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同食】

上一章:第24章 【成人之美】 下一章:第26章 【关系匪浅】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泰霖的腿有点发软,他僵硬着脖子默默把头给缩了回去,小幅度往何星瑜那边蹭,等靠近何星瑜右手边时,蹭的一下蹿到何星瑜身后当自己不存在,刚刚说那些话喊誉总老二喊誉总哥们的肯定不是他……

他终于明白刚刚为什么老大要捂着他的嘴了,他现在唯一庆幸的是自己没说出更让他自己后悔的话。

泰霖在这里当鹌鹑,在场的却是想当鹌鹑都当不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誉总会这么年轻,想想也是,誉家那个新家主还不到三十,可他们哪里会想到一个誉家的掌权人竟然长的比超模明星还要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可这时候知道对方的身份他们却又一眼不敢看,对方跟他们压根就不是一个级别的,若是地位差不多他们也许会嫉妒这位誉总年纪轻轻就继承了偌大的誉家,可差别太大,他们只剩下敬畏,同时也侥幸他们没有作死,像是面前这位庞总和他的私生子,怕是日后在h市是别想混了。

誉晗本来没打算深究之前的事,在他没露面之前誉家那几个作死出手是家事,他清理门户也只清理本家的人,他看到了唐半生整理出来这近三年来在他离开期间与誉家二房三房合作的,他过目不忘,看过一眼就记住那些东西。

若是这位庞总不到他面前来,他也许不会当回事,可偏偏撞到他面前,这就有点碍眼了。

大概是听到唐半生到了,意味着那位也到了,卞老爷子的大儿子如今卞氏的老总卞翎先一步下来迎接,只是一过来就看到大堂的情景不太对,有卞家的人赶紧过来低声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卞翎的脸色难看下来,他匆匆走过去,老爷子刚刚还特别嘱咐不能得罪了这位新家主,没想到这才来就出了这种事。

庞家这些年在h市虽然发展势头不错,却跟卞家牵扯不大,这次也是给面子才都邀请了,既然得罪了誉家的人,那就留不得,否则这不是添堵吗?更何况,庞总这样的人他们卞家也看不上。

卞翎随着管家朝那边走去,边走边吩咐,“等下我请走誉总之后,你想办法寻个由头把那个庞总和那个私生子带出卞家,这次老爷子寿宴不能出错。”若是平时私生子只是别人的私事,可当私生子却不知道低调还欺负人这就别怪他不给面子。

等就要走到誉晗那边时,卞翎想起什么,“对了,卞瀚呢?怎么还没出来?不过是换个衣服这么迟?”

管家赶紧道,“已经让人去催了,之前少爷刚打工回来,那边耽搁了些时间,少爷匆匆回来就慢了些。”

卞翎想到老爷子的祖训,他年轻时候也是这样兼职过来的,想想也理解,摆摆手匆匆赶过去,迎上誉晗唐半生客套。

卞翎只在三年前见过誉晗一次,这次老爷子亲自把人请过来他也不敢怠慢,攀谈几句,视线这才看向惨白着脸的庞总两人,刚想说些什么,突然一道急匆匆慌张的身影跑了过来,等到了近前被管家呵斥住,“这么多宾客在,慌什么?”

那人是卞家请的阿姨,这会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脸色白得吓人,顾不得别的,“先生不好了!瀚少爷不知怎么的在房间里乱砸东西,脸色也不对劲,捂着自己的脖子就像是……就像是中邪了一样!”

众人被这话听得傻眼,啊?这什么情况?

卞翎脸色不好看:“胡说什么?”可到底自己的独自也不敢真的不管,他朝一行宾客赶紧说了声抱歉,让管家先招待这些人,就要匆匆离开,却被一人喊住了。

“卞总等等。”

这人一出声所有人都看过去,等看到竟然是那个庞总,忍不住眼神变得奇怪,这庞总怎么回事?嫌刚刚是不是丢脸还不够大?竟然还敢在这个时候出声?没听说卞家的那位瀚少爷出事了么?还不让先去看看他这在这里捣什么乱?

庞总在知道誉晗就是他一直想讨好的誉家主的时候知道自己完了,尤其是誉晗那句吩咐,直接断了庞家与誉氏的合作,可没想到峰回路转,这阿姨来禀告他突然想起来之前自己安排的一件事,当时是怕这次来没办法说服或者接触到那位新家主做的二手准备。

没想到真的歪打正着要用上了,他脑子转得快,他知道自己这次彻底得罪这位誉家主,有刚刚誉家主这句话,以后他们庞家在h市怕是要举步维艰,誉氏是h市的龙头老大,他直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打算跟他合作,那其他想攀上誉氏的也绝对不会再跟他合作,那庞家怕是不出几月就要完蛋,好在他之前提前有准备。

这次卞老爷子大寿能请到誉家主据说是因为卞老爷子以前跟誉家的上任家主有点交情,如果他救了卞家的这位孙少爷到时候卞家肯定奉他为上宾,本来是想着锦上添花让卞老爷子给他和誉家主牵线,可如今弄成这幅局面,刚好能借着这个机会把刚刚发生的事抵消,说不定还能重新交好卞家。

庞总之所以敢出手,因为这位孙少爷出事跟他脱不开干系,或者说,是他这二儿子找到人。

想到那位大师的本事,庞总放下心,捏了捏脖子上挂着的东西,看卞翎脸色不好看过来,赶紧一脸关心走过去:“卞总,我听这意思怕是贵公子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否则这好端端的怎么会自残掐自己的脖子?刚好我这里有一个护身符,本来是我最近也遇到一些不好的事情向一个大师求来的,很灵的,不管能不能行,先带着,万一能帮上忙呢?”他边说着边从脖子里掏出一个不大的锦囊,打开红绳子里面是一个明黄色的符纸,上面不知道画了什么。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卧槽……以前怎么没看出来这庞总竟然还信这个?哈哈哈这什么年代了?

