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案 寄生虫男孩

上一章:第九案 粪池人头 下一章:第十一案 变异虫人尸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我从地狱来,要到天堂去,正路过人间。
——司汤达
第一章 拐卖团伙

我险些笑喷了,老高居然跟老太太玩起了心理战,故意吓唬对方。老太太估计本身文化程度就不高,属于法盲群体,她听了老高的话不禁有点畏惧。

南明市接连发生了数起孩童失踪案,为此警方成立了以老高为首的寻孩专案小组。

不过,让大家都疑惑不解的是,失踪的皆为男孩,年龄均在5~6岁,拥有不同程度的语言障碍。主要是失踪的地点相隔不远,专案小组成功划出了重点监视区域。出于兄弟情义,我每晚都陪老高在监控室看区域监控。

这一晚,为了不错放任何可疑的现象,我和老高喝完咖啡,打算又轮流开夜车观察监控视频。我们划好各自要看的地区后,我便开始仔细观察了起来。10分钟之后,天网探头拍到南明市南岸区的公共汽车站台,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我抬手指着视频上呈现的画面,扭头大吼道:“老高!有发现,快过来看看!”

老高闻声连忙脚一蹬,旋转办公椅就滑了过来,他把脑袋凑过来一看,只见画面上有三个人在争吵,其中两个像一对夫妇的年轻人站着,正在伸手朝地上的老妇要孩子。老妇人紧紧地抱着一个约莫7岁的男孩,她的双眼恶狠狠地瞪着年轻夫妇,嘴上念念有词,可她怀里的男孩却在号啕大哭。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路人聚集在这里包围了起争执的三人,有人对着那对年轻夫妇指指点点,估计是路人说的话太难听,年轻少妇一下子哭了起来,还朝地上的妇人跪了下去,一边恳求,一边痛哭,看她的手势应该是要老妇人把孩子给她。

老妇人很是错愕,但仍不肯把孩子交给年轻少妇,而且经过这一刺激,她像是看见了神经病人一样,死死地抱紧孩子,并试图起身逃走。年轻夫妇见状,拔腿就跟了上去。

但人太多,老妇人一时之间没能逃出去。而且不知是谁报了警,有两名警察走到了三人面前,看样子是在询问具体情况。

那老妇人一见警察,连忙指着年轻夫妇,原本凌厉的眼神瞬间变得无辜,还落下了两行老泪,嘴上似乎在控诉那对年轻夫妇要抢她的孙子。年轻夫妇看起来像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一时之间只能猛地摇头否认,年轻少妇更是焦急,不停地伸手要抱孩子。

我看着监控上的画面,咬牙骂道:“这对年轻夫妇太过分了,当街欺负老人啊!”

我转头一看,见老高发了条短信出去,他把手机往兜里一装,说道:“这个老太太可真会演戏啊,不去当演员真是浪费了!我刚通知附近的警员,让他们立刻赶过去抓老太太!”

我顿时一脸的不解,挠着后脑勺问道:“演戏?你说去抓老太太?什么意思?”

老高像看白痴般看了我几眼,解释道:“你不会真以为是年轻夫妇在欺负老人吧?傻子都看得出来,其实是老太太强行抢了别人的孩子,现在故意耍无赖说那对年轻夫妇要抢她孙子。这是人贩子常用的手段!”

我还是不太相信,指着监控说:“我怎么看老太太都不像人贩子,老高你咋就看穿了?”

老高示意我仔细观察,并分析道:“很简单,你看这三个人的眼神,人的眼神最不会撒谎。倘若那个孩子真是老太太的孙子,那为何孩子在老太太怀中还大哭不止,不仅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还想回到年轻夫妇那边?”

我又望向监控,只见那个小男孩的脸上满是泪水,眼中透露出一种害怕和期望的复杂心情,他总朝年轻夫妇伸出双臂要他们抱,却被老妇人硬生生地压回了怀中。

老高冷冷地哼了一声,继续说:“同样,你又仔细看看那对年轻夫妇,他们二人的眼里写满了焦急和悲切。因为目前所有路人都误会是他们在抢孩子,加上老太太演技一流,大嗓子一喊就随时有人会站出来为她打抱不平。但实际上那是他们自己的孩子啊,看着警察过来后,老太太趁机上演苦肉计,他们又不敢当着警察的面从老太太手中抢夺,以免引起民愤导致警察判错孩子归于谁,倘若老太太就此走了,那孩子可就真的找不回来了!”

