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被蹂躏的武者

上一章:第六十五章 轻装上阵 下一章:第六十七章 耍无赖的鬼手信长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你用钩镰枪?”白羽守鹤惊讶的看着我问出了这么一句。

“怎么?很奇怪吗?”

“看来我可能对你期望过高了。”白羽守鹤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搞得我都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觉。

虽然觉得很奇怪,但我也没打算在这个事情上和他纠缠,直接将永恒钩镰枪端了起来舞出一个枪花直指白羽守鹤的面门大喝道:“来吧,让我了解一下真正的忍者到底有多厉害。”

“如你所愿。”白羽守鹤说完这句的同时人就已经不见了,不过不是瞬间移动,只是速度比较快而已。在周围人的目光中能够看到一道残影,而我的目光中对方的身形却是非常的清晰,毕竟我的动态视力不是人类可比的。

绕了一个弧线从我的侧面冲过来的白羽守鹤一个闪身就到了我的身边,手中长刀立刻一个上挑,但是之前一直站这没动的我却是在最后时刻突然猛地一扭枪身将永恒钩镰枪转了过来,枪杆猛地迎着白羽守鹤的长刀砸了下去。

当。伴随着一声金属撞击声,我和白羽守鹤同时感觉到了手上传来一股巨力,但是相比之下我所承受的力量是要远低于白羽守鹤的,毕竟我用的是长兵器,而且永恒钩镰枪也不能算是轻便武器,虽然也不能算重型兵器,但也绝对不轻。相比之下白羽守鹤的长刀明显就要轻多了,而且他时自下而上的挑斩,我则是从上往下砸,自然是我占便宜。

巨大的力量从手臂上传来,但是我们两方都没让劲,各自咬牙加了把力气,结果永恒钩镰枪和长刀接触的位置发生了侧滑,白羽守鹤顺势一扭手腕刀刃倾斜顺着枪杆就朝我的手削了过来。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不想丢掉手指就只能松手,但我不是一般人。就在他的刀顺着枪杆划过来的时候,我直接一抬枪头,枪尾下沉,跟着当枪身完全立起之后猛地一脚踢在枪尾之上,永恒钩镰枪的枪尾立刻弹起朝着白羽守鹤的肚子就飞了过去。

永恒钩镰枪并不是一般的标准型号钩镰枪,和大多数正版钩镰枪不太一样的是它是两端开刃的,除了前面的枪头,在枪尾的部分也有一个类似于三棱锥一样的稍微短一些的尖刺。如果此时白羽守鹤不改变招数,而是继续向上切,那么在他切到我的手指之前,我的永恒钩镰枪的枪尾必将先一步击中他的胸口。我的手到时候还在不在不知道,他的肋骨肯定是保不住了。相比之下他的伤明显比我的严重,所以稍微一权衡利弊白羽守鹤立刻就向旁边一个侧滚翻闪开了我的攻击,当然他的刀也不得不收了回去。

第一次接触毫无收获的白羽守鹤稍微和我拉开了一点距离,重新打量了我一下之后他忽然说道:“看来是我低估你了。小心了,我现在要出全力了。”

“没关系,我就算能变身我也照样不会输。”

“很有信心吗。不过,和我过招光有信心可是不行的。”

就在白羽守鹤说完这句之后,他立刻又再次冲了上来,不过这次在冲锋的过程中他却是突然甩手扔出了几只十字标,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我比他还狠,就在他出手扔出十字标的同时我却是突然将永恒钩镰枪轻轻上抛,然后换了个方向用单手托住了钩镰枪然后像射标枪一样朝着他将整根永恒钩镰枪都给扔了过来。

永恒钩镰枪本来就有两米多长,我们俩之前的距离也不是很远,加上他之前的冲锋,我们现在的距离可谓是非常的近。这一距离造成的直接结果就是我这边的永恒钩镰枪刚一脱手,枪尖其实就已经快到他面前了。

