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偷天换日

上一章:第七十三章 骗局开场 下一章:第七十五章 拆炸弹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和松本正贺简单的交流了一下之后我们就迅速的和前面反向冲过来的鬼手信长接近到了攻击范围。

本来按照计划,我会故意和鬼手信长发生短暂接触,然后假装受到他的影响被逼停下来,然后就是松本正贺追上来,我们三个开始缠斗。不过,计划虽然很简单,但架不住鬼手信长这货太白痴。你说你跟我迎面飞,我又没躲,空中也没有障碍物影响视力,这都能飞偏掉,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本来计划的好好地应该和鬼手信长撞一块的,结果就在最后接触的一刹那,鬼手信长那家伙居然从我身边擦过去了。我就算是要演戏,那也得装的逼真一点不是?总不能自己照着他往上撞吧?不主动躲闪就已经很假了,这再自己往上撞,这不明摆着是在做戏吗?所以最终我也只能无奈的看着鬼手信长就这么飞过去了。可问题是,他是飞过去了,可我怎么办?

如果我现在继续往前飞,那之后所要面临的问题就是我的速度比他们快,所以他们追不上我,而后我就会追上八月熏她们,可是八月熏她们要转运那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我如果带着鬼手信长追上去,岂不是全都穿帮了?可我要是主动减速呢?这个貌似也不对头吧?

跟在我后面的松本正贺此时也是目瞪口呆,本来我应该是被鬼手信长给截停的才对,然后他就追上来和我一顿厮杀,结果我俩就跟两个路人似的擦肩而过,反倒是鬼手信长和他差点撞一块,搞得松本正贺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对着鬼手信长大骂道:“你个混蛋老实交代,你到底是不是和紫日一伙的?”

松本正贺这话当然不是要诬陷鬼手信长,这里除了我们三个就没别人了,这种话说出来给谁听啊?之所以要这样说,就是为了在气势上压制住鬼手信长。鬼手信长刚才和我错身而过,之后差点撞到松本正贺,这已经让他有些惭愧了,现在被松本正贺点出来,当然是更加的羞愧,不过松本正贺也没在这个事情上多说什么,点了一下也没多说直接加速往前追了过来。

其实松本正贺这么急的追上来就是因为计划乱了,所以不得不赶紧加速跟上看看有没有办法应付现在这个局面,不过他才刚刚加速准备追击,我那边却是已经想到了办法。

刚刚跟鬼手信长错开的时候我还真是吓了一跳,不过我也算是急中生智,突然想起来了一个解决办法,赶紧拍了拍身下的长枪。“喂,快点,假装你坚持不住了要往下掉。”

长枪没有回答,直接就开始演戏。虽然没上过演技培训学校,不过以长枪的飞行能力,想玩个空中特技什么的那还不是小儿科的事情?所以这只长枪直接就开始有规律的调节喷射口,并且一收一放的释放排气口,结果跟在后面的鬼手信长他们就看到我身下的长枪背后拉出的黑烟忽然就是一断,然后又开始冒烟,接着再停再冒的来回折腾了好几次,左后居然从喷射口前面往外喷火,整个长枪也是开始在空中乱扭,高度一会高一会低,明显是要失去控制了。

“哈哈,紫日的坐骑快不行了,我们还有希望。”正因为自己的失误愧疚不已的鬼手信长突然发现我身下的坐骑出了问题,自然是立刻就兴奋了起来,只是即便长枪用这种速度飞行,鬼手信长要追上来也还是需要点时间的。不过,他虽然慢,松本正贺可是一点也不慢,一看我这状况立刻就知道我的意思了,直接一个加速追到我的身后隔着老远就开始发射魔导光束进行攻击。

对于后面的攻击我当然知道,但是我故意假装没看到,没有进行躲闪,然后松本正贺就非常准确的命中了我身下的长枪。之前一直在装样子的长枪中了这一下之后只能说是受了点伤,远不止于丧失飞行能力,不过现在我们也就是需要一个借口而已。看到光束命中长枪我干脆直接在我们背后引爆了一个爆裂火球遮挡视线,然后收起长枪自己一个人悬浮在空中。

