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被伏击与虫子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简单磨合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章 尸体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互相了解完情况就可以开战了,不过这个任务不是直接传送进任务地点开始的,而是需要自己去任务地点完成。

“关于任务地点……”阿修福德有些迟疑地说道:“应该说是个很麻烦的地方。尤其是对我们来说。”

“为什么?”克利斯缔娜有些不理解阿修福德的意思。

一旁的爱丽丝解释道:“这个我来解释一下吧。之所以这次的任务地点说是一个比较不好的地方,主要是因为那里是一片公共任务区。”

公共任务区,一种游戏内的特殊地图。你可以将其理解为副本任务,也就是独立于主地图之外的特殊空间。但是,一般的副本任务会分成好几种情况。有的副本是唯一的,也就有当有个人或者团队进入后,别的人或者团队就无法再进入了。这种副本就叫做唯一副本。另外一种副本是最常见的副本,也就是可无限分裂的平行副本。这种副本对于进入副本的玩家或者玩家群体来说和第一种其实并没有区别,因为对已经进入的人来说,不会再有人进来打搅你,你可以安心的完成副本任务。但是,如果有人在外面,想要进入副本,这个副本并不会拒绝他,而是会开启一个平行副本,让新的玩家进入。不管来多少人,这种副本都可以无限制的开任意多的平行副本,大家可以同时玩,而且互不干涉。

目前我们将要进入的这个所谓的公共任务区,也就是第三种副本——开放式副本。这种副本的和第一种一样是唯一的,但是,他不会限制人员进出。也就是说,在你进入后,别人也可以随时进入,而且你们在里面可以互相遇到,并产生互动。这种互动有时候是好事,因为可以互相进行情报、物品或者是人员方面的交流合作,但是,有些时候这种互动也会产生一些比较不好的情况。比如说,你在里面做任务,然后来了一群仇家,对方甚至有可能不做任务,专门就跟你捣乱,这就无形中增加了任务难度。所以说,这种任务其实也不一定就是坏事,但大部分情况下玩家们都不喜欢这种任务,因为被破坏的可能性很高,而且一旦遭到破坏会非常郁闷。毕竟这种被人破坏任务的情况完全就是别人的原因造成的失败,换谁都不会开心的。

爱丽丝刚刚说了这是个公共任务区,也就是我们不喜欢的开放式副本,而且紧跟着阿修福德就说道:“本来公共副本也没什么,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这个任务所在的这个公共副本是个面积很大的副本,里面往往在同时进行好几百组相关或者不相关的任务,而最近,有两群我非常不想见到的人也在这个副本区域活动,所以……”

“也就是说我们的任务过程是铁定会被干扰的是吗?”我出声求证道。

阿修福德无奈的点点头道:“我们刚进去的时候对方不知道消息可能还会稍微延迟一段时间,但是之后就没准了。不过可以肯定,对方一定会知道我们进去了,而且一定会执行干扰。”

“有办法化解吗?”克利斯缔娜问道。“你们之间的矛盾是怎么产生的?问题不大的话,哪怕吃个亏道个歉,取得一个暂时和平协议也好啊。”

阿修福德直接指了任务卷轴说道:“这东西就是他们那里抢来的。”

“当我没说。”克利斯缔娜无奈的放弃了。

“好了,不管怎么说敌人是不可避免的了,但是我们也不用太悲观。”我鼓励道:“就凭我们这里这么多高手,对方即便是干扰又能把我们怎么样呢?”

事实上我是严重低估了对方的破坏力,因为两个小时之后,我所谓的能把我们怎么样就变成了一句笑话。

阿修福德带我们去那个副本入口的时候倒是没什么问题,刚进入之后我们也没遇到什么麻烦,但是,在走出一小片森林之后,麻烦就来了。

我们现在所在的区域是一片山谷,两侧都是倾斜的山坡,虽然不是悬崖峭壁,但坡度也高达七十度以上,手脚并用的话灵巧的人还能爬上去,不用手的话就算是专业登山运动员估计走起来也会非常吃力。不过,现在困扰我们的不是两边的山坡,因为我们的任务目标在山谷的对面,不是山顶上,所以我们不用去爬山。真正困扰我们的是山谷中的地面。这地方原本应该是堆满了枯枝败叶的谷地,但是现在,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沼泽。根据从几个从前面过来的玩家那里打听来的信息,这地方之前应该都还算比较好走的,而现在这个样子则是在一小时之前突然变成这样的,感觉就好像是有人对这里用了大范围的泥沼术。

