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上一章:11 下一章:13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来到小田原警察署的门前时,龙夫问典子道:“上次为了田仓之死的案子来时,见到的那位热心的警部补叫什么名字来着?”

“好像叫和田吧?”典子想了想答道。

“对,对,就叫这个。你的记性很好嘛。这次,我们也去见和田警部补就行了。”

“是啊。总算有过一面之缘的。”

对于他们两人来说,总觉得跟警察署不太好打交道。不一会儿,他们就走进了小田原警察署那不招人喜欢的大门前。

“和田警部补吗?前一阵子,他已被调到沼津警察署去了。”

接待处的一个巡查回答了他们。这人也不是上次来时见过的警官。

“哎?去沼津了?”龙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失望的神色,无可奈何地递上了名片,“这是我的名片。有关真鹤发生的凶杀案,想拜访一下你们的侦查主任。”

巡查用目光扫了一下名片上的公司名称,看着龙夫说道:“原来是出版社的。已经要来采访了吗?”

在这种场合中,出版社的名片还是比较管用的。

“已经设立了侦查本部,你们直接去那儿吧。出了大门,沿着房子往里走,有一个练功场。那里搭了临时的侦查本部。”巡查给他们指了路。

“请问侦查主任叫什么名字?”

“是伊原警部补。”

龙夫和典子照着巡查的指示,出了大门朝一旁走去。一条小路的边上种着许多花草,像个小花坛似的。

练功场的门上贴着一张长条白纸,上面煞有介事地写着“真鹤凶杀案侦查本部”。龙夫走在前面,战战兢兢地打开了门。

他探头望进去,只见榻榻米上排列着一张张的矮桌,一些穿着衬衫的警察坐在那里。其中有一人转过脸来,用很大的声音,喝斥般地问道:“什么人?”

“呃,我们是东京的出版社的。”龙夫似乎是被对方的声势压住了,轻声答道,“为了这次的案子而来,能让我们见见伊原警部补吗?”

刚才那个大嗓门听了,向正面朝外坐着的一个大胖子男人看了看。大胖子的背后有一块黑板,黑板上贴着现场的示意图。或许是特意从东京赶来这句话产生了效果,大胖子脸上露出无可奈何神情,吃力地站了起来。

“我就是伊原啊。”他开口道。这时,他刚刚看到门外还站着一位年轻女性,感到有些意外。

“啊,百忙之中前来打扰,真是太过意不去了。”

典子也立刻递上名片。伊原警部补的脸红了一下,立刻又恢复常态。

“为了这事儿,特意从东京赶来的吗?”警部补走出了练功场,并随手关上了身后的门。

“是的。”龙夫对他鞠了一躬。

警部补手里拿着名片,露出笑脸,半开玩笑似的说道:“出版社来得比报社还快,可真少见呐。是不是受到了最近流行的周刊杂志的影响,加快工作节奏了?”

“没错。现在吊儿郎当的可干不下去了啊。”龙夫脸上的表情显得较为轻松。

“我很忙,只给你们五分钟哦。”伊原侦查主任收起了笑脸,恢复了严肃表情。

“可以啊。”

“那么,就请提问吧。”

侦查主任站定身躯,摆出一副接受提问的架势。

“大概的情况我们已经在报纸上看到了。”龙夫说道,“刚才我们也去现场看了一下。”

侦查主任看看他们俩,那眼神似乎在说“你们可真起劲啊”。

“由于被杀的是二十出头的青年人,所以我们才比较感兴趣。因为最近青少年行凶犯罪的案子非常多,我们正想针对这个问题在下期做个特集。现在看到了这个案子的报道,就想到如果凶手也是青年的话,就可当作一个实例写进去。所以,我们就跑来了。”龙夫随口编了一个理由。

伊原主任对此点头表示同意。

“行啊。只要不影响侦查,什么都可以告诉你们啊。”

“多谢了。”龙夫谢过之后,掏出了笔记本,“首先,这是一件凶杀案吧?”

“那还用说?受害人的头部被人用钝器猛力击打,形成了头盖骨骨折的致命伤。他自己是不可能把自己打成这样的。”伊原主任答道。

“凶器找到了吗?”

“还没有发现。现场很仔细地查找过了,可就是没有。估计是被凶手带着逃走了。”

“推定是什么凶器?”

“从伤口的局部破损情况来看,应该是铁锤一类的东西,也可能是铁棒或扳手。并且,我们推断凶手的力量非常大。”

典子在一旁听着,心想:头盖骨骨折——这不和田仓的死因一样吗?

“既然凶手的力量很大,那么可以认为他是男性,并且是个青年吧?”

