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上一章:15 下一章:17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从那以后二十多天平安无事地过去了。进入九月份后,秋意渐浓,每天都十分爽快。

由于截稿日渐近,典子每天都被工作追得团团转。她穿梭于各个作者之间,或收集稿件,或加以催促。令人犯难的是,迟迟不交稿的作家不在少数。

三天后就要到印刷厂进行最后的终校了,有些作者仍在电话中不紧不慢地说什么“喂,不是还早嘛?”

“啊呀,老师啊,这可不行啊。后天就要终校了。您明天完成就已经很紧张了。”

“说什么呢?你们那儿离终校还有三天呢,你别想唬我。”

这样的老江湖油子作家还不少呢。

光打电话总不能让人放心,于是典子开始挨家挨户地登门拜访了。

临近终校时,杂志社的编辑部里总是忙得不可开交,似乎人手再多也不够用。

白井主编和崎野常常是从一大早起,人就不在编辑部里,都到外面跑去了。

这一天,典子出门也非常早。

“啊呀,今天怎么上班这么早啊?”她母亲问道。

“嗯,有一个稿子说好今天早晨去拿的。人家是开了通宵夜车赶出来的,不按时去取可对不住人家啊。”典子答道。

那位作者住在郊外,取了稿子坐中央线的电车回到东京站时已经快到十一点了。

这个时候虽然不是高峰期,可走在通往八重洲出口的地道中,仍感到十分拥挤。

出了剪票口,在宽敞的车站内向出口处走去时,典子突然在人群中遇到一个熟人。

“啊呀。”对方也同时看到了典子,并跟她打了招呼。这人是大楼社长新田嘉一郎。

新田笑嘻嘻地看着典子,今天他很难得地穿着一身出门旅行的装束,手里提着一个旅行箱。

“好久没见了。上次真是……”典子对他鞠了一躬。

“哪里哪里,你还是这么精神抖擞、朝气蓬勃啊。”新田看着典子,眼角边露出笑意。

“您这是出门旅行吗?”典子看着新田这一身打扮,亲切地问道。

“是啊……”新田社长稍稍停顿了一下,又接下去说道,“我要去京都走一趟。”

“啊呀,是这样啊。”

“是去玩的。”大楼社长轻声笑道,“反正我也一直无所事事,闲得发慌,所以就想到京都去看看。”

“好啊。”典子回答道,“正好季节也十分适宜,真令人羡慕啊。”

典子确实很羡慕。她去犬山时的记忆一下子就苏醒了。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如同图画一般:木曾川的河流、小巧的城楼,还有广袤的浓尾平原,牛声哞哞的农舍……

“你好像很忙啊。”新田依然面带微笑地说道。

“是啊。穷忙、穷忙嘛。”典子一下子又回到了现实之中。

“嗯,年轻人还是忙一点的好啊。”新田说着,随即又像是突然想起来似的问道,“崎野君,他好吗?”

“嗯,崎野也很好,也正忙着呢。”

“是吗?那就好啊。”

不知为什么,新田说到崎野就露出笑嘻嘻的模样来了。

“请代我向他问好。”

“多谢了,我会转告他的。”

“那么,我这就告辞了。”

大楼社长微微地低了一下头,以示作别。

“您走好。请保重身体。”

傍晚时分,在出版社里见到龙夫时,典子把在车站遇见新田社长的事告诉了他。

“尽管他游手好闲的,可到底还是社长啊。只见过一次面就把崎野你的名字给记住了。”

龙夫正在整理稿子,他上身只穿一件衬衫,额头上泛起一层细汗。

“是吗?”他怪笑道。

“啊呀,你这么得意啊。”

“什么?”

“说人家记住了你的名字,你就怪笑着偷着乐了。”

“嗯,总没有理由生气吧?”

龙夫手头的工作告一段落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哎呀,饿死我了。”说着,他用手按了按肚子,“今夜估计会干得很晚。阿典,去不去吃炒面?”随即他又对典子使了一个眼色。

典子顾及到别的同事,有些心虚,偷看一眼,见大家都低着头,在台灯下忙着呢。白井主编似乎还在外面跑,他的座位上空空如也。

“好啊。”典子轻轻地回答道。

走出了办公室后,她也尽量不引人注目地、蹑手蹑脚地走出大门。

两人来到附近的一家中华料理店。现在正是傍晚时分,可店里的客人却并不多。

“你吃什么?”隔着桌子面对面坐下后,龙夫问道。

“我吃炒面就行了。”

“好吧,那就来两份炒面。”

龙夫下了单后,掏出了香烟。

这时典子发现,龙夫的眼睛跟平时大不一样,炯炯有神。

“崎野,你今天的劲头很足呀。”

青烟缭绕中,龙夫眯缝着眼睛说:“我看起来是这样的吗?”

