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灵虚

上一章:第七章 双现 下一章:第九章 好奇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C市第四人民医院的急诊室内,顾青正接受着狂犬疫苗和破伤风预防针的注射,小护士一边手脚麻利地将针头扎进顾青的胳膊,一边牙尖嘴利地责备宇文树学,“没事干嘛养这么大一只狼狗?这下可好,把女朋友咬成这样!要是我男朋友敢养狗来咬我,我非一脚蹬了他不可!”

宇文只能苦笑,在一旁唯唯诺诺地答应着,顾青则掩着嘴偷笑,拿眼角去瞟自己的这个“男朋友”。急诊室外趴在桑塔纳旁边打盹的玄罡,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背上好大一口黑锅。

顾青本来只是想到医院包扎处理一下肩膀上的伤口,谁知值班医生责任心特别强,一听说是被动物咬伤,再看见他们带着一只大狼狗,马上就安排护士准备狂犬疫苗的注射,还特地对宇文作了一番关于健康狗咬人也可能会传染狂犬病的义务教育。

注射完毕,该处理顾青肩膀上的伤口了,她脱下外套,露出黑色的贴身无袖薄衫,刚想接着把薄衫脱了,突然看见宇文还站在一旁傻乎乎地望着天花板,顾青不由脸上一红。小护士看了一眼宇文,毫不客气地将他推出了急症室,嘴里还念叨着:“去去去,别以为你是她男朋友就可以站在这儿看。”

宇文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赶了出来,他愣了一会,点上一支烟,陪打盹的玄罡去了。

“你男朋友个子好高啊,其实他挺帅的,要是肯刮刮胡子就好了……”小护士的嘴还在喋喋不休,顾青却已经陷入对刚才的突发事件的回忆中。

那个什么“牙鱼”,倒底是什么怪物?上古魔兽?没概念……我问他为什么知道我在停车场遇到了危险,是不是也听到了怪物的吼叫?为什么手上能燃起火来,对付怪物这么有效?可他马上扭过头瞪着我看,倒好像我就是个怪物……不管了,今天他不说清楚,我是不会放他走的……

“好了!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如果伤口很疼,可以吃点阿司匹林,如果伤口发胀,可以用冰袋敷一下。”小护士的声音打断了顾青的沉思,顾青活动了一下胳膊,感觉还可以,就向小护士道谢。“谢什么,去教训教训你的男朋友吧,让他赶紧把狗处理了,不然还会有下次的!”小护士还在对宇文耿耿于怀。

顾青走出医院大门,一眼就看见宇文蹲在玄罡旁边,一人一犬都在打瞌睡,宇文手上夹着的烟很快就要烧到手指了。顾青轻轻踢了宇文的皮鞋几下,“哦,处理完了?我们走吧。”宇文揉揉眼睛,站起来给顾青拉开车门,顺便也踢了玄罡的屁股一脚。

“别急。”顾青把车门又推关上了,“你不是说过出了医院就要回答我的问题吗?”

宇文尴尬地笑了笑,说:“有什么问题,你问吧。”

“你究竟是什么人?”顾青板着脸,口气非常严肃,“不要再编造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我现在已经知道大厦里有怪物出现,知道你不是个普通人,能降伏怪物,还知道你偷偷搬动十二楼的镜子!”说到这里,顾青狠狠地瞪了宇文一眼。

宇文看着顾青的眼睛,挠挠头,终于明白今天不坦白是不行了。他长叹一声,又点燃一支烟。

“首先要声明,我说的话,希望你能替我保密,有些事情,传出去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我答应替你保密,只要你别编造谎言骗我,快说吧!”顾青调整了一下站姿,让自己处于倾听的状态。

“我和你一样,是一个普通的人,所以别拿看怪物的眼光看我,我不过干着一份比较特殊的工作而已。用干我们这一行的行话来说,我是一个黄泉引路人。”宇文悠悠地吐出一个烟圈。“《易经》上说:精气为物,游魂为变,是故知鬼神之情状。这世上,确有一些普通人看不见的东西,我们一般统称它们为魂,也就是你们说的鬼。”

