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案 变异虫人尸

上一章:第十案 寄生虫男孩 下一章:番外篇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心还在,希望便不会消失。
——海伦·凯勒
第一章 虫蛹裹腐尸

尸体犹如白色脑浆一样炸裂出来,尸体上面生满了密密麻麻的白色虫蛹,在尸身上下慢慢蠕动。尸体此刻已成为一具被虫蛹裹着的腐尸,乍看之下像变异虫人尸。

我和韩哥正在谈论尸体解剖的注意事项,老高气喘吁吁地冲了进来说:“快!马上跟我走!”

我们二话没说,就带上法医工具箱,上了老高的车。他说是接到了一个匿名报案电话。

“老高,我们要去啥地方?”由于车上确实很无聊,我便随口问了一句。

“南明市新工区后山。”老高边开车边回答道。

“老高,咱们要去杜飞案的车祸现场?”我稍微向前探了探身子。

“没错,就是那片区域,一个让人讨厌的鬼地方。”老高明显不太高兴。

我突然想起那只金属蓝绿色的甲虫,便说道:“老高,我怀疑这个案子跟杜飞案有关。”

“嗬,怎么可能?你侦探小说看多了吧。”

“如果是不同的凶手犯案,怎么会凑巧选择了相同的地点和手法呢?”我开始反驳老高。

“你小子,别忘了你是个法医!”

“老高,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打赌?我们刑警办事,从来都靠证据说话。”老高白了我一眼。

韩哥什么也没说,只是跟着一起笑,却看起来心事重重。或许,他也想起了金属甲虫。

“不,我要赌的是正规内容,算你的强项了。”

“那也不赌。”

“我赌眼下这个案子和杜飞案有关,输了我请你吃饭,怎么样?”我试想着那只金属蓝绿色甲虫和曾经的预感,更加想要证明一下。

“你小子还较上劲儿了,我和你赌了!记清楚了,我喜欢吃台湾卤肉饭。”

“别着急,要你输了怎么办?”我知道老高喜欢打马虎,所以打赌就要说清楚。

“你说怎么办,我都没问题。”

“好,你如果输了,就去刷警局的马桶。”

“啥?”老高愣了一下,脸色开始变难看了。

“玩不起?那就别玩了。”

“成!跟你赌了!”老高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他打心底认定,这件案子和杜飞案无关。

“不过,那地方倒还真挺适合杀人抛尸。”老高若有所思地说道。

“不愧是老手,一眼就命中了要害。”

“那可不,我好歹干了十几年……不是,什么老手?你拿我和罪犯相比!”

一路上有了老高这个段子手,感觉比起从前要轻松不少。

10分钟后,我们到达了案发现场,警员们早就已经开始各自忙碌起来。

只是最初那个被撞坏的护栏已经完好如初,但依旧能看出修补过的痕迹。

杜飞和他女秘书车祸的地方已经开始冒出新的绿芽,破烂不堪的车子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深坑印记。不过,今天我们的主要勘查地点,为距离此处百米开外的丛林。

由于暴雨的冲刷,在这样泥泞的地方举步维艰,脚下很快就布满了厚厚的淤泥。我看见老高现在已经眉头紧锁,或许他开始担心这件案子和杜飞案有关。倘若真是如此,他堂堂一个刑警队长要去扫厕所,岂不是丢人都丢到奶奶家了。想到这儿,我不禁笑了笑。

“老高,服了?”我用手肘碰了一下他,加上我的表情,他自然清楚我话里有话。

“不服!还没见着尸体呢!”老高虽然面无表情,但我知道他现在是死鸭子嘴硬。

说实话,我现在担心的不是和老高的赌约,而是暴雨天对昆虫的影响,绝对会毁坏很多非常有意义的证据。想到这儿,我不禁加快了脚步,跟上了走在最前面一言不发的韩哥,我们终于看见了那所谓的尸体。

