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主动上手】

上一章:第29章 【护食】 下一章:第31章 【追人】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赵总觉得誉总这一眼看得他浑身直哆嗦,他刚想笑一笑就看到誉总已经背过身没站在那里了,他摸了摸后颈,难道是看错了?

大概是今晚上发生的事让赵总觉得不可思议,加上他同居相恋几年的枕边人竟然想伙同女干夫害他,趁着那位誉总和唐特助还没过来,赵总想到之前那个话题,又凑到何星瑜面前,“何先生,之前那个提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何星瑜看他一眼:“什么提议?打钱吗?”莫非这赵总想赖账?

赵总一看何星瑜这表情鬼使神差明白了,咬牙:“打打打,等明天一早我去你师傅那里就给,但是你就不想更有钱更出名过得更舒坦一些?”

何星瑜默默看他一眼:“我现在就过的很舒坦。”

赵总心想哪里还有人不希望当大明星,他想来想去,这口气都咽不下去,可他也知道短时间内没办法将那对狗男男给送进监狱,但是不能送进.去不代表他不能气一气对方不能报复对方,他这次直白一点:“你想想,我给你提供机会捧你,你只需要配合我,很简单的事,你也知道我遇到的事,我这心里咽不下这口气。”

何星瑜这次终于听明白了,干脆利落伸.出手摊开掌心:“拿来。”

“拿来什么?”赵总没能跟上何星瑜的思路,他没欠他什么啊。

何星瑜懒得跟他废话:“把我香囊还我。”我好心好意救你,你特么要“潜”我?假的也不行。

赵总迅速往后坐到沙发另一头,双手交叠捂着心口摇头:“不给,不答应就不答应至于这么小气吗?送出去的东西还要回去?又不是不给钱?”他这也算是业务往来的赠送之一,他会付钱的。

何星瑜面无表情睨了他一眼:“你趁早打消你那想法,我有我自己的打算,不需要你捧我。”

唐半生端着沏好的茶水和杯子要出去时,就看到站在流理台前的家主周身低气压,威压重的他差点手一松,“家主?”

很不凑巧将刚刚外面那段“捧你”的一段话听在耳里的誉晗更加确定唐半生说得是对的,这个赵总……还真的在打他的人的主意啊,他眯着眼没出声,就在唐半生惴惴不安觉得不会家主要赶人的时候,“我改主意了。”

唐半生心头一跳,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家、家主?”

誉晗偏头看了眼外面坐在沙发两头谁也不理谁的人:“投资改成收购,兴晟娱乐的运营模式不变,目前所有人担任的职务不便,但是有一点,兴晟娱乐的所有签约艺人归我支配,他们没有权利决策。”

唐半生愣了下,“可之前家主你不是要重新另开一家娱乐公司吗?”如今这个产业不错,家主又不缺钱,投资兴晟娱乐本来只是一个开路石,没想到家主直接打算……

不过唐半生很快看了誉晗的表情,聪明的没有问理由,只是点头应了,稍后会由他跟赵总谈,唐半生倒是觉得赵总会同意,赵总既然要寻求外援来投资,看来目前兴晟娱乐内部的情况怕是不怎么好,收购一家已经成熟的公司的确比新开要简单得多。

只是唐半生怎么觉得家主这个收购的加注条件是单单为了某一个人呢?

赵总不知道这两位的决定,他想拉到誉氏的投资的确是因为兴晟娱乐出现了问题,当初他与人合伙创办兴晟娱乐的时候没有借助家里的帮忙,所以当时是几个人一起入股,包括影帝罗金盛是他朋友入股是为了帮他还签了兴晟娱乐之外,还有四位股东。

这另外四位股东里占比例最高的是段明成,是褚家的女婿,如今兴晟娱乐金牌经纪人褚旗的老公,段明成如今是褚氏的总裁,当年他入股之后从未再管过兴晟娱乐,赵总也按照约定每年都给段明成分红,可眼瞧着兴晟娱乐越来越大,他最近才知道段明成和另外三位股东,想吞了这块越来越大的蛋糕,开始进军娱乐业。

