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惊变

上一章:第一章 初识 下一章:第三章 偶遇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当顾青再次睁开眼睛时,一张陌生的男人面孔出现在她眼前,她惊叫一声,随即想起这张面孔的主人就是白天刚认识的宇文树学,想到这里,顾青一下紧张地低头查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在确认自己身上的白色套装并未有任何破损后,顾青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自己的长相就那么象坏人吗?宇文苦笑着挠挠头。顾青读懂宇文的表情后,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我刚才怎么了?这里是几楼?”顾青这时才回想起晕倒前的事情,脸色又刷地一下变得苍白起来。

宇文盯着顾青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看得顾青浑身不自在,他才慢慢说道:“这里是一楼,我也不知道你怎么会晕倒在电梯里,你是不是加班没吃晚饭,低血糖反应啊?”

顾青环顾了一下四周,自己确实是躺在一楼大厅的会客室沙发上,会客室门口还有两个保安正在向这边张望。她稍微心安了一些,支撑着坐了起来。

宇文给她端过来一杯热水,顾青感激地向他笑了笑。

“这么晚了,你怎么也没有回家?”顾青问道。

“我?我就住在这栋楼里。”宇文微笑着,“我一直住在二十五楼的机房里,刚才联机玩反恐精英玩累了,就想下楼去找点吃的,结果电梯门一开,我就被你绊了一下,呵呵……”

顾青正想张嘴说话,又越过宇文的肩膀看见远处那两个保安正对着他们两人指指点点地说着什么,她不愿自己刚到新的工作单位就被人谣传出什么绯闻,便改口让宇文送她出去。

宇文把顾青送到大楼门前,伸手叫停一辆出租车。顾青正要钻进车内,肚子却不争气地咕咕叫起来。顾青有些脸红,宇文呵呵地笑起来,“我知道附近有一家通宵营业的面馆,一块去吗?”顾青也确实饿了,便点了点头。

出租车载着两人,在宇文的指点下,开到一条小巷前。巷内的一家小店里透射出温暖的灯光,临街的大锅里升起殷殷热气。

这家老马面馆的手艺确实不错,顾青就着一碟泡菜,将一大碗鸡丝豆花面吃个精光。宇文吃得很少,只要了一份豆花,其余的时间都在看顾青狼吞虎咽。

顾青用美食安抚了被惊吓过度的自己,总算缓过气来,可以慢慢将自己的遭遇说给宇文听。宇文很认真地听着顾青那骇人的经历,中途并不提出任何疑问,似乎他完全能接受顾青所叙说的荒诞故事。

等顾青说完,宇文皱着眉毛想了一下,才开口发表意见。

“这栋楼正式投入使用才不过一年的时间,没什么人气,晚上夜深了难免有些阴气过剩,电梯偶尔出现故障也很正常,你不熟悉环境,晚上肯定会有点害怕,加上女孩子联想又比较丰富,自然就……”没想到宇文竟然没把顾青的遭遇当回事。

顾青刚想分辨,却也觉得自己遇到的事情有些匪夷所思,别人不信也是理所当然,一时间,两人对坐着沉默不语。

“夜深了,需要我送你回家吗?”宇文看了看表。

顾青想想,还是拒绝了,“谢谢你,不麻烦你了,我乘出租车就可以了。”

宇文拦下一辆出租车,顺便还当着司机的面在手机上记下了出租车的车牌号。这个城市的黑出租车不少,宇文是怕顾青受欺负,才这么做的。顾青见他如此细心,心中也有些感动,虽然两人认识了才一天,宇文在顾青的心里已经留下一个比较可靠的印象。顾青在上车之后,突然想起什么,又跳下车来,从自己的挎包里拿出那串在办公室弄到的念珠,递给了宇文。

“这串珠子很奇怪,居然嵌在我的书架上,你认识这是什么吗?”

