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不太平的嘟噜度

上一章:第十四章 阎王门前小鬼多 下一章:第十六章 讨要任务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当光束命中我的眉心之后,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情况,既不是完全无效,也不是直接将我干掉了,而是……从我的背后打出了一个人影。

正在拼力气的我和那个侍卫队长同时一愣,我是惊讶居然会有效,他则是惊讶居然没把我干掉,不过下一秒我和他就同时反应了过来,只是效果却是完全不同。

之前因为要接任务的事情,所以我一直在注意着忍让对方的行为,但是现在看来我的忍让并没有带来任何好处,反倒是让对面的家伙变本加厉了。刚刚从这家伙的眼神中我就可以看出来,他对于我没有被干掉相当的惊讶,也就是说他的目的本来是要杀掉我的。为了这么点事情就打算杀掉我,这种人我怎么可能留着他?

反应过来之后我直接单手顶住他的法杖,另外一只手收回到身侧,跟着就听嚓的一声刃爪弹出,然后照着那家伙的肚子就是一拳捅了过去,刃爪先于我的拳头命中对方的腹部,但是对方及时后撤躲开了后续攻击,没有让我直接捅个对穿,但是就在他后撤的功夫我却是突然抬腿一个侧身将左腿绕过他的身体踩在了他的左腿后方,然后手臂发力将他向后猛推。因为我的力量加上他本来就因为要躲避我的刃爪而主动后撤,所以现在这家伙根本无法控制身体只能继续往后腿,可是他的腿却被我的腿给挡在了前面,结果就是他在后撤移动重心的时候腿直接被绊住失去了平衡,然后随着我的继续用力,他就整个向后倒了下去。

说起来挺复杂,其实不过就是一个动作,前后不到半秒的时间那家伙就直接躺地上了,然后不等他起来我就以左脚为支撑点身体逆时针旋转九十度,右脚直接踩住了他的法杖将他的法杖定在了他自己的咽喉上。虽然他拼命的使劲想推开我,但是有句话叫做胳膊扭不过大腿,他的力量本来就不如我,这下用胳膊抵抗我的腿,自然更是差距巨大,结果就是法杖被牢牢的踩在他的脖子上卡住了他的咽喉,憋得他整张脸都变成了紫红色。

那家伙在被我一脚踩住之后立刻就开始拼命的挣扎,毕竟人在无法呼吸的时候都会本能的剧烈挣扎,不过因为要害被控制住了,所以即便他再怎么使劲也只能是在原地挣扎扭动,根本无法撼动我分毫。

“执政官大人,我有事情需要和您面谈,可否赏个脸耽误一小会时间?”虽然控制住了这个家伙,但是我并没有就此干掉他,而是对着前面的那个马车一样的东西叫了起来,希望执政官可以出来看看,毕竟我是来做任务的,不是来打架的。这可是关卡任务,完不成要损失22级经验的,我可不想失去那些经验。

虽然我的叫喊声非常的大,但是前面的马车却是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反倒是周围的侍卫紧张兮兮的全都围了上来,至于那边的马车,除了在我喊完之后晃了两下之后就再也没了反应。

说实话我真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按说任务NPC应该不会一上来就和我处于敌对关系才对啊?怎么会这么高傲?

我这边正疑惑怎么回事呢,前面的马车忽然就打开了一个小门,然后一名看不出种族特征的美女忽然从马车内露出了个身子对外面的侍卫喊道:“大人让你们赶紧处理掉那边的家伙,我们还有急事,耽误不得。”

有了这么一道命令,周围的侍卫也不再犹豫,立刻就围了上来,而那个女人在说完这话之后就转身准备回到车上,只是我却敏锐的发现她在即将进入车里的时候似乎被人从里面撞了一下,而且有个面相很凶的家伙伸手拉了她一把才让她没有摔出来,但是就在她被拉回去的时候,我又看到了一只手从门内伸了出来扣住了门边,而且从发白的指节上可以看出那只手用了很大的力气扣住了门边,只是却还是被另外一只手覆盖了上去然后硬扮开了那只手将其拉入了车内,随后车门也被关了起来。

