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最后机会】

上一章:第27章 【他很好吃】 下一章:第29章 【护食】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何星瑜怕自己的异样会被心怀叵测的人惦记,所以当初身体恢复之后就把所有的灵力给压制了,这时候为了帮卞瀚释放出一些,他身体里所拥有的灵力极为充沛纯粹,几乎是在靠近卞瀚的瞬间,在旁人看不到的时候,像是流光一般迅速从两人身体接触的地方蔓延开,将卞瀚浑身的黑气给涤荡干净。

卞瀚本来觉得浑身绵软无力身体很沉很重,可在踏进房间的瞬间,他觉得那股子不适彻底没了,原本的精气神也回来了,他睁开眼,一张脸虽然还惨白,可眼睛却很亮,而几乎是同时,何星瑜松开搀扶卞瀚的手。

卞翎和泰有东听到动静回头,卞翎就看到之前还很疲惫的儿子已经能站直了,眼睛又黑又亮,像是往常一样朝着他笑,卞翎眼圈有些红,重新走回来,“你这孩子还知道笑,你这次吓坏我了。”

以前整日见到阿瀚没觉得有什么,这次突然明白儿子对他的重要性,以后看来公司的事要放一放,多陪陪儿子和老爷子,自从和前妻离婚之后,他一门心思都放在公司上,可这次让他明白过来,钱没了可以再赚,可亲人却只有他们。

泰有东却是深有感触,他是知道何星瑜的本事,所以看到这一幕知道他们上来的目的已经完成,“看来卞总还有很多话要跟令公子说,既然人已经安全送下来了,那你们父子两说说话,等下还要下去主持宴会,下面还有很多人等着。”

卞翎再三道谢,这次要不是泰有东他们请来的妄虚道长,怕是……只是今晚上还有事情需要安排,等改天他一定会带着阿瀚去道谢。

何星瑜三人随即走了出来,只是刚走出房间,还没等泰霖激动说什么,何星瑜察觉到什么,抬眼就看到不远处回廊尽头靠近楼梯口的位置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黑压压的压下来,愣是堵住了大半个回廊,让原本明亮的走廊变得昏暗不少,何星瑜奇怪,不过看这个誉总似乎跟卞老爷子很熟悉,担心卞瀚也说不定。

何星瑜倒是坦然走过去,泰有东和泰霖自然也随即跟上,泰有东是没见过誉晗,不过路上已经听自己儿子说了,不过他没跟这位誉氏家主说过话,也只是点点头,三人朝前一走,誉晗也随即而动。

只是因为誉晗是逆着光,加上长得比较高,何星瑜也只是看到时点点头瞥了眼没再继续盯着人的脸看,所以没发现靠得越来越近时,誉晗眼底有涌动的光在闪烁,而随着越来越近,那股子浓郁的气息越来越强烈,即使很淡,可他还是捕捉到了,丝丝缕缕就像是一道开胃小菜,完全不够,他突然想起来当初醒来时察觉到的灵力,那时候他只查到了泰霖。

如今想来何星瑜和泰霖是同学,当时怕也是何星瑜帮的泰霖,却误打误撞灵力泄到楼上让他提前醒来。

誉晗一开始以为何星瑜是同类,可离得近了却并未从他身上感觉到任何同类的气息,反而是那种充沛纯粹的气息让他更加饿,甚至克制不住想要靠近,就在擦身而过时,原本两人之间还隔了一条手臂的距离,不过因为誉晗的出现,让泰霖想起来之前自己那一句老大老二老三,他有些心不在焉,所以越是靠近越是紧张担心誉总想起来自己当时犯得蠢。

这导致誉晗靠近的时候,泰霖手一抖,脚下一个没踩稳,这要是别的时候也就罢了,偏偏他还拄着拐,导致另一只脚没使上力,就朝一侧摔去。

何星瑜就站在他前面两步的距离,泰霖这边刚有动作,他立刻朝后一侧,伸.出手揽住了泰霖,在他倒下去可能导致脚再次骨折的时候捞了一把,稳稳将他拖住了。

何星瑜成功挽救了泰霖再次摔倒,不过因为他着急之下一侧身,导致刚刚他与誉晗本来就隔了一条手臂的距离愣是被他彻底给拉近,何星瑜几乎是整个后背都贴在誉晗怀里。

誉晗几乎能嗅到对方身上的气息,香的不可思议,对方虽然将所有的灵力再次压抑住,可到底刚使用过,所以身上还沾染了很淡几不可闻的气息,若是旁人会嗅不到,可誉晗却不一样,他几乎是瞬间觉得对方身上比最诱人的食物还要让他贪恋的气息袭来,血液里翻滚的躁动差点让誉晗压制不住。