宇文将珠串接在手中,顿时脸色大变,只是街灯昏暗,顾青并未察觉宇文的神情变化。

“这东西就先放你那儿吧,说不定楼里的哪位同事正在四处寻找呢,你帮我转交吧。我先走了,拜拜。”顾青进入车内,出租车轻快地发动起来,迅速地驶上主干道。

宇文捏着手中的珠子,若有所思地目送顾青远去。突然,他转身向着公司大厦的方向飞奔而去。

第二天上午,顾青完全没有料到,自己会被警察挡在了大厦门外。

腾龙大厦的大门被黄色警戒带隔挡着,两个荷枪实弹的警察各带着一副扑克脸守在门前。大厦门前人声鼎沸,顾青的同事们没有一个能进入大厦,顾青正有些莫名其妙,突然就在人群外围看见了给自己安排办公室的陈经理——陈词。陈词正在接受两个只在胸前佩带了工作证的便衣刑警的提问,他一边说话,一边不停地用纸巾擦拭额头上的汗珠。顾青从同事间用力挤过去,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还没等她挤到陈词身边,两个便衣就已经离开了,顾青只截住了刚想走开的陈词。她把这个有些肥胖的分部经理拖到地下停车场出口没人的地方,开始盘问起来。

陈词结结巴巴地说是有人报警大厦内有炸弹,警察正封锁现场查找炸弹。顾青用不信任的目光盯着陈词的小眼睛,陈词马上就有些慌神。

“好你个陈词,你也是从总部调到这里来的,又不是没在一起干过活,就不知道我的厉害么?少骗我,在行政主管面前你都敢张嘴胡来,如果真是有炸弹,警察怎么不把这些站在楼下的同事疏散开,只是封锁了大厦的入口,就不怕炸弹爆炸的碎片从楼上掉下来伤人?”顾青瞪着陈词,提高了嗓门。

陈词被顾青的嗓门吓了一跳,刚想伸手去挡住顾青的嘴,又突然反应过来面前的是自己的美女上司,硬生生地把那只胖手收了回去。“我的姑奶奶,你小声点不行么?”陈词的胖脸可怜地扭曲着。

顾青闭上嘴,只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陈词,陈词打了个颤,看看四周确实没有人,才极小声地对顾青说:“昨天晚上,大厦里的两个保安一死一疯,但是没人知道楼里发生过什么。”

顾青一震,她想起了昨天晚上在一楼看见的那两个保安,遭遇不幸的就是他们吗?

陈词费劲地吞咽了一下口水,又接着说:“今天凌晨清洁工发现出事后最先通知的就是我,然后才报了案,所以我最先赶到现场。”

说到这里,陈词抬起头望着顾青,开始犹豫起来。顾青板着脸,用目光示意陈词继续说下去。

陈词似乎在回忆当时所看到的情景,眼中闪过掩饰不住的惊恐。“我的家就在附近,接到清洁工的通知,便立即赶过来,我直接乘坐电梯到达十八楼,电梯门刚一打开,我就开始呕吐,差点连黄胆水都呕出来了……十八楼的整个走廊,四处都溅满了鲜血和人肉碎片,唯一完整的就只有一个保安的头,那颗人头面朝下地嵌在走廊正中的吊顶龙骨上。”提到那血腥诡异的场面,陈词打了一个寒颤,“另一个保安浑身是血,蜷缩在楼道的角落里,问他什么都不回答,只是口中不停念叨着两个字,听起来好像是什么‘蓝月’。刚开始我还以为是那个血染全身的保安发了狂,一直小心地和他保持距离,但我突然发现他的双手竟被人齐齐地砍去,才知道一定另有一个杀人狂……”

18楼不就是自己办公室所在的楼层吗?顾青听着陈词所说的话,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如果自己昨天晚上离开大楼的时间再晚一些,会不会就遇上那个凶残恐怖的杀人狂?或许,那个杀人狂就一直潜伏在18楼?再联想到自己昨天在消防通道窥见的那个黑色影子,顾青面色越来越苍白。