我顿时恍然大悟,紧接着心头一怵,感到一丝惊恐,现在犯罪分子猖狂,在光天化日之下都敢犯罪,而且大多数人都会被表象蒙蔽双眼,而不能看到这件事的实质。再加上现在的网络暴力,倘若这件事被拍成视频弄到网站去,被犯罪分子用舆论唤来盲目的旁观者,年轻夫妇恐怕还会受到更大的打击。

老高派遣过去的同事,很快把老太太和年轻夫妇都给控制住了,并将他们三人一起押送回局里接受审讯。我清楚老高的脾气,他嫉恶如仇,面对这样恶劣的社会现象更是怒火中烧。

这会儿他和我一起进入了审讯室,坐在椅子上的老太太一见到我们,就破口大骂起来,说我们警察无法无天乱抓人。

老高气得脸都绿了,二话没说就走了过去,对着审讯台使劲儿一拍,大声喝道:“你给我安静点!吵什么吵?你以为这里是菜市场吗?!”

老太太遭老高这么一吼,愣了一下后又闹腾起来,她双眼一瞪,气冲冲地说:“你!你居然敢凶我?好!我现在记住你了!我出去时要投诉你恐吓证人,还试图打我这个老太婆!你等着吧,我绝对让你当不成警察!”

我为老太太默哀三分钟,老高可是局里出了名的暴脾气。但这次我很意外,只见老高拉开椅子静静地坐在老太太对面,听老太太疯狂乱骂,他不但没有发飙,嘴角还带着笑意。

10分钟后,老太太由于不歇一口气地大骂,现在已经累得靠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喘气了。

老高突然开口说道:“骂完了?不好意思,忘了告诉你,辱骂公安干警犯法!”

此话一出,我险些笑喷了,老高居然跟老太太玩起了心理战,故意吓唬对方。

老太太估计本身文化程度就不高,属于法盲群体,她听了老高的话不禁有点畏惧,脸上露出了诧异的表情,坐直身子后,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没骗我吧?骂你真犯法?会被判几年?”

我差点笑出声,老高回头瞪了我一眼,便强忍住笑意,恢复了严肃的表情。

老高继续忽悠老太太,当然这也算一种审讯手段,他轻咳一声,冷冷道:“没错,你准备坐牢吧。”

老太太似乎还在怀疑老高的话,她半眯着眼睛,忽然看向我,恐吓道:“如果你们故意骗我,等我走出公安大厅后,你们最好别遇到我,否则……”

“否则什么?你还能杀了我不成?”老高不屑地哼道。他把右手放在椅子上头,不动声色地朝我打了个手势,示意我配合他唱双簧。不过,这种事我第一次弄,底气不足。

“老太太,我劝你还是老实交代,你为什么要抢那对年轻夫妇的孩子?”我问道。

“我没有抢他们的孩子,那是我的亲孙子,我保护自己的孙子,有什么不对?你们应该去审那对夫妇,最好把他们这种人抓起来,是他们故意要抢我的孙子!”老妇人忽然激动地站起来,朝我吐了一脸的唾沫。

“咔嚓”一声,老高趁我在审问老妇人时,拍了一张老妇人的照片发给了信息调查科的同事。

老妇人当即反应过来,不顾一切地冲向老高,要抢他的手机,还大声喊道:“拍什么拍!你这是在侵犯我的肖像权,我可以去告你!”

老高再也没耐心和这个老妇人玩游戏了,脸色忽然大变,吼道:“你他妈给我安静点,这里是公安局,不是你吵架的菜市场!等我同事把你的身份调查出来,我看你还怎么狡辩!”

