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坑死你没商量

上一章:第二百零一章 阴魂不散的入侵者 下一章:第二百零三章 地狱的温度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当几部巨大的机器开始轰鸣着工作起来之后,被固定在金属椅上的几个家伙都开始剧烈的扭动挣扎了起来。记忆读取的过程可并不是什么温和的动作,这个动作就有点像是古代的凌迟之刑,不同的是凌迟之刑切割的是肉体,而记忆读取切割的是灵魂。相比之肉体,灵魂是无法昏迷的,所以那种痛苦也是完全无法抵抗的。

随着机器的轰鸣,被捆在椅子上的几人中的一个家伙突然身体向上一挺,然后全身剧烈的扭动挣扎了起来,他的体表青筋隆起,眼角和二空中开始流出血水,同时鼻孔和嘴角中开始往外喷着大量混着血水的泡沫。

红月看着这个挣扎的家伙说道:“看来这个不行了,你们是不是把读取刻度开的太大了?”

一名技术类玩家皱眉道:“才十八而已,按说不该有这么大反应吧?”

这边这人正在那皱眉思考怎么这么快就玩坏了一个,旁边的玫瑰却使突然反应了过来大喊道:“快停下,这些人被下了灵魂陷阱。”

“哦,该死!”旁边的技术类玩家立刻反应了过来赶紧转身扑到机器旁边猛地一巴掌拍下了紧急停机,然后就见那些被固定着的人突然全都失去了力量般的瘫软在座位上不动了。上前一个个的试了下这些人的脉搏,确定都没死之后那个技术类玩家才吁了口气道:“呼,还好关机及时!不然这些舌头就全都要废掉了!”

“可是这样读不了记忆留着他们和弄死了有什么区别啊?”红月一脸焦急地问道。

玫瑰提醒道:“机器读不了是因为这些人的灵魂上有灵魂陷阱,一旦有人强行连接就会被带入陷阱之中,最后的结果就是这个俘虏的灵魂彻底崩溃,同时转化为一个灵魂炸弹轰掉我们的机器。不过机器读不了不等于死神也读不了啊。”

“死神?”红月第一反应就是想到了自己的死神,随后才反应过来玫瑰说的应该是哈迪斯。“对啊!怎么把他给忘了呢!”

那几个俘虏最终被带到了混乱与秩序神殿,哈迪斯他们正在这边等消息,听说俘虏的灵魂中有灵魂陷阱,哈迪斯当即就亲自动手开始帮忙拷问信息。相比之那些大费周章的机器,哈迪斯干这个实在是太轻松了。只见他随手一招,那些俘虏就同一时间一起软了下去,然后哈迪斯面前就多了一排亡魂,看样貌分明就是那帮俘虏的。

在抽取了这些人的灵魂后哈迪斯只是在他们每个人的脑门上弹了一下就将一个个黑色的小点从这些家伙的灵魂中弹了出去,然后他便对玫瑰他们说道:“我已经把他们灵魂中的陷阱和他们的主意识一起从灵魂中分离出去了,现在剩下的就是个空壳而已。不过记忆都在,想知道什么的话找个亡灵生物直接把这些空白灵魂吃掉,他们知道的就都会转移到亡灵生物的记忆中。”

“这个我擅长。”红月直接把自己的死神放了出来,这个本来就是高阶亡灵生物,而且灵魂读取什么的技能也会一点,正好适合干这个。在连续吞掉了几个俘虏的灵魂后这个死神就得到了对方的全部记忆,而红月想知道什么只要问他就行了。

经过简单的询问,死神很快就将那几个人知道的东西都说了出来,不过这些NPC知道的东西还真是不多。根据他们的记忆,这次来的敌人一共有八队,总人数可能超过一百人,也就是说每队都有十人以上。

那些NPC被分配的任务就是携带着装有特殊爆炸物的炸弹跟随玩家前进,除了帮助玩家战斗之外,这些NPC的任务还包括在必要的时候充当自杀炸弹袭击我们行会的人员或者是重要设施。

比较不幸的是之前爆破我们得动力核心的那组人不是眼前这一组,所以他们也不知道那些人在哪里,而且他们八组人上船之后就没再互相联系。当初制定的计划也是侵入后各自为战,最后能跑掉就跑,跑不掉就自爆。所以说这些人根本就是一帮恐怖分子,从一开始就是抱着自杀袭击的态度来的。