可到底太淡了,誉晗只除了双眼有那么一瞬间变了变,很快又恢复正常,垂在一侧的指腹摩.挲了下,到底还是没忍住,垂眼低喃了句什么。

何星瑜还真怕泰霖摔了,他的腿上伤得不重,可要是再骨折一下却也是要受罪的,所以他扶稳才松开手,泰有东赶紧给托住,“怎么走个路也能摔?”

三人的注意力都没在身后的誉晗身上,所以也都没察觉到他之前模样的瞬间变化,只有何星瑜隐约听到了最后一句,他看泰霖没事,疑惑回头,才发现自己几乎整个人都靠在誉晗怀里,只是并没有真的靠进.去,所以何星瑜没有察觉到,这时候回头才发现两人靠得这么近。

“抱歉誉总,刚刚情况紧急,所以才多有冒犯,碰到你了?”何星瑜并不了解这位誉总的脾性,很是客气,却也带了疏离。

他说话的时候已经退后一步,只是退开之后才发现誉晗一直盯着他看,表情有些奇怪,他疑惑又问了句,这才想起来刚刚对方那句话,似乎是在说他身上好香,他怀疑自己是听错了,他又不喷香水,香什么香?

誉晗已经站直了身体,垂着眼静静瞧着他,黑漆漆的瞳仁里已经没有任何异样,大概是看出他眼底的狐疑,嘴角突然弯了弯笑了笑:“何先生平日可有熏香?”

何星瑜:“???”

誉晗也没等他回答,或者只是为刚才没忍住说出那几个字寻找一个借口,深深看他一眼:“你身上的气息……很好闻。”说罢,没再说什么,转过身继续朝前走,看得何星瑜一脸懵,明明对方也没说什么,可偏偏何星瑜有种自己被调.戏了的感觉。

可随即想到这人应该没这么无聊,好在很快这位誉总从另外一边尽头回廊离开。

何星瑜三人重新回到宴会大厅没看到卞老爷子,倒是来得宾客,此刻都围着妄虚道长那叫一个热情崇拜,嘴里都是溢美之词还怕不够,夸得妄虚道长要不是白胡子挡着差点没忍住露馅。

妄虚道长瞥见何星瑜三人像是找到救星一般,若是平日里遇到这么多有钱人这么捧着他他早就乐开花,可他能在没什么真本事的前提下混到这个名气,一来是嘴.巴能胡诌;二来……就是见好就收,不贪有自知之明,最重要的就是从没害过命,即使是忽悠也是在不影响他人性命的前提下稍微补贴一下。

这也是何星瑜知道自己有时候不便出面,打算与他合作的原因,所以看到妄虚道长明明激动又兴奋恨不得立刻一个个都答应给他们去看风水看宅子看运道还依然克制着没应下的时候,何星瑜和泰霖对视一眼,一行三人走了过去。

妄虚道长一直端着等三人走来,才以之前那个什么崔大师的事还有些要与泰老板商量为由暂时让他们先去忙,这些宾客也知道宴会还要一会儿倒是也不着急,也不想惹高人不痛快,很快让出地方,留给了妄虚道长四人。

妄虚道长随着何星瑜三人去了角落,去的是没有监控的休息区,等看了一圈没有人,妄虚道长一改之前仙风道骨凛然高冷的目光,激动看着泰有东:“泰老板,你可真是我的福星,这次可是让我大大的出名,若是有别的事您尽管吩咐,以后我肯定紧着泰老板为主。”尤其是见识到泰老板这儿子教他说的那些话,什么锁魂符咒还有怎么解,他压根都不懂,可他不傻,知道懂的幕后之人绝对是个高人。

妄虚道长不敢随便得罪,他就是一个假道士,混日子求一顿饱饭而已,他甚至想拜师,可也知道自己这年纪已经半截身子入了土,也不会有人想收这么老的人,可依然忍不住抱着一线生机,所以他自由发挥的时候尽自己这些年的本事给完成了泰老板父子让办的。

泰有东却是摆摆手:“你不必跟我说,你要是感激,就感谢何先生吧。”

妄虚道长愣了愣,啊了声视线茫然看向何星瑜,望着何星瑜那张白净俊美的脸,说实话这三个人,他瞧着最不像高人的就是这位了,可泰老板什么意思?高人是、是这个……瞧着有点眼熟的小明星?