如此近的距离闪是肯定闪不开的,所以白羽守鹤只能用武器格挡。他突然一个急停,然后单手持刀,另外一只手顶住刀背,用刀身侧面成四十五度角挡在了永恒钩镰枪飞行的路线上。

只听叮的一声脆响,白羽守鹤只感觉双手突然一沉,跟着就完全失去了知觉。他没想到我这一下的力量这么大,他用两只手居然都被震的手臂短暂失去知觉。不过,虽然手臂失去了知觉,他的眼睛可没问题。就在他架住了我的永恒钩镰枪的同时,他却惊讶的发现我居然朝他冲了过来,并且在途中仿佛伸手摘树叶一般随手就从空中摘下了他发射的几枚十字标,跟着没给他任何反应时间我直接就把抓到手里的十字标反扔了回去。

刚刚被裆下的永恒钩镰枪此时因为惯性出现了短暂的滞空,还没有落下,只是已经失去了力量。白羽守鹤瞬间判断出飞镖的路线赶紧一边后退一边收刀上下挥舞了三下,伴随着清脆的撞击声,三枚飞镖都被击飞,但就在他挥刀挡飞镖的时候我却是已经冲到了他面前两米多远的地方一把抓住了永恒钩镰枪的枪柄末端,跟着手臂发力将整个枪柄旋转起来转了一圈横向扫了过去。

长兵器的特点就是比较长,而根据圆周率,半径越长圆形的边长就越长,永恒钩镰枪这么长的枪身,旋转一周后枪头走过的路径其实已经相当不短了。有这么长时间来积聚力量,此时的永恒钩镰枪不但速度飞快,而且力量奇大。白羽守鹤明明看到了我的动作,也知道我向干嘛,他更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去挡那支钩镰枪,但,知道归知道,有的时候有些事情你是明知道不能做也只能这么干的。

因为格挡自己发射出去被我接住又扔回来的那三枚飞镖,白羽守鹤根本没时间离开我的攻击半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旋转了一圈给永恒钩镰枪聚能,而当他挡开飞镖之后我聚集完力量的永恒钩镰枪已经带着呼啸的风声到他面前了。这种时候不挡的话绝对会被这一枪切成两段,最少也得给拍成重伤。无奈之下白羽守鹤只能将长刀竖在面前用另外一只手顶住刀背硬接了这一记重击。

当。伴随着一声带着明显回音的颤音,我的永恒钩镰枪猛地撞在了白羽守鹤的刀刃上,跟着就见白羽守鹤仿佛被火车头撞到了一样真个人翻着跟头就飞了出去,在地上连翻带滚的滑出去足够十多米,在撞倒了一大堆装满物资的箱子后才算是彻底停下来。

原本觉得我这次必输的那帮日本玩家在我和白羽守鹤动起手来之后就在哪里乐呵呵的等着看我怎么被揍了,但是等了半天看到的却是他们以为可以碾压我的白羽守鹤居然被我跟打棒球一样一枪挥出了个本垒打,整个人直接就变皮球飞出去了。这反差未免也太巨大了一些,搞的那帮人一个个嘴巴张的老大都不知道到第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可能?”鬼手信长此时也是惊讶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原本计划的非常好的。用现实中几乎无敌的白羽守鹤来对付我这个在现实中可能只是普通人的游戏高手,而且为了让白羽守鹤获胜,还特地联系俄罗斯梦游搞到了这种新型的魔网阻断器,特意制造出了这种模拟现实环境的战斗环境。然而,这一切居然完全没起到任何作用。被寄予厚望的白羽守鹤竟然在开战之后不到十秒就被击飞了一次,虽然这一下肯定死不了人,但至少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白羽守鹤的实力明显并不足以碾压我,甚至连我的实力都不如。

在鬼手信长目瞪口呆的不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之时,那边被打进杂物堆中的白羽守鹤也终于支撑着爬了起来。提着长刀走了两步,他突然疑惑的牛头看向了自己的手,结果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他手中的长刀上竟然出现了一个明显的U形结构,这造型不用猜,看一下就知道是刚刚那一下砸出来的了。

“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再次惋惜的看了眼自己手里的武器,白羽守鹤直接将长刀往旁边一扔,然后顺手就从身上抽了两柄稍微短一些的太刀出来。这种刀和大型东洋刀造型基本类似,不同的仅仅是长度要短一些,所以灵活性会稍微好一点。