老妇人被吓得一愣一愣的,连我也被老高发怒的样子吓得心都悬起来了。我本想再次借着审讯试探老太太的态度,找寻其软肋。可信息调查科的同事很快给了我们答案,有一份电子档案发到了老高的手机邮箱里,档案里详细记载着老太太的身份信息。

我看老高的脸色就知道,这件案子有了关键性转折。

老太太叫宋庆丽,是南明市人,目前居住在养老院,还有一个在读小学的孙子。

老高看完档案,忽然心思一动,有了个好想法。他背靠着椅子,故意刺激老太太,说道:“宋庆丽女士,听说您还有个孙子?”

宋老太听到自己的名字时并没有反应,但她一听见孙子,眼神就立刻有了变化。她瞪着老高,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安,却装作气势汹汹的样子大声吼道:“你别打扰我孙子!否则我做鬼都不放过你!”

第二章 地窖囚童

我远远望见老高一人回来了,他快步地走进门,将手上的几张纸丢在审讯台上。宋老太下意识地扑上去看检验报告,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男孩和年轻夫妇的血型匹配度百分之百相同。

宋庆丽被抓捕后,在局里待了好几天,却始终不承认自己的罪行,还说警察行使暴力执法,故意抓好人和冤枉好人,却让坏人逍遥法外。

不过,宋庆丽怎么都没想到,在抓她的同时,我们也把那对年轻夫妇请到了局里,进行当面对质。

宋庆丽一见那对年轻夫妇,脸上的神情有了细微的变化。她先是愣了愣,诧异地站了起来,然后指着年轻夫妇,一脸悲伤和恐惧地说:“就是他们要抢走我的孙子,警察同志,我孙子现在人在哪里?你们快点还给我,不然他们又要和我抢孩子了!”

老高也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他配合着宋庆丽,安慰道:“你别怕,这里是公安局,在事情没有弄明白之前,没有人可以抢走孩子!”老高顿了顿,故意看了几眼宋庆丽说:“但是,如果有人涉嫌拐卖儿童,我们当警察的一定不会放过!”

年轻夫妇伫立在门口,见宋老太又开始演戏,少妇便不顾旁人的目光,愤怒地反驳道:“老太太,你做人要讲良心!那是我的孩子,是你在无理取闹,是你不安好心,当众抱走孩子,还和我抢孩子!”

通过年轻少妇的叙述,我们得知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原来,年轻夫妇趁着周末有空,便带孩子去附近的公园玩,在等公交车时遇到了宋庆丽。老太太拎着一个包,看样子是从外省来投靠亲戚的,她在公交车站看了半天公交车路线牌,最后还是向年轻夫妇询问了路线,说自己一人出来也不认识路,又没有手机,联系不上女儿。

年轻夫妇一听,见老太太和自己同路,便好心地给她详细规划路线。

等车间隙,老太太百无聊赖,就和年轻夫妇拉起了家常,三人聊起了小男孩的情况。

“你们也知道,我们平日也不会有太大的警备心,女人一聊到孩子就忍不住多说几句。凡是老太太问及孩子的年龄、姓名、吃奶粉的程度等,我都一一告诉了她。后来我们的车来了,在车上她坐在我们旁边,说自己想抱抱孩子,还保证抱一下就还给我们,我犹豫再三才递给她。”年轻少妇忽然哭了起来,懊悔地说,“谁知道,谁知道……老太太居然如此不安好心,车子到下一站打开了门,她就把孩子抱下了车,我们追着上去,她却死都不肯还给我们,还硬说孩子是她的孙子。”

之后的事,便是我和老高在监控视频中所见的那样,三人拉扯孩子中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路人。路人不知真相,也看不出到底是谁在说谎,便在一旁指指点点,却没人敢主动站出来报警。

老太太到了这个时候,依然死不认账,老高也不再理会她的反抗,看向年轻夫妇问道:“你们有什么可以证明孩子是你们的?”

