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坑死你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八章 宙斯的歪脑筋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章 地图炮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本来这么难得的机会,我和那边的哈迪斯他们都暂时性的失去了反抗能力,宙斯本应该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突袭反击才对,然而,宙斯却是放弃了这么好的机会,那么,他到底在想什么呢?

当我抬头寻找宙斯的身影并最终发现他的所在之时我却是突然一下愣住了,因为我虽然明白了宙斯为什么没有攻击我们,却又多了一个新的问题——“那个该死的隔离屏障不是全封闭的吗?”

现场根本没人能回答我的问题,因为大家都不知道这个事情,不过现在我们都知道了。当然,出现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太罕见了。

一般来说像这种角斗场之类的环境,一旦系统开启隔离屏障,那么这个屏障大部分情况下都会是一个全部封的结构,其中比较常见的封闭方式就是由能量力场形成一个球形结构,这个结构的一部分,通常是一半,都位于地面以上,而剩下的一半则是在地面下合拢,形成一个完全封闭的独立空间。当然,因为某些地方的地形不能展开这种球形封闭区域,所以某些时候也会出现馒头形状的封闭结构,也就是顶上是圆的,下面是平的。事实上我还见过不规则结构的封闭空间,你甚至都没法用语言描述其外形,总之结构很乱,但依然是全封闭的。

正因为隔离屏障通常都是全封闭的,所以我们这边的人根本没想到会出现别的情况,而宙斯之前显然也没想到我们的屏障是不封闭的,直到刚才。

刚刚的爆炸破坏了地面结构,将地面上的泥土整个都给削掉了一层,然后……然后我们的隔离屏障与被削下去的地面之间就多了一道间隙。尽管这个额间隙不是很大,但这却等于是明摆着告诉宙斯隔离屏障是不封闭的。

之前宙斯和我们拼命,甚至不惜点燃奥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宙斯退无可退才这样的。我们的这个有BUG的户外角斗场系统直接将宙斯圈了进来,所以他跑不掉,只能和我们战斗下去。这才逼的他连奥林匹斯神族的未来都不管了,竟然点燃神力核心企图和我们拼命。但是,那毕竟是被逼无奈之下的选择,现在发现原来还有第二条路走,试问哪个白痴会留下来继续拼命?所以,宙斯连偷袭的机会都不管了,直接就一个飞扑冲到了屏障的边缘处,然后不顾形象的好像野狗打洞一样的一通乱刨,硬是在地上挖出了一个可以让他挤过去的通道,然后就一头钻了进去开始往外爬。

尽管宙斯不是什么擅长打洞的生物,也不会什么遁地术,但他毕竟基本属性在那摆着。你要是也能和现在的宙斯一样单臂出力能达到几百吨,身体比钛合金还要坚固,相信打起洞来绝对不会比挖土机慢的。所以,虽然闪光持续时间不长,但等我发现了宙斯的身影时,他不但已经把洞给挖好了,甚至于整个人都已经钻过去一半了。

在发现宙斯即将脱离这个区域的瞬间我直接就吓跳了起来,然后几乎是瞬间移动一般在零点几秒之内闪到了屏障边缘,然后飞身而上一把抱住了宙斯最后留在屏障内德一条腿。

正在从那个狗洞一般的窟窿里往外爬的宙斯没想到自己的腿突然被人抱住了,于是他就和大多数人的正常反应一样开始拼命往后蹬,想要把我踢开。不过,虽然宙斯力气不小,可我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所以他蹬了半天就是踢不开我,只是我也没力气把他拽出去,只能和他这么僵持着。但是,如果一直这么耗下去,先不说奥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有可能被宙斯彻底烧光,更重要的是我可能坚持不了那么久。

虽然我们现在是僵持状态,但我是用双臂和身体抱着宙斯的腿,所以宙斯往后蹬的时候就相当于在踢我。尽管因为角度问题使不上全力,但我依然在掉血,只是伤害不太高而已。可是,这种状态如果一直持续下去,迟早我是要完蛋的,因此这种僵持肯定是无法一直持续下去的。

