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难缠的宙斯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六章 刚尼尔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八章 宙斯的歪脑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战场之上众人都还在那里发愣,没想到周围的空间却是突然一暗,紧跟着就看到一团黑气突然出现在了宙斯的身边。因为暂时不知道这个到底是什么东西,所以宙斯也没敢靠近,看到黑雾出现立刻就开始往后闪,很快就拉开了黑雾之间的距离。

在宙斯躲开的同时黑雾一直在不断的扩大,很快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到快要超出这个隔离屏障面积的巨大黑雾团,被隔离在屏障之中的众人已经全都退到了屏障边缘,都不想贸然碰触这些奇怪的黑雾。

就在众人以为这个黑雾会一直扩散下去,最终充满整个空间的时候,那边的黑雾却是和它出现时一样突然就停止了增长,然后就好像是黑雾的中心出现了一个黑洞一般,黑雾又开始向中心逆向旋转着收缩了回去,而随着所有的黑雾收缩进一个直径两米多的球形范围之内之后,那个球形范围内的黑雾已经浓郁到仿佛墨汁一般的程度了。此时这个黑色的范围看起来已经不是黑雾组成的区域,而是分明变成了一个实体一般的黑卵,而且其表面光滑的就好像镜子一般,甚至能在上面照出人影来。

看着这突然出现的黑卵,宙斯只是稍微迟疑了两秒就突然恢复了勇气,然后怒吼着:“这点小伎俩,休想骗到我。”一边就拿着神枪刚尼尔冲了上来,然后对着黑卵刺出了神枪。

没有预想中的阻碍,就仿佛那里什么都没有一样,宙斯刺出的刚尼尔直接贯穿了黑卵轻松的一穿而过,然而就在宙斯抽身后退之后,原本被刚尼尔贯穿的那正反两个窟窿却是保留了下来。

之前在宙斯轻松刺穿黑卵的时候大家都以为黑卵是个幻象,但是现在,黑卵上留下的窟窿分明说明了这东西不但是实体,而且是能够被伤害的。不过,下一秒大家就不觉得黑卵有被伤害到了,因为那被开出的两个窟窿中有明显的红光透出,而那只黑卵之上也是咔嚓一声裂开了一道裂缝,那蜿蜒的裂缝之下,暗红色的光芒显现了出来,就仿佛是一根根血管一般。

随着第一道裂缝的出现,蛋壳之上的裂缝开始陆续增加,前后不过两三秒的时间蛋壳之上已然布满了红色的裂缝,然后只听到轰的一声不太响的爆炸声,蛋壳整个爆裂开来,四散纷飞的蛋壳碎片在空中就仿佛是掉在盛夏午后的路面上的干冰块一般,眨眼之间就蒸发出了大量的紫黑色雾气,然后彻底消失不见。

随着那些蛋壳彻底爆开,原本蛋壳包裹的区域中却是多了个人,而这个人正是之前消失的我了。不过,我们这边的人员知道这是我是因为他们从通讯器上看到了敌我识别标记,所以知道这个是我,而对面的宙斯则完全是通过力量感应加上现在的状况猜出来的。

之所以大家不敢一上来就确认这个是我,主要是因为我的装备发生了很大变化。原本的龙魂套装在外形上似乎变得更大更沉重了一些,原本的中型甲现在似乎有向超重装战甲方向发展的趋势,看起来非常的厚重。另外,除了形状上的巨大变化,这套铠甲的颜色也发生了一些改动,现在的铠甲上除了那些镶嵌的宝石各有各的颜色之外,基本上就只剩下了黑、红、金三种颜色。

大家都知道,黑、红、金三种颜色配合在一起其实是非常跳跃的颜色,因为反差很大,所以看起来特别醒目,而且黑色代表黑暗,红色代表残酷,金色代表权力,三者联合在一起,给人一种相当压抑的冰冷感觉。

其实我是很喜欢这种铠甲造型的,华丽什么的倒是其次,主要是够邪恶够唬人,反正不知道的人光看外表就能判断出来穿着这个东西的绝对不是好对付的人。虽然宙斯不会被一套装备吓住,但根据实际实验统计出来的数据,恐吓性装饰虽然不会吓到高级敌人,但确实会让对方无法发挥全部实力,也就是说恐吓作用对高级人员也是有效的,只是没有低级人员那么明显而已。

