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救了她一命】

上一章:第4章 【痴情人设】 下一章:第6章 【见面】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只是依然跟这几天一样,宋欣欣站在站台等公交,可等了许久都等不到,邪了门了,她等的公交这几天都是这样,无论等多久,她都等不到,而她一坐上出租车,公交就来了。

之前宋欣欣不信邪一直等,可最后证明她就是点背。

这次也是,等了半个小时也没等到她要回家的那趟公交,她看着一趟趟来来去去的公交,最后一咬牙,还是招了一个空着的出租车,坐上报了家里的地址。

果然这一路上,只要遇到红绿灯,必定遇到红灯。

这一次次下来,宋欣欣这几天习惯了倒是还算淡定,司机等的有点心急,忍不住嘀咕一声:“这可真是邪了门了,怎么七八个红绿灯都是红灯,这也太‘走运’了!”

这个走运自然不是好运,而是霉运。

宋欣欣有些心虚,默默坐在后座,偏头瞧着一侧。

终于等到红灯变成绿灯,司机立刻走,只是走到一处,前方右边是施工的工地,这里在建高楼,有点堵,司机探出头往前看了看,一条长龙,他锤了下方向盘,只能老老实实等,再急也没用。

前方也不知怎么了,一直没前进一步,司机看不少人都下车溜达一下放松放松,他也跟着出去,问宋欣欣。

宋欣欣摇摇头,她觉得不舒服,也不知道是不是车里太憋闷,浑身的力气都有些软。

司机看她不出来,干脆自己走到相熟的司机那里,点了根烟,蹲在路边抽着,等前面的车通过。

只是突然,不知谁先尖叫一声“啊”“掉了掉了”“跑啊快跑啊”……

司机茫然抬起头,就看到施工高楼吊在半空中的钢筋中的一根,突然直直掉了下来。

所有人都吓坏了,拼命往一侧躲,司机跑了几步,回头看了眼,这一眼差点吓死他,那钢筋垂直掉下来的位置,正是他载的客人坐得位置,若是扎下来,这么高的距离,估计……

“出来啊!快出来!”司机吓傻了眼,拼命朝里面挥手。

宋欣欣觉得身体越来越虚软,不舒服的感觉让她脑子里有什么嗡嗡的,根本听不到司机说什么,只看他着急摆手。

宋欣欣以为他让自己下去,摇着头……甚至动作都慢了好几拍,她望着那些路人惊慌失措盯着她,慢动作一般,张着嘴大声呼喊着什么……

她慢慢盯着,口型像是“有东西掉下来快跑啊”“会死人啊啊”……

宋欣欣慢动作般仰起头,几乎是同时。

耳边原本的轰鸣与混沌像是破开一个口子,陡然清晰起来。

她仰着头,听到一声重物击下来的声响,而那声响之后,一个尖锐像是催命符一样的东西朝她的眉心直直冲过来。

外面的尖叫声清晰起来。

“完了完了这小姑娘肯定活不成了……”

“天啊,好端端的怎么就砸下来了?这怕是能把人给刺穿了……这么高的距离!”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司机也是腿软直接坐在地上,脸色发白看着那钢筋的一端垂直从车底扎进了车里,把他的车直接扎了个对穿。

等一切尘埃落定,所有人都傻了眼,望着尘土飞扬,车子瘪了,所有人都吓得呆呆的,望着那刺穿了车身的钢筋,几乎无法想象车里的惨剧。

司机觉得自己完了,他回过神,手脚慌乱爬起来就冲到车里,想看看还有没有气能不能救回来,只是等拉开后车座,就看到一根钢筋的确刺穿了后座,却没有血,而坐他车的小姑娘被吓傻了一样坐在那里,那钢筋几乎是擦着她的手臂刺下来,可小姑娘却毫发无伤。

司机以为自己在做梦,扇了自己一巴掌,能看到小姑娘吓得睁着空洞的眼无声流泪时,惊喜大喊:“快、快救人!没扎到!”

他这一声喊,像是重新开启了播放键,众人哄一下就涌了过来,看到真的没事,哎呦哎呦的惊喜,“小姑娘当真好福气呦,差点这可就遭了秧了……”

宋欣欣像是任人摆布的布娃娃看着车门打开,她被拉出来,可她的眼睛一直盯着那根钢筋。

事发的时候,她仰着头亲眼看到那钢筋是朝着她眉心扎下来的,那一切就像是慢动作,她吓坏了,根本忘记了躲,或者根本没给她机会躲。

可就在这时候,她觉得衣服一处紧贴着的肌肤突然一热,与此同时,那朝着她眉心扎下来的钢筋,竟是猛地一偏,擦着她的手臂刺穿了身边的座位。

宋欣欣被拉出来,风一吹,她猛地打了个哆嗦,突然低头疯了一般猛地低头开始往口袋里翻,她太害怕了,手一直在抖,翻了好几次,才把手插进口袋里,可等摸出她要的东西,等拿出来摊开手,却只是一把灰烬。

……

而另一边病房里,何星瑜在等段群来给他送晚饭,突然仿佛感知到什么,他嘴角扬了扬,心情不错。

病房的门同时打开,段群提着一个好几层的保温盒进来,看到他眼底的笑,忍不住也心情轻松不少,边关门边问:“怎么这么高兴?”

