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案 真假神秘人

上一章:第十案 大脑寄生虫 下一章:番外篇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人生就像弈棋,一步失误,全盘皆输。
—弗洛伊德
引子

我很自觉地到了高健警车的后座坐下,韩飞今天居然也坐在后座。所以,沈建国很自然地坐在了副驾驶座。

“昨天我们接到报案,在垃圾堆里发现一名死者。原本以为只是一宗简单的谋杀案,但是结果却出乎我们的意料。具体的情况,老韩说一下吧。”高健说道。

“好,由于报警比较突然,加上昨天老沈因事外出,小靳休假,所以我就一个人过去了。死者身上有多处刀伤,刀口一头凹凸不平,一头平滑,可以判断是被匕首或军刀所伤。而且死者的其他部位还没有得到进一步检验,所以还未有结论。我也以为只是一场简单的仇杀或情杀案。”韩飞说道。

“那问题出在哪里呢?”我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

韩飞继续说道:“死者身体已经开始腐烂,而且我还在他的身上发现了这个东西!”

韩飞说完,从工具箱里面拿出一个瓶子放在我的眼前。我一时之间有些难以相信,因为那个瓶子里面装的东西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它正是我第一次和韩飞出勤时无意捕捉到的金属蓝绿色的昆虫!那只虫对于在场的每个人的意义都不一样,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大家都会联想到一个人—沈云天!

“不可能!”我有些错愕,神秘人不就是沈云天吗?如果韩飞所言非虚,那么这个案子的始作俑者,直接指向一个人—沈云天。但是,我们不是因为早就得出结论神秘人就是沈云天,才采取的抓捕工作吗?

诡异司机

大脑寄生虫案虽然还没弄明白,但日子依然还是要过下去。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南明市也迎来了这一年的秋天。所有的繁星都会在平凡里闪耀,然后转瞬即逝。就像是秋天总归是要来,来了也总会被下一个季节所代替。

在我来到南明市之前,南明市本是一片繁荣祥和之地,是我曾经的梦想之都。可是,当我真正来到这个地方之后,我却没有过过一天安枕的日子。不过,比起在学校里整日无所事事、混吃等毕业的日子来说,我倒是比较喜欢现在这样的时光。

在这段时间里,我和老高、韩哥还有师父四人一起破案,我在艰苦的时候总会得到他们的帮助,这倒是让我心头一暖。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会持续多久,我的直觉告诫我要学会珍惜。

我和他们相遇其实算起来还真是一个非常不可思议的桥段,但总结起来,全都是因为一个人,一个我素未谋面的,他们熟识熟知,又爱又恨的人。在他们眼里,我和他简直没有办法比。就好比我只是他的替代品,但又好像不是。

每每想到这里,我都会开始怀疑,怀疑眼前的一切是否真实。我来到这里的前提,还有我的未来。我甚至怀疑这一切都被人所掌控,我就像是一个木偶,一只隐形的双手操纵着看不见的真实。

自从神秘人被抓之后,NASA再也没有出现过。他就像一场梦,随着神秘人的被抓而消散得无影无踪,这也从侧面印证了师父的判断,利用韩哥的假死并没有白费。至于神秘人是否就是沈云天,我每每问起,师父都没有正面回应我。

或许当年的事比我想象的要复杂得多吧,师父一定有他的理由,所以我也就释然了。

不过,我仍旧很想去见一见这个充满着神秘色彩的人物。可惜,神秘人由师父亲自关押,别说我,就连老高也无权过问。所以,“神秘人”这三个字在我们的视线里逐渐消散。

直到接下来发生的事,再次将神秘人推向我们的视野高点。

事情还要从前一天说起。

难得的一个假日,不算双休,也不是节假日。这是韩哥作为对我表现的一个奖励,特意给我放的一个假。他不说我都还没有注意到,我的精神状态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以至于回到家里面一碰到床就睡着了。

不过,我很快就被一个噩梦吓醒了,摇了摇晕晕沉沉的头,发现闹钟正好准时响起,此时正值7点。我习惯性地起床并泡了一杯咖啡,准备出去晨跑。但是转念一想,或许今天会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所以,我决定出去走走。

我准备去见识一下南明市最出名的海洋公园。

海洋公园地处南明市的中央公园,地铁一号线直接坐到终点就到了,不过却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我也顾不得那么多,吃过早饭就来到了地铁站。

不得不说,南明市的人流量着实是全国数一数二的,我正巧赶上了上班族的时间段。原本人流量就已经很大了,今天却可以用拥挤来形容。所幸南明市的居民素质基本偏高,你可以从一些微小的细节上发现。所以,尽管拥挤,却依然井井有条,人们并没有一点不良情绪。我甚至还觉得,在这样的环境中非常享受。

回想我现在所从事的工作,正是在维持南明市的安宁。尽管这句话应该由高健说,但是我仍旧可以从中寻找到快乐。我似乎找到了我来到南明市的目的。不是因为别人,也不是因为任何事,而是因为这就是我所热爱的事。哪怕某些不怀好意的人利用我去做一些不法的勾当,我也一定会将他们绳之以法,因为我不是别人的棋子!