看到重新出现在那里的我,宙斯明显也被吓到了,因为他在我身上感觉到了一些不太好的气息,不过仅仅是迟疑了一秒不到他就再次叫喊这冲了上来试图对我发动攻击,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我居然没有管他的攻击,而是从身上摸出了两枚比苹果略大一些的水晶球。这种水晶球明显不是实心的,因为里面好像还密封着液体,随着我的拿出水晶球的动作,大家都能看到那些黑色的液体在水晶球内晃动的样子。

宙斯并不知道我要干什么,但是他知道不管我要干什么,肯定对他没好处,所以在看到我拿出水晶球的时候他没有减速,而是加速冲了上来试图阻止我做下面的动作。可惜,他的速度稍微慢了点,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我要做的时间太简单了一点。我并没有做什么复杂的事情,而是直接将两个水晶球举过头顶,然后乒的一声在自己头顶同时敲碎了两只水晶球。在球体破裂的瞬间,球体内密封着的黑色液体立刻就飞溅而出,瞬间就将我自己从头到脚浇了个透。当然,铠甲本身是防水的,所以湿了的只是铠甲,不是我的身体。

我的行为虽然很奇怪,但是这个动作本身并没有对宙斯造成什么影响,只是,当流淌的最快的液体顺着我的铠甲滴落地面之时,宙斯却是好像之前看到女娲的时候一样手忙脚乱的就是一个急刹车,结果因为停的太突然居然脚底一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过,即便这样很丢面子,可宙斯却是完全没管自己的面子问题,而是手忙脚乱的倒着就往回爬了回去。

之所以吓成这样,完全是因为宙斯看到的那滴滴在地面上的液体造成的。事实上那些液体在流到我的铠甲上之后并没有像一般的雨水一般顺着我的铠甲滑落下去,而是好像有生命的物质一般附着在铠甲表面并自动的蔓延开来,最后愣是在我的铠甲上面形成了一层薄薄的液体层。至于滴到地面上的那一滴,完全是因为液体太多,有一点多余了,所以滴了下去。不过就这一滴也把宙斯吓了个半死,因为那滴液体滴在地面上之后居然就好像是在金属网上倒了一大杯王水一般,瞬间就把地面给腐蚀出了一个大洞。

一般的酸液腐蚀东西都是有速度的,即便是王水这种硫酸、硝酸加盐酸混合出来的恐怖东西腐蚀金属,也不可能说是碰上立刻就能把金属溶解的一点不剩。但是,刚刚那个液体滴在地面上之后却是瞬间就完成了腐蚀过程,速度快的就好像是在往雪地上浇开水,瞬间就腐蚀出了一个大洞。

本来如果只是腐蚀性强的话,宙斯也不至于吓成这样,主要是这玩意他认识。之前看到水晶球里封着的液体他还没往那方面想,但是现在他终于认出来了,这份明就是若水,是来自寂静之海的负能量溶液,一种能量实体化的物质。

若水有多恐怖宙斯非常清楚,因为他以前见过这玩意。那可是连奥林匹斯神族圣火都能轻松浇灭的恐怖液体,只要稍微碰一下就能要人命的东西,宙斯是打死都不想碰到的。不过,在退开一段距离之后宙斯又开始皱眉了,因为现在的情况很明显。我全身都涂满了若水,而宙斯想攻击我就必然要接触到我,而一旦他接触我,必然就会被若水伤到。

看着宙斯连滚带爬的往后退,我们这边还有不少人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不过因为有哈迪斯在,所以很快大家就都明白了,毕竟哈迪斯是冥神,若水他见多了。当然,见再多他也不敢碰,毕竟他只是冥神,不是负能量生物,除了亡灵,任何东西接触若水都会被中和掉,对所有正能量物质来说,这玩意比任何强酸都要恐怖。

趁着宙斯抽身后退的机会,我又从容的从身上拿出了一只好像杀虫剂喷灌一样的瓶子,然后将永恒拿了出来,接着就把那瓶子倒过来对着永恒倒了两滴若水出来。永恒在接触到若水之后立刻就把那两滴若水吸收了进去。收好瓶子,将已经变成剑形的永恒挥舞了两下,感受着剑身上传来的邪恶气息,我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剑指宙斯挑衅道:“你不是有百发百中的神枪刚尼尔吗?来吧,让我们大战三百回合,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战斗。”

