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浑沌

上一章:第十二章 宴宾 下一章:第十四章 困兽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十五分钟前,宇文的无名指猛然间跳动了一下,本来颤动得颇有节奏的棉线突然失去了牵引力。

宇文蓦然睁开双目,嘴里吐出几个字:“二十三楼!”话音未落,玄罡已有如一条黑色闪电般速奔而去!

宇文一把扯断手中的五根棉线,几步就冲到门外,紧随玄罡身后,利用消防通道向二十三楼跑去。就在阴暗的楼梯间里,解脱了细线束缚的几十只金丝熊正四窜逃散,有不少甚至慌不择路地顺着宇文的裤管向上爬。宇文一边跑一边拍打身子,把这些小东西甩飞老远……

还没有接近二十三楼的楼道,一股浓烈的腥臭气息便汹涌而来,那腐烂潮湿的空气让宇文艰于呼吸。他心头格噔一声,这浑沌虚灵竟能带来如此强烈的实体嗅感,难道灵体已经异化?

宇文手中早已幻化出虚灵金枪,轻轻斜背在身后,若不是金枪没有实体,只怕那枪杆已被他的手汗润湿了。

近了!二十三楼已在宇文脚下,放眼望去,楼道拐角处溢出的一轮巨大黑色阴影。

刚一拐弯,做足心理准备的宇文还是为眼前的怪物倒吸了一口气。

一条褚黑色的浑沌昂立在十步之外,那长长的身躯像大蟒般旋盘起来,但那湿漉漉的肉身并非蟒蛇那样的圆柱形,却是有棱有边的方形,横径足足有两米!活似一排巨大的文件柜被无形的铁链串了起来。无眼无耳无鼻的浑沌脑袋有一张国宴圆桌般大,正高高昂起,那硕大的头颅如钟摆一般左右摆动,几乎将楼层通道也给堵塞住。单单咧开的一张血盆大口,露出两排夹杂暗红色碎肉的锯齿,细看去,竟还有一两只残存的金丝熊试图从那大嘴中挣扎着爬出来!

更让宇文心头狂跳的,是那浑沌身上散发出的一团黑色死亡气息……若要说先前闻到的腐臭味只是让宇文觉得恶心,有些呼吸困难的话,现在那浑沌身上的死亡气息简直就像一块千斤巨石压在宇文胸口,让他动弹不得。

上古魔兽怎么会带有如此绝望的气息?宇文屏住呼吸,并未擅自出手,脑海里迅速思索着对策。论攻击速度,他远不能与玄罡相比,若是玄罡都还在观望寻找进攻机会的话,他就更不可轻举妄动了。

浑沌似乎已察觉有不利于它存在的人物出现,它迅速咽下口中残肉,身躯一点一顿地向前试探。那大脑袋即将探至玄罡面前时,玄罡便轻盈地退后两步,没发出半点声响。

果然!宇文心中一亮,浑沌没有眼睛,似乎无法看见离它才两三步的玄罡。那它也没有鼻子耳朵,是否听觉和嗅觉也无用呢?

玄罡正小心翼翼地转换着面向浑沌的角度,全身的肌肉是完全放松的,不带半点杀气。宇文很清楚,面对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玄罡恐怕无法采取与对付猰狳相同的对攻方式。而且动物的生存本能之一,便是衡量敌我两方的实力。以浑沌现在的气势,若不是玄罡极通灵性,懂得与宇文搭档组合攻击,只怕它早已夹着尾巴溜掉了。

浑沌一扭三折地向前滑动着,不时露出颜色稍浅而呈深灰色的腹部,玄罡的目光就一直死死盯着那时隐时现的腹部。宇文暗自思量,玄罡的直觉一直是很准确的,难道腹部就是浑沌最软弱的部位吗?一人一犬就象一对老搭档般交换了眼色,瞬间便已制定了攻击计划。

八步……七步……六步……

只要浑沌滑入金枪纵身一刺的攻击范围,玄罡便会奋力一扑冲开浑沌的门户!

