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封闭领域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章 准神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二章 意外的熟人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两组对峙人马之间的距离并不远,虽然我只是在用正产速度前进,但这么点距离还是很快就走完了。于是呼,我停在了对方带头那人的面前。

这家伙站的位置真不好,因为他刚好挡在了我的面前,如果他站歪一点,我越过他直接对上后面的某个玩家,那些玩家没有他的命令多半是会选择让我过去,之后不管用什么借口,反正是可以找到借口含糊过去的,虽然也掉面子,但不会太严重。但是很不幸的是这家伙居然正好就站在了我的前进路线上,而他本人如果让开了道路,那就没什么借口好用了。

“你是想拦下我吗?”停在这家伙面前站了三秒之后我忽然开口问道,而对方在听到我的问题的同时,一颗豆大的汗珠便从他的额头上滑了下来。

“我……”

“抱歉我赶时间,既然你不让路,那我只好自己弄条路出来了。”不给对方任何说话的时间,我直接抬腿就是一脚将那家伙踹翻在地,然后翻滚着向后滑出去能有十几米远,一路上还撞翻了好几个人才停下来。而因为他的关系,这后面的战阵就直接被开出了一条通道。不等周围的玩家反应过来我直接一个响指将夜影召唤出来,然后翻身骑了上去。一抖缰绳,夜影立刻迈着小跳步轻快地穿过那群伤员造成的通道跑了过去,而直到我穿入阵型内部的时候,才终于有人反应过来大喊一声便冲了上来。

噗……第一个反应过来并冲上来的家伙刚到夜影周围两米范围内就突然倒了下去,周围人甚至都没看到他到底是怎么死的,直到那家伙倒在地上之后,众人看到他咽喉部位不断往外喷血的窟窿才明白他到底伤在哪里,再抬头看向我这边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手里竟然多了杆三米多长的重型钩镰枪,被我一只手倒提着斜挎在身后,这个姿势可以随时出手,而且也不影响夜影的跑动。

虽然第一个冲出来的人倒下去了,但是后面的人在明白过来前就已经本能的跟着冲了出去。毕竟他们老大被我打了,在进一步思考更多的利害关系之前,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肯定是帮自己人对付欺负自己人的人,所以有人带头之后其他人也都开始冲锋,至于被干掉的那家伙……说实话大部分人都没看到怎么回事,等他倒地的时候跑的快的已经都进入我的攻击范围了。

看着围上来的人群,我根本一点紧张感也没有的拿着永恒钩镰枪对准冲上来的人每人一枪,位置全都是咽喉部位,而且都是轻轻一点就抽了回来。因为速度太快,很多人被戳中之后依然靠惯性冲到了我的身边才倒下去。

随着周围的人一起包围上来,对面的那帮人就感觉我身边好像有一道无形的屏障一般,只要是靠近到这个屏障范围的人就会好像被突然关闭电源的机器人一样瘫软下去,但实际上这些人却全都是真正的挂掉了。

因为一瞬间死的人太多,而且位置又集中,加上我戳的全都是咽部大动脉,所以血水喷溅的速度那是相当惊人,后面的人能明显看到我走过的地方留下了一条尸体铺就的鲜血之路,血水顺着尸体之间的缝隙流出尸堆,最后在路边汇聚成一洼小血池。

虽然第一个人的死亡没有吓住后面的人,亦或者因为速度太快,很多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冲上来了,但是现在,这一地的尸体就算是瞎子也该注意到了,所以,除了最初冲上来的那部分人之外,剩下的人都是赶紧一个急刹车停在了我身边五米之外的地方,因为一旦进入这个距离就不再安全了。永恒钩镰枪看着只有三米多长,而且我抓的也不是最末端,但是永恒钩镰枪的攻击范围可远不止三米。永恒钩镰枪是永恒变的,而永恒是可以变形的万用武器,伸缩长度这种小事真不叫个事,所以在死了这么多人之后,活下来的人都吸取了教训,不但没有再往前冲,而且还主动保持在了安全距离以外。

看了看周围确认没有人再往前冲了之后我便将永恒钩镰枪横了过来拿在手里,随后永恒钩镰枪的两段开始向中心溃缩,只用了两秒就变成了一个红色的球状物被我装回了手背上的卡槽里。

收好永恒之后我便再次催动夜影向前,虽然此时我的武器已经收了起来,但是周围已经没有人敢往上冲了,毕竟冲动的人很多,傻子却不多。之前往前冲是冲动造成的,现在看到这一地的前车之鉴,也就只有傻瓜和真正义薄云天的人敢往前冲了。可惜以上两种人这里都没有,所以再没有一个人敢出来阻拦我的。

穿过玩家们的封锁线之后我便让夜影加速向着奥林匹斯山的方向跑了过去。这次出来其实就是给宙斯找麻烦来的,完全没有什么固定目标,可以说现在只是战斗开始前大家在布局和互相试探的阶段,真正的战斗要到艾辛格移动要塞到了才能开始,所以在此之前我都不会有什么真正的任务,无非就是碰上战斗就插一脚,反正就是尽量在这个阶段累积优势并拖慢宙斯的准备工作而已。至于刚才和那些玩家的战斗……那个其实也是有原因的。