听龙夫这么一说,侦查主任就在嘴边浮起一丝微笑反问道:“你想说,是不是他的同伙干的?对吧?”

“是啊。”

“我们也正顺着这条线索追查呢。”

“追查?这么说已经发现了嫌疑人了?”

对于这个提问,主任不置可否地闭上了嘴唇。似乎是为了掩盖自己的暧昧态度,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支皱巴巴的香烟。典子捅捅龙夫,龙夫立刻拿出火柴给主任点了火。

“谢谢。”伊原警部补向典子道了谢。

“刚才您说到对现场进行了仔细搜查,”龙夫改变了提问的矛头,“那么,有没有发现凶器以外的,能成为破案线索的东西呢?”

“没有。”主任立刻回答道。

“可是,我听说刑警们曾拼命寻找过火车票碎片什么的……”

“谁说的?!”伊原主任目光一闪,厉声问道。

“是听附近的村民说的。”

主任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说道:“是的。在尸体的附近发现了三等火车票的碎片。不过,现在还不好说和案子是否有关。只是为了慎重起见,才找火车票的其余碎片的。可是,一片也没有找到。说不定只是风将那碎片从别的地方刮过来的。”

“掉在尸体旁边的火车票碎片上,有文字吗?”

“什么也没有。虽说是火车票,其实只是火车票的一角,正好是没有文字的部分。”

龙夫用怀疑的目光看了看主任。然而,伊原主任并不像是在说谎。

“如果碎片上有发车的站名或目的地,哪怕是出票的时间,就会非常有参考价值了。”主任用颇为遗憾的口气说道。

“车票新吗?”

“比较新。”主任答道,“不像是在那之前三四日买的。从其新旧程度看,至多是在两三天之内买的。”

典子在一旁听了,心中暗想:如果这火车票是凶手或被害人的,那么在通常情况下,就应该是乘车之前或者中途下车时带下来的。所谓通常情况,就是指到站后一般要将车票交给剪票口;如果不交给剪票口,自己带出来就属于特殊情况了,应该除外。而离开现场最近的火车站是真鹤车站,在那里上下车的乘客应该不多。

龙夫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因为他问主任:“去真鹤车站调查过了吗?”

“去过了,也没有找到一点线索啊。”伊原主任摇了摇头说道,“车站上的工作人员说不记得有长得像被害者那样的乘客。当天也好,前一天也好,上行下行的乘客都没有几个。如果被害者在这些乘客里面,总会有工作人员记得他的相貌的。既然没有,就只好认为被害者并不是在真鹤车站下的火车了。”

说好的五分钟快要到了,龙夫有些着急。

“从车站到现场附近,有目击者吗?”

“也没有。”

“这么说来,被害者是怎么来的,全然不知了?”

“就目前而言,是全然不知。”

“可是,现场就是从小田原到热海的公路,巴士、汽车、卡车都能在上面跑。这方面也没有什么线索吗?”

“巴士方面也调查过了,可是没发现什么线索……喂,你也问得差不多了吧?”主任看了看手表说道。

“请稍等。巴士方面不行的话,卡车方面又会怎么样呢?”龙夫想要拖住他。

“卡车?”

可能是出乎主任的意料之外了,他的眼神有些变化。

“就是,会不会是卡车将凶手和被害人带到了现场?”

主任沉默不语。

“主任您刚才不是说过,凶器也可能是扳手吗?扳手和卡车不是很般配的吗?”

“……”

“还有,尤其重要的是,被害者木下一夫曾经就是一名卡车司机。您看这里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伊原主任遮羞似的将已经烧得很短的烟头递到嘴边,不过烟头却马上熄掉了。

“你是说,要找出那辆卡车来吗?”主任有意盯着龙夫的脸问道。

“是的。”

“早就安排下去了。”伊原主任宣告道,“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可疑车辆的报告。”

“是这样啊。”龙夫朝下看了一眼,随即抬起头来,说道,“从报纸上看,木下一夫曾经是卡车运输公司的司机,这条线上也没有什么线索吗?”

主任再次沉默了。他粗壮的脖子上正在往外冒汗。

“譬如说,以前的搭档什么的……”龙夫再接再厉地说道,“长途货运卡车应该是两个司机轮流驾驶的。”

伊原主任依然保持沉默。

“主任,您刚才说正在追查嫌疑犯,就是这条线上的嫌疑犯吗?”

“嫌疑犯已经发现了。”侦查主任显示出了官方的权威,说道,“但是,这不能告诉你们。因为最近报纸常常把嫌疑犯随意写成凶手。”

“我们不是报社的,我们是出杂志的啊。”龙夫纠正了对方的说法,“再说,我们几乎已经猜到了主任所说的凶手了。”

“啊?”

