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醒来】

上一章:第8章 【第八层】 下一章:第10章 【去会所】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泰有东看儿子有反应,差点没老泪众横,“阿霖阿霖,快让何大师看看!”刚刚何大师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可儿子就清醒一些了,这次真的是遇到高人了,他儿子有救了。

泰霖的脸白得吓人,本来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正是朝气蓬勃的时候,他却一脸灰败,双眼无神,呆呆坐起身,大概头磕得那一下还有些疼,他揉了揉脑袋,枕在泰有东给他放在身后的枕头,这才偏头朝何星瑜看去,可这一看愣住了:“何星瑜?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是知道我病了来看我的?”

泰有东一愣,“阿霖你认识何大师?”

泰霖觉得自己老爸有点奇怪,什么何大师?只是他的头有点疼,还有些记不清东西,只觉得浑身本来很困很累,突然就舒爽不少,他边揉着眉心边解释,“爸,这是我同学,还是个明星呢,就那个那个什么电视来着……他演的男三,学校了一堆迷妹整天讨论……”

何星瑜望着精神不少的泰霖,视线在他说话间的整张脸看去,确定心中的想法,再朝他身上看去,环顾一圈之后,看向泰有东:“之前的监控还有吗?”

泰有东立刻点头:“在在在。”赶紧拿过笔记本,这几天他一直都在翻看,所以一点开屏幕就有,递给何星瑜。

何星瑜迅速将所有出事的监控看了一遍,等确定猜测,叹气,抬头瞧着还不明所以一脸傻呆呆瞧着他的泰霖:“你是不是得罪谁了?”

“啊?”泰霖茫然,“得罪谁?”

何星瑜:“不是得罪谁,为什么那人要你的命?”

这次不仅是泰霖连泰有东都倒吸一口凉气:“什、什么?有人要阿霖的命?”

泰霖也吓得不轻,他这会儿脑子也有点懵,“不是、不是不干净的东西作祟吗?”

何星瑜:“你想多了,这世间并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即使有,那也是人心作祟而已,起了不该有的心思。”他拿过笔记本,快速点开其中屏幕,将屏幕分成几个格显示在一个页面上,是监控里当时泰霖在各个地方被推下去时的模样,都是各种楼梯口,画面里的泰霖往前扑,身后空无一人。

这诡异的画面每次泰霖看到都觉得浑身毛骨悚然,“这、这怎么了吗?你别是告诉我,你能从这些画面里看到我们看不到的东西……推我的吧?”

何星瑜被他这脑洞给逗乐了,“你没发现你出事的时候有什么特别的吗?”

泰霖与自己老爸对视一眼:“有啊,都是楼梯口啊。”

还是身后探过头来的周莉莉经过这几次捉摸到一点东西,她睁大眼瞅着,突然道:“不止是这样,还有衣服,你看,这一张泰小先生穿着这件黄色的t恤,外面罩了黑色的外套,这张是牛仔外套,可里面还是黄色t恤,这张这张……这几张出事的时候,虽然外面套的衣服都不一样,可唯独你里面穿的这件t恤是一样的!”

被周莉莉一提醒,泰霖和泰有东朝这些截图看过去,等看清楚真的这些图唯一的相同点是那件黄色t恤以及楼梯口时,泰有东还好,泰霖的一张脸刷的白下来,嘴里喃喃自语,“不、不会的,这t恤怎么会有问题呢?这是我偶像的纪念版运动t恤,限量版,还有亲笔签名……很难得的。”所以他因为喜欢,最近一个月都舍不得脱下来,更不要说洗了,只怕洗掉偶像的签名。

何星瑜面无表情看他一眼,“是挺难得,毕竟死人身上扒下来你还当成宝贝,真的挺难得的。”

这话让泰霖差点要疯,“什、什么死人身上扒下来的?”

何星瑜:“你自己想想是不是自从穿了这衣服之后才开始觉得有人把你从楼梯上推下来的?”

泰霖仔细想了想,这倒是真的,“是倒是……可这衣服怎么可能会是死人身上扒下来的?再说了,我上午没穿也在卫生间摔倒了!那衣服我可没穿。”

何星瑜看他一眼,“你是没穿,可它就在你身边。”

这话把泰霖吓到了,“怎、怎么可能?这……”结果,他这话没说完,就看到何星瑜突然靠近,他本来坐在轮椅上,上本身上倾,因为突然靠近,泰霖陡然近距离看到何星瑜那张俊美得过分的脸,觉得脑子有些懵,大家都是人,为什么何星瑜能长成这妖孽样?可这想法却随着何星瑜靠近将他身后枕着的一个枕头拿过来撕开,从里面拿出一件黄色的t恤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仅是泰霖、泰有东,连刚过来的泰太太都吓到了,手里的茶杯掉在地上,咣当一声,惊醒了所有人,泰霖更是吓得面无人色,“这、这这……这衣服怎么在这里?”它怎么出现的?

泰有东怕泰太太伤到手,赶紧上前,“怎么样?怎么这么不小心?疼不疼?”

泰太太摇头,“我没事,先看看阿霖怎么样?何大师,阿霖这孩子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衣服会出现在这里?”