宙斯大概也知道这样蹬可以对我造成伤害,因此他虽然着急出去,却也不是真的多紧张。毕竟上半身都出去了,而且外面也没什么危险,在他看来逃脱也就是个时间问题而已。

宙斯这样的挣扎个没完,我也知道不能总这么耗着,干脆一咬牙对克利斯缔娜她们几个道:“克利斯缔娜,你和真红、金币绕到外面去攻击。反正他现在卡在这里也没法躲。”

隔离屏障本来就不隔音,何况现在下面还有个洞,宙斯当然也听到了我的话,于是他也急眼了。现在被我抱住根本没法闪避,而且我再隔离屏障里面,不会被外部攻击伤害到,因此克利斯缔娜他们完全可以肆无忌惮的对着宙斯露在屏障外面的上半身进行攻击。即便宙斯现在的属性什么的都已经逆天了,但被动挨打这种事情终归不是好事,再强的防御也是会被扣血的,而再多的血也有耗干的时候,所以宙斯不想被我们活活耗死就不能让我们慢慢攻击他。

急眼了的宙斯现在也爆发了,一边拼命的抽动双腿想要把我踢开,一边努力的用双手撑着隔离屏障要把自己拽出去,只是我们的力量似乎差距并不明显,就算他发疯似得拼命拽也不过是让身体来回晃动而已,根本就出不去。

相比之宙斯,克利斯缔娜他们想要离开屏障就简单多了。我们这些人都不是被圈进来的,而是使用了系统对战模式进入的,也就是我们被这个决斗空间默认为参赛人员。当我们想要出去的时候只要主动认输,或者被别人杀死就可以了。反正这个空间申请的是无损切磋模式,被设定中的切磋对手杀死之后不会掉级,也没有任何惩罚,只会满状态被传送到屏障区域之外而已。

尽管主动找死也挺快,但克利斯缔娜他们都是实力很强的人员,而旁边的神族现在都没什么力量了,想被杀也没法一招秒掉,还不如认输来的快。

在选择了投降之后克利斯缔娜和真红、金币立刻就出现在了屏障外面,只不过位置是随机的。真红的位置比较倒霉,刚好在屏障对面,要过来需要绕过整个隔离区,毕竟投降之后就没法再进来了,而因为决斗空间内还有人没出去,所以空间屏障本身还是存在的。

真红那边一出现就四下看了下,发现自己居然在对面之后就赶紧召唤出自己的守护长枪直接从屏障顶上飞了过来。不过她毕竟要绕过整个隔离屏障,距离有电远,所以最先到的还是克利斯缔娜,她出现的位置非常不错,距离宙斯只有不到二十米,金币的位置就在克利斯缔娜身边,也就比可力斯缔娜远了三米多而已。

这两位一出现立刻就绕到了宙斯这边对着他开始准备魔法,宙斯魔力感应那么强,当然不可能感觉不到两个人的技能发动引起的魔力波动。他非常迅速的翻个了身就打算释放魔法抢先攻击,毕竟他现在虽然被卡在那里前不前后不后的,但是释放魔法只要上身还在就行了,不能动也无所谓。再说他现在处于点燃神力核心的状态之下,这种模式下即便是随手扔出去的小魔法也足以比的上平时有准备的大型法术了。所以宙斯满以为一招下去就能解决问题,而实际上事情却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隔离屏障又不是黑色的,这东西虽然有颜色,但是非常淡,几乎就是透明的。我看到他的动作哪能不知道他时要攻击克利斯缔娜和金币呢?所以,当宙斯扭转身体抬手要攻击的时候,我却是猛然发力开始拼命往里拽,宙斯才把手抬起来就感觉自己在往里滑,吓得他的赶紧把手放下来撑住了隔离屏障阻止我把他拉进去。

