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贸易合作

上一章:第二百零四章 糟糕的传送 下一章:第二百零六章 又一个史诗级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进入接待室之后,第一个站出来说话的并不是苏西斯,而是一名长相相当奇葩的不知名种族生物。这个家伙的身体倒是和人类没啥太大区别,唯一的问题是他的脑袋是倒三角型的,而且下巴尖细的好像个锥子,额头却宽大的不得了,两只眼睛也不是长在面部的正中央,而是在额头的两个顶角之上。

这种奇葩的生物虽然造型是奇怪了一点,但是对方却可以说一口流利的中文,这个比较让人意外。还有就是这个生物的服装也挺有特色。他身上的衣服就是个袍子,这个没啥特别的,但是肩膀部位却有两个刚性支撑竖在那里,然后再头顶形成一个好像凉棚一样的兜帽将脑袋整个遮挡在内部,而且在这个凉棚一样的兜帽前面居然还有两片纱帘,就好像床上的杖子一样用两个小钩子挂在兜帽的两侧,只要松开钩子,下落的纱帘就可以将其面部完全遮挡起来。

因为对方先说话了,我们当然要有点回应。作为这里的主导,我第一个站起来和对方握手并说道:“其实是我们来的太突然,而且还发生了一点小误会,希望没有给你们造成太大的麻烦才好。”

对于这种客气话对方似乎不是很适应,简单的回应了两句就开始往正题上跑,这倒是让我很奇怪。虽然我其实也不喜欢这样讲话,但是因为对方是黑暗评议会的代表,我以为他会比较习惯这样的方式,谁知道这个家伙居然比我还直接,完全没有一点外交人员的特点。当然了,他能这样说话我更高兴,起码能节约点时间。我可不希望和黑暗评议会的会晤搞得跟那些联合国会议一样,随便一个议题都能谈上个把星期。

简单的寒暄之后当然是先要介绍人员,对方的五个人身份都不一般,不过说实话,刚介绍完我就已经有点记不住了,因为这五个家伙的名字发音都非常奇怪,更糟糕的是五个议员居然分别来自五个种族。你说这样的混杂情况要怎么记?

当然了,对方人员复杂,我们这边也不简单。虽然我和克利斯缔娜都是玩家,但是按照系统设定,我选的可是天魔族,本来就是天使和恶魔的混血,之后又传染了吸血鬼和狼人的基因,后来还沾染了部分龙血,所以这个种族就算是彻底乱套了。至于说克利斯缔娜,她本来选择的是人族,但是现在已经彻底转化成了元素精灵,而泊尔塞福涅干脆就是个神族,这样说来我们三个人也是三个种族,不比对方好多少。

两边大概都被对方的种族和名字搞得有点晕,最后不得不尴尬的又重新介绍了一遍,好在这次大家都尽量找了个好记的称呼介绍。

那个最先和我们说话的有着三角脑袋的家伙竟然是个大有来头的存在。这个家伙是黑暗评议会的元老之一。根据黑暗评议会的规则是这样的。整个黑暗评议会在世界各地的地下世界都有自己的议会,但那是地区议会,然后每个地区议会需要选出一名议员参加中央议会。一般这个被选出来的中央议员就是地区议会的议长担任的,毕竟中央议员是需要代表地区议会的集体利益的,所以只有地区议长前来才能达到这个效果。

这些地区议员在中央议会组成一个中央黑暗评议会,这就是黑暗评议会的主要决策机关了。这个决策机关大致相当于中国的人大会议或者是美国的最高议会。在这个黑暗评议会的中央议会之中,一共有四个阶层。最普通的就是议员,这是黑暗评议会中央议会的最低级存在,也是人数最多的一个群体。在其上还有高级议员,苏西斯就是其中之一。高级议员在中央议会之中一共只有二百多人,大约占到议会总人数的八分之一左右。再往上的一个阶层叫做元老。元老的数量是一百零八人,这个是明文规定的数量,不像一般议员和高级议员的数量那样会发生变动。元老在黑暗评议会之中的地位相当的高,而且这人会组成一个组织叫做元老院,功能类似国务院,专门负责具体处理各种事物。