可以说这些NPC提供的信息真的是没啥用,唯一比较有用的就是知道了对手的来源。

这些NPC本身都是来自日本的NPC,他们属于鬼手信长的手下。在上次中日战争之后,在我们的支持下松本正贺已经成为了日本玩家偶像,并且因为有樱雨神雏和八月熏他们几个的帮助,现在松本正贺基本上已经可以说是日本地区的玩家领袖了。虽然还不能和当初黑龙会时期的松本正贺相比较,但起码他已经重新回到了权力的巅峰。但是,对于松本正贺的成功,很多人是不服气的。其中就包括鬼手信长。

虽然很不服气,但是松本正贺现在在日本的地位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挟几次对中作战胜利的余威,松本正贺现在的地位根本无人可以撼动,所以鬼手信长即便是不服气,也没有傻叉到认为自己可以正面扳倒松本正贺的地步。

因为知道不能正面对抗,所以松本正贺就想要慢慢经营自己的势力,以期在之后的时间内逐步壮大起来并最终抢回日本玩家领袖的地位。当然,因为松本正贺得到了我们的支持,加上他现在可以号令很多日本玩家,所以鬼手信长的行动受到了很大限制。为此,他觉得需要寻找一些外援,于是呼,一些特别的盟友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范围内。

从之前的中日之战中就可以看出来鬼手信长和俄罗斯的冰封女妖关系很好,而冰封女妖本人在俄罗斯有着巨大的影响力,说她是俄罗斯地区玩家的地下教父也不为过。正因为有这么一层关系存在,所以这次鬼手信长第一个就想到了冰封女妖,而冰封女妖他们在我们手里连续吃了几次亏之后现在也正需要寻求外援的帮助。两边有着共同的需求,所以联系了一下之后便一拍即合,于是他们就策划了各种各样的行动来壮大自身。

这次袭击我们的艾辛格移动要塞就是临时制定的一个计划,因为冰封女妖觉得这种计划可以削弱我们行会的实力,至少也能让我们原本正在计划的事情出错,而消弱我们对俄罗斯人以后的行动将有着巨大的好处,所以冰封女妖是非常赞成这种行动的。至于说鬼手信长,虽然他并不知道我们和松本正贺的关系,也就是他不知道袭击我们实际上真的可以削弱松本正贺,但是他却想到了恐怖份子们的获利方式。因为目前在日本玩家的心中,反中的思想非常强烈,所以任何能够伤害到中国势力,尤其是伤害到我们冰霜玫瑰盟的行动,都将得到日本玩家的欢迎。之前我们支持松本正贺上位的方式其实就是灵活应用了这一日本玩家的心里并通过几次诈败,从而彻底确立了松本正贺在日本玩家心中的地位。

现在的鬼手信长就是发现了这个我们用过的方法,虽然他不知道我们用过,但他可以推测出这种方法是行之有效的,于是也就有了这次的行动。一旦艾辛格移动要塞遭到重创,事情必然会通过网络传的沸沸扬扬,而到时候鬼手信长要做的就是像恐怖份子们经常干的那样,等袭击结束后站出来宣布对此事负责就行了,到时候自然可以为他聚拢大把大把的人气,甚至于像真正的恐怖份子那样拉到来自一些爱国人士的大笔赞助。

可以说鬼手信长的想法很好,俄罗斯人的想法也很直接,但是这个事情却做得并不完美。首先他们严重低估了艾辛格移动要塞的防御力,其次是他们这次好不容易才下狠心启用的一个打入我们行会内部的高级间谍给出的艾辛格移动要塞结构图居然是错的!这两项重大变故绝对是相当致命的。

