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护食】

上一章:第28章 【最后机会】 下一章:第30章 【主动上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誉晗并没在意唐半生说了什么,他脑海里都是昨晚上嗅到的那股可口香气,因为对他的诱.惑力太过霸道,以至于他瞧着面前这些以前还能勉强入口的食物,如今却兴趣不大。

这就像是他一直以为自己吃得还算可以,可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以前吃的都只是清粥小菜,味道寡淡,直到突然一道让他谷欠罢不能的大菜摆到眼前,可还没等他吃到嘴里,这对他有致命吸引力的佳肴就消失不见了,那种感觉让他只看了眼桌子上的十道菜,又重新闭上眼。

唐半生从昨晚上回来已经送了几次饭,今天已经是第六顿,这要是搁在往常,家主这也只能算是开胃点心,可偏偏今天家主食谷欠不大,甚至连这些时日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不过唐半生也没多想,只当家主是某个时期突发导致的后遗症。

虽然不知道为何家主本来应该两个月后才发作的会提前,可看家主明显能游刃有余克制住,也没多问,他摆好之后,这才站到一旁,想着说点有趣的让家主转移转移注意力:“家主你真不好奇啊?我在地下车库遇到赵总了,就是之前我跟你提过,有意想跟誉氏合作扩大规模。”

誉晗对这个赵总没什么印象,只嗯了声,闭着眼懒散躺在那里,显然没有起身吃的想法,食物对他而言永远没有吃饱的那一天,不过是勉强果腹,平日里吃是因为味道,可若是这些他以为的美味其实也不过如此。

唐半生倒是也不着急,他能看出来家主似乎对那位何先生有点不一样,这也是最近发现的,从之前偶遇那个美食博主到昨晚上似乎一切都跟那位何先生有关,他本来记性就好,加上是家主注意的人,他专门打探了一番,印象深刻,加上他看人很准,虽然刚刚在地下车库那年轻人戴了口罩和帽子,可身形的确是何先生无疑。

他这辈子还真就见过两位身材比例精准好到这种地步的,一个是家主,另外一个就是那位何先生,加上那模样,就是跟家主比也不遑多让,看家主今天精神头不好,他卖了个关子,顺便说说生意的事,“这位赵总就是兴晟娱乐的总裁,他家也是学医的,所以跟卞家还有些牵连,不过他毕业之后就单干了,办了这个兴晟娱乐,不到十年就发展成这样的规模已经不容易。不过当年他家里不让他踏足这个行业,他跟人合伙,导致这几年意见不一致,所以一直发展不怎么大。兴晟娱乐的评估报表我看了,能投资,更何况,影帝罗金盛也是兴晟娱乐的股东之一,有他坐镇,加上何先生也签在兴晟娱乐,虽说如今还只是一个十八线,可属下倒是看好何先生……”

唐半生说到何星瑜的时候,余光故意瞥向誉晗,果然看到本来还闭着眼沉思的家主慢慢睁开眼,显然是有了点兴趣,他赶紧抬手掩着唇低咳一声遮住嘴角的笑意,再出声瞧不出任何异样,“说起来也是凑巧,刚刚属下不是说在车库遇到赵总了?除了他之外,跟在赵总身边的还有一个人,这人家主也是见过的,就是那位何星瑜何先生,属下觉得他日后必定会火,所以兴晟娱乐挺适合投资入股。”

唐半生说到何星瑜之后画风一转又跑到兴晟娱乐去了,就看到本来还躺在那里的家主,慢慢坐起身,长腿交叠,倚着沙发后背,眯着眼瞅他:“他怎么会来这里?”

