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霉星高照的十二星神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一章 安插间谍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三章 大餐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在奥丁神族按查下这么一根钉子真的只是我的临时起意,不过这种事情还是越早做越好,毕竟生活信息虽然收集起来比较容易,安全度也高很多,但是时间上却往往要慢很多,因此必须提前做准备才能在需要的时候搜集到足够的信息。

之所以会突然想要在奥丁神族安插一个这样的钉子,主要还是因为这次奥林匹斯神族事件的影响。从我们行会最近的战争模式,以及对以后的战争模式的推演就可以大概看出来,最划算的战斗方式并不是正面击溃一个势力并收集一些战争后遗留下的剩余物资,那种行为简直就是在浪费。最经济,也是利益最大化的战斗方式就应该像我们这样。先在战斗前拉拢一部分可以拉拢的敌人转化为自己人,这样就可以强大自身,然后再战争中击溃那些顽固派,之后在顽固派被打倒之后收集剩下的物质资源并扶植剩余人员建立一个亲我方的新势力,这样不但可以最大限度的获得各种不同类型的资源,而且可以让被我们攻击过的势力变成我们的饲养场,从此以后源源不断的为我们提供各种各样的好处。

相比之直接摧毁一个势力,我们这种方法投入更少,回报更多,而且可以持续循环利用,不存在竭泽而渔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这种方法可以在战斗过程中不断的壮大我们自身,而不是越打人越少,这样的可持续性发展道路才是正确的选择。

正因为有这样的想法,所以奥丁神族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进入我们的猎物名单,而为了防止到时候抓瞎,我就在现在提前打了一个钉子进去,只要我们什么时候想要对奥丁神族下手了,这根钉子就能最快的帮我们找到敌人的弱点,然后直接对准要害下手,一次就能把对手搞残。

签好了协议,剩下的工作就是处理一下这家伙的两名同伴了。为了保证这位间谍的安全,所以这两个人绝对不能活着回去,不然他们一报告说遭到了袭击,我们的间谍却完好无损的跑了回去,这就说不通了。所以我就直接把这俩倒霉蛋给石化了打算带回艾辛格移动要塞关起来,或许这两个人还有些别的用处也说不定。至于我们的间谍,当然要给他准备一个好一点的逃亡故事了,这种事情我最擅长了。

简单的安排了一个逃亡故事给我们的间谍后我就让他给我指出了地下城的入口位置,然后便让他先行离开了。反正有上位神担保的契约存在,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背叛的。

和我们的间谍分开之后我便直接顺着那家伙指的路找到了那个地下城入口。这个入口看起来相当的巨大,而且造型也很个性,远远的看过去就好像是一坨能够滋养鲜花的那什么一样,当然,这个入口上并没有插上鲜花,反倒是寸草不生,而且洞口周围半径二百米内几乎都是光秃秃的一片。

骑着夜影到达洞口后我忽然闻到了一些不太正常的气味,用力吸了吸鼻子后我立刻向夜影求证道:“闻到什么了吗?”

“家的味道。”夜影直接回答道。

“那就是说我的鼻子没问题了。看来这个入口连接的还不是一般的地下城呢!”

之所以我会说这里连接的不是一般的地下城,主要是因为我闻到了硫磺的味道。

地下城入口只是一种进入地下世界的入口而已,不是说下面一定就是座城市。有的时候地下城入口下面会是一些天然的像迷宫一样的隧道,而有的就是一个巨大的山洞,但是更多的都是连着一些地下世界。这种地底世界往往都很庞大,小的能有一个省那么大,大的甚至有总面积超过一个大陆的存在。

一般来说地下城入口中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异味,毕竟这地方是地下世界,空气流动性比地表差很多,所以空气中有些奇怪的味道也很正常。但是,一般来说这种气味多是一种腐烂的味道。虽然大部分地下城都有自己的光源,但是更多的地方都是阴暗的区域,所以很容易就会出现各种腐烂的物质,然后散发出来的气体无法扩散开来,只能顺着通道一点点的通过地下城入口派出,这就决定了地下城入口大部分都充斥着一种腐败的气息。但是,眼前这个地下城入口却没有任何腐败的气息,反倒是有浓重的硫磺味,就好像春节过后刚刚放完鞭炮的楼道一样,你甚至都能感觉到鼻腔粘膜有刺痛感。