这具尸体被装在一个灰色的尼龙麻布口袋中,有可能是由于某种强烈的摩擦,加上大雨的疯狂冲刷,口袋已经出现了不少大小不一的裂缝。裸露出来的皮肤已经大范围腐烂,还沾上了不少的黄褐色泥土,同时有大量蛆虫在上面蠕动,而附近的土壤表面也出现了一部分死蛆虫。

我慢慢靠近尸体,准备开始现场侦查工作。

韩哥仔细观察着尸体,表情非常难看,脸上甚至还写满了震惊和畏惧。

“韩哥,你怎么了?”我赶紧围上去,想要一探究竟,并不是因为打赌。

韩哥转头看着我,额头还冒出了汗珠,他突然问道:“小靳,你带纸了吗?”

我还以为韩哥发现了惊天的线索,闹了半天是因为他突然闹肚子。于是,我把一包纸巾递给他。

“我去方便一下,你先检查现场,规划好合理的出入路线,我一会儿就回来。”

“尸体看样子是被人随意抛在林子里。不过,具备一定反侦查意识的罪犯,通常都会选择将尸体掩埋。按照现场情况来看,凶手处理尸体的方式过于粗暴,要么是初次犯罪无经验,要么是过度自信挑衅警方。”老高望着不远处的尸体,开始发表自己的看法。

“你更倾向哪种?”我问道。

“我怀疑是前者,随意抛尸只有白痴才会这么做,不过……”

“不过什么?”

“没事,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赶紧检查现场,估计你要请我吃饭咯。”老高上一秒还像个思维缜密的资深刑警,转眼间就变成喜欢调侃人的流氓。对此,我只能丢给他一个大白眼。

尸体所处的位置属于下坡带,极有可能是凶手将尸体拖到此处,然后直接抛下。尸体呈流水线下滑,前面冗长的划痕就能解释尼龙口袋上为何会有诸多大小不一的裂缝。

尸体周围聚集着一堆白色的死蛆虫,而尸体内部的昆虫进化形态还需要采集精准数据来化验。我按照尸体现在的位置与状态,规划出一条适合进出,又不会破坏现场证据的完美路线。由于间歇性的局部暴雨,老高和同行警员们迅速搭起一顶帐篷,成功地将腐尸保护起来。

与此同时,韩哥也回来了。我一看时间,他去了半小时。

“你先认真地看我怎么处理,同时做好记录。”韩哥提着工具箱,来到尸体的面前蹲下。

韩哥打开法医工具箱,从里头拿出一把锋利的弗洛伊德手术刀。他娴熟地将尼龙口袋一字划开,划开的一瞬间,我见到带子里的东西,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尸体上面生满了密密麻麻的白色虫蛹,在尸身上下慢慢蠕动。尸体此刻已成为一具被虫蛹裹着的腐尸,乍看之下像变异虫人尸。

我的五脏六腑开始剧烈翻滚,一股寒意由头灌至全身,胃酸开始朝咽喉冲击。

在场的人除我捂住嘴之外,还有三位老警员的脸色也苍白如纸,余下新来的实习警员忍不住呕意,直接冲出了现场,跑到一边蹲在树旁狂吐。我还发现老高脸色也不太自然,只有无敌的韩哥面不改色地看着尸体,丝毫不受影响,老法医最大的优势在此刻完全展现。

韩哥扭头望向我,神情凝重地问道:“小子,你还行吗?如果没问题,你等会儿继续做记录。”

我深吸了一口气,眼神坚定地看向韩哥,点了点头。韩哥欣慰地笑了,打开箱子,准备继续下一步流程。只不过,他朝着尸体挑了一下眉,头也向尸体头部的方向偏了偏,很明显是示意我上前协助尸检。

第二章 神秘甲虫再现

我趁韩哥不注意,轻轻地翻动了尸体。尸体被翻动时,发出了尸体黏液分离的声音。韩哥很快发现我的异样,火速冲了过来,往尸体下方一望,发现了成群的金属蓝绿色甲虫。

我望了一眼尸体,接连吞下好几口唾沫,鼓足勇气走上前去。隔着老远,我就能清晰嗅到腐肉糜烂的味道。除了大量成蝇在尸体头部不断盘旋外,尸体周边还散发出丝丝热气。仔细一打量,就像被白色虫蛹完全裹住了的一具变异虫人尸体!

