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案 粪池人头

上一章:第八案 森林腐尸 下一章:第十案 寄生虫男孩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我从没有爱过这世界,它对我也一样。
——拜伦
第一章 粪池人头

我自动脑补了一下公厕内的画面,三颗长满蛆虫的头,漂浮在臭气熏天的粪池表面。光是想想都直打哆嗦,我知道自己不能退缩,硬着头皮走入不远处的那个小公厕,我在外面都能闻到那股强烈的尸臭味。

我站在窗前看着电闪雷鸣的天空,暴雨即将来临。手机忽然响起来,是老高打来的。

我接通电话,便听到老高在电话那头说道:“小靳,带上你吃饭的家伙,以最快速度赶到南明107高速公路小岔路口!”说完之后,这家伙直接挂断电话。我拿着电话,苦笑着摇摇头。

老高永远都是如此,发生命案,他总能第一时间前往现场,好像破案破成瘾的瘾君子。

我暗想着,倘若很久没案子发生,他会不会患忧郁症?我甩了甩脑袋,拿起放在桌上的法医工具箱,锁好门便下了楼去,在门口花高价拦下一辆出租车。我刚上车不久,滂沱大雨从天而降,雨打到车窗上发出凌乱的响声,让我心烦不已。

因为这场暴雨会冲刷掉命案现场的许多线索,想到这里,顿时一阵头大。车子迎着暴雨在街道中穿行。10分钟过去了,司机把我放到107高速公路小岔路。我清楚地看见前面有一辆闪着警笛的警车,黄色警戒线封锁住整个外围,许多同事都穿着雨衣,开始展开地毯式搜索。

我给了司机车费,下车的瞬间暴雨把我淋成了落汤鸡。司机拿到车费立马驾车离去,那感觉跟活见鬼差不多。我小跑到警戒线外,亮了自己的证件才穿过警戒线,站在老高跟前问道:“老高,现场情况如何?”

老高先是递给我一套雨衣,命令我换上之后,他才神情凝重地说道:“小靳,这次的案发现场情况不容乐观,因为所有的尸体都不知所踪,只剩下三颗面目全非泡在大粪池里的人头!”

“老高,这儿的天网坏了?”我站在高健旁边,四下打量了一番,发现这地方实在是谋杀抛尸的首选场所。四下荒无人烟不说,还没监控探头。最重要的是这地方别说人了,估计狗都不愿多待一会儿。

“小靳,你记住一句话,天网并非万能,一座城市里总存在着监控盲区和死角。”高健顿了顿又继续说,“这个地方实在太偏僻,恰好位于高速公路的小岔路,当地司机根本不会走这种路,因为跑的人少,估计根本没在安装探头的范围。所以,凶手绝对具备一定的反侦查意识!”

听完老高的判断,我自动脑补了一下公厕内的画面,三颗长满蛆虫的头,漂浮在臭气熏天的粪池表面。光是想想都直打哆嗦,我知道自己不能退缩,硬着头皮走入不远处的那个小公厕,我在外面都能闻到那股强烈的尸臭味。

老高似乎看出我有点畏惧,主动拍着我的肩膀,“走!小靳,我陪你一起进去!”

在老高的陪同之下,我打着手电筒进入公厕,厕所顶部装了3个小型发电机,估计是方便侦查案发现场。白色的灯打在厕所的粪池内,粪池表面本来就不干净,滋生了不少厕蝇,外带三颗人头腐烂程度不同地漂浮在表面,引发出更多的蝇类和白色蛆虫。

我穿上法医的专业装备,从法医工具箱拿出一张黑网展开,此网叫捞尸网,专门用来捕捞残缺不全的死尸器官。

我强忍着刺鼻恶臭,把捞尸网散出去,成功套住第一颗人头,网子自动收紧,我开始往上提,把第一颗人头给打捞起来。后面两个人头依然按部就班,三颗人头均被我成功捞起。老高找我要了一双防腐手套,把三个人头分别装入相应的透明盒子内。经过此事,我发现自己好似克服了恐惧,因为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要为这三条人命申冤,把凶手绳之以法。

老高脱掉防腐手套,朝我竖起了大拇指,他面带微笑说:“小靳!你是个优秀的法医!”

