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血光之灾】

上一章:第1章 【分手】 下一章:第3章 【护身符】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你敢踹我?”荣铖捂着疼痛难忍的肚子,弓着腰死死盯着何星瑜,难以置信,他怎么也没想到一向胆小懦弱性子好欺的男友会突然来这么一下。

何星瑜坐在那里冷冷看着他,他额头上还包着纱布,整个人坐在那里,明明是坐着,却比站着气势还要足,瞧着几步外的荣铖,更像是瞧着一个卑微的蝼蚁。

何星瑜望着因为他重生回来对方本来星途顺畅一世无忧的面容发生了改变,变得印堂发黑一副牢狱之相,等他用当掌门学的那些东西看到荣铖之后的命数时,用一副怜悯又厌恶的目光瞧着他,“怎么,你让我伤了一条腿,我踹你一脚都受不住了?”

荣铖看他眼里的怜悯还以为他心软了,硬是忍着这口气,好声好气,“星瑜,我们这么深的感情,你怎么能说分就分?你就不怕我说出去?”

何星瑜:“你敢吗?”

这慢悠悠三个字,明明没多说一个字,却像是看穿了他心里的小九九,让荣铖一阵心虚,可想着过往哪次不是一忽悠就上钩,他深吸一口气:“星瑜,我之所以想要这个角色,也是太想红了,我们怎么帮段群都行,我那里有个好角色,我能给他,你还是把许导这个角色给我,这次是我错了,我以后要是红了,会介绍给你更好的,我这也是为了我们的将来。你难道不想跟我结婚吗?”

为了打动何星瑜,荣铖干脆单膝跪下来,仰着头,一副真诚深情的模样。

何星瑜瞧着荣铖这模样,只觉得恶心,不愧是演过几部戏,演技还真不错,可跟十几年后的荣铖相比,如今他的演技如同儿戏,看得何星瑜眼底的嘲讽意味更浓:“你觉得你做了这种事我还会给你机会?瞧瞧这是什么?”

何星瑜手里没手机,他随意拿起医生记录数据忘了拿走的笔,握住一端在荣铖面前晃了晃,“我知道你已经把楼道口的油渍给弄干净了,可你以为这样就没证据了?我手里的这个可是录音笔,你刚刚说的话我都录下来了,你承认的那些可都是证据。如果再敢出现在我面前,我会做出什么事……我可不知道。”他慢慢低下头,那表情似笑非笑可看的荣铖浑身一股子寒颤。

他猛地扑过去要抢,被何星瑜早有准备再次踹开。

一回生二回熟,这一脚实打实,直接让荣铖踹飞撞到电视上,发出轰地一声响。

何星瑜冷冷看着他:“滚。滚之前把我的手机拿出来。”顿了顿,“没被你换掉的那个摔坏的。”

荣铖本来还想扑过去抢,可听到这浑身一颤,“你、你……”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何星瑜却是把.玩着手里的笔,“我的耐心有限。”

荣铖听到已经有护士听到动静往这里来,真怕他不管不顾把录音笔交出去,赶紧从随身带着的一个外套里拿出一个破手机,为了演戏他故意拿着这个想让何星瑜相信这手机是真坏了,可没想到他竟然……都知道。

荣铖莫名觉得这病房有点邪门,浑身打了个哆嗦,想抢录音笔却又怕打不过何星瑜在外人面前丢人,只能把破手机往何星瑜病床上一扔,在护士进门前,立刻恢复仪表堂堂:“星瑜你先休息,我改日再来看你。”说罢,朝偷偷看过来脸红心跳的护士温和点头,拿着外套离开了。

护士红着脸激动不已,等人离开了心脏还在噗通噗通跳,等一回神抬头看到病床上坐着的美少年心跳得更快了,低着头不敢乱看:“何、何先生,你跟荣先生……”

何星瑜笑笑,“刚刚他不小心撞到了电视机,闹出了点声音,现在已经没事了。”

护士脸更红了,看没事儿就出去了,只是等关上门之前,还是忍不住偷偷小声道:“何先生,我、我是你和荣先生的粉丝,你们加油哦。”说罢就要走,却被何星瑜给喊住了。

护士红着脸不解:“何先生?”

何星瑜朝她笑笑,“这样好不好,我给你算一卦,要是准,以后你就别是荣铖的粉,只专门粉我一个就好了。”

护士:“啊???”

何星瑜的视线绕过脸红心跳还带着婴儿肥的护士:“护士小姑娘,我觉得你印堂发黑,眉心有煞,怕是会有血光之灾,若是信我,等下出去之后,在过道上要是遇到一个穿着病号服提着吊瓶的三十岁的男人,就躲开从另外一边走,别抬头别回头他喊你也不理他直接去喊医院的保安来。”

“啊?”护士更是一脸懵,可看着何星瑜一脸认真严肃的表情,她鬼使神差地走了出去,只是走出病房,听到门在身后咣当一声关上,她才清醒过来,这、这……什么印堂发黑眉心有煞?

