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新奥林匹斯神族归位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四章 成长的烦恼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六章 俘虏们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虽然任务奖励很不错,但是暂时还不是做任务的时候,我只是简单的看了下等级之后就开始往神力核心那边赶,维娜那里的核心同步读取工作已经结束了,下面要进行的就是之后的奥林匹斯神族重建问题了。

欧洲现在的局势对我们来说还是比较不错的。几大主要神族之中光暗两大神殿一个是我们的傀儡神权,另外一个则是关系不错的盟友,教廷虽然是我们的死敌,但是我们在他的势力范围内没有产业,而且短期内没有在这一范围建立什么新势力的想法,所以教廷对我们可以说是毫无威胁。剩下的两大神族一个是奥林匹斯神族一个是北欧神族。

北欧神族和我们应该不会成为盟友,但是敌对也算不上,这是一个还没开化的神族,暂时和我们没有太多交集。除掉北欧神族之后,最后剩下的就是这个奥林匹斯神族了,如果能将其变成比光明神殿更加彻底的傀儡神权,那么我们就可以在欧洲大地上掌握或者说影响半数以上的神族势力的思想倾向。这种巨大的影响力虽然不会直接给你印钞票,但它却可以让你的其他产业收入猛增,而且还能开辟出一些之前无法涉足或者不适合涉足的产业。

我们需要这种影响力维持下去就必须保证欧洲神族的势力分布保持现状,或者按照我们希望的方向发展下去,而将奥林匹斯神族变成我们得傀儡神权就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步战略布局。

我们行会知道这个事情的人不少,而且这种布局也不是一两个人讨论一下就能出结果的,因此当我到达的时候这边已经站了不少人了。本行会的会议大厅中此时已经挤满了人,不光是座位上,连周围都站着两圈人。之所以会这么多,倒不是我们扩大了会议人员参加数量,而是因为会议的另外一方人员,奥林匹斯神族的成员也在现场。

本来这种类似谈判一样的会议是需要先分别讨论一下整合自己的内部意见才能开始谈的,不过我们现在的情况有点特殊。一是因为现在的奥林匹斯神族和我们并不是处于同一地位上,对方刚刚在我们的支持下打赢了反叛战争,而且我们才是主力,这就决定了赫拉手下的那帮奥林匹斯神族并不具备和我们对等的地位。另外,实力反面我们也是确确实实的超越对方很多,这就决定了对方不具备强硬谈判的实力。最后,因为我们行会有内部通讯,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边开会边讨论统合意见。

会议厅内现在双方已经分成了两部分坐好,但是从位置上就看的出来,我们之间不是平等的。正常谈判的时候双方都是隔着桌子坐在左右两侧,而桌子的首尾两端都是不坐人的。不过这次我们的位置却是分上下的。作为会长,我在会议桌上的位置就位于会议桌的顶头,而且这里有一张非常特别的王座,桌子边上的其他所有座位都是一样的,唯独我这张是特别的,这就决定了这个位置代表着地位更高的存在。

现在会场里已经将我的位置空了出来,而维娜、玫瑰、红月他们都在我的位置的左右两侧坐好了。本行会的一帮子有资格参加会议的人员和混乱与秩序神族中提供的人员也都在座位后面站着,算是次席。

赫拉的位置就在我对面,但是隔着整张桌子。要知道我们行会的会议厅长桌可不是一般的桌子,这玩意可是比过去的低级旅店里的大通铺还要大,长度都快超过十米了。要不是有魔法装置,隔这么远,说话都得大声喊了。

赫拉的手下就在赫拉的位置两侧,但是和我们这边人满为患比起来,数量就显得稀稀拉拉了。能来参加的都是赫拉的直属人员,必然是心腹,而之前赫拉还是在宙斯的手底下被压制着,她当然不可能有太多手下,心腹什么的就更是挑不出几个来了,因此她这边的人员也就是刚刚把分给他们的几个位置坐满了而已,后面总共也就站了三个人。

“好了,既然人到齐了,那我们就开始吧。”我刚一坐下红月就发话了,搞了半天我还是最后到的。

对面的赫拉点了点头道:“没问题,那就开始吧。”