鬼手信长看到一个火球闪过之后就剩我一个人在空中了,立刻就兴奋了起来,只是还没等他开始加速松本正贺倒是先一步追了上来。

“紫日,看你今天怎么跑?”松本正贺隔着老远就开始叫嚣,当然这话不是喊给我听的,而是让鬼手信长听的。

我听到这个喊话也是不服气的样子回头大喊道:“哼,你们别得意,就算没有坐骑我也一样能追的上去。”

“想去追她们,先过我这关再说。”松本正贺说着就开始加速冲击,而我则是瞄准好方向突然甩出了一道剑芒,对面的松本正贺早有准备,立刻就是一个闪身躲了开去,结果就听后面传来啊的一声惨叫,一回头就看到鬼手信长捂着的胳膊正在滴血。其实刚刚那下我就说算好了位置朝鬼手信长扔的,松本正贺只不过是给我打掩护的存在,我们就是要利用他的遮挡进行妨碍,只是不是妨碍我的攻击,而是妨碍鬼手信长看到我的攻击,这样他就没法躲了。不过还是有点可惜,鬼手信长毕竟战斗意识还算不错,即便是发现剑芒朝自己过来了也没有完全乱掉分寸,紧急时刻还是侧身躲了一下。就因为他这一侧身,所以最后剑芒只在他的胳膊上开了道口子而已,要是他不躲,现在不但那条胳膊保不住,连胸廓的侧面恐怕都会有条极深的伤口出现。

虽然被我伤到了胳膊,但是鬼手信长现在也只能忍着伤痛继续冲上来。之前他已经失误一次了,现在要是再来一次,别说松本正贺了,他自己都要以为自己和我串通过了。所以,即便是受伤了,鬼手信长也没打算停下,相反,他倒是更加勇猛地冲了上来。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我只要召唤出自己的魔宠玩群殴,或者启动神域合体技能,然后放大招来个一击必杀,之后就没鬼手信长啥事了。不过现在我要和松本正贺演戏,因此松本正贺会配合鬼手信长对我展开攻击,这样的情况下我是没有办法启动神域合体的,因为那个过程需要时间,对付鬼手信长我能争取到这个时间,对松本正贺却不行,而松本正贺要是在这个事情上放水,那也说不过去。再说我们的任务也不是干掉鬼手信长,我们还需要他作为我们得证人,证明松本正贺是经过了艰苦卓绝的战斗才将那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安全的送达这边的实验基地的。

正因为这个计划里鬼手信长不能死,所以我也不敢下重手,甚至连魔宠都没有释放。不是我不想释放,而是因为鬼手信长太菜了。从这小子登上日本玩家领袖的宝座开始,他就从来没有战胜过我,可以说鬼手信长和我的实力一直就差一大截,压根就没有被我当成过战术力量上的对手。之前因为他是日本玩家领袖,还可以依靠自己的地位为自己获得各种各样的好处,依靠这些东西将他的实力勉强支撑到能和我过上两招的地步。但是,现在的鬼手信长已经不是日本玩家领袖了,支持他的除了他自己行会里的那一小撮人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人员了,这样的情况下他没有了外部的资源支持,而他自己又因为要和松本正贺对抗而忙的团团转,根本不能像一般玩家那样去专心练级,结果就是和我之前的实力差距越拉越大。从以前的可以勉强挡住我一段时间变成了现在只要我稍微一爆发,他立刻就会死的地步,所以我现在感觉自己简直就好像是在和一个纸人表演自由搏击。一方面要演的逼真,让别人以为我们是真的在打架,另一方面又不敢用劲,生怕一不小心把这个纸人给戳破了。

在我们这边开始缠斗起来的同时,八月熏她们三个那边却是还在往前飞。

樱雨神雏一边四下张望一边问道:“姐姐姐姐,会长说的飞船在哪呢?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啊?”

八月熏也是皱着个眉头说道:“据说这次派来的是行会里最新完成的一种飞船,好像讲是安装了个什么最新版本的海市蜃楼系统,也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情况。”

“海市蜃楼系统?”炽火龙姬问道:“那玩意不是能伪装成周围环境的颜色从而达到部分隐形的效果吗?他们这样开着系统我们怎么看的见他们啊?”