“嗯,多少有些兴奋的样子。原因是什么啊?”

“没什么……哦,对了。”他将胳臂肘支在桌面上说道,“我看了今天早晨神奈川县的报纸,刊登了有关小田原警察署正在追捕坂本浩三的信息,不过呢,据说仍是不知去向啊。”

龙夫似乎还订阅着神奈川县的地方报纸。

典子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

“认识的人这样子被警察追捕,真不是滋味啊。”

“嗯,是不怎么令人愉快。可是,警察们也都卯足了劲,肯定拼着命寻找呢。因为报上说,‘坂本是不是已经在什么地方自杀了’,说明警察仍然毫无头绪啊。”

“他真的会已经自杀了吗?”

“不清楚啊。”

“如果田仓的妻子,也就是坂本的姐姐悄悄地隐藏在什么地方的话……”

这时,他们所点的炒面来了,典子将话头打住。

“啊,我都饿坏了。”

龙夫赶紧拿起筷子,吃了起来。或许他真的很饿,只见他不停用嘴啜着面条,连大气都不喘一下。

“你啜面的声音太大了,没礼貌!”典子提醒龙夫道。为了吃东西,坂本的事只好暂停了。

“是吗?”

龙夫老老实实地接受了意见,将吃相改得文雅了一些。突然,他抬起头看着典子说道:“哦,对了。阿典,社里就要安排慰劳旅游了吧?”

“是啊。”

这说的是每年春秋两季各有一次的、全体人员都参加的两天一宿短途旅游。

“我是挑选旅游目的地的委员之一,你也是吧?”

“嗯。”

“我有一事相求啊。”龙夫停下了筷子说道,“就要开委员大会了,我想在会上提议去箱根旅游。”

“箱根?这不显得太俗了吗?”

“不。”龙夫突然起劲起来,将身体隔着桌子凑过来说道,“你一定要表示赞同,不管怎样,也要通过我的提案。”

“有什么理由?哦,又是实地调查。怎么了,这次准备让所有人都参与吗?”典子冷嘲热讽地说道,可龙夫连笑都没笑一下。

“是在两周之后吧?我们一定要让白井主编同意去箱根旅游。”

“想让主编去箱根?”

对啊,既然是全体职员的慰劳旅游,白井主编自然是要“与民同乐”,一同前往的。龙夫这么看重这次集体旅游,莫非就是想引蛇出洞,将白井主编引到箱根去?

典子呆呆地注视着龙夫的脸。

五天过去了。

典子知道这五天时光的流逝,会在今后显得十分重要。繁忙的终校结束后的五天,总能够让人轻松地喘一口气。

终校前打仗一般的忙碌,以及之后的畅快和疲劳感,是只有杂志编辑才能体味到的苦与乐。

在大家松了一口气后,又召开了关于下一期杂志的编辑会议。接下来,就要召开每年例行的集体旅游的计划会议。

每个部门各选出两名筹备委员参加,与会者总共也只有五六个人。白井主编自然也要参加会议,并作出最后的定夺。

那天,典子也出席了旅游筹备会议。说是筹备会议,实际上就是在桌子上放一些茶点,大家轻松自在地闲聊而已。

龙夫坐到座位上后,偷偷瞟了一眼典子,使了一个眼色,意思就是“今天,拜托了”。前些天他们商量过,龙夫要在今天的旅游筹备会上提出去箱根的建议,而典子必须极力支持。

不一会儿,筹备委员全都到齐了。

坐在中央的白井主编,环视一周后开始发言:“下周的周六周日,就要举办例行的集体旅游了。首先,必须选定旅游的目的地。请大家谈谈想法。”

“呃,去年我们去的是鬼怒川,前年去了哪里了?”一个委员接过主编的话头说道。

“前年是伊东,大前年是盐原。”有人回答道。

集体旅游,往往都选择去有温泉的地方。因为是两天一夜的行程,无法去太远的地方。

“我提一个地方,诹访,怎么样?”有人提出了一个建议,“夜宿诹访,回程走蓼科高原,一探信州之秋,如何?”

这一提议得到了很多人的赞同,似乎轻而易举地就要通过了。

“其他,还有什么提议吗?”白井主编笑呵呵地环视众人。

“诹访自然不错,只是不知道那里旅馆怎么样。首先,那里没什么情趣啊。”

说这话的是龙夫,他刚吃过脆饼,喝过茶。

“不是吗?观赏白天的景色固然重要,可享受夜晚的情趣也不可偏废啊。诹访的旅馆都在市镇之中,在这方面就略逊一筹了。”

“嗯,说的是啊。”

男性职员中有人点头称是,似乎对龙夫所说的夜晚情趣心领神会。

“崎野,那你说说,去哪里比较好呢?”主编问道。

“我觉得箱根不错。”龙夫答道。

“什么?箱根?”