“有本事你别用若水。”宙斯冷不防的冒出这么一句,搞得我差点没一头栽地上。

“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我看着宙斯没好气地说道:“战斗本来就是无所不用其极的,你居然还要规定我不许用什么东西,难道我们这是在进行友谊赛吗?”我说着便将永恒一甩,然后指向宙斯说道:“来吧,我们手底下见真章。若水你要是不敢碰用神力隔开就是了。”

“你当我白痴吗?”宙斯也叫道:“若水会中和一切正能量,你让我用神力阻隔,想让我背烧光神力成为你的俘虏吗?”

“那你不用就是了。我可是要进攻了。”我说着也不管宙斯什么反应直接就冲了上去,手中永恒向前一递,吓得宙斯赶紧往旁边闪,但是我手腕一转,剑刃横向转动九十度之后便横扫而出,逼的宙斯不得不用手中的刚尼尔去阻挡我的剑刃。

只听到当得一声,永恒砍在了刚尼尔的枪杆上,立刻就是一阵火星四溅,显然刚尼尔也不是一般货色,永恒还没办法一剑削断它。不过,虽然两柄武器只是一触即分,但就在我们俩重新拉开距离之后,宙斯却突然感觉不对,然后低头看了一下,结果发现刚尼尔的枪身上刚刚被永恒砍中的位置竟然在冒烟,而且还发出了很轻微的嗤嗤声。这一结果吓得宙斯赶紧拿出了一条不用的布条擦拭了一下枪身,虽然那布条几秒之内就被彻底烧光了,但是刚尼尔总算是不冒烟了。

这边宙斯正在担心的检查刚尼尔,突然就感觉到危险临近。凭借良好的本能,宙斯猛然一低头,然后接感觉到脖子后面一道冷风刮过,显然再慢一点脖子就要中招了。不过,虽然成功闪开了一记劈砍,但我却是已经近身。看着为了躲闪我的挥砍略微有些失去平衡的宙斯,我干脆一步贴到他的身边,一个铁山靠直接用肩膀将他顶飞了出去。

被撞飞出去的宙斯刚一落地就跟屁股着火了一样从地上一下蹦了起来,然后就见他的左肩以及左边的胸甲正面部分好大一片面积都在冒烟,而且这次嗤嗤的声音即便是不注意也能听的到。

现在的我全身都覆盖了一层若水,所以宙斯不管是和我有任何接触,都会被腐蚀。不过情况也没他想的那么糟糕。若水这东西我其实也不敢乱碰,只不过相比之他来说,我对若水有一定抵抗力,只要不是成天泡里面,短暂接触影响不大。不过,这东西终归很危险,所以我只能依靠技能将其少量束缚在铠甲表面,因此每次与宙斯接触时,虽然伤害面积看着不小,程度却并不是很恐怖。要是我身上能覆盖上一厘米厚的若水保护层,刚才那一下就不是让宙斯身上冒烟那么简单了,搞不好直接把他半边身体都能烧的血肉模糊。

不管实际伤害如何,宙斯反正是吓得不轻,身上的铠甲被烧的嗤嗤嗤直冒烟,是个人都会害怕的。

胆怯这种情绪一旦生出来,再想消除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宙斯被若水吓到之后虽然及时反应了过来,但已经开始害怕的他还是失去了之前的锐气,而我在得到了维娜他们传递过来的力量后实际上已经不比宙斯弱了。基础实力基本相当,格斗技巧和反应速度我完全碾压宙斯,现在连气势上都被压制下去了,宙斯的失败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看着擦掉了身上残余的若水,围着我绕圈就是不敢靠近的宙斯,我突然微笑着打了个响指,然后宙斯突然就感觉背后有异动。慌忙回头的宙斯就看到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背后的我端着一个水晶盆将一大盆黑色的液体朝他脸上泼了过去。