“鬼,不过是部分人生前的精气比较旺盛,死后游魂一时还散不去,滞留在人间的一种精神力量。它们的力量都非常的弱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本身是不会影响普通人生活的。不过也会有一些特殊的情况,因为天演异象、地生剧变、人心不古等因素,极少数游魂的力量被放大了,它们开始不择手段地要完成生前的遗愿,甚至会伤害普通人。而黄泉引路人,则担负起引导这些游魂们平安散去的责任,以免影响普通人的正常生活……”

“我明白了,你是不是就象《倩女幽魂》中的燕赤霞一样,专靠捉鬼为生?”顾青在一旁插嘴。

“燕赤霞?”宇文又挠挠头,笑了起来,“我哪有他那种本事……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呵呵……我只会五行之术而已。”

“五行之术?好像也挺厉害的嘛,手上还能升起火焰。”顾青笑道。

宇文神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你真的能看得见火焰?”

“骗你干嘛?”

宇文左手抬至胸前,一团青色火焰刷地一下从掌心升腾起来。顾青一惊,条件反射地闪避了一下。宇文猛地将左手压在顾青肩膀上,顾青啊地叫了一声,挣脱宇文的手。

“你还真看得见!”宇文看顾青的表情就象看见一头大熊猫。

“神经病!”顾青忙去看自己右肩,但衣服并没有被烧坏。

“呵呵……这是虚灵火,对自然界的人与物是不起作用的。”宇文把左手从顾青面前拂过,顾青的脸从青色火焰间穿过,她却一点感觉也没有。“不过你居然能看得见虚灵,了不起!我一定要去告诉师傅。”

“师傅?你还有师傅?”顾青好奇地问道。

“啊?当然了!谁天生就什么都会?不都是师傅教的嘛?”

“那你师傅又是谁?”

“这……”宇文有些踌躇。

“哼……不方便就不说吧。”顾青甩下一个鼻音,很不满意。

“那么你也听得见猰狳的叫声?”宇文忙岔开话题。

“你是说那种嘿啊嘿啊的叫声吗?我当然听得见,不然早就被咬死了!”顾青不服气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宇文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别卖关子!快说,你知道了什么?”顾青老实不客气地逼问宇文。

“嗯……你大概是体内精气特别强的人吧,这样的人极其少见,就和还长有尾巴的人一样,属于进化还不完整的人……”宇文环抱双臂,抬头望天侃侃而谈,完全没注意到顾青的脸色变化。

“你这个胡说八道的家伙,什么进化不完整的人?你才是个进化不完整的猴子呢!”顾青生气了!

“啊……这个……”宇文被柳眉倒竖的顾青吓了一跳。“别急别急,等我说完,中国古代的神话你大概知道一些吧?《山海经》、《搜神记》什么的,古时的人们体内精气特别的旺盛,所以他们亲眼见过的鬼神之事特别多,也就导致他们对神神鬼鬼的事情记载也不少,慢慢地唐宋元明清这么一朝朝传下来,鬼神之事就越来越少见,到清朝蒲松龄写《聊斋志异》时,也不过是整理前人所载的故事而已。人们慢慢地进化,体内的精气逐渐削弱,就再也看不见游魂与虚灵了。”

“这算是进化吗?这明明就是退化!”顾青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宇文可不这么想,他表情凝重地看着顾青身后的一团黑暗,语调低沉地说道:“不,这真的是进化。人,最好还是与精气脱离开的好……”

“那么能听见那个什么猰狳的叫声,也是一种退化?”

宇文看看顾青,笑着说:“是啊,我的进化就比你强一点,我从前只是看得见虚灵,虚灵发出的声音我是听不见的,虚灵吼叫的声音属于超高频率的超声波,普通人的听力只能听到频率在八十至八千赫兹之间的声音,超声波只有蝙蝠这样的动物才听得见,后来,我师傅给我做了一个特殊的手术,戳聋了我的左耳,进行兽化的改造,之后我才能听见这些虚灵的叫声。你天生就能听见超声波,颇不容易呢。”

顾青听他说什么戳聋耳朵,竟说得如此轻松,脸上表情越发地惊异了。“你师傅竟然戳聋你的耳朵?就为了让你能听见什么虚灵的叫声?那你的左耳岂不是已经听不见我说的话了吗?”