实际上直到红月的死神将这些事情说出来之后,我们才知道之前给艾辛格移动要塞开了个洞的那次爆炸,其实根本不关那个倒霉蛋行会什么事。他们埋设的爆炸物都是些普通货色,充其量也就能把艾辛格移动要塞的外挂装甲熏黑而已了。之所以后来把整个山头都轰平了,还给艾辛格移动要塞开了个窟窿,完全是因为这帮日俄恐怖份子的原因。他们当时也发现了那个行会的人埋设炸药,于是他们干脆借用了他们的埋设点,直接帮他们多加了些料。因为液化魔晶蒸汽技术就是俄罗斯人最先搞出来的,所以这次的炸弹自然就是威力惊人的液化魔晶蒸汽炸弹,而且数量惊人。这也是为什么那个行会的人会被自己埋的炸弹的威力吓了一跳的原因,因为他们埋的只是普通炸弹,而爆炸的实际上却是一大堆液化魔晶蒸汽炸弹,这俩东西虽然都是炸弹,可这威力那就不能同日而语了。

事实上当初日本人的目的可不单单是给艾辛格移动要塞开个洞而已,他们的真实目的就是直接把艾辛格移动要塞轰下来的。只是他们低估了艾辛格移动要塞的防御力,那么多的液化魔晶蒸汽炸弹不但没有把艾辛格移动要塞轰下来,甚至都没有造成功能性损伤。唯一的战果也就是在艾辛格移动要塞的外装甲上开了个洞让他们有机会混进去而已。

本来第一步计划失败的影响还不是很大,毕竟他们有间谍提供的情报,加上他们又携带了大量的液化魔晶蒸汽炸弹进入到了艾辛格移动要塞的内部,按说是可以轻易摧毁艾辛格移动要塞的,只是他们实在是有些倒霉。

其实因为有着城市之树和遍布城市各处的猫眼监视法阵以及军神这几个要素存在,我们实际上已经掌握了所有混入我们行会的间谍的信息,包括这些人的具体身份,以及为谁效力这些东西。

因为事先知道这些人是间谍,所以对他们获取的任何情报我们都会做特别的处理。比如说这次的这位间谍在艾辛格移动要塞出征之后的这段时间内突然开始对艾辛格移动要塞的结构图感兴趣了起来,不但利用自己的身份四处走动记录这些地形信息,甚至还通过一些和他熟悉的人直接询问或者购买一部分结构信息。当然,因为知道他是间谍,所以和他熟悉的那些人给出的信息都是我们安排好的。于是呼这帮潜入者最终拿到的是一套有很多问题的结构图,虽然在部分区域上是正确的,但是更多的都是对不上号的信息。这也是为什么那帮间谍在山峰爆炸事件发生后就立刻潜入了艾辛格移动要塞,结果却直到我们得惩罚部队都快灭掉了那个倒霉行会之后他们才开始行动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们不想立刻开始袭击,而是因为他们迷路了。间谍给的地图信息根本就不对,照着那份地图走着走着就不知道转到哪去了。至于那队成功摸到动力核心的队伍,这个应该纯属意外,因为根据那些NPC的记忆,他们的袭击目标实际上应该是位于艾辛格移动要塞各处的反重力装置,而不是动力核心,只能说有某队入侵者走了狗屎运居然摸到了那种地方去。当然,他们即便是摸过去了也没能摧毁动力核心。

艾辛格移动要塞的动力核心就是艾辛格移动要塞的心脏,这东西的保护怎么可能非常一般?所以说想靠几枚液化魔晶蒸汽炸弹就摧毁它实际上是根本不可能的。别说他们为了行动方便一共也没带多少液化魔晶蒸汽炸弹,就算他们把之前炸山的那些液化魔晶蒸汽炸弹都带上并全部安装到动力核心周围,最后的结果也只能是破坏动力核心与外界的所有动力管道,而动力核心本身是绝对不会被摧毁的。因为动力核心自身使用的就是那种应用飞船动力室的循环能源屏障,只有当爆炸物的能量超过动力核心的能量总和时,才有可能摧毁屏障,否则对其发动攻击只能是给它充能。艾辛格移动要塞的动力核心要支撑这么大个城市飞起来,还要提供战斗所需能源,你可以想象那是一种多么恐怖的能源量,所以说这么点液化魔晶蒸汽炸弹对它来说屁用都没有。

正因为地图信息有问题,所以这些人在潜入后先是发现根本找不到反重力装置,后来七拐八弯的连出去的路都找不到了。最后当袭击动力核心的那次爆炸发生后,艾辛格移动要塞立刻进入了战斗状态,突然加强的警戒等级更是让这些人焦头烂额,到处都是关卡,到处都是守卫。要不是他们这次来的时候使用了一种价格极端昂贵的特殊一次性装备强化了隐身能力,估计早就被全部干掉了。

