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变异的首领蜘蛛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章 来晚了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二章 难缠的蜘蛛们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十几只两千两百多级的怪物是什么概念?反正一般玩家是肯定搞不定的。当然,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问题还不大,因为我一个人就能搞定十只同级怪物了。《零》中的怪物在同级状态下通常都打不过同级玩家,而这个还是按照普通玩家的水平计算的。以我的实力来说,同级情况下搞定十个怪物应该不是问题。何况这里还有克利斯缔娜在,剩下的怪物就算阿修福德他们不插手也能搞定了。

不过,这些东西可是会不断的吸收融合同伴的力量的。十几只的时候就能达到两千两百级,等只剩几只的时候可能就接近三千级了。死剩两只的时候至少也能达到四千级。而最后那只如果不出意外,应该至少也是五千级水平的怪物。如此强力的生物,在没有魔宠帮助的情况下我几乎是不可能搞的定的。当然,我们也未必一定就会输,因为还有克利斯缔娜在,至少在我缠住最后的怪物时,她可以准备最强一击。有她这个人形炮台的火力支持,对付五千级的怪物也不是不能做到。况且现在不同于之前,我手里还有一个时光回朔的技能,有了这个技能,其实是能做很多事情的。

看着周围蜂拥上来的蜘蛛怪,我将永恒直接变成了两柄长刀握在手里左右开弓,砍瓜切菜一般的就干掉了周围的一圈怪物。现在怪物级别还比较低,所以砍杀起来比较简单,但是等一会就不是这样了。

因为要为越来越高级的怪物留下魔力战斗,所以现在怪物级别偏低,我们都尽量避免使用技能,即便是使用普通攻击也是尽量挑选最小运动量的攻击方式以期保存体力。

尽管为了节约魔力和体力,我们都没怎么发力,但面对一千级的怪物也确实是太简单了一些,仅仅不到五分钟,现场的怪物数量就由一千多锐减至不足三百,但问题是剩下的这些怪物的级别也从一千级飙升到了一千五六百级的状态。

我现在的等级是2222,一千五六百级的怪物在我面前依然是脆弱的不像话,但对于阿修福德他们来说情况就不是这样了。当然,不是说这种怪物能威胁到他们,只是他们现在在战斗中开始感觉到了阻力。之前的情况就好像是一个人在挥舞刀剑劈砍一堆会动的纸人,虽然对方会动,但依然还是纸,一道过去就两断了,根本没啥感觉。但是,现在他们的感觉就好像是和他们对战的纸人逐渐变成了泥人。虽然泥人也很软,但是一刀砍上去总还是能感觉到明显阻力的。

就这样又战斗力几分钟,战场上的怪物数量已经下降到了一百以下,但情况却是变的越来越不乐观。

原本我们计算的结果是当怪物剩余二十只以下时,其等级大概会达到我的水平,也就是两千两百级左右。但是,现在怪物还有八九十只,可是这些家伙的等级居然已经突破了两千级。这个等级目前还不如我等级高,我依然可以轻松杀死这里的任何一只怪物,甚至于十几只怪物围攻我也不会造成任何麻烦。但问题是,除了我之外,这里现在依然显得游刃有余的居然就只剩下克利斯缔娜一个人了。

不管是阿修福德还是夜之子,他们所有剩余的人员现在都陷入了苦战。这里除了我的等级达到了两千级以上,就只有克利斯缔娜的等级比较接近两千级而已,其他人的等级基本都集中在一千四以上一千五以下的水平上,而这里的怪物都已经两千级了。

尽管《零》中的怪物打不过同级玩家,可也没说玩家能轻松单挑比自己高出四五百级的怪物不是?阿修福德他们都算是高手了,战斗力远远强于一般玩家,但即便如此,能够越级挑战比自己高出四五百级的怪物就已经算是极限了。现在他们虽然还能杀死怪物,并保证自己的安全,但这个杀伤速度已经非常慢了,甚至于说他们其实主要都是在自保,想杀死怪物几乎都没什么机会。目前真正能对怪物造成杀伤的只剩下了我和克利斯缔娜两个人而已。好在剩余的怪物数量也已经不多了,不然别说坚持到最后,现在这关都过不去了!

