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恨悔

上一章:第五章 猜疑 下一章:第七章 双现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用力!

疼!

顾青的右手臂上留下一个淡淡的淤青,痛感顺着她的神经瞬间遍布全身,她惊讶地发现,自己并没有就此醒过来。不是说拧自己的手臂就能从梦中醒来吗?可自己怎么还是站在这里呢?

顾青望着那片绿色的天空发怔。

长长的街道一直延伸到地平线,四周一座大厦的轮廓模模糊糊地立在前方的街道尽头,看上去就是自己上班的地方——腾龙大厦,但又似是而非地看不真切。

顾青彷徨地顺着街道前行,不时回头张望着,心中火急火燎的,急切地想看到一个认识的人。

突然,一个年轻男人的身影和顾青擦肩而过,顾青没看到他的脸,只觉得那人既有些像宇文,又有些像刘天明,她连忙回头,可那身影已经消失在人海中。

顾青想大声喊叫,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她只能呆立在那里,看着一个又一个脸色青绿的陌生人从面前走过。

“嘀嘀……”顾青一惊,喇叭声过后,竟然和上次梦中一样,又有一辆公共汽车停在了路边!看那车上空无一人,自动门打开后,便一直停在那里,倒似专程来接顾青一般。

鬼使神差地,顾青又踏上这辆公车,上车后,她特地留心了一下开车的司机。还好,那只是一位普通的中年大叔,并不是什么怪异的孕妇。

空空的车厢,顾青仍然选择了上次梦中坐过的那张椅子坐下,随着公车的启动,她的心跳逐渐加速。

顾青不知道自己期待着什么,在这个诡异的梦中,似乎有什么事情必然要发生。

公车再次停靠在某一个陌生的站台,顾青死死地盯着车门的方向,上来的,会是什么人呢?

来了!顾青一阵头皮发麻,上车的人,果然又是一个大肚孕妇!顾青没打算站起来,车上这么多空座位,用不着她让座吧。

车厢内有些背光,顾青看不清那孕妇的脸,她心头害怕,便扭头望向窗外。

可那孕妇竟颤巍巍地走到顾青的身边来了。

顾青感觉到那孕妇就站在自己身边,她鼓起十二分勇气,慢慢回过头来,陡然间看见了那孕妇的脸!

顾青尖叫着站起来!

哦,不,顾青只是坐了起来,她还是坐在自己的床上,噩梦在一瞬间被终止。

她用双手掩着脸,轻声地哭泣着,嘴里慢慢吐出两个字。

“妈妈!”

那梦中孕妇,竟然是顾青的妈妈,而且那张脸,竟然异常的年轻!顾青的记忆里,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年轻的母亲,就是从自己幼年时候的家庭照片里,也从未见过!

那应该还是妈妈二十二、三岁的时候吧?

顾青慢慢停止哭泣,把脸埋在被子里,让泪水一点点地被柔软的棉被吸干。然后,她起身走进卫生间,打开镜前灯,灯光下,白皙手臂上俨然留存着一个淡色淤青!

再也睡不着了,顾青打开电视,只有一片不停跳动的雪花点,现在只是凌晨四点而已。

她往DVD机里放上一片周星驰的《大话西游》,看着星爷和达叔在屏幕上使劲搞笑,她却半点也笑不出来。

父母过世太早,也太突然,顾青已经忘记了十六岁那年,自己在刚听到车祸噩耗时的反应。面对温暖家庭的崩塌,她好像并没有哭得地动山摇,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象刚才那样,用棉被将泪水慢慢吸干。

很久没有梦到母亲了……

就在顾青坐在床上看着星爷发呆的时候,躺在拘留室里的宇文也被冻醒了,衣衫单薄的他蜷缩在一地碎木头之间。他看看四周,有些惊讶自己的破坏力,竟而把一张木桌弄得这么破碎。宇文用手支撑自己靠在墙壁上,才发觉两只手掌被刺入好几根细小木刺,稍一用力活动,便钻心地疼痛。

手铐还真他妈的重……宇文嘀咕着。

“咣铛”一声,拘留室的大门突然被撞开,一条人影如旋风般冲进屋内,宇文只觉眼前一花,就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衣领提了起来。紧接着,一记重拳结结实实地打在他的下腭上,让他的整个身躯猛地向后一仰,若不是那只抓住他衣领的手没有放开,宇文一定会倒飞出去的。

两眼金星的宇文被打得莫名其妙,想看动手的是谁,眼角上又挨了一下,他想用手去挡住来势汹汹的拳头,怎奈手铐拘束,实在无法跟上拳头的速度,只一会儿,他便放弃了抵抗,任由对方拳打脚踢!

