,“你说箱根?”她的两眼瞪得溜圆。

“嗯。我在想,白井主编在十二日的傍晚时去箱根了吧。”

龙夫说得颇有自信。

白井主编在田仓遇害的那天晚上去了箱根?典子的头脑中一片混乱。不过,在混乱之际她也预感到这是真实的。村谷阿沙子女士及其丈夫亮吾、田仓义三及其妻子、还有他妻子的弟弟,那天晚上他们竟然全都集中到了箱根。因此,如果再加上了白井良介,就更像一幅奇妙的图画了。朦朦胧胧中让人预感这就是真实景象。

“不对。”典子像是要将这种预感拒之门外似的说道。

“为什么?”

“没有证据。”

“证据?”龙夫微微笑了一下,“证据可以以后再找嘛。”

“这也太离谱了。”典子抗议道。

“离谱吗?好吧,我就给你一点提示吧。我们去箱根的旅馆调查过,对吧?那时,我们去田仓调换到骏丽阁之前的旅馆,是强罗的春日旅馆。我们询问了那里的女侍,是吧?”

典子点了点头。

“当时女侍所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典子不知道龙夫指的是哪一部分。

“是这样的。”龙夫继续说明道,“田仓是在七月十一日傍晚入住,十二日早晨离开的。我问,田仓入住后有没有出去散步,女侍回答说,大概在八点左右他身穿和服单衣逛了出去,是在十一点左右回来的。对吧?”

是的。典子的记忆中也还保持着这个印象。因为,她去木贺方向投宿时,在溪边的道路上遇到过身穿单衣闲逛的田仓。当时虽然自己并不太起劲,但还是跟田仓交谈过。田仓曾问典子,旅馆定好了没有。典子回答后,田仓还说:“哦,是木贺啊。那倒是个清静的所在啊。”

细想起来,这就是典子最后听到的田仓的声音。

“我还对女侍说,十一点回来可有点晚啊。女侍告诉我们,田仓在散步时遇上了什么人。”

对了。典子的记忆也完全恢复了。

“你还记得吧,女侍回忆的田仓说过的话。他说,‘还得说箱根啊,竟在这里遇到了一对有意思的情侣’,对吧?”

对啊。春日旅馆的女侍确实这样转述过田仓的话。有意思的情侣……

“有意思的情侣。田仓是这样说的。”龙夫看着典子的脸说道。

“哦,你认为那对有意思的情侣中的男人就是白井主编?”典子轻声惊呼道。

“正是。田仓那时所说的‘有意思’,似乎碰到了令他颇感意外的人和事。就是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人。我们不是也常说在有意思的地方见到了有意思的人嘛。”

“可是,那是在十一日的晚上哦。主编在傍晚离开出版社可是十二日的事情啊。”

典子再次反驳,可龙夫却露出了充满自信的表情。

“所谓话不说不明。十一日的傍晚,主编也扔下了忙作一团的部下早早就回去了。你那天去箱根了自然是不知道,可我那时在场,记得一清二楚。”

典子不做声了。这么说来,白井主编曾经连着两天抛下因临近终校忙得跟打仗一样的职场,一个人先回去了。

同时,白井主编会在第二天早晨正常上班。如果龙夫的设想成立的话,主编就是连着两天在夜间往返于东京和箱根之间,或者是在一大早赶回东京。

“我的提示,就是田仓所说的这句话。谁都不能说他在箱根夜里偶遇的不是白井主编。”

典子沉默不语。龙夫的话虽然没有什么决定性的内容,却有一种令典子信服的魅力。

“那么,”过了一会儿,典子说道,“既然说是情侣,身旁肯定还有一个女的吧。主编又是跟什么人在一起呢?”

龙夫掏出香烟来点着了火。他慢慢地吐了一口烟说道:“这就不知道了。你所尊敬的白井主编总不会带一个小情人去箱根玩吧。田仓说是有意思的情侣,如果能想得出那女的是谁,一定就更有意思了。”

这个店里的顾客都比较安静,既不大声说话也不高声欢笑,大家都是静静品茶然后悄悄地离去。典子他们两人是滞留时间最长的了。从窗户照入的阳光,也在不知不觉中乜斜拖长了。

热门小说苍白的轨迹,本站提供苍白的轨迹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苍白的轨迹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10 下一章:12
热门: 无敌剑域 耳语之人 星辰变 绝世武神 新宿鲛 剑娘 网游之最强房东 龙穴 睡在豌豆上 独角兽谋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