“嗯,没办法啊,我又不象你这样天生就能听见超声波。一个黄泉引路人,怎么能听不见虚灵的声音?”

顾青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她可无法理解宇文的师傅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

“那上古魔兽又是什么东西呢?也是一种鬼?”

“这个说起来就比较复杂了,有机会我再慢慢给你解释,你只需要知道它们也是一种虚灵就可以了。不过它们这种虚灵,是有实体的,现出真身时,普通人也能看得见。”宇文很认真地阻挡了顾青打破沙锅的精神。

顾青很清楚,宇文不想说的事情,你就是用刑也没用。她也就不再深究,另外提出一个问题。

“最后问一个,你干嘛要骗我?偷偷搬动十二楼的镜子,还说我是自己吓唬自己!”

宇文脸色微红,说道:“我只是不希望你知道这些神神鬼鬼的事情,影响你的正常生活。”

顾青又想起那黑色的女人身影与青色的眼珠,这竟然是真的存在!她不由浑身一寒,忙拉住宇文的衣袖说道:“那你怎么不赶紧把那个女鬼捉住?”

“我不是捉鬼的,我只能引导它们散去……我也是听你这么说,才知道腾龙大厦内有这么个黑色游魂,我自己却从来也没有机会见过它,要如何引导这个游魂,我还没拿定主意……”说着,宇文又望了望腾龙大厦所在的方向,灯光辉映下的城市夜空并非黑色,而是一种压抑的淡红色,腾龙大厦突兀地立在那里,仿佛一把刺破天空的短剑。在宇文的眼中,这栋大厦笼罩在一团不祥的怨气里……

回家的路上,宇文开着车,夜风呼呼地从破碎的挡风玻璃窗上灌进车内,将顾青的长发吹散开来,全身发冷的顾青缩成一团,正在给陈词打电话,她是想请陈词安排一下,看能否让宇文住进公司员工的单身宿舍,因为现在的宇文和玄罡已经变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和流浪狗。

陈词在那边用手机嘀嘀咕咕地给公司宿舍物管处打了一个电话,又跑来接起顾青的电话,“顾主管,单身宿舍已经全部住满了,只剩下一间小阁楼,你看……”

顾青看了看正在开车的宇文,说道:“有张床就行,反正他住机房都住了那么久。”

“那行,我让宿舍物管把钥匙拿着,你让宇文树学回去的时候找一下他们吧,那间空阁楼好像就在你所住的那个单元的顶楼。”

顾青向陈词道谢后挂掉了电话,突然发觉车仍然在向公司的方向急驶,“这么晚还去公司?你是不是开错方向了?”顾青诧异地问道。

宇文板着脸,说道:“刚才看见你受了伤,一时慌张,忘记给猰狳收尸了!那玩意可不好让别人看见。”

顾青听他说又要回停车场,不禁想起那身首分离的残尸,心头忍不住一阵恶心。她问道:“那东西是不是应该让刘天明他们来看看啊?”

“让他们来看什么?现在只求他们别添乱了!”宇文一口回绝了顾青的建议。

顾青也不知道宇文肚里打的什么主意,便闭上了嘴。

重回停车场,顾青和宇文都吃了一惊,刚才玄罡和猰狳大战了一场的位置,现在竟然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留下,地上只有碎裂的车窗玻璃和顾青肩上滴下的一小摊血。

宇文跳下车来,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周围静悄悄的,鬼影也没一个。玄罡跟在宇文身后,鼻子贴在地上一处处地细细嗅了一阵后,失望地抬头吠了两声。宇文眉头紧锁,似乎有什么事情困扰着他。

顾青走到宇文身边,说道:“会不会是刘天明他们已经发现了这东西,抬走了?”

