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案 女演员毁容

上一章:第二案 消失的尸体 下一章:第四案 火葬场的碎肉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随便什么都比虚伪和欺骗好。
——列夫·托尔斯泰
第一章 女演员毁容

下一幕直接把我给吓呆了,储藏柜有一具虫子爬满了整张脸的女尸,她被刻意堆放在一大堆中药和毛皮中间,地上满是用血涂成的奇怪图案,离奇且诡异。

老人们经常说,午夜12点为阴阳两界开启之时。民间亦流传着古怪的见阴十法,其中就有一条是每逢午夜12点,只要你穿上一身红衣,站在镜子面前梳头,当你梳到第十二遍左右,镜子里面就可能出现另一张面孔。

当然,这只是迷信,你不需要太担心。不过,虽午夜12点没有妖怪出没,但是犯罪者会暗中展开行动,因为这属于最佳的犯罪时间。许多罪犯趁着夜深人静,渐渐露出自己的本性。他们撕掉脸上的假面具,在暗夜中潜行猎杀,开始物色自己的猎物。

位于南明市中心的天赐大厦,是每个大学生都向往的地方。这座大厦也是明星、记者、导演、编剧的创作小天地。大厦22楼是女演员郭晓敏的工作地点,她前些日子因一部剧突然爆红,成功跻身为公司力捧的一线女星。

那天,郭晓敏一如既往地在后台卸妆,准备下班回家。但她的助理由于特殊原因先离开了公司,加上今天公司安排档期失误,导致她加班到了晚上11点。现在别说是整层楼没人,就连整栋大厦都已空空如也。

郭晓敏第一次这么晚下班,便特意打了个电话给男友,叫他来接自己。他们约定好时间后,她便打开电脑,将声音开大,玩起了植物大战僵尸。时间一点点过去,郭晓敏玩了一阵子,又看了看时间,已经是11点51分了,可她的男友还没赶到。

往常,她男友应该在半小时内就会赶到,而且每次都不会迟到,难道出现了突发情况?郭晓敏开始有些担心,准备独自一人离开,可她看着阴森森的走廊,有些犹豫不决,总感觉黑暗中有东西在监视她,让她浑身不自在。

“是谁?”她感觉自己的身后有人影一闪而过,可转身一看,却什么都没有。

突然,走廊的尽头发出一阵怪叫声,将在走廊边上踱步的郭晓敏吓了一大跳。她警惕地盯着尽头,赶紧打开手机的电筒,却见一道黑影急掠而过,还伴随着那道诡异的怪叫声。

郭晓敏大声地惊叫着,连忙跑回了工作室,却发现一只小老鼠从黑暗处跑了出来。

但她还是被吓得双手发颤,给男友打电话时,手机差点掉在地上,然而耳旁却传来一遍遍提示没人接的客服声,她准备尽快离开大厦。

郭晓敏壮着胆子朝电梯方向走去,突然一阵小女孩的哭声从洗手间传出来。她愣住了,怎么有小孩子在哭?谁家的可怜孩子走丢了?该不该过去看看?可洗手间漆黑一片,看起来阴森森的。她的内心很是挣扎,但她最终战胜了恐惧,不忍心看一个孩子被遗落在这里,于是她朝着洗手间前进。

郭晓敏蹑手蹑脚地来到洗手间的门口,轻轻地推开门后,一道黑影向她扑了过去!

郭晓敏的生命之轴定格在4月20日。

我和韩哥在研讨解剖技巧和用昆虫破案的专业知识。但事实证明,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只有亲身经历,才能让人感同身受,学习起来也会进步如飞。韩哥有一句口头禅,大概意思为:法医拥有一双鬼手,且身怀佛心,一切都是为了找出真相,让死者瞑目,还死者一个清白,让凶手受到应有的惩罚。另外一句便是:无论何时何地,法医只要离开了案发现场,都要以找出最终凶手为终极目标。我觉得,这两句话完全体现了韩哥的职业素养,这也是我佩服他的地方。