知道了袭击者是什么人对于抓老鼠行动并没有任何实质帮助,但是这些信息对于我们行会制定整体战略却有着重大意义。

有玫瑰这种把人卖了人家还帮她数钱,临走还对她千恩万谢的人存在,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能放过。

鬼手信长想要借用这次机会在日本捞人气,我们就偏不让他得逞。随着玫瑰那边的通讯传达到日本,松本正贺立刻在日本各大主流论坛以及游戏内的公共信息频道发出了通告,宣布对此时负责。

就像现实中很多恐怖份子都会抢着对某事负责一样,游戏里也不存在谦让的可能。关键还是看谁更能取信于人,毕竟你宣布对此事负责是你宣布的,别人又没法跑到现场去验证,所以说最后还是得看舆论引导和你的可信度。

在袭击艾辛格移动要塞这种事情上,松本正贺无疑比鬼手信长靠谱多了,所以在松本正贺宣布对此事负责之后,尽管鬼手信长立刻就跳出来也宣布对此事负责并指责松本正贺冒领他们的功绩,但是,真正愿意相信他的人却是凤毛菱角。当然,实际上坚定支持松本正贺的人也不多,只是比鬼手信长稍微多点而已。基本上全日本的玩家大约有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相信这是鬼手信长干的,还有百分之十几的人相信这是松本正贺干的,但是剩下的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都只是持怀疑态度。他们只是确定确实有人日本人袭击了冰霜玫瑰盟的艾辛格移动要塞,但是却对松本正贺和鬼手信长同时持有怀疑态度,并没有真的认可其中任何一方。不过,这种情况很快就发生了一些改变。

单论个人能力鬼手信长和松本正贺实际上差距并不是很大,要说智力鬼手信长肯定比松本正贺低,但真正的高级领导哪个没几个顾问、军师之类的人员在身边帮助出谋划策?所以说,真要拼实力,鬼手信长未必就输了松本正贺。可关键是松本正贺有一项优势鬼手信长拍马也赶不上,那就是松本正贺有我们帮他。

其实相比之自己人,敌人的话有时候更容易被相信。有些东西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方式是没用的,任你喊破喉咙,人家不信就是不信。你说你能打,没人信,但是你的敌人如果说你很能打,九成九的人都会信。

松本正贺却是没有袭击艾辛格移动要塞,鬼手信长占着理,可那又如何?日本玩家又不知道真想。他们难道还能跑到艾辛格移动要塞来做现场采访不成?至于说参与行动的那帮日本人的说辞……这个东西能信吗?那些人都是鬼手信长的手下,他们说鬼手信长派他们执行了行动,松本正贺难道就不能找一帮人说是他们执行的吗?所以说,他们双方的言论其实一点公信力也没有。要不然也不会出现百分之八十几的人抱怀疑态度的情况了。

但是,他们自己说没用,我们冰霜玫瑰盟说出来那就有用了。当然,我们不能直接站出来帮松本正贺说就是他干的,那痕迹也太明显了一点。所以,我们采取了更加直接的做法。

一支我们行会的庞大舰队在艾辛格移动要塞遭到袭击的几个小时后便出现在了日本近海,然后对松本正贺控制下的几座沿海城市进行了炮击,同时从艾辛格移动要塞发射的三十六枚神箭导弹也相继落在了松本正贺控制的几座城市中,并且,松本正贺本人还遭到了一次来自本行会高级人员的刺杀,并且造成了松本正贺重伤,并且直接导致一名松本正贺的得力手下挂掉了一次。

这种袭击放在平时是没什么,但是松本正贺这边刚宣布完对此事负责,那边我们行会就开始攻击松本正贺,这不明摆着就是报复行动吗?尽管鬼手信长在知道这些袭击事件后拼命地喊叫说艾辛格移动要塞是他派人袭击的,但还是有超过七成的玩家倒向了松本正贺。

那些玩家对于鬼手信长的话直接讽刺道:“你说是你袭击了艾辛格移动要塞,那冰霜玫瑰盟干嘛报复松本正贺?你被松下打了,难道会莫名其妙的跑去揍三井一顿进行报复?冰霜玫瑰盟不至于傻到连被谁打了都不知道吧?”