“老大,这些怪物的实力提升比预料的快了很多,我们要怎么办啊?”夜之子有些担心地问道。

“你们先坚持住,我来负责杀伤怪物,只要能坚持到所有怪物死剩最后一只,我就有办法搞定这些家伙。”

阿修福德在那边喊道:“可是死剩最后一只的时候所有怪物的力量都会集中到那一只怪物的身上,我们要怎么才能打得过啊?”

“这个你们就别管了,反正我有办法解决就是了。”

听到我这么说,阿修福德他们也只能选择相信我了。几个人聚集在一起将克利斯缔娜保护在中间,然后克利斯缔娜也不再吝惜魔力,直接开地图炮,三两下干掉了三十多只怪物,而我也趁着这个机会连续发动消耗比较低但是威力并不小的小型技能,一口气就又放倒了三十多只怪物。

我们两边这么一发力,剩余的怪物就只剩二十多只而已了,但是此时怪物的等级已经达到了两千八百级以上,这个速度绝对超过了我们的预估,而且是大幅度超出了。现在阿修福德他们别说杀死怪物了,连自保都很成问题了。克利斯缔娜现在也不敢用大招了,直接开盾出来保护阿修福德他们。

坦克和阿修福德他们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克利斯缔娜可以说是尴尬异常。身为团队主坦,不但不能挡在前面,居然还要法师站到前面保护自己,这让他们的脸上感觉一阵火辣辣的疼。不过即便是心里难受他们也只能龟缩在克利斯缔娜背后,因为前面的全都是接近三千级的怪物,他们的防御力在这些怪物面前最多只能挡住一下,第二下就能直接要他们命了。

尽管从被保护者变成了盾牌,但克利斯缔娜的战斗表现并没有明显变化。身为世界战力榜第三,克利斯缔娜的战斗力是毋庸置疑的,即便是现在的怪物已经比她等级高多了,但她依然可以继续战斗,而且还能对怪物造成一定杀伤。

我这边和克利斯缔娜比起来战况要稍微轻松一点,一方面我本身就比克利斯缔娜要强一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克利斯缔娜需要保护阿修福德他们,所以无法全力战斗,但是我这边就我一个人,所以我可以放开了攻击,所以战斗效果方面还是我这边比较好。

因为怪物数量的急剧下降,现在我已经不再使用双刀。将永恒收拢变成了一柄长刀,挥舞着横向一撩,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嚎叫声,一只从洞顶扑下来的怪物被我一刀切掉了三分之一的身体,不过即便如此这东西都没立刻死掉,而是在水里挣扎了好半天才彻底死透。

成功干掉这只怪物之后我又感觉到背后有风压传来,向侧面一个滑步,然后借助转身的力量横向一刀,嚓的一声,一只怪物直接被我切成两片,然后和前面一只一样掉入河水中剧烈的挣扎了起来,当然,被切成两半的怪物是不可能再活下来了。但是,在干掉这个怪物之后,我却是突然发现周围的怪物全都停止了攻击,等我转头看了一眼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地下通道中的怪物都已经全都聚集到了祭坛附近,而克利斯缔娜他们则是全都走到了我的身边。

战斗出现了短暂的停顿了,阿修福德他们趁机赶紧吃了些药补充下消耗的魔力和生命值,更重要的是体力的补充。战斗的时候生命值和魔力暂时低一点都无所谓,但体力一定要充足,因为体力下降到一定程度之后玩家就会表现出疲劳状态,这时会严重影响战斗力的。

“他们为什么不攻击了?”看着那边聚集在一起的怪物,我扭头问了下阿修福德,毕竟他们都已经尝试过N多次这个任务了,虽然一次都没完成,但这个地方他们来过很多次,所以多少总应该知道一些才对。

果然,阿修福德立刻回答道:“应该是母虫要出来了。”

“母虫?不是只有这些吗?”

“不是。”爱丽丝代替阿修福德回答道:“这里还有一只母虫,所有的这些怪物全都是母虫产下的后代。当这里的小怪物被杀到数量低于二十只之后,那只巨大的母虫就会出现。”

“我靠,那我们是不是应该现在动手干掉这些怪物啊?”克利斯缔娜出声问道。毕竟这边有二十只三千级的怪物就已经够让人头疼的了,这要是再多出一只更厉害的,那简直就是要人命啊!