“没关系,玫瑰说我们看不见他们不影响的,反正他们能看到我们就行了。”八月熏说道。

樱雨神雏点头道:“对啊对啊。我们又没隐形,他们看到我们就会自己靠过来的。”

“可是话说他们怎么还不出现啊?”

炽火龙姬的话才刚说完,忽然就感觉到一阵不太一样的气流从头顶上压了下来,旁边的八月熏和樱雨神雏也是若有所感的同时抬头向上看去,结果正好看到头顶上飘着的一大片白云忽然翻滚着向两边分了开来,跟着就看到了一团扭曲的空气从云层中钻了出来朝她们头顶压了下来。

“我靠!”正在四处寻找飞船的八月熏她们看到这个情况哪里还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赶紧就往两边飞了过去,然后就看到那个巨大的透明物体从云层中彻底钻了出来。虽然这个玩意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大块晶莹剔透的水晶一般,但毕竟和周围的空气的折射率不太一样,所以还是可以清楚的分辨出大概轮廓来的。当然了,这个主要是因为她们靠的比较近,如果是稍微远一点,那就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发现空去的扭曲了。毕竟这个东西虽然会造成空去扭曲,但程度却非常微弱,不靠近了注意看根本是发现不了的。

随着她们三个四散分开,上面压下来的那东西也是彻底出现在了他们的中央,紧跟着就看到那个东西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涂上了颜色一般从前端开始逐渐向后显露出了原本的样子,而直到这个时候三个人才发现,眼前这个东西就是她们正在寻找的飞船。

“好大!”眼前显出身形的飞船让三个人都忍不住感叹了出来,不过还没等她们反应过来就听到船上有人朝她们喊道:“别愣着了,快上来啊!我们这样很容易被发现的!”

“啊?哦!”反应过来的三个人赶紧只会自己的坐骑和松本正贺留下的那只坐骑一起朝着飞船上面飞了过去。

这艘飞船的造型并不是非常的怪异,它的外壳整个都是天蓝色的,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伪装色。船身的形状看起来就和海边那种娱乐用的双人摩托艇差不多,底部是狭长的弧面,和船底类似,上部的前端比较高大一些,这个和摩托艇差不多,那个类似摩托艇的把手的位置其实是舰桥,而后部类似摩托艇的骑乘座位的位置则是一块很大的飞行甲板,应该是用来起降更小型的飞行器用的。当然,飞行魔兽们大多可以定点着落,在起降条件上没有人工飞行器要求那么高,这样的大平台自然是很简单的就靠了上去。

三个人刚一落地飞船便立刻开始变色,眨眼之间就再次变成了完全透明的状态,不过站在甲板上的三个人却是没有被一起隐身,只是脚下的船身变成了透明色,感觉就好像站在空中一样。

“哇,好漂亮,这样都能看到地面呢。”樱雨神雏年龄较小,对什么东西都很好奇,一看到这神奇的一幕立刻就兴奋的叫了起来。

那边八月熏她们还没来及回应樱雨神雏的叫喊,倒是飞船甲板上先跑过来了几名玩家。这些玩家穿的都不是战斗盔甲,但是脑袋上没有头盔,倒是眼睛那个地方用头带固定了一个单眼的环状魔法阵。这个魔法阵就好像一个扁平的手镯一样,周围一圈是金属环,上面雕刻了很多复杂的魔文,而中央则是个窟窿,但是没有玻璃片之类的东西,所以看起来不像眼镜。不过,虽然看起来不像,但是这个东西其实还就是个眼镜,只不过不是用来解决近视眼问题的,而是为了用来应对这个飞船自身的海市蜃楼系统的。

这个飞船为了隐蔽,平时在空中都会开着海市蜃楼系统,但是,这个海市蜃楼系统一启动,船身外面看过去,就会发现整个船都变成了一块巨大的透明水晶。这个效果只在船身外面有用,内部的人员不会受到这个影响。但是因为这艘飞船有起飞甲板,所以必然的会有在隐身状态下放飞或者接收小型飞行器的时候。