我下了轻轨之后,一路询问之下,来到了海洋公园的入口。当我看见门口的海报的时候,我绝对相信今天会是非常不错的一天。

我惬意地买好票准备进入的时候,却接到了韩哥的电话,不外乎两句话:情况紧急,请速回警局。我刚铺垫好的好心情,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我拿着手中的门票,又看了看不远处的海洋公园的海报。我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只好下一次再来了。

韩哥让我立刻回警局,听他的口气应该是比较重要的事情。所以,我也就放弃了继续挤地铁的念头,也不知道要挤到什么时候,怕是回去的时候不晚点也会被骂死。

我来到公路边,随意拦了一辆出租车。只是出租车司机头戴一顶鸭舌长帽,他说快要入秋了,刚好遇上感冒,我也没有注意。

他起初只是简单地询问,例如我去的地方和一些必要的问题,之后便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不过,打开话题之后,我才发现这个司机是个非常热情的人,最后他居然和我聊起了家常。

“我女朋友是全天下最好的女孩了,主要我还能和她一起共事,那是我最幸福的时刻。”那个司机说道。

我只是笑而不语,我是抱着吃狗粮的心态在听司机说话。

“我们已经准备订婚了,我一定会给她最好的婚礼。”司机已经说在兴头上了。

“挺好的,你刚才说你和她一起共事?难道嫂子也是司机?”我带些调侃的味道问道。

司机在这个时候却突然顿了一下,然后说道:“她已经去世了。”

我明显感到他话语中略带寒冷的味道,所以也不敢再多问。

就这样,车内陷入一种莫名的沉默之中。

尽管出租车会比现在的地铁快上许多,但回警局的路程比我想象中的要远得多。

或许是为了解除这样的尴尬气氛,没过多久,司机转移了话题继续说:“看兄弟的样子,不像是一般人啊。”

“哦?怎么个不一般?”如果和那些乏味而无趣的平常工作对比一下,算起来我还真不是在做一般的事情,他这句话倒是引起了我的兴趣。

司机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继续说:“你的手表戴在左手,表明你是个比较传统的人。尾戒戴在右手小拇指,说明你比较随和没有野心,看起来你和常人无异。你的穿着看似随意,但却显得干净利落。不过,你却忽略了一点,你的鞋子可不是一般人该穿的。”

我突然想到,由于觉得麻烦,所以我早上出门还是穿的警局发的鞋,那是警局特制的,和正常的鞋子没有什么两样,他是怎么看出来的?我发现,他居然猜得八九不离十!

我突然产生了戒备的心态。听他的口气,还有他并没有看我几眼,便将我身上的特点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有两个可能:第一,他觉察力惊人,对于细节的把握比一般人要强;第二,他从一开始就在观察我,或许是从我上车之前。

这两种可能的任何一种都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兄弟别紧张,我就喜欢没事观察别人,只要生活经验足够丰富,就能得出一些适当的结论。”他笑了笑说道。不过,他这一笑,我却发现这个笑容在哪里见过。

“我们在哪里见过吧?”我下意识地询问道,加上他这么一说,好似还有那么几分道理,不过我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哦?可能吧。”他微微抬手再次将鸭舌帽压低了一些。

“对了,小兄弟应该对细节非常敏感吧?”他继续追问我。

“大概吧。”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是猜的,还是他早就知道,所以就想含糊过去。

“那你觉得像你们这一行,如果在细节上的失误所导致的一些错误,是不是应该去补偿?”司机说话开始有些不明所以。

我们这一行?他什么意思?难道他知道我是法医?不过,我依然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讪笑道:“既然是做细节的,就自然不会有所疏漏,又谈何弥补一说?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话音刚落,司机突然一个急刹将车停住,害得我险些撞到前排的座位。

司机将鸭舌帽抬高了一些,但是我依然看不清他的脸。不过,他接下来的话却让我震惊不已:“不管做什么,只要是人,就一定会有过错,有了过错就一定要付出代价。你觉得我说得有道理吗,靳池法医?”