我也冲老高傻笑,头一次觉得受人尊重是如此美妙。外面依然在下着暴雨,这场雨冲毁了很多有用线索。然而,当我回头用手电筒照向粪池的墙壁,却发现了古怪之处,墙上面依附着一大堆死掉且发黑的尸虫。

我用手电筒照往那堆黑尸虫,反问老高:“老高,你看看墙上的尸虫是不是中毒而死?”

老高顺着电光看过去,他看了几秒才说:“小靳,你没猜错,从表面上看那些尸虫确实中毒了。不过毒具体有什么成分,还需要你带回法医中心验证,争取早日解开尸虫中毒死亡之谜。”

我从法医工具箱里找出一个瓶子,右手握紧一把小铁铲,徐徐走到墙壁前,蹲下身子开始刮墙上的发黑尸虫。一大块尸虫被我刮下来,全数拍到瓶子里头。与此同时,老高叫来几个同事,让他们先把装脑袋的盒子带回局里的冷藏库好好保存,以免腐坏速度过快,影响侦破的准确性。

我收集完毕,老高却说了一句:“小靳,这案子我估计有点棘手!”

我长叹一口气,强颜欢笑着说:“我知道啊,还不是一样要硬着头皮上?”

老高朝我微微一笑,继续问道:“小靳,为什么这次的虫卵比较少?”

我在脑海中回忆师父的昆虫笔记,轻咳一声说:“我师父的昆虫笔记上提到过,嗜尸性蝇类产卵会根据尸体的大小来决定是否产卵。当已有过多蝇类产卵,尸体不足以供给蝇蛆取食时,后续雄蝇就不再产卵。因此,成人尸体上衍生的蝇蛆比较多,通常不会发生蝇蛆过多、尸体完全分解后大部分蝇蛆未发育完全的情况。”

老高好似听懂了,他摸摸后脑勺憨笑道:“你的意思我明白,尸虫产卵取决于尸体大小?”

我表示很惊奇,老高居然听明白了,点点头说:“没错,很多时候会发生尸体或尸块过小,导致蝇蛆过多的情况,大量孵化较晚的蝇蛆还没发育成熟被迫离食,最终死亡或形成瘦弱的子代成蝇。这次的案子因尸体体积过小,后续演替波次完全缺失了。”

老高听罢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打了个哈欠说:“老韩曾说过一点,天气也会影响产卵?”

我差点忘记这个主要因素,朝老高竖起大拇指,“老高,你不说我还差点忘记。今晚突降暴风雨,风对尸体腐败气味的扩散和蝇类的飞行影响巨大。在一定范围内,风力越大,腐败气味扩散越快,而蝇类逆风飞行的阻力同样大。强烈的暴风和急剧降雨,会导致大量昆虫死亡。”

如此一来,便能解释人头上的虫类为何如此少,因为最近几天都接连下雨啊。

我发现老高还处于迷糊状态,直接对他说道:“老高,你有所不知,雨天会让尸体上已经开始发生的嗜食性昆虫群落演替被暂时打断。同风力相类似,暴雨对部分昆虫的影响也很大。在暴雨天气除麻蝇等体型较大的种类外,其他蝇类均无法正常飞行。这就会影响蝇类产卵和幼虫的生长发育,甚至打断嗜尸性昆虫群落的演替过程。”

老高冲我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便独自去完成余下的工作,估计去盘问报案人了。

老高走后,我又开始思考这种尸体不知所踪,空有腐烂人头的案子,属于特级诡案。

遇上这类案件让我很没底气,除非像师父或者韩哥那样的老江湖出马,我这个小新丁估计有点悬。转念仔细一想,今晚的粪池人头案确实透着古怪,尸虫在案发现场遭离奇毒死,我还是头一回见。

不过,尸体状态也产生了一定影响,某些常见的嗜尸性蝇类蝇蛆取食不同的尸体组织,其生长发育程度也不一样。研究显示,取食动物内脏器官的丝光绿蝇幼虫较取食肌肉组织的幼虫壮硕;同样是取食内脏器官,取食心肺组织的幼虫比取食肝脏的提前30小时左右离开尸体;取食高脂肪含量尸体组织的幼虫体型短小且死亡率高。因为取食蛋白质和磷脂类含量多的幼虫会发育过快,引发幼虫滞育或死亡。同样对后续昆虫活动有影响,从而引起尸虫更替变异,对推测死亡时间造成误导。