“死者右手无名指戴有戒指,脖子还有一条项链,可以排除抢劫的可能性。”韩哥先是指了指脖子上的项链,又抬起死者的右手继续鉴定,我开始配合他做着尸检记录。

死者虽然全身都被白色蛆虫所包裹,但所幸还有些地方免受啃食,比如死者的手指和脸上右半局部,右腿侧,脖子局部。手指没有被啃过,我还能表示理解,因为虫子的特性是喜欢开放性伤口和面积较大的地方,这样的天气手指着实不太适合幼虫孵化生长。但其他部位我就有些无法理解了,按昆虫习性来推断,刚才那些部位都应该被大范围腐食才对。

“死者除了脖子上有黑色的印记外,身上没有明显的致命伤,男性,25岁左右,右耳戴着一只925纯银耳钉,中指与无名指的指甲缺失。”

由于昆虫容易受到惊扰,简短地做完笔录之后,韩哥暂时中断,接下来我要采集昆虫。

我先是快速捕捉尸体周围飞蹿的昆虫,其中包括蜂类和蝇类。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事再度发生,居然出现了一两只金属甲虫。它们好似知道自己已经暴露,我还没来得及看清甲虫的具体特征,它们便快速躲进了尸体的下方。

为了能区分出这些甲虫和杜飞案的甲虫是否相同,我趁韩哥不注意,轻轻地翻动了尸体。尸体被翻动时,发出了尸体黏液分离的声音。这一翻动,确实吓了我一跳。我直接愣住,没有继续下一步动作。

“谁让你乱翻动尸体了?”韩哥很快察觉到我的异样,火速冲了过来。

韩哥本想过来将我拉开,他往尸体下方一望,发现了成群的金属蓝绿色甲虫。

“你们怎么了?有什么重大发现吗?”老高嗅到了一丝不对劲儿,也跟着凑过来。

“不就是一群小虫子,至于如此大惊小怪吗?”老高一脸轻蔑地说道。

我看了看老高,又看了看韩哥。韩哥冲我微微摇头,看来老高并不知情。

那么,如此一来,知道这种神秘甲虫的,除开我之外,恐怕只剩韩哥和师父了。

韩哥没有搭理老高,而是直接命令我:“小靳,具体情况我们回去再说。”

说罢,韩哥直接起身去现场搜证了,留下老高站在原地发愣。

“小靳,你不怕这些虫子吗?”老高看了一眼尸体,脸上有些不安之色。

“在我读研究生期间,在学校教材视频上见了不下于一千具尸体与虫子了,基本上已经产生免疫。”我以为老高想变相问问金属甲虫的事,便主动开始打擦边球。要是韩哥和师父都没让他知道,那么我肯定也要守口如瓶。

“哦,看来你还挺喜欢虫子,当我没说吧。”老高见没有什么大事,也转身离去了。但他还没走几步,又转过身来说了句,“不过,这尸体的手你还要握多久?”

经老高一提醒,我再次看向尸体,我之前因为要配合韩哥尸检而接触尸体的双手,现在已经有很多蛆虫爬了上来,正在向我的衣袖疯狂进攻。我大叫着撒开了触碰尸体的双手,使劲儿拍打手臂上的虫子。

“小靳,我还以为你很喜欢它们呢!”老高不合时宜地哈哈大笑起来。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过来他整段话的意思,转身瞪了他一眼!

