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

上一章:第十一案 变异虫人尸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特殊虫案:《人体蜈蚣》

案件提供者:韩飞

性别:男

年龄:37岁

任职单位:南明市公安局法医中心首席鉴证法医

1996年10月1日,早上9点半,在海角市人民医院后山的大榕树下发生了一宗恐怖命案,当时负责处理该案的是南明市的法医韩飞。因为韩飞当年是南明市公安局法医中心最优秀的青年鉴证法医,耐不住年轻气盛,立马接下了案子。本以为能轻易破案,直到他带着工具箱抵达案发现场才被彻底惊呆。他打着手电筒往大榕树照去,结果他吓坏了,因为树上挂着一具捆了粗麻绳的尸体。冷风一吹,尸体还会轻轻摇摆。

韩飞盯着悬挂在树上的尸体,尸长初步估计172cm。从骨架结构上来分析,被害者是一名女性。而且女尸全身上下布满了古怪的刀口,每一刀的深度完全一样,简直就像一件艺术品。然而,经过仔细观察后,韩飞把自己的脑袋向右侧微微移动,发现这具尸体居然被雕刻成了人体蜈蚣。

韩飞很快恢复镇定,他安排同行的警员全都戴好白色手套,一个人爬上树把绳子割断,另外三个人负责把尸体缓缓放到平地上。在解尸过程中,为力保不破坏尸体的完整性,每一步都格外小心。

四个警员合力才将女尸弄下来,尸体放在铺好的裹尸袋上,准备进行尸检工作。

韩飞先用手电筒照了一下尸体,又把手电递给一名警员说:“替我照明!我要给尸体解剖!”

那个警员接过手电筒,忍不住问道:“韩法医,按照流程,解剖不是应该回法医中心吗?”

韩飞蹲下身子,打开脚边的法医工具箱,拿出一把手术刀,冷然道:“你懂什么?我告诉你,这具尸体根本不可能带回去解剖,你敢保证在途中尸体不会毁坏?我仔细检查过雕刻痕迹,尸体移动幅度太多或者颠簸过头,均会散成碎肉!”

那个警员被韩飞吓到了,低下头说:“韩法医,对不起,我不该多事。”

韩飞并非小气之人,指着尸体上的刀口道:“没关系,我怀疑雕尸者是一名资深法医!”

如此结论一出,把在场的警员惊个不轻。倘若真是资深法医犯罪,那手法该多么完美无瑕?犯罪后甚至能抹去所有犯罪痕迹,说是天衣无缝都不为过。但韩飞却认为,对方的重心是其他地方,只是目前还没发现而已。

韩飞定了定神,又继续讲解道:“这是一种惯用手法,凶手把尸体悬挂起来,能够规避掉大部分无法飞行的虫类,如昆虫和蚂蚁等虫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啃食腐肉。如此一来,没有太大的虫类竞争,不会加快尸体分解速度,而上面的蝇蛆会因互相争夺空间掉落,掉落后因无法食尸,被迫提前化蛹,会导致死亡时间推断出错。”

韩飞把死者的眼睛翻开,发现有角膜浑浊迹象。因为人死后角膜透明度逐渐减低,混浊呈灰白色,最后不能透视瞳孔。随着死者死亡时间越长,情况则越重。眼下的混浊程度已经达到中后期,死者至少死亡超过24小时。

而且,韩飞还成功地在尸体表面发现,尸体衍生出了明显的尸绿,腐败气体和硫化氢跟血红蛋白结合后,会生出绿色斑点。尸绿常见于人死后24小时,随着腐败程度进阶,尸绿会扩散到整具尸体。

韩飞将采集到的尸虫标本带回海角市法医中心进行鉴定,很快出了鉴定结果。那些从女尸体内提取出来的蛆虫已经完全发育到幼虫阶段,也被称为蛹前期,还有少部分已经化成黑蛹。黑蛹表示刚化蛹不久,倘若时间越长,蛹的颜色则越深。大部分化为黑紫色,属于丝光绿蝇的特征,表明死者死于昨晚22时30分。

韩飞确定死者被害时间后还需要确认昆虫种类。经过检测,发现是一种蝇蛹,大致归属于麻蝇科。目前还无法确定是何种类别,因为每种幼虫的特征都不相同,必须等到蛹孵化才能判断种类。