除了以上三级人员之外,还有一个第四级人员,那就是首席元老,其实也就是元首。当然,元首只是元老院的一种工作职称,而在黑暗评议会中,元首其实也会自动成为议长,也就是黑暗评议会中地位最高实力最大的那个人。

刚才和我打招呼的这位三角脑袋就是一名元老,虽然他这样的存在在整个黑暗评议会之中一共有一百零八人,但是要知道黑暗评议会控制的总人口的话,这样的存在其实已经是相当高端的存在了。

简单的介绍完了之后,这位名字很复杂,但是可以简称为“勃勃赛尔斯”的家伙就开始招呼我们坐下,等大家都落座之后他才开始询问道:“那么,不知道这次几位到我们黑暗评议会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呢?刚刚我听到的汇报并不全面,所以知道的也不是很详细。”

对于勃勃赛尔斯的问题,我早就有了想法,所以直接就回答道:“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复杂的事情,有个顺带的任务是帮助白精灵解决一个麻烦。”我接着就将这次那个黑精灵家族挑起的事情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然后说了一下我们的目的。

勃勃赛尔斯听完这个事情之后倒是没有表示什么,只是简单的思考了一下之后就点头道:“这个事情并没有太大难度,我们可以轻易做到,但是我很想知道我们黑暗评议会为什么要这么做?”

尽管这个事情是这么个事情,但是勃勃赛尔斯这么直接的问出来还是让我稍微愣了一下,不过想到之前他的反应,我倒是有点理解勃勃赛尔斯的特点了。这家伙根本就是个直脾气,说话做事完全都没有丝毫的掩饰。这样的人虽然有点锋芒毕露的嫌疑,但起码不会背后阴人,相处起来反而比较容易。当然,和这样的人说话养气功夫需要比较好,否则很可能被气出个好歹来。利益一致的时候还没什么,要是有利益冲突,他是绝对不会给你好脸色的。还好我们这次还没有什么利益冲突,所以勃勃赛尔斯的态度只是想要得到一些回报而已。

对于勃勃赛尔斯提出的问题,我也只是稍微愣了一下就开始回答道:“其实关于这个事情,我们也是有所考虑。帮助白精灵只是顺便,而回报问题,我想可以用一个合作机会来完全覆盖。”

“合作?”勃勃赛尔斯显然还不明白我的意图。

我并没有直接解释,而是先让泊尔塞福涅过来,然后让勃勃赛尔斯注意她,接着就让泊尔塞福涅开始放松对自己神力的控制。神族的神力如果不进行任何压制是会自然扩散的,这一点和现实中的能量原理是一样的。高能物体总是会以各种方式将能量向低能物体传递,最终使自己所处能级与周围物体保持一致。这是宇宙法则,所有宏观物体都必须遵守这一基本规则。在游戏内也照搬了这样的设定,也就是说神族如果不加以控制,自身的神力是会自动流失的,而且即便是加以控制,如果不适用某些特殊方式来增加效果,依然会有很强的能量波动泄露,而这种波动是可以让别人感知到你的实力高低的。

泊尔塞福涅在释放了自己的神力之后,澎湃的神力立刻就充满了整个房间,虽然泊尔塞福涅只是一名普通神族,而且即便是在普通神族之中她也算是比较一般的普通知识,其威压什么的远远无法和大地之母那样的上位神相比,但至少对于勃勃赛尔斯来说,这种波动已经是相当惊人了。

尽管力量波动比等于绝对实力,有些力量波动很低的生物也能搞定一些力量波动很强的生物,比如说石巨人只是五百级生物,但是等闲六七百级的怪物都干不过它,所以说波动并不是绝对的。但是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力量波动超强的生物,就算弱也绝对弱不到哪去,毕竟能量储备太吓人,即便不会用,随便喷出去一点也能把敌人搞得狼狈不堪了。