第二章 病毒头颅

我在头颅内部还提取到神秘毒素,这类毒素会快速杀死尸虫!神秘毒素杀死尸虫仅需5秒,尸虫死后会化为一摊臭气熏天的黑色物质,乍看之下很像是被熊熊烈火炙烤变焦了。

我独自一人赶回昆虫研究室,戴上口罩提取出疑似被毒死的虫卵,轻轻用镊子夹住放在药剂盘内,取出一根空的注射器和青色药水,青药水主要用于分析虫卵毒性强弱与类型。当我吸满药水后,把针头刺入虫卵最末端,推动注射器徐徐注入死虫卵内部。

几分钟后,死虫卵表面起了变化,我又搬来放在一旁的电子生物微型显微镜,把药剂盘放在显微镜下,调整好焦距开始观察虫卵纹理,意外发现和人彘酷刑案的剧毒虫卵十分相似,基本上属于同一种类。

我又接连用了许多种药水去进行实验,虫卵仿佛能够吞噬药水,像修炼了毒功的武侠高手,已经达到百毒不侵之境界。我一时间有点迷糊了,到底该怎么分析虫卵类型和刺激虫卵快速生长?

因为倘若我无法让虫卵生长,便不能确认昆虫种类和特征,更别提靠虫子推算死亡时间了。不过,经过实验后我可以肯定一点,这虫卵上携带了一种剧毒,或者说是死者头颅内寄生着某种诡异的病毒。

我忽然想起师父曾教过我一个办法,用昆虫DNA提取,把病毒源给抽出来,进行二次分析。想方设法找到类似病毒或变异体,重新刺激虫卵发育,最终让虫卵突变成能够正常发育的幼虫。

说做就做,我开始做一个药剂配方,把需要用到的那些药剂,全部量好数,分别装入不同的试管。接着,又用一次性镊子把虫卵夹出来,放入一个广口瓶之中,先前调配好的药剂,我依次倒入瓶内。

我戴好护目眼罩继续观察着广口瓶中的变化,因为这种昆虫DNA检测实验,有时候会突然产生出大量强酸,为避免眼睛不被波及或烫伤肯定要戴护目眼罩。几秒之后,我发现瓶子里的水开始变颜色了,从最初的青红色混合变成了黑色与血红色的混搭水,表面还冒着很多泡泡,水开始渐渐加热出现沸腾翻滚的情形。

我一下子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虫卵内部究竟有什么玩意?能让药水变色不说,还能加速药剂溶解速度,强行让药水沸腾变成开水。在此我要解释一下,当多种药水混合在一起之后,碰上另外一种能催化的药水,水体温度跟空气相遇会让药水加速溶解,所以看起来像是刚烧开的沸水。

渐渐地水温达到一个沸点,水的表面浮现出一层黑色物质,还发出那种比尸臭还臭好几倍的味道。不过,这一切我总算没白弄,因为我看见虫卵已经开始在蜕皮了,以二次进阶的姿态从水中慢慢浮了上来。

我从法医工具箱里拿出一把镊子,徐徐探入广口瓶,一把夹住进阶虫卵,虫卵可能是因为受了镊子的刺激。它的尾巴和头端开始上下摇摆,看到这个现象我暗松了一口气,因为虫卵在我的刺激下,它重新苏醒了,摆脱了假死状态。换句话说,等于变态成功,而之前那种状态属于半变态,也称为发育不完全。

我把虫卵放到一个放有少量干冰片的小盒子,用干冰是怕虫卵因为之前的高温加速蜕变,一不小心温度高过头导致暴毙。干冰的用途在于能够快速冷却虫卵,增加虫卵存活的概率,虫卵落到干冰片上不久,发出滋滋响声。这证明了虫卵表面还带有腐蚀性药水,十分不利于虫卵的生长与发育。