何星瑜看了眼三人,瞧着手里拿着的这件t恤上萦绕着的死气以及黑雾,“这衣服是从死人身上脱下来的,而且是横死的人,如果我猜得不错,应该是跳楼而死的人。加上这衣服上沾染了上一个跳楼而死的人的怨气,被有心人利用耍了手段,不仅能改变泰霖的命数,并且能悉数把他之前的福运转移给对方,对方能享好命,而作为被掏空了福运的人,福运无法抵挡这衣服上的横死之气,最后也会……跳楼而亡。”

随着这段话,何星瑜将这件t恤摊开,这衣服后背的地方签了名字,他从后背的领子的两端,徒手撕开,从里面翻出了两个很小的黄色符纸,再到下面的边缘卷起的地方另外两个角撕开,同样是两个符纸,打开里面是生辰八字。

而写字的地方,何星瑜抬起手,拿过一旁的半杯冷茶,点了几滴溅在上面,里面加了一些灵力,挥手间,原本只是一些英文字母,可随着浸湿,四周本来写着的一个符咒则是显现出来。

在场的几人瞧着这诡异的一幕都傻了眼,如果只是之前何星瑜只是说说他们也许不会信,可如今这……震碎了泰霖之前的三观,他头木木的,难以置信颤.抖着手打开那四个角的符纸,里面写的生辰八字……是他的。

“这、这是什么符咒?”泰霖抖着手,猜到是谁,只觉得愤怒与难以置信被好哥们背叛的震惊。

何星瑜看出泰霖应该是猜出是谁,“转运符。不过这是倒着的,所以别人转运是把别的好运转到身上,而你的……则是把好运转出去。”

泰霖狠狠抹了一把脸,“你之前说我会跳楼而死?”

何星瑜看了眼泰霖,“从你面相来看,你两日后会跳楼而死,你双亲的面相因为你的死也已经随之改变了。”

泰有东与泰太太搀扶在一起,想到自己儿子可能会死,吓得不轻,“大师啊,你一定要救救阿霖,我们就这一个儿子啊!阿霖,这衣服到底怎么回事?这是谁送给你的?怎么好端端还会出现在你枕头里?”

泰霖咬牙切齿:“这是庞天宁给我的!他说好不容易替我找到我偶像的限量绝版,我上网搜了一下,的确是绝版,本来以为他是好意,可看来……他是想要我的命。”

“什么,是小宁?可这、这怎么可能?”小宁跟自己儿子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狠毒的心思?

如今证据摆在面前,泰霖咬牙,“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住院他们都来看过,他是最有可能接触到我枕头而不会被老妈你怀疑的吧?”

这衣服当时他摔下去的时候是换了下来拿回去的,当时他.妈急着守着他,还是庞天宁说替他回去一趟拿些换洗衣服,他.妈自小把庞天宁当干儿子,没说什么就让他回去了,家里有保姆是认识庞天宁的,怕是他最后又偷偷把这衣服带了回来,还偷偷塞在他枕头里,怪不得他在医院即使没穿,还是在洗手间出了事。

如果这次不是被发现了,他之前那恍惚的模样,说不定两天后再被吓唬吓唬,还真的一个恍惚就……

这里可是八楼。

大概知道是人为,泰霖反倒没那么害怕了,“这东西可有破解的办法?”

何星瑜既然来了,自然是救人救到底:“有。”

泰霖:“求你帮我。”

泰有东泰太太也连连点头看着何星瑜,“何大师,求求你救救我们儿子!”

何星瑜看他一眼,拿过那件黄色t恤,“救他不是不可以,不过我有两个要求。”

泰有东等人眼睛一亮,“何大师你随便提,倾家荡产只要能救我儿都行!”

何星瑜笑了声,“倾家荡产不至于,我的两个要求很简单,第一个,就是不许说出是我救了你们儿子,我今天过来只是因为同学情谊过来看望;第二个,庞家这边……看来是私人恩怨,这件事你们就算是告诉警察也没有证据,所以暂时怕是抓不到把柄,所以日后怎么做是泰家与庞家的事,我不想参与其中。”

庞家他还是听说过的,毕竟是h市有头有脸的人,他如今还只是一个大二的学生,暂时不想参与到这种事情当中。

泰有东诧异,没想到是这样简单的要求,他们自然没意见,至于庞家,没搞清楚来龙去脉之前,他们也不想连累别人。

何星瑜看他们答应,也不再耽搁,让泰有东找来一个火盆,把衣服放在火盆里,突然抬起手,念了一段什么,手指尖朝着火盆一点,顿时火苗嗖的一下升腾而起,让泰有东本来要递上打火机的动作就那么僵在那里,后来赶紧收回去。

也、也是,大师哪里用得着这东西?

因为这东西是之前横死的死人身上扒出来的,所以何星瑜用了不少的灵力,他用灵力画了解符,在衣服燃烧殆尽的时候,陡然将其中之前被转走的运势聚拢起来,最后指尖一点,全部重新回到泰霖身体里。

几乎是顷刻间,泰霖觉得这段时日浑身的疲惫与沉重像是突然都没了,身体是前所未有的轻松,与此同时,仿佛有什么让他很舒服的东西涌入体内,通体舒畅,连表情都柔和很多。

何星瑜瞧着泰霖原本的运势回来大半,才收了灵力,“我只能帮你恢复大半福运,剩下的就靠你日后多积福积德。”

泰有东望着明显精神气都回来的儿子,恨不得朝何星瑜多拜一拜,好在理智让他们千恩万谢,保证以后多做善事广结善缘。

何星瑜没多留,很快离开了。

只是他不知道的事他之前为了消除那件t恤使用的灵力,其中一缕从第八层这间病房的天花板,一直渗透到了上面正对着的第九层的一间病房里。

这间特级vip病房里原本静悄悄的,整洁干净的总统病房里,这缕灵力从下面钻上来,最后来到原本无声无息躺着的男人眉心间瞬间消散殆尽,与此同时,模样俊美的男人眼睫动了动,慢慢睁开了眼。

上一章:第8章 【第八层】 下一章:第10章 【去会所】
热门: 入土不安 重案追踪 恶魔囚笼 尼罗河上的惨案 学校怪谈 小妹妹 新手谋杀案 异端者 尊严:池袋西口公园10 无限升级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