之前我们之所以会僵持住就是因为这个隔离屏障的存在。这玩意简直就是个天然的着力点。宙斯只要用手撑住隔离屏障我就根本拉不动他,而相反的,我双手抱着他的腿,自己的身体则是倒过来用双腿顶在了隔离屏障上,因此他也拽不动我。刚刚宙斯为了攻击而腾了一只手出来没有去撑隔离屏障,我两条腿对抗他一只胳膊,当然立刻就出现了力量差,所以宙斯立刻就开始往里滑,吓得他不得不赶紧放弃了攻击撑住隔离屏障保持这种僵持状态。

没办法还击的宙斯只能被动挨打,克利斯缔娜和金币可不管他是不是无法还击,对着宙斯的脑袋就是一通狂轰滥炸,虽然这种级别的攻击对现在的宙斯来说也就相当于普通人被钉子扎了一样,但就好像普通人要是被一万根钉子扎过也会死掉一样,宙斯也顶不住一直这么轰下去,只是……时间是个问题,而第二个问题就是奥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要怎么办。

归根结底我们还是过来挖人的,不是来搞种族大屠杀的。干掉宙斯不是目的,而是过程,我们要的是奥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而现在神力核心被宙斯当成了能源在用,可以说我们攻击宙斯实际上就等于是在攻击神力核心,而按照神力核心燃烧后的工作原理,除非我们有能力使用超强攻击一次性结果掉宙斯,否则我们打一点神力核心就补一点,最后神力核心肯定会先于宙斯被消耗掉,那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当然,让宙斯带着神力核心跑掉更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

“会长,你们这样不行啊,最后神力核心会先被烧光的。”军神作为指挥者,当然注意到了现在的情况。

“我也知道,可你有办法吗?”我一边拼命拉着宙斯不让他完全脱离出去,一边对着军神喊道。

其实我的话主要是发泄,意思是说你没有办法别冲我乱喊,但意外的是军神竟然真的相当办法了。他直接朝后上方指了指,然后我就愣住了,因为他指的反向貌似是艾辛格移动要塞。那一瞬间我就念头通达了。

“居然把它给忘了!”暗自嘀咕了一句之后我连忙对那边的赫拉喊道:“带你的人快闪,我们要放大招了。”

赫拉显然没明白怎么回事,因为即便是大招,以她的实力也不可能说会被伤到,再说这地方有屏障保护,怕个什么劲?不过,她虽然不理解,旁边可是有能理解的人在,听到我们刚才得对话,维娜她们自然就反应过来了,赶紧拉上还不明所以的波塞冬和赫拉他们就开始跑路。先主动投降离开这个屏障,然后直接往远处跑。尽管不明白为什么要跑,但是既然哈迪斯和孔雀这种级别的信誓旦旦的表示留下来铁定完蛋,赫拉他们自然也就相信了。毕竟之前的战斗中叶算是互相了解了一下对方的实力。孔雀的战斗力刚刚大家都看到了。哈迪斯在奥林匹斯神族中也是一方大佬,实力众所周知,既然这两位都说威力很大,他们这些不知道的自然只能相信他们的判断。

在场的都是高级人员,实力最烂的至少也是一线神族中比较能打的存在,跑起路来自然不慢。我们行会这边出动的人员更不要说了,高机动能力一直以来就是我们行会的优点,不管是玩千里奔袭还是逃命,我们都是天下第一快。

这边军神他们刚闪人,天上好久没动的艾辛格移动要塞却是突然就动了起来。之前一路往奥林匹斯山飞行是为了进入攻击距离方便攻击奥林匹斯神族,但是现在艾辛格移动要塞已经进入到攻击范围类,现在基本上就是全火力投射都没问题了,所以在我们和宙斯进入这个屏障前艾辛格移动要塞就已经停止前进了。

这边艾辛格移动要塞一动,周围的战场也是立刻就乱了起来。原本正在城市外围和我们的人纠缠的奥林匹斯神族突然发现自己的目标动了起来,立刻就开始试图冲上去,因为他们错误的以为艾辛格移动要塞是要逃跑,却不知道我们是另有目的。