虽然我完全不知道他在讲什么,但是当我听到他念出我名字的时候,我立刻意识到,我并没有在聊天中告诉他或者通过任何渠道让他知道我的名字,就连拦车我也是随意拦下的。如果只是巧合,那么后面“法医”二字可就不是巧合这么简单了,他说的分明就是我无疑!

“你,你是谁?”我有些手足无措。

“这个并不重要,你到地方了,靳法医。”他并没有正面回应。

我看了一下外面,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到我家门口了。

不对,我只告诉他去警察局!怎么来到我家了?他知道我的住所!

“你到底是谁?”我开始有些发慌了,这是继NASA以来,第二次出现这样的情况。

“来日方长,时机一到,你就会知道了。下车吧,我想不需要我帮忙吧?”我能感觉到他话语中的寒冷,句句刺骨。

司机车座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这更像是一种警告。我只是一个法医,并没有像老高一样拥有矫健的身手。最开始我有些庆幸,但是现在我却非常后悔。现在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在事态没有进一步恶化之前下车。

“对了。”就在我刚踏出车门的一刹那,他突然叫住了我,让我一阵阵发冷,“你不是问我女朋友是做什么的吗?告诉你吧,她生前的工作和你一样。”

金属甲虫再现

我不明所以地下了车。在我下车之后,出租车几个转弯消失在我的视线范围。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但就是怎么也说不出来。我记下了车牌刚想报警,可是突然想起那张脸为什么似曾相识了,他就是“墙内封尸案”阻挠我又放我进入现场的奇怪警察!

所以,我放弃了,报警怎么说?即便说清楚了,他要是一口否认,到时候怕是会以闹剧收尾。

而且我是一个法医,在没有找到证据之前是不能瞎说的。

今天的事情,我没有任何理由报警,难道就因为一些胡言乱语还不能被证实的话就是罪犯?显然不可能,细思极恐。只能确定一件事情,这个司机一定有问题!既然他都说了来日方长,想必一定会如他所言。

不过,我还是有些不明白,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还有他怎么知道我是谁?而且他又是怎么知道我一定会上他的车,难道是他一直跟踪我?还是他一早就在海洋公园等我了?首先,我今天的去向,除了我自己,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更别说提前等待这个说法了,跟踪更是不可能了。

那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越想越觉得头疼,索性就将其放置一旁,相信一定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我回过神来之后,就立刻赶回了警局。

师父和韩哥正面容严肃地坐在一起商讨着什么,然而却不见老高的影子。

“小靳,你来了?”韩哥见到我之后,立刻向我招手,示意我过去。

“嗯,今天不是放我假吗?怎么又这么着急叫我回来?”我问道。

“因为又发生了一件案子,涉及神秘人……”韩哥欲言又止。

神秘人?这是自从神秘人被捕之后第一次听到他们提及神秘人的名字。然而师父在一旁没有说话,好像是在沉思什么。

“神秘人不是被抓了吗?难道他越狱了?”我好奇地问道。

“不是,只是我们再次接到报案,死者的死法和神秘人的手法极其相似。我们再三考量之下,觉得还是将你召回来为好。”韩哥说道。

“什么?怎么回事?”

“具体的等到老高到了,我们再详谈吧。”韩哥说。

“哦。”我也没有拒绝,想必老高和局里申报什么去了吧,他的情报要比我们准确得多。

一提到神秘人,我一直想知道审理到哪一步了。说起来,神秘人被抓之后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身份我们都还不清楚。我看着一旁的师父,以前由于案子繁忙,我没有去问或者忘记了,眼下,凑巧大家都在这里,我就想要将这些问题问清楚。

不过,我刚打算询问,老高就急匆匆地赶过来了。

“搞定了,事不宜迟,我们出发。”他将手上的文件袋分别给了我们三个人,然后说道。

“这是什么?”我接过文件袋问老高。

“自己看。”老高对我说,然后转身就走,“走吧,具体的我们车上聊。”

我看了一下文件档,这是一份关于死者的详细介绍,基本情况如下:

姓名:张芸

性别:女

年龄:25岁

死因:不明

我还想往下看的时候,却已经来到了老高的车前。

我很自觉地到了老高警车的后座坐下,韩飞今天居然也坐在后座。所以,沈建国很自然地坐在了副驾驶座位。

“昨天,我们接到报案,在垃圾堆里发现了一名死者。原本以为只是一件简单的谋杀案,但是结果却出乎我们的意料。具体的情况,老韩说一下吧。”老高边发动车子边说。

“好,由于报警比较突然,昨天加上老沈因事外出,靳池休假,所以我就一个人过去了。死者身上有多处刀伤,刀口一头凹凸不平,一头平滑,可以判断是被匕首或军刀所伤。而由于我们是昨天半夜过去的,所以死者的其他部位尚未得到进一步检验,也就是还没有结论。我也以为只是一场简单的仇杀或情杀案。”

“那问题出在哪里呢?”我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

“死者身体已经开始腐烂,而且我无意间在他的身上发现了这个东西!”