赵总自然不想自己几年的辛苦就这么付诸东流,可在h市能让段明成不敢得罪的,也就只剩下誉氏,所以他想拉誉氏投资入股。

所以这次他一定要想办法拿下誉氏这个合作,所以等唐半生和誉晗一前一后出现时,赵总站起身就要迎上去总是要热情一点才能谈下生意,只是刚走到一半,就看到唐半生笑着招呼他入座。

唐半生则是在看到赵总迟疑的时候想到家主的吩咐,只能硬着头皮拉着赵总直接坐在了一边,他自己随即坐在赵总身边。

赵总看着特别坦然坐在另外一边的誉晗:“???”没想到唐特助在誉总家里竟然像是自己家一样随意,怪不得这几年誉总不在都是唐特助当誉氏的代理总裁,难道……这唐特助和誉总之间……

赵总这么一想就像是打开了一个闸门,所有以前没察觉到的东西都纷至沓来,听说唐特助都三十多岁了都没个对象,这也就算了,还听说唐家从很多年前好几代都追随誉家,但是具体的因为誉家以前太过神秘,那时候没像是现在这么信息发达,几乎没人怎么见过誉家前头几位家主,出来露面的都是唐家人。

这样看来唐特助应该只能算是誉家主管家一类的,但是有管家在主人家这么随意不用禀告主人的?除非……

赵总坐直了身体不敢动了,他惊觉自己是不是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赵总老老实实坐在那里唐半生松口气,家主吩咐的任务总算是完成了,他抬头看了看对面,家主坐在另一边之后,就朝何先生招呼,唐半生怎么瞧都觉得家主是不是有点太殷勤了?难道家主还没死心?可这何先生跟赵总……

何星瑜总觉得面前这三人有点怪,赵总的表情怪,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什么,整个人都不自然,坐在那里很是拘束,而那位唐特助,跟头一次见面的病态也不一样,那时候身体不适似乎已经好了,但是对方给他的第一印象本来是温润而雅,结果这次再见,就看到这唐特助虽然明面上很是客气,可余光总是偷偷往他和赵总身上乱看,带了点看八卦的小动作。

而至于这个誉家主就更奇怪了,昨晚在卞家就奇奇怪怪的,可偏偏也不知道为什么,他除了自己的命数看不清楚外其余人大致能看到一些,可这位誉家主他看到只觉得一路顺遂金光闪耀是个富贵命。

可他见过的所有人当中,即使是大富大贵之命,也总有一点或大或小的劫数,有的只是一点挫折,可这位誉家主,他竟是窥探不到,除了表面上能看到的富贵命。

何星瑜在唯四的位置最后一个坐下来,面前的十道硬菜瞧着就吃不完,何星瑜胃口不大,很快就吃饱了,就算是没吃饱他也没打算吃了,让谁身边有个吃一口看他一眼的人盯着也吃不下去。

这感觉就跟昨晚上在宴会上差不多。

何星瑜原本还担心自己吃不下这位誉家主要跟在卞家一样把自己喜欢的分享给他,谁知看到他放下筷子,这位誉家主也放下,一副也吃饱的目光。

对面的唐半生拿着筷子望着只刚刚垫了一下底就放下筷子的家主:“???”不家主,这到底是什么影响了你的胃口让你面对美食竟然无动于衷?

一旁的赵总倒是吃了不少,他之前几天一直担心男友安危吃不好睡不好,结果却证明他这前任却是要害他,所以他刚好就饿了,誉家这边准备的吃食又特别可口他就多吃了些,结果正吃得香的时候就看到另外三个人都放下了筷子,他紧了紧手里的,快速吞下一口:他要不要也放了?

何星瑜已经站起身,被这位誉家主盯着总觉得像是被狼狗盯着的肉骨头,他刚说自己吃饱了,谁知誉晗也站起身:“刚好我有些事要找何先生,我们去那边谈。”他顿了顿,余光瞥见赵总要放下筷子,看了眼唐半生,“唐助理,你陪赵总好、好、吃。”

唐半生觉得自己被家主威胁了,连忙嗯了声。

赵总眼巴巴望着何星瑜不得已跟着誉总去了不远处的沙发上落座,他望着这桌上的美食,吃还是不吃是个问题,可主人家都不吃了,他这……“唐特助,我已经吃饱了,要不我们一起过去谈谈合作的事?”