韩飞此刻就在等待一只头蛹刚刚破壳的虫诞生,但破案时间过于紧急,他决定提前为虫脱壳。韩飞把虫蛹放入装有保温盒的容器中,拿出标本钩轻轻地戳穿外壳,里面很快便露出一头成蝇,通体为淡白色,双翅微微卷曲,时刻有起飞的迹象。

韩飞见状,立马拿出昆虫针刺穿其胸腔,并将之死死固定住。他又将一旁的生物显微镜挪到面前,调整好焦距后在显微镜下仔细观察。观察了好一阵子,从柜子里找出一本书,书名是《蝇类百科大全》,一边翻书一边锁定蝇类。

过了十几分钟,韩飞总算在自己带来的工具书中找到了一种最特别的蝇症异蚤蝇,属于蚤蝇科的一种。蚤蝇科绝大多数是小型尸虫,成虫的长度能达到0.75~8.0cm,为暗黑色、灰褐色或者淡黄色。头部略小,着生位置低于胸部,侧面类似骆驼背。触角有3节,端节大,位于背部末尾。后腿发达,翅膀透明,尾部能喷出强硫酸。

蝇症异蚤蝇常年出没在公共场所或者深山野林之中,喜欢食腐败物质,几乎任何腐物都能食之。诸如腐烂植物、强行捕食同类、异样寄生在人体或动物表面,携带蝇蛆病毒,会引发人类心脏衰竭。

这类虫子的产蛹期为6小时左右,幼龄期3小时。以此为推断依据,能够推算出受害人的死亡时间是9月30日晚上8点30分。而案发地点极有可能是在公共厕所,此案属于典型的移尸案件。

随后,韩飞立马跑去公安局找当时的刑警队队长邓凯。邓凯听罢,根本不太相信,认为韩飞是在胡扯,嘲笑韩飞靠一只小小的虫子破案,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倘若真能如此,还要刑警干啥?

韩飞认为自己的职业受到了侮辱,二人险些动手打起来。后来,还是局长下令,邓凯无条件配合韩飞展开搜寻工作。邓凯派遣大量警员在附近公厕搜索,一大批人接连找了三天都毫无所获。

邓凯再次对韩飞产生质疑,向局长申请换一个法医来配合搜证行动,结果自然遭到拒绝。

次日清晨,韩飞约见邓凯吃早餐,说是要商讨人体蜈蚣案的案情。

韩飞坐在邓凯对面,边吃着包子边说:“我在刑侦这块没你专业,可能走入了误区。”

邓凯也不是小气之人,喝着冰豆浆,也主动提出自己的看法:“站在犯罪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凶手无疑是在炫耀一种能力,把一具尸体用最具艺术感的方式呈现出来,而且咱们还未必能抓到这家伙,赤裸裸地炫耀力量!”

韩飞很认可地点点头,接茬儿道:“不错,从凶手那精湛的刀工来看,确实是在刻意炫耀,而且作案手法干净,丝毫不拖泥带水,绝对是一个解剖高手所为。我仔细研究过那刀法,简直太神了,人体蜈蚣快赶上法医中心那几具尸体标本了。”

邓凯吃完最后一个包子,憨笑道:“韩法医,你之前推测凶手是法医,可有依据?”

韩飞沉思了大概一分钟,才叹道:“肯定没错!邓队长,你有所不知,因为死者身上的刀口,深浅和长度完全一致,一般人根本办不到!除开法医和外科手术专家之外,一时间我还真没怀疑对象。”

邓凯对于韩飞的回答深感吃惊,抽出一张纸巾擦掉嘴上的油渍。他仔细一想后,大声惊呼道:“等会儿,如果真是专业法医故意雕尸犯罪,那咱们还能抓到凶手?会不会连半点犯罪痕迹都查不到?”

韩飞先是点点头,又摇摇头说:“并不全对,任何犯罪手法均存在漏洞,需要我们细心挖掘微小线索。其实,法医也分多种类别,凶手显然精通解剖学,对人体骨骼与肌肉分部布区域很清楚,而我专修痕迹鉴定和法医昆虫学,与凶手的不属于相同类型。”

邓凯一脸疑惑之色,直入主题:“韩兄弟,你给句准话,能抓到凶手不?”