或许是心理作用的缘故吧,典子似乎看到主编的眉毛跳了一下。

“是不是太俗气了一点呢?”主编身旁有一人插话道。那人随即将一片脆饼“啪”地掰作了两块。

“是啊,太俗气了。”另有一人附和道。

“不,或许有人会这么想。”龙夫稍稍提高了声音说道,“要说到情趣,箱根是无可比拟的。还得说它离东京较近,得风气之先嘛。我们来回忆一下最近四五年的旅游住宿地,伊豆的修善寺、伊东、盐源、鬼怒川,还有很久以前的伊香保和水上,还没去过箱根呢。或许是因为太近了,反倒把它给漏掉了,可箱根毕竟是天下的名胜啊。”

“箱根这些年也搞得大众化了。再说,我已经带着家人去过好多次。反正,我觉得还是去别的地方好。”

反对声和嚼脆饼的声音一起响了起来。

“是啊,还是另选佳处吧。”有人随口附和道。

“可是,”龙夫苦苦支撑着,“秋天里的箱根可是不同凡响的哦。诸位,虽说箱根近来大众化了,可也不经常去吧?再说了,如果去太远的地方,回来坐车的时间也就长了,无聊之极。”

“这样吧,听听女同胞的意见吧。”另有一个男编辑提议道,“阿典,你觉得去哪里好?”

“这个嘛,”典子假装思考了一下,说道,“我觉得箱根就很不错呀。”她的语气十分坚决。

“哦,果然是这样啊。”那人用手撑着腮帮子说道,“女性喜欢挑战天险啊。”

一时间,座中爆发出一阵低声轻笑。

“就是嘛,我们女职员的意见是一致的。箱根虽然有名,可也没怎么去过啊。再说有的小组还希望在芦之湖乘坐摩托艇呢。”

这一来,反对派全都沉默不语了。

白井主编瞟了典子一眼。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笑意,阴沉沉的。

典子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主编,可因为跟龙夫已经约好了,也就只能这样了。

“是啊,我也觉得箱根好。”龙夫在典子的有力支持下,再度出击,“从仙石原到湖尻一带,一般都是坐巴士经过的,这次我们可以借此机会步行过去嘛,肯定能体验到坐巴士领略不到的乐趣。”

“好吧。”老是在吃脆饼的一个编辑,和着茶水咽下了嘴里的脆饼后说道,“讨论来讨论去也麻烦得很,要不我们就决定去箱根吧?”

“是啊。”有人附和道。

眼看就要作决定的时候,猛听得有人喝道:“等等。”

说这话的是白井主编。他似乎很认真,典子听了不由得心头一震。

“还是继续讨论一下为好吧。毕竟是一年一度的集体活动,怎么能因为怕麻烦就草率决定呢?”

被他这么一说,一时间大家全都不做声了。

“可是,主编,”率先开口的又是龙夫,他直视着白井的眼睛说道,“除了箱根确实也没有别的合适的地点了呀。一般的地方,以前都去过了。作为我的意见,还是主张去箱根。”

白井主编回看了龙夫一眼,可他的目光显得软弱无力。

“其他人还有什么意见吗?”主编将目光转向了其他委员,典子觉得主编像是在求援。

“说的也是啊。”其他委员不痛不痒地说道,“一般的地方确实差不多都去过了。箱根倒还一次没去过啊。”

“是啊,再说女同胞也有这样的要求嘛,就这样决定了吧?”

于是,三十分钟后,大家作出了去箱根的结论。

“这次就去箱根了。虽然说俗了一点,还是应该去一次的。”

这就是大家的一致意见,白井主编也只好点头同意了。不过,他的同意显得很勉强和无奈。

“好吧,那就去箱根吧。”白井说道,他的脸上已经没什么笑意了,“不过,尽管目的地定为箱根,住宿地具体安排在哪里好呢?”