干冰冷却之后,我把虫卵夹出来放入保温盒里面,保温盒内温度均衡,适合虫卵生长。

我大概估算了一下虫卵需要的进阶时间,不出意外应该是5分钟后,能成功化成紫黑色的蛹。一小时后破蛹而出长成幼虫初期,通过幼虫我可以直接判断昆虫的种类和习性特征,推断出三名死者的遇害时间差。

我趴在桌上静静看着保温盒里的虫卵,虫卵先前那一层皮已经完全褪去,又慢慢长出粉色的新皮。末端开始结一小块黑色虫茧,这是要化蛹的特殊前兆,渐渐地黑茧彻底包裹住整只虫卵,虫卵进阶成虫蛹。

我闲来无事从柜子里找出师父留给我的那本昆虫笔记,上面记载着各种虫案。

其中有一个与毒品有关的案子吸引了我,案子情况相对复杂,现场在盖亚假日酒店的后巷,报案人是酒店的洗碗女工,她声称在垃圾桶旁边发现了一小袋长满了蛆的碎肉。当时负责勘查现场的法医正是师父,师父采集到了两具尸体混合成的碎尸肉。从肉的切口上分析是普通菜刀所致,而且凶手的手劲儿特别大。师父立马重建了一下案发现场,凶手属于连环杀人,为毁尸灭迹把尸体剁成碎肉,喂给自己的狗吃,借此成功销毁证据。

经过师父的检测,发现碎肉块里夹带着氯胺酮成分,证明死者生前肯定有吸毒前科。

师父让同行的警员立刻封锁酒店,进行挨个调查和尿检测试,最终成功抓获杀人凶手王国强。王国强是酒店的大厨,因染上毒瘾借了高利贷,不久前的某个晚上放高利贷的找他收高额利息,他没那么多钱还,一怒之下他便把收账的两个小混混给杀了。为掩人耳目在后厨把两具尸体给分解了,用开水煮熟后剁成碎肉放入装肉的急冻室,每天都会分拿出来煮熟,分三次装在一个袋子里,丢给他养的那条小狗吃。

结果小狗习惯性咬着垃圾袋,蜗居在垃圾桶旁吃东西,碎肉还没吃完小狗便突然毒发猝死,因为那两个小混混生前也是瘾君子。洗碗女工发现小狗中毒死亡,旁边还放着一袋认不出的碎肉,心生疑惑立马拨打报警电话。看完案件记录,我更加觉得师父强大,结合法医解剖学跟法医毒理学瞬间侦破了一宗命案。

在我看完昆虫笔记之后,虫子也同时破蛹而出,变成了一只蝇类的昆虫。

这个结果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因为我压根没想到是蝇虫,太违背正常逻辑了。

首先,案发现场的当天晚上下着暴雨,蝇类虫子不能飞着到公厕,然后寄生于人头表面吧?在法医昆虫学界都认准一句话,蝇类和飞行类昆虫在暴雨天根本无法降落,甚至还会遭狂风刮走或意外死亡。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这种蝇类还产生了变异情况,我从来没见过的新型品种。

我连忙给韩哥打了个电话,在电话中说:“韩哥,你快到研究室来,我有重大发现。”

结果韩哥却在电话那头说:“我现在有急事,回头我去研究室找你!”

说完这句话,韩哥就直接挂断了电话,我使劲儿摇了摇头,在一旁拿来一个放大镜,继续观察变异蝇虫。它比普通的蝇虫体积足足大了两倍,长了四对半透明翅膀,末端花纹为浅绿色,尾针已经向外露出。

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变异巨型蝇虫,虽然目前确认了虫子种类,但因为是首次接触到变异虫子。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进行推理死亡时间,还能按照正常蝇类那样推演?这个问题估计只有师父或者韩哥能替我解答了。

我又开始猜测这种变异虫子如果越来越多,那人类世界会变成什么样?虫子大举入侵人类世界,把整个人界变成虫界?光是想想都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直到此刻我才明白为何国际上要禁止研究一些生化项目,是为了不引起变异生化危机。

我不禁又想起师父曾多次警告我,千万别轻易接触法医毒理学和昆虫基因改造研究,或许是我现在水平还不够,不能接触到师父那个层面,但我确信一点:只要能快速成长起来,总有一天师父会带我进入另外一个昆虫世界。我总觉得自己被卷入了一个谜团中,在我面前有很大一团迷雾,我像没有目标的迷途羔羊。