双持太刀就意味着白羽守鹤打算将自己的方式向速度方向转化了,毕竟双刀流讲究的就是速度,如果慢了就没有优势可言了。

虽然换了武器,但是白羽守鹤嘴上却没有服软,只是很不服气地说道:“可惜武器太不争气了,不然不会吃这么打亏。”

对于白羽守鹤的借口我压根没有理睬的意思直接说道:“如果不是属性被限制,刚才那一下你就已经和你的武器一起变成两截了。”

听到我的话白羽守鹤原本的不服气立刻就消失了。作为一名忍者,谋定而后动是非常关键的能力,因此在和我切磋之前他其实也是了解过我的战斗力和各种特性的。就因为了解过我的能力和属性,所以听到我的话他才没有办法反驳了,因为事实就和我说的一样,要是我的永恒还能保持以前的属性,那战斗刚刚其实就已经结束了。别说什么武器被砸弯了,刚才那一下恐怕连人也会被一刀两断的吧?

因为明白我不是在找借口,所以白羽守鹤也知礼的没有在这个事情上继续说什么,他和鬼手信长毕竟不是同一类人,素养要好一些。

“刚才还是疏忽大意了。”白羽守鹤虽然没有再说武器的问题,但他的骄傲依然不允许他说自己不行,所以只能继续找借口给自己挽回面子。“现在我承认,你是值得我拿出保命技能拼命的对手。你就是那个我要找的真正的对手。”

“抱歉,你还不是我的对手。”

我的回答让对方明显一愣,因为他刚刚的话虽然是自傲的意思,但也是变相的在抬举我,可是我扭头一脚就将他的面子给直接踩地上了,憋得白羽守鹤差点一口气没接上来背过气去。

“你你你……”

“别指了,我又不是和你开玩笑的。你的实力真的不够做我的对手。不过我知道,你现在肯定不会相信我说话,所以,我打算用实际行动让你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到底在哪里。”

我说的话很嚣张,但这就是事实,可能这里面有点作弊的感觉,但那毕竟是我的实力,所以,我毫不犹豫的就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已经快要气炸肺的白羽守鹤终于彻底愤怒了,不过他愤怒之后的反应非常特别,看起来整个人反倒是安静了下来。

完全安静下来的白羽守鹤整个人身上都爆发出了一种非常特别的气质,感觉就好像这是一个披着人皮的野兽一般,一种狂暴和冷酷并存的感觉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让我觉得这个人也不是真的一无是处。凭良心讲,在人类之中,白羽守鹤绝对已经算是天才一级的了。勤能补拙,但最杰出的人才只能是既勤奋又有天赋的人,白羽守鹤就是这类人。聪明的人没他勤奋,勤奋的人没他聪明,所以,他就是人中之人,最牛的那种存在。如果不是因为我太特殊了,换个人来说不定今天就真交代在这了。

就在那带着诡异气场的白羽守鹤走过来的同时,我也启动了自己的电子脑,然后将战斗辅助模式打开,并且将自己的大脑从待机状态调整到了正常状态。对,就是从待机状态调整到了正常状态。

我们龙族的大脑以及大脑之外的辅助电子脑,这些东西的信息处理能力都太强了。平常正常人生活中需要处理的那些信息,对我们得大脑来说就跟智力正常的成年人用一只手抓东西吃需要的计算负荷差不多。大部分人都可以一边看电视一边嗑瓜子,就是因为嗑瓜子这种工作简单到不用集中注意力也能轻松搞定。

对我们来说,生活中的这点事情就和嗑瓜子一样,完全不需要动脑子去想,几乎是下意识的行为就能足以完成这个部分的思考运算量还绰绰有余。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平时的大脑其实都是出于待机状态,或者叫节能模式。这个状态下我们的大脑功能区会被分成很多个部分,然后轮流启动,我们龙族不用睡觉也是拜这个节能模式所赐,因为平时大脑就在轮休,压根没必要专门抽时间出来让整个大脑一起放假,所以我们其实不是不用睡觉,而是我们一直都在睡觉,只是我们即使是在半梦半醒状态,这个大脑的思维能力也比人类完全醒着还要厉害。