韩飞也摸清了邓凯的脾气,很慎重地承诺道:“能!犯罪者必须接受法律制裁!”

邓凯抢着付了二人的早餐费,回到局里组织一队人马,开始新的搜索,依然围绕着公厕进行。警员们顶着烈日四处找寻公厕,有些厕所里面臭气熏天,搜寻警员依然硬着头皮进去查找。

韩飞手里拎着法医工具箱,见到搜寻几日一直无果,心头不禁有些疑惑,难道说自己找错了方向?或者,遭凶手刻意误导了?不过,这个念头很快被他否定,在法医昆虫学领域有条名言——尸体上的昆虫从不撒谎,坚信虫子方能找到真相。

在韩飞思考之际,有一个年轻警员气喘吁吁地跑到他面前说:“韩法医!前面有发现!”

韩飞顿时充满了信心,叫上邓凯和余下警员,朝年轻警员所说的地方赶去。

众人朝着南方一直往前走了五十多米后,在前方不远处出现一栋废弃且长满荒草的水泥房,墙壁上涂满了乱七八糟的图形,空气中夹杂着奇臭无比的怪味。邓凯走到年轻警员面前问道:“小王,你进去看了吗?里头有啥东西不?”

小王被邓凯这一问,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说:“队长,我怕破坏现场,所以没进去。”

邓凯抬手拍了一下小王的警帽,打击他道:“行了,少找借口,我知道你小子是新丁,有点怕属于正常现象,以后要多练练胆色知道不?否则,别跟着老子一起出案发现场,我老邓丢不起这个人!”

小王扶正警帽,双腿一并拢,冲邓凯敬礼道:“是!谨记队长教诲!”

邓凯让小王给逗笑了,随后跟韩飞两个人一起步入不远处的水泥房,小王在他俩后头。

三个人依次进入水泥房。房子内部并不大,四周布满了蜘蛛网,墙角有一张床,中间有一张小木桌。桌子正对过去,居然放有一张简陋的解剖台。台面上不单单有药剂,还有排列整齐的解剖专用刀具。

此时此刻,韩飞能够确认,这肯定是人体蜈蚣案的第一案发现场。唯一有一点他不明白,凶手完全可以在犯案之后,把水泥屋销毁和带走解剖工具,为什么要把东西留下?出于什么动机?

邓凯见韩飞在发呆,便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想什么呢?你赶紧进行现场勘查啊!”

韩飞回过神来,又抬头看向那张解剖台,脑子再次开始高速运转,喃喃自语道:“不对!不对!我们全错了,水泥房并非真的第一案发现场,应该是凶手为了麻痹我们,煞费苦心刻意制造的现场!”

韩飞话音刚落,邓凯被他的言论惊呆了,主动接茬儿道:“韩兄,你觉得是啥情况?”

韩飞朝邓凯和小王打手势,示意二人跟在他后头,来到那张解剖台前,指着专用刀具解释道:“首先,这种解剖台早已经被淘汰了,而解剖的刀具还没开过封,看起来像用过的而已,实则没沾过血。”

小王仔细打量起那排长短不一的刀具,皱眉问道:“韩法医,你怎么知道刀没沾血?”

韩飞耸了耸肩回答道:“小王,我跟你说不清。在法医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法医但凡接触尸体或者出现场,绝对要刀不离身体。按照我先前的推断,凶手刀法一流,岂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御用刀具?”

小王恍然大悟了,确实如韩飞所言,好的用刀高手,绝对不会舍去陪伴多年的武器。

邓凯此时却不太相信,认为韩飞的想法过于片面,反驳道:“如果凶手故意误导呢?”