之前只是被薄薄的一层若水接触了一下就烧的铠甲冒烟,看着这一盆飞过来,宙斯当即就吓得往旁边翻滚了出去,生怕被泼到,但是,他才刚闪出去一步,突然就感觉到背后有风压传来,慌乱之下的宙斯连忙扭身格挡,结果又是当的一声,永恒和刚尼尔碰撞出一溜火星,随后架在了一起僵持住了。但是永恒没啥变化,刚尼尔的枪身上却是又开始冒烟了,而且这次是好长的一大段。

一看这情况宙斯直接吓了一跳,赶紧抽身后撤没有再和我拼力气,他或许在力量上并不吃亏,但是他手里的刚尼尔却架不住这么搞。我的永恒断了随时可以自己接回去,刚尼尔可是不会变形,一旦被腐蚀断掉,那可就是直接报废了。

“卑鄙的家伙。”宙斯骂了一声立刻后撤,但是他却忘记了背后还有一个人。不,其实他记得,只是没当回事,因为就在我们拼力气的时候那个我泼出的若水也落在了地上,但结果却是什么都没发生。那些若水根本就是幻象,于是他便猜测出了其实出现在他背后的我也是个幻象,因此那个我就被直接忽视了。但,事实是那个其实是真的分身,并不是幻象,于是宙斯悲剧了。

刚转过身来的宙斯直接就迎上了我的分身,然后两个人撞在一起开始小流氓式的厮打。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战斗呢?因为我的分身和我一样全身都是若水,所以,这样可以全都蹭到宙斯身上去。

悲催的宙斯一上来就被我的分身蹭了一身的若水,整个人就跟个蒸汽电熨斗似的青烟直冒,好不容易爆发一道金色的光环将分身震开,立刻又被我给踩在了地上,然后永恒剑对着他的脑袋就插了下去。

看着剑尖刺过来,宙斯赶紧一偏头闪开,我顺势一挑,剑尖弹起,宙斯翻滚躲避,可还是慢了一步,被永恒在脖子上切除了一道浅浅的血痕,但是下一秒他就惨叫出声,然后慌忙伸手去捂脖子,结果立刻就叫的更厉害了,因为手上也沾到了。

因为沾上去的若水不多,所以宙斯的惨叫很快就停止了,但即便如此也能明显看到他的脖子上被烧掉了一层皮,现在那边已经血肉模糊一片稀烂,看起来就好像让人用砂轮磨过一样。

“该死的紫日,你真要逼我吗?”宙斯在身上的伤口不再冒烟之后愤怒的看着我威胁道。

我手上动作根本没听,一边往上冲一边说道:“你都已经说三回了。想发飙尽管发,真有本事就让我看看,光喊是没用的。”

我这边话音都还没落下就已经冲到了宙斯身边,而宙斯则是狼狈的一个转身并迅速向后翻滚再次和我拉开了距离。重新站定的宙斯双眼之中目光突然一冷,而我则是明显感觉到宙斯身上的气势正在变化。

其实对于宙斯之前的表现我可以完全理解。刚刚这一会功夫,看起来宙斯好像是毫无建树,完全就是被我压着打,这其实是有原因的。最初宙斯确实是捏爆了奥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但那只是启动了神力核心的燃烧模式,并不是说神力核心就此消失不见了。如果宙斯省着点用,并且能速战速决的话,那么事后他还可以将神力核心还原,并且不会对奥林匹斯神族的未来造成多大影响。

正是因为知道自己还可以还原神力核心,所以宙斯才会点燃神力核心,目的无非就是尽快搞定我们。但是,在维娜为我加持了众人身上集中过来的力量后,宙斯开始胆怯了。他不敢和我正面硬碰,因为他知道自己消耗的其实就是奥林匹斯神族的未来,加上点燃神力核心之后他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不像刚开始有种背水一战的决然,因此他的战斗力发挥便又弱了下来,犹豫着不敢爆发全部战力,否则的话以宙斯现在吸收了奥林匹斯神族神力核心的状态,怎么可能菜成这样?不过,现在看来宙斯似乎是从之前的犹豫中清醒了过来。他已经想明白了,与其因为担心奥林匹斯神族的未来而被我击倒,不如彻底爆发一下。现在这种局势根本就不是顾忌未来的时候,连现在都失去了,还谈什么未来?虽然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可是再不点火山都没了,还要山上的树干什么?