她茫然往前走,可等走了几步,她不知为什么还是抬起头,可等抬起头看过去时,却是愣住了。

只见回廊的尽头刚好拐弯走过来一人,穿着病号服提着吊瓶一脸病态,至于脸很熟悉,至于年纪……真的是三十岁,不多不少,因为这个病人她认识,是个癌症晚期只能活几个月的病人,性子很是暴躁,从听说自己活不成了就不怎么配合,每次她跟着医生去查房,都战战兢兢的,觉得这人的眼神很可怕。

护士叫周莉莉,她刚来这医院实习没多久,因为三个月换一次科室,她昨天才刚从重症科换到骨科,不用再面对这人本来还庆幸,谁知道在这里还会遇到这人,她僵硬着步子往前走,与那人走得越来越近时,她脑海里突然想起来之前何星瑜的话。

她鬼使神差地走到过道另一边,贴着墙低着头快速往前走,因为过道很宽,两人之间还有很大的空间,就在擦肩而过时……

“护士小姐你等一下。”那重症病人突然停下喊她一声。

周莉莉脚步一顿,职业习惯反射性的就要转身询问怎么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可就在她的脚往右侧挪了一个角度时,她脑海里响起八个字。

“印堂发黑!”

“眉心有煞!”

接着就是另外一声!

“跑!”

“离他远点!”

这几个字像是破空的声音在她脑海里乍然而起,她猛地停下来,不知为何,与生俱来的敏锐警醒让她突然收回脚,拔腿就跑。

几乎是同时,身后“嘭”的一声砸在墙上,吓得周莉莉浑身一激灵,发了疯似的跑。

走廊很长,因为是特殊vip病房,病患很少,加上隐蔽性强不许人进来,这时候她终于想起来,那这人是怎么进来这一层的?

身后急促的脚步声追过来,像是催命的号角,一脚脚都像是踏在她心尖上,她没忍住回头看了眼,等看清楚那一幕,她整个人头皮发麻,浑身都凉透了。

她身后不远处,凶残的男人猩红着眼,手里提着一把小手臂长的刀朝着她追过来。

仿佛下一刻那刀就会砍在她身上,血流成河。

周莉莉不敢往后看,想要活命的逃生谷欠让她只管往前跑,而她不知道的是,本来正追着她的男人在即将追上她时,一个东西扔过来,刚好稳稳砸在男人手臂上。

重重的一击随着咣当一声,男人手一麻,本来握着的刀就这么掉在地上。

他回过头,就看到不远处的尽头,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年轻人正坐在轮椅上,手里拿着两个苹果,很显然之前那个扔他的就是他。

只是还没等他开口,两个苹果又迅速扔了过来,专门对准了他的两个穴道,砸过去,这人还没回过神,就直接被砸晕了。

何星瑜这才用手推着轮椅把三个苹果捡起来,重新回到了病房里。

何星瑜是会算卦,毕竟他曾经是天武派的掌门人,不过他说这护士却是因为重生的记忆,他十五年前也是住在这间病房,当时也是他与荣铖说角色的事,之后外面发生了声音,他腿不便出不去,荣铖回来去没说什么。

后来他从别的护士口中才知道这天外面发生的事,一个得了绝症的三十岁汉子觉得自己这么年轻就死了不甘心,想拉一个人当垫背的,刚好这护士之前照顾过他,他就想拖这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给他当垫背的,只是这小姑娘刚好今天转到别的科室,他一大早就打探清楚蹲守在这里,还损坏了监控。

前世的时候这护士没进来他的病房,直接往那里走,加上他是明星虽然十八线可到底有点名气,所以住的病房这一层比较隐蔽,这护士去过别的病房出来,这人就从另外一边过来,先是喊住她,护士刚靠近,他就把手里的吊瓶直接砸在了护士的头上,并用刀砍去。

好在护士拼命挣扎挨了两刀跑了,却也伤了额头留了疤,手也砍了一刀以后不能当护士。

何星瑜从护士进来看到她有血光之灾,而听了他的话之后,这眉宇间的黑气散了,他知道对方会听他的话,才放她离开,之所以让她去喊人,是为了防止被人看到他制服这狂徒。

何星瑜等了没多久,外面乱糟糟起来,他重新坐在病床上,不多时就有医生进来询问,他推脱说自己刚才睡着了,没听到什么。

医生看着何星瑜伤到的腿猜他也没办法出去,叮嘱一番外面有人拿刀砍人,让他别乱出去就匆匆离开了。

何星瑜等医生离开之后才收起脸上惊慌的神情,面无表情把那个摔坏的手机拿了出来。

上一章:第1章 【分手】 下一章:第3章 【护身符】
热门: 终局者 牙医馆诡秘事件 死亡区域 谋杀官员1:逻辑王子的演绎 替死者说话 暗黑系暧婚 弓区之谜 最后一张录取通知书 公子他霁月光风 疾风回旋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