唐半生这次不敢乱来,垂着眼恭敬禀告:“这属下也不确定,当时何先生跟着赵总像是一起回了家。何先生是全副武装打扮,戴了帽子口罩,我猜着应该是不想被狗仔发现。”只是为什么跟着来那就值得推敲,刚开始唐半生看到两人的时候还以为是赵总的那位藏着的恋人,后来看是何先生那就不是,不过何先生不像是会为了上位怎么着的人,那就只能是昨晚在卞家那位妄虚道长有关,当时这位妄虚道长就是泰老板带来的。

唐半生感觉他说完之后家主周身的气压顿时低了下来,尤其是垂着眼盯着桌子上的那十盘菜,像是谁抢了他嘴边的肉一样。

唐半生打了个哆嗦,赶紧把自己的猜测给说了。

说完,发现家主心情依然不怎么好,他试探问了句:“要不,我去问问?顺便商谈一下投资兴晟娱乐的事?”

果然这说完就看到家主脸色面前能看了,尤其不知想到什么,望着面前十道菜的目光终于带了些食谷欠,慢悠悠开口:“既然要谈生意,这么晚了不好不管饭,所以……你懂?”

唐半生:说实话家主,我其实有点不懂。

家主这什么意思?难道是他想的那种可能性?可不可能吧?家主可是到了嘴边的吃食从不让人从不分出来的,这难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家主这是……要请人吃饭?

唐半生为自己竟然会想到这个可能性觉得可耻,家主别的爱好没有,就是吃的有点多,还有点护食,所以他怎么能猜家主竟然会请别人吃饭?就算是整个h市所有人一起请人吃饭,家主也绝不可能!

可显然唐半生失望了,大概是觉得唐半生没回答他觉得自己这个特别助理跟他不能心灵反应了,誉晗开了口,说得直白的让唐半生想吞回刚刚的话都没借口:“你去问问什么事再用商谈生意请他们吃饭过来。”顿了顿,强调:“何先生是重点,那个赵总是顺带,记得了?若是不来,就说跟泰氏实业的合作让他带消息回去给泰有东。”

唐半生:“???!!!”

等唐半生后来从别墅出来时,他站在外面空荡荡的院子里,回头看着整个玻璃门大门,天色已经黑了里面开了大灯,照得恍若白昼,他看得很清楚,看到自家平日里除了吃对什么都不在意不细心的家主竟然把那十道菜重新放回他带来的有保温作用的食盒里。

唐半生:???家主别是怕菜凉了何先生吃着不可口?

唐半生迅速摇头,家主怎么可能会这么细心,肯定是怕让客人吃冷食不好。

而另一边赵总带着何星瑜去了他住的那栋楼的十二层,是个四百多平的大平层,这一层只有他这一户,打开门,里面很是温馨,跟何星瑜之前想的不同,不过看过之后就能发现这房子里有另外一人生活的气息。

何星瑜从赵总打开门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去,他释放出一丝灵力,丝丝缕缕的让人心情舒畅的光晕在他四周流淌着,只是旁人看不到。与此同时,何星瑜抬眼看过去,开了光之后,他看到上一刻还布置很是温馨的房子,下一刻就布满了黑雾,那种溢满了整个房子的雾霾,黑压压压下来,尤其是正对着门口客厅最大的落地窗像是被什么给遮挡了,如今天色已经昏暗,光压根照不进来。

看这种情况,怕是即使大白天那些光也照不进来,看这情况已经有不少时日。

何星瑜无声叹息一声,瞧着赵总还一无所知的背影,抬步走了进.去。

何星瑜走进.去的瞬间,几乎是立刻那些黑雾就朝着他身边开始蜂拥而至,只是到了他近前时却被他周身的灵力给隔绝在外,形成一个天然的防护层,何星瑜也没做什么,他就跟着赵总到了客厅的沙发上,赵总让他先坐,去给他倒水。

何星瑜坐在那里瞧着房间里的一切,几乎扫视一圈就能看全到底哪里动了手脚,仅仅只是一个客厅已经有三处,那就更不要说房间里赵总每天睡着的位置,看来这位赵总的恋人是真的想置他于死地啊。

赵总虽然希望何星瑜尽快帮他找到人,可也不是不懂礼,大老远人跟着来了,总要喝点水,他倒了水之后坐在何星瑜对面,因为心急开门见山:“何先生,你师父说要跟着来才能确定阿峰的消息,这里都是他惯用的东西,他不见之后这里的东西我都没怎么动过,你看看哪一样能用,只要能找到阿峰,别的要求何先生尽管提,我都会尽量满足。”

何星瑜确定心中的想法之后倒是不着急了,“赵总能说说对方走之前做了什么?可是给你留了信儿?”