这种带有硫磺味的地下城入口虽然不多见,但也不是很少见。有这种味道的地方一般都是有两种可能,一是这个地下城连着地下熔岩非常活跃的区域,这样的环境多半会有大量的硫化气体排出,所以气味比较糟糕,而且多半带有一定毒性。另外一种情况虽然没有毒性气体,但是比有毒气体更糟,那就是这个地下城连接着深渊通道。

游戏里的深渊不能用现实中的实际意义去解读,在《零》中,深渊代表的是一个地方,而不是一种地形。这个地方有点类似于冥界,但是又不一样。

《零》中的冥界或者说地府,其实就是一个和地球一模一样的世界,只是那里整个都是一个负能量世界,而地球上的生物死亡后,灵魂就会到达冥界。可以说两个地方基本上就是两个不同的空间,他们之间没有直接关系,但是却又紧密相连。至于深渊,那是一个夹在冥界和人间之间的半位面,这个地方的法则很混乱,而且不完整。

因为《零》中到目前为止触发过的有关深渊的任务加一块也不到一百个,所以目前所有玩家对深渊的了解都非常的浅薄。我们冰霜玫瑰盟在这方面已经算是知道的比较多的了,但信息依然非常的少,而且很多都不确定正确与否。

根据我们现在掌握的信息可以确定的是,深渊中盛产恶魔,而且是各种各样的恶魔,数量庞大且种族复杂。至于深渊之中除了恶魔之外是否还有别的种族,这个目前为止我们还是一无所知,已知情报只能说是从没有人看到过来自深渊的其他种族生物,但不能排除深渊中还有别的种族的可能。

按照凌的说法,她听说的恶魔历史里好像是说以前曾经发生过一场恶魔之间的混战,然后失败的一方最后逃到了深渊,并且发展成了现在的深渊恶魔。也就是说,凌这边的历史现实深渊恶魔其实就是我们这里的本土恶魔移民过去的。但是,根据少数几次有限的深渊任务获得的信息显示,深渊恶魔们似乎是认定深渊才是恶魔的发源地,而现在留在人间的恶魔都是从深渊被流放出来的。

基于现代社会中各个国家之间都经常这样互相说对方来源于自己,我们大概可以认定,两种恶魔肯定是有联系的,但是具体谁正确,肯定不能听双方自己说,否则你就永远都别指望得到答案了。

不管深渊恶魔和我们本土的恶魔到底是从哪边来的,反正深渊里出恶魔这个是肯定的,而且似乎两个地方的恶魔进化方向发生了一些差别。以凌为参考,你就会发现,本土恶魔的魔法攻击力都很强,虽然凌套上铠甲也不比正牌战士攻击力弱多少,但总体来说地球这边的恶魔似乎都更倾向于成为一名法师,只有魔法派不上用处的特殊情况下才会考虑肉搏。

说起来这一点倒是和龙族有点类似,只是两族的想法完全相反。龙族刚好和恶魔一样也是肉体强的一塌糊涂,而且也擅长魔法,但是和恶魔们希望自己成为法师完全不同的是龙族一般都喜欢直接甩膀子肉搏,只有发现打不过人家了才会考虑用魔法。

其实地球这边的恶魔们除了不喜欢肉搏喜欢用魔法之外,他们的身材长相什么的也是越来越向人类靠拢,尤其是实力强悍的像凌这样的高端恶魔,那基本上除了有一对翅膀之外几乎就和人类没啥区别了。

但是,与地球这边的恶魔完全不同的是,深渊恶魔们最喜欢的就是肉搏,虽然他们也会用魔法,但是深渊恶魔的魔法却基本都是辅助系的,而且仅有的几个攻击魔法的威力也都不是很大。但是,相对于魔法能力的退化,深渊恶魔的肉体却是得到了补偿。这些家伙不但普遍比地球上的同胞们壮硕很多,而且体型也明显有巨大化倾向,特别是一些高端的深渊恶魔,体型往往都跟小山似的,还有一些似乎是发生了进化方向的转变,开始从类人形态向着野兽形态转变了。因为这个变化,深渊恶魔中还经常会出现一些看起来就好像魔兽一样的恶魔。这些恶魔不但长的完全看不出人类的形态,而且智力低下,基本上只保有野兽一般的思维方式,反正这些家伙已经和动物没什么区别了。

