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阿修福德的邀请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坑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简单磨合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我们给松本正贺安排的后续行动计划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随着最初的因为内疚而自己透露出袭击松本正贺车队事实的玩家出现,后续的情况开始逐渐趋向于我们的剧本之中。首先松本正贺按照我的计划开始大肆宣扬为了得到神兵四方尊他们付出了多少多少代价,紧接着在日本玩家感觉可惜的时候,松本正贺突然又将舆论的炮口指向了日本神族。

八歧大蛇和高天原神族几乎是躺着也中枪,莫名其妙的就被拉入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而且在这其中有个很有意思的情况,一种我们都没注意过的情况,那就是神族貌似没有多少舆论窗口。

玩家行会可以用很多方法来引导或者制造自己想要的某种论调,这种行为就和现实中的情况差不多,执行起来方法多样,而且成效卓著。但是,神族貌似只能通过很有限的一些方式去干扰玩家的舆论,因此可以说,神族在舆论战中几乎就是先天性的弱势群体。我们猜测这可能和系统对神族的限制有关,但是不管怎么说,神族是没有办法应对松本正贺的指责的。

全额承受了指责的八歧大蛇和高天原神族本来对此只是有点过意不去,因为他们之间的战争确实是影响到了日本的对外战斗力表达,所以他们也觉得自己有些不应该,只是没怎么在意。但是,神族自己不在意,玩家们却是很在意的。这段时间的互相攻击中日本玩家一直是作为主力存在的,而且因为神族与玩家的战斗力的不对等,所以在冲突中,牺牲最大的就是玩家,这就造成了在这次神族内战之中,日本玩家这个群体实际上并没有得到好处,反倒是损失了一些利益。

对于玩家来说,游戏内的神族和现实中的信仰完全是两码事,所以,玩家们很少有真的去信仰某个游戏内的神族的,他们跟随神族不过是为了装备以及各种奖励而已,说白了就是雇佣兵。你给钱,让雇佣兵帮你战斗,那自然是没事,可这拿不到好处,还要倒贴弹药费,这种雇主哪个雇佣兵愿意跟他干?

本来如果没有松本正贺这次搞出来的这个事情,日本玩家对八歧大蛇和高天原神族的意见还只是停留在一种简单的倾向阶段上,还没有真正的爆发出来。但是,随着松本正贺将这个事情给挑明了之后,很多玩家都开始认识到了这种战争对日本玩家来说是非常不好的现象,而且因为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实际上已经因为这场战争而损失了一些东西,所以,这个时候反弹的情绪就变得异常的强烈了。

因为这种玩家的情绪反弹,加上松本正贺的有意引导,这次的事情几乎可以说是一呼百应的状态。

当初为了让松本正贺成为日本玩家领袖,我们特意给他配备的团队中就有专门搞宣传攻势的,这些人都是专业人士,不是什么业余玩家,他们在现实中就是做传媒的,到了游戏里不过是换了一种信息传媒载体,但是那些基本的概念是不会有问题的。所以,这些人在宣传攻势方面做的非常到位,对舆论的引导不但可以精确的控制方向,而且连力度都能掌握一个大概范围。

在如此精密的团队配合之下,松本正贺几乎是瞬间就夺回了这段时间因为高天原神族和八歧大蛇的过度介入而丧失的日本玩家话语权。在得到话语权之后,松本正贺并没有就此停下,而是不断的利用舆论攻势鼓动日本玩家去寻找那个最先袭击了运输国器的车队的神秘势力,并且明着暗着的表示希望可以弄清楚对方袭击车队的原因。

这种态度放开来说的话,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以为如果这是事实的话,松本正贺也确实是该有这样的反应。当然,事实并非如此。车队运输中国国器并遭到袭击的事情只是我们编造出来的谎言,所以松本正贺的实际目的其实是利用广大的日本玩家帮助我们找到泄密原因。

中国刚建国那会就很喜欢动员老百姓,发动人民战争的力量,而当时在刚刚建国,国内局势还不稳定的情况下,这一举措也确实起到了相当巨大的作用。很多潜伏在国内的专业间谍往往都是被一些老头老太太给发现并举报出来的,由此可见人民战争的效果是多么的强大。只要全国的人都愿意配合并积极地去执行,想要调查个什么事情实在是太简单了。

现在松本正贺借着这次我们虚构的谎言成功夺回了日本玩家的关注目光,因此他的愿望很快就被各地的日本玩家执行了下去。在这些玩家的努力下,各中隐藏的消息很快就被挖了出来。

“会长。”回到艾辛格这边已经有半天多时间的我忽然接到了松本正贺的通讯联系。

在会议厅接通通讯之后我立刻就看到了松本正贺的投影。“这三更半夜的联系我什么事啊?”

虽然日本那边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但是松本正贺却明显相当的亢奋。他兴奋地说道:“会长,还是你牛啊!你教给我的那个办法真有效!”