对此,主张宫之下和强罗这两个地方的意见是极有压倒性的。

“那么,就定在强罗吧。”主编说道,“联系住所和安排车辆就有劳总务课了。会议到此结束,各位辛苦了。”

至此,筹备会宣告结束。

大家三三两两地起身离场,龙夫走过典子身边时,轻轻地碰了一下她的胳臂。这是一个暗号。

典子看到白井第一个站起身来离开了会议室。或许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吧,主编的精神状态看起来很不好,有些垂头丧气的样子。

典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整理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随后就若无其事地走出了编辑部。来到附近的咖啡店里一看,见龙夫已经在那里喝着咖啡等她了,显得十分惬意。

“啊,多谢了。”龙夫见典子来了,赶紧低下头表示谢意,“多亏了你的鼎力相助,才让我如愿以偿啊。你说得十分到位,很有效。”

“可是,”典子在龙夫对面坐下后,阴沉着脸说道,“主编有些垂头丧气,他还是不想去箱根吧?”

“是啊,主编还是不喜欢箱根啊。”

“做了件对不起他的事了。”典子显得有些后悔,“都是因为我的缘故,才决定去箱根的,主编一定很不高兴吧?”

“这点事就不必太在意了,现在只能按照我们的想法进行下去。”

“主编已经察觉到,我们俩是一搭一档的了吧?啊,我真是对不起他啊。”典子用双手捂住脸颊,又重复了一遍,“可是,你又是为什么非要主张去箱根呢?又要做什么实验,对吧?”典子对此仍不太明白。

“不,如果仅仅是实验的话,”龙夫神秘地微笑道,“和你两个人一起去不就行了吗?这次还有一个人是必不可少的。”

“还有一个人?”典子像是恍然大悟似的说道,“那就是白井主编,对吧?你想让白井主编做什么实验?”

“也不一定非要让白井主编做实验,”龙夫依然保持着神秘的表情,说道,“也可能让他做一名旁观者,也可能让他做一名参与者。”

“就是为了试探这个,才将他引到箱根去?”

“这个嘛,结果怎么样,现在还不得而知。总之,这次必须让白井主编一同前往箱根。”

典子知道,龙夫早就开始怀疑白井。以前典子对龙夫这种态度是相当不满的,但随着了解的情况增多后,典子也感到白井主编的行为确实令人纳闷。

可是,典子至今仍对白井主编深信不疑,这一点,和龙夫是截然不同的。因此,她对龙夫过分怀疑主编感到反感,并且也十分同情主编。

尤其是这次的旅游筹备会议上,龙夫极力主张要去箱根,使白井主编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典子在一旁看着,心里就觉得七上八下的。再说自己还给龙夫帮腔来着,所以典子现在心里很不好受。

可是,白井主编不想去箱根,其中似乎确实有什么缘故。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只能认为是与田仓之死相关联的。这样说来,白井主编确实脱不了干系!

典子心里在想事情,所以她只是很文静地喝着咖啡,并不说话。

于是,龙夫就只得往下说了:“这个实验,还必须在晚上做。”

“晚上?”典子抬起头,吃惊地望着龙夫。

“是的,白天里不行,必须在夜里。因为是在夜里,所以就不能约了你两个人去了。”

典子听了,脸上微微泛红。

龙夫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他低下头,掏出了香烟。

“正因为这样,我才突然想到,这次集体旅游真是机会难得,所以一定要利用好。”

龙夫抬起头,一股青烟在他面前弥漫开来,暂时看不清他的表情来。

“因为,这次大家都要住在那里,白井主编也一定会去。是一举两得的绝佳机会啊。”

烟雾散去之后,典子看到龙夫的双眼熠熠生辉。

“问题就剩下是否能够定在箱根了,所以才请你帮忙。现在总算如愿以偿了。万事俱备,就等那天晚上开展实验了。”

“那是个什么样的实验?”

“这个嘛,或许你又要生气了,现在还不能说。等等,少安毋躁。”龙夫见典子的眼神发生了变化,赶紧举手稳住她,“这不能说的理由,以后你肯定会谅解的。请相信我。”

见典子露出了抗议的神情,龙夫紧接着又鞠了两三个躬。

“好吧,我先透露一点。我们将在那天晚上见到田仓的妻子。”

“哎?田仓的妻子?”

典子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嗓门。

“真的吗?”她注视着龙夫,像是希望得到证实似的问道。

“真的。”龙夫脸上微笑着,但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他是很认真的,“确实,田仓的妻子会来的。”

“确定会来吗?”典子见龙夫太过自信,不由得又问了一句。

“百分之八十五的概率吧。”龙夫并未绝对确定,“不过,我是慎重起见才这么说的,她来,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其中的缘由还是一点都不能透露吗?”

热门小说苍白的轨迹,本站提供苍白的轨迹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苍白的轨迹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15 下一章:17
热门: 计数器少年:池袋西口公园2 原罪之承诺 布谷鸟的蛋是谁的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3 人性记录 花千骨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Ⅴ 福尔摩斯症候群 超级指环王 八卦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