突然!浑沌在距宇文五步之处停顿下来,全身僵直,仿佛被施展了石化魔法,略略下垂的脑袋挡住了宇文预定进攻的方位。

宇文一呆,这就好像猎物突然发现远处的长枪,转身便躲进了隐蔽的山洞。那伸在最前端的浑沌大头,恐怕是这家伙全身最硬的地方,贸然进攻,绝对讨不了好!一时间,空气变得凝重,两方静静地对峙起来。

但这僵持的局面仅仅持续了不到三十秒,浑沌身上便起了变化。它那湿润光滑的表皮猛地出现一层层褶皱,仿佛一个正展开的手风琴琴箱,整个身躯也缩短了几分。

宇文和玄罡愕然地看着这一切,他们虽然已经嗅到强烈的危险气息,却不知道这危险将以什么方式出现。

浑沌的脑袋剧烈痉挛了一下,猛然面向宇文张大了血口!宇文只觉得脑袋嗡地一声,一股强大的无形气流从他周身越过!宇文虽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他惊讶地看见,浑沌身子上的褶皱正象一枚石头投入安静的湖面激起的片片涟漪般抖动起来,那迅速顺着浑沌身躯后退的波动,竟然形成一人一犬的轮廓!

不好!宇文终于明白了没有眼睛的浑沌是如何定位攻击猎物。那反射至浑沌身躯的气流波动已经暴露了宇文和玄罡所处的位置啊!

逃!刹那间,宇文脑海里只浮出这么一个念头。但他们已经犯下一个错误,那就是放任浑沌走到距离他们只有五步的地方!

此时浑沌已全无先前滑动时的蠢笨之态,蛇形身躯迅速拉伸,脑袋闪电般探到玄罡的侧面,再尽力一荡!如同一个巨人挥动一只巨大的拳头,只一拳,就将玄罡横扫到墙上,水泥砖墙也被撞出一个浅坑!这一击的震动,正是顶楼的刑警小李在厨房总排水管旁听见的第一声怪响。饶是玄罡铜筋铁骨,也在这一击的冲击下顿时晕死过去!

宇文本来还有机会在浑沌袭击玄罡时脱离浑沌的攻击范围,可是玄罡被浑沌重创,尚不知死活,他又怎能忍心走开,眼看着浑沌对已经躺倒在地上的玄罡咧出獠牙,迫不得已,宇文也只能赌上一把了。他单腿一蹬,整个身子腾空而起,与虚灵金枪拉成一条直线,尽全力一枪刺向浑沌因横荡而露出的软腹。眨眼间枪尖距浑沌腹部已不过半尺,浑沌的脑袋还没能完全扭回来。宇文心中一喜,只盼能伤到浑沌几分,哪怕能让它退后几步,宇文也好将玄罡救下来。谁知情况变化太快!宇文只觉眼前一花,恍惚间,模糊看见一只利爪的残象带着一道劲风格住锐不可挡的虚灵金枪,强大的力量让宇文的身子在空中失去了平衡。哪来的爪子?浑沌怎么会有爪子?宇文还来不及思考这个匪夷所思的问题,浑沌的脑袋已经迅速缩到他的身下,再次如同一柄大锤奋力向他顶来。

即使宇文在千钧一发的危急时刻将虚灵金枪横挡在面前,重重的一撞,还是让宇文顿时明白了导致张建国全身大部分骨头碎裂的原因。

腰腹间一阵剧痛,宇文象一片树叶般向后飘去,划出一条抛物线后,他摔进楼道尽头的清洁水池里,随着“咣”的一声巨响,将碗口粗的水管也撞得有些错位了。

头部一阵强烈的昏眩,大脑一片空白……宇文勉力坚持着,不时提醒自己不要立即晕倒,但喉间猛然涌出的甜意,还是让他忍不住喷出一大口鲜血。他略微试着提了提气,腰腹处立刻剧痛难忍,看来,至少断了两根肋骨……再想试着动动手脚从水池里站起来,宇文才发觉自己已经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了。

浑沌弃下晕倒的玄罡,慢慢爬到了水池边,这一次,它似乎很清楚宇文再无抵抗的力量。昂起的脑袋连着高高直立的身躯,毫不在乎地完全把腹部暴露了出来。

绝好的攻击机会啊!只可惜宇文振作了好几次,还是没能再次现出虚灵金枪。他长叹一声,难道今天就是人生道路的终点?

浑沌一动不动地立在宇文面前,并未对宇文痛下杀手,仿佛一个武林高手在须臾间击倒对手后,负手而立,渊停岳峙。隐然间,宇文竟能在黑色的死亡气息中感受到一股威严的帝王气势,而且这怪物明明没有眼睛,宇文居然感觉到有目光轻蔑地扫过自己……

就这样僵立片刻之后,宇文手上恢复了两分力气,他挣扎着聚集自己的力量,手掌下也只能现出半个枪尖,宇文只想待到浑沌最后一击时,拼着命也要让这怪物受点伤!