陈词没注意顾青的脸色变化,仍然自顾自地说着,“警察来了之后,把清洁工和那个断手的保安都带走了,然后让我配合他们,不要把案情传出去,其实他们不说,我也不敢外传啊,发生这么恐怖的事情,被外面知道了,我们这栋楼剩余的写字间就别想再租出去了。真要租不出去,总部肯定拿我开刀……”

一辆警车从停车场里出来,被顾青陈词挡住了去路,它等了一会儿,看这两人就没有想让开的意思,不得已,车内人摁响了喇叭。

顾青被刺耳的喇叭声吓了一跳,察觉背后有车后,把仍在喋喋不休的陈词从出口处拉开。警车慢慢驶到二人的身边,停了下来。顾青从车窗向内望去,驾驶座上是一个面部线条硬朗,皮肤微黑,颇有英气的男人。他虽然身着警服,却没有扣好风纪扣,黑色的领带也松松垮垮,还隐约泛着油光,活象一条炖烂了的海带。

“刘队,有什么进展吗?”陈词向那个男人打了个招呼,看来二人原先见过面。

“目前还不好说什么。”刘队长看了看顾青。

“哦,刘队,这是我们公司新来的行政主管,是我的上司,我已经给她说过了具体情况,不用顾忌什么。”陈词说道。

“行政主管?这么年轻?还是个女孩子?”刘队长有些不太相信。

顾青见他制服穿得吊儿郎当,一点不顾及人民警察的形象,不免有些不屑,但仍落落大方地向车内的男人伸出手。“你好,我叫顾青。”

刘队长在裤子上擦了擦手,才和顾青握了一下。“我叫刘天明,是C市刑侦一队的队长,负责你们公司内发生的这起恶性凶杀案件的侦破工作。希望你这个公司领导能协助我们的工作。”

顾青展露出训练有素的笑容,“有需要我们一定尽力而为。”

刘天明无意间看见远处围在大厦入口的人群,立刻皱起了两道剑眉,他马上拿起副驾驶座上的一个步话机,刚一接通就怒吼起来:“小张,你搞什么鬼,既然暂时对外宣布是有炸弹,为什么不把楼下的人群疏散了?”

顾青回头偷偷对陈词说道:“我还以为警察都和你一样的笨。”陈词尴尬地笑了笑。

刘天明的车驶出腾龙大厦的停车场之后,顾青突然想起了昨晚分手的宇文树学,连忙向陈词打探。

“那个家伙啊?哼……昨天晚上闹出这么大的事情,他居然在机房里睡大觉,什么都不知道,我带着警察去拍机房的门,这家伙还嫌我们扰了他的美梦,真该把他推进18楼感受感受!”陈词愤愤不平地说着。

确认宇文没什么事,顾青松了一口气,她又问道:“那他现在在什么地方?还在机房睡大觉?”

“那有这么好的事等着他,昨天晚上在大厦里面的人都是嫌疑犯,他自然也被警察带走了嘛,哼哼……平时吊儿郎当的,进去有他受的。”也不知道宇文怎么得罪了陈词,陈词提到他就没好声气。

“顾主管,现在公司闹出这么一档子事情,你还是先回家休息一下吧,等我们把事情处理干净了,我再给你打电话。”

“呵呵……陈经理,我刚来就想把我架空啊?不就是办公室进不去嘛,你马上打电话租用对面玉泉酒店的会议室,顺便召集一下课长级别以上的所有员工,今天要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议……”顾青一回到工作这方面,立刻就变得果断干练起来。

临时在玉泉酒店召开的会议上,陈词热情地向顾青介绍集团下属的腾龙影音国际顾问有限公司的领导班子,几个年青的经理都没让顾青特别留心,只有市场部经理杜听涛给顾青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