就这么受了十几拳,肚子上也被踢了好几脚,施暴之人才放慢了速度。宇文眯着肿胀的眼睛,忍住肚里一阵翻江倒海的呕吐感,终于看清动手的人是刘天明!

刘天明双目血红,面目狰狞,咬牙切齿地将宇文树学拖到自己面前,大吼一声:“为什么?”随即一个重摔,将宇文扔了出去,宇文如同一个装满谷子的麻袋一般撞在墙角上,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和一截断牙。

“小张死了……张建国死了!我他妈的为什么会让他去啊……”刘天明撕扯着自己的警服,仰天长号!然后跪倒在地上,抱头痛哭!

宇文喘息着,用手抹去嘴角渗出的血丝,眼神中流露出一股悲凉。

腾龙大厦再次被警察们包围起来,顾青和其余来上班的经理们都惊呆了,昨天才接到警方通知说今天腾龙大厦重新开放,可以恢复正常的工作,转眼间又被拒之门外。

一个陌生的一级警司找到顾青和陈词,解释说这只是因为找到一些比较重要的涉案证据,还需要进一步调查,故而再封闭一日,随即就将腾龙公司的员工们全部疏散了。

陈词点头哈腰地将那位警司送走后,又苦着脸回到顾青身边,“顾主管,今天不会又要在对面租酒店开会吧?”

顾青凭直觉感到大楼里发生的事情一定不会简单,又想到昨夜宇文所说的那些话,早已无心理睬公司的那些破事。她僵硬地笑了笑,对陈词说道:“陈经理,警察老这么折腾,大家上班也不安心,你去发个通知,让手上有项目的同事们互相联系一下,就在家通过网络办公吧,其余的同事和经理们干脆放假一周,大家休息一下。”她顿了一顿,又开口说道:“杜听涛在我来之前所经手的全部项目,是否都保留了相关资料?”

陈词低头想了一下,说:“现在大楼进不去,纸介质的资料拿不到,我让我的秘书去整理一下电子文档,发到你的电子邮箱去,可以吗?”

顾青点点头,就在陈词转身正欲离去时,她又叫住了陈词,“陈经理,还想麻烦你一个事情,公司现在有闲置的轿车吗?我最近可能会需要用车,你看是不是帮我安排一下。”

“没问题,正好公司车班的一个驾驶员请年假回老家探亲去了,车钥匙就交在我这里,你先拿着吧,车就在地下停车场里,是一辆白色的桑塔纳。”

“哦,那就多谢了!”顾青从陈词的手中接过车钥匙。

目送陈词那胖胖的背影逐渐远去之后,顾青掏出手机,试着拨打了一个号码,这个手机号是昨夜送自己回家的刘天明留下的。

手机响了好久才被接通,只听到那边人声嘈杂,混乱不堪,又等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陌生的男声问到:“你好?”

顾青在想是不是电话号码拨错了,柔柔地问了一声:“请问这是刘天明的电话吗?”

“哦,是的是的,但刘队现在不方便接听,你看是不是……”

那陌生男声还没有说完,顾青就听到刘天明的声音横切了进来,“是不是顾青打的,别他妈乱接我的电话,老子还不至于接不了电话!”那声音极其粗暴,全无半点刘天明平日的冷静。

又是一阵忙乱,顾青甚至能听到拿电话的人跑动时撞到桌子的声音。

“喂……顾青?”刘天明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发出了声音。

“刘队……怎么了?是不是出事了?腾龙大厦为什么又不让人进去?”

“顾青……对不起,能来市公安局一趟吗?”

一个小时之后,在刘天明的办公室里,坐着三个人。一个是宇文树学,他面目青肿,浑身伤痕累累,加上身上的衣服被撕破了好几处,简直就象一个行窃失败后被痛打的小偷,不过手铐和脚镣倒是被取下了。另一个是刘天明,他的眼圈通红,神情悲痛,警服胸前的几粒纽扣也不知道飞那儿去了,露出贴身的白色汗衫。三人中看上去最正常的,就只有顾青了。

“两位大概都已经知道,张建国和王飞两位同志,在昨晚的调查中……以身殉职了……”刘天明说完第一句话,声音就有些呜咽。

顾青在刚到警局的时候,便从那些乱成一团的警察口中听到了这一噩耗。但现在再次从刘天明口中得以验证,还是感到非常的震惊。不仅震惊人生别离无常,昨夜才见到的生龙活虎的两个小伙子,今天却已阴阳相隔,更震惊宇文树学的未卜先知,他怎么会知道腾龙大厦中会出事?