既然赫拉都点头了,我们这边立刻便开始了议题。玫瑰首先拿出了十几份资料递给后面一名手下,那名玩家立刻把资料拿了过去发给了对面的赫拉和她的手下。在对方翻开资料后玫瑰才开始说道:“资料内容你们都看到,这就是我们刚刚从奥林匹斯神族中得到的物资清单,后面那一份是还剩下的物资清单,另外我们在表格的最后面列出了我们觉得对行会来说非常重要,而奥林匹斯神族这里出产量又很巨大的互补型物资。以后我们希望奥林匹斯神族可以为我们定期的提供这些物资。当然,我们也不是白拿的。我们冰霜玫瑰盟以及混乱与秩序神族将为你们提供国际关系以及实质上的庇护。同时我们还会想办法提升你们的实力,使你们在未来的日子里能够有足够自保的能力。”

“听起来不错。”赫拉一边翻着手里的资料一边问道:“可是我们的人损失这么大,短时间内如果耶和华或者奥丁的势力入侵,我们应该怎么办?”

“关于这一点,你可以翻到第七十二页。”玫瑰说道:“我们会通过我们的关系让光暗两大神殿拖住教廷的势力,所以你们大可不必担心来自教廷这边的威胁。关于奥丁神族的事情。我觉得这还是个未知数,奥丁神族未必就会对你们下手,而且即便是,也不一定一开始就进入全面总攻,他们总要有个试探的过程。”

“那么万一他们进攻了呢?”赫拉的其中一个手下问道。

“我们会第一时间出现,然后像之前对付宙斯那样把奥丁打的连他妈都认不出来。”

“如果是这样,我想我们可以接受。”赫拉道:“但是关于自主权的问题……”

“我觉得这个其实不是需要讨论的问题。”我出声制止了赫拉继续说下去。“你想要拿回属于自己的奥林匹斯神族,我们帮你做到了。你要保存之前宙斯拥有的奥林匹斯神族的实力,我们也帮你留下来了。如果你还要求独立自主权,那么我很想知道,我们为什么帮你打这场战争?就凭我们得到的那一点人力资源和物资?我们是在进行一场战争,不是一笔买卖。做生意的话有个20%以上的利润就差不多了,战争收益达不到十倍以上,这种战争胜利和失败有区别吗?”

赫拉并没有因为我的话而放弃,而是直接说道:“可是我们才是即将留下来为你们稳定这一地区的存在,我们之后的关系也应该维持在一种良性合作模式之下而不是一种奴役模式。”

“我又说过要奴役你们吗?你们依然有自己的人身自由,你们可以选择留下或者离开。新奥林匹斯神族是我们打下来的,也是我们筹建的,我们理所当然的享有对它的所有权。但是我们因为看中你们这些神祇的工作能力,所以退了一步,我们把奥林匹斯神族的所有权让给了你们,如果我们还不能掌握它的对外政策,那这个集团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我……”

“好了,我不希望在这个事情上浪费时间。”我直接打断了赫拉的话,然后说道:“这是底线,不能超越。要么你接受这个条件,要么我们的谈判就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了。奥林匹斯神族就在那里,你虽然掌握着一部分人员,而且拥有名正言顺入主奥林匹斯神座的地位,但是不要忘记了,目前为止大部分剩余的奥林匹斯神族还是之前效忠宙斯的骑墙派,他们的留存与否全在我们一念之间。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们想,你就是奥林匹斯神王,我们不想,你就不是。我想我的意思已经表达的非常明白了,你可以告诉我你是接受还是不接受,我不希望再听到第三种回答。”

赫拉陷入了沉默,她身边的几名神族明显心中有气,愤怒的瞪着我想要站起来发飙,但是想了想还是忍住没动。他们确实是曾今高傲的奥林匹斯神族,但现在那一切就只是曾经而已了。在看到我们刚刚搞定了宙斯之后,这些家伙再狂妄也不敢对着我们龇牙,愤怒的瞪视我们只是表达一种情绪上的态度,不能算是挑衅,他们没有胆量也没有资格挑衅我们。