主任故意眯缝起眼睛来,稍稍有些局促不安。

“是坂本浩三吧?”

听龙夫这么一说,主任眯缝起来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大了。

“喂,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们去卡车货运公司调查过木下的搭档。他们两人在十多天之前,同时辞掉了工作。”龙夫回答道。

主任重新打量起龙夫的脸来,同时也瞟了典子一眼。随即,他就垂下了目光。

“确实如此。既然你们已经调查到如此地步,我也就实言相告了。”伊原主任似乎解除了一切戒备了。

“啊,果然是这样啊。”龙夫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么,有他的消息吗?”

“不是有没有消息的问题啊,”主任抬头看着天花板说道,“今天早晨,收到了他本人写来的信。”

“啊?”这下轮到龙夫大吃一惊了,“信?坂本浩三写来的?”

“是啊。说是要自杀呢。当然了,他没有写住址。邮戳是东京四谷的。内容嘛,只写了木下是自己杀死的,没写杀人的理由……现在,我们的侦查员已经赶赴东京去了。”

早晨,典子一睁开眼睛便马上打开早报来看。她以为会有昨天在小田原警察署听到的坂本浩三自杀消息的报道,可哪个角落里都没有。她又拿过一份报纸来看,还是没有。典子放心了:世道还是安稳的。不太安稳的消息只有一条:石垣岛以南早早生成了一股台风,有向本州靠拢的趋势。

坂本浩三给小田原警察署的侦查本部寄出“自杀预告”,正是为了表明自己就是杀死木下一夫的凶手。不,这个已经可以肯定了。由于典子也早已料到,所以她并不感到特别惊讶。可是,他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同伴呢?关于这一点,侦查主任说,信上一句也没有提及,因此,这方面依然是一个谜。

龙夫说只要抓到了木下一夫,就找到了探明真相的一条线索,可是现在木下已经被杀,如果有凶手嫌疑的坂本浩三再自杀的话,田仓之死的案子又将坠入箱根的浓雾之中了。

自从以爆料为业的田仓遇害之后,村谷阿沙子的丈夫就失踪了;接着是女作家有人代笔的问题;紧接着是她本人住院后不知去向;她小说的草稿是故人畑中善一的创作笔记;畑中的恋人就是田仓现在的妻子;而田仓的妻子现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她的弟弟又杀死了自己的同伴逃走了——事情越来越复杂了,简直是想起来脑袋就要发涨。但将整个事件简化后来看,其中最让人想不通的是田仓的妻子良子的去向。为什么她也要躲起来呢?结合她弟弟那不可思议的凶杀行为,她的行为最最不可理解。她到底出于什么原因要销声匿迹呢?现在到底在哪里呢?

典子无论是在吃早饭的时候,还是挤在高峰时段的电车里的时候,都在想这件事,但根本理不出个头绪来。

刚到编辑部里没一会儿,龙夫也来了。他马上把典子拉进了茶水间。

“今天早晨的报上,没有啊。”

看来他也一样关心着坂本浩三自杀的报道呢。

“嗯,总算叫人松了一口气啊。”典子说出自己的直接感受。

“现在松气还太早吧,说不定才刚刚开始呢。”

看到龙夫两眼放光,似乎很期待那事发生,典子不由得心中一惊。

“讨厌。”

“是他本人这么预告的嘛。那封信上盖的是四谷邮局的邮戳,说不定他已经死在东京都内的什么地方了。”

“别说了,我不要听。”典子捂住了耳朵。

“我决定从今天开始订阅神奈川县的地方报纸了。”龙夫笑道,“东京的报纸不会详细报道发生在地方上的事情。看当地的报纸,就能了解他们破案的进程。”

“是啊。”典子点了点头,随后说了自己今天早晨考虑过的想法,“警察知道这次的司机被杀和田仓遇害间有着某种关联吗?”

“估计没有察觉到吧。”龙夫歪着脑袋说道,“首先,田仓之死已被当做自杀处理了,而不是他杀。所以,警察不会将这两件事联系起来考虑。再说,他们也不会像我们一样想到,这次凶杀案的动机就在于卡车迟到一个半小时的理由上。”

这个嘛,怎么说呢?典子想道,警察肯定会到卡车货运公司去刨根问底地调查的,当然也会了解到卡车晚到的事吧。她觉得龙夫有些小瞧了警察的本事了,但她并没有说出口,因为她不想争论这些事情。她还有更迫切的事情要讲。

“我说,我想到秋田县去一趟。”典子抬头看着龙夫说道。

“哎?去秋田县?”

“五目城啊,就是田仓妻子的老家。她弟弟将家具寄到了那里,可发电报去却因为找不着人而退了回来。我一定要去看个究竟。”

“到五目城去吗?”