“不会,如果是被他们抬走了,玄罡应该能闻到猰狳尸体的气味,甚至能闻出尸体被拖走的路线。但现在猰狳的尸体就仿佛是瞬间蒸发了一样。”

“真是奇怪的东西,突然出现在我的车后座上,又突然消失在空气中,这就是上古魔兽么?”顾青自言自语着。

“猰狳的属性为金,能附身或者穿越任何金属的物质,它可以悄悄穿过你的车门,但并不能悄悄地土遁啊。何况还是一只死猰狳……”宇文百思不得其解。

猰狳的尸体已经奇怪地消失了,再留在停车场里也解决不了问题,两人只得先驾车回公司宿舍休息。

由于陈词打了招呼,宿舍的守门老人一直没敢歇息,直到宇文和顾青来拿了阁楼的钥匙,老人才放心地锁了宿舍的大门。

“去我家坐坐吗?”顾青说完这句话,马上被自己的大胆吓了一跳,自己竟敢在这么晚了还邀请一个男人去家中,这可是以前从没有的事。

宇文倒挺自然地说道:“去一下也好,我有半天没喝水,嗓子都快冒烟了。”

前两日顾青一人回到宿舍,在打开房间的灯之前,总是难免会有些害怕,生恐那黑暗中隐藏着什么东西。今天有宇文陪着走进门,心情顿时舒畅了很多,顾青甚至忍不住哼起了歌。

玄罡老实不客气地窜进厨房,趴在冰箱的旁边,似乎知道顾青今天早晨才去超市补充过食物,冰箱里放着新鲜的火腿,顾青笑着打开冰箱,满足了它的食欲。

宇文站在顾青的家门前,并没有马上走进房间,而是探头探脑地四处张望了一下。这标准的一室一厅单身宿舍,被顾青收拾得一尘不染,宿舍内原配的简单木质家具上都用淡雅的纯色布料遮盖了一下,立即显得温馨自在。顾青见他鬼鬼祟祟张望的样子,不免有些奇怪,问道:“你这是干嘛?怎么不进来?”

“我师傅说过,晚上不能随便进女孩子的房间,如果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会坏了修为的。”宇文答道。

顾青好气又好笑,“你师傅是个什么老古董啊?我都没反对你进来,你还装模作样的。放心吧,我的房间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她扯着宇文的衣服,一把将他拽了进来。“随便坐,喝点什么?咖啡还是牛奶?”

“有白开水吗?白开水就行。”宇文一边答应着,一边被顾青的笔记本电脑吸引了过去。

“真是个怪人。”顾青给宇文倒了一杯开水,站在宇文身后看他折腾电脑。

宇文打开IE浏览器,输入一串奇怪的域名,连上一个更奇怪的网站,这网站的页面比大名鼎鼎的GOOGLE还干净。除了一个文本输入框,其它什么都没有。

宇文在框内写入:“猰狳”,随即按下了回车。

只一会儿,页面上的文本框变大了,里面出现几行字:“猰狳,人面虎身,其形如狸,嗜食人肉,凶兽,属性为金,破刀兵,惧火灵。”文字后面跟了一幅手绘的水墨画,张牙舞爪,面目狰狞,正是顾青所看见怪物的模样。

宇文关掉了浏览器,回头看看顾青,把手一摊,说道:“兽灵谱里也找不到线索,没辙了。”

“兽灵谱?这个网站……是你做的?”

“是我师傅做的,他费心整理的资料,方便同行们查询。”宇文所说的话总是会出人意料之外。

顾青又问道:“伤害张建国和那两个保安的怪物就是这个猰狳吗?”

宇文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说:“那是另外一个家伙。”

“啊?难道还有另一个上古魔兽?”顾青张大了嘴。

宇文端起水杯喝了两口,“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杀害他们的应该是浑沌。”

“馄饨?馄饨还能杀人?”顾青十分好奇。

宇文苦笑着,直想伸手去敲一下顾青的脑门,“别瞎搅和好不好,我说的是天地迷茫的浑沌,不是你碗里的馄饨!”

