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一样的海皇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三章 秘密接见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五章 海皇的隐情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波塞冬之前所指的我的猜测实际上说的是我关于他为什么不肯叛逃的猜测,而事实上这一猜测我并没有和波塞冬说过,甚至于我都根本没和任何人说过。但是,我虽然没有说过,可是作为我们冰霜玫瑰盟代表去会见七海神柱守护神的阿芙洛狄忒却是和那些守护神说过这个事情,但是按照当时的情况来看,他们与阿芙洛狄忒接触,实际上应该是要背着波塞冬才对的。但是,现在波塞冬居然说了这么一句话出来,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对手下这些人所做的这些小动作一直都是了然于胸的。

那些神柱守护神自以为他们瞒着波塞冬秘密会见了阿芙洛狄忒,但实际上他们的会议却是一点也不秘密,起码他们最想瞒着的两个人之一的波塞冬知道了这个事情。至于波塞冬为什么知道我也有这样的猜测,这个相对就要好解释多了。我作为冰霜玫瑰盟的会长,会里的事情我应该都是知道的,何况我现在就是主要在关注奥林匹斯神族这边的工作,所以对于这边的一切情报,我必然是会第一时间知道的。那么,既然阿芙洛狄忒能在会议上谈到这些对波塞冬的猜测,那么我也有相同想法也就不足为奇了。

从波塞冬这段话中我发现了波塞冬的两个不同于传闻的特征。

传闻中的波塞冬是个贪得无厌并且表现的有些愚蠢的人物,因为他在很多时候为了得到某些东西总是会失去更多的东西,也就是说他的贪婪并没有让他得到任何实际好处。一般来说像这种情况对每个人来说都是有可能发生的,但是如果次数太多了,那只能说明这个人很愚蠢,而且是无可救药的愚蠢。之前我就是这么看波塞冬的,因为他确实就是这么干的。但是,从刚才这句话中就能看出来,波塞冬不但一点也不蠢,相反还很聪明。能够知道手下们刻意避着他进行的会议中的内容,这说明波塞冬有着一套自己的,完善而隐秘的情报体系。不管这个体系是不是他自己建立的,但是能想到建立这么个体系,其本身就是傻瓜能干的出来的。再说即便那个情报体系不存在,这个消息只是他偶然得到的,他能单凭这一个消息就猜到我心中所想,这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情。由此可见波塞冬并不像外面传闻的那样贪婪而愚蠢。

关于波塞冬的第二个不同于传闻的特征,我觉得就是有关于波塞冬的人品问题了。

传闻中波塞冬是个好色的家伙,这点在奥林匹斯神族中倒是一点也不奇怪,反正整个奥林匹斯神族中基本上就没几个男女关系正常的,只要你能想到的挑战伦理极限的男女关系,在奥林匹斯神族中基本都能找到活生生的例子,尤其是宙斯这个老淫棍,简直就是个发情期的动物,上到自己的老娘、姑姑、阿姨,下到自己的亲姐妹、女儿,以及那些手下、兄弟们的妻、女,外加一些凡间女子,还有各种雌性的非人生物,反正只要能生孩子的他就没有不敢上的。相比之下波塞冬的那点小问题根本就不叫问题。但是,虽然波塞冬的这点事情根本不算是个事,但有关他的传闻中依然有很多都是说的他的好色行为引发的各种坏事,其中包括很多他坑害别人以及仗势欺人的事件,反正波塞冬在凡间的恶名基本上都是女人引起的,而且传闻中他极端的小肚鸡粥,特别喜欢记仇。

但是,现在看来,实际与传闻应该是有很大出入的,因为波塞冬明显知道自己手下们有叛变的意思,可是他却没有一点在意的样子。如果波塞冬真如传闻中的一样小肚鸡肠,他就不可能容忍手下的叛变,可是他不但容忍了,而且种种迹象还表明这个事情很可能就是他自己主动推动的。他这分明是在牺牲自己保全自己的手下,最夸张的是他这样做甚至都不会被感激,因为他是以恶人的身份出现在手下们的认知中的,如果不是阿芙洛狄忒在之前的秘密会议中点出了这个事情,搞不好最后那些海神系的家伙一直到叛逃到我们那边去还会不断的骂波塞冬也说不定。这种舍己为人,不但不留名不取利,反而甘背黑锅的行为已经不单单是人好可以解释的了,这简直都快成圣人了。当然,我觉得这个事情也不能说明波塞冬就是个圣人,他这样做应该还有别的原因,也有可能纯粹就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心理变化促成他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反正他这么做了,这就决定了他必然不能被归类到恶人的范畴中去。

看着眼前明显表现的不同寻常的波塞冬,我迟疑了好半天才开口确认道:“你确定知道我的猜测?”