“这是位神族?”勃勃赛尔斯虽然已经听到了我们介绍泊尔塞福涅,但是我们当时只是介绍了一下我们是冰霜玫瑰盟的人,然后介绍泊尔塞福涅的时候也就是给勃勃赛尔斯介绍了一下泊尔塞福涅的名字,并没有说她是干什么的,所以勃勃赛尔斯就理所当然的认为泊尔塞福涅是我的跟班了。虽然这个理解也不算错,但如果这样去理解泊尔塞福涅的实力,那可就是错的找不着谱了。

“我当然是神族,只是我不是地方性神族。”

“不是地方性神族?”勃勃赛尔斯还是没有完全理解。

我帮忙解释道:“泊尔塞福涅是我们冰霜玫瑰盟的行会神族混乱与秩序神族中的一员,所以她说自己不是地方性神族。”

“你们行会有自己的神族?”勃勃赛尔斯这下总算是反应过来了。

我点点头道:“虽然听起来很夸张,但是你也已经看到了,我们真的是拥有行会神族,毕竟除了这样的情况,你能找到任何合理的解释,一名神族为什么会跟随我这样的人到处跑吗?”

勃勃赛尔斯想了半天还真的就找不到任何解释,最终只能相信泊尔塞福涅就是我们的行会神族,毕竟看泊尔塞福涅的样子完全就是我的跟班,这要不是行会神族的话,一般神族怎么可能对凡人有这种态度?反过来还差不多。

“我相信你的身份,但是这和我们的合作有什么关系?”果然,勃勃赛尔斯这家伙就是个直接到让人有些受不了的家伙。

“告诉你我们冰霜玫瑰盟拥有行会神族就是为了让你们相信我们冰霜玫瑰盟是个很强大的行会,这样我们的合作才能成为可能,否则的话,力量极度不对等,你们愿意和我们合作吗?”克利斯缔娜直接说道:“根据我们行会的情报,你们黑暗评议会虽然组织并不是很严密,而且因为力量分散,所以战斗力也不是很强,但是你们毕竟有着庞大的联盟基础,所以实力还是比较强大的。对于你们这样的组织,一般的小行会找你们合作,你们会理睬吗?”

勃勃赛尔斯虽然很想说不,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然后再次回到正题说道:“好吧。就算你们很强大,可是我们之间有什么可以合作的吗?你们是地面行会,我们是地下世界的组织,两者没有什么交集吧?”

“关于这一点,我想不是您说的那样吧?”我反问道:“难道黑暗评议会就没有打算进入地面吗?还是说,你们根本不需要来自地面的物资呢?如果你们想来到地面,并且需要地面上的东西,那就必然需要和地面上的组织产生交集。在这种请款下,选择一个强大的组织成为合作伙伴难道不是件很不错的事情吗?”

“我们可以从中获得什么好处?”勃勃赛尔斯果然是再次直接切入重点。

“你们需要什么?”我也不和对方绕弯子,这种人和他绕弯子纯属和自己过不去。

勃勃赛尔斯稍微想了想之后并没有马上回到我们,而是说道:“可以让我们稍微离开一下吗?”

我点点头做了个请便的手势,对方立刻招呼自己身边的其他议员一起离开了接待室。我和克利斯缔娜和泊尔塞福涅在房间里等待了足有二十几分钟勃勃赛尔斯才回来,而且这次的随行人员居然发生了变动。除了勃勃赛尔斯之外,这次来的人员里面已经没有了苏西斯,她只是个高级议员,在别的黑暗评议会成员看来可能是个地位很高的存在,但是在勃勃赛尔斯他们看来这只是个外围人员,所以这次的人员发生了变动,而且上次跟随勃勃赛尔斯来的另外那四个家伙也都没有出现,而是换了另外的六个人。

这次来的六个人加上勃勃赛尔斯就是七个人,其中勃勃赛尔斯是走在第二排的,但是与他并排的那个人却是要稍稍领先他半个身位,而他们前面也还有一个人。从这样的站位就可以确定,勃勃赛尔斯身边的那个人和前面这位都是地位要高于他的存在。