这个放飞和接收小型飞行器,甲板上自然就要有人引导什么的,可是起飞甲板为了要飞行器起飞降落,所以不能在周围安装栏杆,而那些负责飞行甲板的地勤人员在甲板上又看不到甲板,这要是一不小心跑到船身边缘都还不知道,这一脚踩空掉下去,那计算会飞不会摔死,想再回船上也是非常困难的。毕竟这船的速度很快,单靠个人力量是很难追的上的。至于说要让飞船等你,这种事情想想就不太可能,为了一个失足掉落船外的人让整个飞船都冒着被敌人击落的危险减速,这不是傻蛋行为吗?所以说,甲板上的地勤人员都需要一种能识别船体的装置,不说能完全对抗海市蜃楼的伪装效果,起码也要能看到飞船的边缘在什么位置。

这些人眼睛上带着的就是这种东西。那个圆环其实就是个光系魔法阵,可以改变通过圆环的光线特征,也就相当于在那个窟窿中装了一块镜片。这个魔法镜片的功能就是让佩戴者可以看到光线的扭曲,而且可以强化这种扭曲。虽然依然无法确切的看到船体,但是能很轻易的看到飞船的轮廓,这样至少不会跑出甲板掉到外面去。

这些人跑到了八月熏她们身边之后立刻就站成了两排,然后就听其中一个人站出来说道:“你们好,我们是这艘船上的工作人员,奉命接受你们移交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好的。你们过来帮忙卸一下。”八月熏说着就指挥着就让樱雨神雏和炽火龙姬指挥各自的坐骑趴在了地上,然后八月熏自己也让自己的坐骑趴了下来,接着那些玩家开始帮忙从她们每个人的坐骑上卸载了一枚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样计划中的三枚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就算成功交接了。至于为什么不从松本正贺的那只坐骑上面卸载,这个也是有原因的。松本正贺这会正和我一起给鬼手信长演戏呢,他的坐骑只是得到命令暂时跟着八月熏她们而已,而且这只坐骑也不是那种智力特别高的生物。因此,如果把它身上的负重都给下掉了,它肯定是演不出那种驮着负重的样子的。相反,八月熏她们因为自己人在这里,她们可以随时指挥自己的坐骑做出假动作,假装背负着很大的负重,这样别人就看不出来少了三枚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了。

其实这种情况下,制作三枚假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当配重重新装回去才是正确选择,但是因为时间仓促,我们也来不及测量尺寸制作假货了,所以也只能这样糊弄一下了。

本来八月熏她们都没见过眼前的飞船,倒是都挺好奇,可惜现在赶时间,也没办法参观了。这边刚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卸载下来,八月熏立刻就从松本正贺的坐骑背上的箱子里拿了三套发射器和十几个那种防护装置交给眼前的玩家,然后和对方简单告别后就带着樱雨神雏和炽火龙姬重新起飞回到了航道上。

她们这边一起飞,那边的飞船立刻就是一个大角度转向,然后朝着斜侧方向飞了过去。八月熏看着飞船那模糊的轮廓消失后立刻接通了通讯器报告道:“货已寄出,快递员上路了。”

“收到。”刚和鬼手信长对拼了一招的我悄悄回答道,而另外一边的松本正贺也是一样的反应。

回应完八月熏的通知之后松本正贺立刻就是飞到了鬼手信长身边小声道:“你一会去用大招攻击紫日,尽量用带有比较大的声光效果的技能遮蔽紫日的视线,我要贴上去跟他做个了断。”

“可我们还要掩护八月熏她们,万一我们被干掉了,那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怎么办?”鬼手信长问道。

松本正贺皱眉道:“你难道没看出来吗?紫日明显比我们应付的游刃有余,因为要拖住紫日,我们有时候必须近身和紫日缠斗,没法游斗,以紫日的杀伤力这明显就是我们吃亏,我们要是和他这样打下去最后铁定是我们先完蛋,而且要不了多长时间。所以我向趁这个机会给予紫日一次重创。就算我因此被干掉了,紫日也会丧失部分战斗力。即便他追上去,八月熏她们也不是吃素的,状态不满的紫日根本搞不定她们。”