这……玩呢?

可对上何星瑜的视线,明明之前还没感觉到什么,可等对上的一瞬间,突然有一股压力铺面袭来,让妄虚道长觉得浑身都冒着冷汗,那种明明四周什么情况也没有,却平白出现的威压让妄虚道长突然就信了,面前这位……绝对不是他能得罪的。

“大、大师在上,是老道有眼无珠……”

何星瑜收了威压,面无表情看着妄虚道长,“你想不想继续当你的得道高人?”

妄虚道长眼睛瞬间就亮了,想啊,谁不想?可对上何星瑜像是能看透一切的目光,想到对方的本事,小心翼翼看了眼,却也是老老实实应了:“想,自然是想的,不过我也知道不能多取不义之财,可小老儿没别的本事,也没干过什么太过分的,他们寻求一个心安,我求一顿温饱,各取所需,我真的手上没沾人命。”想到之前那位什么崔大师的下场,妄虚道长还真怕他们把他也给扔进.去。

何星瑜:“我自然知道,否则之前泰老板请的这么多人也不会选中你。你应该是知道我是谁,我不想露面所以有时候需要帮人,你求名我求功德,所以……我们合作,你可愿意?”

妄虚道长听完之后傻了,望着何星瑜,再看看泰霖泰老板,难以置信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竟然轮得到他?甚至还就真的砸到他嘴里了,他抖着胡子,“这……这不是诳我小老儿吧?”怎么就选中他了呢?

何星瑜看他一眼:“因为你命中无子,孤家寡人一个,虽然贪求钱财却也存有善念,你比他们至少是个仁义之士。”

妄虚道长听完之后沉默许久,他望着何星瑜嘴唇哆嗦了下,他没想到这么多年,他听了这么多或真或假夸赞他的话,最后却是从一个年轻人口中听到他最想听的四个字,他年轻的时候一腔热血是真的想当一个真正匡扶正义的道士,可渐渐的他发现他没什么本事,学不会也斗不过这尘世,他甚至连自己都养不活,饿死与温饱之间,他最终选择了后者。

何星瑜:“但是虽然是合作,却也不能真的存了贪念,日后我们合作所得,八分捐出去,剩余两分你我均分,你若是同意,那日后我出本事你出力,我们合作;可若是不同意,今晚上的名声依然是你的,只是若是让我知道你借着这些继续谋取不义之财,我不介意亲自出手毁了你所去的这些不该得的身外之物。”

妄虚道长自然没意见,他知道自己的本事,今晚上的所见所闻足够他对面前这年轻人敬畏,“我同意,我自然是同意的。”

何星瑜嗯了声,安排妥当之后,倒是能解决日后要出手却还需要麻烦隐藏身份的事,如今有妄虚道长挡在前面,反而成了最好的挡箭牌。

妄虚道长迟疑一番之后还是忍不住道:“大师,你看这些人有没有需要我们……拯救的?”本来妄虚道长想说拉生意,后来想了想,还是拯救更适合他们大师的气质。

泰霖差点被妄虚道长这个词给弄笑了,可随即想想老大不求财不求人的,还真的只是想多救一个是一个来积阴德,在老大这边救不救其实对他没什么影响,可对别人来说却是一辈子或者一条命,可不就成了拯救?