谁知唐半生眯着眼笑得像是一只狐狸:“不,赵总你没吃饱。”

赵总放下筷子:“不,真的吃饱了。”

唐半生加重了语气:“不,你没吃饱。”

终于后知后觉察觉到什么的赵总,望了望唐半生再望了望自己:“……对,我没吃饱。”这一家怎么就这么热情!他是没吃饱,可总不能大家都看着就他吃着,这他还怎么吃得下去?可别人为了谈下一个生意陪酒喝到胃出血,他这只是吃……行吧,客谁主便,吃就吃吧,反正他也饿了。

只是接下来赵总见识到了什么叫做,你觉得自己吃没吃饱不重要,重要的是,主人家觉得你吃没吃饱。

何星瑜原本以为誉家主只是要跟他谈泰老板的事,誉家主也的确谈了,只是一句话带过,说已经让唐特助开始拟了合同,明天让泰老板去誉氏找唐特助即可,还没等何星瑜松口气对方话锋一转:“听说何先生是妄虚道长的徒弟?昨天怎么没听你提过?”

何星瑜既然当了妄虚道长的“徒弟”,想必是唐半生跟誉家主说了之前在赵家看到的事,他也没瞒着,“也是刚认了没多久,若是以后誉总有事可以直接去妄虚观。”

“何必那么麻烦。”誉晗突然开了口。

何星瑜一愣,刚看过去,就看到誉家主直接摊开右手,五指修长如玉,纹路清晰掌心干净温润,在光下仿佛泛着光,给人一种玉质的莹润感,看得何星瑜更是一愣一愣的,刚不解,就听到对方开口继续道:“隔日不如撞日,何先生这么厉害不如帮我看看我命数如何?”

不远处监督赵总吃饭不让他过去那边打扰家主单独与何星瑜相处的唐半生着实无聊,陡然听到这一句,没忍住呛了水,他埋头赶紧用帕子捂着口,低咳几声,引来不远处誉晗的一眼和赵总目瞪口呆:“唐特助你没事儿吧?”就看个相而已,至于么?难道誉总还不能看咋的?

唐半生好不容易止住了咳,摸了摸因为咳嗽涨红的脸,他觉得家主太不正常了,家主很少接触人,能让他们唐家人之外的进来用餐就不错了,竟然还主动……提出要让人给他看手相?这岂不是自己伸.出手让人碰?

想到过往这么多年,每次到那个什么时期家主都要睡过去也不想跟人怎么着,可这次竟然主动……难道家主这是来真的?

唐半生表情沉重下来,家主突然这么认真让他这当属下的很发愁啊,家主都单了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碰到一个上心的,所以……

唐半生偏头,就发现赵总正在偷偷把面前的硬菜往远处推,不是赵总吃撑了,他也想让何先生给算算,他觉得自己这些年都白活了,难得遇到一个真有本事的,他想算算自己以后的事业运,感情他就不希望了,要是再遇到一个食人花,他下半辈子都能青灯古佛了。

结果正偷偷摸.摸挪着,就觉得一道视线紧盯着他,赵总慢慢偏过头,对上唐半生的目光,手迅速收了回来,坐直了,又恢复了总裁该有的气势:“怎么了?唐特助这是吃饱了?要不我们……”

接下来的话愣是在看到唐半生把他拖走的盘子重新放回去:“赵总,别客气,我知道你没吃饱,来,我陪你继、续、吃。”

赵总望着剩下的好几盘菜:“…………”

何星瑜没想到对方从刚刚吃饭就盯着他就是为了看个相?这么简单早说啊,他也不是不给他看,至于让他还以为……他怎么着了。

何星瑜垂着眼望着伸到面前的手,迟疑了一下,觉得两个男的之间平日握个手也寻常,他虽然喜欢男人,也不是见个男的就喜欢,对方既然主动伸手那应该是不介意,对方既然都不在意,何星瑜也就坦然握住他的手背,掌心贴上对方手背的瞬间,何星瑜只觉得对方的肌肤冰冰凉凉的触感,很是舒服,尤其是手背的肌肤,真的像是绸缎,他忍不住愣了下,很快把注意力专注到对方的掌纹上。