不过很可惜,克利斯缔娜的建议被直接否决了。“绝对不行。”阿修福德说道:“这只母虫的等级其实是不固定的。它会在小怪物被杀到二十只以下的时候出现,而这个时候不管剩下的小怪物是多少级,它的等级就会是小怪物的等级加五百。”

“那就是说这个母虫现在一出来就是三千五百级?”夜之子问道。

阿修福德点头道:“不光是三千五百级的问题。实际上母虫和这些小虫都算是这个虫群的一部分,之前它没出现的时候不算,从它出现的时候开始,这里的怪物死亡之后实力互相叠加将也会把母虫算上。”

听到这里克利斯缔娜直接说道:“我明白了。母虫的战斗力肯定超越小虫,如果最后死剩一只怪物的时候,剩下的是母虫,肯定会比小怪物难搞,所以必须优先干掉母虫。”

“对,这是我们多次再此失败总结的教训。绝对不能把母虫留到最后,而且必须要尽可能早的干掉它。最好是剩下的二十只虫子都没死就先把母虫解决掉。”

既然已经知道了问题所在,我们也就不再想着趁火打劫了。这会还是先等母虫出现为好。按照一般惯例,这种小蜘蛛怪就是普通怪物,级别再高它们也是普通怪,能力一般,只是基础属性比较高而已。但是母虫至少也是首领怪,不但思维属性全面超越同级状态下的小怪,而且肯定会有一大串的额外属性。所以说,让母虫变成最后一只怪物,那绝对会成为我们的噩梦。

我们这边决定等母虫出来先干掉母虫,那边的母虫也没让我们久等。就在那些小怪聚集过去之后不到十秒,那个我传送回来的祭坛就突然向上飞了起来。不是升起来,是真正的飞起来,突然一下就飞了,然后轰的一声装上了洞顶并摔成了几百块碎片四下飞溅,而与此同时,祭坛下方的巨大地洞口中,一只和那些小蜘蛛怪长得几乎没啥区别,但个头却要大出几十倍的巨型蜘蛛怪突然一下就从地面下钻了出来,而且这家伙出来之后居然还支撑着前半截身体将两只巨大的毒牙对着我们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尖叫。

现实中的蜘蛛应该是不会叫的,至少我没听到过蜘蛛怎么叫的。但是这个蜘蛛怪会叫,而且声音还不小,就是特别的难听,甚至于说是刺耳也不为过了。

这个家伙在发出了一阵尖叫之后便将自己的前半截身体放了下去,而这个时候我们才发现这个家伙其实和自己的子孙还是有些区别的。

这只巨大的母蜘蛛并不像小蜘蛛那样是一码色的黑,它的主体颜色确实是黑色,但是这个东西的身上却有很多亮红色的花纹,衬托在黑色的底衬上显得异常的鲜艳。不过,这种鲜艳除了美丽之外,更多的还是警告和威慑的意思居多,那种鲜艳的红色,怎么看都像是在警告别人它是有毒的,而且非常危险。

除了颜色和子孙们略有差别之外,这个母蜘蛛还有一个比较明显的差别就是其头胸部的前方,位于八只眼睛的外侧,排列着两列气孔。

这气孔一共有八只,左右两边各四只。气孔内径大约比人的大拇指要略粗一些,两两紧贴在一起,成两个竖列位于母蜘蛛的头胸部两侧。

按说节肢动物的气孔是应该生长在腹部才对的,但是眼前这个东西时不时能算节肢动物都不太好确定,毕竟游戏里有太多的魔法生物,这个是不能按照现实中的规则去分类的。不过,我总觉得这怪物脑袋两边的气孔并不是单纯用来呼吸的。

我的这个想法很快就得到了证实。在完全钻出地面之后,这家伙根本没有丝毫迟疑的就突然将脑袋指向了我们,然后我只听到了噗噗两声闷响,动静很小,类似消音手枪开火的声音,但是就在这两声闷响发出的同时,我就突然看到了有东西朝我们飞过来了。

我的动态视力是无与伦比的,即便是空中飞行的子弹我也可以看清楚,所以这东西对我来说不算是非常快。就在那东西飞射而来的瞬间,我突然将永恒伸了出去,横向一挑,只感觉手上一股大力传来,紧跟着就是叮的一声脆响,永恒的侧面火星飞溅,然后就看到那个飞过来的东西转了个弯直接飞上洞顶,然后咄的一声钉入了洞顶的岩石之中。

“我靠,这东西怎么还带暗器的啊?”我有些惊讶的问阿修福德,因为按说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应该先通知我才对。

刚刚事情发生的太快,阿修福德他们都没来及反应,听到我的问题阿修福德才想起来解释:“我不知道啊!之前打了那么多次,从来没见这家伙发射过暗器啊!”