勃勃赛尔斯已经是黑暗评议会的元老了,那么这两位是什么人?首先这两个人至少也应该是元老,而和他并列的那位应该是个地位很高的元老,或许这个人很有权势,也可能他很有能力或者自身实力比较强,总之应该是个很厉害的家伙。至于最前面那位,这个反倒是比较好判断。因为这个人地位比身为元老的勃勃赛尔斯还要高,而且连服装都不一样,所以我有九成把握可以确定这位就是黑暗评议会的议长了。

果然,勃勃赛尔斯刚一进来就开始介绍了起来。“抱歉各位让你们久等了。这位是我们黑暗评议会的议长大人。”

“你们好各位。”那位议长礼貌的站出来和我握手,然后说道:“我的名字比较长,听说你们不是很习惯我们的名字,所以你们可以称呼我的中间名‘西斯’。”

“您好西斯议长大人。”我礼貌的和对方握手,然后自我介绍了一遍,当然后面的克利斯缔娜和泊尔塞福涅都不能落下。

大概是勃勃赛尔斯报告过这边的情况,所以西斯议长对泊尔塞福涅表现出了非一般的热情。毕竟这是位神族,就算不是自己信仰的那个神族不需要跪拜,但如果是以外交礼节接待的话,再怎么热情也应该不算过分。

对于西斯议长的反应我们也都可以理解,泊尔塞福涅也礼貌的做出了回应。当然议长大人也是热情的介绍了自己的手下给我们认识。两边寒暄完之后西斯议长就开始和我们说起了正事。

“听说你们要和我们黑暗评议会进行合作,不知道大概是个什么样的合作方式呢?”西斯议长也没耽搁时间,不知道是不是地下世界的生物都喜欢直来直去,反正至今为止遇到的黑暗评议会的高级人员貌似都挺直接的。

反正我们就是来谈这个的,所以我也没和对方兜圈子,而是直接说道:“关于这个事情,我的设想是这样的。首先,我们冰霜玫瑰盟是个很强大的行会,但是我们并不想因为自己目前已经很强大了就停止发展的脚步,而且,我们虽然强大,却不是完全没有敌人。正相反,我们的敌人过去就非常多,现在也依然很多,相信将来也少不了,所以,我们的发展是不能停止的。基于这种想法,我们需要不断的寻求新的发展,需要壮大自身,而壮大自身的最简单方式就是找到一群能够形成互补的盟友。”

西斯议长点了点头道:“这种理论非常正确,但是我们双方具体需要怎么合作法呢?”

“关于这一点我们目前还没有办法进行最终定论,目前我能想到的就是先了解一下黑暗评议会到底需要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

西斯议长略带惊讶地问道:“你们都还没确认我们到底要什么就跑来和我们谈合作?”

我没有否认,而是点点头回答道:“是的,我们并不太确定你们想要什么,但我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黑暗评议会恰好有我们想要的东西。”

西斯议长原本听到我说我们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的时候还有点担心,以为我们只是莽撞行事,但是听到我后面的话之后他就明白了我们不是莽撞的人。

“我想要先听一听您到底想要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西斯议长询问道。

我迅速的回答道:“作为盟友,情报和军事上的互相支持是基本内容,但是谈到具体的项目吗……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东西就是你们黑暗评议会非常多的矿产资源。我想这个东西对你们来说基本上算是一种超级丰富得资源了吧?”

西斯议长并没有否认,毕竟这个事情也没法否认。地下世界的矿产多是出了名的,而且越是深的地方矿产就越是丰富,相比之地面上的矿产,他们地下世界的矿场不但矿物分布广泛,而且储量巨大、品质超高,有些矿石在地面需要好几道工序进行选矿和冶炼,而在地下世界甚至会直接出现天然单质,相比之下我们这些地面势力控制的矿产简直就是悲剧啊!

