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偶遇

上一章:第二章 惊变 下一章:第四章 梦魇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四周虽然人来人往,顾青却没有一丁点安全的感觉。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她没有一个亲人和朋友,离开家乡跨省任职的时候,总部的同事们都对她羡慕不已,把这次调任看成是她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前兆。她才27岁,就已经是腾龙集团高层主管中的一员,公司历史上还从未有过如此年轻的主管。加上她相貌出众,精明能干,一直是公司内部男性白领们的话题人物。当然,因妒生恨而恶意中伤的情况也不少见,围绕着她与公司董事长蒲远的谣言时有传闻。顾青虽然身正不怕影斜,却也对谣言烦不胜烦,这次调任远离总部,也算是一次辟谣吧。

可这两天连续遇到的怪事,第一次让顾青意识到自己的脆弱。工作上遭遇的阻力,如遇到杜听涛这样的人,倒还不是没有办法解决,最多棘手一点而已。但在某种非自然的压力下,她就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

顾青的父母在她十六岁那年因车祸早逝,所幸留下一笔还算丰厚的遗产,让顾青还不至于为吃穿发愁,但过早失去家庭温暖的她,很早就学会将自己包裹在一层无形的屏障中,身边人对她的印象除了年轻美丽、工作能力强等,更多的感觉还是她的冷傲。她开始有些后悔自己从前是那样的清高自傲,以致于现在连个可以打电话倾诉的朋友都没有……

顾青就这么站在汽车站台上,呆呆地看着一辆又一辆的公共汽车进站后又出站,无数的人在她身旁走过,却未有一人能对她有所关注,大家的人生路线互相平行,似乎永无交叉点。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公司安排给她的单身宿舍只住过两天,完全没有家的感觉,就是回去了,也不会感到安全,一种强烈的孤独感正慢慢侵蚀到顾青的内心深处……

正在此时,她的左肩被人轻拍了一下,全身紧绷的顾青一惊,猛地一回头,直勾勾地瞪着身后的人。

拍顾青肩膀的人正是昨晚见到的宇文树学。

“你……没事吧?”他没料到顾青的脸色会如此苍白,反被吓了一跳。

顾青总算见到一个稍微熟悉一些的人,只觉得咯噔一声,那坚硬的心理防线轻轻裂开了一个缺口,心底泛起一阵想哭的感觉。她声音微颤地说道:“宇文,我又看到一些东西了。”

宇文树学的表情有些严肃,“就是你昨天晚上看见的那些东西?”

“不是,在我办公室里有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宇文习惯性地挠挠头。

顾青不想再说下去了,一把拉住宇文的手臂,将他带到腾龙大厦的楼下。

顾青想让宇文看看她的办公室窗户,可现在窗户前什么都没有,一切都很正常。宇文抬头看了看窗户,又看了看说不出话的顾青,说道:“我还是送你回家吧。”

顾青用细密洁白的牙齿紧紧地咬住下嘴唇,沉默良久,才开口说:“我……想回办公室拿我的笔记本电脑。有很多文件必须处理……”

“你还真是个工作狂。18楼出了什么事情你不知道么?”

顾青固执地点了点头,表示她知道发生了什么。宇文叹了口气,“这样吧,我陪你回办公室拿笔记本,顺便让你瞧瞧,昨天晚上你看见的是什么。”

顾青一脸的惊悸,“你也看到了那个?”

宇文神秘地一笑:“跟着我来你就知道了。”

“可现在大楼还被警察封锁着的,怎么进去啊?”

宇文没再说话,自顾自地向前走去,顾青踌躇了一下,也就跟着去了。

两人没有从大门经过,宇文带着顾青顺着车行道直接步入地下停车场。停车场内空荡荡的,同事们的车今天都没能有机会停进来,那宽阔的空间让两人的脚步声显得异常沉重。

宇文走到一扇颇为隐蔽的防盗门前停了下来,开始从裤兜里摸钥匙,顾青怔怔地看着他,突然觉得小腿边有一个温热的东西一擦而过,她一低头,只见一条黑影猛地向宇文扑去!