“那是什么鬼东西啊?”坦克抬头看着洞顶只剩一点尾巴还在外面的暗器惊讶地问道。

夜之子直接从我们身边消失,下一秒出现在洞顶一把抱住了那个暗器的尾巴,然后任凭自己的重量挂在了那个东西上。但是,原本我们以为会被拽下来的暗器居然是纹丝不动,看来这玩意插进洞顶太深了,卡的相当严实。

试了一下没拽动,夜之子还想用力将其拉下来,但是那边的母蜘蛛却是先动了。这家伙突然将身体前部稍微抬起了一些,我一看它这个动作就知道这家伙又要发射那东西了,赶紧一蹬地面就纵身跳了起来。

果然,我这边才刚飞起来那边就是几根暗器飞了出来,已经变成钩镰枪形态的永恒被我横我在手向前一伸,叮当一声连续磕飞两只暗器,紧跟着枪神下砸,叮的一声又打偏一枚,但是第四枚无论如何也来不及用永恒去挡了,我只能松开永恒扭身闪开这个东西,同时在那玩意飞过我身侧的同时猛然一把抓住了那玩意的尾巴。

因为之前挡住几根,所以我知道这个东西力量很大,伸手的时候就用了全力,那东西在我手里滑行了一截最终还是被我抓住了。等我落地之后大家才看清楚这个暗器的样子。

这玩意与其说是暗器倒不如说是明器更合适,因为这玩意的体积已经比一般的弓箭还要大了。

事实上我抓住的是一根一尺多长,比大拇指略粗一些的尖刺。尖刺的外层并不是圆的,而是类似箭头的形状,但不是扁平的箭头,而是十字形的立体箭头。不过,这尖刺和人类的尖不一样,弓箭只在间断有个带翅的箭头,而这个东西上面的箭头结构却是从尖端一直延伸到末端的,而且这四条主轴之上突起的锋利延伸物并不是一条直线延伸到尾端的,而是螺旋形缠绕在主轴上的。这种结构有点像螺丝上的丝扣,但旋转幅度没有螺丝扣那么大,整个尖刺尖端到尾部这么长的距离,这种丝扣也只旋转了九十度而已。不过,虽然旋转幅度很小,但可以想象,这种东西在高速飞行状态下必然会因为空气阻力而旋转起来,其最终效果就等于是让尖刺具备了子弹一样的特征,也就是依靠旋转物体的自稳定特定维持弹道不会发生偏差。

实际上这个尖刺周围的四条凸起也不是平整的,这四条突起更像是鱼背上的背鳍,而且是鲨鱼鳍那种结构的。真个尖刺从头到尾就是四列一块块的三角形鲨鱼鳍结构组成的突起,这些东西除了可以让尖刺在飞行过程中旋转起来以达到稳定弹道的作用外,还能起到倒钩的作用。难怪之前夜之子整个人都挂在了洞顶的那根尖刺上都没能将其拽出来,原来是因为这些倒钩卡在了石头里,再加上四条突出的脊本身就是螺旋形的,这样阻力就更大,要想把这玩意从身体里拽出来,不从身上撕下几斤肉来是根本别指望的。

我这边大略扫了一下这个尖刺之后正想扔掉,冷不丁的突然发现尖刺上四条突出的脊之下似乎排列着一些气孔,而且我好像看到有东西在里面动的样子。心里觉得奇怪,我就直接用力将这根尖刺给折成了两断,结果不折还没事,刚一折断,立刻就被吓了一跳。只见一群密密麻麻的小蜘蛛从尖刺内部爬了出来,顺着我的手臂就开始往上爬。这尖刺里面居然是空心的,里面还装填了好多的小蜘蛛。这要是射中人体,然后这些小蜘蛛钻到人的身体里……?想想就全身打冷颤。