波塞冬直接点头道:“没错,就像你猜的一样。我是故意安排他们离开的,那些家伙的小动作我早就知道了,他们这帮傻瓜做事太不小心,要不是我的人帮他们掩盖,他们已经被宙斯的眼线发现三回了。”

波塞冬能说出这样的话,看来我的猜测就没错了。于是我也开诚布公地问道:“那么既然你都已经决定放他们走了,为什么你自己不走呢?你愿意牺牲自己放他们离开,说明你是很在意这帮手下的。大家一起换个东家继续干不是挺好的吗?你不总不至于怀疑我和宙斯一样喜欢坑自己人吧?”

“紫日会长真会开玩笑,答案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何必还来问我?”

“你既然知道我知道了,那你就该知道我问的到底是什么。”

虽然我俩的话要是有第三个人在场,肯定听的云里雾里的,但是作为当事人我们都很好的理解了对方的意思。波塞冬在我说完之后直接道:“你不用问了,这件事情你知道也没用。我之所以见你这一面就是求你把我那帮不争气的手下都带走,以后好好照顾他们。”

“喂喂喂,别搞得跟临终托孤似得好不好?据我所知你还死不了,再说你那帮手下翅膀硬着呢,离了谁他们也照样能获得滋润。”

“我或许死不了,但也和死了差不多,至于那帮小兔崽子,没有你,他们确实活不滋润。”

“为什么不肯说出你的顾虑?就算我真的解决不了,你好歹也可以让我帮你想想办法啊?再说你不说出来怎么知道我就一定解决不了?”

“这……”波塞冬明显有些犹豫,可见他还是想离开的,只是什么原因限制住了他。

“干嘛那么多顾虑?你自己都说了,留下来也和死了差不多,这样你还肯留下来,说明你已经准备好迎接死亡了。你现在既然连死都不怕,那还怕什么啊?”

波塞冬摇了摇头道:“不,你不明白,有些事情真的比死更可怕。”

“你说出来我不就明白了吗?”

“我真的……”

“别再和我说什么不能说了,我就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不走?”

波塞冬相当危难的看了看我,然后似乎陷入了天人交战之中,我知道他在思考权衡,所以也没有打扰他,就让他这么安静的想。

其实本来我觉得这个事情应该是很简单的,因为一开始我猜测波塞冬身上可能与泊尔塞福涅一样被装了能量溃散法阵,这种东西对他们这些奥林匹斯神族来说可能是无解的,但对我来说却不是问题。宙斯厉害的是他的个人实力,不是他的知识。玩技术我们还没怕过谁。但是,现在看来事情绝对不像我们想的那么假单,因为如果真的是宙斯用某种手段限制住了波塞冬,那么以他现在这种死都不怕的状态,应该会毫不保留的告诉我才对,可是他确对这个事情推三阻四的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这就相当让人奇怪了。生命受到威胁虽然也让人无奈,但还不至于到不能说出来的地步,所以这个事情应该还有别的什么隐情存在。

由于波塞冬在想问题,我也没有任何要打搅他的意思,所以被清空的大厅内此时安静的就跟闹鬼一般。就这么安静的等待了足有十多分钟,对面的波塞冬忽然叹了口气,而我则是心中一喜。叹气说明无奈,如果波塞冬不打算告诉我他的麻烦,他就应该安静的告诉我而不是叹气,因为做出这个选择已经代表他心如死灰了,所以他根本就不会叹气。那么,既然他叹气了,说明他对此表示无奈,但至少还有希望存在。由此可以判断,他是打算说了。

果然,波塞冬很快就如我所料的揭晓了答案,只是这个答案却是有点惊悚,而且实在是超出我的预料太多了!

“你你你……你这是……”看着眼前的波塞冬我已经完全不知道说神什么好了,虽然我之前就发现了波塞冬与传闻不符,但却没有想到居然会差这么多。因为,就在刚才,波塞冬突然一件件的脱掉了他身上的所有衣物,而知道他完全赤裸之后,他竟然还在脱,只是这次不是脱衣服,而是……脱皮。

没错,波塞冬从自己背后找到了一个开口,然后就好像《聊斋》中的画皮一般,直接从身上脱下了一层人皮,而在这层人皮之中的竟然是——海水。波塞冬的体内竟然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团海水,一团可以随便改变形态的海水,而且看起来和外面的普通海水没有任何区别。

“你难道是水元素?”

热门小说从零开始,本站提供从零开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从零开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三章 秘密接见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五章 海皇的隐情
热门: 我能看见经验值 悲伤的精确度 龙符 完美世界 名侦探的咒缚 花千骨 圣洁之罪 时间回旋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Ⅳ 所罗门的伪证1: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