龙夫看着典子叹了一口气,刚想要说什么,就在这时,一个勤杂工跑了进来,说道:“崎野先生,典子小姐,主编来了。”

龙夫不由得将眼睛瞪得溜圆。

白井主编坐在桌子跟前,正跟旁边的芦田凑近了脸说话呢,好像是工作上的事。三天不见,他的脸还是显得那样的精悍,可在那底下隐藏着极度的疲劳。典子远远地望着,相信这不仅仅是自己的心理作用。

主编和副主编低声商量结束后,就将脸转向了大家。或许是神经过敏的关系吧,典子觉得主编看自己和龙夫的眼神有些特别。

“在这么忙的时候,我却为私事而请假,真是对不起了。”白井主编对大家打了个招呼,“刚才听芦田君说了,工作进展得很顺利,我也就放心了。谢谢大家。可是,离终校只剩下五天,也有些事情不太及时,还请各位发奋努力。作为对自己因私请假的惩罚,我也会加大马力的。”

主编的致歉兼动员结束后就开始个别指示:或布置任务,或提出质问,或予以建议。

这就是白井主编的日常姿态,可是,今天多少有些自己给自己打气的感觉。

典子也被主编点到了,可说的全是工作上的事,题外话一句也没有提到。典子倒想跟他说说发生在真鹤的凶杀案,可看到主编的心情并不太好就没说出口。再说,主编给她布置了一大堆的工作。

接下来的四五天中,典子因为工作而忙了个团团转。终校日之前的那几天总是忙得跟打仗一样,编辑们个个都两眼通红。典子跟龙夫好好交谈的机会也没有。不过,忙里偷闲,他们还是会利用一些时间上的间隙说上两句。

“主编闭口不谈自己去了哪里啊。”龙夫抱着胳膊说道。

“要不,还是有秘密?”典子轻声反问道。

“这也说不定啊。真是怪了,自己为什么请假,理由一句也不说。去了哪里了?去干什么的?我也不能这么去问他啊。”

“你问了他也未必说真话,还不是白搭。”

“看他那张脸,就知道他够辛苦的了。”

“哦,你果然也这么想吧?”

“同感,对吧?所以说,他请假的时候,肯定有什么事发生。”

龙夫总认为主编和那个案子有关系。事到如今,典子也不得不倾向于他了。

“主编他知道司机被杀的案子吗?”

“我觉得他是知道的。”龙夫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哎?这是为什么呀?”

“你没注意到他的脸色吗?尽管他拼命给自己打气,可他那张脸看起来极度疲惫。这就是说,在他请假的那段时间里,经历了什么重大的事件了。既然主编和田仓之死的案子有关,那么真鹤的凶杀案他肯定不是从报纸上得知,而是直接知道。”

“说到报纸,”典子说道,“从那以后,地方报纸上刊登了侦查进展情况了吗?”

“刊登是刊登了,可没有一点进展。”龙夫说道,“侦查本部也公布了坂本浩三的事。可是,没有发现自杀者的尸体,线索断了,他们正一筹莫展呢。”

终校的最后两天,编辑部里所有的人都跑到印刷厂去校对了,从早忙到晚,连喘口气的工夫也没有。

“喂,崎野,”典子抓住一点点的空隙对龙夫说道,“终校结束后,我还是要去一趟秋田县的。”

“前几天你就说过了,真的要去吗?”

龙夫定睛看着典子,流露出肯定典子的想法,并给以鼓励的眼神。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发现白井主编正躺在校对室角落里的一张长椅上。他睡着了。往他脸上看去,只见他脸颊消瘦,真像一个老头了。他这种脸色绝不是因工作忙碌缺少睡眠造成的,而是一种深度的憔悴。

第二天傍晚,典子有事从印刷厂回到了出版社。当她正在抽屉里寻找一本笔记本的时候,主编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这时,办公室里没有第二个人了,典子赶忙操起了电话听筒。听筒中立刻传来了一个低低的女人的声音:“白井吗?是我啊……”

声调十分急切。

“啊……对不起,白井现在不在啊……”

典子以为主编白井到印刷厂去了,可她刚刚说到这里,白井就进入了她的视野。

“啊,您稍等一下。”

白井主编箭步上前,从典子高举着的手里接过了话筒,转过身背着典子轻声轻气地说了起来。

热门小说苍白的轨迹,本站提供苍白的轨迹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苍白的轨迹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11 下一章:13
热门: 第十年的情人节 一朵桔梗花 超级锋暴 死亡万花筒 美丽的凶器 乌鸦社 独步大千 小妹妹 心理罪·暗河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临终的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