只是卞家出了这事他们也不敢多嘴,谁也不想多个对手结仇。

卞翎哪里信这个,他们卞家是医药世家,他刚想婉拒,楼上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声,竟是就是他儿子的,他脸色发白,望着那符纸,家庭医生已经过去了,更何况他们也是医生,可到底救治心切,就算是求个心安也匆匆道了谢从庞总手里拿过护身符就赶紧上去了。

泰霖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一开始差点骂人,庞天宁这一窝子不害人就算了还救人?他们可能有这么好?

泰霖想到自己之前差点被庞天宁害死,怕这一家害人精会害卞瀚,赶紧就要阻拦,却被何星瑜给按住了。泰霖奇怪回头,就看到何星瑜对他轻轻摇摇头。

泰霖是知道何星瑜的本事的,既然何星瑜摇头他松口气,相信老大不会见死不救看来应该是没问题,他也就没再继续上前,只是看着庞总递出护身符,看到卞父接了虽然脸色不好却还是对庞父道了谢也没之前那么抵触攥紧了手,该死的,卞瀚出事不会跟这个庞天宁这对父子有关吧?

否则怎么这么凑巧?

他偷偷看了何星瑜一眼:老大,这庞总怎么会有护身符?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何星瑜慢慢点点头,虽然面无表情,可周身的气息却有些冷。

从何星瑜之前在私房菜馆看到泰有东面相不对他就知道这位庞总要出手抢生意,加上泰老板到现在都没到,怕是中途被庞总的人给耽搁,为的就是抢先接触到誉氏的人,不过刚刚他一直在观察,庞总明明之前知道誉晗是誉总之后脸色就变了,那种落败觉得自己完了的表情不像是作假,他脸上的面相也是穷困潦倒,可从卞总出现的瞬间却又变了,竟是出现了一丝生机。

何星瑜瞧着庞总眉心的这一线起死回生的生机随着庞总拿出护身符就了然了,怕是卞瀚出事跟庞总脱不开干系。

卞瀚是卞家的孙少爷这事虽然隐瞒着很少有人知道,可庞天宁是庞家的人,他从高中就开始接触生意,难保不会在什么时候偶然见到过卞瀚跟卞总在一起,卞瀚又姓卞,稍微想一下估计私下里打探过,这庞天宁估计也就知道了卞瀚的身份。

庞天宁虽然知道却没做什么,他前段时间应该才不知从哪里跟一个所谓的“大师”搭上关系,从那里弄来那个衣服给泰霖,差点让泰霖就这么出事死了,这次知道庞总要抢生意,出谋划策,使了这个计策,先借着卞瀚在外兼职打工好接触给下点手段,再在寿宴上发作,庞总再去当好人,最后成了卞瀚的“救命恩人”从而成为卞家的座上宾。

何星瑜望着庞总两父子的眼神有点沉,他之所以没让泰霖出声,很清楚卞瀚既然出事是庞总下的手,那他们既然要当这个“救命恩人”自然那个护身符是对症的,何星瑜不便出手救人,却又不想卞瀚受罪,先救了卞瀚再说。

至于庞总和庞天宁,他正愁找不到机会算一算之前他害泰霖的事,刚好这个机会一并算了。

何星瑜带着泰霖远了一些,压低声音让泰霖去先一步查点东西。

泰霖听完眼睛蹭的就亮了,悄无声息先一步离开,刚好在门口遇到才匆匆赶来的泰父泰母,低声说了些什么,干脆一家三口一起去办何星瑜安排下的事。

卞瀚出了事怕是这寿宴要推迟,等他们回来估计刚好还能赶上。

何星瑜看泰霖离开这才抬眼,就对上了誉晗正看过来的目光,朝着他似笑非笑,不知为何笑得何星瑜怪怪的,可看了眼距离觉得对方应该是听不到的,对方又之前帮了他,何星瑜礼貌地朝他点点头。

却看到誉晗突然拿着两个小碟子里面各自放了同样的一块甜点,到了何星瑜近前,递给他一个:“尝尝?”

何星瑜默默看了眼誉晗,再看看面前的东西:“???”

上一章:第24章 【成人之美】 下一章:第26章 【关系匪浅】
热门: 撒旦的情歌 华丽的丑闻 亡者归来 白与黑 加贺系列1:毕业 匣中失乐 重生之贼行天下 利文沃兹案 哲瑞·雷恩的最后一案 伯特伦旅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