韩飞仿佛早就预料到邓凯会反驳,他又打量起四周,“凶手选择水泥屋,犯了个致命错误,因为昆虫具有活动的昼夜规律性,在它进化过程中跟自然界昼夜变化规律互相吻合,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生物钟,昆虫则叫昆虫钟。昆虫界内大部分虫类飞翔、取食、交配、产卵等活动亦固定了昼夜节律。”

邓凯和余下同行警员在一旁仔细听韩飞分析,对于他们而言,法医昆虫学很神秘。

韩飞顿了顿,继续补充道:“在白天活动的昆虫为日出性昆虫,常见如蝶类;夜间活动属蛾类;还有小部分虫在黎明、黄昏时活动为弱光性昆虫,好比蚊子就是一种典型代表。不过,这些虫子表面看受光影响,还会因为湿度变化、食物成分变化、异性释放外激素的生理条件而改变。”

韩飞不理会众人的惊讶,又指着水泥房,“你们仔细看看,如此狭小的水泥房,空气中虽然有臭味,为何不见蛇虫鼠蚁出现?另外,空气中有臭味是喷了大量杀虫剂,凶手绝对是个高智商罪犯!”

韩飞说完,抬手指了指唯一能照入阳光的地方说:“还有一点也能判断,这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在自然界中,光和热是太阳辐射到地球的两种超级热能,光主要让生态体系生长,让植物进行光合作用。但昆虫不能像植物那样吸收光能制造养分,只能依靠食物获取能量。在昆虫进化时,会产生辐射热、光的强度和波长,以及昼夜变化周期(光周期),这些都能影响到虫子交配、产卵、取食、栖息等。”

韩飞的意思在场的人都听明白了,换句话说,这地方如果是第一案发现场,为何没有虫子繁衍的迹象?由此可见是凶手故意伪造的现场,人体蜈蚣案再次步入死胡同,凶手强大到远远超出韩飞的预期,他实在无法想象,凶手的犯罪思维缜密到让人害怕。韩飞甚至产生了一种感觉,凶手仿佛每一步都计划好了,他从一开始便被凶手牵着鼻子走。

邓凯恼羞成怒,一拳打在解剖台上,咒骂道:“妈的!太他妈憋屈了!”

韩飞瞧见解剖台的把手被直接打断了,里面缓缓爬出一只甲虫来,虫子通体漆黑,背部呈紫色,触角往上顶起,跟角斗士十分类似。邓凯一拳还不够过瘾,寻思着再来第二拳,韩飞连忙制止他。

韩飞从昆虫工具包内拿出一把镊子,夹起紫色甲虫,挪到眼前仔细观察起来。他开始在脑海里疯狂搜索昆虫种类,很快就确认了此虫。但韩飞的眼里却写满了畏惧和怀疑,这虫属于葬甲科和蝇科的异变虫,又名天尸甲。天尸甲特别喜欢吃悬挂在树上或者潮湿地带的尸体,为了能顺利产下幼虫卵。

韩飞越想越惊讶,他比在场的任何人都清楚,这只天尸甲虫根本不该出现。甚至可以说是彻底灭绝,到底是什么人搞来此虫?

韩飞当机立断马上给他的老友沈建国打了个电话,在电话中说道:“老沈,我这边出大事了,多年前离奇失踪的天尸甲出现了,你赶紧带人去海角市刑侦一队等我!”

电话那头的沈建国沉默片刻,才说道:“天尸甲虫惊现,看来还是当年的研究遗留下了问题,我马上带人赶去你说的地方,争取找出天尸甲源头,把放虫之人抓捕归案!”

说完之后,沈建国径直挂断电话,韩飞收好手机望着天尸甲虫发愣,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虫子的诞生过程。天尸甲虫是昆虫基因改造研究的唯一成功品种,而且是仅存活下的基因变种甲虫。它是由嗜尸葬甲跟飞蝇基因组合而成,当年他从沈建国那听闻此事时,还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后来,沈建国所在的昆虫科研机构突发意外,天尸甲虫被列为头号危机甲虫。经过研究小组一致投票要处死该虫,主要是为了避免日后感染和引发别的虫类,产生更危险的基因变异虫类。

大家探讨完毕去实验室找天尸甲时,虫子居然神秘失踪了。这件事引起上头的震怒,沈建国为研究小组最高负责人,自然难辞其咎。先是被降职然后记大过处分,上头这样做也是在保护沈建国,降职之类无非走个形式,封住一些人的嘴巴。

邓凯发现韩飞看着一只虫子在发傻,拍了下对方的肩膀,“韩兄,你发什么愣啊?快说说你的发现,咱们好借助新线索去抓凶手啊!”

