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地狱中的入侵者

上一章:第二百零三章 地狱的温度 下一章:第二百零五章 无敌天使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多元的想法是挺勇敢的,只可惜效果有点不如人意。当他迈着艰难的步伐向前走了没几步之后,他们却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了一阵整齐的脚步声,而且听这个脚步声并不像是一般玩家在奔跑,倒是很像正规军队正在急行军。

随着脚步声的逐渐靠近,多元他们很快就发现了那脚步声的来源。只见他们之前想要逃离的出口处,一队迈着整齐步伐的重装骷髅兵正在迅速跑入仓库。在看到他们这些人后那些骷髅兵立刻毫不犹豫的分成了两列纵队从两边绕过人群将他们包围了起来,而在这些骷髅兵身后,几个身穿黑色铠甲的暗殿骑士也先后走了进来。

看到这群生物之后,在场的日本人几乎立刻就意识到自己完蛋了。负能量迷雾不但带来了低温,更是严重削弱了他们的战斗力。别说在场的这些都不是一般的低级亡灵生物,就算是,以他们现在的身体状况也是绝对不可能伤到对方的。但是相对于他们的窘迫造型来说,这帮亡灵生物在这里却是如鱼得水一般的舒爽。亡灵本来就是负能量生物,这里的负能量这么充裕,他们不但不会感觉到任何的不适,反而会得到额外的实力提升。而且在这种状态下亡灵们都会获得一项额外属性,那就是生命值自动回复加速。

“我们果然还是低估了支那人的防卫手段!”石岗看着前方的亡灵们叹惜着说道。

就在这些日本人叹息的过程中,一群穿的跟宇航员似的人忽然从那几个暗殿骑士背后走了出来。大概是因为穿的太厚了,这些人的行动都很缓慢,看起来好像木乃伊一样。其中一个人在走过来之后先是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虽然因为对方带的头盔好像是单向透明的,所以看不见他的眼神,但是日本玩家们还是立刻就感觉到了对方的目光正注视在自己身上。

就这么站了一会,这个走入包围圈的人忽然向几个日本玩家走了过来。那些日本玩家立刻就想要动手,临时前也要拉个垫背的。但是,就在他们准备发动突然袭击的时候却使突然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动不了了。也不是完全不能动,只是动作已经僵硬的连抬腿都需要好长时间,别说反抗了,现在连走路都是一种奢望了!

那名穿的跟宇航员似的本行会玩家虽然因为衣服太厚重走路也很别扭,但起码比他们速度快多了。轻松的走到几个人身边,然后绕到一个日本人身后,接着这个玩家就慢条斯理的放下了一个白色的手提箱打开,然后从中抽出了一根巨大的针管。重新站到这个日本玩家背后,那名本行会玩家直接将针管对准这个日本玩家的颈椎根部插了进去,然后将满满一管的绿色液体全部推入了对方的身体。在完成了这一切后,这名玩家便立刻向外一挥手,包围圈外的几名暗殿骑士立刻走过来将这名日本玩家拉了出去。

那名被注射了不明液体的日本玩家虽然很想挣扎,但是因为身体已经完全僵硬了,所以根本没法反抗,只能任凭暗殿骑士将自己拉到了人群之外。不过他并没有被拉住房间,而是被放到了旁边的一只箱子上,接着暗殿骑士们就不再管他了。至于包围圈中的那名本行会玩家,他现在又从箱子里取出了一支细细的,比小孩的小拇指还要细一点的针筒。相比之第一个特大号针筒,这个明显属于超微型针筒,而且其中的液体剂量也很小,只有几滴而已。

将这根小针扎入旁边那名女性日本忍者的颈椎之中迅速推入,然后这个玩家立刻又拿出一只和之前一模一样的巨大针筒继续给这位女忍者注射药剂,等大针筒打完之后他立刻便收起所有东西转身离开了包围圈,而场地中的女忍者却是突然恢复了行动能力,不过她没有去追击那名我们行会的玩家,而是全身哆嗦着双手环抱双肩蹲了下去,看她的样子似乎非常冷的感觉。

