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疑阵

上一章:第九章 好奇 下一章:第十一章 实业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顾青还是第一次听说用金鱼来布置什么奇怪的阵法,正有些愣怔,宇文对她说:“我去去就来,你别乱跑。”还没等顾青答话,他已经向楼下跑去。

玄罡慢慢走到玻璃鱼缸前,与鱼缸里的金鱼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一刻,又把鼻子探进鱼缸嗅了嗅。

不一会儿,宇文又跑回到二十楼,对顾青说:“楼下四层还各有一个鱼缸,没错,这就是混元水龙阵法!”

顾青拉拉宇文的衣襟,“什么叫混元水龙阵法啊?情况是不是很糟糕?”

宇文皱了皱眉,说道:“混元水龙阵是道家的裂邪阵法之一,能压制邪灵,似乎是有高人在帮助我们。但这阵法治标不治本,纵然浑沌一时不能抬头,若我们不能把它找出来,终究不是长久之道。”

顾青一听说这阵法是压制邪灵的,顿时高兴起来,“好啊,你总算不是孤军奋战了!”她兴奋地拍拍宇文的肩膀。宇文想了一下,说道:“有混元水龙阵压着,浑沌应该暂时不能出来作乱。”

“那……这些金丝熊是不是可以放掉啦?”顾青急切地想解救这些可怜的小东西。

宇文摇摇头,“不行,还不是放它们的时候,我们先把它们养在你的办公室里。”

顾青无奈地跟在宇文身后,两人一犬拖着大纸箱乘电梯来到十八楼,自从凶案发生之后,顾青这还是第二次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宇文把大纸箱安置在墙角之后,一屁股坐在顾青的大班椅上,“唉……还是做主管舒服啊,椅子都和我的不是一个级别。”

顾青笑着给宇文倒了一杯水,学着老总的口气说道:“年轻人!只要你努力上进,会有机会的!”

“我要是能长得和你一般美貌,可能还有这个机会,呵呵……”宇文随口调笑着,却没看见顾青脸色微愠。顾青最不愿意别人认为她是凭外表才坐上这个位子,所以她才加倍地努力工作来证明自己的能力。

宇文没注意顾青,目光却落在大班桌上,桌上有一个做工精致的金属像框,面朝下地倒着。宇文伸手去把像框扶了起来,那是一张三口之家的合影。

相片中的中年男子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神态随和,气质儒雅。他身旁坐着一位中年美妇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趴在妇人身后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漂亮女孩,她搂着妇人的脖子,正调皮地对着镜头吐舌头。不用问,这一定是顾青一家的全家福了。

“顾青,你和你妈妈长得挺像啊。”宇文仔细端详着照片。

“别乱动人家的东西!”顾青对宇文刚才不负责任的玩笑还在有些生气。

“哦……”宇文吓了一跳,又把相框放回原处,仍然让它面朝下倒着。

“你干什么啊?”顾青走到桌边,将相框立了起来,“有把相框面朝下放的吗?”

“可它本来就……”宇文无辜地解释着。

“走吧,晚上留在这大厦里,浑身都不舒服。”顾青已经走到了门边。

宇文老老实实地招呼玄罡,跟着顾青走出门外,正临顾青锁门前的那一刹那,他又回头看了一眼那桌上立着的相框。

从停车场里出来,宇文看了看表,才八点半。他挠挠头,本来还以为今天晚上会留在大厦里通宵守候,这么早就出来了,又该干点什么呢?

顾青走到露天的地方,用力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今天不用留在大厦里,她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也把刚才宇文得罪她的小小不愉快忘了个干净。

“我们去看电影吧?”顾青突然提出一个建议。

宇文愕然地看着顾青,预先准备血雨腥风大干一场的夜晚突然变成一场约会,他明显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听说最近正在上映《史莱克》第二集,我看过第一集,很喜欢那个怪物史莱克啊。你陪我去看第二集好不好?”顾青温柔的声音里略带着恳求,宇文实在有些不忍拒绝。

“可是……玄罡怎么办?它进不了电影院啊。”宇文低头和玄罡对视了一眼。

“让它在停车场等着我们吧,原来它不就是住在这吗?”顾青蹲下身去,对玄罡说:“你可不可以等我们回来,我给你带吃的!”