泰霖多看妄虚道长一眼,这小老儿倒是悟性不错啊。

察觉到泰霖的视线,妄虚道长笑眯眯的,这个是高人身边的人,可得好好搞好关系。

何星瑜之前已经看过一圈,他想了想,本来不想管,但的确看到有两个人如今正遇到难处,不大不小影响还不至于要命,不过这两人富了之后倒是捐了不少也给贫困山区送过不少东西算是办了好事,既然如此,那于情于理,看在他们做过的这些好事上,也需要出手帮上一二。

何星瑜低声把两个人的情况告知妄虚道长,刚说完要让妄虚道长去说的时候,就看到门口有动静传来,他抬眼看过去的瞬间,等对上来人的面容眉头皱了起来,他第一时间看到的并不是对方的脸而是对方几乎被煞气给笼罩的眉心,让他的一双眼通红无神,边走像是倦怠般揉着眉心,背脊倒是挺得笔直,一条手臂上还搭着自己的西装外套,瞧着有些狼狈。

不过在场的宾客有认出这人的却没觉得对方狼狈,反而笑着上前打招呼,来人虽然有些累,却也温和回应。

而就在男子与宾客攀谈的空挡,何星瑜却是拉住妄虚道长,改了口:“多加一个人,把他也加上,排在第一位让他如果不想在意的人出事就明日晚上六点之前务必到你的妄虚观。”至于怎么忽悠对方来那就是妄虚道长的事了。

妄虚道长诧异不已,不过既然何大师这么说,他也不笨,对方肯定是遇到要命的事了,他整理了一番道袍,就朝那些宾客走去,打算按照何大师的意思将他说的那三个人给安排过去,至于其他的既然没什么事,也没必要去了。

不过就算只是这三个人,成功之后即使只分一成,也比他以前强多了。

等妄虚道长过去之后,一直没开口的泰有东奇怪问道:“何先生,赵总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赵总?”何星瑜回头看他。

大概是何星瑜眼底的疑惑太过明显,不解他为什么单独问出这个人,就听到泰有东意识到何星瑜是真的不认识对方不过是刚好对方有事才出手,泰有东却是忍不住笑了,“那何先生与赵总还真是有缘,他就是我本来今晚上打算介绍你们认识的那位,兴晟娱乐的赵总,也就是何先生目前签的那家娱乐公司的总裁。”

何星瑜没想到这个就是赵总,他的顶头上司,回头看了眼,就看到妄虚道长已经走到宾客前,宾客看到妄虚道长激动围过来,很快就开始夸了起来,夸得本来还不知道发生什么的赵总听完之后也明白怎么回事了。

没想到他只是中途遇到事耽搁了会儿会发生这么多事,他本来站在一旁耐心听着,妄虚道长也没打算众人的话,他故意先装作没看到赵总,等众人将他之前的“丰功伟绩”说出来他之后才更容易出手,等差不多了,妄虚道长连连谦虚摆着手:“这是老道分内之事,不足挂齿不足挂齿。刚刚老道占了一卦,发现在场的先生夫人都是大富大贵的命数,当然,这一生如此漫长,难保不会有人本来的富贵命会被人给惦记上,这不……除了其中两位,诸位其实不必非要跑一趟让老道给你们看命数看风水,你们本身的命数就极好,只要继续做善事积阴德,保证会庇佑子嗣继续富贵下去。”

没有人不喜欢听吉祥话,尤其是妄虚道长这样的得道高人,众宾客脸上露出喜色,可等惊喜过后却又忍不住隐隐担忧,其中两个?莫不是他们中有两人要有劫数?

这样一来所有宾客的心忍不住提了起来,有胆子小的忍不住心惊胆战问道:“不知道长说的其中两位是?”

妄虚道长摸着自己的胡子,故作神秘道:“老道也只是算出其中二人,还需要仔细看一番才能确定是谁。”

他的话一落,在场的宾客立刻都静下来,又紧张又激动又祈祷他们不要成为那两个“倒霉蛋”之一,而他们自主站好之后,妄虚道长就拿出一张符纸,神神叨叨念了句别人听不清的符咒,就闭着眼开始用两指捏着符纸捏了一个诀一个一个过去,等经过其中一个何星瑜说的人时,妄虚道长弄了点手段,这符纸顿时冒出一点小火苗,刚燃起来,妄虚道长睁开眼,看着这位夫人,“后天晚六点,劳夫人来一趟妄虚观。”

这位夫人脸色一白,可想到自己最近遇到的一些怪事,也忍不住敬畏不已,连连应道:“一定一定。”