“你大半夜的联系我就为了跟我说这个?”

“不是不是,我是想告诉你,你们的行踪泄露的原因已经调查出来了。”

听到这个结果连我都愣了一下。“调查出来了?这么快?”

“嗯,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快,不过架不住现在全日本的玩家都在帮我们查啊。”

我点点头道:“那我们到底是怎么暴露的?”

“事情其实很简单。”松本正贺说道:“当时你们下车进入那片山林之后,正好被一个高级玩家的魔宠发现了。那个玩家的等级比较高,最近似乎是打算进入那边的山林练级,但是你也知道那地方比较危险,他自己也没有办法,所以就派了一只高级魔宠进去帮他看看里面的情况,是不是已经能让他在那里安全练级了。”

“所以那只魔宠没有发现怪物,却是发现我们了是吗?”

松本正贺点点头道:“对方刚好认识你,而且通过魔宠的眼睛也看到了你们所有人。”

对于被对方魔宠近身都没发现对方,这个我倒是不奇怪。当时克利斯缔娜虽然开了大范围的侦测术,但你要知道,那地方本来就是怪物区,侦查术中各中怪物在感知范围内也不知道进出了多少次,所以除非某只怪物真的朝我们冲过来,一般克利斯缔娜都不会太在意。如果当时是个玩家靠近到附近,我们肯定会发现,关键来的是魔宠,只要不发生战斗,看不到系统提示的玩家信息,我们根本不可能知道接近我们的是魔宠还是野怪。

“这样说来被发现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对方即便发现了我们,又为什么要袭击你派出的车队呢?”我提出了疑问。

松本正贺解释道:“这个玩家不光是看到了你们。进山的是他的魔宠,并且看到了你们,而他自己则是在山外的道路上,而他恰好看到了我们的车队。因为要掩护你们,所以车队的行踪有点诡异,加上亚运队伍的实力有那么点超标,所以就引起了他的怀疑。”

“如果只是怀疑的话,应该不会贸然袭击你们的车队吧?你现在好歹也是日本玩家领袖了,就因为怀疑就动手袭击你的车队,这个未免有点太那什么了吧?再说袭击你们的好像是鬼手信长吧?他是怎么掺和进来的?难道这个发现我们的人就是鬼手信长的人?”

“不是,但也差不多了。”松本正贺解释道:“那个玩家不是鬼手信长的人,但他曾是鬼手信长的支持者之一,即便现在也还是和鬼手信长保留着比较良好的关系,算是一个鬼手信长的铁杆支持者,只是他还算比较有底线,一直都没有加入鬼手信长的鬼手盟。在发现了你们的行踪之后,他正好见到了鬼手信长,并且将这次遇到的奇怪现象说给了鬼手信长听。”

松本正贺说到这里我就开始接口道:“也就是说鬼手信长从这个玩家那里听说了你们行会的奇怪车队,然后又发现了我们的存在。虽然这个玩家自己也有些怀疑,但是他根本没往那个方向想。不过鬼手信长之前就已经在怀疑我们之间有联系了,因此他才会将两件事情联系起来,并且下令袭击了你派出的车队。”

松本正贺再次确认道:“没错。鬼手信长本来就有些怀疑,只是我们之前几次用计骗了过去,所以现在他也不是很确定我们之前到底是不是有联系。不过,只要有所怀疑,他就不会放弃,袭击我们的车队在他想来也不算什么大事情。当时他并不知道车队运输的会是中国国器,当然,车队本来也没有运输国器,但可以肯定,他当时肯定不是冲这个去的。他如果知道事情的结果会这么严重,应该也不会这么干。”

我点点头表示赞同。松本正贺分析的很有道理。鬼手信长本来就怀疑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这次不过是偷偷袭击一个车队,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自然不会放在心上。所以,他对于指派人员袭击车队根本是毫无负担,只是现在袭击之后他却是知道事情闹大了,因为松本正贺公开宣称了车队中运输的是中国国器。只要明白国器代表着什么的玩家都不会把这当成一件小事。

“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不是内部人员泄密,那就不用太担心了。”

松本正贺点点头,随即问道:“这个事情我是不担心了,只是这次的这个车队被袭击的事件要怎么处理?就此平息下去吗?”

我稍微想了想之后还是觉得这个事情不好一个人拿主意。之前让松本正贺把事情搞大不过是想调查清楚为什么我们的行踪会暴露,当然更主要的目标还在于要把我们自己从这个事情中摘干净,不能让我们和松本正贺之间的联系被发现。这都属于事件处理,我身为会长,决断这种事情当然是一个人拿主意就行了。不过,关于是否将这个事件平息下去,这个就不是我一个人拿主意的事情了。这是关系到整个日本局势的问题,属于战略问题。战术问题我可以一个人决断,战略问题当然还是让参谋团商议一下比较好。

“你稍微等一下,我联系下参谋团问问看怎么办。”

“好的,我等着。”

通过军神接通参谋团的通讯后,我简单的说了下这个事情,我们行会的那帮参谋们倒是速度够快,几分钟就大致商量出了结果。我在听取了他们的意见后又和玫瑰通了下气,当然红月和鹰我也联系了一下。跟大家统一了意见之后我才再次联络上了松本正贺。

“决定了吗?”