若不是留了信儿无故突然失踪,以赵总对对方的重视怕是早就报警了,既然赵总只是着急寻人却没报警,那看来对方离开是自己走的,但是给了信儿。

赵总抹了一把脸,因为之前妄虚道长那一手他其实已经完全信了何星瑜的本事,这会儿看对方一猜就猜对了,事情到了这一步只要能找到人就行,别的他也不瞒着了:“阿峰离开前的确是给我发了一条短信,他说自己最近有些累,因为我开的这家娱乐公司接触到的都是明星,他觉得自己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家事都帮不上我的忙,他觉得自己从一开始就是我的拖累,所以他最近压力很大,想好好重新想想我们之间的关系,让我不要找他,让他先冷静一段时间,等过了这段时间,他想通了就自己会回来了。可我怎么能不找他,他突然就不见了,他没有安全感我可以尽量多陪陪他,这段时间我的确是冷落了些他,也是在想办法扩大公司规模,等之后将股份分出去一些,再培养一些人,到时候我就有很多时间来陪他了。”

大概是这些天赵总遍寻不到对方又心急,后悔自己没早点察觉到他的异样,怕对方钻牛角尖这才不放心到处找,可偏偏他们的关系又没有曝光,他也不能大张旗鼓,只能私下里找,所以昨晚上听到妄虚道长说在意的人,今天又提到会失去阿峰和血光之灾,他也顾不得这些了。

何星瑜道:“这位峰先生说自己没安全感,是因为你们的关系没公布吗?是赵总不想还是他的要求?”他从赵总的面相来看是较为重情的一方,看来极大可能是对方不想。

赵总沉默片许,才慢慢道:“是阿峰不想,他还在读书,在读博士,他怕一旦暴露之后会被学校的同学还有导师带着异样的眼光看他。”同性婚姻法虽然通过了,可到底才刚没通过多久,有些人的观念还需要时间慢慢来,赵总体谅也懂,他其实自己不在意,他并不是纯碎的同性恋,他在遇到阿峰之前是谈过女朋友的,直到遇到阿峰才知道自己是个双。

他爱他也是真的,想定下来也是真的,所以这才谈了这么多年,也因为顾忌对方隐瞒了两人的关系。

何星瑜看着对方痛苦的模样,用情至深却不会走到终点,他听着赵总还在自责是不是自己以前谈过女朋友对方担心自己不是真心对他才没有安全感等等,何星瑜没继续听,确定自己的猜测之后,他打断赵总的话:“赵总就从未怀疑过对方没有安全感的另外一种可能性?”

“啊?”赵总愣住了,还不到三十岁,面容俊朗,这样的成功人士应该很得人欢喜,可却又性子固执,坚持一件事就不容易改变,大概是听出何星瑜话里的另外一种深意,赵总垂下眼,“何先生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怀疑阿峰有了别的恋情?这不可能,从大学认识到后来我们确认关系到住在一起,几乎他周边的所有人我都认识,不可能会有人比我更加优秀更加对他好。”

何星瑜望着眼前盲目而又自信的赵总,“可峰先生的那些朋友那些同学那些老师,都认识你吗?”

赵总立刻道:“当然,我们是大学同学,他认识的,我都……”可说到一半不知想到什么,赵总自己先愣住了,他们是大学同学,可大学时他就开了公司,后来越做越大,他毕业之后就没再继续学业,他们的朋友同学交集都是在大学,可对方之后的活动范围却是在研究生博士的同学之间,交好的大学同学这些年已经很少联系了。

若非几天何星瑜提及,赵总突然发现他似乎……真的从未接触到阿峰如今的圈子,他去同学聚会的确会让他去接,可因为赵总如今身份特殊所以并未进.去见过那些人,而是在车里等着,接到阿峰之后就回来。