而何星瑜在给誉晗看手相的时候誉晗也在看着对方,他为了要让何星瑜方便看手相是略微侧坐,对方也是如此,此刻垂着眼低着头,露出一个发顶,头发又软又黑,让人想忍不住伸手摸一摸,誉晗一开始的想法也很简单,对方身上残留的灵力已经让他贪恋,却依然觉得不够。

本来想借着看手相试探一番对方是不是同类,可等碰触到的瞬间,誉晗只觉得周身被一股清冽的气息笼罩其中,这种寻常人无法捕捉到的,却对他而言极为重要,他觉得全身的毛孔都在叫喧着靠近一些,再靠近一些,就像是某个大型动物忍不住主动靠近主人,想到得到主人的垂帘抚摸……

只可惜何星瑜很快收回手,“誉先生的手相很好面相也极好,是大富大贵无病无灾的面相,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誉先生只……”何星瑜边说着边抬头,就发现不知何时誉家主靠得极近,他几乎一抬头就能看清楚对方眼底映出的自己的影子,两人的脸之间只隔了一个手掌的距离。

何星瑜迅速往后退了退,后又觉得自己的反应过大,“怎么了?可是我脸上有何不妥?”

誉晗颇为遗憾,摇头:“没有,我想离近一些能听得更清楚。”

不远处默默监督赵总吃饭的唐半生:“……”家主你说这话就不心虚吗?别说靠这么近,就是你在楼上最远的那个房间也尽在掌控中啊。

何星瑜:“这样,那我声音大一些,誉先生你命极好,不必担心。”

誉晗却并没有收回手,状似无意却又在试探:“可最近总觉得身体不适,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能贴身戴着却又能辟邪安心的?”

何星瑜想了想,想到之前似乎的确是在医院见过这誉家主,难道是他重生之后这个身体技术不精还看不出这誉家主的问题?何星瑜为了怕万一,还是拿出一个香囊:“既然誉先生不放心那就戴着这个吧,这里面放了符纸,能驱邪护平安,有这个戴着倒是安心。”

誉晗望着掌心里轻轻放下的香囊,嘴角带着笑,看来自己赌对了,“何先生放心,誉某定会贴身带着。”他不经意瞥了眼不远处,就看到唐半生睁大眼一副难以置信怎么还有第二个香囊?驱邪护平安难道不是自己想的那样?那干嘛赵总一副让人误会的模样?

他迅速看向赵总,后者无辜朝他笑笑,还不知道怎么了,“唐特助,我……吃饱了吗?”

唐半生默默看他一眼,“你觉得呢?”

赵总望着这张本来带着温润笑容的面容面无表情,很上道认真点头:“那,我是没吃饱,嗯,没吃饱。”重新拿起筷子的时候赵总觉得很忧伤,谈个生意,怎么就这么难呢?

见过逼人喝酒的,他头一次见到逼人吃饭的,虽然菜很香,但是别人看着我吃着我吃不下去啊。

而另一边,誉晗试探着问出自己第二个疑问:“何先生似乎带了不少香囊。”

何星瑜低头从衣服口袋里翻出好几个:“这个啊,毕竟单独拿着一张符纸容易丢,这种香囊比较方便,也便宜,一块钱一个,十块钱十二个送两个,很划算。”

誉晗:“这样啊,那等下我转账给何先生?”顺便加个微信。

何星瑜摆摆手:“不用了,算是我送誉先生的。”

不远处的赵总已经吃个差不多不想吃了,所以用别的事情转移注意力,刚好听到这句,立刻也应了句:“就是啊誉总,何先生给的香囊也是要结个善缘,我也有个也是免费赠送的,誉总你就收下吧……”

只是赵总说完才觉得有点不对劲,他就看到不仅誉总一脸冷漠地看着他,而身边的唐特助也默默同情看了他一眼,刚刚何先生的解释他也听出来了之前的确是他误会了何先生与赵总的关系,既然不是这样的关系家主又上心,自然是紧着家主和何先生创造机会,结果……很显然这个赵总把机会还在萌芽就给掐了。

唐半生无声叹息一声:就这位赵总这眼力劲儿,兴晟娱乐以前的生意真的是他谈下来的吗?他怎么觉得谈一个崩一个?

