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春天的生命之树

上一章:第二百零一章 定计 下一章:第二百零三章 翻墙用的传送阵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现在想好了你的身份了吗?”看到议员小姐重新返回,我又再次问道。

原本一副盛气临人姿态的傲娇议员小姐在我的话之后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正常的反应,只是很平静的看着我,过了几秒才突然开口说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具体的事情我们一会再谈,现在首先需要你帮助我们理解一下,那个家族准备从黑暗评议会获得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圣物?”

对方在听到我的话之后眼神明显闪烁了一下,而且我能看的出来,她有些惊讶。对于这个反应我有一部分觉得比较正常,但是还有一部分却不是很理解。我能明白她眼神闪烁的原因,也可以理解她的心态,但是惊讶就比较奇怪了。为什么她听到我询问圣物的事情会惊讶呢?她在惊讶什么?

虽然有些微的情绪流露,但是我们的议员小姐还是迅速的消除了所有的面部表情,然后平静地问道:“你们将我救出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圣物吗?”

虽然这是一句很平常的询问,而且很多人在正式开始话题之前都有用这样看似无用的疑问来开始一段话的习惯。但是,我们的议员小姐显然不是那样的人。而且,我能从她的精神波动中感知到她对问题的答案很在意。这个现象很反常,因为如果只是一句随口的疑问,正常人是肯定不会去在意结果的。那么,如果她在意,就只能说明这不是个简单的随口疑问,而是她真正的疑惑。再联系到之前的惊讶,可以大致确认这个疑问所询问的内容就是她惊讶的原因。也就是说,她之前是在惊讶我们居然没有看到圣物。

这位议员小姐会因为我们没有见到圣物而惊讶,那就是说正常来说圣物应该是和她在一起的,而我们救下了她就应该会顺带将圣物一起救下来了,而且现在这个圣物应该已经不在她身上了,而她之前一直认为东西在我们那里。

综合以上这些发现,我开始反向推测。在救人时必然会被一起救出来的东西能包括哪些?肯定不会太大。而且不能是那种可以随意离开身体的东西。那么,剩下的就只有不多的几个答案了。

圣物要么是一件类似于饰品之类的可以被贴身存放的物品,要么就是某种穿戴在身上的东西,例如衣服之类的东西。

一般来说饰品之类的东西成为圣物的可能性较大,但是我们之前救下她的时候并没取走她身上的任何饰品类的东西,那么,答案应该就不是饰品。但是如果排除饰品的话,那么剩下的就只能是穿在身上的衣服之类的东西了。

有了这样的推测之后,我的脑袋里突然就蹦出了我们救她的时候从她身上扒下来的那套铠甲来。

当时我们从那个烂菜叶子怪物身下救出这位议员小姐的时候,她穿着一套全身甲,而且不但性别不对,连职业也对不上。全身型的重装铠甲肯定不是祭司应该穿的服装,更何况这还是位柔弱的精灵少女,对她来说一套身高一米八十多的男式铠甲也就是勉强能穿着移动而已,那东西肯定不是她原先的装备。再联系她刚刚的反应,我一下就明白了过来。圣物就是那套我们扒下来的铠甲。

记得当时拆卸铠甲的时候还费了我们一番功夫,最后不得不动用了永恒上的装备剥离属性才将那东西弄下来。由此可见那套铠甲并非凡品,毕竟在主人昏迷后还能固定在身上不脱落的铠甲肯定不会是一般东西,至少也应该是个高等魔法装备。而且,那个烂叶子怪物的战斗力其实并不弱,之所以被轻松干掉,主要还是我们这边的人太强了,不是那东西不行,不然黑暗评议会的人也不会被袭击而全军覆没了。

这套铠甲能在主人完全失去意识后依然保护着里面的议员小姐坚持到我们发现她,由此就可以证明这个东西的属性相当逆天。一般铠甲在主人昏迷后能不掉下来就算不错了,还要在怪物的体内坚持抵抗到被救出来,这绝对是神器级的装备才有的能力。