年轻男子扶着少妇,开口道:“当然有,我们的孩子是AB型血,警察同志,你们可以带我们去抽血验证。”说完,他瞪了一眼宋老太,眼中似有刀子的寒光。

宋老太忽然心头一紧,瘫坐在椅子上,老高派我看住她,然后带着年轻夫妇去验血型了。

过了很久,我远远望见老高一人回来了,他快步地走进门,将手上的几张纸丢在审讯台上。宋老太下意识地扑上去看检验报告,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男孩和年轻夫妇的血型匹配度百分之百相同。

老高目不转睛地盯着宋老太,他强行压制自己心底的愤怒,冷冷地说:“宋庆丽女士,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在铁证如山的情况下,宋庆丽供认不讳,并仔细交代她在半年前加入了一个专门以拐卖男孩为主的犯罪组织。

“警察同志,我这么做都是为了给我孙子提供一个好的生活环境,请求你们放过我孙子!”宋庆丽垂着脑袋恳求道。

老高扫了她一眼,并没有理会她的话。我知道老高并不会因此同情老太太,他更关注案情,更何况现在已经有那么多男孩失踪,并且生死不明。

果然,老高继续拿起笔记录老太太的话,低着头问道:“你们是用什么方式拐卖男孩的?又是怎么将孩子交给犯罪组织的?”

宋老太有点犹豫,我在一旁接着说:“老太太,你最好说实话,否则你孙子一定会受到你的牵连,毕竟别人也不知道那是不是你的亲孙子!”

“好,我说,我都说。”宋老太终于放下防备,选择了妥协。

通过她可以得知,他们大多数人都以演戏的方式,成功拐卖许多男孩倒手卖给自己的上线。之后,我们成功策反宋庆丽当线人,并在她身上安装皮下跟踪器,一般信号干扰器都无法识别。

宋庆丽当天晚上跟她的上线约在一个废弃屠宰场接头,老高带领几名干警守在隐蔽之处,将接头人孙兴当场抓获。

老高连夜审讯孙兴,刚开始孙兴也是打死都不说话,把老高气了个半死。由于我们不能破坏组织内部规定,进行暴力审讯,强行逼迫孙兴说出真相。一时之间,老高也不知道该怎么问出犯罪组织的窝点和那群孩子的下落。

韩哥听闻老高审讯失败,当即想了个损招,他搞了一堆虫子放在孙兴身上。虫子本身自然是良性无毒,但虫子最恐怖的地方就是它们的身体末端会喷出绿色液体,只要绿色液体接触到人的肌肤后就会奇痒难耐,随着时间推移身体开始产生灼热感,那感觉仿佛是万蚁噬心,无异于让孙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最后,孙兴忍受不了,告诉我们被拐的男孩都被囚在了一个隐秘的地窖里。

我发自内心地佩服韩哥,他居然能想到用昆虫来让罪犯说口供,也算是奇葩一个了。

经过两个月的暗地跟踪和部署,老高成功摸清了人贩子团伙的窝点和拐人手法,并将此重要发现报给了领导。局里马上开会布局,打算把这个团伙一网打尽,将被拐的男孩解救出来。

第三章 人体昆虫标本

这里居然是个研究异种昆虫的地下研究室,右侧悬挂着的东西,让大家都倒吸一口凉气,那是一具具人体昆虫标本,牺牲者就是那些失踪的小男孩。

等我们一群人赶到孙兴所说的维修汽车厂时,相关犯罪分子早已不知所踪,很明显我们扑了个空。

老高和两队同事分好搜查方位,各自展开仔细搜索。老高带着我走到汽车厂最里头,这里除了一些汽车里的零件之外,在我的右手边,还停着一辆破烂不堪车头向左倾斜的银白色丰田。

这辆破车也引起了老高的注意,他握着几把修理汽车的工具,带着我一起向车大步走去。

我站在车子的正前方看了半天,皱眉望向老高,说道:“我看没啥特别,一辆破车而已!”