玄罡幽怨地看了宇文一眼,垂头丧气地转身走回停车场。

“哈哈……它答应了!我们走吧。”顾青拽着宇文,走向白色的桑塔纳。

开车去电影院的路上,顾青的好奇心再次发作,一定要宇文说说关于道家混元水龙阵法的事情。

“道家五宗,气、丹、羽、符、占,各有千秋。”拗不过顾青的强烈要求,宇文只好开始解释。

“什么是气、丹、羽、符、占啊?”

“你简直就是十万个为什么!”宇文笑骂。“气、丹、羽,就是炼气、炼丹、羽化升仙。符,是指用符咒镇邪捉鬼,占,则是看风水测地脉。气、丹、羽三宗只讲究个人的修为,甚是自私,符、占两宗倒是对老百姓挺有用,只可惜从古到今的道士们大多去修炼气、丹、羽三宗,符、占两宗日愈衰败,早已风光不在,偶尔有人自称符占门传人,也不过是招摇撞骗,骗吃骗喝而已。”

说到骗吃骗喝,顾青便拿眼去睨宇文。宇文有些脸红,咳嗽两声,接着往下说。

“那裂邪阵法,正是占宗的拿手好戏,它是占宗道士们从风水学中悟得的一套借助生物间若有若无的心灵感应来配合天时地利而成的阵法,不仅可以压制邪灵,道行深的,更可以保得一方风调雨顺。混元水龙阵,则是其中一门,按理说,这阵法的原形是七口大水缸,各养七条鳝鱼,排成北斗之形,遥相呼应。腾龙大厦的那一个,是打了折扣的,大概现在鳝鱼没上市,还不好买吧……只好用金鱼来充数了。”

“你说得这么头头是道,难道你也是道家的?”顾青问道。

“我可不是道家的,这些阵法我也只是识得破不得。”

“你知识面还挺广嘛,什么都知道。”

“这都是师傅逼着我背的,不然谁爱记这些破玩意?”

“那……你师傅又是什么帮派的?”

“什么帮不帮派的,你以为是黑社会啊?我师傅是信佛的。”

“哦……原来你们是和尚。”

“别乱说,我可不是什么和尚,我师傅又没逼我信佛。”宇文有些哭笑不得。

“那你究竟修的是哪一门啊?”顾青越来越好奇。

“我信奉的是儒家……”宇文说到这里,一手掌着方向盘,若有所思地望着前方,腾出另一只手,从衣兜里掏出一包香烟,弹出半支,用嘴叼了出来。

“好啊!你居然敢用我的钱去买软包中华!”顾青的声音一下凶狠起来。

“我看见你工行卡里的钱好多啊,就忍不住想帮你用一点……啊哟!”宇文的手臂已经被顾青狠狠地掐了一下。

“我的钱再多也是我辛辛苦苦卖命换来的!你以为你是在劫富济贫啊?”顾青又举起了手,白色桑塔纳里传出的惨叫声让过路的行人们惊诧不已。

电影院内冷冷清清,大概是因为盗版DVD的冲击,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人带着孩子坐在影厅里,史莱克大战穿靴子的猫时,宇文正抱着一袋爆米花哈哈大笑。顾青偷偷看着宇文的侧影,黑暗中,宇文的脸有如一张剪影般轮廓分明,高挺的鼻梁线条让顾青怦然心动。

“怎么了?”宇文突然扭过脸来,把顾青吓一跳。

“拿点爆米花来,你吃独食啊?”顾青的声音理直气壮。

“哦……给你。”

顾青从宇文手中抓了一大把爆米花,暗自庆幸电影院里没开灯,不然宇文就会发现她的脸红成了一个灯笼。

电影散场之后,宇文显得有些兴奋,还把电影票郑重其事地收了起来。顾青笑着拍拍他的肩膀:“电影票可是只能用一次的,下次来就得另外买了!”