那些玩家因为不知道原因,所以只是瞎猜,但我们在知道了这个情况后立刻就看向了阿修福德。阿修福德也是直接就点头表示确认。不用说,这个就是那两个所谓的仇家干的好事了。我们进入这个任务副本一共才两个小时,而这地方是在一小时前变成这样的,也就是说对方只用了不到一小时就发现了我们进入副本并在这边设置了陷阱。

“看起来我们这边的情况可不怎么好啊!”我看着前面的道路问阿修福德。“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从两侧的山脊上过去?”

阿修福德也是抬头望了望两侧的山脊,然后点头道:“虽然任务上没说这个,但是我觉得应该可以。”

“那还等什么?爬山吧。”我说着就开始往山上爬。

这两侧的山体倾斜度虽然很大,但并不是光滑的平面。事实上山体也不可能真的是光滑的,尤其是这种岩石比较多的山坡,各中突出的岩石可以承载相当大的重量,因此只要手脚并用,往上爬还是没问题的。而且,我们这边压根就不用往上爬。我直接带着一条绳子将一头丢给他们,然后自己拎着另外一头就张开翅膀朝着山脊上方飞了过去。只要我在0上面降落,再把他们拉上来就行了。

其实这段路虽然难走,但真正限制了我们的还是这个副本本身。如果不是这个副本任务限制人员数量,那我们就可以携带坐骑进来了。夜影那样的不说,就算是弄几匹高级战马也不至于这么费劲啊。

本来我以为带着绳子上山顶应该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不过……看来为是把事情想简单了。

就在我逐渐脱离大家飞到山脊的高度之上的瞬间,突然就看到一道金芒从山脊之后电射而来。我几乎是本能的一侧身,就感觉到脸上一麻,一个带着大量电荷的东西擦着我的脸就飞了过去,然后一下落在了对面的山坡上,紧跟着就是轰的一声巨响,对面上坡上直接被炸出了一个大坑,有一块几吨重的石头都被掀起来六米多高,直接飞到了这边山坡上。还好角度不对,没有砸到我们的人。

确认到被袭击之后我立刻就将想要召唤凤龙在原地出现帮我抓下绳子,然后自己过去战斗,但是还没叫出来就突然想起来了这地方没法召唤凤龙的,无奈之下只好将绳子一扔就朝着山脊那边飞了过去。

本来我的目的是飞到山脊那边把偷袭我的家伙给干掉的,只是没想到等我落在山脊之上的时候却是直接傻眼了。山脊背后并没有我想象中的伪装中的狙击箭手,而是整整齐齐的站着一个弓箭手方阵,人数起码过千。

“我靠!”在我发现这么大一群人的时候对方就已经将弓拉开了,然后不等我反应就突然听到嘣的一声弓弦震动声,紧跟着就是漫天的飞矢如流星雨一般朝我这边飞射而来。“该死的阿修福德,你到底得罪什么人啦?”我只来及感叹这么一句就赶紧蹲身将自己尽量蜷缩成了一团,然后将龙魂盾顶在前面,跟这翅膀张开围成一个倒扣在地面上的半圆将自己牢牢的护在了中间。

几乎就在我完成防御的瞬间,那飞蝗一般的漫天箭雨也同时落了下来。我只能听到自己的翅膀和盾牌上传来了一阵咚咚咚咚的撞击声,而且通过脚掌我能感觉到周围的地面都在震动。

虽然我这边被剑雨覆盖了,但是,对面的弓箭手们也没好过。就在我被第一枚箭矢命中的同时,对面的人群头顶上突然就冒出了一大团黑云。这云团非常低,离地面的高度最多也就一百来米。墨黑色的云团翻滚着,仿佛一大团染过的黑色棉花,而不是正常的云团,因为它们实在是太浓密了。