“关于这个矿产的问题,我们确实产出量很大,但是如果拿来和你们合作,我们却会面临很大的问题。”西斯议长解释道:“我们的矿产虽然多到我们能够遇见的未来之内都用不完的地步,但是矿产不会自己跑到我们的仓库里去,还是需要人员去开采,这需要付出劳动也需要时间。而且,你应该也知道,我们地下世界因为环境的问题,食物产量一直非常低下,而且仅有的那些能够种植植物的地下洞穴我们还不敢随意开垦,毕竟我们还需要这些地方为我们提供氧气,如果胡乱破坏,光靠有限的地下入口进行气体交换是远远不够的。所以说我们的粮食一直都不够吃。我们黑暗评议会一直在组织人力开采矿石,但同时我们也需要这些矿石去交换粮食和生活必需品,如果我们将矿石开采出来交给你们用于合作,那我们的食物供应就会出现问题,而我们的矿物产能是一定的,在没有办法扩大产能的前提下我们就只能饿肚子,你觉得我们会这么做吗?”

“西斯议长的理解有点错误。我说了,我们需要知道你们需要什么,然后才开始合作,并不是说用矿产来交换一个单纯的合作虚名。合作包括军事合作、政治合作,当然也能包括经济合作。买卖关系本身就是一种合作。你们提供矿石,我们提供粮食,双方交换形成买卖关系,这也是一种合作。”

“如果只是将我们之前卖给别的势力的矿石改为卖给你们,这对我们来说还是一样的结果,请问我们为什么要放弃已经合作了很久的贸易伙伴而冒着巨大的风险和你们合作呢?”

“您的这个问题很好的切中了要害。确实,你们之前就已经在这么做了,但是你们都是在向外零散的出货,这样你们的收入其实是非常低的。你们难道就没有想过要换个交易方式吗?如果将你们的全部矿产产出,哦,不对,这个产量可能有点大,而且有些地区也没有我们的势力,所以用不上,但是如果我们将我们冰霜玫瑰盟能够覆盖的区域的产能全部买断,那么你们就可以拿到一个一次性的整体价格,这个价格决定了你们和我们都可以省略掉很多中间环节,从而提高双方的交换数量。这是第一点好处。”

“你说这是第一点好处,那么就肯定还有第二点喽?”西斯议长身边那位比勃勃赛尔斯地位略高的元老问了一声。根据之前的介绍,这位元老的名字似乎是叫做乌闪闪。老实说这个名字挺奇怪的,而且这是个简略名,之前他也有介绍全名,虽然最后按照西斯议长和勃勃赛尔斯的样子介绍了一个简略称呼给我们,但是之前的那个全名却是让我突然想到了一个种族——巨龙。这位乌闪闪的名字很像是龙族的名字,而且按照这个名称,这位搞不好还是个史诗级的远古巨龙,很可能是和我们行会的红炎一个级数的存在。

我本来就是要继续介绍的,所以对方问完我立刻就说道:“这个是理所当然的。这个第二个好处其实就是我们冰霜玫瑰盟对你们的巨大帮助。如果你们是和那些散客交易,那么你们之间就只是单纯的买卖关系,谈不上什么感情,但如果是这样的大宗交易并且稳定下来,那我们双方就能建立起一条稳定的利益纽带,这是建立关系的基础。而后,我们行会的特长就可以帮助黑暗评议会来获得更大的利益。”

“这个所谓的更大的利益是怎么回事?”西斯议长问道。

我向克利斯缔娜点了下头,然后克利斯缔娜立刻拿出了自己的法杖,对面的几位元老还以为克利斯缔娜要动手,连忙上前围住了西斯议长,不过西斯议长却是把这些人都给推开了。“慌什么?人家是要掩饰东西给我们看。都退后。”

热门小说从零开始,本站提供从零开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从零开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百零四章 糟糕的传送 下一章:第二百零六章 又一个史诗级
热门: 恶魔的彩球歌 一念永恒 魔道祖师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一序列 未来天王 破碎海岸 诡案罪8 G少年冬天的战争:池袋西口公园7 元气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