原先我还在奇怪这个任务NPC怎么上来就表现的这么高傲不理我,现在我算是彻底明白了。说实话要是一般情况我还想不到,关键是刚在城市入口遭遇了一次恐怖袭击,那个时候我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个嘟噜度城的环境貌似不是非常的平稳,而刚刚看到的这个画面,立刻就让我想到了绑架这个词。

看着围上来的守卫我根本没有多看一眼,先是回头一招手让刚刚被击飞出去的幻影重新回来融入我的身体,紧跟松开脚下的那个家伙,将永恒变成法杖形态向地面用力一顿,只听当得一声响,一圈肉眼可见的冲击波猛然扩散开来,所有靠上来的守卫就仿佛是踩到了地雷一般同时向后飞了出去,有些倒霉的甚至飞过了马车落到了更远一些的地方。

震散了包围圈之后我直接一步跨到马车边,重新变成钩镰枪的永恒向前一探,跟着斜着一挑,只听哗啦一声整辆车的上层建筑便全部爆散开来,马车内的情况已经一览无余的出现在了周围人的眼中。

原本刚刚被震飞的侍卫们爬起来之后还想要攻击我,但是下一秒就转移了目标齐齐将武器对准了马车,因为现在就算是傻子也知道马车那边的威胁更大了。

就像我猜测的一样,马车里果然是一出经典绑架事件。被挑飞了上层建筑的马车之中现在一共有四个人,其中一个就是之前露出半个身子发布命令的那名美女。除了她之外车里还有三个男人,其中一名长的非常的魁梧,而且一脸的凶相,一看就不是善茬那种。那名美女就和这个恶人坐在一起,看他们的造型,之前八成是依偎在一块的,很明显关系不错。至于马车的另外一边座椅上则是两个相对来说比较瘦小一些的男人。当然,这个瘦小只是相对对面那名壮汉而言的,其实这边的两个人都只能说是正常身材,其中一人穿着一身稍稍有些华丽的制服,看起来有点像军装,但是又不完全一样,感觉比较华丽,但是也很硬朗,不是那种花孔雀一般的华丽。在这个人身边的是一名穿着仆人服装的家伙,相比旁边这位,他的身材要更细瘦一些,但是他此时却是拿着个匕首架在了旁边那位的脖子上,而且那位的嘴巴里还塞着东西以阻止他喊叫。

很明显,穿着华丽军装的家伙就是执政官,剩下三个明显就是绑架他的人,至于周围的那些侍卫,明显都不知道执政官被绑架了,不然现在也不会放弃我这个攻击过他们的人直接把目标指在了车里。他们毕竟是侍卫,自己要保护的人又不在我手里,当然是第一时间先对准那个控制着他们主人的家伙了。

看到这个画面后我倒是没急着上去,眼角余光看到了那个侍卫长,我立刻就一个闪身将其再次拉到身边一脚踢翻在地,然后钩镰枪一翻直接用旁边的钩镰顶住了他的咽喉质问道:“说,他们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出卖执政官大人的?”

地上的那个家伙被这声喊以及我脖子上的森寒杀气给吓到了,慌忙说道:“不关我的事啊!真不关我的是,我只是忘了检查车辆而已,我怎么会想到女仆长是内奸啊!”

“哼,肯定是你想要占她便宜,色迷心窍玩忽职守。”

“不是,是她主动勾引我的!”