平常我们的大脑都在轮休,但这不意味着我们的大脑不能完全启动,像是现在,我需要一些应变能力的时候,就可以适当的开启一部分大脑的运算能力了。不过,白羽守鹤是个很不错的武者,刚刚交手的情况我能看的出来,这个家伙和鬼手信长或者松本正贺都不一样。松本正贺是个政客,礼仪队他来说才是他追求的东西。虽然现在松本正贺已经投靠了我们,但那是因为他之前的惨败搞得他心灰意冷而已,被日本玩家抛弃并彻底践踏了他最后的那点爱国热情,这种极端屈辱的状态下松本正贺的心理发生了极端的扭曲,他的思想从一心为日本变成了完全颠倒过来的一心为自己,所以他现在投靠了能给他最大利益的我们,并且甘心在现实中跑到中国来把自己的身体放在我身边给我们当人质,以求得到我们最大限度的信任。这就是松本正贺,他不是圣人,甚至不是好人,他只能说是个不太成熟的政客。

鬼手信长和松本正贺又不一样,这家伙是个莽夫,就像黑涩会老大一样。他注重自己的利益,而且对此不加任何掩饰。他的思维很单纯,虽然会使用计策,但目的明显,基本上不懂得绕太大弯子。

但是,白羽守鹤是和他们都不一样的存在。这家伙怎么说呢。可以说他是个以习武为生命的人,但他不是武痴。他最求最强力量的动机不是为了得到最强力量而想要得到最强力量,他的目标仅仅是被人崇拜,被人敬仰而已。说白了这家伙其实是个表现欲比较强的人,但是他没有明显的善恶观念,对国家的观念也很单薄,这点和松本正贺以及鬼手信长有很大区别。

正因为这家伙的国家观念淡薄的很,所以我现在突然觉得这其实是个很不错的招揽对象。我们不怕别人有追求,我们就怕别人没有追求。只要一个人有所求,我们就能用他所求的东西控制他引导他,所谓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就是说没有欲求的人最刚强,因为他几乎没有弱点。

白羽守鹤想要别人的崇拜,但是他自己并不完全清楚这种需求。就好像现实中很多人为了赚钱而赚钱,到最后连赚钱为了什么都忘记了一样。钱的最终用途是满足物质和精神需求,而满足物质和精神需求的最根本目标其实是为了让自己过的更好。有些人单纯的为了赚钱而赚钱,完全忘记了赚钱的初衷,最终到死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总是生活的那么辛苦。

白羽守鹤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他需求的是别人的精神崇拜,根据我被灌输的心理学方面的知识,他应该就是这样一个人。但是,他自己并不知道这些,或者说他有些感觉,但并不明确。他唯一明确的就是希望在自己擅长的方面表现特别的突出,这种表现突出其实就是为了炫耀,但是他以为表现突出这个状态就是他希望得到的。

既然白羽守鹤是这样的人,那么,我完全可以想办法把他弄到松本正贺那里去。给他一些技术指导,给他装备,给他属性,反正就是一点点的强化他。在这个过程中他会觉得自己越来越强,而我这个强大的敌人就将成为那个吊在驴子眼前的胡萝卜,他会为了这根胡萝卜而不停的前进,殊不知随着他的前进,胡萝卜也在前进,他永远也吃不到那根胡萝卜。

用战胜我这个条件作为那个胡萝卜,用松本正贺或者说我们经由松本正贺的手提供的资源作为物质条件,不断的吸引他,最终让他成为松本正贺的手下,将来甚至可以代替松本正贺和我一起在日本玩家面前交手,从而将他树立为日本的第二个国民偶像。

当他成为那第二个国民偶像之后,我们即便是告诉他事实真相,他也不会再反抗我们,因为他此时就会像那些吸0毒上瘾的家伙一样,即使明知道这是条不归路也会一条道走到黑,何况帮助我们并不是不归路,反而是前途大大的光明,再加上白羽守鹤本身就是个国家观念淡薄的人,着诸多因素决定了我的想法绝对有可操作性。

