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9章 你完了!

上一章:第1328章 暴怒的花飞花 下一章:第1330章 发配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即使心里面再恨那蔡文瀚,他也不能在这时候动蔡文瀚,只能等风波过去再说。

“我是要你们给我想法盯住蔡文瀚,别让他跑了。”花飞花沉声道:“还有就是,给我写一请罪奏折发到镜都去。”

在大魏,臣子遭到弹劾,无论有罪无罪都要写请罪奏折,这种敏感时候,花飞花不想再被人捉住痛脚了。

他一想起这些弹劾,就感到恶心想吐,别让他知道谁用这样脏的手段整他!

写请罪奏折一事,就算花飞花不说,底下的幕僚也会替他准备好。

“大人,周凡的事情是否还要继续?”幕僚小心翼翼问。

花飞花沉默了一下道:“我没想到书院会为了他居然做到这样的地步,但不做都做了,继续吧。”

其实他有些后悔了,书院带头弹劾他,显然是真的怒了,在展示决心,这钱真的不好收,但书院都弹劾他了,他再退也未必有用。

一个小小的征北使,居然这么扎手!他心里有些无奈地想。

幕僚刚想退下去,却又有一人快步走了进来,他看了一眼幕僚,然后朝花飞花拱手道:“大人,收到一封写给你的信。”

花飞花瞄了一眼那人,这信能到他这里来,说明不简单,“谁写给我的?”

“信封上写着的是蔡文瀚。”那人低头道,他也是道主府的幕僚,自然知道现在蔡文瀚这三字代表着什么。

“给我看看。”花飞花眼角跳了跳,接过了信。

信送来之前,已经经过检查,不会有安全方面的问题,他很快拆开了信,信纸上写着:花飞花你敢针对他,你完了!

只有区区十一字,再也没有任何的信息。

花飞花看着信纸上的这一行字,他微微沉默,这是挑衅,信不可能真是蔡文瀚写的,但写信者说不定就是蔡文瀚的幕后指使者。

信上的‘他’是指谁?

周凡?

不可能!

那周凡书院护着,这花飞花可以理解,毕竟天赋不错,但蔡文瀚那些人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力气来帮周凡?

花飞花把信给自己的两个幕僚,让他们看看。

“说说你们的看法?”花飞花实在是想不透这信的意思。

“大人,我有个猜测。”很快其中一个幕僚开口道。

“这信所说的‘他’指向的就是周凡,但这不过是一虚招,他们不是想帮周凡,而是希望我们更恨那周凡,甚至冒险去杀周凡,这样书院与我们道主府肯定会不死不休,这符合他们的利益。”

“可是信上为什么不说得更明白一些,直接写上周凡的名字?”花飞花问。

“这就是写信人的聪明之处,他要让我们去猜,要是直接写了那就太明显,那我们反而会怀疑他们的用处。”幕僚道。

“嗯,你说得有道理。”花飞花点头道:“送信人那边有没有线索可以追查?”

“没有,送信人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拿信过来的幕僚回答。

“那我就看看他怎样让我完了?”花飞花冷着脸道。

他可是大魏站在顶尖的那一撮人,就算是书院也不敢说一定能奈何得了他。

区区一封信可吓不倒他!

……

……

夜深。

蔡府只是点着有些昏暗的灯火。

蔡文瀚官位不高,府邸不大,家中的仆人很少。

这下子府里的人都睡了,只有他坐在书房内,他没有看书,只是平静而耐心等待。

“蔡大人。”昏暗角落里走出了一个人。

蔡文瀚一时看不清那人的面貌,但他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慌,因为蔡府现在很安全,要不是有他在书房内布置的小挪移阵法,根本不会有人能如此轻松进入他的书房内。

昏暗角落里的那人越走越近,他的面貌变得清晰起来,是一个脸白得没有一丝血的年轻男子,他长着一张普通的脸,唯独两眼炯炯有神,就似有着火焰在燃烧。

“我以为你今夜来不了了。”蔡文瀚轻笑一声道。

现在蔡府都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

白脸男子坐在木椅上,他看着蔡文瀚叹了口气道:“我进来并不难,但蔡大人未必欢迎我来。”

“为什么不欢迎?”蔡文瀚反问。

“因为我来,蔡大人就要死了。”白脸男子幽幽道。

“这是我的选择。”蔡文瀚声音低沉道:“你就算不来,我也会这样选。”

“蔡大人,其实不必如此,我们并不想你死。”白脸男子苦笑道。

“我要是不死,你们有办法对付得了花飞花吗?”蔡文瀚问。

“可能会很难。”白脸男子坦诚道:“可是蔡大人,你就算死了,也未必能让花飞花付出惨重的代价。”

“……”蔡文瀚平静道:“这我明白,但只要有一丝胜算我都不愿意放过,我等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等这个机会,错过了,就再也没有这么好机会了!”

“所以我愿意试试,即使未必会成功,但我也愿意尝试。”

蔡文瀚脸上露出了决然之色,他早已存了死志。

白脸男子也被蔡文瀚的决然而震住了,他忍不住道:“蔡大人,我们知道你恨花飞花,但却一直不知原因……”

蔡文瀚淡淡道:“事实当然不似我上奏折的那么荒诞,但我爹娘的死与他有很大的关系,当年我只是在尽责而已,他却下令把我一家赶离天南道城。”

“当时我求他们给我多一些时间去准备,但道主府很强硬,表示我们一家一天都不能多留。”

“逼于无奈我只有带着家人离开了天南道城,当时正是寒冬,路途遥远,我们一家一路走得很艰难,我爹娘就是那时染上了无法痊愈的恶疾。”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冷冷道:“他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掌握一道的生杀大权,我只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小人物,他也肯定早已忘记了我这个小人物,更不会知道他这样一个举动害死了我爹娘。”

“但我会让他记住,就算我是一只蚂蚁,也可以死死咬他一口,让他知道痛。”

上一章:第1328章 暴怒的花飞花 下一章:第1330章 发配
热门: 血狱江湖 致命相似 罪瘾者 总互怼的俩总监结婚了 不可名状的赛博朋克 赌坊恩仇 挂职2 罪案斑驳 诡道诀 异界那些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