听到这个话我也就没再为难这个家伙。突然把他按倒问这些只是为了让周围的人知道我不是他们的敌人,同时也防止这个被我踩过的家伙报复我从背后捣乱。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让周围的守卫认识到我不是敌人,毕竟我肯定是要出手解救执政官的,而这些守卫现在不针对我只是因为他们的大人被别人控制着,他们没空管我而已,不是说他们就不把我们当回事了,所以为了之后的行动还是要先解除误会。

有了这个家伙的这段话,那边的守卫们果然对我的关注度及就下降了很多,而且包围圈也开始隐隐有把我整合进去的意思,这就算是认同了我的存在,不然不会让我作为包围圈的一个部分存在的。

我们这么一闹,车上的人倒是也反应过来了。那个穿着仆人服装的家伙已经将执政官拉了起来,并且移动到了那个壮汉和女人的面前挡住了他们两个,同时大声冲这边喊着:“全都退后,不想让他死的话都给我退后。”

虽然很想解救执政官,但是周围的侍卫们却是因为执政官在人家手里捏着,所以都被吓住了,根本不敢轻举妄动。现在我们这边唯一的优势就是队伍还没离开执政官的行政殿,所以发现外面的情况后又跑出来一大堆的士兵,而且肯定已经有人去通知其他地方的负责人了。相信要不了多长时间这里就会被围得的水泄不通。

“都给我退后,没听见吗?”发现周围的守卫虽然没有靠近,但是也没退开,反倒是周围的士兵越来越多,车上的人也开始紧张了起来。

“这位大人,请问下您是……?”我正在观察情况,忽然就听到有人和我说话,一回头才发现是个穿着一身高级铠甲的将领。这个家伙之前不在队伍里,应该是执政厅的守卫将领,现在大概是要寻求合作来了。毕竟我之前一招震飞了所有守卫的事情肯定有人和他报告了。现在这种状态,人多其实并没有多大用,就好像现实中如果发生银行劫匪被堵在银行里的情况,你觉得是几百名普通巡警管用,还是十几名城市特战队员管用?虽然这个将领也不知道我的实力具体如何,但是他起码知道我比他的那些兵强多了,所以他现在才回这么客气的过来和我套话,无非就是想要请我帮忙而已。

“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再说我是谁说了你也不知道。”我一上来就回绝了他的询问,但是在他脸色改变前立刻又接着道:“不过你放心,我也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和你们执政官面谈,他现在这样我也没法谈了,所以我肯定会想办法把他救出来的。”

“多谢多谢!”将领听到我的话立刻忙不颠的点头。这种时候有人帮忙,他时求之不得,毕竟出了这种事情他的责任肯定是最大的,要是能把执政官安全的救出来还好点,要是执政官出点什么事,估计他的下场也绝对好不了多少。

既然说好了要救人,我自然是让他们全力配合我的行动,而对方也是满口答应,毕竟这事情就是在帮他,他当然会非常的上心。

这种事情需要他们配合的事情其实也不多,所以不到一分钟就安排好了,而车上的那三个绑架者现在却是情绪相当不稳定。毕竟不管换了谁,干这种事情被大批守卫堵住,心理压力肯定都小不了,尤其是他们现在被堵的地方还是大马路中间,这周围连个遮挡的东西都没有,更不可能有丝毫的安全感了。

将军那边的配合问题安排好之后我立刻就开始了行动,而且速度非常快,不到十秒我安排的事情就全部到位了。向将军那边打了个信号表示我要开始了之后,包围圈的其中一个位置突然传出一声非常好听的女声对着马车方向大喊道:“安东尼奥大人,看这边。”

因为是直接喊的名字,所以执政官的反应非常迅速,几乎是本能的就把脑袋转了过去,接着他的目光就对上了一双美丽的瞳孔,下一秒他就啥也不知道了。

随着夜月和执政官的目光对上,我们得执政官大人几乎是瞬间就开始了石化,而且速度非常之快。夜月的石化技能虽然是可以石化任何东西,但是如果是和生物的目光对视的话,效果会特别的好,而我刚刚也从那名将领那里了解到了执政官其实不是战斗人员,所以他对这种石化术的抵抗力几乎为零。在这种情况下,石化的速度非常之快,几乎是不到一秒时间执政官的整个上半身就已经全都石化了,而且石化现象还在迅速向下蔓延。