不过,白羽守鹤毕竟是鬼手信长找来的。人都是有先入为主的观念的。一部小说改编成两部电影,即便电影本身的水平一模一样,观众也会对先看的那一部评价更高,只要后面那部的拍摄效果不是超越前一步很多,那就注定会被人认为是不如前面那部,这就是先入为主。

白羽守鹤已经和鬼手信长有过一定交流,先入为主的思想已经产生,所以要想让他从鬼手信长这里跳槽到松本正贺那边,并不是简单的招揽就可以的。更重要的一点是我现在的身份还没法招揽他,而且即便是松本正贺也不能现在出面招揽他,因为他已经先入为主的认可了鬼手信长,松本正贺这个时候招揽他根本毫无胜算。

要让白羽守鹤转投到松本正贺那里,就必须先让他主动离开鬼手信长,不然我们就不好下手,而那个让他主动离开的方法,我也已经想到了。

这个放白羽守鹤离开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我现在,在这里,彻彻底底的击败他。不是一般的击败,而是彻底的碾压。说白了就是碾压,打到他服气,打到他没脾气,打到他觉得这辈子都没希望战胜我了。现在对武道的追求就是他的精神支柱,而我就是要将他的精神支柱彻底摧毁,然后让他精神崩溃。

只要白羽守鹤的信念崩溃了,他的思想也就会彻底混乱掉,这个时候鬼手信长的先入为主效果就会消失,起码也能削弱到一个极低的程度。在这个时候,当白羽守鹤逐渐失去希望,沉落在失落之中的时候,松本正贺就可以出现了。就像当初我诱拐松本正贺那样,给他一丝曙光,让他看到希望,并且明白这是唯一的机会,那么,原本沉沦的白羽守鹤就会被激发出最强的求生意志,然后不顾一切的投身到松本正贺的麾下,此后想怎么调教,那就全看我们兴趣了。

计划想好了,因此现在需要的就是完成第一步——彻底摧毁白羽守鹤的精神支柱,让他崩溃,让他绝望。要做到这一点,单纯的依靠我的战斗技巧是不够的,因此我需要更高的反应速度和思维能力,所以,我这次没有单纯的回复几个脑区的活动,而是将整个大脑完全启动了。

我们龙族的大脑除了平常使用的休眠或者说省电模式之外,还有三个模式——标准模式、加速模式以及极限模式。

标准模式就是将整个大脑完全启动,但依然是按照普通人的执行方式来运转大脑。这个模式有和普通人平常做事的时候差不多,大脑参与了思考,但其实并没怎么动脑子。现在的大部分工作其实只需要人类的大脑运转在这个模式下就足以胜任了。当然,我们龙族的标准模式可要比人类可怕多了,至少我们此时会获得十六倍于正常人的思维速度,而且我们可以自己调节时间感觉,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让自己感觉身边的时间流逝速度变成正常状态的十六分之一。

知道十六分之一的时间流逝速度是什么感觉吗?说简单点,假如有个人朝你扔出一块砖头,你会感觉:“怎么那块砖头还没飞过来啊?快点啊!我都等急了!”差不多就是这么个状态。

如果在现实中一个人类能启动十六分之一的时间流逝感觉,而且他有足够的体力支撑自己在这个流失速度下做出正常速度的动作,那么他就可以轻松躲过飞行的子弹,可以用手指弹飞身边飞过的苍蝇,可以随便抚摸一头狮子而绝不会被咬到,因为以上这些东西对你来说速度都跟九十多岁的老太太似的,不说等的你心焦,起码你的神经反应速度绝对跟得上。

热门小说从零开始,本站提供从零开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从零开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六十五章 轻装上阵 下一章:第六十七章 耍无赖的鬼手信长
热门: 罪案斑驳 花千骨 母亲的女儿 九鼎记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恶魔吹着笛子来 我抢了灭霸的无限手套 八卦侦探 雪中悍刀行 黑猫酒店杀人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