两种恶魔的进化方向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偏差,我估计可能是和两边的环境有一定关系。地球的环境大概比较适合人形生物,而且魔力充沛,适合魔力成长。深渊那边有可能是贫魔位面,而且环境恶劣,促使肉体不断进化。

虽然两种不同发展方向的恶魔也说不清哪种更厉害,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我宁可这地下城里住着一群地球的本土恶魔,也不想碰上一个深渊恶魔。不是说深渊恶魔多厉害,而是这帮家伙就和奥丁神族一个德行,完全没法交流,见面就会打起来,而且不死不休。以前听一个做过深渊任务的玩家描述过深渊恶魔,我觉得非常贴切。他说,深渊恶魔就好像是一群得了狂犬病的大恶魔。如果是一般的大恶魔,虽然厉害,但他知道害怕,权衡一下得失之后不会轻易招惹我这样的人,但是深渊恶魔根本不会管这个,他们那种宁可死也要在你身上咬块肉下来的精神绝对能吓到不少人,我即便不害怕也绝对不想碰上这些家伙。不过现在貌似没得选了,因为十二星神已经下去了,我不进去就只能看着他们死了。当然,前提是下面真的有深渊恶魔而不是仅仅一个熔岩湖。

顺着那座“牛粪山”上的入口进入地下通道,然后在那好像回旋梯一样的通道中一圈圈的往下走,最后一口气深入了能有七八公里才算是恢复水平方向。本来我还以为下来之后需要寻找一下才能确定星神殿众人的位置,没想到这才刚到底就发现了他们。不过,现在这边的状况看起来似乎非常的糟糕,因为我到的时候周围已经躺了一地的尸体了,而且还有不少伤员在地上哀嚎。

“我靠,这帮家伙怎么这么霉啊?还真让他们碰上了呢!”在跨过几具尸体之后我立刻就看到了一具明显和周围不同的尸体。

这是个深渊恶魔,这一点基本上不用看就能确认了。虽然他此时是趴在地上的,看不到面孔,但是这个家伙的身上却又大大小小最少两百道伤痕。战斗如此紧张,不会有人有空鞭尸,所以只能说这个是他活着的时候造成的。能顶着二百多道伤口还拼掉了这么多敌人,除了深渊恶魔我实在想不到别的生物了。

这具深渊恶魔的尸体下面分明还压着一个星神殿的圣斗士,当然这家伙已经死透了,周围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圈倒下的圣斗士,从位置上看应该都是这家伙的成果。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得出来深渊恶魔有多可怕了,尤其是受伤的深渊恶魔,那简直就是恶魔中的恶魔。不过,因为深渊恶魔不像本土恶魔那样身体匀称,所以这些家伙非常难死,因此想杀掉深渊恶魔几乎必然要经历深渊恶魔受伤的过程,然后必须顶住对方的攻击,经历过一轮爆发后才能干掉这些家伙。如果己方实力不能达到压倒性优势的话,那伤亡几乎就是必然的事情了。

越过这具深渊恶魔的尸体,再往前就是成批成批的尸体,有深渊恶魔的也有圣斗士的,甚至还有一些星神殿的低级神族,不过还好没有看到十二星神的尸体。反正星神殿在我看来最重要的就是他们十二星神了,只要他们不死,其他人死光了我也不心疼。

顺着满地的尸体路标向前追,在穿过一处相对狭窄的通道后很快就进入了一个非常大的地下空间。这个空间只有唯一的一个物理入口,就是我刚进来那个,但是在入口旁边不远的地方却又这一道黑色的空间裂缝在那里翻滚着,时不时的就能看到一个深渊恶魔从里面冲出来加入战团,而外面则是星神殿剩余的人员正在和一大群的深渊恶魔混战。