他去哪里也从未瞒过自己,甚至每天亲自煲汤给他,晚上他下班回来两人腻歪在一起,平日里对方也很少出去,可如今突然被提及,细细看来,对方告知他自己的行踪,说他在学校的事,他做过什么,所有的一切让赵总觉得自己掌控了他的所有,而赵总自己却很少提及公司的事,这也是这次爆发对方说没有安全感他毫无犹豫就信了。

对方的世界太过单纯,两点一线,而他的四周却是丰富多彩的诱.惑,虽然他没看过也没注意过,可与对方相比,他更像是那个可能有花花肠子的。

赵总的沉默让何星瑜知道自己的话他听进.去了,也不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有一点我的确是能确定,你的恋人,峰先生他想杀你。”

赵总猛地抬起头,攥紧了拳头蓦地站起身:“你胡说什么?这怎么可能?!”若非礼貌让他做不出赶人的事,赵总差点都想赶人了。

对他而言阿峰不仅是他的恋人也是日后相伴一生的人,而面前这位却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他心里自然是最先攀谈恋人的。

何星瑜就猜到会这样,所以他借口要帮对方找人来到这里,见到这房子确定之后也没继续瞒着,他直接站起身,也懒得废话,越过面色不怎么好的赵总,径直朝着客厅大落地窗的窗帘走去,他抬起手,直接猛地一扯,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明明很是厚重像是一面墙一样的窗帘,竟是被他轻轻一扯拦腰截断,这一幕看得赵总傻了眼,他皱着眉转身站在那里盯着何星瑜的动作,刚想张嘴说什么,可随着那些厚重的窗帘从中间断裂,明明只是一层的窗帘从拦腰的地方,竟是中间是空的,从里面随风飘落一些明黄色的符纸,因为太多,那些符纸一张张飘下来。

因为赵总站得并不远,有些还飘到赵总的脚下,他低下头,望着那些符纸,上面用鲜红的不知什么东西画了鬼画符一样的东西,明明看不懂,可不知为何赵总浑身打了个寒颤,他死死盯着那些符纸,若非亲眼所见,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他的家里……怎么藏着这些东西?

赵总不傻,联想到之前何星瑜的话,这房子只有他和阿峰两个人,甚至为了不暴露两人之间的关系,这些年还是阿峰主动说他平日不忙替他整理打扫房子,偶尔周六日空闲,他也会当成情趣一起打扫,可这个他住了几年的地方,竟然藏着这么多他不知道的秘密。

何星瑜看他呆愣的模样,猜到他想什么:“你也不必多想,这些东西刚藏进.去没多久,你以前住的都是干干净净的。”那个阿峰要杀赵总又不是想自杀,怎么可能会待在这种地方,他之所以找个借口离开,不过是一来不想沾染上这些东西;二来若是赵总出事,那么细查肯定会查到他头上,可要是他们这段时间冷战他根本不在国内有不在场的证明自然能洗脱嫌疑。

赵总的脸色惨白下来,他抬步僵硬的朝前走,一直走到何星瑜身边低头瞧着这些东西,他买的窗帘是藏青色的,那些明黄色符纸落在上面很显眼,他觉得自己的头很疼,他不想相信,可这些东西……怎么回事?怎么解释?

何星瑜这次来既然是要救人自然是要除干净,他没再看失魂落魄的赵总,直接从客厅的窗帘为出发点,开始从左边开始一个地方接着一个地方把藏在暗处的东西给找出来,找出一样就摆在茶几上。

赵总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这个妄虚道长的小徒弟离开一次回来拿来东西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若非有的还是亲眼所见,而何星瑜从未来过他家,他怕是还以为这么多东西根本不可能是他家的。

他望着这些东西,想到这些天为了找阿峰吃不下睡不着身体脸色都不太好,他以为是自己没睡觉造成的浑身乏力没劲儿,甚至干什么都一副萎靡,可看着这些东西,再想到何星瑜那句想杀他,他还有什么不理解的。

他就是开娱乐公司的,一开始压根从未怀疑过,可现在看到这里,他脑海里闪过一个大大问号:理由呢?想害他的理由呢?