何星瑜却是小狗似的闻着他手里的保温盒:“你回去亲手做的?这怎么好意思!”神色间却迫不及待,段群有两个优点,第一个就是演技好;这第二个……就是厨艺一流,深得肖阿姨真传。

他已经十五年……没吃过了。

何星瑜吃饱喝足躺在那里边看着段群收拾东西,边听着段群嘱咐的唠叨声,不仅不觉得烦,反而觉得有种久违的怀念感。

段群总觉得这次小鱼病了之后跟他的关系亲近不少,也不是说以前他们关系不好,只是之前两人太忙了,在这次之前,他们已经好多天没见了,加上小鱼终于看清那个荣铖分了手,他妈的手术也要做了,他心情好,面上不显,嘴上就忍不住絮叨:“要是不舒服就喊医生,护工等下就过来了,是个手脚干净利索的,我已经见过,是个模样周正的,我要是不在的时候,你有什么事就吩咐他,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腿上不要使劲儿……”

“段群,你是不是过几天去参加一个制片人的酒局?”何星瑜突然开口询问。

段群一愣,“你怎么知道?”他之前太担心他.妈的身体,他这人又独来独往,朋友也不多,给小鱼发了那条消息之后,却也担心小鱼为难,所以想着尽快还回来,所以有个跑龙套的朋友听说他缺钱急着找戏拍,就介绍了这个机会。

他今天一直忙着小鱼和手术的事,倒是差点忘了,可小鱼是怎么知道的?

何星瑜道:“那个酒局你不能去参加,介绍给你这个制片人的朋友以后也别接触了。”

段群愣了下,他是相信何星瑜,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做,心下一动:“是不是……那制片人有什么问题?”

何星瑜颌首,也没打算瞒着他,段群虽然跑了这么多年龙套,但是为人正直,因为没机会,又是硬汉形象,所以被搅合进这种机会的不多,可他接了许导的男三之后,以后像是那个制片人那样的杂碎怕是只会多不会少,早点让他知道这些也是有好处。

“你那个所谓的朋友大概没告诉你,那个制片人叫昌顺,是圈子里有名的好色,还是个同性恋,最喜欢你这种类型的,不过他不是普通的玩……会玩一些花样,在他手里出事的,已经有不少,只是被压了下来,加上怕被传出去是丑闻,所以那些人出了事怕毁了名声,只能忍下这口气。不过,却还是有不少人知道的。”何星瑜说得隐晦,可段群又不是真的只是一张白纸。

段群一张脸顿时黑了,咬着牙,狠狠抹了一把脸,“是我大意了,我当时心急就答应了……那朋友是我跑龙套认识的,我想着他也是跑龙套,大家都互相照应一下……”可没想到对方存了这样的心思。

何星瑜:“明天你去试镜,等成了之后,就空出时间找那人直接拒了酒局。”

“可……可万一他骗别人去呢?”到时候岂不是别人要被……

段群心地善良,想到因为自己若是不去,别人若是也信了代为受过,那岂不是……

何星瑜就知道他这老好人的心思,到时候若是真的有人出事怕是他一辈子良心难安,何星瑜既然知道这件事,让段群避过这个劫,自然也不会放过那个昌顺,还有那个段群所谓的“朋友”。“你放心好了,我找了人,到时候搅了那个局就是了,有人要治昌顺看他不顺眼,也顺便提醒了我,否则我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段群松口气,可还是担心,“小鱼你没乱答应别人什么吧?”

何星瑜无奈,“我像是那种自己把自己往虎口送的人?再说了,我这腿,想干什么也出不去医院啊。”

段群想想也是,这才放下心。

何星瑜怕他继续多想,主动陪他对剧本讲他明日试镜可能会遇到的考题,他上辈子把机会让给了荣铖,许导虽然给面子可也不是谁都肯收,试镜的题目虽然不难,却也很考验演技,段群演技不错,这没问题,可他对这个戏不熟,何星瑜把他能知道的都告诉了段群。

段群更加遗憾,觉得小鱼若是能演,肯定比他好。

只可惜小鱼的腿摔断了,也更加气荣铖,咬着牙一定不能浪费这个机会,他要出名,替小鱼介绍更好的机会。

上一章:第4章 【痴情人设】 下一章:第6章 【见面】
热门: 诡域档案 江山美人刀 业余神偷拉菲兹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三个同姓人 网游之进化战场 超级指环王 无人生还 天官赐福 新干线谋杀案 血腥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