但浑沌并没有给他扳回面子的机会,楼顶隐约传来的轻微脚步震动,似乎更能吸引它的注意。它抬头面朝天花板,摆动着身躯,慢慢转身从水池边离开。宇文一惊,开始对怪物大喊大叫起来,想分散浑沌对楼顶人群的注意,只是浑沌根本对他不屑一顾,全然不理睬宇文的喊叫。

浑沌缓缓爬行到大厦里垂直上下的强电井检修门的一旁,立即显示出木属性上古魔兽的特异本领,巨大的身形竟然能从仅容一人弯腰穿行的木质检修门挤入强电井,而且直到它的身躯完全没入木门内,门上也没有留下任何破损的痕迹!

一想到楼顶的几百人即将面对浑沌的血盆大口,而且顾青也在人群之中,宇文就心急火燎地想从水池里挣扎出来,却在忙乱间又被水池边缘绊了一跤,重重地跌倒在地上。他顾不上自己全身的疼痛,只是蜷缩在地上拼命按摩自己的小腿和踝关节,想让自己能尽快地恢复力量站立起来。

而此时此刻,顶楼的顾青也同样处于惊慌失措中。刘天明已经带着手下围在消防通道前,准备强行打开消防门,但宇文曾叮嘱过她,没有接到他的联络信号前,一定不要让普通人进入被封锁的楼层。可自己现在该怎么做,才能阻止这几个警察呢?

“老夏,你来吧。”刘天明对一个中年警察做了个手势,那位老夏就从身上掏出几根小巧的细铁丝,开始撬锁,六七分钟后,顾青听见“咔叭”一声,锁舌似乎已经被拉开了。慌乱间,顾青又看见刘天明左手上的那一抹红色,她一把抓住刘天明的左手,语气关切地说道:“天明,你的手受伤了吗?怎么出血了?”这句话一下把其余几个警察的注意力吸引到刘天明的手上。

刘天明猛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疑惑地看看顾青,“你胡说什么啊?我的手哪里受伤了?”小李和另两个警察也抬头望着顾青,脸上一副怪异的表情。

这下轮到顾青吃惊了,刘天明的手上明明染着血迹,怎么他们就看不见呢?“没受伤你手指上怎么染着血迹啊?”顾青一边说话,一边用自己的手去擦拭那血迹。

这确实就是血迹啊!虽然已经干结成暗红色,但那轻微粘黏的感觉,让顾青心中一阵颤抖……

刘天明一下把自己的手从顾青手中抽了回来,再次揉搓起自己的食指和中指,经顾青这么一说,他又想起了之前在一楼的奇异感觉。

“你们怎么……看不见……”顾青的话还没有说完,“砰”地一声巨响,那已经撬开反锁的消防门被重重地撞开了!木门猛地荡开来,险些砸中半蹲着的老夏。

一条人影带着一股潮气从黑糊糊的门内走出时,四个警察同时被惊退了一步。刘天明反应最快,立刻拔出自己的配枪顶住了那人的胸膛。

“别开枪!”顾青拉着刘天明的衣角惊叫了一声,“是宇文树学!”

刘天明定睛一看,面前这浑身污秽不堪的家伙正是宇文树学。

宇文的头发正啪嗒啪嗒地向下滴着污水,络腮胡子也糊成了一团,额头上有两处擦伤,一只手扶着腰间,脸上的肌肉因疼痛而有些扭曲变形,身上的白衬衫撕破了几处,胸襟前还溅有星星点点的血迹……

“你怎么……”刘天明讶异地睁大眼睛,手枪也从宇文胸前移开了。

宇文来不及作任何解释,只是用力推开刘天明,一瘸一拐地向大厅走去。在顾青的眼中,宇文的右手握着短短的一截青色枪头,仿佛捏着一把短剑。

刘天明愣了一会,急忙示意手下跟上去。虽然他不知道宇文在楼下遇见了什么而被弄得这般狼狈,但宇文那严肃到极至的眼神让他隐约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

热门小说断龙台,本站提供断龙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断龙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十二章 宴宾 下一章:第十四章 困兽
热门: 仙逆 密道追踪 尊严:池袋西口公园10 四万人的目击者 诡案罪7 恐怖谷(刑警罗飞系列第三季) 人间(上卷):谁是我 十年一品温如言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1 半身侦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