就在这名女忍者直哆嗦的时候,我们行会的那名玩家已经走到了外面那名最先被抬出来的日本玩家身边并给他注射了一支之前给那名女忍者注射的一模一样的微型黑色药剂。现在两个人等于是都得到了一样的药剂注射,不同的是仅仅是先后顺序而已。

随着注射完成,那名被抬出去的玩家也是突然就恢复了行动能力,但是和地上那位女性玩家冻的直哆嗦的状态不同,这位就好像身上要烧起来似的,不但全身红的好像煮熟的龙虾一样,而且还拼命地撕扯起自己的衣服来。

“你……你们……给我注射……注射了什么?”地上那名女性忍者此时正双手撑在地上拼命地颤抖着,虽然周围的雾气已经相当浓郁了,但是众人依然可以看出来她的嘴里正在外面帽白烟,好像她比周围的环境还要冷一样。而另外一边那位男性玩家和她刚好相反,他此时就好像正在承受什么剧痛一样正在满地打滚,而且他的嘴里和鼻孔里是不是的就会喷点黑烟出来,看起来就好像体内有个烧煤的老式锅炉一样。

对于女性日本忍者的问题我们这边并没有人回答,只是其中一名暗殿骑士突然走了过去,然后一把抓起地上的女忍者将她的脑袋拉到了自己面前。接着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这名暗殿骑士突然一把掀开了自己的头盔,然后一口吻在了女忍者的嘴唇上,不过对方只是一沾即分,随后便将脑袋向后退了一段距离,但是众人却可以明确的看到有大量白色的气体正在以一种相当恐怖的速度从女忍者的嘴里飞出并被暗殿骑士吸入口中。

众日本玩家第一时间想到了这到底是什么。这根本就不是亲吻,而是暗殿骑士的一项隐藏技能——灵魂萃取。那些被吸出来的不是烟雾,而是女忍者的灵魂。

大约用了十几秒就完成了萃取工作之后那名暗殿骑士便松开了身前的肉体,但是那具本该倒下去的尸体却没有像那些日本人想象的那样倒下去,而是晃了两下就稳住了身型,接着好像头脑不清醒的样子单手扶着额头晃了几下脑袋,最后终于缓缓直起了身体四处张望了一下,接着又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身体,最后才说道:“真糟糕,这具身体看起来支撑不了多久了。”

之前给她注射药剂的那个玩家隔着头盔用带着古怪回音的声音说道:“将就一下吧,反正也没指望保用一百年,能支持一两个小时就足够了。”

女忍者,或者说占据了这个身体的新意志说道:“两个小时应该没问题,再长就没准了。我可不喜欢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腐烂。哦对了,她叫什么来着?”

之前亲了女忍者的暗殿骑士开口说道:“她叫夕树舞子,职业是术法忍者。我……”

“这样太麻烦,把她的灵魂碎片给我,我自己看。”

暗殿骑士点点头从嘴里吐出了一枚乌黑的结晶,女忍者毫不犹豫的接过来就塞进了嘴里,接着闭上眼睛像是在体会着什么,几秒后便睁开眼睛说道:“好的,我都看到了。剩下的交给我吧。”

“喂,碎片用完了也分我一份啊。你是全都看完了,我可是还什么都不知道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之前那个被注射了药剂的男性玩家此时也已经恢复了正常行动,但是和女忍者一样,他的思维已经明显不是之前那个玩家的思维了。

听到这个家伙的话之后,那边的女忍者也像之前的暗殿骑士一样吐出了之前那个球交给了对方,那家伙接过之后直接吞了下去,然后和女忍者一样沉默了几秒就适应了那个东西,然后站起来和女忍者一起离开了这个仓库。旁边的日本玩家看到两人离开,虽然心里有很多疑问,并且也大概猜到了他们要去干什么,可是却根本无力阻止。从刚才开始仓库里的负能量迷雾就一直在增加,伴随着负能量的强效吞噬属性,周围的环境温度一直在下降,而且低温只是一种连带效果,真正让这些玩家无法动弹的不是低温而是能量损耗。负能量迷雾会吞噬中和正能量,而人体活动需要的能量都是正能量,包括生命力也一样,所以在负能量迷雾中人体的运动能力会越来越低,而且生命值也会持续下降。不过这种能量损失是感觉不到的,所以日本玩家们只是觉得冷而已,表面上看起来是被冻结了身体,其实却是生命力即将耗尽的前兆。