顾青啊地惊叫一声,定睛一看,才发觉那不过是一条黑色的大狼犬,而且宇文已经亲热地拉住了它的两条前腿,拽着它转了两圈。那狼犬身材高大,被宇文拖着站立起来,竟然不比身高一米八五的宇文矮多少,它回头看了一眼顾青,一咧嘴,露出两排森然利齿,顾青又被吓得后退了一步。

宇文放下它,用手臂搂着狼犬的脖颈,笑着对顾青说:“它叫玄罡,是停车场的守夜老人养的看门犬,和我很熟,你和我一起进来的,它不会为难你的。来,摸摸它,以后它就熟悉你的气味了。”

顾青壮着胆子上前两步,伸手摸了一下它的头,狼犬的皮毛异常的光滑柔顺,顾青如同在抚摸一匹上好的绸缎。宇文放开它,玄罡低头迅速地在顾青的两腿间来回窜动了两圈,顾青只觉得隔着一层丝袜的小腿痒痒的,不由得笑出了声。

“玄罡……这么文绉绉的名字,是那个守夜的老人给它取的?”顾青看着这条大狗,它正用头在她的小腿上蹭痒。

“真是条色狼……看见美女就发疯,给我回来。”宇文用低沉的声音将玄罡召至身边,“是我给它取的名字。”

“玄,即黑色,很适合它,而罡又代表什么意思呢?”顾青问道。

“罡,在古文中有猛烈的意思,啊嚏……啊嚏……”似乎有狗毛飘到宇文的鼻孔里,他连打了两个很猛烈的喷嚏,揉了揉鼻子后,宇文又接着说,“另外还有一个含义,是指北斗七星的斗柄,你明白了吗?”

顾青点了点头,其实她并不明白北斗七星的斗柄和这条狗有什么关系。

“你昨天晚上在消防通道看见的黑影,应该就是这个家伙了。”宇文用手指虚点了玄罡两下。

“就是它?”顾青的脑筋一下还没转过弯。

“是啊……昨天它肯定是饿了,偷偷窜进消防通道,想到顶楼食堂的垃圾桶里淘骨头。我在顶楼见过它几次了,每次都把垃圾弄得满楼道都是。”宇文蹲下身,轻轻掌撸了玄罡的头两下,它低下头呜呜地哼了两声,似乎在承认自己做了错事。

顾青仔细想想,也觉得很合理,如果是一条狗在楼梯间奔跑着上楼,自然有着超越人类的速度。

“我们上去吧。”宇文对顾青说,又拍了一下大狗的屁股。“去去去……别跟着妨碍我们。”玄罡老实地跑开了。

顾青听到最后一句,不禁笑了起来,这个家伙莫非认为现在是在和她约会?

宇文用钥匙打开那扇防盗门,门后竟然是一个电梯入口。

“这个入口废弃不用很久了,我们可以从这里上去。避开那些警察。”宇文摁下了向上的按钮。

在等待电梯就位的时间里,顾青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你今天不是被警察带走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昨晚送你上车后就直接回机房睡觉去了,警察们拿大门的出入监控录像和机房的监控录像回放来看看,再对照一下记录的时间,知道那场凶杀和我没有关系,随便问了问,就把我给放了。”

两人进了电梯,相对无言,电梯缓慢地上升中。

顾青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宇文选择的楼层居然是12楼!

她惊恐地看着宇文,“我们不是去我的办公室吗?”

“我不是说了吗?要让你知道你看见的是什么。”宇文咧嘴一笑,笑容温暖平和,让顾青心中略略一宽。

12楼电梯门展开的刹那,顾青情不自禁地向宇文身后躲了一下,昨夜的情景一直让她心有余悸。

门外搁置着一面巨大的镜子,大概有两米多高,把电梯口完全挡住了,光滑洁净的镜面将顾青和宇文二人的影子清晰地映在他们面前。

“12楼因为还没有租出去,装修便暂时停止,这些工人没有把预备在卫生间安装的镜子抬进仓库,就这么不负责任地扔在这儿,你昨晚所看见的恐怖人影,就是你自己啊,呵呵……还好你没有一头撞上去,那样就真的很危险了。”

顾青没有笑,大镜子也许可以说明她看见的黑影其实是自己,但却无法解释那双迅速转动的青色眼珠。顾青确信自己并没有看错,可仅凭这一细节似乎也难以说服宇文相信那一切并非虚无啊……

宇文见顾青并没有就此释然,神情便有些尴尬。顾青注视着宇文的面庞,那张瘦削的脸上留着浓密的络腮胡,如果可以把胡须刮去,背后应该是一张英俊的面孔吧?虽然心中疑窦未解,顾青还是非常感激宇文没有把她所说的故事当作一派胡言而未加理睬,并且还专程来查看过楼梯间和12楼的情况。宇文对顾青的目光注视很不习惯,甚至有些手足无措,他低头咳嗽了一声,说道:“12楼没什么可看的了,我们还是继续往上吧。”

电梯继续上升,停顿在17楼,宇文步出电梯,并示意顾青随他一同出来,“也不知道现在上面是怎样一般景象,恐怕还不适合你接近吧?”