宇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留着做个纪念吧,我还是第一次来电影院看电影。”

顾青一呆,没想到宇文这么大一个人,竟然是第一次来电影院……

出了影院大门,顾青在肯德基买了一个翅桶,准备带给玄罡,然后两人慢慢走到电影院背面的露天停车场。刚走进停车场,顾青就听见长长的一声金属划过玻璃的声音,这声音尖锐刺耳到令人牙酸,前方有几个黑影晃动着,还不时传来一阵嬉笑声。顾青心头觉得不妙,她快步走到自己的车前仔细一看,白色桑塔纳竟被人用刀划花了,细长的划痕从车尾一直拉到前灯,深可见底,车前窗上还被划了一个大叉!再看看周围停放的其它车辆,居然都有轻重不一的划痕。

顾青顿时怒不可遏,宇文看顾青表情不对,连忙想拉住她的手,但已经来不及了,顾青对着那几个黑影大吼了一声:“站住!你们哪个混蛋划伤了我的车!”

前方那几个黑影突然站立不动,紧接着,黑影四散开来,迅速地冲到宇文和顾青身边,将两人包围了起来。

这是七个古惑仔打扮的年轻人,年纪都不大,个个都叼着烟,两人手中拿着大号猎刀,一人手中还提着一条自行车的软锁铁链。为首的一个家伙大概二十四五岁的年纪,脸上有一条长长的刀疤,走到顾青的面前,眯着眼睛看着她的脸,顾青开始有些害怕,朝宇文身边靠了一靠。

“你他妈的嚷嚷什么?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划了你的车?”刀疤脸凶狠地说道,旁边一个家伙也走上前一步,朝顾青脸上喷了一口烟。

“大哥,我女朋友不懂事,错怪你了。”顾青突然听见在一旁的宇文低声下气地对刀疤脸说道,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扭过头来望着宇文。紧接着,宇文做出了令她更不能相信的举动,他一把从顾青手中抓过顾青的挎包,拉开拉链,从里面把顾青的钱包给掏了出来。

“大哥别生气,我请客,大家拿去喝酒吧。”宇文将顾青的钱包递到了刀疤脸的面前。

刀疤脸冷哼了一声,把钱包拿在手里打开,将钞票全抽了出来,塞进自己的裤袋,钱包就顺手向身后一扔。

“大哥,放我们走吧,下次见面我再请客,好不好?”宇文不顾一旁顾青恨恨的目光,继续讨好刀疤脸。

刀疤脸看都没有看宇文,眼睛一直盯着顾青的脸,他嘴角轻佻地一翘,说道:“你诬蔑我划了你的车,我受到的精神损失可不是钱就能赔偿的,不如你陪大哥我去喝几杯?”说着说着,刀疤脸竟想伸手去摸顾青的脸。

宇文突然低沉地吼道:“别碰她!”

刀疤脸惊讶地回头看了看宇文。

“你们竟然敢在新世纪电影城的停车场里面划烂别人的车,还敢打劫我们!”宇文突然大声吼叫起来。

刀疤脸和他的手下们愕然地对视了一眼,接着,几个家伙都狂笑起来。

“哈哈哈……老子什么不敢做?难道这里有牌子写着禁止打劫吗?”刀疤脸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突然,他一把拉住顾青的胳膊,恶狠狠地对着宇文说:“你的钱我要了,你的女朋友我也要了,快给我滚开!”

在场的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宇文一个箭步冲到刀疤脸的身前,一记凶狠的头锤猛地撞向刀疤脸的鼻梁,刀疤脸应声倒地,捂着鼻子痛苦地在地上挣扎着。

宇文可没有停下来,立即飞身扑向前去,跨骑在刀疤脸的身上,左右开弓地对着他的脸一顿痛揍。

站住一旁的六个古惑仔呆立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三个人伸手将宇文从他们的老大身上拉下来,另三个忙不迭地将刀疤脸扶了起来。

刀疤脸鼻血长流,眼角高肿,狼狈不堪地对手下喊道:“给我上,打死他!”