话说当时虽然扒掉了议员小姐的铠甲,但是拜我随手捡破烂的习惯所赐,那铠甲也没有被我扔掉,而是随手丢尽了凤龙空间。我的凤龙空间里经常能找到一堆乱七八糟的各种物品,其原因就是我这种强迫症一般的捡装备习惯。尽管对我来说有些装备可能完全不值钱,但我就是会习惯性的把那些东西往凤龙空间里塞,而且要是当时没捡,过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心里都会感觉怪怪的,总是想再回来把那东西捡回来。

其实我这种强迫症很多玩家都有,毕竟《零》里面的货币可是能兑换到现实中使用的,所以不会像一般游戏那样低级装备不值钱就被随手丢掉了,毕竟那都是钱,就算不值钱也没几个人真舍得直接扔得。我们行会因为凤龙的原因,储物空间从来不是问题,所以本行会玩家的这种捡装备强迫症基本都很严重,看到装备不捡就跟猫抓心似的。

虽然强迫症并不能算是好事,但至少这次可以说是好事。因为我的强迫症,所以我没有遗弃那套当时看起来很普通的铠甲,而是将其扔进了凤龙空间,现在想来要不是这个强迫症,当时搞不好我就真的会不去管那个东西了。毕竟那玩意当时是穿在议员小姐身上的,而她是NPC,所以那个装备玩家很可能没法使用。加上那东西当时看起来灰扑扑的,造型也是中规中矩,又没有任何的魔法波动泄露,就算扔到城门口,估计也没几个人会去多看一眼。

既然已经猜到了铠甲就是圣物,我也就不再和那位兜圈子了,直接说道:“你身上的铠甲就是圣物吧?”

“你怎么知道?”议员小姐显然不是经常进行外交之类的活动,至少她和间谍之类人员还有些差距,所以对自身情绪的隐藏并不是很到位,尤其是这种突发状况下。虽然刚刚喊出这句话她就意识到了自己不该这样做,可已经是做了出来,这个时候意识到已经没用了,所以她也就不再纠结,而是泄了气一般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说道:“注意你的身份,我现在是提问者,而你只需要配合就好了。”

虽然还想说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又被咽了回去,议员小姐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很好,看来你已经大致明白现在的状况了,那我们就来慢慢商量下细节问题。”我说完又和在场的精灵们告别,他们还有他们的事情需要谈,至于黑精灵那边的事情现在已经全权交给我们来处理了,我现在就打算去解决这个事情。

本来我已经打算离开了,不过精灵族长却叫住了我们,然后带我们去了一趟生命之树的核心区。这个地方位于生命之树的内部,而且是相当深入的核心地带。在这里可以看到很多的高级精灵法师,即便是在之前的战斗中这些人都没有离开过。对于精灵们来说生命之树是个不允许有任何损失的存在,因此除非是灭族的危机,否则这里的守卫基本都不会有任何调动。

族长带着我们进入到这个庞大的核心区之后我先是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个所谓的核心区因为是在树干里面,所有周围都是木头。房间不是很大,可能也就三四间教室合起来的面积,不过这个房间高度比较高,顶部距离地面起码有五米以上。在房顶的中央位置有一个倒挂着的圆锥体,这个圆锥体并不标注,而且并非一个整体。它完全是由七八根逐渐变细的藤条一样的结构互相缠绕而形成的。

这个倒挂着的椎体表面并非光秃秃的造型,而是又很多神展开的绿色叶片,而在椎体的最尖端则是挂着有一个略微向上的弯曲,在这个弯曲的尖端盛开着一朵不是很大粉红色花朵。

这朵美丽的花朵虽然整体造型和一般的花朵没有太大区别,但是其表面却闪耀着星星点点的光芒,而且在花朵的中心部分由七八根伸出来的金色花蕊。一滴滴的透明液体正在从这金色的花蕊之上分泌出来,然后滴入这个倒圆锥正下方的一个小水池之中。