随着那两个人离开,剩下的日本人便被周围的骷髅们一个个的架起来拖了出去,半路上他们又看到了自己摆放的那枚炸弹,只是不出所料,这东西现在已经完全被一层厚厚的冰霜所覆盖了,即便再过一万年也不可能爆炸了。

这边被拖出去的几个日本玩家最后当然逃不了一死的下场,不过游戏里死一次也不过是掉一两级的事情,因此玩家们虽然不愿因白白牺牲,却很少有怕死的。当然,他们不怕死也没必要承受被俘之后的羞辱,所以这些人在确定没有挣脱可能后就集体选择了强行下线,把肉身扔着不管了。

和他们不同,那两个已经被控制的玩家实际上早就退出了游戏,不过他们不是强行下线,而是得到系统提示自己被杀了。现在占据着这两个身体的并不是那两个玩家自己,而是两个人工灵魂。当然,和机动天使体内的那种人工灵魂不太一样,这种人工灵魂是以液体形态存在的,可以通过注射的方式进入敌人体内,不过这东西目前还在试验阶段,效果暂时还不稳定,尤其是占据的肉体无法长时间保存也是个重大问题,时间只要一长肉身就会腐烂,根本没有多大实用价值。不过这次倒是可以拿来用一下。

艾辛格移动要塞内部是我们的主场,那帮日本玩家在突然遭到负能量迷雾袭击后反应不一,像这对人一样直接被冻结的达到了三队,剩下三队人中有一队在受到影响后及时发现并开始转移,只是因为受到了一些影响,所以动作慢了一点,路过一个猫眼监视器的时候被扫到了一下,于是大量蜂拥而来的我方守卫便将这队人活活堵死在了一个狭窄的通道中,最后两枚震撼弹搞定。

最后两队人员都比较机警,其中一队在烟雾出现的第一时间久发现了问题,于是主动开始逃跑,只是因为整个艾辛格移动要塞内部都在释放这种烟雾,仅有几条通道是安全的,所以这些人顺着没有烟雾的通道最后自己跑进了一处巨大的好像室内运动场一样的空间中。结果,不等他们转身跑回去,他们进来的大门就轰的一声自动封闭了,接着就看到对面的墙壁边上逐一打开了一排大门,一只只形象各异的奇怪生物开始进入这个空间并对着他们咆哮不止。

相比之前面这些队伍,最后还有一队最精明的队伍。这只队伍和其他队伍不一样,他们虽然也受到了负能量迷雾的影响,但是这队人中很快就有人发现了负能量迷雾比空气重的这一特性,而且恰好他们当时所在的位置附近就有个向上的通道,于是他们便开始往上层跑。虽然整个艾辛格移动要塞内部的通风管道都是在同步的喷洒负能量迷雾,但是因为负能量迷雾的比重太大,所以就好像自来水管楼层高水压低一样,越是网上的通风管出来的负能量迷雾就越稀薄,所以这帮人总算是在身体机能出现明显下降之前跑到了安全一些的上层区域。不过,虽然他们跑到了上层区域,却是暴露了自己的行踪。

之前红月就下令封锁了艾辛格移动要塞内部的所有通道,当然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上下层的串联通道,这队入侵者为了躲避负能量迷雾也顾不上被发现的问题了,直接硬冲了一道关卡。不过尽管他们成功的突破了关卡到达了上层,但也付出了一名玩家和三个NPC阵亡的代价,不过这支队伍之中却有着几个出乎意料的家伙,以至于随后赶到的本行会玩家居然没能堵住他们,不但让他们继续向前跑了很远,而且还被他们干掉了一个人还被打伤了很多,这还是占了我们人多的便宜,要是人数相当估计伤亡只会更大。