“嗯。我们这边的意见比较一致。鬼手信长那边你不适合一棍子打死,但是这次的事情也不能就这么算了。要给鬼手信长一点教训,并且要拿到实际好处。”

“具体怎么操作有计划吗?”

“没有太具体的计划,反正你自己看着办就行了。但是要记住,一定要让鬼手信长公开承认这次的事情是他做的,要让他在日本玩家心目中的形象进一步黑化,还有就是要他公开道歉。”

“为什么一定要他公开道歉?”

“这个是玫瑰的意思,主要目的就是打击鬼手信长的死忠们对他的盲目崇拜。让他承认自己派人做了这件事情只会让有脑子的日本玩家看清楚他的真面目,但是那些死忠们是不分青红皂白的,他们忠心的原因往往只是个人崇拜,不管这个人做错还是做对,这种崇拜往往都很难被打击到。但是,如果鬼手信长自己承认自己犯错误了,并且因此公开道歉,那么就等于是他自己的行为在打击自己的个人形象。如果有日本玩家继续盲目崇拜他,就会陷入死循环,他们要死忠鬼手信长就必须因此承认鬼手信长只是个会犯错的普通人,可是如果承认了这一点,那么他就没有死忠的价值了。所以,这些死忠必须改变思维方式,而只要他们改变了自己的思维方式,那么至少有五成以上的可能性他们会就此失去对鬼手信长的忠诚,而我们的目的也就达成了。”

“听起来挺复杂。”

“玫瑰也说这个挺复杂的,主要是一些心理学的东西,你反正只要知道这样安排就行了。”

松本正贺点头道:“这个我明白了,但是你说的实际好处要怎么拿?”

“实际好处方面,不是要让你拿什么东西,而是要让鬼手信长给你个承诺,要他公开保证下次如果你们有什么对外行动计划需要用到他,他就需要无条件的支持你们一起完成这个行动。”

松本正贺一听我的话直接就惊叫了起来。“老大你们也太黑了吧?鬼手信长这家伙真够倒霉的,被你们坑了还要帮你们做事,这还真是被卖了还要帮着数钱啊!”

“什么你们我们的,没你的份吗?”

“好好好,我不说了,我去做事行了吧?”

松本正贺败退之后我也关闭了通讯,不过即便是这个点我也闲不下来,还的继续去忙活。

离开艾辛格这边的会议厅我就直接去了天庭。之前麻烦天庭帮我们联合对抗八歧大蛇的入侵,现在这个事情看起来一时半会不会发生了,所以我也得去打个招呼,不能总让天庭那边二十四小时待命吧?天庭和我们关系再好那也不是一个组织,必要的礼貌还是必须的。

玉帝那边知道了这个事情之后又和我说了些长期的安排,毕竟八歧大蛇的入侵只是时间延后,并没有就此罢休,所以还是要提防,只是不用那么赶时间了。

从玉帝那边交流完信息出来,我又马不停蹄的跑到了德国。阿修福德那边本来是说好要做我们的预备队的,但是现在我们的战斗暂时不用进行了,这个预备队也暂时用不上了,所以还是要打招呼。人家为了要做我们的预备队,必须保证大部分玩家长时间在线,而且这段时间还不能接大型任务,也不能去搞行会战什么的。要是马上就要和八歧大蛇开战,让阿修福德这边稍微保持一段时间这个状态倒是也没什么,反正时间不会太长的,可是现在,这个时间变成了个未知数,我们总不能让整个铁十字军都一直这么干等着吧?就算人家愿意等,可这个人情我们要怎么还啊?所以,通知一下暂时解除警报还是必须的。

“你的意思是,还是需要我们作为预备队存在,但是时间暂时不确定是吗?”阿修福德在听完我的话之后确认道。

我点点头很肯定的回答:“没错,暂时用不上了。不过,八歧大蛇什么时候在发疯,我们就不太清楚了。而且,我估计这个时间不会太长,他最多能再安静一两个月而已。”

“这样的话至少我们暂时是闲下来了。”阿修福德说着忽然变得兴奋了起来,然后问道:“那么你是不是现在这段时间就能空下来了?”