老高却不吭声,绕着车子看了好几圈,把车子里里外外看了个遍。老高一想到拯救男孩的时间和概率越来越小,不禁抬腿猛地踢了两脚左边的车尾灯,没想到这辆破车还有个隐藏的机关。

老高又踢了左车灯两下,车子自动往左侧徐徐倾斜,慢慢地露出了一条通往地下室的楼梯。我们一行人高度警惕地步入地下室,刚落地一看,大家都震惊了。

我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里居然是个研究异种昆虫的地下研究室,研究室的面积非常大,类似三房一厅的公寓,其中一间房为办公室,一间只有草席和棉被,还有一间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大厅便是实验室,现场混乱不堪,地上到处都是碎了的瓶子和纸屑,看样子犯罪组织是匆匆逃走的。

我们走进那间黑漆漆的房子,刚一打开灯,就看见左侧的墙壁上挂满了装着各种昆虫的透明广口瓶,排在首位的就是食尸性昆虫。而右侧悬挂着的东西,让大家都倒吸一口凉气,那是一具具人体昆虫标本,牺牲者就是那些失踪的小男孩。

那一张张僵硬苍白且稚嫩的脸露在外面,有的甚至还没闭眼,瞪着一双充满了恐惧的大眼睛,像是在死死盯着与他对视的人一般,让人毛骨悚然。他们的身体没有穿衣服,被一层层的黑色条纹昆虫茧缠绕着,整个人像是居住在蚕蛹里的虫子。

我的眼眶渐渐蓄满了泪水,心中悲伤且愤怒,双手不自觉地攥成一个拳头,牙齿开始咯咯作响,恨不得立马杀了在幕后操控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我甚至能想象,一群孩子被囚在这里时的画面,他们蹲在一间空荡荡的屋子里,看见每天都有人被叫出去,却再也没有人重新回到屋内。每当天一亮,昏暗的光线透进屋里时,门口也会出现一个高大的魔鬼的身影,他会抓出一个大声反抗的男孩,然后将铁门一锁。屋内就只剩内心充满无穷无尽的恐慌和无助的男孩们面面相觑,泪流满面,他们日日盼,夜夜盼,最后还是难逃一劫。

现场一片寂静,大家像是来参加他们的葬礼一样,几乎每个人都红着眼,面色凝重,低头不语。

老高也红了眼,还偷偷抹了一把泪,他一拳打到挂着标本的墙上,血顺着墙壁缓缓流下,仰起头怒吼道:“老子不抓到这群畜生,誓不为人!”

老高这一举动带动了在场的所有警员,大家纷纷表态要协助老高抓住可怕又可恶的犯罪组织。我看着满满两排的人体昆虫标本,也特别难受。这些孩子其实都是无辜者,为何要受到如此惨绝人寰的对待?

大家平稳了一下情绪,开始侦查和收集微小的线索,试图找到有用的证据。我和老高去了一个办公室,在办公桌的柜子里翻出很多文件,却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证据。老高一气之下把文件丢到地上,叉着腰站在原地。

无奈之下,我只好打电话请韩哥这个老法医出手,或许他能发现隐藏的线索,否则案子就会走进死胡同。于是,我打了好几个电话给韩哥,那边接通后,我便开始描述研究室的场景。韩哥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久后才说,他会带着我师父沈建国一同前来案发现场,然后匆匆挂断了电话。

我不禁感到惊讶,连师父都要出山了,由此可见人体昆虫标本应该是触及到了某种底线吧,兴许跟师父那个昆虫基因研究计划有关。我把师父要来的事跟老高汇报后,他非但没有露出喜色,脸色反而更加凝重。

我还摸不清状况,便开口道:“老高,你的脸色不太好看啊!大家都怎么了?”

老高盯着我看了足足一分钟,长叹了一口气:“小靳,我感觉要出大事了!”

我不解地问道:“什么事?关于我的吗?”

老高没有回答,却露出了奇怪的眼神,然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忽然之间,老高的话语和行为让我嗅到了危机,很多事情似乎只有我一人不清楚,一直以来我都处在一个谜团之中,永远都是被韩哥和师父强行推着走。我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提线木偶,师父指着什么地方,我便朝那个地方前进。

上一章:第九案 粪池人头 下一章:第十一案 变异虫人尸
热门: 折断的龙骨 第三死罪 腐蚀花园 把自己推理成凶手的名侦探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Ⅱ 琉璃美人煞 战神领主 敲响密室之门 新干线谋杀案 怪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