说是混战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因为这边根本就不是星神殿众人在和深渊恶魔进行一对一战斗,而是彻彻底底的混战。在我的右前方,有三个星神殿的圣斗士正在联手对付一个星神殿的低级神族,而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就是两只深渊恶魔正抱在一起打的头破血流,更离谱的是我的左前方,居然有俩圣斗士和一只深渊恶魔联手在攻击另外一个圣斗士和三只深渊恶魔的组合。

看到这场面我霎那间就凌乱了。这都打成一锅粥了,我到底帮谁啊?话说深渊恶魔都跟狂犬病患者一样,他们之间出现内斗我可以理解,毕竟野兽之间也经常为了争地盘什么的互相攻击,这很正常。但问题是,星神殿的人也自己攻击自己,这算是个什么情况啊?

“凌。”看到现场乱成这样,我当然不会认为是这些人在开玩笑。能搞出这种局面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现场有个大范围的群体法术影响到了这里所有生物的思维或者是感官,令他们弄错了自己的目标,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有了这种猜测,再联想到深渊恶魔的特性,不难猜到这里原因。别忘了,深渊恶魔的攻击魔法虽然不强,但他们的辅助魔法却是很厉害的,而且好多深渊恶魔的辅助法术都变成了一种近似于种族天赋的能力。这种变成种族天赋的魔法有个优势,那就是不耗魔或者耗魔很低,反正就是几乎能从上场开到下场,而且这种天赋的覆盖范围一般都会很大,影响这整个山洞内的生物应该是不足为奇的。

凌作为我的魔宠中知识最渊博的存在,这种时候多少应该能帮点忙,毕竟她自己就是个大恶魔,理论上讲深渊恶魔的魔法她应该也会,起码应该知道。

果然,凌一出现就立刻皱起了眉头,然后不等我发问就直接说道:“这里有一只狂魔。”

“一只?别说那些深渊恶魔,我看那些星神殿的圣斗士都快变成狂魔了!”

“不,我说的是一种恶魔分支。这个分支就叫做狂魔,和魅魔、影魔一样的一种称呼。”

“狂魔?难道说是先天附带丧心病狂领域的恶魔?”

“虽然不是,但也差不多了。”凌解释道:“狂魔是恶魔分支中较为罕见的一支,他们其实原本应该是噬心魔的一种变种。狂魔的魔法能力几乎为零,但是他们先天附带一种天赋型魔法——混乱光环,凡是进入光环范围内的生物都会受到光环影响,如果无法抵抗住这种魔法的侵蚀,就会失去自我,攻击身边的一切生物,不管对方是不是敌人,都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而且是不死不休。”

“这样的话狂魔自己不也危险了?”

“这就是他们需要的。”凌解释道:“狂魔的魔法能力几乎都是废的,除了这个光环几乎等于不会魔法,但是他们的身体却极端的强壮,虽然不会飞,但是战斗力惊人。以前魔族中就传说,狂魔是除了炼魔之外最强的肉搏系恶魔,可以说只要不碰上炼魔,这些家伙在肉搏战中就是单挑无敌。”

“靠,这么说来他这个能力倒是真的很适合他。”我说完又瞄了眼战场,然后问道:“那个狂魔长什么样?快告诉我,我去干掉他。哦对了,要对抗这种光环需要什么能力?我不会也被影响吧?”

凌白了我一眼道:“现在才想起来啊?你从进入这个山洞开始就已经在光环范围内了。”

“那我……”

“明显没起作用。”凌说道:“应该是和幻影有一定关系。”

我平时都是让幻影以第二灵魂的形式附着在我身上的,这样如果我造到灵魂或者精神类攻击,第一个中招的就是幻影,如果幻影扛不住了才会轮到我中招。按照凌的说法就是我一进来就受到了影响,但是幻影本身就是精神体,所以对这种迷惑心智类的法术抵抗力很高,因此虽然受到了一点影响,却没有失去理智,而我的身体是我自己在操纵,幻影即便是收到了一些影响,也不影响我的行动,这才导致我没发现自己已经中招了。