就在这云团出现的同时,下面的弓箭手们就集体注意到了头顶上的变化。现在虽然已经黄昏了,但天还没黑,这一大团云飞这么低,而且就刚好罩住他们,明显来者不善,这要是还注意不到,那警觉性未免也太差了一些。

不过,虽然注意到了这个云团,但是那些家伙却没有注意到云团中正在酝酿的恐怖魔力。

叮。就在云团产生之后,一只箭矢命中了我的盾牌,紧跟着箭矢直接就被盾牌挡了下来,箭杆折断掉落在地。但是,几乎与此同步,那边的云团之内突然一亮,紧跟着就有人发现云团之中有一圈光亮聚集到了云团的中央位置,随后直接汇聚成一道蜿蜒的电蛇从天空直射地面。

轰。蜿蜒的雷蛇并没有直接装上地面,而是准确的落在了一名弓箭手的脑袋上,然人就好像整个变成了一枚大炮仗,轰的一身就炸成了漫天的血雾,一点东西都没剩下。

这次雷击仿佛只是个开始,随着我的盾牌和翅刃上不断被命中,对面的雷云也在以同样的频率向下发射着闪电,而且每次都会准确的命中一人,被命中之人通常都会直接爆成漫天的血雾,稍微次一点的就是变成碳烤活人,最牛的也不过是倒在地上一边抽抽一边吐泡沫,不过至少人家能活下来也算本事。

事实上这个连续轰击对方的东西就是一种大家都很熟悉的魔法——雷云风暴。这种魔法分为攻击型和防御型两个类型。攻击型的雷云风暴是由法师主动释放的,平时就会在法师头顶形成一大片雷云,然后跟着法师一起移动。只要有敌对单位进入攻击范围,这个雷云就会自动攻击,虽然每次只能释放一道闪电,但是速度非常快,而且威力很大。只要没有到达法术持续时间,或者敌人被消灭,这种攻击就不会停止。当然,防御性的雷云风暴就要稍微温和一些了。

防御性的雷云风暴也是会自动攻击,但不是攻击所有打击范围内的敌人,而是只攻击对受术者进行攻击的人员。这种防御性的雷云风暴通常都是装备附带的被动技能,有些法师也能对别人施展雷云风暴。被使用了这种技能之后,这个头上顶个大云团的人就会变成了刺猬,谁攻击他,雷云就会飘到谁脑袋上去劈他。不过,和攻击起来没完没了的攻击型不同,防御型的雷云风暴是不会一个劲的劈起来没完的。防御性的雷云风暴只会根据敌人的攻击予以反击,敌人打你一次,他就还击一次,对方一停,他也会立刻停下。

我身上的这个雷云风暴就是防御型的雷云风暴,而且是装备带的技能,所以不用我消耗魔力。另外,由于我身上的龙魂套装本身就是神器中的顶尖存在,而且还经过这么多次的强化,所以这个附带的技能也变得有点夸张。人家的雷云风暴虽说威力也不小,但一个雷一条命的事情之前都没发生过,我这边却是一口气劈死了好几十人,还有更多的人在满地打滚的直抽抽。

对方设了埋伏就是要我们好看的,结果没想到没把我怎么样,倒是他们自己被搞惨了。好好的弓箭手方阵,一轮箭雨下来直接就变得稀稀落落的了,看起来减员至少有三四成的样子。照这个效率,再来两轮他们都怀疑这帮弓箭手之中还能有人活着不。

“这边怎么回事?”我这边硬接了一轮箭雨之后就展开翅膀重新站了起来,而克利斯缔娜也是刚好上来落在了我身边。因为我刚刚丢下绳子飞了过来,所以克利斯缔娜就只好接手了运送绳子的上山顶的工作。夜之子传送倒是快,但如果他带绳子的话,会连头带尾的一起给传送到山顶上去的,而阿修福德他们那边四个人全都是地面兵种。像我们行会这么高得飞行比例在别的行会绝对是绝无仅有的,阿修福德他们这样其实才是正常情况。