刚刚第一队被负能量迷雾影像的人群中有两个日本玩家被我们使用特殊的人工灵魂进行了身体掠夺,为的就是这边的这队人。

和其他几支队伍比起来,这支队伍有个显著地特点就是人多。根据之前从NPC那里搞出来的情报表明进入艾辛格移动要塞的敌人分成了八组,而其中七组都只有十到二十人而已,但是最后这组在被干掉了一部分人员之后居然还剩下二十三人之多。而且,和前面那些队伍的构成形式不同的是,前面七队中有六队是纯粹的日本玩家和NPC的混编队伍,海油一队是两个俄罗斯玩家带了一队日本NPC的混编队伍,而最后这个队伍却是俄罗斯玩家和日本玩家,以及少量两国NPC的混编队伍。

这只混编队伍人数众多,人员战斗力也超乎想象。第一次强行突破关卡并不奇怪,毕竟艾辛格移动要塞内部的通道太多,我们不可能在每个路口都集结大量兵力,所以只能少量安排人员充当侦查哨使用。这些人的工作不是拦截或者消灭入侵者,而是发现并拖延对方的行动,这样的设定决定了他们不可能拦住对方,所以被突破也是正常情况。但是后来追上来的那队增援依然被击溃,这个就比较惊人了。要知道这些增援都已经是本行会有一定战斗力的人员在带队了,而且队伍里有大量的NPC从旁协助,这样的战斗力居然还是被击溃了,这就比较夸张了。

不过,即便是击溃了一支增援部队,身陷重围也不可能安然无恙。那帮人再能打也还没强到战力榜前百名的程度,所以他们不可能像我这样毫无阻碍的在万军丛中趟过去,最后只能被我们行会的玩家和NPC给赌进了死胡同。不过他们找的这个死胡同也不好打,主要是内部结构太宽敞了,震撼弹什么的用不起来,高爆炸弹我们自己不舍得用,毕竟这是自己城市,炸坏了哪里都会心疼,所以我们的人只能想别的办法。

就在那帮人躲藏在这个临时物资转运点中负隅顽抗的时候,他们背后的一块金属板突然晃了一下。因为现在神经高度紧张,那些人立刻就听到了金属板摩擦的声音并转了过来,其中反应最快的人更是直接拿着匕首冲了上去,只是等盖板打开,伸出来的脑袋却让那人一个急停止住了动作。

“舞子?”看到爬出来的居然是熟人,冲到洞口的玩家也是相当惊讶。

此时还在洞口的女忍者并没有完全钻出来,而是做出一副很焦急的样子对他们小声喊道:“有什么问题之后再说,快点跟我来,我带你们离开这里。外面的支那人运了一支高压火焰喷射器过来,就快到门口了。”

“什么?”在场的日本人和俄罗斯人都是一惊。这个地方明显是个货物转运点,除了一个比较狭窄的出口之外,连门都没有。房间里堆放的全都是些金属箱子,虽然不知道厚度如何,但是耐火能力肯定比他们的身体要强很多,也就是说如果火焰喷射器到了,外面的人就可以不受限制的往里面喷火,而不用担心里面的货物和建筑本身受到影响。毕竟房间的墙壁和地面都是金属及岩石的混合体,耐不耐炸不知道,但肯定耐火。

情况如此危机,这些人也就没做多想,直接就跟着女忍者钻入了那个通道,然后他们就发现这个通道里面比外面看起来要稍微宽敞一些,虽然站不起来,但是只要勾着腰就可以用双腿跑起来,不需要在地上爬行。

在进入通道后这群人很快又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人,于是便更加确定这边有人接应,接着便放心的跟着前面的女忍者往前跑了起来。

顺着通道跑了一段不算远的距离后,女忍者忽然停了下来指着主通道侧面的一条斜向下的好像滑梯一样的管道说道:“这个管道下面就是一个安全的房间,不过出口离地面有点高,你们下去的时候做好准备,一处通道就要赶紧控制自己的身体掌握平衡,不然很容易摔倒。我先下去通知下下面的人接应,你们等我下去之后过两秒在往下跳,注意间隔,别靠太近。”女忍说完就直接跳了下去。