“小靳,你看这个人中了八刀,八处创口的创角都是一钝一锐,显然为单刃利器刺伤。”

“嗯,不错,韩哥,那我们还要解剖尸体?”我皱着眉头问道。

“刀伤分布不均,表面看不出死因,要解剖才能发现致命伤。”韩哥回答道。

我想了想,又指着尸体说:“胸口三刀,腹部四刀,腿部一刀,所以先从腹部下刀。”

“确实,腹部为最好下刀的地方。”说着,韩哥就拿出一把手术刀准备尸检。

“快跟我走,有大案发生!”韩哥还没下刀,老高便从外面冲了进来。

“什么案子?”韩哥手里握着刀,转头问道。

“死者是最近特红的女明星,具体情况到车上慢慢说。”老高有点不耐烦了。

韩哥适当处理了一下尸体,我们俩带上法医工具箱,就跟着老高坐上了警车。

“老高,死者是个女明星?”我有点不敢相信,女明星绯闻多不假,被杀的还真少见。

“对,她先离奇失踪,等找到时已经死了。”老高面色凝重,估计上头给他施压了。

“离奇失踪?我只听说过被绑架,这回可算开眼了。”

“你少贫嘴,给我严肃点!”韩哥开始呵斥我,他还是那副老样子。

“小靳,你说明星被绑架,让我想起刘德华主演的一部电影。”就在这时,老高出来给我打圆场,对我悄悄地眨了一下左眼。真没想到,老高的情商还挺高,我偷偷给他竖起了大拇指。

韩哥有点不高兴,突然大吼道:“你俩都给我消停会儿,绑架跟命案概念不同,我只知道人命关天。只要有人被杀,杀人者逃到天涯海角,我都要替死者找出凶手,并让凶手受到惩罚!”

韩哥吼完,又转头望向我说:“小子,你的路还很长,法医最忌讳心浮气躁。”

老高知道情况不妙,接着说:“老韩,年轻人嘛,是该有点活力。”

“这事你别管,法医要有基本的职业操守。关于这件案子的具体情况你知道多少,先给我们详细说说,我们也好早做准备。”韩哥直接跳过这个话题,将注意力转移到女演员被杀案上。

“死亡地点在一个储藏间,离她上班的地方较远,周围特别隐蔽,发现尸体的是仓库管理员。不过,那地方上了锁,除管理员之外,按理来说谁也不能进去。但报案人正好是管理员,这就太匪夷所思了。”

“嗯,储藏间?”韩哥托着下巴看向窗外。

“管理员杀人后报警?不过,这种情况会发生吗?”我直接说出自己的猜测。

“嗯,不排除这种可能。”

“小靳,你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这个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如果这件案子办不好,我们对媒体不好说话。你也知道我们刑侦队比较注重这个,上面下了死命令。”老高这么一说,很明显是对之前案子的失误耿耿于怀。不过,法医的态度确实要严谨。

“我会多多注意,不会犯一些低级错误。有韩哥在,你就放心吧。”我笑着对老高说道。

“你小子,少套近乎。你的位置也非常重要。我早给你说过,法医这条路,不是一般人能走的。你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就要有所觉悟,别想着什么事都靠我替你挡下来。否则,还要你做什么?你要是总抱着依靠他人的态度,就趁早直接回家种田养猪吧!”韩哥毫不留情地朝我泼了一瓢冷水。

韩哥的话让车里的气氛顿时冷到了极点,我跟老高都不再说话了。只见韩哥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老高开着警车,绕过好几条街道,最终来到了郊外。我们到的时候,现场已经被彻底封锁。这里是一个小型的图文储藏室,表面上看起来就是一栋普通的大楼。

“这地方够大,我咋从没见过?”我抬起头打量着面前的高楼。

“小靳,你没见过的东西还多着呢。”老高拍着我的肩膀说。

我们穿过长长的走廊,搭乘只有向下的电梯,才来到案发现场。

“这里平时都放了什么东西啊?”我走到了一半,突然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这一整片区域都混杂着一股怪味,像某种东西腐烂后散发出来的。