经过一个小的波折之后,尸虫的采集工作还算顺利,没有太大阻碍。而我从死者的口部和眼部等开放性的位置,各取出了20只幼虫,又从尸体的脖子处取出了20只幼虫,生怕取少了幼虫无法生成证据。

眼部等位置取出幼虫是因为这些部位为昆虫最先到达并且产卵的地方。而尸体脖子处采集样本,由于脖子处有明显的致命伤痕,倘若死者是被毒死,那么相应的我们还会用到毒理学。但师父说过,毒理学法医一般都不会轻易使用,所以我了解得并不多。

至于尸体身边死的蛆虫,也不知是暴雨致死或别的特殊原因。为解开蛆虫离奇死亡的谜底,我也采集了一部分。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金属甲虫,它们主要以蛆虫的幼虫为食。我在尸体下方,成功找到类似的甲虫幼虫。总体来说,这次尸虫采集,收获良多,案子应该能快速侦破。

在回局的途中,还发生了一件趣事,我和老高一直在争论这件案子的走向。他更加倾向于这是单项作案,和上个案子没有任何联系。而我则恰恰相反,毕竟这关系到打扫厕所和卤肉饭的赌约。

“等着瞧,厕所你洗定了!”老高不知道上个案子中的甲虫,自然不明白我为何如此自信。

“一码归一码,现在专心破案!”老高那副打死不认账的态度开始初现端倪。

“老韩,你倒是说句话。看你这个徒弟一天天就知道瞎闹,你们法医不是挺讲究痕迹鉴定吗,怎么到节骨眼你就不说话了?”老高将难题扔给了一直沉默的韩哥。其实,我也很想知道韩哥怎么想。

“回去就知道了。”韩哥的回答比较冷淡,显然没把这个当一回事。

现在,我也猜不透韩哥的心思。若我师父沈建国在,他应该能明白韩哥心中所想。

回到家之后,我并没有像上两次一样,第一时间就去法医中心检验尸虫。或许这件案子远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加上老高也没催促,我觉得是时候休息一下了。韩哥也比较反常,他并没有让我留在法医中心。

我暗自猜测韩哥有可能还在法医中心,我觉得有必要过去找他好好聊聊。

可看门的老大哥却告诉我,韩哥并没有到解剖室。之后,我去过韩哥的家里,猛敲门也没有人回应我,就连老高也说不知道韩哥去了啥地方。我实在费解,这么一个大活人居然消失了?我思来想去,还是回到了家里,指不定韩哥遇上了什么事,没及时告诉我们而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人空间,我不需要过于执着。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晴天,有一个穿着大红旗袍的女子,站在铁桥之上,桥下一辆火车飞驰而过。梦境戛然而止,而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惊醒了。

我整个人都还没睡醒,正准备起床打开门,突然手机屏幕上出现了来电显示,居然是一个空号。我接起电话,话筒那头传来一道嘶哑的男中音,我怀疑对方可能装了变声器,听见他只说了一句——你杀人了快点跑。下一秒,对方直接挂断,把我吓了个不轻。

“喂!你他妈谁啊?有病吧!”话筒里传出嘟嘟声,让我有些不安。

这时,我才注意到,从刚开始到现在,敲门声一直都没断过。

我没有直接打开门,而选择先透过猫眼看一下外面敲门的人是谁。

结果,我通过猫眼看见门外站着一名陌生的警察,在他之后还有三个警察。

不过,这几个我都不认识,手刚放在门柄上。但我临时转念一想,倘若局里有什么事,老高会直接给我打个电话,怎么会如此麻烦,还特别安排人过来?突然,我又想起了刚才那个奇怪的电话。

我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决定立马给老高打电话,但一直都没有人接听。在要命的关键时刻,老高居然联系不上了!难道说,他也和韩哥一样失踪了?这让我又想起了韩哥。我赶紧给韩哥打电话,话筒那边传来“您拨叫的号码已关机”的声音!