杜听涛的年纪在这一群经理中明显偏大,大约四十五岁左右,中等个子,两鬓已有些斑白,神情冷傲,眼神异常锐利,就在其他几个经理握着顾青的手拼命拍马屁时,顾青从杜听涛的眼中看到了明显的轻视。顾青在集团总部就听说过杜听涛其人,据传,他是公司的开国元老之一,对营销和广告策划很是拿手,只因其功高震主,才被调离到这略显偏远的城市,做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市场部经理。顾青虽然是总部派遣的钦差大臣,毕竟年纪轻轻,又是个女孩,不受他待见,也算正常。顾青在总部的时候就领教过这些元老们的脾气,也不为怪。

会议开始不久,顾青就将议题直指向分公司的几处软肋,但她万万没有想到,刚才还满脸堆笑,阿谀奉承的几个经理竟然会抱成一团,对自己提出的明显有益于公司发展的建议强烈抵制。而那个杜听涛,显然是这个经理小团体的头目,根本没把顾青放在眼里,冷硬地回答着顾青的问题,态度漠然,顾青拿出三份有明显问题的投资项目签约合同质问他,杜听涛几记太极推手就把责任推卸到几个据说已经辞职的课长身上。看着其他几个经理对杜听涛连声附和,顾青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在场的几个经理中只有陈词一个人还算是站在她这边,但职务与公司财务无关的陈词说话没有什么份量,也帮不到她什么忙……顾青渐渐明白,分部的经理们对她的到来早有准备,这次真的被架空了。

会议结束之后,顾青怒气冲冲地离开玉泉酒店,就连陈词在远处叫她都没有听见。她想马上给总部的董事长蒲远打个电话汇报一下今天开会遇到的情况,电话接通后却只得到秘书小姐温柔的回复:“蒲董受一个国外财团的邀请,已经出国考察三天了。”顾青没有蒲远的随身电话,只得作罢。

杜听涛只不过是分部的一个高级经理,虽说C市不是总部的业务重点,管理上也有些山高皇帝远的疏忽,但这次蒲远亲自任命顾青到C市来当行政主管,已经说明总部有心在此施加整顿,他杜听涛也不是笨蛋,怎也不该象今天会议上这么嚣张,难道他还有比顾青更强硬的后台?心事重重的顾青险些撞倒一位行路的老人后,才强压住烦乱的思绪。她站定脚步,环顾四周,发觉自己正站在腾龙大厦的脚下。

顾青突然想起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还放在办公室里,硬盘上还有很多昨日收集的材料没有分析,杜听涛如果真能在这里只手遮天,恐怕还有不少历史投资项目有问题,在没有联系到蒲董之前,自己还能做的,也就是继续收集有问题的资料了。但大楼仍被警方封锁中,怎么把笔记本拿出来呢?她抬头望去,阴沉沉的天空中乌云翻滚,惊鸟四飞,一场大雨在所难免。腾龙大厦因为被封锁了入口,整栋楼基本没有灯光,在灰暗的空气中更显得清冷阴森。顾青的目光慢慢移到18层,猛然间,她惊恐地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低低地发出一声尖叫。她的目光聚焦处,正是顾青自己办公室的窗户。

一个长发的女人身影正站在窗前一动不动!女人的面目如何顾青无法看清,只是从衣着上看,身着连衣裙的身影显然不可能是正在调查现场的警察!而且,在昨夜发生过如此恐怖案件的现场,还有哪个与事无关的女人敢上去?

顾青生怕自己是看错了,用力揉了揉眼睛,再抬起头来,那本是纹丝不动的黑色身影,突然扭动了一下头部,脸庞一下正对着楼下的顾青。顾青再也无法抵抗内心汹涌而出的恐怖,惊恐地转身跑向人流频繁的公共汽车站台。

热门小说断龙台,本站提供断龙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断龙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章 初识 下一章:第三章 偶遇
热门: 死亡的精确度 英雄联盟之灾变时代 电子之星:池袋西口公园4 葬礼之后 北纬31度录像带 花叶死亡之日 谋杀狄更斯 地藏 斩龙 罗杰疑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