刘天明努力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缓缓地说道:“昨夜,在我送顾青回家之后,就给张建国打了一个电话,那时候他和小王刚到腾龙大厦的一楼,正准备坐电梯上二十五楼,也就是大厦机房所在的位置。我叮嘱了几个需要注意的细节,就挂了电话。二十分钟后,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接通后,那边并没有说话的声音,只有人跑动的脚步声和沉重的喘息声。我以为是小张的手机忘了锁键盘,又误拨过来了……后来才知道,那时候他已经说不出话了……”

“紧接着,我听到电话那头传来连续的两声枪响,之后便是小张凄厉无比的惨嚎,那声音……到此刻都仍在我耳边回响。当时我被吓呆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开车赶到腾龙大厦。”

“在二十三楼,我找到了王飞……”刘天明的声音开始颤抖,“或者说……那应该是王飞……我只看到一团扭曲成螺旋锥状的肉体,那肉体的四周溅满鲜血和碎肉,若不是滚落在一旁的警帽和那堆血肉模糊的东西间有一个二级警员的警衔标志,我怎么也不会相信那就是王飞……惊恐万分的我大声呼喊着张建国,但周围只是死一般沉寂,我在王飞的遗体边看到一条粘黏的拖动痕迹,顺着这条痕迹的去向,我从消防通道下到二十二层。”

“在二十二层楼道的尽头,我看见了小张……”说到这里,刘天明再也按捺不住,猛地一拳砸在桌子上,把顾青吓得一抖。

“小张的整个身躯受到剧烈的撞击,胸部以下的骨头全碎了……人摊在墙角,胸腹被撕开一个大洞,内脏流了一地……他的脸上有很大一个撕裂伤,舌头也不见了……可怜他的手中还捏着警枪,最后一枪却是朝着自己的太阳穴开的……”刘天明又流下了热泪。

顾青坚持着听完刘天明骇人听闻的经历,喉间一阵翻滚,好不容易才压制住想呕吐的感觉。

宇文树学在一旁慢慢开了腔:“从今天起,要对腾龙大厦实行宵禁,夜晚九点之后,绝不能再让人接近那里。不过白天的正常工作,可以照常进行。”

刘天明恶狠狠地瞪着宇文,“你为什么会知道大厦晚上会出事?如果你肯早点说出来,小张也不会……”说着说着,他的拳头又捏紧了。顾青怕刘天明又冲上去动手,连忙站起来走到两人之间,安抚激动的刘天明:“刘队,现在大概已经能证明,宇文并不是凶手,至于他不能说出为什么,也许是有他自己的难处吧?”顾青说着,回头看了看宇文树学,宇文的眼中流露出感激的神色。

刘天明并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宇文和黑狗玄罡都整夜被锁在警局里,确实不可能是凶手,自己动手打人,已经是违反了纪律,照常理,自己应该马上释放宇文,但宇文明显知道些什么,偏偏又死活不肯说,要放走这家伙,他实在接受不了。

一个警员敲门进来,报告说:“刘队,局长来电话,在三线。”刘天明疑惑地走进里屋去接电话。不一会儿,顾青和宇文在外屋就听见刘天明情绪激动地对着电话大叫着什么,似乎发生了很激烈的争执。又过了一会,刘天明走出来,长叹了一声,跌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疲惫地对宇文说道:“去办个暂住证,你就可以走了。”

顾青和宇文都是又惊又喜,没想到刘天明这么快就松口放了宇文。刘天明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宇文,说:“你什么时候可以说出事情真相了,就打这个电话。”宇文接过名片,真诚地说了一声:“谢谢!”

就在刘天明送顾青和宇文走到警局大厅时,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被两个女警搀扶着从门外走进来,那老太太一看见刘天明,便用力挣脱两个女警的手,跌跌撞撞地冲到刘天明面前。

顾青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老太太已经重重地一个耳光打在刘天明的脸上!

刘天明完全没有躲闪,趴地一声就跪在了地上,任由老太太一个接一个的耳光扇在脸上。老太太满面是泪,口中哭喊着:“刘天明,还我的建国来!我把他托付给你,你答应过要照看他的,你俩从小一起长大,他一直把你当作哥哥的!”打着打着,老太太抱着刘天明的头,两人泣不成声……在场的警察们无不低头无言,擦拭眼角。

在一旁眼圈通红的顾青也终于有些明白了,为什么一向沉稳的刘天明,会如此冲动地打了宇文。

热门小说断龙台,本站提供断龙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断龙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五章 猜疑 下一章:第七章 双现
热门: 绝世武神 九星毒奶 大漠图腾 元气少年 葛洛根的最后一夜 诡案罪1 戴恩家的祸祟 蟑螂 冰火魔厨 推理者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