双拳难敌四手,何况宇文面对着六个家伙。宇文打倒两个家伙后,终于在顾青的尖叫声中被铁链扫中膝盖,他大叫一声,跪了下去,又被一脚踹倒在地上。几个家伙冲上去轮番凶狠地踢打着宇文,宇文只能咬紧牙关在地上忍受着剧烈的疼痛。

刀疤脸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又要去拉顾青,顾青反手给了他一个耳光,又大声喊叫着“救命”。刀疤脸凶相毕露地拔出猎刀,顶在了顾青的脖子上。顾青只觉得脖颈上一凉,再也不敢大声喊叫。

在地上翻滚的宇文闷哼着:“别碰她!”但换来的是更加毒辣的拳脚。

刀疤脸抹了一把还在汹涌而出的鼻血,将刀尖移到顾青的脸上,“老子划花的车也不知道有多少,倒还没有划花过女人的脸,今天非得试试看,这女人的脸划起来是什么感觉。”

“如果你还有机会从监狱出来的话,我建议你最好还是去划划豆腐算了。”一个冰凉的声音在刀疤脸的身后响起。

刀疤脸惊愕地回头看去,但他还没有看到身后是谁,一只异常有力的手就已经握住了他拿刀的手,紧随其后的,是一股巨大的力量施加在他的手腕上。刀疤脸惨叫了一声,猎刀从手中掉落在地上。

顾青惊喜万分地叫了出来:“刘天明!”

没错,解救了顾青的正是身着便衣的刘天明,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便衣的青年警察。

刘天明甩开刀疤脸的手,走到顾青面前,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顾青顿时闻到刘天明口中喷出一股浓重的酒气,她差点被熏得背了气,只能用力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正对宇文拳打脚踢的几个古惑仔并不知道面前突然多出来的两人是什么来头,只看到老大吃了亏,就扔下宇文,一阵风地向刘天明扑来,刀疤脸也重新站了起来,再次拾起那把猎刀。

刘天明把顾青向后推了两步,又对身后的那位青年警察递了个眼色,两人同时迎着几个古惑仔走去。

刀疤脸他们哪里知道刘天明是C市警察队伍中出了名的散打王,那跟在刘天明身后的青年也是经受过正规训练的跆拳道黑带一段。短短的一分钟内,七个家伙都呻吟着倒在了地上。刘天明打红了眼,把刀疤脸又从地上拉了起来,一个重重的当胸踹踢,飞出去的刀疤脸连呻吟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青年拉住刘天明,说道:“刘队,不能再打了,不然要打出人命的。”

刘天明回头望去,顾青正去扶蜷缩在地上的宇文,可怜宇文旧伤未愈,新伤又起,脸上又是青紫一片。

刘天明走到顾青和宇文身边,蹲下身去对宇文说道:“还好我来的巧,不然你可保不住顾青了。”他的声音里略带了一丝轻蔑。然后,刘天明又酒气冲天地站起身对青年说道:“小李,打个电话通知附近的派出所,让他们来人把这几个家伙拖走。”

小李刚掏出手机,便听到大街那边有警车的鸣叫声响起,很快,几个警察冲进了停车场。小李诧异地举着手机,自言自语地说:“怎么来的这么快?我还没拨电话啊?”

浑身灰扑扑的宇文挣扎着坐起身来,从裤兜里摸索了一会,掏出一个诺基亚手机,顾青惊讶地叫道:“我的手机怎么在你的身上?”

宇文重重地咳嗽了两声,朝身旁唾出一口带着血丝的唾沫,缓缓举起手中的手机,对那几位刚进来的警察挥挥手,低声叫道:“警察同志,是我这里报的警。”

至此,顾青才恍然明白,原来宇文把她的挎包拿去,把钱包拿给刀疤脸,只是为了偷偷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放在裤兜里,后来宇文大喊大叫的时候,已经在裤兜里拨通了110。

警察们依次拷走几个仍在地上呻吟的小混混,那刀疤脸已经昏迷了过去,不得已,又叫来了救护车。

医生们在带走刀疤脸的同时,又为宇文简单包扎处理了一下。

等乱成一团的停车场里再次安静下来时,只剩下了顾青、宇文、小李和刘天明四人,宇文和刘天明并排坐在一张长椅上,宇文苦笑着在那里喘息,刘天明却是头一歪,似乎早已睡着了。