与此同时,敲门声突然停止了。我想着,对方难道走了?我透过猫眼,想再看一看情况。谁知道,我还没仔细看清楚,一声巨响从门外传出。我根本没时间反应,又是一阵巨响。我明白了,估计是有人要强行破门而入。

这下,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不管真相是什么,我都他妈的必须跑路。

幸好,我居住的地方也不算特别高。我轻易地从窗户跳出去,但不小心把腿给划伤了。今天,我估计比较倒霉,逃到附近居然没有看见一辆计程车。虽然昨晚有吃夜宵,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发现自己饥饿过度,就像是好几天没吃东西一样。

我强忍着饥饿走到附近的一个超市,想买一些用于充饥的面包。不经意间,我抬头看了一眼超市的电视,发现早间新闻正在播放韩哥的照片,紧接着又放上了我的照片。然而,新闻上面的标题把我彻底吓傻了——

“市局实习法医靳池疑似杀害同事韩飞法医,目前此人正在潜逃。若有知悉此人的下落者,请立刻联系警方……”

什么?韩哥突然死了?而我一夜之间变成了杀他的犯罪嫌疑人?这他妈的也太扯了。

我回过神来,注意到收银员看了看早间新闻,又傻傻地望着我。

我赶紧跑出了超市。推门而出时,收银员已经拿起了电话,正有意无意地瞄着我。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铃声响起,来电人正是老高。

我立马接通电话喊道:“老高,你要相信我,我怎么会杀韩哥?”

接通之后,老高在电话那头一直保持沉默,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解释。

“小靳,自首吧,我们已经锁定了你的位置,他们很快就到了。”

我第一次听到老高这么严肃地说话,心里特别不是滋味。难道我就要被冤枉入狱了?

“我没有杀人,老高你要相信我!”

“小靳,别狡辩了,你如果没杀人,那昨天你在什么地方?”

“我昨天?我昨天在……”我瞄了一下早间新闻,今天是20号。

我如果没记错的话,我回家时是18号,也就是说,我昏睡了整整两天?

不对,昏睡两天不太科学,难道说,我的记忆有一天处于空白期?

“别乱动,双手抱头!”一群警察拿着枪,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将我按倒在地。

我虽恐惧到不行,却没有激烈反抗。我的双手铐着冰冷的手铐,他们强行将我押上警车,带回了警局。同时,他们还收缴了我的证件,并革除法医实习生的资格。车子很快到了局里,我刚跳下警车,在门口就看到了老高。

第三章 金蝉脱壳

一想到这些疑惑之处,我就想起师父刚塞到我手里的东西,那是一个棕黄色的蝉壳。我看了看泛着点点金黄色泽的蝉壳,坚信这绝对不是壳本来的颜色,像是被人故意涂过。师父给我这玩意,到底是几个意思?

我看到老高身后还站着我的授业恩师沈建国。此刻,师父依然是一副遇事不惊的模样。

“师父?”在我的记忆里,沈建国就是一个学校的老教授,准确来说还是个来历神秘的法医昆虫学家。看来我还真没拜错师,他绝对比我想象中要厉害。不过,现在又有何用?我的身份可是犯罪嫌疑人,看师父的样子估计也不会出手保我。

“小靳,好久不见。”师父微笑着走到我面前,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

我不禁有些难过。我和师父前几天还一起专门讨论了寄生虫男孩案,现在却要装成好久不见的样子,是为了装作和我没任何关系吗?我刚想脱口而出,但看了一眼站在师父旁边的老高。

我再次开口解释道:“师父,您要相信我,我没杀人啊!”

“不!你确实杀人了,而且你杀的是韩飞。所以,厅长直接下令,叫我来暂替韩飞的位置。”师父说得轻描淡写,完全没有在意我脸上的神情。

“师父,你要相信我,我怎么可能杀韩哥!”我几乎歇斯底里地喊了出来,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不见棺材不落泪,虽然不知道你为何要杀害老韩,但只要有人犯罪,我高健一定会将他绳之以法!”高健直接打断了我和师父的对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般肯定是我杀了韩哥。

上一章:第十案 寄生虫男孩 下一章:番外篇
热门: 诡案罪4 太阳黑点 高窗 名侦探的守则 大河深处 蔷薇犯罪事件 未完成的肖像 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 法医专家第一季:昆虫尸语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