这种论调几乎瞬间就把鬼手信长给说哑巴了,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跑去袭击松本正贺,而且更让他郁闷的是随后松本正贺拿出了一段视频录像,内容是他手下的几名玩家和我们行会的人在艾辛格移动要塞里面战斗的画面,因为其中出现了红月和本行会的一些高级玩家的身影,所以根本没法作假,而画面中的几个日本玩家也确实是松本正贺手下的几员大将,而且这些人也不是生面孔,平时经常跟着松本正贺一起出现在公众场合,可以说大小也算个名人。

这种视频鬼手信长的人当初也拍了,但是他们没有战斗画面,只有安防炸弹的画面和一些艾辛格移动要塞内部的环境画面。他们是秘密潜入,本来人就不多,我们行会的那些守卫又那么厉害,真打起来的时候鬼才有空站那里拍视频呢。所以说,鬼手信长他们的画面都不是战斗画面,其中没有日本玩家能认出来的人员,而据说是艾辛格移动要塞内部的环境图片也无法证实,因为那些地方都是不对外开放的,所以日本人根本不知道这些画面到底是不是艾辛格移动要塞里面的环境。

松本正贺的安排的那帮枪手直接出来指出这些疑点,然后说这些东西可能就是鬼手信长随便找了个地方胡乱拍的,因为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被直接证实。但是相比之下松本正贺的画面就无可辩驳了,因为在日本玩家的想法中,我们行会的高层人员是不可能去配合松本正贺拍视频的。但是打死他们也不会想到这个视频其实还真就是在战斗发生之后好几个小时才由我们行会的一些人员专门配合松本正贺拍的,可以说这段视频发布出去的时候也就刚拍完而已。当然,这些日本玩家都不知道,鬼手信长也不知道,所以日本玩家都相信了松本正贺是伟大的英雄,而鬼手信长是个企图窃取英雄功绩的无耻骗子。

整个计划的最终结果就是鬼手信长泪奔了。原本指望借助这次袭击提高一些自己的人望,谁知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但买炸弹搞袭击搭进去一大笔钱,最后还落个臭名声,别说人望了,现在他在日本都快变过街老鼠了。要不是松本正贺后来站出来用很高的姿态劝说大家别去找他的麻烦,估计鬼手信长这会已经被人堵在家里骂了。当然松本正贺也不是真的气度不凡要帮鬼手信长,他只是利用这种声明来显示自己的超凡境界而已。

被我们和松本正贺联合起来坑,鬼手信长这次输的真不冤。这要是还能让他如愿,那我们就要哭的六月飞雪了。当然,以上事件都是在我们得到了袭击者事件之后的一系列安排以及最后所产生的效果,但是在此时,在刚刚得到了敌人信息的现在,红月他们还在为怎么清除艾辛格移动要塞里面的老鼠而头疼。

“你的计划确实可以坑死鬼手信长,可我们现在怎么办?”红月看着刚说完计划的玫瑰问道:“之前有一队人员被打的只剩了一个人跑掉了,现在还在被撵兔子一样追的到处窜,另外一队被我们抓了俘虏彻底解决,也就是说还有六队完整的队伍在艾辛格移动要塞里面随意活动着,而且他们身上还携带了威力巨大的液化魔晶蒸汽炸弹,我们总不能等他们引爆了炸弹再一个个的把他们找出来干掉吧?”

“关于那些老鼠,我其实已经有办法了。”玫瑰信心满满地说道。

“有办法了?什么办法啊?”

“反正肯定有效就是了。”玫瑰笑的很甜美,但是红月却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按照金币以前给出的一句被广泛认可的评价就是:当玫瑰笑的像天使一样的时候,她的敌人就已经离地狱不远了!

热门小说从零开始,本站提供从零开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从零开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百零一章 阴魂不散的入侵者 下一章:第二百零三章 地狱的温度
热门: 谋杀官员1:逻辑王子的演绎 遮天 所罗门的伪证1:事件 诡案罪6 龙符 明朝败家子 恶魔的彩球歌 电影的世界 我欲封天 逆天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