之前就说了,艾辛格移动要塞的移动速度并不慢,看着慢是因为它太大了,不是真的很慢。现在艾辛格移动要塞的边缘位置距离我们所在的这个隔离屏障实际上只有几十公里远,这么点距离用不到十分钟就移动了过来。

正在忍受克利斯缔娜和真红、金币三个人围殴的宙斯突然感觉到了一种不好的感觉,随即就是一抬头,然后就看到了那巨大的,遮天蔽日的飞行都市出现在了自己的斜上方,而且正在向他的头顶上开过来。因为飞的很低,阳光在艾辛格移动要塞的下方投射出了一大片阴影,感觉就好像是白昼之中的一小块黑夜一般。那泾渭分明的光暗分界线正在以极快的速度顺着地面向宙斯推进,而宙斯的危机感也是越来越高。

像宙斯这种级别的神祇,虽然不说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起码一些模糊的预感还是有的。他能感觉到头顶这个东西对他来说是个巨大的威胁,但是他即便是知道了也没办法。好不容易才从屏障内钻出来,让他再回去是肯定不可能的。可是想出去貌似也不可能,虽然这么一直踢啊踢的总能踢死我然后跑出去,但是宙斯自己都知道那个时间绝对要按星期来计算,他可不认为没有他的存在奥林匹斯神族可以坚持几个星期,再说他点燃了奥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现在所有奥林匹斯神族天神系的神祇几乎都跟得了重感冒而且还在发高烧一样,身体虚弱的要命,战斗力连之前的三成都达不到,这样的状况,没有他的驰援失败也就是几个小时的事情。

原本宙斯的计划是暂时燃烧神力核心搞定我们这些强敌,然后回过头来以他的绝对实力强度碾压我们行会的二线人员。后来发现我们也能集中力量后,他的目的就变成了保命,现在虽然报命有了希望,可是一旦外面的奥林匹斯神族崩溃,他的死亡也就是时间问题。

很明显,转来转去宙斯又回到了原点,他根本没法脱离出去解救他的部下们,而卡在这里貌似也没好下场。

正因为大致知道结果,而且看着结果的一步步靠近,自己却无法反抗,这种绝望的感觉让宙斯差点崩溃掉。不过,即便如此他也还是没能想到解决办法。

宙斯这边惊慌、恐惧、绝望,我却是已经估算着时间对外面的克利斯缔娜她们喊道:“差不多了,快闪吧,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听到我的话宙斯惊讶的低头看了眼我这边,结果正好和我的眼神对上了。我看着他笑了笑道:“没什么好惊讶的。一会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让她们跑了。”

宙斯显然也猜到了我们要干嘛,毕竟艾辛格移动要塞这么大个目标实在是不太容易被忽略,而且作为敌人,宙斯不可能对我们的信息一无所知,就算他不问,也会有人把情报呈现给他看,这就是当领导的好处,因为有很多人帮你查遗补漏,除非你故意,否则想犯错都不一定有机会。

就在我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地面上的阴影终于经过了我们所在的位置将我们掩盖在了黑暗之中,当然这毕竟不是晚上,只是相对周围的地方要黑一些,也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宙斯看着已经召唤出长枪飞走的克利斯缔娜她们,然后又看了眼头顶上的艾辛格移动要塞,最后突然笑了起来。

看到他的笑容,我先是微微一愣,随后就反应过来宙斯肯定又在自以为是了。尽管他还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但是我觉得他肯定想到了那个方法。其实这个方法很多人都会想到,那就是当那个超级武器启动的时候,抢先对其进行攻击。就像那部经典老电影中的一样,外星人的飞船在启动主武器的时候被击中正在聚能的主武器,然后导致整艘飞船爆炸。

宙斯只是NPC,所以他肯定没看过那部电影,但是这种事情就算没看过,一般人也都会这么想,毕竟大家有两个基本认知是固定的。第一,不能让那种大型武器攻击到自己,所以必须抢先动手。第二,那种复杂的设备肯定很脆弱。

这个想法也许有一定道理,但问题是,大家都能想到,难道我们行会的人都是白痴一个也想不到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事实就是我们得超级武器压根就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

位于艾辛格移动要塞底部的城市级辐射炮是一种很特殊的武器,它不是我们行会自己建造的,而且至今为止没办法仿制。这东西是系统给我们行会的一种奖励,只能用,不能研究和拆卸。虽然限制条件众多,而且使用代价高昂,但这东西毕竟是我们行会的最强攻击武器,它的伤害输出基本上已经是天文数字了。你想想一次输出就能把一座大型城市夷为平地,这样的武器伤害输出得有多高?