这个位于倒圆锥下方的水池并非人工产物,而是从地面上生长出来的一个木结构的突起,看起来就好像一个深度比较浅的高脚杯。在这个一米高的水池中已经承载了满满一池的透明液体。虽然那液体看起来和水没有任何区别,但是我知道,那东西一定非常珍贵,毕竟这可是生命之树分泌的液体。

精灵族长让我们在这个房间中等待了一会,然后走到中央的水池前闭上眼睛站了一会,也没有看到她做什么,忽然水池上方的花朵就莫名其妙的掉了下来。这一变化起初还让我吓了一跳,不过看周围的精灵都没啥反应我才放心了不少。

在花朵脱落之后,那花朵原本生长的位置就突然开始隆起,然后只用了几分钟就变成了一个比橄榄球略微小一些的种子。

种子本身是翠绿色的,其外表和之前的花朵一样带着白色闪点,而且可以从其上感应到强烈的能量波动。

种子长出来之后,精灵族长便伸手做出了接的动作,然后那枚果实自然脱落,掉进了族长的手中。接住这枚果实之后精灵族长才转向我们走了回来,并且将手中的种子递了过来。

“这就是生命之树的种子,当你选定了种植的位置之后就将其放在那个地方,然后需要四名具备次禁咒级法术施放能力的法师同时对其释放单体攻击型的次禁咒级法术。”

“啊?”听到这个要求我被吓了一跳。次禁咒本身就够可怕的了,居然还是单体攻击,而且是一次四个。这威力都集中到一个点上,就算是神族,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个问题了,可是精灵族长居然让我用这个魔法轰这枚种子。这是要种树还是打算做爆米花啊?

精灵族长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个表情,所以就开始解释:“不要惊讶。生命之树的种子非比寻常,因为其内部有大量生命能量续集,所以很可能会被高等魔兽当成食物。为了保护自己的种子,生命之树就在种子外面加了层保护壳。这个壳的防御力太强,以至于种子自身根本无法破壳发芽,所以就需要外力帮忙摧毁这个外壳。当然,因为只是需要摧毁外壳,所以你们释放的次禁咒必须是塑能系的,心灵系之类的是没用的。”

我点点头道:“还有其他注意事项吗?”

精灵族长稍微想了一下说道:“也没什么太多需要注意的,生命之树其实是一种生命力超级顽强的存在,基本上只要种子破壳,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再阻止它生长了。所以,因此就产生了一个副作用,就是在它初步成熟之前,生长范围内的人需要全部撤离。生命之树本身虽然具有高等智慧,但是在发育状态意识是处于封印状态的,所以它会像个没有意识的怪物一样疯狂生长,在此过程中不管接触到什么都会被她直接绞碎吸收掉,除非你有神级防御,否则根本挡不住。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在种子发芽后立刻离开现场,只要躲开三公里半径就不会有问题。”

我点点头收起种子道:“好的我明白了,那我们现在就去处理黑精灵那边的问题。”

“不,稍微等一下。”泊尔塞福涅忽然打断我们,然后对精灵族长说道:“之前听说凝结种子对生命之树来说是一种损伤,这种损伤是不是因为那朵花的掉落造成的?”

精灵族长回头看了眼光秃秃的圆锥尖端说道:“那是生命之花,平时一直处于开放状态,它可以吸收空间中的元素转化为生命力滋养生命之树自身,而这些凝结出来的液体就是生命精华,生命之树可以通过消耗这些生命精华来孕育不同功能的种子。不过很可惜,一旦花朵脱落,再长出来就需要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时间,而在此期间不但无法产生生命精华,还要大量消耗生命精华来允许生命之花。这也是我们精灵一族不会无偿提供种子的原因,实在是这对生命之树影响太大了。”

泊尔塞福涅又问道:“那个……生长生命之花的地方我可以摸一下吗?”