如果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如果一旦赵总接受了阿峰可能想他死的可能性,他突然就想起来一件事,两年前,在阿峰考上博士的时候,他私下里为了给对方一个惊喜庆贺他考上并为了他们相爱五周年,加上那段时间阿峰因为外面传的“绯闻”没有安全感不高兴,他把自己在兴晟娱乐所拥有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死后赠与人写了阿峰的名字。

因为只是赠予,他身体好也活得好好的,可阿峰那时候不想和他结婚,觉得他们两个大男人其实有证没证都一样,可为了让对方安心,他干脆写了这个,其实也是怕自己万一出现意外,他家世跟阿峰说过,他父母也不同意他开娱乐公司也不在意这些东西,所以如果真的出了意外,也好给阿峰一个安稳。

可他从未想过,认识八年,相爱七年,从两年前他给了赠予的时候,对方是不是已经打了这个主意?可为什么?他对他不够好吗?难道他真的看上别人了?

何星瑜一共找到六个地方藏着的东西,他找出来之后重新回来,将面前摆放着的符纸一分为三,开口解释道:“这一堆是从窗帘那里拿出来的,也是煞气最重的,人需要阳气,这些是隔绝白日的光照过来驱散了房间里的霉气,这是做第一步准备;这一堆是从洗手间发现的,洗手间也是阴气最盛的地方,寒气入体,阳气无法弥补,你的身体会生病,当然这也要看量,有的人比较喜欢循序渐进,短则一个月,长则几年才能无声无息达到目的,不过很显然你这情人想尽快出手,这些量,半个月你就可以重病缠上;第三堆,是在你房间的垫子里找到的,会让你日夜做噩梦,睡不好,自然精神也不行,若是第二堆半个月无法让你生要命的重病,那这第三堆能让你恍惚之下开车出意外,到时候也是意外而死与他无关。半个月,你的一条命……赵总,现在你有什么想法?”

赵总甚至不用问这些东西上面到底写了什么,对方解释的这么清楚,他就算是再不愿意也不得不相信,他哑着嗓子:“之前在妄虚观,你们说阿峰可能会死,这是为什么?”

何星瑜叹息一声:“他要你的命,是因为有了外遇,而这个人出了这个主意,可同样的,他跟你一样,你爱他,可他爱他,而那个他却不爱他,对方不过是利用他拿到兴晟娱乐的股份而已,可对峰先生而言,这个人是一朵烂桃花,对方能狠下心让他除了你,那等事成之后,你觉得对方还会留下峰先生这个隐患?自然是用同样的办法神不知鬼不觉送你们当一对同命鸳鸯。”

听到鸳鸯这两个字,赵总以前觉得只要能在一起腻歪什么不做都觉得甜,可这时候却觉得生理性反胃,尤其是想到他护了在意了这么久的枕边人竟然想用这种阴毒的办法害了他,为了的还只是一个利用他的人。

赵总狠狠抹了一把脸:“那人是谁?”

何星瑜知道是问的这位峰先生外遇的对方:“不清楚,没见到真人如今的面相猜不到,不过,刚刚在房间看到他的一张照片,从面相上来看还没遇到这位烂桃花,但是从面相看,他在你之前……应该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是在高三,十八岁,后来这烂桃花就单方面断了,他一年后在大学遇到你,你是第二朵桃花,却被他亲手掐了。”

赵总的脸色难看之极,甚至有点咬牙,何星瑜瞧着他的眉心,突然有点同情,“初恋这回事,你也不是,也不必在意。”

赵总没想到对方只是看一看就猜到了,看来是真的得了他师父的真传,“我不在意这些,可不是就不是,他不该骗我。”不仅骗了他这么多年还想为了旧情人杀了他?

上一章:第28章 【最后机会】 下一章:第30章 【主动上手】
热门: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血字的研究 斩龙 单恋 但丁俱乐部 高窗 福尔摩斯症候群 法医专家第一季:昆虫尸语 死之枝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冰火魔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