好在誉晗一听对方的香囊是免费的,他要是再给就生分了,至于微信……誉晗终于舍得站起身,先是看向何星瑜:“既然如此那香囊我就收下了,可礼尚往来,改日请何先生吃饭。”不等何星瑜拒绝,誉晗像是只是随口说的一般,转头看向赵总,让他跟着去上二楼谈兴晟娱乐的合作。

既然要拿下兴晟娱乐,那就不能只是唐半生一人在场,他这个当家也要表态,一举拿下。

何星瑜是和赵总一起来的,既然他们要谈生意,他只能自己坐在一楼,好在没多久,大概半个小时,就看到赵总一脸恍惚兴奋像是踩着棉花一样下来了,直到坐上车离开这里赵总都没回过神,没想到誉氏这么大方,说是收购可条件可谓是格外优待了,兴晟娱乐下的签约艺人本来股东也有权利支配,更何况誉总说是收购其实使用权还在他们手里,只是挂个名,不仅如此还投资扩大了一倍的规模,这样的好事,难道……他的烂桃花坏运气都积攒在了事业运上?

何星瑜并不在意兴晟娱乐会如何,赵总没继续提捧他的事,他也没询问他们的生意,很快到了妄虚观,何星瑜就下了车,只是赵总要发动前,突然想起什么,“对了,誉总说以后要是有事会直接接触何先生,再有何先生禀告你师父,我想着誉总也是个大主顾,就把你的手机号给誉总了。”

何星瑜嗯了声,他手机号也不是秘密,如果誉家主真的入股兴晟娱乐也算是他老板了。

而另一边,誉晗坐在书房里一直盯着手里的手机没动,要不是怕太过热情让人觉得他“心怀不轨”,誉晗还真的想多待在何星瑜一会儿。

唐半生将本来就拟好的合同重新修改一下将草本拿给誉晗。

誉晗翻了一下又重新扔给他让他自己做决定,随后继续盯着手机,看得唐半生奇怪:“家主,你这是……”

誉晗抬头对上唐半生布满好奇的目光,里面隐隐带着八卦,终于淡定下来:“合作早日办下来,你可以回去了。”

唐半生望着自家家主,家主真的懂“追人”吗?

而誉晗却在想着,既然吸了“食物”身上的灵气,也不能白吸,既然都是他的人了,那得多给点补偿,可要怎么送出去呢?万一被拒绝察觉到他不可告人的心思不让他吸了怎么办?

何星瑜回到妄虚观已经快十一点,泰霖三人一直焦急等在那里,看到何星瑜出现才松口气:“老大你终于回来了,怎么这么迟?赵总那边很难办吗?”

何星瑜摇头:“不难办,是刚好遇到誉总,赵总商谈两家公司的合作,刚好提到泰老板的,我就过去吃了顿饭,对了,你今晚回去给你爸打个电话,明天让他去一趟誉氏找唐特助,他之前与誉氏的合作通过了,明天去誉氏签合同。”

泰霖眼睛顿时就亮了,他虽然不管家里的事却也知道自家老爹这段时日都在想跟誉氏合作,昨晚上庞天宁父子两个也因为这个动了手,没想到真的谈下来了,泰霖这边激动不已,拄着拐杖走来走去,何星瑜也没管他,看向比较紧张的妄虚道长,“赵总那边已经办好了,他明天应该会转账过来,按照之前的约定,该怎么分知道吗?”

妄虚道长连连点头:“六点后那两位也来了,我也按照何先生的吩咐帮他们解决了他们的问题,只是……还有一件事不知道要不要接,我就没点头,让他们明天再来。”

“什么事?”何星瑜问道。

妄虚道长道:“今天来的那位明夫人说是她有个侄女遇到了点问题,想让给瞧瞧能不能解了这个问题,但是我不确定大师你愿不愿意接就没把话给说死了,她留了一张照片,我本来是打算直接回绝的,可这个人有点特别,所以就还是留了下来。”

上一章:第29章 【护食】 下一章:第31章 【追人】
热门: 时间回旋 危险的维纳斯 三口棺材 奥杜邦的祈祷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2 兰帝魅晨系列之饮 民国秘事1:被偷走的秘密被偷走的秘密 顺水推舟 篮坛之氪金无敌 爱的重量