鬼手信长想了想也点点头赞同了这个建议,然后便一个加速朝着我冲了上来。

这个计划当然是我们早就制定好的脱离计划,所以看到鬼手信长冲上来我并没有跑,而是假装不知道他们的计划一样去硬接了一招并打算就此干掉鬼手信长,而鬼手信长也听话的直接释放了一个带有强烈闪光的技能,然后直接一蹬我的收臂脱离了和我的接触并让我随后的一拳挥了个空。

我这边和鬼手信长刚一分开,鬼手信长立刻就感觉到头顶一阵狂风刮过,随后就看到松本正贺一下从他头顶飞了过去穿过还没有熄灭的闪光一头撞进了我的怀里,然后双手同时握住两柄匕首对着我的两肋就插了进去。

“啊!”伴随着我的一声惨叫,空重也传来呯的一声重击声,跟着鬼手信长就看到松本正贺从我身上飞了出去,而我却是颤抖着伸手从两肋之中拔出了两柄染血的匕首。都说两肋插刀,我今天算是彻底领教了,这还真不是一般的疼。早知道刚才应该吧血腥模式调低一个档次的!

因为两肋受伤,翅膀也没法扇了,毕竟背后的翅膀是依靠肋骨两边的肌肉来传递胸肌产生的动力的,所以现在这个样子压根没法飞了。

看着我在一片光芒之中一口气召唤出了四条龙,松本正贺果断的一拉还在发呆的鬼手信长掉头就跑,同时对鬼手信长解释道:“别发呆了。紫日受伤没法追了,现在不跑还等什么?想被他干掉吗?”

鬼手信长也是这才反应过来,然后一边召唤出坐骑自己骑了上去一边问道:“可是紫日还有巨龙,他追上来怎么办?”

“笨蛋啊你。”松本正贺骂道:“我们挡了这么久,八月熏她们肯定已经快到地方了。紫日没了飞鸟之后速度并不比我们快多少,想在八月熏她们到达基地之前追上根本是不可能的。我们得任务已经完成了,不用非和紫日拼出个结果来。”

鬼手信长一想也对,于是就加速跟着松本正贺朝前飞,而我当然不会就此罢休,直接指挥着几条龙跟在后面追了上来。

虽然和长枪没法比,但巨龙的飞行速度也是相当惊人的。鬼手信长看着后面迅速拉近的我和那几条龙又开始紧张了起来,不过松本正贺却是拉着他开始爬升高度,而我则是装作生气的对着头顶上的他们挥了挥拳头之后就从他们下面飞了过去朝前加速追去。

“这样放他过去真的没事吗?”看着我跑到了前面,鬼手信长还是有些不放心。

松本正贺安慰他道:“放心吧,八月熏她们说不定已经降落了。”

事实上也就和松本正贺说的一样,八月熏她们之前是刻意压制了速度,现在自然是放开了飞,加上本来距离就不远了,很快就到了地方。

这边的研究基地是新黑龙会斥资建造的秘密研发基地,其实也就是我们冰霜玫瑰盟出的钱,只是通过松本正贺那里转了一下。因为我们投入了大量资金进来,以玫瑰的性格当然不可能把这个研究所当成单纯的摆设,只用来营造一种松本正贺很高瞻远瞩的假象。实际上这个研究所可不是样子货,它是真的有很强的研发实力,其中除了我们行会派去的一些高级间谍充当了管理者之外,大部分都是真正的日本玩家在其中担任研究人员,而且他们也确实会有很多的研究成果出现。

这个研究所虽然是我们出钱建的,但建立起来之后花的钱都是从日本收上来的,毕竟现在松本正贺是日本玩家领袖,这个研究所又不是松本正贺一个人的,大家当然都要出钱维持它的运转,而研究成果虽然日本玩家也在利用,可是我们行会也同样拿到了全部的研究成果。这样我们就等于是在海外开了个研究所,用日本人的人力资源和财力资源搞研究,成果还可以无偿享用,只是不能公开说出来而已。

热门小说从零开始,本站提供从零开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从零开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七十三章 骗局开场 下一章:第七十五章 拆炸弹
热门: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Ⅴ 谋杀官员4:代上帝之手 九星毒奶 池袋西口公园 剑来 时间的女儿 排队的人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2 逆天邪神 武林半侠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