“都想好了吗?”我再次出声问道。玫瑰他们都对我的强硬有些意外,不过他们都是聪明人,这种时候是肯定不能拆我台的。我既然已经强硬的说出来了,在赫拉面前,他们即便不同意我的观点也不能表现出来,不然让赫拉发现我们内部意见都不统一,她肯定会以为这个底线是可以逾越的,到时候就真的不好谈了。

在思考了很长时间之后赫拉最终还是没敢和我们对着干,对此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而玫瑰他们倒是实打实的捏了把冷汗。不是因为我比他们聪明,而是因为他们不了解赫拉。之前的两次接触我已经把赫拉的脾性都摸差不多了。这个女人对于某些东西有着一定的坚持,所以不了解的人可能会感觉她是个女强人,是那种女王一般的存在。但是,实际上赫拉只是貌似女王,她真正的性格应该是任性的公主。在某些事情上她会表现的很强硬,但那不是她真的强势,而是任性蛮横,一旦你服软,它就会变得更加傲慢,而你只要强硬到让她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希望,她其实比很多普通人还要软弱。

正因为我了解了赫拉的性格特征,所以对于赫拉的行为我是一点也不担心。我知道她没有勇气拒绝我们,所以再强硬都无所谓,反倒是我们这边一旦放松,她就会变得很强硬和不候沟通。

赫拉那边一点头,我们这边立刻就开始着手起草相关协议。虽然我没参与协议制定工作,但是我知道玫瑰她们肯定提前就准备好了一个协议大纲,加上有军神这种存在,所以那边赫拉刚确定下来我们这边不到五分钟就拿出了一份写好的协议。相比之刚才的口头承诺,这份协议的内容更加的详细,而且很多细节还有专门的注解,内容非常的清晰。

赫拉看到协议之后也是认真的翻了起来,但是并没有翻多久就合上了协议表示接受这份协议。这种情况虽然不是我意料中的事情,但也符合我对她的性格定义。赫拉的公主病显然是已经被我们得强硬态度给打压下去了,所以现在的赫拉变得有些逆来顺受。协议是我们起草的,可是她想到了自己根本无法左右我们的决定,干脆就不再看了,反正即便是有不平等条约她也只能接受。

“既然你没意见,那么我们就签字生效吧。”玫瑰说完又补充道:“你可要想好了,这份是从上位神那里得到的法则契约,即便是我们也没有办法违约的,所以你一旦签署这份协议,它就会确实保证协议内容的执行,再想反悔可就不行了。”

赫拉虽然有点惊讶,但还是点头并迅速打开协议寻找起了签字的地方并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在她签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那本协议突然就变成了一个光点飞入了她的眉心,搞得她自己都是一愣神。

随着协议签署完成,我们双方之间的关系就相对融洽了许多,毕竟协议都签过了,现在也没什么好争的了。所谓亲兄弟明算账,只有把利益关系先分清楚,生活中不用再考虑这些问题,关系才能维持下去,不然老是互相算计着利益关系,这人际关系能好才怪。

“既然现在协议已经完成了,那我们去看一下你们的神力核心吧。”维娜忽然提议道。

奥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现在还在艾辛格移动要塞的临时存放处里和我们自己的神力核心堆在一起,现在需要的操作都已经结束,谈判也已经完成,我们就没必要再保留这枚神力核心了。

赫拉听到神力核心的时候明显的振奋了一下。多少年了,赫拉所希望的成为奥林匹斯神族的神王,其实际表现不就是掌管神力核心吗?现在突然一下这个多年的愿望就要实现了,赫拉又怎么能不激动?不过相比之她的激动,我们可是淡定多了。虽说是要把神力核心给赫拉看一下,但这不是说马上她就能接管奥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了,因为目前奥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可是还连接在宙斯身上呢。虽说现在宙斯已经是我们得阶下囚了,但神力核心毕竟还是只认他这一个主神的,所以想要让赫拉接管奥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我们还得在宙斯那里费点功夫。