“你要干嘛?”看阿修福德兴奋的靠上来,我本能的往后靠了靠。

阿修福德笑的很猥琐地说道:“那个……我手里恰好有两张超阶任务卷轴,那什么……”

“时间我有,但不多,你最好能告诉我任务长度,否则我就没法帮忙了。还有,目前我们行会里能调动的力量也不多。你要只是让我一个人来,我没啥问题,但是你要别人帮忙,那我就不确定了!”

“这样啊!”阿修福德稍微想了想问道:“克利斯缔娜能来吗?”

“克利斯缔娜?你需要她帮忙?”

阿修福德很用力的点头道:“这个任务有她在起码能降低两个难度级别。说句实在话,她在这个任务里的用处比你都大。”

“那我把她借你两天就是了,干嘛非要带上我啊?”

“我只是说她的用处比你大,没说你没用啊!”阿修福德解释道:“这个任务比较麻烦,所以光你或者克利斯缔娜都不行,必须还得有别人帮忙。每个人在这个任务里都有特殊用处。”

我想了想问道:“任务流程具体多长时间?”

“这个我暂时也不太确定。但是不出意外的话,一到两天就能搞定。”

“那要是出了意外呢?”

“那也就三四天的事情,我向对你们影响不大吧?”

“可以接受。我和克利斯缔娜都能来帮忙,你还要什么样的人?我可以看看有没有合适人选。”

阿修福德想了想道:“我们还需要一个会传送术的,最好是那种短距离的传送,而且消耗很低,能频繁的使用最好。”

“这样的人我们也有。还有别的吗?”

“不用了,任务允许人数一共就七个,我们这边四个人,你们出三个,刚好到达任务限制。”

我点点头问道:“啥时候开始?”

“你把人找齐就行了。我为了给你们当预备队,这几天把整个行会的事情都安顿好了,短期内不需要我指挥也没事。”

“那我这就让军神调人过来。”

“我也去把我们的人喊来。”

确定了做这个任务之后,我们立刻行动了起来。阿修福德迅速的跑去找他的队员去了,而我则是一边在这等着人员到齐一边在看任务简介。说实话,这个任务还真不是一般的复杂。

其实这个任务本身的难度并不是很大,关键是限制条件太多,而且任务要求过于苛刻了一些。

首先,这个任务要求必须是七个玩家参加任务,不能多也不能少。

本来如果只是找七个人参加,那倒是很容易。可关键是,任务后面还有附加说明,表明了任务结尾的地方需要其个人合力才能完成,也就是说在遇上最后一个BOSS之前,队伍里一个人都不能死。只要挂掉一个,任务直接就等于是失败了,因为最后的地方有个特殊机关就得七个人一起操作。什么?你说可以用召唤生物代替?这个方法我当然知道,可惜任务卷轴上明确注明了,该任务流程全程限制召唤和空间物品。不管是魔宠还是召唤生物,都召不出来,而且连物品也限制。想用什么东西最好提前拿出来用实体的包袱背在身上,否则进入任务之后这些东西你就别指望再用了。

可以说,这个限制一出,我们的很多能力就都被封印了起来,不然的话,这种任务根本就没什么难的。

我在这边正在看任务介绍,外面的门忽然就被推开了。阿修福德身后跟着三个玩家走进了房间中,很明显这些就是一起参加任务的人。

阿修福德找来的三个人中有一个我认识,就是阿修福德他老婆爱丽丝。这位金发碧眼的大美女虽然长了一张甜美型的娃娃脸,但是一身的板甲却表明了她的职业是以超强攻击力而闻名全欧洲的条顿武士。这个职业基本上在我的印象中就是推土机,防御啥的不说,反正攻击力方面几乎没有几个职业能跟他们硬拼。在血量见底之前,条顿武士几乎就是索性披靡,一般职业碰上他们除了游斗根本就没别的办法。

大概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阿修福德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紫日你别这种眼光看我们啊!爱丽丝虽然是我老婆,但我可不是作弊,她是真的很厉害。”

我摇摇头道:“我反正只是帮忙的,人员随你怎么安排,完成完不成又不是我的事情。”

“紫日会长,你这是在怀疑我的实力吗?”

“我不是怀疑你的实力,只是和阿修福德说清楚情况。”

阿修福德看气氛不对,赶紧上前说道:“紫日啊,你这就不对了,爱丽丝是真的很强的。”

我点点头道:“这个我明白。”

“明白你还那样说?”阿修福德有些生气的反问。

我解释道:“我这样说只是想让你老婆放下架子,认识到这里的人都不是一般人物。她的实力虽然很不错,但是我感觉到了一种傲气。在我们国家有句话叫做骄兵必败,我觉得你们应该能理解我的意思。”

热门小说从零开始,本站提供从零开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从零开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坑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简单磨合
热门: 当恐龙遇上蚂蚁 毒笑小说 武炼巅峰 绝世武神 博莱特·法拉 夏夕绾陆寒霆 都市之最强狂兵 唐砖 诡案罪4 池袋西口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