精灵族长略带惊讶的看了眼泊尔塞福涅,随后想了想才说道:“如果只是摸一下应该是没什么问题,这里虽然是生命之树的核心,但也属于可以再生的组织,所以即便完全毁灭,也只是会影响生命之树的生长并且导致其很长一段时间无法为我们提供庇护而已,并不会导致生命之树死亡。再说,那个生命之花生长的位置也不是很脆弱,只要不是故意破坏,是不会出问题的。”

泊尔塞福涅连忙说道:“我不是想破坏,只是想看看生命之树的生命形态,说不定我能对她有所帮助。你也知道,我是春之女神,照顾花草是我擅长的事情。”

听到这里精灵族长和周围精灵的表情立刻就缓和了下来,而且不少人都兴奋了起来。可能是因为泊尔塞福涅一直没怎么说话,表现的很低调,所以很多人都忘记了她其实是个女神来着。

得到了允许之后,泊尔塞福涅就走到了那边的水池边然后伸手搭在了生命之花盛开的位置。这个地方高度也就一米多,泊尔塞福涅伸出手来刚好能够到。

随着泊尔塞福涅的手指接触到那个生命之花生长的位置,我们都看到了一圈肉眼可见的绿色光芒突然从那个尖锥的尖端荡漾开来,然后就好像冲击波一样,一圈圈的绿色光幕以球形方式一层层的向外荡漾开来。

起初这光芒闪耀而出的时候还吓了我们一跳,但是当第一层光膜闪过之后大家就只剩下惊讶了,因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那光芒中蕴含的强大生命之力。事实上这个光芒并非只在这个房间里传递。荡漾开的光膜扩散开来之后会无视任何障碍物的向外扩散,不管是人体还是建筑,对其都没有丝毫的阻挡作用,而且凡是被光膜扫过的区域,都好像时间加速一样,地面上的草皮开始疯长,各种植物就好像活过来了一样扭动着身躯不断的向上攀爬长大,那速度快的,不少人甚至因为脚下破土而出的植物被顶了个跟头。

当然,这光芒不光对植物有效,动物也会受到影响,而感觉最直观的就是那帮刚撤回来的精灵族伤兵了。刚打完仗,精灵族内还有很多伤兵,因为治疗法师的魔力不足,这些人只能暂时先忍受着伤痛用普通药物治疗,但是,随着那一圈圈的光膜刷过他们的身体,那些轻伤的人居然直接就痊愈了,而重伤垂死的人第一遍光膜刷过之后立刻就不疼了,等第二道光膜刷过去之后这个重伤员就已经能做起来了,而第三第四道光膜过去之后这人直接就完全康复了,甚至连疲惫感都没有,精神好的不得了。甚至于,有些感觉敏锐的生命系法师居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返老还童,老化的肌体结构正在向年轻人的方向转化。

“开什么玩笑?我的身体……!”相比之外面的人,核心区的精灵们感觉更加明显。这种光膜似乎会随着距离逐渐削弱,所以这个房间内的精灵感觉特别强烈,他们几乎能看到自己身上的体貌特征正在迅速年轻化,这可是实在太惊人了。

还好,那绿色的光芒荡漾了十几道之后就突然停止了,然后就见那生命之花生长的位置突然隆起了一小块,然后迅速长大扩张,几秒之内就变成了一个花苞,然后又用了十几秒,花苞变成了之前生命之花的大小,接着突然就绽放开来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当然,在这个过程中生命之花下方的那个小池中的生命精华也跟漏了一样的疯狂下降了一半还多,要不是事先就知道这个生命之花凝结需要大量消耗生命精华,我搞不好就出声叫停了。

随着生命之花的完全盛开,泊尔塞福涅并没有将手收回来,而我们则是发现那生命之花上突然亮起了一圈蓝光,这个蓝色的光圈突然扩大到了直径一米多,然后猛然收缩,接着周围突然出现了大量蓝色的光膜,就和之前荡漾开来的那些绿色的光膜一样,这些光膜在整个城市范围内出现,然后极速向这里聚集,而且速度奇快,只是方向完全相反。在光膜聚集的同时,我们在场的每个人都惊讶的发现自己的魔力正在急剧减少,克利斯缔娜更是吓得赶紧给自己施加了一个防护罩,结果居然只能勉强抵消一部分吸力,魔力还是在缓慢流失,只是速度放缓了很多而已。