“这里堆放的都是中药、豆类,还有一些毛皮等。”领我们进来的那个管理员看起来有些紧张,他理了理衣领,继续解释道,“我们的东西都是通过安检、有安全许可证的,不信我可以拿给你们看。”说着,他就转身准备去拿。

老高一招擒拿手,顺势将管理员的肩膀给扣住,一用力便将他给拉了回来。

他手劲拿捏得非常到位,并没将管理员弄伤,不愧是格斗高手。

“不用了,我们知道原因。”韩哥背对着我们,向储藏柜的右边看去。

我和老高对视一眼,顺着韩哥的视线望去。下一幕直接把我给吓呆了,储藏柜有一具虫子爬满了整张脸的女尸,她被刻意堆放在一大堆中药和毛皮中间,地上满是用血涂成的奇怪图案。此时,女尸的状态就像坐在一把由中药、毛皮组成的椅子上面,她的右手被一把奇怪的杵子穿透,互相组合起来之后,给人一种就像是要举行某种仪式的感觉,非常离奇且诡异。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压抑起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从韩哥的眼神里看见了一种偏执的渴望。他一如既往地淡定,就好像已经看穿了一切。他轻轻地放下工具箱,开箱后仔细挑选法医专用工具。

老高这家伙说要去展开一些详细调查,便带着管理员离开了。

我和韩哥小心翼翼地来到女尸身边,女尸的整体腐烂程度不算太大,但脸上的腐烂程度明显太过夸张,虫子基本都徘徊在尸体的脸部,这让我产生了疑惑。在正常的情况下,虫子会爬遍全身,不会聚集到一块儿。

“脸部腐烂过于严重,余下几处都较为完整,应该是涂了福尔马林。”韩哥一边拿工具保护尸体,一边给我解释。

“韩哥,如果脸都看不清,那怎么确认死者身份?”

“小靳,你去找找看啊!”韩哥指了指尸体旁边的黑色LV包说道。

我顺着手势望去,不远处就有个黑色LV包。不过,包已经被打开,里面的东西散落一地。除了一些高端品牌的化妆品,还有一个镶了黑钻的女士钱包。我猜测里面可能有身份证,便要捡起来打开瞧一瞧。

“小心!”正当我准备去捡时,韩哥一下子叫住了我。

韩哥右手抓着一个玻璃瓶,缓缓走到我的面前,直接把玻璃瓶罩了下去。

“好了。”他将瓶子放在我面前摇了摇,一只黄褐色的蜘蛛正看着我,它的颚部齐长,有较长的刺毛和绒毛,这明显是刺客蛛科的蜘蛛。它的体内含有剧毒,毒性对人体危害极大。细胞性毒素被咬可造成周围组织溃烂,伤口久治不愈,严重者能引起人体内部各个器官功能障碍,或者新陈代谢紊乱直到死亡。我心有余悸地拍着胸脯,看向韩哥。如果没有他,我这会儿估计已经身中剧毒了。

第二章 神秘毁脸虫

大部分虫子的背部都有一条杠,我之前完全没见过。我开始大胆猜想,难道这种虫的特性就是啃食人脸,为特殊变异的啃脸虫?难道郭晓敏是让这种虫子攻击致死的?

“平时就和你说,来案发现场做事就如上战场,一定要小心,这下明白了吧?”

“明……明白。”我强行咽了口唾沫,泛起一身鸡皮疙瘩,背脊被冷汗打湿。

“一定不要掉以轻心,现场随时都会有突发状况。这次我能帮你,下次,我可就不能保证了,就连我也不能百分百保证我们绝对安全,所以要打起百分百的精神。”韩哥一脸淡然地说,他居然没有骂人,这倒让我觉得意外。

“韩哥,我知道了。”我傻笑着说道。

“傻笑什么?赶紧去换上法医装备!”韩哥忽然冲我大声咆哮,堪比狮子吼。

我跑到一旁去换上法医工作服,然后终于打开了那个钱包。不出我所料,里面果然有一张身份证,还有一些银行卡,唯独没有现金,这说明有劫财的可能性。我和韩哥联手,小心翼翼地拿开尸体身上的中药和覆盖物,诡异之处在于尸体其他部位并没被昆虫侵袭。我仔细一看,对刺穿右手的杵子有点熟悉,似乎在啥地方见过。