就目前来说,干掉宙斯可能是最直接有效的办法,不过宙斯毕竟是主神级的存在,他活着比死了更有价值,所以可能的话我们暂时还不想杀他。当然,如果他拒不合作非要抱着神力核心不放,我们还是会干掉他的,因为和我们的欧洲战略比起来,他的小命根本无足轻重。

“这就是我们的神力核心?”当我们带着赫拉再次到达神力核心存放处是,赫拉明显有些惊讶,因为现在的神力核心和之前刚从宙斯体内提取出来的时候有了明显的区别。

维娜给赫拉解释道:“之前你看到的是燃烧形态,你们平时看到的那个是稳定性态,现在这个是可操作的开放形态。这种形态下的神力核心是无保护的,非常容易受到损害。当然损害的实质是损害你们这些与它关联的神祇以及其中储存的信仰之力,不是损坏神力核心本身。不过不管是损害神力核心还是你们自身,都应该避免,所以正常状态下我建议你还是让它保持在稳定形态比较好,除非要进行输入输出操作,否则就不要进入这种状态。”

“听起来不难。”

“不是不难,而是非常简单。”维娜说完又补充道:“当然前提是我们得先去搞定宙斯,毕竟控制权限还在他手里捏着。”

“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拿回权限?”赫拉显然很着急。

红月这个时候插进来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当然。他被关在哪里了?”赫拉看着我们问道。

鹰直接走到墙边抓住一个伸出来的把手往下一拉,我们头顶上忽然传来当的一声响,紧跟着就看到一个金属平台从房顶上降了下来。这个平台也就是个直径一米多的圆形,宙斯此时正被固定在这个平台之上。

现在宙斯的姿势可以说是比较别扭的,因为他的脑袋和双手都被一个横向的枷锁固定在了一条直线上,但是这儿枷锁的高度比较郁闷,宙斯既不能伸直双腿,也无法跪在地面上,因为那个东西的高度不够矮,跪在地上脖子会被吊起来,而它又不是很高,站直的话时间长了腰会受不了。因为这个别扭的姿势,所以宙斯不得不一会站直一会保持蹲马步的姿势。也就是他是神族,耐力比较好,要是一般人被搞成这种姿势估计要不了多久就得累死。

原本还在架子上扭个没完的宙斯在被降下来之后立刻就看到了我们,然后原本还算是比较安静的宙斯突然一下就爆发了。他猛然直起了身体,并且想要冲上来,但是因为架子限制了他的行动,所以他根本没法移动,只能徒劳的带动整个固定架呼啦啦的晃动,可惜这个架子本身就是用了符文钢制造的,硬度远超想象,至少依靠蛮力是肯定弄不断的。何况现在宙斯这个姿势也用不上力气。

看着还在挣扎的宙斯,我走到了架子旁边的一个操作台上,然后抬手在其中一个按钮上轻轻一压。并没有什么光影效果,也没有声音发出,但是宙斯却好像是突然被人用烧红的烙铁捅了一般凄厉的惨叫了起来,同时全身肌肉绷得紧紧地,连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看着扭曲挣扎的宙斯,我并没有丝毫的怜悯,一直持续了能有十几秒我才松手,而宙斯则是在我松手的瞬间就仿佛虚脱了一般的瘫软在地上,连脖子被固定器卡住吊在那里喘不上气都管不了了。

看着奄奄一息的宙斯,我缓慢的绕到了他的正面,然后抬脚踢了他一下,宙斯连哼都没哼,一副死人样。看他没反应,我以为他是虚脱了,于是就靠近用手敲了敲他的脑袋,谁知道这家伙竟然在我靠近之后突然暴起,然后狂暴的想要扑上来用脚踹我。他现在脖子和双手都是固定的,没法咬人也没法出拳头,唯一能动的就是腿了。