因为是奖励武器,而且没法研究,所以我们对这个东西的属性基本上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们起码知道这玩意的一些基础特性。其中一条比较重要的信息就是,这个武器在开始充能之后,也就是其尖端出现能量聚集现象之后,它基本上就进入无敌模式了。在开始聚能后,到最终发射前的这段时间内,能量炮本身就是无敌的,而且对它的任何攻击行为,最终都会转化为能源被其吸收,结果除了给它的伤害输出增加几个零头之外毫无任何意义。

宙斯显然不知道这种特性,所以我一猜他就是打算等我们的武器开始聚能后偷袭一下,只是他想的实在是太天真了。

对于宙斯的这个想法我并没有点破的意思,反正他多攻击几次还能增加辐射炮的威力,反而可以增加他自己被干掉的机会,这也正是我希望看到的结果。

就在我们各怀心思,然后憋着坏心的时候,艾辛格移动要塞终于带着隆隆巨响开始减速了。随着速度逐渐降低,艾辛格移动要塞最终稳稳的悬停在了我们得正上方大约两公里的高度。虽然距离地面还有两千米高,但是因为艾辛格移动要塞的巨大体积,我们现在感觉就好像要被压扁了一样,那种巨大的压迫感实在是相当的震慑人心。我知道这是人类本能在作怪,在人类的基因中,天然就存在对巨大物体的恐惧,这是生物基因中就包含的底层判断,毕竟对大部分生物来说,比自己体积大很多的东西都是很危险的,所以保持这种对大型物体的恐惧是相当必要的。我虽然是龙族,但是这种基础设定显然和人类没区别,因此我现在也感觉相当的压抑,毕竟脑袋顶上悬着这么个大家伙是个人都不会放心的。

当……咚……为艾辛格移动要塞巨大的体积所震慑的宙斯终于被头顶传来的巨大声响所惊醒,随着他的注意力恢复,立刻就发现了艾辛格移动要塞的底部装甲正在向四周分开,而且内部的几层连续的保护装甲板也在陆续向两边展开,隐隐的还能看到最深处的一个什么东西正在往外伸。

宙斯带着玩味的眼神故意瞄了我一眼,然后便开始在手上聚集魔力。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的戏耍宙斯的机会,在他手上的光球成型之后立刻装作惊慌的样子一边叫喊着一边拼命的拉扯他,而且还故意拿出匕首捅了他的腿几刀。要是在刚才,我这样松开一只手,宙斯肯定就跑出去了,但是宙斯现在却宁可挨我几刀都没往外爬,因为他要用另外一只手去释放魔法。即便我之后用力将他往里拽,他也只是用另外一条胳膊和这边这条胳膊的肘部死命的勾住隔离屏障不让我把他拉进去而已。

听着我状若疯狂的喊叫,宙斯的嘴角控制不住的就开始往上翘。从被我们圈进那个决斗空间开始宙斯就感觉自己一直在被人蹂躏,作为一个上位者,而且是独裁式的上位者,宙斯哪里受过这种气?所以,他对这种侮辱的承受能力非常之糟糕,因此他也比一般人更加气愤。但是,现在他觉得一切都不是问题了,因为他看到了我的歇斯底里,并且从中得到了巨大的满足感。

热门小说从零开始,本站提供从零开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从零开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八章 宙斯的歪脑筋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章 地图炮
热门: 老间谍俱乐部 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 乌鸦社 最强弃少叶默 家有庶夫套路深 所罗门的伪证1:事件 天坑宝藏 琉璃美人煞 法师网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