尸体身着浅色旗袍,有明显的撕裂痕迹。腿部的血迹已经干枯,不知道是来自什么部位,只能等待进一步检验。脸上的伤口非常明显,几乎爬满了虫子,五官全部溃烂。我的脑子里冒出一个古怪念头——女演员遭虫子毁脸!

不过,我仔细一想,这也说不通。按照现场的封闭程度,虫子根本不可能飞进来。

仅剩两种可能,要么是死者在外面无意间携带上了虫子,要么虫子来源于这间储藏室。

相比来自储藏室外的不确定性因素,我更倾向后者。这地方专门用来储藏中药、毛皮等物品,突然出现一具尸体,它们便成了第一批受益者。不过,仔细想想又有违常理,因为储藏室的虫子都是鞘翅目,基本不具有嗜尸性,均以干滋有机物为食,都是有机食物(有机物和化合物),但食物不足时还会发生自相残杀的行为。而且女尸只有脸上被侵蚀,余下部位完全不受影响,这不符合生物规律,就更说不通了。所以,外界因素导致的可能性最大,死者生前到底遭遇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子?

“死者手上的杵子好熟悉啊。”我注意到那个锥形的物体有些特别。

“哦?”

“有点儿像国外的什么……对了,我想起来了,好像叫降魔杵。”

“你确定?”韩哥看着这个怪锥子,反问我。

我凑前仔细地观看起来,坚定地点点头说:“确定,这个杵子顶端有三个佛像,它们三个分别呈笑状、怒状、骂状。”我翻看了一下,发现这杵子上面虽然有很多灰尘,但还是可以分辨出我所说的三状。

“能说明什么呢?”

“降魔杵有驱邪降怨之用,这一定有什么邪物……”

我还没说完,就被韩哥一后脑勺敲了过来,骂道:“我们要遵从客观事实。”

“我突然想到的而已,又没说要迷信。”我开始揉着头,抱怨道。

“这些都只是一些伪装,为了混淆我们的视线,分散注意力而已。这里未必就是第一案发现场,郭晓敏没有理由来这样一个地方吧?你赶紧捕捉虫子,不然到时候重要线索跑了,看你怎么交代!”

“遵命!”我故意向韩哥做了一个敬礼的手势。

“你小子少耍贫,赶紧干活!”

死者的脸部出现大量虫子,但我不太认识这些虫。大部分虫子的背部都有一条杠,我之前完全没见过。我开始大胆猜想,难道这种虫的特性就是啃食人脸,为特殊变异的啃脸虫?我回去之后,一定要问问师父。毕竟,我头一次遇见这种怪事。

按照韩哥刚才的检验,死者身上并没有明显的致命伤,说明致命伤就在脸部。难道郭晓敏是让这种虫子攻击致死?还是因为郭晓敏的脸上留下了特殊证据,凶手故意毁掉了死者的脸?

死者身边的奇怪符号,刺穿右手的金刚降魔杵,被啃脸虫吃掉的脸,还有死者散落一地的随身物品。这一切是凶手恣意妄为,还是死者给我们留下的线索?目前,一切都还是未知,只有等待进一步的检验和调查。韩哥继续留下勘查现场,而我则决定带着“啃脸虫”的样本提前回去展开鉴定。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将会在法医昆虫界引发巨变。

我在回到实验室的路上给师父打了一通电话,结果居然没人接听,估计又去做实验了。

我打开实验室的大门,坐在实验台前拿出柜子里的放大镜,从裤子口袋里摸出昆虫瓶,把昆虫夹出来,用昆虫针固定好,开始仔细观察。虫子体型比较小,暗色,密生鳞片与毛。触角多在11节或者10节,较短。