妄虚道长继续重新拿出一张符纸,就这么找到了第二个,可谓是把忽悠发挥到了极致,看得不远处的泰霖自愧不如,跟看戏似的看得津津乐道,顺便歪头忍不住小声嘀咕,“不知道他打算怎么让那位赵总上钩。”

何星瑜笑笑没说话。

而另一边,等宾客看已经找出那两个倒霉蛋松了口气,面上还是赶紧安慰两人,只是就在妄虚道长已经要熄了只有一个小火苗的符纸时,不经意经过站在最后只是面无表情瞧着的赵总时,那符纸的火苗突然猛地蹿了起来,立刻化为了灰烬。

本来还在安抚那两个倒霉蛋的众宾客就那么给愣住了,傻了眼一般望着妄虚道长再望望赵总,刚刚妄虚道长说两个倒霉蛋,每次经过的时候只有一个小火苗,可这位赵总直接烧没了,这……得多倒霉啊?

那两个被选出来的本来觉得自己有点惨,此刻望着赵总突然觉得自己其实还好,至少他们只是星星之火,对方直接化为灰烬了,这么一对比,心里突然没这么难受了。

他们两个还有闲心安慰赵总:“其实想想这是幸亏来了这里遇到了大师,否则这要是突然没了,是不是挺惨的?可现在能躲过一劫啊。”

妄虚道长这时候自然立刻面露凝重,伸.出手迅速手指迅速动着像是在算什么,等算出来再看看赵总的脸色,大呼一声:“这位赵总你在意的人是不是……”他像是觉得自己不能泄露天机,顿时谷欠言又止却又没再继续说,摇着头,“该有此一劫,躲不过躲不过啊!”

赵总本来不信这个,可听到“在意的人”这四个字的时候脸色就变了,他一直不信这些东西,可听着刚刚这些人说的关于卞家发生的事,再看到刚刚那一幕,他没忍住,“这位道长,不知道我到底怎么了?你从我面相上看出什么了?”

妄虚道长却是摇头:“你这……有劫数啊。”

宾客这会儿一看情况怕是比他们想的还严重,赶紧替赵总说了几句,“大师,您看看能不能给解一解,毕竟是一条命。”

妄虚道长最后迟疑一番,才叹息一声:“罢了罢了,谁让我们有缘遇到了呢?这样吧,你明晚六点之前到妄虚观,记住,一定要在六点之前,迟一点到时候就别说我不给你最后机会,本来只是两个,没想到啊没想到……”

众人倒是没怀疑,刚刚妄虚道长说算出是两个人,可这赵总是刚来的,没看到也正常。

妄虚道长很快就走了,到了近前才松口气,之后何星瑜就让他可以自行安排,明天他会六点之前到妄虚观。

妄虚道长松口气,他觉得自己时来运转的时机来了,面前这位是高人,却也是个金饽饽,跟着这高人有饭吃啊。

宴会很快重新进行了,泰有东既然已经知道明晚上赵总会去妄虚观肯定会见到何星瑜,也就没在这时候介绍何星瑜给赵总认识,既然何先生把赵总排在第一位,看来他遇到的事情不小,如果这时候凑过去反而会让赵总不喜,倒不如让赵总自己认识何先生,承了何先生的情。

卞老爷子很快重新出现,卞翎父子两个也出现,一行人热热闹闹过了个寿辰,不过何星瑜发现从宴会开始竟然没再见到那位誉总,倒是唐半生出现过一次送上寿礼,不知道低声说了些什么,又匆匆离开了。

宴会结束之后何星瑜一行人坐着泰有东的车离开,而他不知道的是,另外一辆车就停在卞家不远处外,只是停在暗处,车灯甚至别的都没开,黑漆漆的一片,被树丛挡着,若是不细看根本察觉不到,唐半生则是守在一旁,心里着急面上却不显,只能隐约借着唯一开着一条缝的车窗看到自家家主在后座盘腿闭眼,看不出任何异样,可若是有光闪过能发现对方额头上有一层细.密的汗珠顺着完美的下颌划过,最后滴落在深色的西装衣襟上。

上一章:第27章 【他很好吃】 下一章:第29章 【护食】
热门: 再见了,忍老师 死亡概率2/2 蝙蝠 乌盆记 房东是前任 你的距离 新宿鲛 国家一级保护天才 失落的秘符 迷宫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