韩哥说完,从工具箱里面拿出一个瓶子放在我的眼前。我一时间有些难以相信,因为那个瓶子里面装的东西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它正是我第一次和韩哥出警时无意捕捉到的金属蓝绿色的昆虫!

那只昆虫对于在场的每个人的意义都不一样,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大家都会联想到一个人—沈云天!

“不可能!”我有些错愕,神秘人不就是沈云天吗?如果韩哥所言非虚,那么这个案子的始作俑者直接指向一个人—沈云天。但是,我们不是因为早就得出结论神秘人就是沈云天,才采取抓捕工作吗?”

“这件事情有待进一步验证,老沈,你是不是该说点什么?”韩哥也有些疑惑地说道。

师父在这个节骨眼终于发话了:“在得知真相之前,一切的设想都是毫无根据的谎言。这个案子得出结论之前,我觉得没有什么好说的。”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师父,我想问一下,神秘人的审讯有结果了吗?”

一提到这个问题,我发现韩哥也十分在意,想来他对这件事非常感兴趣。就连高健,我也发现了他有一些情绪上的波动。

师父有些沉重地说道:“这件事情等这件案子了结了,我自然会告诉你们。如果你们非想要一个结果的话,我只能告诉你们,现在这案子将会是揭露神秘人真实身份的关键!”

师父的话说了等于没说,听完之后我还是对神秘人的身份不得而知,但更加确信了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不过,我心里有种直觉,神秘人就是NASA,而NASA就是沈云天!

可眼下发生的一系列的事实却好像在反复告诉我,他们是不同的人!

不过,我是不会相信的,只要我认定的事,我一定会用我的方式证明,我的推论没错!

没过多久,我们就来到了案发现场,一个公寓的垃圾堆。这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黑色塑料袋,而死者正是从这些塑料袋中间被发现的。这次师父亲自出马,我只是紧跟在他的身后。

“死者身体已经开始腐烂,说明死亡时间距今一周左右。”他走到尸体面前说道。

然后,他用镊子夹起一只幼虫,“这是红头丽蝇的2龄幼虫,周围有成虫出现,说明已经过了两个世代,死亡时间可以断定为10天左右。”

我非常震惊,这才是法医昆虫学的泰斗,只是看一眼就能推断出这么多的昆虫特性。要是我,还需要将昆虫带回实验室慢慢观察计算才能得出结论。果然是技高人胆大,今天算是开眼了。

师父让我将他收集的昆虫装入瓶中,并在一旁做好笔录,他则继续在尸体上不断检验。

只见他犀利地从死者的伤口中掏出一只昆虫,然后说道:“伤口中发现大头金蝇的1龄幼虫,伤口的幼虫来自于刀口携带,此处并不存在大头金蝇的群落,说明凶器并非隶属南明市,很有可能是从外地带入的。可以从这方面入手。”

在这里,我得申明一下,尸体上面的昆虫种类繁多,并不会单一出现。每个尸体在不同的环境中都会有不同类型的昆虫为主要侵食群落,但是因温度、湿度、光照,还有含氧量的不同,而会不同程度地影响昆虫种类的区间,再加上死者的死亡状态不同,主要的群落也会有所不同。

有一些只是主要群落昆虫的附属品,如蚂蚁、蜜蜂,还有一些只是偶尔经过的其他类昆虫。

所以,要做到师父这一点,首先要对尸体的状态非常清楚。尸体的状态按照腐败情况,可分为新鲜期、肿胀期、腐烂期、干化期。新鲜期有一些距离尸体较近的或飞行能力强的昆虫,但是以蝇类为主;肿胀期蝇蛆大量滋生,就会吸引嗜尸性甲虫的活动;腐烂期就会以嗜尸性甲虫为主了,但存在蝇虫仍旧有非常大的价值;干化期就是皮蠹类的天下了。

再者,就是要熟悉每一只昆虫的属性、所属地区和样貌特征。最后,在前两者熟练到一定程度时,就能和师父一样了。至少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那还只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

师父将死者脚上的泥土采集好装入物证袋里,然后交付到我的手里,“这个做一下标记,回去进行昆虫培植。如果发现昆虫,查一下它的所属地区。”

上一章:第十案 大脑寄生虫 下一章:番外篇
热门: 折断的龙骨 名侦探的咒缚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Ⅱ 破碎海岸 大城市 魔道祖师 超级训练大师 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 一念永恒 凄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