我再次对其中一只成虫进行观察,它的体长约6.1mm,长椭圆形,有光泽,褐色或者黑色。前胸背板的前缘和侧缘生有白毛,鞘翅上也有少数的白毛。触角11节,锤状,前端三节膨大,腹部大部分密生。然而,尸体的脸部也出现了这类虫子的幼虫和蛹,让我有更多的研究资料。或许我能确定虫子的特性,甚至死者的真正死因。

我抑制住激动的心情继续研究。它的卵呈圆形,一端略宽,乳白色。我还发现了一些呈褐色的卵,它的状态像是马上就要孵化了。蛹呈扁纺锤形,长约5.6mm,黄褐色,表面有细毛。幼虫比较粗壮,生有许多刚毛,暗褐色,长11mm。在身体的背面中央处有一条颜色较浅的带。

可我竟然对它一无所知,我似乎看见凶手躲在暗处对我微笑,那是一种讽刺的笑容。

我的电话铃声响起,来电显示是陌生人,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接通了电话。

“喂,你好。”

“你好,靳池。”对面的声音非常沉闷,很明显经过变声处理。

“你是谁?”我非常惊讶,电话那边的人一开口就叫出了我的名字。

我想他肯定认识我,我在脑海里开始疯狂寻找,想要搜寻出这个声音的主人。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帮你。”

“帮我?什么意思?”

他没有直接回复我,而是咳嗽了几声,这声音不像是伪装的。我觉得有些熟悉,但怎么都无法和我认识的人对上号。

“你出门右转会看见一个垃圾桶,然后走到第二个路口左转,那个垃圾桶里有一个黑色包裹。”

“你到底是谁?我凭什么相信你?”

“储藏室。”对方故意拖长每一个字的音节,然后挂断了电话。

“等等,你说清楚!”我再次打过去,里面居然传来“您所拨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的提示音。

我开始陷入沉思之中,对方究竟是谁呢?由于他的声音经过特殊处理,我没法识别出来。但有一点很清楚,对方肯定知道我是谁,还准确说出了储藏室的命案。而这个案件本属于警局内部机密,除非是内部人员,否则,不可能知道案子的进度和案发地点,以及我的出警记录。

对方说可以帮我?这会是一个圈套吗?倘若对方的动机不纯,那个包裹就一定有问题。但换个角度想想,他这么清楚我的一举一动,想加害于我的话早就动手了,何必如此大费周章?不过,这个案子我现在确实需要一些帮助,而师父又开始玩消失了,如果电话里的人真能帮我,那案子就会有进一步的突破。

我思考良久,最后还是决定去看看。

我按照电话里的指示,出门之后便往右转,见到了第一个垃圾桶。顺着马路继续往前走,一路有意无意地观望。可除了行色匆匆的路人和扫地的清洁工阿姨之外,并没有看见四周有可疑人物。这个地方视角比较局限,根本没有可供监视或者跟踪的地方。我的心里不禁有点小失落。

往第二个路口左转后还没走几步,就遇见了第二个垃圾桶。我深吸一口气,又看了一眼四周,仍旧没有可疑的人。

我伸手向里面一掏,果然有一个非常薄的包裹,估计是纸质产品。

我回到家中,戴上了防腐手套,拿着手术刀准备拆开包裹。主要是因为法医昆虫学内有一门学科叫法医毒理学,能利用虫子身上的毒素,来判定死者的死亡时间和原因。但法医毒理学博大精深,运用的方式也不计其数。听闻有心怀不轨的人会利用这种特性,将毒液注射进入人体,引诱某种特性的虫子侵蚀人体,达到杀人的目的。还有一种毒液无色无味,不过你只要稍微一接触,就会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马上侵入,你也就变成了某种特性虫子的进化食物。

上一章:第二案 消失的尸体 下一章:第四案 火葬场的碎肉
热门: 史上第一密探云中鹤 高层的死角 把自己推理成凶手的名侦探 续巷说百物语 摩格街谋杀案 穿越火线之生化枪神 狱门岛 神秘女子杀人事件 粉妆夺谋 爱的重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