顾青不好意思地笑笑。

“行了,你该休息了,我也该去我的小阁楼看看。”宇文起身,去招呼玄罡,似乎就没打算继续给顾青解释浑沌又是什么。

夜已深,顾青不便再留宇文,也只得由着他去了。

听着宇文和玄罡的脚步声慢慢消失在门外,顾青坐在床边,心里空空的。看看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她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顾青再次打开IE浏览器,从历史选项中调出宇文刚才所上的那个奇怪网站,当那个空白的文本框出现时,她托着腮帮想了一下,在里面输入了“浑沌”。

“浑沌,无耳目爪鼻,但有口,其形方如肉柜,浑浑而行,所过处寸草不生,凶兽,属性为木,破石岩,惧刚金。”文字下面跟着的图谱上,是一条只有一张大嘴的蛇形怪兽!

顾青情不自禁地捏紧了鼠标,难道这就是夺走三条人命的真正凶手?腾龙大厦里面竟然会藏着这样的怪兽?

当顾青再细细去看那怪物的形象时,这幅画得栩栩如生的水墨图谱似乎带着些邪性,那扭头摆尾的怪物看上去正要从屏幕上滑将下来,吓得顾青赶紧关掉浏览器窗口。她呆坐了一会,又把那个网页打开了,这次,顾青恶作剧地在文本框内写上了宇文树学的名字。按下回车,网页上竟然出现一排大大的红字——“你查我徒弟干嘛?当心好奇心害死人哦!”红字后面还跟着一个Q版的白胡子老头的头像,左右晃动着,十分可爱。顾青没想到宇文的师傅还会来这么一手,一下笑出了声,她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对那老头像做了一个鬼脸,啪地一下关上了笔记本电脑。

今天接触了太多难以置信的事情,顾青的大脑一直出于兴奋状态,在床上翻来翻去烙饼烙到三更时分,她才模糊睡去。

迷迷糊糊中,顾青突然觉得自己的身躯有些沉重,正一点一点地陷入软软的床垫中央,她试图伸手抓住床单,但全身半点力气也使不出,就这么慢慢地,顾青陷入噩梦。

第三次站在绿色天空下,顾青已经很清楚这仅仅是一个梦,但她心中的恐惧并没有减少一星半点,这如同鬼域般迷离的梦境中,每次的行程终点都会让顾青惊声尖叫,而这一次,她又会看见什么呢?

天空依然,街道依然,那墓碑一般耸立的大厦依然,顾青不敢再迈步前行,只眼睁睁地看着四周冷漠阴森的行人,她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只知道那东西一定会出现。

果然,那神出鬼没的公共汽车再次出现在顾青身边!

顾青莫名地感觉到车上有人在召唤她,“青~~青~~”那声音细长而绵软,似乎是个女子。这幽灵般诡异的呼唤只叫得顾青浑身汗毛倒竖,哪里还敢走上前去。

如果宇文在身边就好了!顾青心底猛地冒出这个念头,但宇文此刻正在楼顶呼呼大睡,怎会知顾青此时身陷梦魇。

顾青只能捂住耳朵,抵抗那让人心寒的魔音,但那声音竟能挤进顾青的指缝,强行钻入顾青的耳中!挣扎了一阵,顾青终于抵抗不住这种莫名的恐惧,闭上眼睛,转身向后跑去,但她仅跑得两步,便与一个软软的身躯撞了个满怀!顾青忍不住睁开眼睛,只这一瞥间,就惊得顾青魂飞魄散,她所撞上的,正是在腾龙大厦十二楼电梯门前见过的那黑色女人身影,只见那没有五官的脸上,突然裂开两条细缝,一对青色的眼珠鼓凸而出,快速地转动两圈后,定定地望着顾青!

顾青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放开自己的嗓门,用自己所能发出的最大音量,释放心中的无限惊悸。

热门小说断龙台,本站提供断龙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断龙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七章 双现 下一章:第九章 好奇
热门: 时间的女儿 告别天使 幽冥怪谈1:夜话 造彩虹的人 蔷薇犯罪事件 诡案罪2 夜夜夜惊魂(第3季) 民调局异闻录6·无边冥界 孩子们 纵横诸天的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