韩飞回过神来,十分凝重地说:“眼下还不行,现在案子变复杂了,我们要先回刑侦一队,等我的老友沈建国过来商量,才能展开后续的各种行动。”

邓凯一下子不明白了,他立马追问道:“等你的老友?我们破案子关他什么事?我需要一个理由,不然我绝对不答应沈建国插手这宗案子。”

韩飞仔细想了想才说:“邓队长,对不起,案子已经超乎你我的想象跟掌控能力,此案涉及省厅高度机密,原则上来说不对外泄露,你知道得越多对你越没好处。最要命的一点是,搞不好你和我连带在场所有弟兄都会背上处分或者直接革职查办!”

邓凯和现场一干警员听罢,均相继倒吸了一口凉气,到底是怎样的高度机密,能够一下子把所有人都秒杀掉?邓凯在心里权衡了一下利弊关系,当即闭嘴不言,因为正如韩飞所说案子不受他掌控了。最终,邓凯下命令让一干人等返回刑侦队等沈建国,为方便详细尸检跟鉴证,还是把尸体装入裹尸袋带回了刑警队。

一小时之后,沈建国带着他的徒弟兼养子沈云天,以及其女儿沈佳佳一并现身刑侦一队。韩飞二话不说带着沈建国一行人换好法医装备前往冷藏库,成功提取到那具人体蜈蚣女尸。

沈建国看了一眼解剖台上的尸体,又用戴着手套的右食指比了下伤口深度,当即感叹了一声:“凶手的解剖手法老练,很明显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手,下刀的深度和力度精准到丝毫不差!”

沈云天也看了下尸体,皱着眉说道:“死者伤口大小一致,连刀口深度亦相差无几,我估计凶手会是一名擅长解剖学的资深法医。”

沈佳佳从法医工具箱里拿出一把夹子,夹起一块碎肉,仔细观察了大概30秒,才说:“确实是天尸甲的虫卵寄生在肉块里头,如果不早日破案,恐怕会引起一场昆虫生化危机,变异虫子泛滥成灾,四处乱叮咬人类!”

沈建国沉思了很久,转头反问沈云天:“你仔细看看这伤口解剖手法眼熟吗?我总认为在什么地方见过,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此话一出,沈云天看着尸体的伤口思考了起来,他的脑海中闪过一个解剖片段,那是一名中年法医,首次教他解剖尸体的场景。为了能证明自己的猜测,他又用手摸了摸刀口的内部,很快便有了结论。

沈云天深吸一口气,望着沈建国说:“义父,这具尸体肯定出自李克安之手,他的刀法我太熟悉了,因为当年负责教我解剖尸体的人就是他!”

“李克安”这三个字,让众人的神情突变,因为在场者都知道那家伙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对于法医毒理学和昆虫基因改造术的痴迷程度,可谓是早已走火入魔,在某些领域甚至比沈建国还要厉害几分。

韩飞的脸色更不好看,他当年也和李克安打过交道,对方在解剖学上的造诣比他还专业不少。当时法医中心均送外号“李九刀”,顾名思义,此人解剖尸体关键部位,仅需要九刀,每刀均不会出现半点偏差。

沈佳佳见气氛有些压抑,便主动开口道:“李克安当年被开除后,没人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整个人突然人间蒸发了,我们该怎么才能抓到他?更何况他曾经也算系统内部人员,对于抓人这套手段也不陌生,想引他出来估计很悬。”

良久之后,沈云天打了个响指,嘴角微微上扬笑着说:“我建议要不咱们试试以毒攻毒?利用天尸甲的独特毒性进行反追踪,找到李克安的藏身之处!”

这个想法才刚提出,便被沈建国直接否决了,他直接呵斥道:“云天,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千万不能轻易接触法医毒理学!你的办法我不同意,这是原则问题不关乎能否抓到李克安!”

上一章:第十一案 变异虫人尸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失控的玩具 诡案罪1 全职法师 折断的龙骨 一朵桔梗花 幻影城主 死亡的精确度 虚像小丑 琉璃美人煞 余生皆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