当时我很嚣张的从人群中穿过去其实已经是一种非常明显的挑衅行为了,如果是单纯为了面子,我是绝对不会那么做的。那些平时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人要么是脑残,要么就是实力不是来源于自身,所以想要显摆出来,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很厉害一样。但是我的智力显然很正常,至于说显摆实力,那个肯定是有必要的,但不能用这种方式去显摆。我现在的实力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我是世界战力榜排行第一;二、我是冰霜玫瑰盟的会长。关于战力榜方面的实力,说实话不知道的人真不多,而且到了我这个级别,需要展示实力就得找一些像样的对手。当前的世界短跑冠军想要显示自己的实力就应该去找其他国家的顶尖运动员或者前纪录保持者去比拼,这样才能彰显实力。一个世界短跑冠军跑大马路上找个老头比赛短跑,那不叫彰显实力,那叫丢人现眼。对于我来说刚刚那俩行会的玩家全都是普通人,所以对付他们完全不能彰显实力,而且还会显得我很小家子气。但是,当时我却是不出手不行。

那些想要进洞的人明显就是接了宙斯一方的任务,他们的工作是去探查和破坏海神殿那边的行动,所以让他们过去肯定会影响到我们的计划。至于说那些守卫洞穴的玩家,这个就要感谢行会智囊团了。他们之前就提出了可以让波塞冬发布和宙斯相反的任务,用以干扰宙斯的计划。这些守卫洞穴的人显然就是接了这种任务在帮我们做事。

因为以上原因,对于这种战斗我是不能不闻不问的,但是明目张胆的站在守卫方攻击对面的进攻方却是不行。尽管现在宙斯基本上已经确定了波塞冬倒向了我这边,但这只是他综合各种情报和波塞冬的行为后得出的推论,波塞冬本人到现在为止可是从来没有站出来喊过她要独立。就好像现实世界中一些国际事务,明明大家都知道真相,却共同认可一个假的宣传。这是一种政治手段,目的很多,原因往往也很复杂。但是,有一个基本点不会发生改变,那就是除非出现了无可辩驳的,且已经被公众所知晓的确切消息,否则的话,即便发生了事实,你也不能公开的喊出来。

宙斯现在大致猜测到了波塞冬要独立出去,但是我们没有主动喊出来,因此他就不能喊出来。即便是我们双方现在都知道此战已经无可避免了,但是,只要战斗没打响,我们就不能这么喊。现在如果我帮助接了波塞冬任务的那些玩家去对付对面的那些接了宙斯任务的玩家,那么就等于是明摆这告诉大家我和波塞冬是一伙的。而我现在在奥林匹斯神族中的明面身份应该是他们的死敌才对,这种时候波塞冬和我搅合在一起,那就等于是把波塞冬拉到了道义的黑暗面,此后宙斯将获得光明正大的借口提前对我们动手,且一些中立的,没有确定倾向的势力也会因此直接倒向宙斯一方。

这么大的损失时我所不能承受的,哪怕不去管那两帮玩家的事情我都不能真那么干。不过,当时看情况,守卫方的实力似乎是比另外一方要弱一些,所以我又不得不出手,不然很可能让他们冲到海王殿造成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因为这样的原因,所以我最后才假装嚣张的样子故意挑衅对方,甚至于最后会和那个对方首领面对面,那都是我故意的。以人的步伐灵活度来说,只要有个两三米远其实就可以再不改变步频的情况下提前躲开障碍物了。所以我要真不想搀和这个事情当时只要提前小幅度转向,绕开那家伙就行了。但是,我不但没让开,还纠正了方向错误,直接走到了那家伙面前,甚至于抢先出手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这都是为了帮助后面那帮玩家,当然主要是为了帮助我自己。

其实当时那个挡住我的家伙就算真让开,我也会找别的借口对付他们,反正他们从被我发现意图之后就注定要倒霉了,不管他们怎么应对最终都会被我攻击。

离开了这帮人的交战现场,我对那边的战况已经基本不再担心了。表面上看起来我只是干掉了对方的一部分人,其实死掉的基本上都是有一定实力的,毕竟实力弱的人冲的没有那么快,所以跑前面的至少不会太垃圾。另外,只要这些家伙和我交战,他们就被我的魔宠们和我身上附带的各种诅咒属性命中了。因为很多诅咒都是群体性的,所以这些人不管有没有对我出手,只要他们这个团队中有人攻击了我,那他们整个团队都会受到影响。虽然因为我离开了现场,这种影响会随着时间而逐渐减低,但是战斗这东西,最开始的时候其实才是最重要的。先胜一局意味着之后的战斗会有更高的士气、更多的准备时间以及更多的选择余地,只要那些守卫方的人不是真的烂泥扶不上墙,那就不会在获得了我的帮助之后依然被击溃。