有了不成功便成仁的觉悟之后宙斯的气势立马就不一样了,之前是畏畏缩缩的,现在却是突然变的充满了杀伐之气,虽然这种变化很微妙,几乎不容易感觉出来,但我还是注意到了。

“哦,准备拼命了吗?”感觉到宙斯身上的气势变化,我也停止了追击,然后单手一点那边的分身,分身立刻消失。

宙斯瞄了眼消失的分身,然后看向我道:“今天我们之中必定要死掉一个,我不想死,所以你就去死吧。”

宙斯说完也不等我回答就直接冲了上来,而且这次他已经不再保留任何余地了,之前为了节约神力核心中的信仰之力,他一直打的小心翼翼,根本不敢乱放技能,现在他却是完全不管不顾了。

狂冲而来的宙斯隔着老远就扔出来一道巨大的闪电,电光飞射而来,落在了我的脚下,不过我的身影确实在被电光覆盖之后就消失了。宙斯一点也没惊讶,举起刚尼尔对着头顶就是一枪刺了过去。当的一声,枪尖与永恒在空中撞在了一起,随后宙斯双手发力挑枪下压,我则是握着永恒翻身横滚而出,然后稳稳落地,但是宙斯的刚尼尔却是紧跟而至,逼得我片刻不敢停连退数步拉开距离。

见我与他拉开了距离,宙斯立刻单手向我一指,只听咔嚓一声,我脚下的地面突然裂了开来,然后我站的位置就开始下沉,周围的泥土则是裂成了几大块向中心翻了过来想要把我倒扣在底下。我轻轻一点地面便窜上了一块立起来有四五米高得巨大石块,只要再前进一步就等于是出了技能范围,但是宙斯却在我跳上来的同时也从外面跳了上来。那块岩石的尖端还没键盘面积大,显然不够我们两个站的,宙斯人还在空中枪就已经刺了出来,但是我比他反应速度快,让过枪头,上去一把就捏住了枪杆的最前端,然后单手上托将其带歪,但宙斯却借助这个力量飞身上来,双脚照着我的胸口就踢了过来。

“给我下来。”一声娇喝突然从宙斯后面传来,眼看就要踢到我的宙斯突然感觉自己的双脚被什么东西猛然圈住并箍在了一起,跟着整个人就被一股巨力猛然拉了回去。因为是脚上传来的拉力,所以宙斯完全没法保持平衡,直接面部着地轰的一声摔在了岩石前面的地面上。

虽然这一下摔得不轻,但现在的宙斯当然不会被这么点伤害影响到。刚一落地他就立刻翻身滚向一侧,而这个决定非常的及时,因为下一秒我就猛然砸在了他刚刚站立的位置上,直接将周围的地面都踩出了一大片蜘蛛网一般的裂纹。

翻身躲开之后的宙斯一扭腰就从地上坐了起来,但是他才刚想站起来,脚上的力量突然就再次出现,将他整个人都倒提了起来,巨大的力量使得宙斯完全无法挣脱,只好扭身用枪刃去扫,结果这一枪刚扫到一半他就感觉脚上一空,那个用尾巴缠这他双脚的美女一下就变成了一个白点,然后一晃就到了他的面前,没等他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白点直接变成了一名全身银甲的天使,而这名天使则是一出现就摆开架势一剑挥了过去。

宙斯虽然头下脚上,但是反应不慢,横枪挡向那柄剑,但是伴随着当的一声巨响,宙斯只感觉自己双臂发麻,虎口一阵撕裂般得剧痛。对方的力量严重超出了他的预期,不但丝毫不弱于他,可能还要强出一些。

事实上宙斯不知道的是刚刚袭击他的其实是我的魔宠玲玲。作为圣剑天使,玲玲的圣剑威力非常之大,而且和真红的千斤拳臂类似,有增加打击力的附带效果,也就是说,只要你挥的动这柄圣剑,不管你用多大力气挥舞它,都会得到一个固定力量的额外力量增幅,此外你使用的力量还要乘以一个百分比再加到你的输出力量上。经过这两个换算,最后的力量输出通常都会很恐怖。

热门小说从零开始,本站提供从零开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从零开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六章 刚尼尔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八章 宙斯的歪脑筋
热门: 名侦探的咒缚 大道争锋 女王蜂 镜浦杀人事件 真珠塔 未完成的肖像 我的微信连三界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高手寂寞 盛世嫡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