本来克利斯缔娜只是上来送绳子,结果这一落地就看到下面的那帮弓箭手了。之前她在下面看到这边的雷云并且听到了连续的雷击声也就知道我这边肯定是打起来了,不过现在她才搞清楚袭击者居然是一个整编弓箭手方阵。尽管已经被我的雷云给劈的好像秃子的脑袋一样缺了好几块,但这个方阵的大概样子还是能看的出来的。克利斯缔娜也是被敌人的这种大手笔给吓了一跳。听说过半路埋伏弓箭手阴人的,但是一次埋伏一个弓箭手方阵还真是没听说过,我们这也算是尝鲜了。当然,这个鲜我宁可不尝。

“这边交给你了。”看着有些愣神的克利斯缔娜我直接出声说道。

刚刚还有点迟钝的克利斯缔娜一听我这个话立刻就反应过来了,然后赶紧点头道:“没问题,这个交给我吧。”

就在我们说话这会功夫,下面没有被雷劈到的弓箭手已经开始第二轮齐射了。看着飞蝗一般的箭雨再次升空,克利斯缔娜却是不紧不慢的一挥手。一道旋风从我们前方横向吹了过去,接着就看到那批飞矢直接偏离了我们所在的方向朝着我们的右后方飞了过去。

下面的弓箭手都还没来及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就看到一大片的各系魔法弹毫无章法的冲了过来。即便被雷云梳过一遍都还保持着完整队形的弓箭手方阵在这个恐怖的魔法大潮中终于乱套了。弓箭手们开始四下乱窜,但是,飞过来的并不是一般的魔法弹,而是克利斯缔娜的魔法弹。克利斯缔娜的魔法弹和一般魔法师发射的虽然都是魔法弹,但是了解的人都知道,克利斯缔娜的魔法弹才是真正的恐怖魔法,而一般魔法师的魔法弹,那只能叫做魔法戏法,因为克利斯缔娜的魔法弹不但多,而且会跟踪。

四散奔逃的弓箭手们并没有给魔法弹的锁定工作带来什么麻烦,那些魔法弹以极端诡异的速度纷纷转向,然后盯着最近的目标直接撞了上去。接下来就是遍地开花,一片乒呤乓啷的爆炸声就跟焰火晚会出事故了,所有烟花都在地上爆炸了一样。红的白的各种颜色花式的魔法弹竞相绽放,然后对面的人群之中也是红的白的,各中人体残肢四处乱飞。

“OK,打完收工。”扫了一眼下面的山坡,此时那边已经变成了一篇屠宰场一般的地方。原本灰白色的岩石全都被染成了血肉的颜色,但是因为夕阳的光辉,这血肉之色又带上了一点点金红色,结果就变成了一副美丽而恐怖的抽象画一般,心理承受能力不好的说不定看到就直接吐了。

“我靠,这是怎么回事啊?”阿修福德他们这会功夫终于全都上来了,结果一上来就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副画面。因为被炸的实在是太碎了,所以现在他们只知道这边死了很多人,但是具体啥情况反正是一点也看不出来了。

克利斯缔娜无所谓的回答道:“你们的敌人在这边埋伏了一整队的弓箭手,不过已经被我全部解决了。”

“你能突破限制使用大招?”艾尔相当惊讶的看着克利斯缔娜问道。

克利斯缔娜摇摇头道:“不是大招,是我的魔法技巧,叫做元素爆发。使用这种技巧可以用很多种小型魔法拼接出一个大型魔法来,但实际上还是一堆小型魔法,所以发射速度很快,而且不受限制。不过我最自豪的是这个技巧可以大量节约魔力。”

克利斯缔娜之前就被称为欧洲第一炮台,现在更是晋级为世界第一炮台。人家最多也就是人形自走跑,也就是一个人顶一门大炮,但是克利斯缔娜却是个炮台。炮台可不是只有一门炮的,一个炮台少说也是应该两位数的火炮才能叫做炮台,不然大炮太少也没啥意义不是?所以说,这个炮台至少也是一群火炮组成的集合体。