这边正想着刚刚的事情,忽然就听到前方有一阵打斗声传来,而且听动静,貌似人还不少的样子。

夜影跟我这么久当然知道我肯定是要过去看的,所以没用我提醒就改变方向加速朝战场冲了过去。转过我们现在正在行进的森林路段,前面便是一道很窄很窄的峡谷,峡谷对面的就是战场。这个峡谷的长度只有十几米,但是最宽的地方也就三米多一点,最窄的地方甚至不到一米五,夜影这么大体型过去有点勉勉强强,所以我干脆把夜影收了起来,自己徒步穿过峡谷走到了对面的战场边缘。

峡谷这边的地貌和十几米外的峡谷另外一边完全就是两个世界。峡谷那边的环境就跟原始森林一样,植被茂盛环境优美,但是峡谷这边却是标准的乱石岗。地表基本上完全就是由土黄色的岩石组成的,只不过大小不同而已。甚至于我背后那条峡谷其实根本就是两块巨型岩石之间的一道夹缝而已。

在峡谷口前方有一片面积不超过两个篮球场大小的相对平整的地面,沙石组成的地面看起来似乎还不错,其实完全就是个坑人的东西。坚硬的地面完全没有任何弹性,遍布其上的沙粒和那些近乎圆形的石头起到了是你地上的玻璃弹子一般的效果。交战双方此时几乎就跟穿着旱冰鞋在打架一样,那姿势要多别扭有多别扭,而且时不时的就能看到有人意外摔倒。

越过这片区域,往两侧是逐渐倾斜向上的山坡,和地面差不多,那里也是石头的世界。不过相比下面这坑爹的场地,山坡上反倒是让人放心一些。这点相信交战双方也意识到了,看他们的站位就能明白,因为这些人基本都在一边打一边往山坡上移动,而下面场地中的人基本上都是意外从山上滑下去的。毕竟山坡还是山坡,再怎么说也是斜着的,更别提漫山遍野的乱石了。那些人之所以要上山战斗,完全是因为下面的地面太坑爹,不然鬼才喜欢在山坡上打呢。

从这边的空地向前看,前方是被两侧山体所包夹的一道蜿蜒的峡谷,当然宽度比我刚刚过来这个一线天宽多了,不过后面的部分被弯曲的山体挡住了,只能看到前面这段两百米左右的部分,再远就看不见了。不过,现在我目光所及的范围基本上都是人,而且全都在混战。当然,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完全不知道要帮哪边。

交战双方都是奥林匹斯神族,当然大部分都是预备役,也就是圣斗士,真正的神族应该也有,只是人太多了,完全找不到他们在哪。

这些人的服装,全都是一种风格,基本上每个人都是一套银闪闪的重型板甲,完全没看到任何法师和支援单位。另外,虽然这些人的铠甲上的花纹什么的都不一样,但是我根本看不出其中的规律,所以我甚至都不知道一个战团中的两方和另外一个战团中的两方到底谁和谁是一伙的。这么混乱的场景你说我要怎么帮?

站在谷口发呆了几秒之后,有一个圣斗士解决了自己的敌人突然注意到了我的存在,然后他就气势汹汹的朝我冲了过来。不得不说这家伙给了我灵感,在看到他冲过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确实分不出来这些人到第哪些是宙斯的人哪些是要投靠我的人,但是他们自己总知道吧?所以,我只要向前走,然后攻击我的人就是敌人,不攻击的肯定就是自己人了。这个办法虽然有些被动,但起码不会误伤自己人。

低级神族在我面前都是一刀一个,圣斗士就更别说了。那个激发我灵感的家伙刚冲到我面前就被我闪电般的一剑抹了脖子。跨过这家伙的尸体我直接朝峡谷的深处走去,这边混战的人群显然没有远处密集,说明战斗的核心在峡谷深处,不出意外的话那边应该会有够分量的存在,到时候问一下他或者她就能搞清楚状况了。当然在此之前必须先想办法过去。

随着我正式踏入山谷,一个提示声突然响了起来。“你已进入封锁领域,该领域消失前本区域只进不出,无法使用任何手段脱离该区域。”

突然地提示声搞的我一愣,赶紧回头摸了一下,果然是出现了一道无形的墙壁,试着轻砸了一拳,系统记录中显示这道无形墙壁的防御力是无穷大,也就是说这东西是无敌的。看来想要出去必须先找到那个差生这东西的原因所在才行,不过我估计那应该是个人,或者说是个神族,毕竟领域是一种高端技能,神族中应该有不少人都多少会一些领域方面的能力,只是眼前这个比较夸张罢了。只要能找到那个释放领域的家伙,并将其杀掉,领域自然也就消失了。但是我估计这次应该不用击杀那个释放领域的家伙,因为我已经隐隐猜到了他为什么要释放这个领域了。

热门小说从零开始,本站提供从零开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从零开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章 准神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二章 意外的熟人
热门: 老间谍俱乐部 残次品 召唤圣剑 崔老道传奇:三探无底洞 刀锋上的救赎 我的钢铁战衣 幽灵男 京极堂系列01:姑获鸟之夏 天骄战纪 凤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