因为这一番提醒,上面这些人自然是更加不疑有他了,于是便按照吩咐隔两秒一个人的往下跳,但是,当他们从通道口飞出去并准备按照女忍的提醒掌握好平衡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直接就摔进了一张大网之中,接着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就感觉大网猛地一收,然后身体就被扔了出去,等到他们意识到情况不对想要反抗之时已经来不及了。周围弥漫的浓到伸手不见五指的负能量迷雾让他们的身体瞬间就感觉到了彻骨的寒冷,再加上身上被一层好像丝绒一般的东西仅仅束缚着,根本就没法反应,至于出声提醒后面的人就更没可能了,因为他们掉在网上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被一团东西盖住了面门,现在连嘴都张不开了。

事实上如果将房间里的烟雾抽调,然后站在旁边看的话这些日本和俄罗斯玩家就会发现就在通道口的前方,有一只巨大的黑色蜘蛛正肚皮朝天的躺在那里。这只蜘蛛的八条腿上张着一张巨大的白色蜘蛛网,网的八个角连接在蜘蛛的八条腿尖上。每当有人从通道口滑出来就会正好扑到这张网上,然后这只巨型蜘蛛就会以闪电般的速度飞速将八条腿一合,那张网立刻就将扑上去的人给包了起来,然后它直接往上一蹬将那人抛出去,旁边一直和它长的一模一样的大蜘蛛立刻接住这个已经被包了一层的蜘蛛网的人,然后用超快的速度像捆粽子一样给这个人身上又加了几圈丝网并彻底将其固定住。与此同时,房间里的第三只大蜘蛛会将一张刚刚完成的新网套在躺在地上的那只大蜘蛛的八条腿上,然后这只蜘蛛就再次张开八条腿将网撑开,等待着下一个笨蛋自己往上撞。

三只蜘蛛配合默契,因为没有人来得及发出声音,所以上面的人完全不知道先下去的人都中招了,结果就是前面的人已经被捆成了粽子,后面的人还在傻乎乎的排队等着往下跳。

本来这些人如果有通讯器,那就不会有这种尴尬了,可惜艾辛格移动要塞是我们的行会城市,所以在这里,外行会的任何通讯手段都必须先通报,我们同意了才能使用,这就是行会城市的好处,很多规则可以自己设定。另外,如果这些日本玩家和俄罗斯玩家是在一起上线的,也不会有这样的问题,因为他们可以强行下线,然后在现实中直接叫醒同伴通知他这个消息,之后再让对方上线告诉别人就可以了。不过很可惜,这些日本玩家和俄罗斯玩家没有一个是两人在一起上线的,加上通讯器都被屏蔽了,所以就造成了现在这种悲催的局面。

随着跳下来的人一个个的被裹成蚕茧,我们这边的玩家也开始放松了下来。但是,就在大家以为没问题了的时候,突然上面又有一个玩家滑了下来。下面的大蜘蛛还是像之前一样张开八条腿等着对方往网上撞,但是让人惊讶的是那个人在飞出通道之后的零点几秒内就确认了现场情况并作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他居然在空中超前劈出了一道剑芒。

蓝白色的剑芒直接一下切开了那张蜘蛛网,接着余威不减的正中大蜘蛛的肚子,瞬间便将大蜘蛛的腹部整个一分为二,黄绿色的黏液迅速喷了出来。

一招结束之后这人直接粘在了大蜘蛛的胸腔之上,然后双脚一点就朝前飞了出去,尽管有几个反应快的本行会玩家拔出了武器上前阻拦,但却还是慢了一步被闪了过去。不过,就在她冲过我方玩家的头顶眼看就要脱离房间的时候,一道黑影却是突然从门外闪了出来讲那本就不大的通道口给遮了个严严实实。

虽然前方的道路被挡了起来,但是这位却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直接在空中挥舞着手中的水晶剑就砍了上去,但是对面的那只黑影却是抬起了脑袋,随后她就看到了一双燃烧着红色火焰的眼睛猛地一闪,一圈肉眼可见的红色波纹猛然激荡开来。那女人只来及双手护住双眼就被冲击波撞了回去,在空中一个灵巧的翻身之后平稳落地。

热门小说从零开始,本站提供从零开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从零开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百零三章 地狱的温度 下一章:第二百零五章 无敌天使
热门: 京极堂系列03:狂骨之梦 第一序列 沧元图 当恐龙遇上蚂蚁 不死神皇 东方快车谋杀案 诡案罪6 大河深处 春日宴 逆天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