小李尴尬地对顾青笑了笑,说道:“刘队今天是喝多了。”

顾青宽慰地笑笑:“还是要谢谢你们两个来搭救我们啊。”

小李说道:“因为上面下命令,叫我们停止对腾龙大厦的所有调查,迅速清场,所以刘队今天心情很不好,我们一队的人刚才都在陪他喝酒,后来他喝高了,我这才扶着他回家。他虽然醉醺醺地连路都走不直,居然能在听见你叫救命的时候一下子就飞奔过来,我追都追不上他,呵呵……”

顾青惊奇地问道:“为什么上面会让你们停止调查啊?小张的案子还没有破啊?”

小李叹了一口气,“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好像你们腾龙公司的老板来了,和我们上面的打了招呼,让我们停止调查,似乎张建国和王飞的殉职抚恤金也是你们老板给的,那数目可不小啊……”

“哪一个老板这么做的?我怎么都不知道?”顾青张大了嘴。

“这个……”小李拍拍脑袋,突然叫出来,“我想起来了,那位老板好像是叫蒲远!”

“蒲远?”顾青仿佛被人猛撞了一下,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宇文疑惑地抬头看着顾青,“蒲远又是谁?他说不查案子就不查了么?”

顾青摇摇头,说道:“蒲远是腾龙集团的董事长,你也只是在为他手下的一个分公司打工啊。”

“哦……原来是真正的大老板啊!”宇文想笑笑,却牵扯到脸上的伤口,又疼得他吡牙咧嘴。

“他不是去国外考察了吗?怎么会突然来到分公司?”顾青想起前几天打电话去总部时秘书小姐的回复。

“你这位蒲大老板,财大气粗到想要用钱买人的命啊!”一直闭着眼睛的刘天明突然有些鄙夷地说道,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又醒了。

小李也附和地冷哼了一声:“上面也不知得了他什么好处,居然将腾龙大厦凶杀事件的专案组撤了,难道张建国和王飞就这么白死了吗?”

顾青对自己的这位老板倒是颇了解,若要让公安机关停止调查腾龙大厦里发生的这件案子,对蒲远来说,并不是件难事,问题的关键在于,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顾青!”有人在远处高声叫道,顾青一回头,停车场入口的地方,正走进三个人。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三人中领头的,正是蒲远!后面依次跟着的是陈词和一个秘书模样的青年男子。

“蒲董。”顾青惊讶地迎上两步。

“顾青,你没事吧?”蒲远大步走到顾青身边,关切之情溢于面上。

“蒲董和我刚才正好在市公安局办事,听到回来的几个警察说你在这儿遇上打劫,蒲董立即和我赶了过来。”陈词在一旁解释道。

“谢谢蒲董关心,我没事。”顾青笑着和蒲远握了握手。

宇文和刘天明虽然都冷冷地坐在椅子上没有动,暗地里却都在仔细观察着这位手眼通天的大老板。

蒲远中等身材,双肩宽阔,肚子收得很好,并不像平日常见的中年老板那样发福。他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经过精心保养的面部很难看见皱纹,线条坚毅的脸显得颇有男性魅力,不知道的人,是无法从他的外表上看出蒲远已经是快到知天命的年纪。

见顾青确实毫发未伤,蒲远松了一口气,注意力便转移到顾青身后的三个男人身上。

刘天明从椅子上站起来,拍拍小李的肩膀,说:“没我们的事了,我们走。”说完,两人径直从蒲远身边走过,看也没看蒲远一眼。顾青举起手想挽留刘天明,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眼看着他们走出了停车场。

蒲远走到宇文身边,笑着伸出手,“你的事我已经听陈词说过,被警察冤枉蹲了一天大牢,也难为你了。”

热门小说断龙台,本站提供断龙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断龙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九章 好奇 下一章:第十一章 实业
热门: 逆转死局 金字塔之秘 X密码 洞察者·螳螂 三个人的双胞胎 夺取 虚像小丑 死亡的精确度 卖马的女人 恶魔的宠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