我甚至有点怀疑,自己之所以会踏上法医之路,都像是被人刻意安排好的一个迷局。连师父为何选中我为徒弟,时至今日也没想明白,当时比我有天分的学生太多了。相比之下,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结果偏偏让师父相中,收为他的关门弟子。

我突然冒出了一个恐怖的念头,选中我当徒弟难道是师父的计划?他想我成为他手中的一把手术刀,在幕后操控着我去划开那些虚伪的罪犯。但是我转念一想,立刻打消了这个荒唐的念头,谁有如此大的能力推动这一切?

想着想着不知道为何,我的脑海中又自动浮现出那个叫NASA的神秘人。我暗自猜想着,这家伙莫非是个精神分裂患者?时而给我提供关键性线索帮我破案,时而又故意教唆人用虫子犯罪,制造恐怖虫案让韩哥和我联手侦破。

第三章 尸蝇会说话

在实际案件中确实存在,服药或服毒自杀、被凶手注射毒药杀害,据统计国内大量的毒药都能影响嗜尸性蝇类幼虫的生长发育,以至于对后续的群落演替产生一定影响,而捕食这些蝇蛆的虫类估计会被毒死。

我使劲儿甩了甩脑袋,索性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烦心事,从冷藏库抱来三个盒子。

在我面前摆着三颗人头,每颗人头都被封闭在不同的专业器皿内,里头还加了福尔马林。

当然,每个盒子内还有少量的白色液体,是用来观察尸蝇的进阶过程。虽然三个人头的五官已经严重腐化,开始慢慢凝结出一块块绿色的尸斑,还有不少尸蛆与尸蝇在表面来回蠕动。但我通过脸型结构跟颧骨不难判断出,三位死者均是女性,所有的致命伤都在左侧太阳穴和后脑勺,因为这两处的头骨严重开裂,绝对是钝器所伤。

结果我没等来韩哥,却意外等来了老高这家伙,他问我韩哥去啥地方了,我说韩哥有事处理,估计晚点才会现身,老高听到之后居然没打破砂锅问到底,我甚至有点怀疑老高莫非知道什么内情。

“小靳,怎么样?有新发现?”老高坐在我身旁,看着面前的三个密封的人头问道。

我点了点头,指着面前三个腐烂到不同程度的人头说:“这三个人头上存在着不同的科类昆虫,但嗜尸性昆虫有蝇类及部分鞘翅目昆虫。其中蝇类的丽蝇科、麻蝇科、蝇科及厕蝇科,厕蝇科最爱吃腐尸,但凡出现尸体,蝇类的成虫通常会第一时间到尸体上,并在尸体产下卵(或幼虫),让幼虫吃尸体组织,直到完全吃干净整具尸体才会离开。”

老高好似还没听明白啥意思,挠挠后脑勺问:“那这些人头上面都是什么类型的虫?”

我知道他没听明白,因为法医昆虫学对外人来说,确实复杂难懂。

我不想多解释,索性站起身走到一旁的柜子下,拿出一个装有虫子的昆虫瓶放在桌上。

我笑着向高健招了招手,“老高,快过来,我让你体验一下尸蝇如何说话。”

老高好似也来了兴趣,连忙拉着椅子坐到我旁边,指着虫瓶说:“我看这些虫差不多啊!”

对于老高的看法,我并没放在心上,因为在大多数人眼中,虫子都差不多一个样。

我转过头对老高笑了笑:“别着急,你听我说完就明白了,因为蝇类产卵的时间不同,有的是在尸冷之后快速产卵,有的则会等到3天后,中途虫类群体会不停演替。导致尸体上的蝇蛆大小不一,主因为生产时间不同。”

老高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好像听懂了,后面该如何继续推演死亡时间?”

上一章:第八案 森林腐尸 下一章:第十案 寄生虫男孩
热门: 卖马的女人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3 夜蝉 黑魔女之隐秘 魔法学渣 都市传说拼图 亡国之盾 尊严:池袋西口公园10 网游之剧毒 独裁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