既然知道我对这东西的能力免疫,那就好办多了。直接飞过去找到那个狂魔干掉他就行了,到时候大家就会立刻恢复正常。当然我得先搞清楚到底哪一只才是狂魔。

在我再次询问凌之后,很不幸的凌提供了一个不好的答案。她根本不知道深渊恶魔中的狂魔长啥样。她知道狂魔的存在是在典籍上看到过,但是她本人没有见过狂魔,毕竟这是个突变分支,而且作为突变母体的噬心魔也不是什么大种族,本来噬心魔就少,突变率又低,这个狂魔自然就成了稀有动物。当然,即便是稀有动物也没有办法成为保护动物,相反,狂魔据说是各系恶魔普遍希望干掉的存在。想想就能明白,会搞得自己六亲不认的存在,谁喜欢?即便是恶魔也要有几个盟友或者手下什么的吧?被狂魔这么一搞,哪个恶魔受得了?所以说,即便是恶魔,看到狂魔之后也会第一时间把他干掉。

“你看到的那本典籍中难道就没有关于狂魔外貌的描述吗?”

凌想了想忽然道:“对了,我在另外一本书里看到过有关于狂魔外贸的一些片段,好像是说狂魔的背后沿着脊椎有一排骨刺。”

我听到这个话直接就拍着翅膀升到了半空中,然后扫了一眼战场之后用电子脑截取了一张静态图片,接着一下就找到了背后带有骨刺的深渊恶魔个体。“还有别的描述吗?这里起码有五分之一的深渊恶魔背上都有骨刺!”

“你再让我想想!”凌低头拼命回忆了一会之后突然又说道:“对了,狂魔的外形应该有点像狼人,但是比狼人粗壮很多倍,不注意看就像个人形的大狗熊。”

“符合你的描述的还有八个目标,没有更详细的了吗?”

“狂魔身上有少量体毛,应该是红色和棕色的居多。”

“OK,目标确认。”

还算幸运,凌记住的东西刚好用上了。刚刚最后发下的八个目标中有七个都长的一身毛,看起来真的是和狗熊差不多,但是凌说狂魔身上有稀疏的体毛,那七个显然不是,那么符合要求的就只剩一个了。尽管这个家伙身上的体毛是银白色的,但不管怎么说起码大部分外观符合要求了。再说不管时不时,过去砍一刀就知道了。

收回凌之后我直接从人群头顶上飞了过去,万幸下面混战的人群都打疯了,根本没注意上面还有个人。

那只疑似狂魔此时正在和另外一只深渊恶魔对啃,你从我身上撕块肉,我从你身上拽块皮的,打的那叫一个血肉横飞。虽然这俩都是恶魔,但是我并没有奇怪狂魔为什么攻击深渊恶魔,毕竟凌说了,狂魔在魔族中也是过街老鼠一般的存在,反过来想,狂魔和别的恶魔关系肯定也不会好,所以对狂魔来说,除了自己以外都是敌人,攻击哪一个都一样。

因为下面这俩恶魔正在互啃,我干脆从后面直接甩了把飞刀过去,结果就在即将命中的瞬间,那只疑似狂魔居然猛地一拉和他战斗的那只深渊恶魔用对方的后背挡下了我的飞刀。尽管那家伙躲过了我的攻击,没让我读取到他的属性数据,但我现在已经确定了这家伙就是那只狂魔,因为在他的光环范围内,所有生物都会失去理智,他既然能在战斗中分心注意到周围的攻击,那就说明他根本没受影响。但是在这个范围内,能够不受影响的除了狂魔自己就只有那些精神抵抗力超高的存在了,但是真有深渊恶魔抵抗住了混乱光环的话对方应该知道这里有一只狂魔才对,而以凌的说法,如果有恶魔知道这里有狂魔的话,肯定会先攻击狂魔,但是那家伙却在攻击另外一只深渊恶魔,而那只深渊恶魔被我的飞刀命中后读出的数据显示他不是狂魔,那么这只攻击他的就不是一般的深渊恶魔,而只能是狂魔。

热门小说从零开始,本站提供从零开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从零开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一章 安插间谍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三章 大餐
热门: 破碎海岸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Ⅴ 未来机器城 东方快车谋杀案 诡案罪4 总裁爹地超给力 武林半侠传 天坑宝藏 法兰柴思事件 暖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