对于爬上手臂的那些小蜘蛛我并没有任何害怕的意思,催动一点魔力,全身的地狱冥焰稍微闪了一下就熄灭了,而那些小蜘蛛则是瞬间被清理干净了。这些连一级都不到的微型蜘蛛仅仅是尖刺攻击的附带属性,本身生存能力是非常弱的,想要清楚也很简单。当然,这个是指的它们没进入生物体内的情况。要是被尖刺射入身体,然后这些小东西钻到身体里面,那清理起来可就麻烦了。除非像克利斯缔娜那样可以随时切换成元素体的可以完全忽略这种问题,其他人估计都要费点劲才能搞的定。当然,实在不行,可以用自虐的方法给自己来个雷击什么的,全身过电之后以这些小东西的防御力来说肯定是会全部死光的。当然平白无故自己电自己一下也不是啥好事就是了。

“我靠,这东西上次没这么厉害啊?”看到我发现的那些小蜘蛛,阿修福德和爱丽丝他们全都叫了起来。原本以为二十只三千级的怪物就已经很麻烦了,结果不但冒出个三千五百级的首领怪,居然还多出了很多新技能,尤其是这个里面能携带小蜘蛛的尖刺,就算没有攻击力,光是那种小蜘蛛蜂拥而出的样子就能吓坏不少女性玩家了。

“我想我知道怎么回事。”夜之子解释道:“你们之前到这里的速度都比这次快,而你们说这个母蜘蛛的等级不固定,而是根据之声二十只小怪时小怪物的等级加五百得到大怪物的等级。也就是说现在这只大蜘蛛是你们之前见到过等级最高的一次。我觉得这个大家伙的技能很可能是根据等级不但增加的。你们之前遇到的时候它等级都很低,所以没有演化出这样的强力技能,这次完全是因为它的等级提升了,所以自然就多出了一些新能力。”

我点点头道:“应该是这样差不多,只是但愿这是唯一多出来的新能力才好,可别再冒出什么更麻烦的能力了!就现在这样子我们都不一定能搞的定它!”

“老大。”克利斯缔娜忽然喊了我一声。

我疑惑的看向她问:“干什么?”

“你可能有乌鸦嘴潜质。”

“啊?”我听到克利斯缔娜的话之后第一反应不是生气,而是看向了对面的母蜘蛛,结果就像克利斯缔娜说的一样,我真的是有乌鸦嘴潜质。那个母蜘蛛不但有别的新技能,而且貌似还很难缠。

就在我们研究那只母蜘蛛的时候,这家伙却是将自己的八条长腿伸开,让身体离开了水面,然后它的腹部下沉,并且一阵收缩之后直接在河水里投下了一枚足有八十多公分高的粘液团。这玩意虽然外面全是粘液,但我们一眼就确认了这东西绝对是个蛋,里面肯定就是那只蜘蛛怪。只是暂时还不确定它生出来的是最初形态的低级蜘蛛,还是直接根据当前怪物等级直接生出三千级的蜘蛛。如果它能生产三千级的蜘蛛怪,那我们可就真的是麻烦大了。

“进攻、进攻!不能让它产卵,怪物越多我们越难搞定!”在确认到这东西在产卵的同时我就已经飞奔了出去,同时人还没靠近就抬手对着那枚黏液团射出了一支弩箭。

出人意料的,母蜘蛛居然在我射出弩箭的同时移动自己刀锋一般的长腿挡在了黏液团前面,但是只听到叮的一声,一道金光一闪而过,直接穿透了它的长腿之后又将黏液团炸了个稀巴烂。

刚才那一箭我用的是复仇者自带的追魂箭,这玩意虽然能自动补充,但恢复需要时间,所以没法连续使用,但就威力方面来说还是很给力的,最起码这东西的破甲破魔能力都极端优秀,那母蜘蛛的刀足完全没起到任何左右就被直接一穿而过,根本没能挡下这支黄金箭。

热门小说从零开始,本站提供从零开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从零开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章 来晚了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二章 难缠的蜘蛛们
热门: 魔道祖师 高窗 镜浦杀人事件 家有庶夫套路深 名侦探的咒缚 诡案罪8 法兰柴思事件 爱的重量 诡案罪7 总裁爹地超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