虽然他处心积虑的想要袭击我,但是他燃烧神力核心的时候都没能把我怎么样,现在被捆成这样自然更碰不到我了。轻巧的抬手挡住因为角度到达极限而已经失去力量的一条腿,我直接绕回控制面板那边,然后在宙斯惊恐的目光中拿出了一个锤子,然后看着宙斯说道:“既然你还有劲折腾,那我们先不急。这个留给你慢慢享受,我们先去吃个饭,回来再找你谈话。”我说着就直接将锤子放在了刚刚按下去的那个按钮上。宙斯在看到我要放上锤子的时候就挣扎着想要出声阻止来着,我也看到了他的动作并明白了他的意图,但是我故意忽略了这个动作,还是将锤子放了上去,于是宙斯立刻又开始惨叫了起来,原本要出口的话语也被硬生生的打断了。

看着惨叫不止的宙斯,我转头对赫拉道:“我看我们还是先去把奥林匹斯山的重建计划商量一下吧?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们冰霜玫瑰盟的建筑队可是世界闻名的,速度快、质量好,而且这次我们免费帮你们施工。别人可是想求都求不到的哦。”

赫拉虽然有些急,但是她不笨,所以知道现在表现的越着急宙斯越会以为捏住了我们的把柄,到时候就更不好办了。所以我们直接放弃了与他谈判,然后先去忙别的事情,反正神力核心这个事情真的不急,除了赫拉的心情上有点急之外,我们短期内根本用不到神力核心,再说只要不让宙斯碰那个神力核心,我们也有一定的操作权限,有什么问题自己就能搞定,唯一的麻烦就是两个神力核心必须靠在一起才能工作,毕竟我们是通过混乱与秩序神族的神力核心模拟奥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的波动才间接地控制它的,所以离开了混乱与秩序神族的神力核心,奥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就无法控制了。好在我们一时半会还不用操作它。

放着尖叫惨嚎的宙斯,我们一大群人就真的离开了房间,然后出了门之后我就让沃玛和素美她们拿出了一堆大型图纸,然后让赫拉自己挑选喜欢什么风格的建筑类型,以及需要什么特别指定的功能。

看到那堆图纸,赫拉惊讶的看着我问道:“你刚才不是骗他的吗?”

我故作惊讶的看着赫拉反问:“我为什么要骗他?”

“可是真的那样一直压着,他会不会被疼死?”

赫拉当然不是心疼宙斯,她比我们更巴不得宙斯多受点苦呢。之所以这样问就是怕我们不小心把宙斯给玩死了,之后就没得报复了。

“这个东西你可能不是很清楚,让我给你解释一下吧。”旁边的沃玛主动和赫拉说了一些理论方面的东西,不过我觉得赫拉和我们一样是有听没有懂,当然她至少明白了一点,那就是这个东西的惩罚方式比较特殊,会让人觉得痛不欲生,但是不会把人弄死,甚至都不会留下创伤,至少是不会留下肢体创伤,至于心灵创伤……那东西谁在乎?宙斯又不是我们家亲戚,就算被玩坏了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明白了那东西的特性之后赫拉也就不再担心宙斯的问题开始专心讨论起了奥林匹斯山重建工作。因为现在艾辛格移动要塞就停在奥林匹斯山的正上方,所以跨国传送阵可以直接把我们行会分布在世界各地的物资和人员都集中过来帮助奥林匹斯神族重建神殿山。

有我们行会的人员帮忙,废墟清理工作只用了一天就搞定了,而此时的日本那边已经开始了论战,鬼手信长正在和松本正贺比赛看谁的证据多,当然这个事情都是按照我们的计划进行的,所以鬼手信长除了被当成骗子之外根本不做第二种想法。

我们在清理完了奥林匹斯山上的废墟之后就把建筑队派了出去,这些建筑队将按照赫拉自己设计的图纸开始重建奥林匹斯山。这份新图纸说是赫拉设计的,其实还是我们的基础套装图纸,只不过赫拉改动的地方比较多,所以看起来比较另类一些。

热门小说从零开始,本站提供从零开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从零开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四章 成长的烦恼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六章 俘虏们
热门: 诡案罪2 小妹妹 刑警手记之犯罪现场 仙逆 孩子们 池袋西口公园 听尸(心灵法医原著) 暗影神座 京极堂系列02:魍魉之匣(下) 诡案罪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