顾青用力点点头,如果楼上仍是陈词形容的那般血腥,她可没这个胆量上去。

“办公室钥匙给我,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吧。”宇文伸出手,顾青老老实实地将钥匙放在宇文的手中,她的指尖接触到宇文的掌心,柔软的触感让顾青心中一暖!“除了笔记本之外,没有其它需要带出来的东西吗?”顾青摇摇头,“那好,我去去便来,但愿楼上现在没有警察。”宇文的身影消失在黑暗的楼梯间里。

顾青独自在楼梯间的防火门前等待着,周围死一般沉静,走廊内空无一人,空气里隐隐约约有一股怪味。顾青只觉得这股气味有些熟悉,一时间却又想不起在哪里闻到过。她心中有些害怕,就来回走动着,刻意用高跟鞋的鞋跟撞击地板弄出一些声响来壮胆。

十分钟后,宇文皱着眉毛从楼上走下来,手中抱着顾青的SONY笔记本电脑,顾青微笑着迎上去,刚走到宇文身边,那股怪味顿时加重不少,仿佛这味道就是宇文带下来的。见顾青的眉毛拧成一团,宇文讪讪地解释着:“楼上还没清扫现场,那场面,啧啧……”

顾青低头轻掩鼻子,却看见宇文的黑色皮鞋周围有淡淡一层泛紫的血迹,还有一两处粘着血红的肉屑,她一下想起曾经在哪里闻到过这股怪味,只有在夏天的菜市场猪肉摊前才能闻到这股味!顾青只觉得胸口一阵烦闷,差点吐了出来!

两人从停车场内出来时,天地间已被倾盆豪雨所覆盖,空中电闪雷鸣,云翻雾卷。宇文抬头仰望着黑压压的雨云,似乎若有所思,黑犬玄罡也坐立在宇文身边,一脸严肃地举头望天。顾青看着这神情相似的一人一犬,心中却忍不住想笑。因为宇文手中提着一个打了死结的垃圾塑胶袋,袋里装着的正是他那双怪味熏人的皮鞋。他的西裤直挽到膝盖处,赤着一双脚,如果再给他盖上一顶草帽,那就活象一个刚插秧归来的老农了。

“一时半会的,是出不去了,咱们还是想想晚上吃什么吧。”宇文转过头愁眉苦脸地望着顾青,顾青哑然失笑,这家伙表情严肃地想了半天,就是在想晚上吃什么吗?玄罡在一旁汪汪地叫了两声,宇文低头看了它一眼,对它说道:“不用提醒我们了,我们不会吃你藏起来的骨头的。”

“呵呵……莫非你还听得懂狗语?”顾青被宇文逗乐了。

“呃……它不是第一次想请我吃骨头了。”宇文居然还挺认真地向顾青解释。

顾青笑着摇头,不打算再听他的疯言疯语。

宇文突然啪地打了一个响指,兴奋地说:“有啦!”他将自己手中的垃圾袋扔在一旁,一路小跑地窜进停车场守夜人的小屋里,不一会儿,宇文手中捧着两个热气腾腾的红薯跑出来,把一个还有些烫手的递给顾青,“快吃吧,昨天就看见老头买了一袋红薯,果然在他的锅里。”

顾青咬了一小口,红薯又糯又甜,实在是美味,刚才还因衣着单薄觉得有些凉,现在吃了一些热红薯,身上也不冷了。她看着宇文一边啃红薯,一边象孩子一样逗弄着玄罡,在她周围跑来跑去,恍然间,她竟觉得手中这块红薯的滋味,远远超过从前在各家高级饭店中享用过的所有珍馐美味……

热门小说断龙台,本站提供断龙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断龙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章 惊变 下一章:第四章 梦魇
热门: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血字的研究 死亡通知单之离别曲·大结局 地上地下之大陆小岛 马来铁道之谜 阳光下的罪恶 少年侦探2:少年理发师 枪械主宰 幻色江户历 盗墓笔记 黑色飞机的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