用匕首顶着执政官的那名男子反应倒是不慢,在发现情况不对之后立刻就用匕首在执政官的脖子上猛地一划,但结果却是只听到非常难听的嚓的一声以及几丝飞出来的火星。

那名男子刚一下手就意识到了手感不对,那根本不是刀子抹过咽喉的感觉,而是好像他自己用磨刀石在保养匕首一样的感觉,那分明就是切到了石头上的状态。事实上他的感觉非常的准确。被夜月石化后的目标虽然会变成石头,但是石头也有石头的好处,起码石头比人体要坚固的多。那个家伙突然地一刀除了在执政官的石头脖子上留下了一道白印之外根本毫无效用可言,毕竟他拿的只是一柄普通匕首,还不至于能像且肉一样的切开石头。

虽然我之前就和他们说过看到什么都别惊讶,但是当看到执政官石化,并且被人抹脖子的时候周围的侍卫和将军们却都是齐齐的吓了一跳,直到看到那个匕首男傻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匕首才放下心来,因为执政官大人脖子上的印子已经充分说明了执政官大人至少现在还是安全的。不过,尽管这家伙切不开执政官的脖子,但是后面那个家伙却未必就弄不碎石像,虽然石头比人硬的多,可也比人脆,要是对方用蛮力攻击,摧毁一个石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名凶恶男子在看到同伴失手后也是立刻反应了过来想要出手,只是我们这边比他动作快多了。他那是临场反应,我们可是早就安排好了,自然比他速度快。就在那边的家伙一刀没抹掉执政官的脖子之后,一根白色的蛛丝突然从旁边的建筑顶端射出,正中执政官的胸口,然后就在那名凶恶男要扑上来的时候,蛛丝却是突然绷紧向后一拉,瞬间就将执政官变成的雕像从马车上拽飞了出来。

看到石像飞了出去,那名凶恶男子也不管什么自己人了,直接一把推开挡路的男子在马车的座椅上一踏,整个人立刻就追着执政官的石像跳了起来。不过,就在周围众人的心脏也跟着他一起飞起来的时候,眼看着他就要抓到雕像的瞬间,一条大尾巴却是突然从天而降,呯的一声将那家伙直接用两倍的速度给倒抽了回去。跟着就听哗啦一声,整辆马车的底盘都被他砸了个粉碎,车上的人也是滚了出去。

就在他落地的同时,执政官的雕塑也已经落在了一张张开的蜘蛛网上,非常安全的被接了下来。

看到那边雕像落地,周围的士兵立刻就涌了上去。现在已经没有人质了,他们当然不会再怕这些家伙,而我也是很轻巧的转身就准备去见执政官了,毕竟那边没有人质的匪徒就算再厉害,面对这边洪水一般的士兵也不可能有任何胜算,不管是被杀还是被俘,那都不关我的事了。不过,我这边才走出去没两步,突然就感觉到周围的士兵又退了回来,搞得我也诧异的转回了脑袋。

“我靠,怎么又是这帮家伙啊?”

刚刚回头我看到的并不是熟人,而是熟悉的东西。之间士兵们散开之后露出的空地上,那名恶汉和那个拿匕首的家伙都扒开了自己的衣服,而他们的身上却是穿着和之前在城市入口我看到的那个一模一样的炸弹网衣,这些人分明就是恐怖份子,那些炸弹居然连样子都一模一样。

此时两个恐怖份子正拿着起爆器在那里大声叫嚣着恐吓周围的士兵,而士兵们也确实是不敢上前。先不说他们自己怕不怕死,哪怕就是不知道死亡为何物的机器人军团也绝不可能在这种时候继续往上冲,即便机器人本身不懂,控制它们的人也会让他们停下。这里可是核心城区,这炸弹要是爆掉了,顶上的防护罩一塌,到时候大量海水猛然砸下来,就算原本是水生动物也绝对活不下来多少。再说了,别说大部分人都会有危险,即便是穹顶塌了之后一个人不死,这经济损失难道就是可以忽略的存在吗?所以说,这种时候再勇敢的士兵也不敢往前冲。

“夜月。”既然又看到了那种炸弹,我当然又想到了夜月,可是我这边还没过去,就看到夜月已经回来了。

“不行的主人,上次是一个目标,这次是两个,我没法同时石化他们,可是有先后时间差的话……”

夜月只是稍微提了一下我就明白了其中的危险,虽然夜月石化的速度很快,但这个过程中必然是会有时间差的,只要对方反应速度稍微快一点,那就必然会引爆炸弹,而之后的事情可就不是啥好事了!