事实上魔力下降的并非只有我们,事实上整个城市范围的所有有魔力的东西,不管是生命体还是非生命体,只要是有魔力的,其魔力值都在飞速下降。当然,能量永远是守恒的,我们的魔力下降并不是白白小时了,因为我们都看到了那朵生命之花居然跟打开了的水龙头似的哗啦啦的在往外喷生命精华。那是真的在喷,因为流速太快,很多生命精华喷到下面的池子里居然还会溅出来不少,但即便如此也只用了二十几秒就把池子给完全灌满了,甚至地上还溢出来不少。

在池子装满之后泊尔塞福涅才总算是松开了手,而那蓝色的光芒也是立刻就消失了,不过生命之花里面流出的生命精华却是并没有立刻断绝,而是逐渐变小。精灵族长反应超快的一步就蹿了过去,然后不知道从哪弄出一个瓶子一口喝掉里面的液体,然后将瓶子放到了生命之花下面开始承接里面流出的生命精华。看到她这个动作,其他精灵也反应了过来,赶紧拿出随身携带的瓶子,先是自己灌了几口,然后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给我们也每个人发了两瓶让我们赶紧喝掉,然后就拿着空瓶子冲过去跟他们族长一起接溢出来的生命精华。

我看着手里的瓶子,打开闻了一下,想想还是没喝,而是直接收了起来,不过我也没贪污人家的瓶子,而是直接拿出了一个水缸那么大的金属罐跑了过去大喊道:“让开,用我这个。”

精灵们回头一看被我吓了一跳,不过他们只是不想浪费生命精华,所以直接让开位置让我举着那个金属罐将开口对准还在往下流的生命精华。腾出手的精灵们也没闲着,而是先将之前接住的生命精华收了起来,然后又从克利斯缔娜那里借到了一些空瓶子将地面溢出来的那一大滩生命精华也小心的全都收集了起来,而且为了防止浪费,他们还将已经完全溢满到滴一滴进去就会溢一滴出来的那个水池里的生命精华也装走了一部分,最起码现在不会往外漫了。

精灵们搞定了这一切之后我这边也拿开了金属罐,因为生命之花里的生命精华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流速,现在只是一滴一滴的滴的比较快而已,还没有到连成线的地步。不过,就这么一会,我那个超级大罐子就已经足足灌进去八分之一还多了。要知道我这个罐子可是两百升的,比下面那个池子都要大多了。由此可见这个产量由多吓人了。

大概是穷惯了,突然冒出来这么多的生命精华,搞得那些精灵都有点行为不正常了,一个个在那里抱着瓶子又唱又跳的发神经。

对于这种行为我也不好干涉,只能等他们自己恢复了,好在这帮精灵恢复很快,很快就从狂喜之中恢复过来,并且意识到了把我们这帮人在这里晾了半天。精灵族长赶紧过来道歉,然后我就顺势将那个罐子放到她面前说道:“这个给你们吧。已经装了八分之一了。不过你们得尽快找个容器把里面的生命精华转移过去。我这个是装液化魔晶蒸汽的专用容器,内部结构很复杂,造价比较夸张,所以要回收。”

“哦,这个是肯定的。”精灵族长立刻招来几个守卫把钢瓶抬走了,不到两分钟就把到空的钢瓶又给我送了回来,而且精灵族长还拿着两个一看就是精灵风格的特大号水晶瓶递了过来。“这里面是生命精华,算是一点点谢礼,毕竟产出这么多生命精华都是你们的功劳。如果有人受伤,一般伤害的话只要一滴就能瞬间恢复,致命伤的话视情况两到三滴即可。就算是死人,只要死亡时间不长,肌体还没有变质,灵魂还在,十到二十滴一般也能救回来。”

热门小说从零开始,本站提供从零开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从零开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百零一章 定计 下一章:第二百零三章 翻墙用的传送阵
热门: 贞观大闲人 大明文魁 长安第一美人沈甄 六爻 永恒圣帝 最强弃少叶默 重播 名侦探的枷锁 网游之盗版神话 幸福假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