别人只能顶的上一门炮,而克利斯缔娜却是一个人顶一个炮兵阵地,原因就在于她的这个元素爆发技巧。她的这个技巧是她自己想出来的,而且得到了系统认可,已经被彻底属性化了。因为这个技巧的存在,所以克利斯缔娜可以用超低的代价释放大范围魔法。虽然克利斯缔娜的魔力总量确实是比一般法师多得多,但是,这个多出来的量也是绝对不够克利斯缔娜这样任意挥霍的。魔法洗地看着是很拉风,而且身临其境的时候你甚至会有种喘不上气的窒息感。那种震撼力绝对是每个法师都期望得到的能力,可以说那就是魔法师的终极梦想。但是,要完成这个梦想需要的是海量的魔力支持。一个魔法是没法洗地的,所以,你不但要能够同时释放很多种魔法,更重要的是数量要够多,不然那就是在浇花而不是洗地了。

克利斯缔娜的技巧最大的特点就在于同时解决了这两个问题。一方面,这种技巧可以让克利斯缔娜同时释放所有系别的魔法,也就是说她只要一动魔力,出来的就是全系法术,而且所有魔法体系都各行其道,互不干扰。另外,在互不干扰的同时,这些魔法还在互相帮助互相滋生,最后产生出来的是一个类似五行学说中的相生原理的循环。每一种魔法都在帮助另外一种魔法增加能量级别,但是这个增加的魔力量并不是克利斯缔娜提供的,而是它们互相滋生后增加的,是自然生长出来的魔力,不是克利斯缔娜提供的魔力。

这个魔法滋生的过程中,克利斯缔娜只起到了一个引导和启动的效果,后续魔力都是它们自然填充的。用克利斯缔娜最喜欢的,也是所有系别最简单的入门级魔法魔法飞弹为例。如果是一般法师使用这个魔法飞弹,他首先需要输入一种系别的魔力,然后凝集魔法飞弹。在这个过程中他需要提供全额的魔力,然后还要塑形,接着才能释放,而魔法飞弹命中目标后,爆发出来的也就是那个法师聚集的那点魔力产生的能量。

但是,同样的过程,克利斯缔娜使用起来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首先同样是输入魔力产生魔法飞弹,但是别人需要选择一个系别,而克利斯缔娜则是直接输入自己的魔力,不用选择系别。假设别的法师使用魔法飞弹需要输入的魔力是十个单位。克利斯缔娜因为不用转换属性,所以节约了一定量的浪费,于是她只要输入九个单位就够了。

在魔法输入后,别的法师会形成一个对应他输入魔力系别的魔法飞弹,而克利斯缔娜输入更少的魔力后,产生出来的却不是一个对应系别的魔法飞弹,而是一堆全系魔法飞弹。这其中包括所有系统设定中含有的魔法系别,而且是每系一个。也就是说,克利斯缔娜用别人九成的魔力,产生了好十几倍数量的魔法飞弹。

这还不算完。在魔法飞弹产生后,克利斯缔娜的特殊技巧还会继续产生作用。此时,这些已经产生的魔法飞弹会开始互相为自己辅助的那个系别魔法进行滋养,之后这些魔法飞弹全都会被充入更多的能量。这些能量全部来自魔法元素的互相滋润,而不是克利斯缔娜的补充,因此,在此过程中克利斯缔娜没有增加任何额外的负担。但是,此时她的魔法飞弹已经变成了一种强化型的魔法飞弹,不但数量比别人多了十几倍,而且连单个魔法飞弹的威力也增加了好几倍。

这依然不是结束。魔法飞弹在增加了威力之后,滋养不会停止,但魔法飞弹本身却有承载上限。你不可能让一个魔法飞弹变成末日火球那种禁咒级的魔法,即便你有那么多魔力你也塞不进去,不然魔法飞弹就会直接爆发,所以,魔法飞弹虽然可以强化,但是强化个几倍的能量也就到顶了,再充就会爆。但是,这些魔法元素的互相滋养却是一个循环,他们是不会停下的,所以,此时克利斯缔娜有两个选择。

热门小说从零开始,本站提供从零开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从零开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简单磨合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章 尸体
热门: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Ⅳ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Ⅴ 恶魔的宠儿 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 一朵桔梗花 无敌剑域 飞剑问道 池袋西口公园 死亡的精确度 古井奇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