“您好,我是嘟噜度的执政官安东尼奥,感谢您的救助!”已经解除了石化的执政官这个时候已经走到了我的身边。虽然前面不远处就有两个炸弹人存在,但是他也知道,这种炸弹一旦爆炸,你就算躲开也没用,那东西的破坏方式不是直接炸人,而是摧毁水下都市的穹顶,然后依靠空中落下的海水伤人,所以除非能跑出这个隔离区,否则在哪都一样。

“一点小事,不用在意。”我简单客气了一下之后立刻问道:“对于那种炸弹你们了解多少?”

执政官没想到我只是简单回答了一句就转到了炸弹上,不过他也知道这个是现在的当务之急,所以立刻就说到:“这种炸弹我们得了解也不多,从第一次发现这种东西开始,我们一共就得到了一组这种炸弹,而且那还是一组坏掉的炸弹。事实上每次只要被发现,那帮家伙就会引爆炸弹同归于尽,所以我们根本就得不到炸弹进行研究,那组坏掉的炸弹就是因为出了故障无法引爆才被我们得到的。”

“那就是说你们对这种东西一无所知喽?”

“那倒也不是。”执政官道:“我们起码知道这个东西爆炸时会喷发出大量的活化魔力,然后利用活化魔力的不稳定性让我们的隔离屏障也失去稳定性从而崩溃。不过因为某些特殊原因,这种炸弹就只要在隔离屏障内部爆炸才能起到作用,在外部却没法产生任何伤害,所以他们才会不惜派出自杀袭击者带着炸弹进入我们的城市内部引爆炸弹。”

“爆炸时喷发的只是能量而已嘛?又没有其他什么东西?比如说火焰、冲击波什么的?”

“有,但是很微弱。”这次回答的是一个将军,他说道:“我有一次在边防区曾见到过恐怖份子引爆炸弹,当时喷发的火焰只是将理他最近的两名守卫掀了个跟头而已,根本不致命,只要你不是紧贴着炸弹,有个两米以上的距离都不会直接致命,主要还是能量冲击会摧毁我们的穹顶,这个才是关键。”

我稍微想了一下之后立刻道:“如果只是能量冲击,那我倒是有办法解决。”

“真的吗?”执政官一听有办法,立刻就兴奋的跳了起来。

我点点头和执政官他们说了一下我的解决方法,然后对方立刻兴奋的开始让我们执行。那边的恐怖份子依然没有引爆炸弹,他们似乎是有什么目的,而不是单纯来搞破坏的。如果说他们只是单纯来搞破坏的话,他们其实早就可以开始了,压根用不到绑架执政官,而且在被我们解救了执政官后他们依然没有立刻引爆炸弹,这都说明他们还有别的事情,所以才没有立刻引爆。

虽然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所在,但是他们的行为倒是帮了我的忙,至少他们给了我们反应时间,不然他们直接就引爆炸弹的话,我当然是不会有事,可是执政官就未必了。万一执政官要是挂了,那我找谁接任务去啊?

随着我的召唤,凌忽然出现在包围圈的外围,然后无声无息的就开始了施法,而对面的恐怖份子却还是一副好无所觉的状态。大约用了十几秒凌便向我比了个手势,然后我就排开周围的守卫走入了包围圈中并向着那边的恐怖份子走了过去。

热门小说从零开始,本站提供从零开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从零开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十四章 阎王门前小鬼多 下一章:第十六章 讨要任务
热门: 八墓村 非正规反抗分子:池袋西口公园系列8 听尸(心灵法医原著) 大道争锋 恐妻家 所罗门的伪证1:事件 电子之星:池袋西口公园4 新参者 法神降临 西蒙·亚克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